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合的,這樣才能維持一個人的生命,可當一個人鬼氣入體,陰氣便會濃厚起來,那這個人的心智便會被鬼神操縱,一旦變得嚴重,就不能再稱之爲人了。

相對的,如果人體內的陽氣壓制陰氣,那人本身散發的氣息便能驅除鬼靈,一個好的捉鬼師,要能運用體內的陽氣,將自己的凝神之力運用到符咒之中,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壓制鬼靈。

✿ ттκan✿ ℃ O

“我有凝神之力了!”我興奮的再次落筆,那淡色的金光還在,一鼓作氣,我重新又畫了11張這樣的符紙,然後將它們的平整的擺在我身邊,盤腿坐在地上,摒除心裏的一切雜念。

爺爺的祕籍靜靜的躺在我的書包裏,輕輕晃動着,似乎是在跟我相互呼應。

我信心倍增,回想着祕籍上的口訣,這是祕籍上記錄的一個古老陣法,有多大威力我不知道,但如果陣法做成,便能對方圓百里的鬼魂起到鎮壓的作用,我倒不期望能鎮壓那麼多鬼靈,只要能讓我救出林菀就夠了。

這陣法爺爺只告訴我過一次,能不能成功,我心裏也沒底,可我必須要盡力一試。

如此想着,我閉上了眼睛,“與天與地取靈氣,助我陽氣比海,震懾四方……”

我一字一字的念着,身子慢慢漂浮在了半空中,身邊圍成一圈的符紙環繞着我,一圈一圈的環繞着,迸發出的金光也越來越濃,符紙慢慢化作一團團金火,我猛地睜開眼,感受着屋裏屋外鬼靈陰氣的震動,甩起最後一張符紙,大喝道,“鬼師在此,衆鬼哪裏逃!”

(本章完) 我身邊環繞着的金光越來越濃厚,震懾的鬼靈陰氣慢慢飛向四方,我激動的舔了舔嘴脣,看向雜物間的門口,“現在是時候迎敵了!”

我慢慢站了起來,腳平穩的落在地上,隨着我的步子,那些符紙慢慢移動着,除了鎮守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符紙,我可以使用七次符紙來攻擊周朗,只要有一次擊中,我跟林菀就有活下去的可能。

我堅定的深吸了一口氣,用凝神之力打開了雜物間的門,陰暗的樓梯立刻被符紙的光芒照亮,我站定之後,大聲喊着,“周朗,你在哪兒,你出來!”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空蕩的房間裏,我的喊聲像是石入大海,沒有一點回音。

他不可能離開這裏,我慢慢上了樓,感受着陰氣最重的地方,心撲通撲通的跳着,我只能相信我自己!

走廊的燈忽然亮了起來,我看到一個鬼影從林菀的房間鑽了出來,我心頭一慌,甩出了,兩張符紙,符紙直直的衝向那道影子,猛地一下,金光四射,待光芒散去,林菀的父親痛苦的躺在地上,脣角露着一絲鮮血,手顫抖着指着我。

我嚇極了,連忙跑了上去,“叔叔,對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他爸爸好端端的活着,爲什麼我會覺得他身上有陰氣!

我轉念一想,便知道這是周朗的計謀,他是在用林菀的父親試探我符紙的力量,我憤恨的咬緊了牙關,“叔叔,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如果剛纔是周朗的陰氣注入了林菀父親體內,那他被我的符紙所傷,

一定會傷到他的身體,我很懊悔,自己中了周朗的奸計!

他聽到我的呼喊聲,嘴角輕輕上揚,右手顫抖着抓住了我的肩膀,用力的擡起頭,似乎要跟我說什麼,看着他虛弱的模樣我心裏更加悔恨,連忙趴了下去,“叔叔,我在這兒,您要說什麼?”

他顫抖而乾涸的雙脣一張一合,在我耳邊說道,“菀菀沒有信錯人,她說過,你一定會來救我們的,我是自願當誘餌的,你快去救菀菀。”

他說完這句話,手一鬆,暈了過去。

我的眼眶霎時紅了,用力把林菀父親扛了起來,半拖着拖進了林菀的臥室,確定門窗都鎖好之後,往林菀父母的房間走去。

我的腳步很踏實,每走一步,都帶着十足的堅定。

但我找遍了整間房子,也沒找到周朗和林菀,林菀的母親也不知所蹤,我控制陣法的力量越來越弱,天就快亮了,不能再拖了。

我在一樓大廳站定,一擡頭,正是一開始周朗攻擊我的地方,難道他就藏在這附近?

