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當於三倍的神紋之力爆發出來,易祖的這一拳,彷彿無人能夠阻擋,那種狂暴的氣勢,就連隔絕陣法,彷彿都有些抵擋不住了。

「兩百道神紋,哈哈,易祖,我知道你的極限,遠遠不是兩百到神紋!都施展出來吧,爆發你最強的力量,否則,你沒有機會了!」

白宏臉上露出了一絲瘋狂之色,他雙手握劍,手中的這柄神印之兵,也彷彿在興奮的顫抖了起來。

「咻」。

一劍斬出,成千上萬道劍影,出現在了白宏的上空。

「萬劍歸一,斬!」

成千上萬道劍影,迅速的融合成了一柄巨劍,凌厲的鋒芒,彷彿能夠撕裂眼前的一切。

「嗯?這種感覺?」

就在巨劍斬下的那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到心中,彷彿被一柄利劍刺入的感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

哪怕是季成,意志力驚人,而且還是以情入道,但依舊抵擋不住這一劍的斬下,非常的恐怖,這種感覺,讓人無處可躲。

這是斬殺心靈的一劍!

「白宏,是白宏的慧劍,他不僅能斬斷自己的雜念,更能斬破敵人的意志,真是好可怕的劍術,這是在入道的基礎上,更高一層的境界!」

季成心中很震驚,他以前在季城,入道的刀法他也有,以情入道的刀法哀虹式,以及他自創的不絕式,都僅僅是刀法的第一層,他一直都沒能達到更高一層,因為從來就沒有人告訴過他,第二層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但現在, 帶著武器回大唐 ,或許,這已經稱不上是劍法了,而是應該叫做劍術,已經蘊含了一絲「道」的力量。

慧劍斬情,這個「情」,也可以是意志,可以是心靈,總之,這一劍代表了白宏最強的一劍,是他百年來,領悟到的最強一劍。

當然,這是白宏的劍道,而季成的刀道,卻並不一定是和白宏的一樣,哪怕同樣是劍法高手,走的劍道,也是不一樣的。不過境界卻都大體相通,必須在原有的低於層境界上提升,至於能夠領悟到什麼。就靠個人的機緣與領悟了。

隨著白宏的這一劍斬下,易祖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畢竟,他承受著白宏這一劍的所有力量。白宏的「慧劍」,首先影響到的便是易祖。


白宏頭頂的那柄巨劍,伴隨著神印之兵的威力,一劍斬下。連陣法都似乎受到了壓迫,要被斬的支離破碎。

易祖深吸了口氣,聲音回蕩在整個大殿:「論天資,我遠遠不如你,白宏,我甚至還沒有入道! 開局一個金錢掛 ,我是掌印師第二層,我領悟了火焰的一絲奧秘。從此,神紋極限瞬間提升了十倍,我凝聚的乃是高級火印。儘管這些年來,受到元氣石數量的限制,我遠遠沒有將所有六百四十道神紋都凝聚出來,但,我卻凝聚出了四百八十九道神紋。已經超越了低級主印的神紋極限。我的拳法境界不如你,我也沒有神印之兵,我有的,便是純粹的力量,用神紋之力,碾壓!」

「轟隆隆」。

易祖額頭上,火紅的光芒猛的閃爍了出來,一道又一道,身上的氣勢瘋狂的提升著。

兩百一十道、三百一十道、四百一十道……

最終,當全部的火印神紋爆發了出來。組足四百八十九道。所有的火印神紋,即便還沒有爆發出威能,便已經讓所有人都感覺到顫慄了,這是等級上的差距。說是天差地別都不為過。

掌印師第一層與第二層,雖然只隔了一層。但神紋數量卻是相差了十倍,單純力量的碾壓,便足以抵消一切了,想要越級挑戰,即便是那些大宗派中的天才,一般也做不到。

「咔嚓」。

當易祖的四百八十九道火印神紋全部爆發,這一刻,他只用絕對純粹的力量,立刻就碾壓白宏的任何劍術,哪怕是神印之兵也無法扭轉劣勢,這是絕對的碾壓。

虛空中的那道劍影,瞬間破碎,化為了一絲絲的白色光點,潰散在空中,白宏也如遭重擊一般,神印之兵都在劇烈的顫抖著,這一次並不是興奮,而是害怕,易祖的恐怖力量,都已經足以將白宏的神印之兵給毀去。

「停下!」

白宏一聲大喝,他似乎已經快到了極限,漫天的火焰,凝聚成了一隻巨大的拳頭,一旦落下,白宏將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我輸了……」

