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樓上放着的巨大屏幕清晰的報道着,我看着屏幕上被狗仔拍到的照片,笑了笑,照片上,男子呵護着女子過馬路,男子的面容模糊,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了是江昊天。

這一刻,我真痛恨自己的眼睛。

“小妖精,我今天要白菜豬肉餡的包子。”老道士驀然出現在我面洽,看着我,愣了一下:“小妖精,你哭了?”

我慌忙轉過身去,收斂情緒:“哪有,你看錯了,你剛剛說想吃什麼餡的。”

“豬肉白菜。”

“好。”我微笑的走到包子鋪,買了包子給老道士。

“喂,小妖精。”突然,老道士在後面喊我:“你別哭了,我以後不會在除掉你了。”

“謝謝。”

告別了老道士,我走進公司,可我剛進公司,所有人都用詭異複雜的眼神看着我,我一走過去,她們就紛紛遠離我,就好像我是會傳染的瘟疫一樣。

心,很疲倦。我不想問這些,便按了電梯。

“就是她,就是她。”

“對,她跟誰,誰就倒楣。”

“掃把星。”

“妖孽。”

背後,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着。

電梯門,打開,我只是平靜的走進去。

“我跟你們說啊,這可是我親眼看見的。”聽見張曉靈的聲音,我一下子站在了辦公室外面。

“你真的看見她被潑狗血啊!”

“那道士不止潑她狗血,還罵她妖孽,這麼說來,她肯定是不乾淨的東西,否則柳姐,範姐,至於這樣慘死嗎,一定都是她害的。”張曉靈道。

替身夫人帶球跑 “對啊,我也覺得是這樣。”

“可憐了範姐,她這麼好的人,居然就這樣慘死了。”張曉靈聲音帶着哭腔。

奧特曼進化史 我驀然推門而入,裏面的人看見我一愣,議論聲戛然而止,只是看見我如同看見可怕的髒東西,一個個拿着東西就逃走了。

我看着張曉靈:“你爲什麼要造謠。”

見房間裏沒有其他人,張曉靈擡頭,對我笑:“顧蘇,我這是造謠嗎,你敢說你沒有被潑過狗血,你沒被那道士罵。”張曉靈突然對我冷笑:“顧蘇,我忍你已經很久了,要不是你在範姐面前說我壞話,我至於被她天天罵嗎,不過現在好了,她也死了,我也就不用辭職了。”

我看着張曉靈,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居然會說出這一番話來,我什麼都不在說,轉身要走。

“顧蘇。”驀然,張曉靈喊住我。

我停住腳步。

“你說,你到底是個什麼髒東西啊,居然這麼厲害,一來就剋死了兩個。”張曉靈驀然笑了起來。 太子妃,請自重 張曉靈離開之後,我去找張經理,想問他對我的安排,卻被告知張經理不在公司,要到中午左右才能回來。

中午,食堂。

我還沒走進食堂,就已經聽見張曉靈的聲音。

“你們是不知道,那個顧蘇啊,一來範姐這,就一個勁的說我壞話,w也不知道是哪裏得罪她了,結果範姐相信她的話,那是天天罵我呢,你們啊,到時候小心着點,萬一,她被分到你們那呢。”張曉靈道。

“那種人我最討厭了,那我要趕緊跟我們欣姐說,讓她不要要那個掃把星顧蘇。”

“對對,我也要趕快跟我們家謝姐說,這種人怎麼能讓她過來。張曉靈同桌的女人們強烈贊同。

張曉靈卻搖搖頭:“你說她要只是說個壞話也就算了,畢竟是女人嘛,小肚雞腸,但是,她還害死了柳姐和範姐,你們說,柳姐,範姐,她們多好的人啊,平時對我們也多好啊,可她倒好,一來,就把她們害死了。”

“對啊,特別是範姐,有什麼好吃的還會分給我們一起吃呢。”

“對對。”

突然,張曉靈的顏色驟變,旁邊的人連忙問她:“曉靈,你這是怎麼了?”