他一定是要拖延時間,我不會給他機會的,記得林菀說過,他不會讓我死,那我就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反正我也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我什麼都不怕!

我大喊了一聲,“周朗,你不出來,我就跟你們一起死,等我也變成鬼,看你還往哪裏躲!”

我說着,將陣法散開,符紙四散飛出,不知所蹤。

而我因爲陣破,體內的陽氣耗費過剩,痛得我吐出了一口鮮血,虛

弱的倒在地上。

陣法一散,屋裏又變得陰暗起來,周朗飛身而出,看到我這樣子,氣的眼睛凸出,指甲倏地長得老長,血紅色的鬼氣順着他的手纏向了我的脖子,將我拎在半空中,然後猛地摔在地上,“你瘋了嗎?”

我看到他震怒的樣子,就知道自己蒙對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你不是要殺我報仇嗎?現在又捨不得看我死了?”

周朗氣的咬牙切齒,“啊!”

他一聲喊,震開了地下室入口的門,我看到林菀跟她媽媽都被裝在兩個罐子裏,只露着一個頭,旁邊還有一個空着的罐子,難道是給我準備的?

我皺眉,“你這是在幹什麼!”

鬼氣更加濃厚,將我甩了進去,“別以爲你能逃脫我,明晚就是月食之夜,我要在那天晚上把你們三個女人燉成陰湯,有你們當禮物,主人他一定會收下我,我警告你,你要是提前死了,我就是追到地獄去,也要你魂飛魄散!”

他說完就關上了地下室的門,輕飄飄的走了。

我聽着外面的聲音安靜下來,連忙打開了手電筒,“林菀,你怎麼樣,你說話啊!”

林菀的身子浸泡在罐子裏,蒼白的臉上浮起了一絲笑容,“你爲什麼不跑?”

“我是來救你的,怎麼能眼看着你們遇害,是我害了你們。”我思慮着如何把她們從罐子裏救出來。

林菀苦笑着嘆了口氣,“別忙了,我們的身子已經跟這罐子連在一起了,出不去了。”

(本章完) “不會的,一定會有辦法的。”我緊張的四處找工具,臉上滲出了汗珠,我越是緊張,就越是慌亂,忙了半個小時,也沒能打開這密封的罐子。

林菀猛然看着我,臉上帶着淡笑,“你既然聽懂了我說的話,爲什麼不逃?”

“逃?”我詫異的看着她,她臉上此時的笑容跟一開始見她,又多了幾分不同,如果那個時候她是硬裝冷漠,現在就是真正的心灰意冷,我抿着脣,扔掉手裏的扳手,坐在她面前,一字一字的說,“我們認識十幾年,我怎麼能眼睜睜的看你死?”

“你爲什麼不逃?”她像是沒聽到我的話,仍是癡癡的問着。

我被她逼得說不出話來,她媽媽自始至終都閉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樣,我試着轉移話題,想多瞭解一些情況,“阿姨爲什麼不說話,是生我氣了嗎?”

按着林菀爸爸的說法,林菀應該早就跟他們說過關於我的事,所以他們纔會跟學校說,不讓林菀再跟我來往。

我沒想到,我這句話徹底觸動了林菀。

她像是瘋了一樣,瘋狂的喊着,“你知不知道王敏一家是怎麼死的,是被活活燒死的,但是不光是這樣,那火是鬼火,不管怎麼樣都澆不滅,這罐子裏都是油,只要他願意,我們隨時都會被燒死,我被他帶出去,裝扮成那樣,只是想唬住你。”

“你知不知道王敏爲什麼恨你,因爲周朗想得到的人血是你的血!我們都是引你出來的誘餌而已,

但我和你是朋友,我怎麼能當他的誘餌引你來送死,可是我能怎麼辦,我不這麼做他就要殺了我父母,我能怎麼做啊!”

“你爲什麼不逃啊!我死就死了,我不會變成鬼來找你的,逃啊!”她嘶吼着。

我眼神渙散,嘴脣慘白,林菀說的每一個字都像是利刃,刺在我的心上,靜謐的夜更加寒冷,我伸手將她的頭摟在懷中,淚水緩緩流下,輕聲說着,“因爲我們是朋友,我怎麼能看着你爲我家破人亡?”