白宏望著天空中的火焰,望著易祖那充滿了威嚴的面孔,他又輸了,心中無比的苦澀,幾百年來,他一直都覺得,劍術無止境,只要他一直提升劍術境界,終有一天,他能夠戰勝易祖。

但這次,易祖以絕對的力量,輕易的碾壓,讓白宏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劍術境界,或許可以彌補一些差距,但還遠遠無法媲美神紋數量上所帶來的力量差距。

「呼……」

很快,易祖收回了力量,他的臉色微微有些潮紅,剛才也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第一次動用了全部的力量。

「白宏,你的劍術很不錯,如果能夠繼續提升,或許,下一次我便無法再戰勝你了。」

易祖倒是顯得很謙遜,而且他說的也是實話,掌印師境界不是那麼好提升的,但劍術境界又豈是那麼好提升的?

以現在白宏的劍術境界,若真的能夠再做突破,他在力量上的優勢,恐怕就將不復存在了。

「易祖,我對我的劍術不會失去信心,我知道,我想突破到掌印師第二層,還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或許得度過下一次身劫之後,但,我對劍道的追求,卻永遠不會停下!」

白宏深吸了口氣,他的眼神漸漸的露出了一絲神采,說明白宏又恢復了心態,即便這次敗了,也依舊無法打擊到他對於劍道的信心。

這才是一名天生的劍客!

「天生的劍客,真是期待啊……」

季成忽然深吸了口氣,猛的站起身來,目光熱切的盯著白宏。

ps:三更爆發,求月票!(未完待續~^~)什麼都不說,這幾天老月被爆了無數次菊,大家的月票在哪裡?能否助老月一路爆上去?

求月票!(未完待續~^~) 「季成,你要挑戰誰?排位第六的青蓮仙子?」


易祖看到季成站了起來,輕聲問道,雖然季成有著不俗的戰績,但誰都沒有看到,目前季成排位第九,只有挑戰第六名的青蓮仙子,才能穩穩的得到元氣石礦脈的一成。

不過,季成卻搖了搖頭,深吸了口氣,隨後平靜的說道:「我要挑戰白宏!」

「唰」。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季成的身上,滿是不可思議,剛剛他們可是已經看到了白宏的實力,哪怕是排位第三的長眉老祖,都接不下白宏的一劍。

「季成,你第一次來參加九城盛典,你可確定要挑戰白宏?」

儘管易祖比別人稍微清楚一些,季成不是一般的掌印師,但季成直接就要挑戰白宏,他還是覺得太過冒失了。

白宏,擁有神印之兵,在劍術上的造詣也非常強大,就連易祖自己,也只能憑藉著掌印師二層,多達四百多道神紋的絕對力量而碾壓,最終才勝利。季成明顯不是掌印師二層,對上白宏還有什麼勝算?

「我確定,挑戰白宏!」

季成顯然已經下定了決心,沒有改變挑戰對象,就是要堅持挑戰白宏。

「呵呵,恐怕這個季成是看中了白宏與易祖之間大戰過後,受了一些傷,以為能占些便宜,所以這才敢挑戰吧?」

「嘿嘿,他可不知道白宏的厲害,這點傷算什麼?就算是受了傷。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挑戰的,這個『便宜』可不好占。」

「畢竟是第一次參加九城盛典,又擊敗了貝震等人,心高氣傲。這次就讓白宏給他一些教訓吧。」

其他掌印師,也都搖了搖頭,對季成很不看好。畢竟,對於白宏。他們是再了解不過的了,之前長眉老祖的挑戰,實際上也僅僅只是試一試,他可沒有把握能夠戰勝白宏。

每次的九城盛典,若說誰的地位最穩固,無疑就是易祖與白宏兩人了,這兩人的實力,遠超越其他七人。是九城聯盟中最強大的存在。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

白宏臉色平靜,淡淡的說道。

季成卻深深看了一眼白宏,反倒是坐了下來,平靜的說道:「白宏,我希望切磋的,是一個最巔峰狀態的你。你受了傷。或許對你而言,不算什麼重傷,但卻無法再保持最巔峰的狀態,這不是我的初衷。你先調息一段時間,什麼時候完全恢復了,我們再切磋!」

說罷,季成也不理會其他人怎麼看,而是自顧自的坐在了椅子上,閉目養神。

實際上,季成對於這一戰是非常看重。而且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如果他挑戰易祖。那根本就不會對他有任何的幫助,掌印師第二層的力量,絕對是碾壓,季成沒有任何勝的希望。

只有與白宏戰鬥。親自感受到白宏的劍術境界,在那種情況下。或許季成才能夠化壓力為動力,對他的刀法境界有很大的幫助。

因此,季成才最終選擇了挑戰白宏!