張曉靈可怕的捂住嘴巴:“上一次我跟她一起回家,有個道士潑l她一身的狗血,罵她是妖孽,該不會其實——”

同桌的人們也都便變了臉色,隨即氣憤道:“肯定是她,柳姐和範姐都死的那麼有詭異,警察到現在還沒破案,對,一定是她用妖力做的。”

我聽着這些對我的惡意中傷,走過去。

“我現在想起來了,當時那個道士潑她黑狗血的時候,我好像還看見她身上冒白氣呢——”張曉靈旁邊的人看見我來了,趕緊拉了拉她,張曉靈瞬間停了口。

我站在張曉靈面前,看着她:“張曉靈,如果我是妖孽,那麼,請你拿出證據來,如果沒有,請不要這樣背後詆譭我。”

張曉靈卻驀然一笑,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來,跟我四目相對:“顧蘇,你不要在這裏辯解了,那天你被道士潑血,頭頂冒白氣,我當時問你怎麼了,你神情慌張的說沒什麼,那時候我傻我天真,什麼都相信你,你敢說,那天沒有這回事。”

我看着張曉靈,對她這種睜眼說瞎話的功夫真是佩服,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居然還能如此神色自如的編造謊言重傷我,着實心裏素質好的沒話說。

在食堂吃飯的人們都紛紛探長脖子過來看好戲。

“你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已經沒話可辯解了。”張曉靈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我呼出一口氣,不想跟她再計較,轉身欲走。

“顧蘇,你說你是什麼妖孽啊,既然你是妖孽,那你父母也是妖孽唄,你爸爸該不會是黑狗精,你媽媽就是狐狸精,那生出的你是什麼精啊!”張曉靈在後面大聲道。

在場聽到的人都紛紛笑了起來。

我停住腳步,轉過身,一步一步走向張曉靈。

“呦,我們的妖孽小姐發怒了,看樣子情況很——”

張曉靈的話還未落,我一個巴掌狠狠的扇在她臉上,啪的一聲,清脆的落在食堂裏的每一個人。

我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張曉靈,你要造我謠我不跟你計較,但你再敢說我父母半句試試看。”

我一把甩開張曉靈,冰冷的盯着她。

驟然,食堂一片寂靜。

張曉靈慌然後退一步,好似害怕,隨即憤怒的瞪着我:“顧蘇,你居然敢打我。”

我擡高下巴,跟她對視。

“你居然敢打我,看我不打死你。”張曉靈瞬間齜牙咧目,捲起袖子,要打死我的樣子。

張曉靈一把拿起桌子上的花瓶,花瓶裏的花掉落在地上,那花瓶狠狠的砸向我的額頭。

我剛要躲,那花瓶驟然在張曉靈的手中破碎,那碎片全掉落在地上。

“你,你——”張曉靈看着破碎的花瓶越發的氣憤:“顧蘇,就算你是妖孽,我也不怕你,今天我跟你拼了。”張曉靈揮起手就朝我打來。

我被莫名破碎的花瓶愣住了,我根本什麼都沒有做,那花瓶怎麼會自己破碎,卻根本沒有看見張曉靈已經近在咫尺的巴掌。

就在張曉靈要扇我的瞬間,她的手被人一把禁錮住,驟然,食堂一片震驚。

我擡頭,卻看見江昊天站在我面前,冷着眸子一把抓住張曉靈的手,這才讓我免於被打。

“顧蘇,你是白癡嗎,就會站着捱打!”江昊天一把甩開張曉靈額手,不悅的看着我。

看着突如其來的江昊天,我的心裏滿是喜悅,難道他是特意來看我的?

“江昊天!”張曉靈不能置信的往江昊天走過來,完全把剛纔被打的事情忘的一乾二淨,一雙眼眸裏全是閃動的桃心。

食堂的人們也都看傻了眼,尤其是女同事們,一個個盯着江昊天根本連眼睛也忘記眨了。

“那個,你,怎麼來了?”

