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嗎?”公孫燦囂張的用手甩了一下頭髮。

公孫燦這個噁心的樣子,惹得那些彪形大漢幾乎想吐,要不是當着美女們的面,他們早就已經吐出來了。

“噁心!”楊一善忍不住雙手護着喉嚨幹吐了幾下。

“你……”公孫燦看到楊一善居然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拆他的臺、揭他的短,簡直氣炸了!

“你什麼你?你還要不要臉?就憑你這副尊容,還想當帥哥?哥想吐!”楊一善禁不住,又再幹吐了幾下。


“你們這些混蛋,還看什麼看?還不快點給老子好好的教訓他?”公孫燦又再將怨氣,發泄在那些彪形大漢的身上,“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再不將這個臭小子捉住,那麼,你們就可以撿包袱走人了!”

那些彪形大漢,在公孫燦的家中,好吃好喝、工資高、福利好,又怎麼會願意打包走人呢?

不誇張的說,他們的薪金,已經去到年薪百萬。作爲一個小小的保鏢,薪金就那麼多,似乎有點不可思議!

作爲一個小小鎮委書記的大公子,就那麼有錢,居然可以養活一大班打手?沒有搞錯吧?

當然,單憑他爸爸是鎮委書記這一點,的確無法養活那些打手。不過,公孫燦花在那些打手們身上的錢,並非來源於他的爸爸。

而是,背後有一個大靠山!這個大靠山就是他的媽媽。

公孫燦的媽媽是個女強人,憑着自己的努力,創辦了一家外貿公司,不到十年的時間,就一躍上市,成爲華夏五百強之首,資金簡直富可敵國!

要不然,公孫燦又怎麼會捨得,花那麼多錢,去養一大班保鏢呢?

他那麼囂張,第一,是因爲他的爸爸是鎮委書記,單憑這種關係,就可以在雲海鎮,無法無天;第二,是因爲他的媽媽是外貿公司的女總裁,單憑這一點,就可以在這一帶,目中無人。

既然公孫燦已經下了死命令,那麼,那些彪形大漢爲了保住飯碗,只好硬着頭皮上了。

所謂拼死無大礙!楊一善雖然功夫了得,但是,面對着如此強悍的保鏢,要想盡快救下歐文麗,恐怕也不是那麼的容易!

更何況,公孫燦的身邊,還有一個頭號厲害人物,號稱道上的強哥沒有出手。


楊一善本來想直接拖着歐文麗走,無奈,當他甩飛公孫燦後,歐文麗就被五六個彪形大漢押着,旁邊,還有強哥在壓陣看護着。

這種陣勢,想救走歐文麗,談何容易?

逼於無奈,楊一善只好集中精神,應對着那些向他直撲而來的彪形大漢。

“砰!”

“砰!”

“嗷!”

“嗷!”

……

楊一善使出重手法,很快,就將那些彪形大漢全部放倒。

公孫燦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如夢、似幻,卻又那麼的真實!

就好像拍電影一樣,那驚心動魄的一幕,至今,依然歷歷在目,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楊一善簡直成神了,不但擁有神一般的速度,而且擁有神一般的功夫!

這還是人嗎?跟古代的武林高手,簡直毫無區別,甚至還勝過那些所謂的武林高手!

這簡直是已經達到成神的節奏!就連自認爲集跆拳道、空手道、柔道、散打於一身的強哥,也自嘆不如!

“你,你,你,你,你到底是人,還是神?”公孫燦嚇得臉色突變,這次,他不敢將楊一善當鬼看,直接升級爲神!

“哥是人,不是神。你怎麼老是犯這個低級性的錯誤呢?哥不是已經說過,哥是人嗎?”楊一善咧嘴笑了笑。 “不可能!”公孫燦不敢相信的看着楊一善,“你要是人,怎麼可能片刻之間就將老子的保鏢放倒?”

“那你要不要試試?”楊一善玩味的笑道。

公孫燦嚇得臉色突變,像楊一善這麼厲害的人物,就連他身邊當過特種兵、受過專業訓練、號稱華夏神勇保鏢的那些彪形大漢,都不是楊一善的對手,他敢試嗎?

