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視野里,查理依舊沒有收回目光。

葉簡汐見過查理之後,就再也沒去過大使館,一是她想跟查理保持距離,二是忙著學習公司的事情。

她一直知道管理一個公司是不容易的,可她沒想過,會那麼吃力。

哪怕每天早上五點鐘起來,晚上十點鐘睡覺,每一天都不間斷的學習,還是覺得自己學習的太少太少。

慕知寒讓她不著急,慢慢學,總有時間學習的。

可怎麼慢呢……

她等不及了,現在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她恨不得立刻找柏原崇報仇,讓她等五年,八年,甚至是十年,怎麼等得及?

如果不是等不及,她也不會在沙克魯問的時候猶豫了。

葉簡汐著急,慕知寒比她更著急。

不過他著急是因為擔心葉簡汐的身體會支撐不下去。

作息不好,再加上她不肯好好吃飯,這麼下去,鐵人也有垮掉的一天。

他和徐醫生都覺得,葉簡汐根本不想要自己的命了。

她不是自殺,而是在慢慢的磨殺自己的命。

慕知寒一次次的提醒葉簡汐,不要那麼拚命。

可他說再多,葉簡汐也不會聽,她又找了唐瀟瀟、溫如意和裴娜勸她,可她表面上答應,暗地裡依舊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慕知寒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不可能天天盯著葉簡汐,再加上訂婚的事情要忙,他只能告訴溫如意,多看著點葉簡汐。

溫如意見葉簡汐不聽話,乾脆搬到了她的公寓住。

她二十四小時盯著,總算讓葉簡汐少的作息規律了一些。

時間眨眼又過去了幾天。

這天——

是慕知寒和唐瀟瀟的訂婚的日子,葉簡汐把天佑天寶交給溫如意之後,自己一個人赴宴。

宴會訂在了波士頓酒店,因為只請了十幾個人,所以算得上小型的宴會,葉簡汐也就沒刻意打扮,只是像平常一樣,穿著簡單,把頭髮盤起來,便往酒店出發。

到了酒店,她找到了慕知寒給的房間號,敲了敲門。

門應聲打開,唐瀟瀟穿著一身火紅的旗袍,笑盈盈的看著她,說:「葉姐,你可算來了,我就怕你不來呢。」

「我誰的宴會不去,你的我能不來?弟妹!」

葉簡汐邊打趣,邊往房間裡面走。

唐瀟瀟聽到『弟妹』兩個字,臉漲的通紅,拉著葉簡汐的手說,「葉姐,你說什麼呢?」

「怎麼,我還說錯了不成?」

葉簡汐繼續打趣。

唐瀟瀟跺了跺腳,說:「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

葉簡汐笑了笑,也沒多當真。

兩人走到了桌子前,房間里只有唐家來的人,慕家的人還沒到。

見到葉簡汐來了,唐家的人紛紛站了起來。

唐瀟瀟笑著介紹道:「這是簡汐,我之前跟你們經常提起的葉姐。」然後又向簡汐介紹了自己家裡的人。

寡婦門前桃花多 葉簡汐跟唐家客氣的打招呼。

唐家的人也都有禮貌的回禮,所有人都看著葉簡汐雪白的頭髮,卻沒一個人當著她的面,問她那些事情的。

葉簡汐只覺得能教養出瀟瀟這樣的女兒,果然家教氛圍是不錯的。

唐瀟瀟把葉簡汐請到了自己的身邊坐,然後自己坐下。

唐母笑著說,「以前瀟瀟工作的時候,沒少麻煩你,她經常跟我說,你很照顧她呢。」

葉簡汐抿了抿唇角,說:「阿姨客氣了,我其實沒幫到多少忙,都是瀟瀟自己努力。」

唐母搖了搖頭,「算了,我就不跟葉小姐客氣了,以後都是一家人,咱們不說兩家話。」

「那唐伯母不應該叫我葉小姐了,叫我簡汐吧。」

「簡汐,這樣可以吧?」

兩人談的愉快。

唐瀟瀟不樂意了,拉著葉簡汐的手,說:「媽,你讓我跟葉姐說一會兒話,不要一個人都說了。」

「好,好。」

唐母連說了兩句,就沒再說其他的。

唐瀟瀟笑嘻嘻的趴在葉簡汐的肩頭上,小聲說:「葉姐,你當初懷孕的時候,緊張不緊張?」

「緊張。」葉簡汐淡聲答道。

當時她身體不好,周圍又那麼多危險,怎麼可能不緊張?