“昊天,你真的來探我班啊!”就在我問的同時,另一個聲音響起。

顧曲裳笑容滿面的走過來,那神情彷彿含春的少女。

“我說堂堂江氏集團的繼承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原來是來探顧姐的班啊!”

“對啊對啊!”

“哇,兩個人站在一起真的好搭配哦!”

瞬間,食堂人一片議論聲。

我咬住嘴脣,低下頭,自嘲的笑了笑,我還真是不自量力呢。

“這怎麼回事啊!”剛進食堂,張經理問到。

張曉靈看見張經理,一下子哭着跑過去:“叔叔,你可算回來了,你再不回來,你侄女都要被人欺負死了。”

張經理一眼看見張曉靈的臉:“曉靈,你的臉怎麼了?”

看到這一幕,旁邊的人們都幸災樂禍的笑起來。

“顧蘇打的,我就說了幾句實話,她二話不說就上來打我。”張曉靈對着張經理撒嬌。

張經理的臉色頓時變了:“顧蘇,不管是公司還是我,對你都已經很包容了,也一直在爲你作出最好的安排,但我怎麼也想不到,你居然是這樣一個人,好了,從現在開始,你不再是皇家的人了。”

張曉靈一邊捂着臉假哭,一邊對我得意的勾起嘴角。

“張經理,蘇蘇打人是不對,但人總有犯錯的時候,難道不是嗎,我們也應該給蘇蘇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顧曲裳走過來對張經理道。

張經理一愣,看着顧曲裳,連忙道:“顧姐你說的對,說的對。”

顧曲裳是皇家的臺柱,就是皇家的boss都要讓幾分,何況是一個小小的經理。

張曉靈不甘心的看我,但卻也不能再說什麼。

“蘇蘇,沒事了。”顧曲裳對我微笑。

我看着顧曲裳漂亮的笑容,那一句謝謝卻是那麼難以說出口,或許是因爲,我的身後就站着,江昊天!

“張經理,我相信你一定會給蘇蘇一個合理的安排。”顧曲裳笑着看張經理,張經理連連點頭。

“蘇蘇,你不用擔心,要是有事情告訴我。”然後轉頭對江昊天道:“昊天,我帶你去我那看看。”

顧曲裳跟我告別,和江昊天並肩離開。

我看着江昊天離開的背影,心裏滿是失落。

張經理讓我跟張曉靈去他辦公室。

“蘇蘇啊,你也知道,公司現在根本不缺助理,現在有兩個方案你可以選,一個就是你先去給別的助理幫忙,另一個就是你跟着李微,全公司也就只有李微現在沒有助理的。”

自從顧曲裳幫我說情之後,張經理對我非常客氣。

“我要給別的助理幫忙。”張曉靈插話,張經理瞪她,她纔不在說。

“我去給李姐當助理吧!”我道。

張經理一拍手:“好那就這麼定了。”頓了頓,張經理看着我,開口:“蘇蘇,你,跟顧姐是什麼關係啊,顧姐可從來沒幫人說過話啊!”

我平靜道:“我跟顧姐沒很美關係,就見過幾面吧!”

張經理知道我不想說,便也就不再問。

離開張經理辦公室,我心裏始終有種沉重的感覺,壓的我穿不上氣來,我只能努力深呼吸,但卻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什麼嘛,明明以前喜歡穆言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爲什麼到了這個該死的蛇妖的時候,我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我懊惱的揉着我的頭髮,恨不能將壓再心裏的那塊巨石一下子扔掉。

“工作的時候還想男人,顧蘇,你這個女人到底是有多飢渴啊!”突然,江昊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我驀然回頭,果然,江昊天居就站在我身後。

轟!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剛剛說的那些話該不會都被江昊天聽見了吧,要是聽見了,那他不就知道我,我喜歡他?

