皇上正在議事,她便耐著性子在偏殿等著,直到殿里的大臣們都出來后才進去。

故作欣喜的道:「皇帝,臣妾這有個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訴您。」

。鄭同剛準備跟對方握手,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身體還受了傷。

傷口劇烈的疼痛了起來,趕緊讓楊穆幫忙拔出了暗影飛刀。

此時現場的賓客們早就被疏散,除了之前被當做人質的兩個人,已經沒有普通人了。

而巫師協會的陳副會長也來到了這裡支援,本來是過來幫忙抓人的,不過看這樣子,事情已經

《我家女友是魔女》95.威懾 今天是餘明川的簽售會最後一天了,也因此到場的人很多。廣場上到處都是『異邦人』的立牌,人潮如海,維護秩序的警務機械人都顯得有些不夠用。

「啊啊,隊伍這麼長,今天又是異邦人簽售的最後一天,我不會要不到簽名了吧。」一個年輕女子抱怨道。

「為什麼簽售會只舉辦兩天啊,這是瞧不起誰呀?!」這是一個大學生樣子的男生。

「我就不一樣了,昨天我就已經要到了簽名,今天我準備再要一份順便混個臉熟。」這是一個30多歲左右的白領。

說完這話,他旁邊排隊的人都憤怒的看着他。他不以為意地繼續說:「異邦人帶着一頂荷葉帽,看不清臉長的什麼樣,不過我確信他給我簽名的時候面帶笑容。」

就在這時,說話的白領「哎呦!」一聲,竟然在地面上表演起了平地摔。

周圍的人看到這副場景都轟然笑了起來,白領狼狽的爬了起來,他的小腿有些擦傷,已經開始冒血珠子了。

於是就被場地上的服務機械人架走了,將由官方配備的醫療機械人進行臨時救治。

科技的發展確實解決了不少問題。「面對受傷的老奶奶到底是扶還是不扶。」這一經典道德難題已經被徹底解決。

現在交通要道上機械人常備,一個人受傷后圍觀者依然芸芸,有醫療機械人救治傷者。

所以圍觀者的「漠視」可以心安理得。再也不用擔心被道德綁架了。

「人人都擁有高尚的道德水準,且沒有負罪感。」

坦白而言,餘明川很好奇正常情況下這個世界之後的發展。

………………

餘明川在遠處低頭簽着名,一旁的服務機械人給他捏著肩。他喝了一口冰鎮的可口可樂,夏天喝冰鎮的可樂哪有秋天喝爽。

他照常翻開封面準備簽名,卻發現裏面畫了一張水彩。

畫的應該是他,在教堂彩色玻璃花窗下,一個穿戴白色長袍的少年,捧著一束冰藍的花在長廊中行走。

非常驚艷的色彩筆觸。

畫中只有少年的側臉,跟他有八九分相像,不過他自認沒有這麼好看。

餘明川抬頭看了一眼書的主人,是個戴着兜帽同樣看不清臉的,有些羞怯怯的女生。

「這是你畫的吧,很不錯。」餘明川笑吟吟地望着她。

「對,因為找不到您的照片,我把您B站上傳的視頻看了很多遍,加入一點想像后參照着畫的。」少女有些囁嚅的說道。

「你叫什麼名字?」餘明川依舊笑吟吟的。

少女停頓了一下,然後答道:「傅餘生。」

說完后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就好像是自己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

餘明川於是低頭寫下了「Y君.」后又在底下寫了一句「――致傅餘生。」

寫好后餘明川遞給了她,少女驚喜的把這本書抱進了懷裏。

下一位。

…………

回到酒店,餘明川躺在床上吃着甜漬漬的草莓干。

那個少女不對勁。

他不是智障,很難做到像小說主角一樣對周圍的異常毫無察覺。

沒有意外的話她應該就是車站裏的那個少女了。

因為,無論他怎麼回憶,他都記不起她頭髮的顏色,反而五官略有印象。

說實話,當他發現他能夠看清少女的五官時,心裏長舒了一口氣。

幸好不是什麼不可名狀的存在。

另一邊。

長長的純白髮絲一直旋繞到腳踝的少女,坐在裝有淺藍色不明液體的透明容器上。

她抱着一本書臉上燦爛的笑着。

那是一個透明虛幻,美麗朦朧的有些不合時宜的微笑。

「阿川,怎麼辦,我好喜歡你呀。」她晃動着自己的腳丫子「啊,我現在有名字了,叫傅餘生。你一定會記住我的名字吧。」

「還有不到一年,我們就可以在真實的世界中相見了。紀伯倫說,記憶是相見的一種方式。所以我一直在想你,可是這樣做根本沒有見到面。人類都是大騙子。」少女喃喃自語。

傅餘生鼓著腮幫子。

「可我知道你不是騙子。」

………………

餘明川打開微語看了下。

李白的微語名是〔可笑可笑〕,他發了一條消息問他要一本簽名書。他要用這個來哄韓佳良。

〔餘明川啊〕:朋友,你怎麼惹嫂子生氣了?『小狗子歪嘴邪笑』

〔可笑可笑〕:這還要從我一個皂化弄人的朋友說起。

〔餘明川啊〕:你進監獄撿肥皂回來後上床時被嫂子發現了!?