「我也好緊張,醫生說我是雙胞胎,第一次懷孕,就懷了兩個,我真是快緊張死了。」唐瀟瀟扁了扁嘴說。

「雙胞胎?」葉簡汐訝異的重複。

「嗯。」唐瀟瀟害羞的點頭。

葉簡汐笑著,摸了摸唐瀟瀟的頭髮,忽然覺得有些羨慕唐瀟瀟。

她窮極一生卻沒追求的生活,最後瀟瀟卻那麼輕易地就得到了。

真的好羨慕……

葉簡汐沒說話,眼底卻流露出悲傷。

唐瀟瀟有些不知道,自己那句話惹得她傷心了,來之前,她再三叮囑了家人,讓他們不要提簡汐的傷心事,為什麼簡汐還是傷心了?

唐瀟瀟想不明白,但還是想說幾句話,逗她開心。

而就在這時,門口忽然響起了敲門聲,唐瀟瀟忙站起來去開門。

門打開,唐瀟瀟見到慕知寒一家人,笑著把所有人往房間里迎。

唐家人見慕家人來了,立刻站起來同他們說話。

馮梓雲看著唐家的人,心裡還是有些不滿意的,唐家只算得上書香門第,兩父母都是大學教授,但這樣的出身,遠遠配不上慕家的,哪怕慕家落魄了,也配不上。

如果不是唐瀟瀟懷了雙胞胎,她是不會點頭答應兩個人結婚的。

馮梓雲心裡不滿,也沒表現出來,面上和和氣氣的和唐家二老打過招呼,便帶著梁木木準備坐下。

可在坐下的時候,馮梓雲注意到了葉簡汐。

看到她滿頭的白髮,馮梓雲先是愣了下,而後微微的撇了撇嘴,一句話也沒說,就坐下了。

見到葉簡汐,她就想到,知寒把慕家拱手送到葉簡汐手上的事情。

這件事她格外的不滿,但公司已經交到了葉簡汐手上,她還能說什麼?而且今天是知寒訂婚的大好日子,她再怎麼沒眼力見,也不會挑在這個時候鬧。

慕家其他人,看到葉簡汐,神情也都有些微妙,但也都選擇了緘默。

該來的人都來了,慕知寒和唐瀟瀟招呼服務員上菜。

菜一道道的上來,葉簡汐幾乎沒怎麼動筷子。

唐瀟瀟不停地夾菜給她,可她只是說了聲謝謝,便把菜擱在了碗里。

唐瀟瀟在心底嘆息,就是一隻貓都比葉簡汐吃的多,人總吃那麼少,怎麼活的下去?

唐瀟瀟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胳膊忽然被人捅了下。

她低頭看向身側,只見梁木木站在自己身邊,眨巴著眼睛,指了指門口。

別人都以為梁木木想出去玩,唐瀟瀟卻知道梁木木不是這個意思,「你想去衛生間?」

梁木木點了點頭。

「那好,我帶你過去。」

唐瀟瀟帶著梁木木想要過去,卻被唐母阻止了:「你留在這裡,我帶著他過去就好。」

「媽,沒事,我跟木木比較熟悉,你帶著他,他會怕的。」

唐瀟瀟說完,不等唐母說話,便帶著梁木木往外走。

其他人繼續吃飯,葉簡汐看著滿桌子的人,沉默著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唐瀟瀟還沒回來,葉簡汐實在悶的厲害,就起身說:「我出去看看瀟瀟,很快回來。」

唐母也擔心唐瀟瀟的身體,雖說一直是瀟瀟帶著梁木木的,可她現在懷了孩子,總歸是不妥的。

而且去一個衛生間,算算時間早該回來了,怎麼現在還不回來?