江昊天朝我走過來,看着我的臉上帶着淡淡的諷刺。

我的腦子越發的亂,他肯定知道了,看他那個表情,他一定是知道了。

江昊天走到我面前,居高臨下,冷冷的盯着我。

“你——”我覺得我整個人都僵硬住了,我不知道要是江昊天聽見我說的那些話,知道我喜歡他,會怎麼樣。

但是,以他的性格,應該會不想再見到我吧。

畢竟當年,被他親手救回來的紅淵說喜歡他,後果就是被趕出去,再也不許回來。

“你,剛剛聽見了什麼?”我一咬牙,問到。 “還能聽見什麼,不就是你在想念你的那個穆言。”江昊天冷冷道。

我還是不放心:“你,只聽見我思念言哥哥?”

江昊天冷叱一聲,讓我確定,他真的只聽見我說喜歡穆言的話,頓時,我鬆了一口氣。

“昊天,原來你來看蘇蘇了。”正在這個時候,顧曲裳走了過來。

“誰來看她,我只是路過。”江昊天冷聲道。

我撇撇嘴,看着地上的瓷磚,真是的,這瓷磚沒事長這麼花幹什麼。

“蘇蘇,昊天要去看我拍戲,你去嗎?”顧曲裳問我。

“顧姐姐,我還有事情,就不去了。”我道。

顧曲裳擔心的走到我身邊:“蘇蘇,那個張經理是不是給你很多的活啊,要不你直接到我那裏去吧,到時候我跟昊天去哪裏玩,就都能帶着你了。”

“不用了顧姐姐,我這樣挺好的。”我笑道,我這是需要多大的變態勇氣才能答應,天天,不,是時時刻刻的虐自己啊!

“走了。”江昊天開口,轉身就走,根本看也不看我一眼,氣的我真是咬牙切齒,不,是又氣又痛,真是的,什麼人啊!

“蘇蘇,那我們先走了。”顧曲裳微笑跟我告別。

我硬生生憋出笑,跟顧曲裳告別。

一直到她們兩個離開,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顧蘇啊顧蘇,你什麼時候也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了。”可打完之後,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往反方向走去。

我去李微那的時候,她正好要去搬家,我便自告奮勇跟她去幫忙,只是當我到了李微新家的時候,我卻愣住了,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居然會住在這裏。

李微的家是在一幢老舊的民樓裏,四下裏慌悽悽的,即便是大白天也沒有什麼人。

我跟着李微往樓裏走,但一進樓,竟黑漆漆一片,什麼都看不見,樓道里還夾雜着噁心的味道,好像是大小便。

李微只是往前走着,跟我什麼話也沒有說,事實上,自從我去她那裏報道之後,她對我說的話不超過三句。

她不說話,我也就沉默的跟在後面。

李微在四樓停下,將門打開,我跟着她進去的瞬間,只覺得一陣又冷又陰的風迎面而來,那冷意更好像是鑽進了我的骨頭裏,從裏面寒了出來。

我剛想說這屋子怎麼這麼冷,但卻見李微沒事人一樣進去了,我也就閉嘴走進去。

李微面上毫無表情,如同遊魂一樣開始機械麻木的整理着客廳的東西,可我卻總覺得這屋子有種說出的詭異感覺。

我環顧整個屋子,竟沒有絲毫的陽光,所有的房間都被籠罩在陰森之中,而屋子裏的溫度也明顯比外面的低很多。

以前村裏的老年人常說,過道是陰冷的地方。可這屋子明顯比方纔過道要冷上許多。

一股莫名的不安席捲上我的心頭,好像有什麼事情即將發生。

砰砰!

驟然,門外傳來大力的敲門聲,將陷入沉思的我嚇了一大跳。

“警察,請開門配合我們的調查。”門外的警察道。

警察?警察怎麼會找上李微?我詫異,就見李微站起身,面無表情的將門打開。

“你怎麼也在這裏?”王隊看見我問到。

“額,緣分吧。”我笑了笑。

“正好,省得我再跑一趟。”王隊轉身對李微道:“李小姐,對於範晴和柳研熙的案子,我們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