「白宏雖強,但我也並不是沒有優勢,我的火印神紋,足足有八十一道,是圓滿級神紋,比白宏強大,金印神紋也是如此,比白宏強大。而且,就算比神印之兵,我的字母火獄陣,也是下品巔峰的神印之兵,遠不是白宏那一件普通的神印之兵所能比擬的。」

季成心中也有一定的自信,他也有一些優勢,唯一不足的,便是刀法境界上,他不如白宏,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想挑戰白宏,彌補自身的不足。

大殿中的氣氛,變的有些詭異,似乎都沒有人再願意挑戰了,眾人都在靜靜的等待著,季成與白宏之間的大戰。

「這個季成,也有傲氣,他不屑占白宏的『便宜』,不過,白宏可不是貝震之流,以前的貝震,是連挑戰白宏的勇氣都沒有。」

「看到季成背上的刀沒有?他居然是用刀的高手,據我所知,用刀的非常少,能夠成為強者的,更是非常的罕見。」

其實,這些掌印師也是對季成很好奇,他們僅僅只是聽易祖提到過一點,季成擊敗了貝族三大掌印師老祖,他們熟悉的貝震老祖,已經成了季成的刀下亡魂。

「等著吧,白宏剛剛挑戰易祖失敗,現在正沒處發泄,恐怕這個季成,要面臨白宏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了。」

掌印師們小聲的聊著,這次的九城盛典,或許季成與白宏的戰鬥,便是最後一場戰鬥了,百年來,眾多掌印師的提升實際上也非常有限。


約莫兩個時辰后,白宏猛的睜開了眼睛,目光中閃爍著一絲絲的神光,語氣冷冷的說道:「我恢復了!」

季成此時也睜開了眼睛,點了點頭道:「恢復了就好,那就開始吧。」

「嗖嗖」。

兩道身影,迅速的來到了隔絕陣法內,隨著易祖激發出了隔絕大陣的力量,一層灰濛濛的光芒將兩人的身影都籠罩在了其中。

「季成,請吧。」

白宏依舊是這副高傲的模樣,但季成卻沒有拒絕,他深吸了口氣,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凌厲的氣息。

「唰」。

季成一指額頭,一道道的金印神紋,迅速的散發了出來,化為了一片金色的光輝,凌厲而霸道的氣息,彷彿讓人窒息一般。

與此同時,季成也瞬間出刀了。

「咻」。

一道幽芒閃過,快得不可思議,誰都沒有看清季成是怎麼出刀的,而且這一刀斬出,一股悲傷的感覺,從心裡生出,彷彿不可抑制。

「意境,居然是哀傷意境?」

「這個季成,好強大的意境。這是以情入道啊,原來,他的刀法居然入道了!」

我的雜貨店很厲害 ,以情入道的刀客。攻擊力堪稱恐怖,絲毫也不下於劍修,甚至比劍修更加的霸道!」

刀,霸道無比。任何一名刀客,使出的刀法,都是非常的霸道,哪怕季成也不例外,他施展出了哀虹式,以意境影響對手,但刀法的氣勢上,依舊霸道無比。

「以情入道?雖然比姜鋒強上一些。但,依舊不夠,慧劍,斬!」

隨著白宏的話音落下,季成第一次感受到了慧劍,一股無形的波動,帶著無可比擬的凌厲氣息。彷彿將季成的哀傷意境,瞬間斬斷。

並且,這股凌厲的氣息,還直接朝著季成斬來,這是無形的力量,神紋之力都無法抵擋,他的意境,立刻就出現了裂痕。

「慧劍,這便是更高境界么?」

季成承受著慧劍斬下的種種痛苦,他感覺到。他的哀傷意境。已經受到了重創,根本就無法再影響到其他人了,因此,哀虹式幾乎就徹底的廢了。暫時無法動用。

如果單純的刀法比拼,季成已經敗了。就算他是六十四道金印神紋,也必敗無疑!

「山嶽印!」

這個時候,季成也無法再保留了,額頭上的金印神紋,立刻全部都爆發了出來。


一道、兩道、三道……六十四道!

足足六十四道神紋,交相輝映著,將季成襯托得宛如金甲神靈一般,充滿了無盡的威嚴,並且,一股無形的沉重壓力,從天而降,狠狠的向白宏壓去。

「天吶,六十四道金印神紋,這……這是圓滿級金印啊!」


「圓滿級金印,真的是圓滿級金印,我們九城聯盟中,居然誕生了一個圓滿級金印的強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