〔可笑可笑〕:作家的想像力果然都很天馬行空啊!難怪川子你能夠成為大作家。『豎大拇指』『擦汗』

〔可笑可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咱們的高中同學王勝菊。他跟我玩的還行,前天聽他通信里說自己犯了事,撞到了大人物的孩子。

〔餘明川啊〕:所以…他入獄后貞潔不保,於是向你求救。富有正義感的你調查出了事件的真相,卻突然被陷害入獄,跟小王組成名為〖白菊〗的偶像天團后火遍監獄最終成功越獄了!?

〔可笑可笑〕:……你還是和當初一樣…,不忘初心。

〔可笑可笑〕:總之在這起交通事故中王勝菊和對方都有錯,雙方都受了輕傷,本來問題不大。但對方一定要王勝菊終生吃牢飯。如果不是國家前兩年剛剛免死,恐怕他就是死刑了。

〔餘明川啊〕:所以這件事跟你有什麼聯繫嗎?嫂子到底為什麼生氣?

〔可笑可笑〕:他入獄前借了我兩萬塊錢,我聽他這麼慘就借給他了,都這樣了我總不能要債吧,你嫂子死持家的性子你也知道,她是不太高興。

〔餘明川啊〕:這不是跟我說的一樣嗎?!他入獄――向你求助――你調查真相,我甚至都把後邊的事情給預判出來了!

不管怎樣,餘明川最後同意給他一本簽名書了。

其實誰都能夠看出來,這段聊天醉翁之意不在酒。

李白之所以把這個事情描述的這麼清楚,話里話外還這麼偏向王勝菊,其實有想讓餘明川出頭的意思。

不過餘明川跟李白也是真兄弟,他不能厚此薄非。最後看餘明川沒這個想法,也怕因此連累了兄弟,對話點到為止,不然也不會不把大人物的名字打出來了。

明知還不上,為了監獄里的日子好過一點而借李白兩萬塊錢的王勝菊也非好人,當然這是人之本性,是真拿李白當「好兄弟」。

餘明川最後那句話其實也是一句提醒,你們又不是親兄弟關係還沒到那份上,小心別一起被牽連了。

他就一無能為力的作家,普普通通的市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兩股強大的掌力,衝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寒冰勁氣和雷電之力,從張若塵的掌力中爆發出來,猶如排山倒海一般,向著荀歸海狂涌了過去。

五倍力量的疊加。

「轟隆!」

荀歸海再次倒飛出去,撞破欄杆,墜落到近天閣的一樓,砸碎了一張桌子,十分狼狽的摔在地上。

周圍的武者,立即遠遠退開。

張若塵向後連退七步,將荀歸海打出的掌力,全部卸到空氣之中,顯得風輕雲淡。

「我們走!」

張若塵帶著那一位孔雀半人族的頭食姑娘,一步步走下樓梯,從始至終都沒有回頭,與張少初、柳乘風、紫茜就要離開近天閣。

近天閣中的那些武者,全部都已經被鎮住。

若是說張若塵第一次將荀歸海擊敗,那只是意外,算不上真正的實力。

可是,第二次,荀歸海連自己的絕學「通腹掌」都施展出來,卻依舊敗北。

只能說明,張若塵真的比荀歸海強大。

「以荀歸海的現在的實力,就算是《玄榜》第一閻立宣,也絕不是他的對手。張若塵能夠擊敗荀歸海,豈不是說,張若塵的實力已經比《玄榜》第一閻立宣還要厲害?」

「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第一天驕張天圭,在玄極境,也最多只是達到《玄榜》第三。難道張若塵比張天圭的天資還高?」

「張若塵肯定已經達到地極境,要不然的話,絕對不可能如此強大。」

近天閣的二樓,一位德高望重的武道前輩,盯著張若塵,若有所思的道:「張若塵還沒有突破地極境,他還沒有修鍊出氣海。」

那一位武道前輩的話,無疑是一劑猛料,讓整個近天閣的武者全部都沸騰。

張若塵已經擁有《玄榜》第一的實力?

如此天驕,在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就算是一百年,也難以出一個。

「張若塵的修為,就算沒有達到玄極境的無上極境,估計也相差不遠。」那一位武道前輩,又放了一劑猛料。

「轟!」

玄極境的無上極境?

所有人都不能平靜,再次向張若塵看去,眼中的神情不再是嘲笑,而是一種欽佩和仰望。

自古以來,無上極境就是一個傳說。

難道張若塵真的達到了那個傳說般的境界?

此刻,已經沒有人再去談論張若塵與西門關仁爭奪頭食姑娘的事,所有人都在討論,張若塵的實力,到底達到了哪一步?

三樓,雅間。

那些天才俊傑全部都有些失神,感覺到震驚。

他們現在終於明白黃煙塵為何會看上張若塵,以張若塵如此逆天的修鍊天賦,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找得出來幾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