要是敢試,那無疑是以卵擊石,自取滅亡!公孫燦只不過是一個紈絝少爺,根本就不懂功夫,要不是他倚着身邊有一大班保鏢,他哪裏敢這麼囂張?

公孫燦看了看身邊的兩大美女保鏢,然後咬了咬牙,道:“試?好!老子就讓試試什麼叫美女如雲?知道什麼叫英雄難過美人關嗎?”

通常情況下,公孫燦是十分不捨得叫身邊的兩大美女出手,因爲他怕便宜了別人。

要不是看見楊一善這麼厲害,他也不會讓兩大美女保鏢親自出馬。

“……”楊一善聽到公孫燦這番話後,立馬愣住。

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個公孫燦似乎說得有點誇張了吧?他太低估楊一善的爲人了,他以爲誰都好像他一樣,喜歡戲弄美女。

楊一善又不是沒有見過美女,在他的身邊,美女多的是,比如慕容蘭蘭、樑秀娟、上官冰蓮、歐文麗……

單是其中一個人的美貌,就足可以與公孫燦身邊的兩大美女保鏢,並駕齊驅!

楊一善在這麼多美女的身邊徘徊,都不會被迷倒,試問在公孫燦身邊的兩大美女面前,又怎麼會英雄難過美人關呢?

看到楊一善那發愣的樣子,公孫燦以爲楊一善想入非非,於是,得意的笑了,“小嫣嫣、小婷婷,你們過去好好的教訓這個臭小子,看他還敢不敢囂張?記得盡情施展你們的美人招式,哈!”

楊一善當場石化了,他什麼都不怕,就怕美女施展軟弱無骨的美女招式。

所謂好男不與女鬥!像楊一善這麼善良的人,又怎麼會忍心去傷害女人呢?更何況是極品的大美女!

如此看來,這個公孫燦並非笨,而是看出楊一善這個弱點,所以,才叫兩大美女出手。

楊一善的心中不禁暗暗叫苦,該如何對付兩大美女,這對於楊一善來說,絕對是一個難題。

彼此交手,難免會有身體的觸碰,要是一時之間把持不住,還真的會英雄難過美人關!

這麼便宜的好事,要是換成別人,簡直求之不得,不過,對於楊一善來說,無疑是一大考驗!

楊一善思想鬥爭了一番,最後,狠下心,決定做一個“壞男人”好好的戲弄兩大美女一番!

兩大美女保鏢聽到公孫燦的命令後,不禁猶豫了,說真的,她們極不願意與楊一善爲敵。

公孫燦看到兩大美女還在呆立着不動,不禁怒了,“小嫣嫣、小婷婷,你們不想混了?還不快出手?”

兩大美女保鏢相互對視了一眼,依然無動於衷。

公孫燦簡直氣炸了,“你們再不上,以後就不用上班了,立刻將用來醫治你爺爺的錢吐出來,還給本少爺後,馬上滾蛋!”

兩大美女,一個叫司徒嫣;另一個叫司徒婷,她們是一對姐妹花,警校畢業後,由於沒有關係,找不到好工作,加上她們的爺爺由於得了一個怪病,留院治療需要一大筆的醫療費用,所以,不得不屈身投靠公孫燦。

司徒嫣和司徒婷,從小就喜歡古武,一次偶然的機會得到高人的指點,功夫突飛猛進。

後來,她們同時報讀同一所警校,在警校中練就了一身過硬的本領。

可惜的是,她們都喜歡低調,從來都不喜歡在別人的面前耀武揚威,所以,得不到女教官的賞識,進不了警局。

或許換成是一個男教官,她們的命運就會有所轉變,所謂苗條淑女,君子好逑嘛!

司徒嫣和司徒婷身材這麼惹火,人又長得這麼漂亮,試問哪個男人不喜歡?

不過,司徒嫣和司徒婷都是女漢子,性格倔強得很!就算有男教官賞識,她們也未必願意接受。

司徒嫣和司徒婷聽到公孫燦將話,說得那麼絕,於是,爲了她們的爺爺,只好咬了咬牙,飛身撲向楊一善。

楊一善見兩大美女已經殺到,也就只好奉陪到底。

剛開始,兩大美女都只是試探式發動進攻,後來,發覺楊一善的功夫十分了得,於是,全力以赴。

楊一善並不想傷害她們,所以,看見她們撲過來後,只是一味的閃避,並沒有還手。

司徒嫣一拳打過去後,見楊一善又再閃身避開,於是,柳眉一蹙,嬌聲問道:“你爲什麼不還手?”