於是唐母說,「那你快去快回。」

「嗯。」

出了房間,葉簡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把胸口的窒悶都吐出來,然後不緊不慢的往衛生間走。

走到衛生間門口,一道小小的聲音忽然跑出來,撞在了她身上。

葉簡汐下意識的伸手,去抱住那道身影。

等看清了,才發現那個身影不是別人,是梁木木。

而梁木木也看清楚了她,伸手惡狠狠地推了她一把,「殺人兇手!」

葉簡汐愣了兩秒,決定不跟梁木木計較。

「你唐姨呢?」葉簡汐問。

梁木木哼了一聲,說:「死了!」

丟下這兩個字,他蹬蹬的跑開。

葉簡汐看著他消失的方向,眉頭一擰,然後轉身往衛生間里探頭。

而這一看,讓她的臉色一變。

唐瀟瀟躺在地上,臉色煞白,眼睛緊緊地閉著,不知道是昏迷了,還是疼得說不出話來了。

葉簡汐忙上前,「瀟瀟!」

唐瀟瀟軟弱無力的仰躺在她的臂彎里。

葉簡汐慌了,朝著門口大喊:「來人啊,快來人啊!」

路過的服務員聽到動靜,忙走了進來,見裡面的情況不對,服務員問:「小姐,需不需要我幫忙打120?」

「需要,快點!」

服務員轉身準備離開,可他剛走到門口,一個人就沖了進來,「瀟瀟,你怎麼了?」

慕知寒焦急的看著唐瀟瀟。

而在他進來后,慕家和唐家的人也都湧進了衛生間里。

馮梓雲拉著梁木木的手,滿臉的怒氣。

梁木木躲在她的腿邊,指著葉簡汐,哭喊著說:「奶奶,就是她推的唐姨,我親眼看到的!」

葉簡汐聽到梁木木的話,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第617章自證清白

馮梓雲聽到梁木木說的,心底的不滿瞬間爆發了出來,上前指著葉簡汐,罵道:「葉簡汐,瀟瀟怎麼惹到你了!你這麼對她?你害死了」

葉簡汐經過最初的慌亂,冷靜了下來,眸子清冷的看著梁木木說——

「我沒有推瀟瀟,我來的時候,瀟瀟已經這樣了,當時木木正匆匆忙忙的走出去……」

「你的意思是木木推的瀟瀟,然後污衊你?葉簡汐,木木才多大的孩子!你這麼說他,你還要臉嗎?」馮梓雲怒氣沖沖的打斷她的話。

「是。」葉簡汐斬釘截鐵的說。

馮梓雲簡直要被氣炸了,她就沒見過葉簡汐這麼不要臉4的,把罪名推在一個孩子身上!

馮梓雲還要說話,葉簡汐卻不想再跟她說了,直直的看著梁木木說:「這家酒店裡有監控,可以調去當時衛生間前面的監控,等瀟瀟醒過來,也可以問她,當時的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木木,你真以為憑藉你的三言兩語,就可以把事情推到我身上嗎?」

梁木木聽到她說的,眼裡露出恐懼。

他沒想到這些,他只是不想讓唐瀟瀟生下孩子,已經沒媽媽了,他不想再沒了唐瀟瀟。

周圍的人都告訴他,等唐瀟瀟有了孩子,就不會像之前那麼疼他了……

他不要唐瀟瀟有其他的孩子,只要疼他一個就好了……

葉簡汐把梁木木的反應盡收眼底,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一開始她也不想相信,是梁木木推的,或許是唐瀟瀟意外摔倒的,他說的那句話,也可能是他把當初蘇涼暖的死都歸罪在了她身上。

但種種可能,當梁木木指著她,說是她推的那一刻。

她確信是梁木木推的。

馮梓雲見她直勾勾的盯著梁木木,伸手把梁木木摟到了懷裡,厲聲道:「你看著木木幹嘛?你想威脅他不成?」

葉簡汐沒反駁,因為和馮梓雲多做爭辯無益。

誰叫游戲策劃欣賞我 而她不開口說話,馮梓雲只當她默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