“是不是朋友?”我跟她面對面無聲的哭泣着,我的呼吸顫抖着,哽咽着擦着她臉上的淚,“你知不知道你剛纔多優雅,美的像帶刺的玫瑰,可以去選中國小姐了。”

林菀痛苦的流着淚,猛個勁搖頭,“我們不可能鬥過他的,是我不好,輕信了他的話,曉曉,我有件事沒有告訴你。”

“別哭,慢慢說!”

“你記不記得那條紅寶石項鍊,你告訴過我要扔掉,我不敢帶回家,就想埋在學校算了,可不管我埋幾次,它都會再出現,我被逼的快瘋了,我覺得我是撞鬼了,但沒想到,那鬼竟然是周朗。他求我幫幫他,他說不想死,我一時心軟,纔會聽了他的話。”

林菀越說越痛苦,我試着去安撫她,“林菀,你看着我!”

林菀哭着搖頭,“我們不可能逃走的,我們完了。”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我用力的按住她的頭,聲音大了起來,“你看着我!”

林菀紅着眼睛,

安靜下來,“你仔細想想,他還說過什麼?他是怎麼控制你父母的,是不是上次我跟胡夏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在你家了?”

林菀愣了愣,輕輕點了點頭,我一下子像是被雷擊中了一樣,渾身都軟了下來,苦笑着,“我多傻,連你被鬼困着都看不出來,我當時就應該想辦法,不然也不會出這麼多事。”

“不過,我記得胡夏後來又來了一次。”林菀忽然輕輕的說着,卻又搖了搖頭,“又好像是我在做夢,我記不清了。”

怎麼又是胡夏!

對了,自從三樓的張雅跳樓自殺之後,胡夏就開始跟我走的進了,是她不止一次提到學校的傳說,蠱惑我們宿舍的小英,然後林菀的項鍊就開始出問題了,我讓她去埋掉,她就遇到了周朗,這一切都是他們計劃好的!

我擔心的臉色有些蒼白,忽然綠色的光芒從窗外飄了進來,悉數鑽進了我身體,我的臉上縈繞着幽綠色的網,林菀看着月光下的我,惶恐不安,“曉曉!”

“嗯?”我神智一轉,目光看向她,樣子說不出的可怕。

林菀倒吸了一口氣,顫抖着吻着我,“你是曉曉嗎?你的臉好可怕!”

我顫抖着摸上自己的臉,感受着遊蕩在自己身體的陰氣,愣住了,“不好,秦楚的精髓又回到我身上了,怎麼會這樣!”

我看着自己手心裏喚出的鬼火,嚥了口口水,用鬼眼四處看着,秦楚並不在附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章完) 我的臉忽綠忽白,整個人的情緒卻冷的像冰,我聽到秦楚在耳邊呢喃,“這就是血祭的作用。”

“什麼!”

我腦海中警鈴大作,難道是因爲那什麼血祭,我就能跟秦楚共用他的精髓了?我回想着在古宅的時候,李柔讓我放血給秦楚,是爲了救活秦楚,當時精髓明明在他身上,我腦海中一片混亂,索性不再去想,現在最重要的是逃出去!

林菀看着我一會兒笑,一會兒又不笑的樣子,皺緊了眉頭,“曉曉,到底是怎麼了?”

“以後再跟你解釋,不過咱們現在根本不用怕周朗了,你把眼睛閉上,我現在就救你們出來。”我往後退了幾步,看着林菀和她母親深吸了一口氣,將所有精髓的力量都匯聚到了我的手心,如果說用捉鬼師的方法不能把她們從罐子裏救出來,那就用鬼的辦法!

那麼多路,總能逃出去的!

我這麼想着,將一團幽綠色的鬼火凝聚成球,握在我的手心裏,深吸了一口氣,對林菀說道,“我現在就救你們出來,可能會有碎皮傷到你們,但不會有性命危險,千萬別害怕。”

林菀信任的用力點了點頭,“來吧!”