楊一善因爲顧及她們是女流之輩,懂得憐香惜玉,所以,一直忍讓,“好男不與女鬥,哥從來都不欺負女人。”

司徒嫣愣了愣,隨即道:“言下之意,是我們欺負你了?”

楊一善攤了攤手,擺出一副你誤會我的無奈表情,“哥可沒有這麼說。”

“姐,別跟他勾搭,他看不起與我們交手而已!”說話間,司徒婷一招奪命剪刀腳踢向楊一善。

楊一善閃身避開這凌厲無比的一腳,此時,他已經閃開離司徒嫣至少有三米遠。

勾搭?這不是說司徒嫣故意憑藉着自己的美貌去主動搭訕楊一善嗎?

司徒嫣聽着心裏就不舒服,“啊呸!婷婷,你說什麼啦?什麼勾搭?多難聽!”

司徒婷嬌臉微微一紅,“呃!姐,應該是搭訕纔對!”

司徒嫣聽得直皺眉,“什麼搭訕啊?是跟他說話,好不好?”

司徒婷“咯咯”的笑了,臉上露出了兩個可愛迷人的小酒窩,要多漂亮,有多漂亮!

“姐,這個傢伙長得蠻帥的,你就不打算勾搭他嗎?”

“滾一邊去!你想勾搭,自己勾搭去,別扯上姐。”司徒嫣狠狠的瞪了司徒婷一眼。

惹得司徒婷委屈得幾乎想哭,“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司徒嫣沒好氣的道:“好了,好了,姐是跟你開玩笑的!”

這時,司徒婷才重新露出了笑容,笑得是多麼的燦爛!

楊一善聽得直皺眉,看得直髮呆!莫非這就是公孫燦口中所說的美人關?

正當楊一善站在一旁胡思亂想的時候,司徒嫣和司徒婷又再同時飛身撲向他。

楊一善被逼得往左邊挪了挪,剛避開了司徒嫣的一擊,司徒婷已經殺到。

司徒嫣和司徒婷兩大美女聯手,不但殺傷力十足,而且那些招式配合着惹火的身材,既如西施起舞,又如嫦娥奔月,美妙之極!

“美女聯手,果然非同凡響!妙,實在太妙了!”楊一善側身避開司徒婷突如其來的一擊後,忍不住讚了一句! 司徒婷見襲擊失敗,又再飛身撲向楊一善,“帥哥,你怎麼老是扭扭捏捏、躲躲閃閃的,算什麼英雄?”

楊一善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哥從來都沒有打算做什麼英雄。”

司徒婷趁着楊一善閃開的時候,向他拋了一個媚眼,嬌聲嗔道:“來嘛,帥哥,咱們好好交流一下,你老是躲躲閃閃的,不太好吧?”

楊一善聽着她那極具吸引力的天簌之音,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若非他定力好,早就已經神魂顛倒。

瞥見楊一善還呆呆的愣着,司徒婷嬌滴滴的笑了,“來嘛,帥哥,莫非你怕過美人關?”

“你在說什麼啊?”楊一善聽得直皺眉,他想不到司徒婷居然想用美人計來對付他。

“英雄難過美人關嘛!”司徒婷邁着輕盈的腳步,慢慢的向着楊一善走來。

司徒嫣一直默不作聲,她想不到她的妹妹,居然連美人招式都使了出來。

“咳!那你的意思是想逼哥做英雄了?”楊一善默默的注視着司徒婷,看她到底想搞些什麼花樣?

“美女愛英雄,不好嗎?”說話間,司徒婷已經逼近楊一善的身邊,並情意綿綿的看着他。

“……”楊一善聽得目瞪口呆,司徒婷那娓娓動聽的聲音,似乎有一種很獨特的魔力,聽着讓人陶醉;司徒婷那璀璨動人的眼神,似乎有一種很強大的電力,看着讓人着迷!

司徒婷是個練家子,似乎懂得催眠術!

楊一善意識到這一點後,連忙收斂眼神,避免與司徒婷的雙眼接觸,並凝神運氣,使自己不受外界影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