我被她的信任所鼓舞,又將手中的鬼火之球凝聚的大了一些,回想着剛纔我做陣的時候,運用凝神之力的感覺,屏住呼吸,將手中鬼火之球的力量慢慢放了出去,幽綠色光芒化作細線鑽進了林菀跟她母親所在的罐子裏,罐子因爲受不了外力的侵入,慢慢的飄在了半空之中,林菀

嚇得睜大了眼,似乎是想要來回動一動。

我連忙制止了她的動作,“林菀,別急,你先別動!”

鬼火的力量從罐子裏面凝聚,再迸發出來的力量一定能衝破罐子的結界!

我看着林菀痛苦的樣子,忍不住伸手又凝聚了一個鬼火之球,從外面將罐子包了起來,我看着時機差不多了,念力一動,“破!”

只聽噼裏啪啦的幾聲,她倆身上的罐子在空中碎裂,兩人仍是飄在半空中,林菀的媽媽慢慢從昏迷中轉醒,“啊!”

她一叫,我的鬼火失去了控制,燒的哪兒都是,順着罐子裏流出來的油,火勢蔓延了起來,將林菀和她媽媽隔在了靠近門的那邊,而我幾乎被鬼火逼到了雜物間的角落裏。

根本動彈不得,火勢漸漸的大了,我毫不懷疑,再過一會兒,我會被燒的連渣都不剩。

林菀大聲喊着,“曉曉!”

“我沒事,你帶着阿姨快走!別讓周朗發現,他要對付的人是我!”我大聲喊着,火光映着林菀的臉,我看着她臉上哭花的淚,安慰的笑了,“你本來就是替我受苦,現在是我來報答你的時候了,快走吧!”

林菀扶着她虛弱的媽媽,一跺腳,對我喊着,“我去找人幫忙,你堅持住!”

她一開門,夜風吹了進來,一時間,鬼火的氣勢更加大了。

我聽到樓跟樓的夾縫裏,響起了悉悉率率的聲音,是周朗!

原來他藏在這裏,怪不得我一直找不到他。

周朗的陰氣越來越重,我能感受到他很快就快出現了,我驚喜的看着我身上環繞着的光芒,原來,鬼氣還可以這樣用!

我用力的呼吸了幾下,看着周朗氣勢洶洶的站在對面,“你竟然敢這樣做!”

我冷冷一笑,“只要能救了林菀一家,我什麼都不在乎,周朗,你放棄吧,你的奸計是不可能得逞的!”

“不可能,我辛苦布了這麼久的局,不可能讓你識破!你快出來!”他說着伸出手就要抓我,但我往裏倚靠,他的皮膚被鬼火烤的滋滋作響,他痛得雙目赤紅,“你不能死,不能死!”

“你到底要用我的血幹什麼!”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麼東西值得他這樣奮不顧身,就算是死了也要纏着我不放,前幾次那些鬼是爲了要我身上秦楚的精髓,然而周朗似乎並不是爲了這些。

“我要的是你活着!”他嘶吼着,“活着才能當天子的貢品,要是你死了,就一點價值都沒有了!”

天子?

我看着火勢越來越大,不能再拖下去了,我衝他喊着,“我也不想死,你拽我出去!”

周朗眼裏亮起了興奮的光芒,“真的?”

“我騙你幹什麼?你也是死過的人,誰會想死,現在我已經救了林菀,我更加不想死了,你快抓住我!”

周朗伸出手,用力的抓着我,我脣角一勾,用力的一跳,雙手一按,跟周朗換了個位置,把他推進了火海之中,嘴裏口訣一動,“風鬼聽令,吹!”

(本章完) 天上有掌管風雨雷電的四大天神,在人間則有掌管風雨雷電的四大鬼靈,他們不受神君的控制,各自霸守一方,爲各地捉鬼師所用,這是我最喜歡的口訣,小時候經常以能夠呼風喚雨,感到驕傲。

沒想到這口訣,竟然在今天用上了。

本來就氣勢滂沱的鬼火之勢,被風鬼的力量一吹,一瞬間的功夫,我已經看不到周朗的影子,只能聽到周朗痛苦的嘶吼聲,他大聲喊着不要,但鬼火仍然把他燒了個乾乾淨淨。

鬼火漸漸的小了,我站在雜物間門口,看着屋裏的一片灰燼,身子感覺痠軟無力,順着門邊,癱倒在了地上。

我成功了?

我伸出手,手心裏幽綠色的光芒慢慢匯聚,飄在空中,順着來時的方向飄了出去,事情已經解決了,精髓是該還給秦楚了,這次要不是秦楚,我真的會在這裏喪命。

我輕輕的笑了,雖然今天成功的做成了陣法,還是離不開秦楚的幫助。

我心裏覺得很悲哀,“難怪秦楚不會在意讓別人教我鬼法和捉鬼術,他根本就不怕我能鬥得過他!真是個自大鬼……”我虛弱的笑着,手無力的垂在了地上,眼皮沉得厲害,終是累的不行沉沉的睡了過去。

窗外的陽光照了進來,一地的狼藉之中,我卻睡得很踏實。

“叔叔,阿姨,對不起,這件事情,都是因我而起,你們千萬別放在心上!”周朗徹底魂飛魄散了,這件事情也算是真正的解決了,我侷促的坐在林菀一家面前,虛心的道着歉。

他們夫妻兩人並沒有表現出憤怒,相反是寧靜的笑着,“我們也很想忘了這件事。”

林菀端了三杯茶走了進來,“爸媽,你們一直拉着曉曉問這問那,她不口渴,你倆都口渴了吧,喝茶。”

她的手有些微抖,我用鬼眼已經看過了,她身上有很多被周朗打的傷痕,我心疼的拉她坐了下來,我倆一起看着她父母喝掉了杯裏的茶,然後睡了過去。

林菀擔心的問我,“這樣就行了嗎?他們真的會忘記這幾天發生的一切?”

“嗯,這是遺忘散,會讓人平心靜氣的忘記一個月之內的事情,這藥爺爺從來都不讓我用,但我想現在不用也不行,周朗的存在給你父母帶來了很大的壓力,遺忘是最好的選擇吧?”我輕輕拍了拍林菀的手。

林菀的眸子很亮,亮的跟從前一樣,她微微一笑,眼睛彎成了月牙,比起從前的溫婉,她又多了幾分優雅,“曉曉,謝謝你!”

“謝我什麼?”我拿起桌上的蘋果,吱呀,咬了一大口,真甜啊。

可再甜也比不過林菀此時臉上的笑,她晃了晃桌上的第三杯茶,“謝謝你沒有丟下我一個人。”

說完,將杯裏的茶一飲而盡,靠在我肩頭,睡了過去。

我吸了吸鼻子,輕聲嘟囔着,“臭丫頭,就會勾人的眼淚,以後誰要是愛上你這個小狐狸精,豈不是每天都要哭哭啼啼的了!”

我讓她的頭靠在沙發上,看着她的睡顏,握緊了她的手,“林菀,是我要謝謝你。”

我離開林菀

家的時候,太陽已經升的很高了,我擋住刺眼的陽光,看着秦楚一身黑衣,站在車邊,笑着等着我。

我抿抿脣,快步走到了他面前,我仰着頭看着他,讓他幫我擋住了陽光。

“解決了?”他低聲問着。

我點了點頭,“你可以不來。”我的事情他都知道,肯定也知道我來找林菀的事情。

“本君是來看看你這笨女人能不能站起來。”他笑着將我推上了車。

我嘟着嘴,扣上了安全帶,“你不來,我也能處理的很好。”

“是嗎?”秦楚薄脣一勾,然後帥氣的發動了汽車。

我看着路邊的樹木快速倒退着,打開了頭頂的敞篷,站在副座上,探出身子,看着陽光透過斑駁的樹葉,落在我前面的路上,我鼓足了力氣,大聲喊着,“秦楚,謝謝你!”

我要謝謝你,讓我經歷這麼多,讓我能真正面對困難,甚至是死亡。

我一定要強大起來,不管以後遇到什麼,都不會再退縮了!

暴躁王妃在線種田 我痛快的吹了會兒風,看到秦楚開進了市區商場,疑惑的問着,“來這兒幹嘛?”

“洗澡。”

他冷冷說了這麼一句,就下了車,我連忙小跑着追了上去,“喂,你沒鎖車呢!”

“偷本君車的人都死光了。”他霸氣的走進了電梯,按了頂樓的按鈕。

我嘀咕着,“自大鬼。”

他眉頭一皺,冷哼着將我的頭按到了他的胸口,冷冷的威脅着,“你再說一次?”

(本章完) 我用力往外掙扎着,可我哪裏是他的對手,電梯徐徐上升,走進來幾個歲數稍大一些的阿姨,看着我倆這樣,神情各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