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來電顯示,沈萬強輕哼一聲,“牛十三還有臉打我電話。”

說着卻是接了電話,電話傳來兩聲乾笑,“沈老闆,在幹嘛呢?”

“哦,是牛老闆啊,在教訓幾個狗奴才而已,正想着怎麼對付狗主人呢。”

“呵呵呵,居然還有人敢對付沈老闆你啊。”

“是啊,這個狗主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連我女兒都敢碰,我正想着是不是也要搞他兒子呢。”

電話那頭聲音明顯變得有些不自然,尷尬一笑道:“沈老闆,冤家宜解不宜結,要不就算了吧,對了,明天晚上我準備在海萬樓擺酒,不知沈老闆有沒有空?”

很明顯的,這是準備談判來了,沈萬強淡定道:“牛老闆,你還惦記你那批貨呢?我以前就警告過你,不要在我的場子上玩那種東西,你手下偏偏不聽,居然跑到我這裏賣,現在東西都被我扔江裏了。”

“沈老闆,那些東西說實話不是我一個人的,你扔也就扔了,全扔了,很不合適啊。”

“我不管是誰的,反正壞了我規矩就是不行。”

“呵呵,對對,你沈老闆有個性,只可惜啊,這些東西有很多一部分,是周老的。”電話那頭得意笑道。

“什麼,周老?”

“哈哈哈,是啊,周老說了,後天海萬樓他請客,沈老闆,就看你來不來了……”

電話直接掛斷,沈萬強臉色變得陰沉,罵道:“這個狗狐狸,我們中計了!”

“爸,怎麼回事啊?怎麼牽扯到周老了?”沈靜着急的說道。

葉秋讓手下把這些槍手擡出去之後,也問道:“大哥,怎麼回事?”

“這一切都是牛十三的局,目的就是要我和周老結怨,這個狗東西,這麼毒!”沈萬強一拍桌子,此次周老發話,讓我赴宴,恐怕不簡單。

林羽聽得雲裏霧裏,好奇道:“怎麼回事啊?”

“前不久,牛十三手下綽號公雞的人帶着手下在我場子賣毒pin,我沈萬強雖然做事也有底線,這種東西我從來不會沾,外面的人在我場子上賣也不行,後來他們的行跡被我的人給發現了,那些人居然把一大堆的東西藏在我酒店裏,後來被我手下直接給扔江裏去了,現在回想一下,這件事確實有古怪,那麼多的毒竟然藏我的地盤上,這不是明擺着讓我收拾麼。”沈萬強解釋說道。

“原來是這樣,那你說的那個周老難道很厲害嘛?”林羽問道。

“本市道上的老前輩了,親手帶出過好多和我一個級別的老大哥,所以道上不少人都比較敬重他,若是他出頭對付我,我日後日子難過了。”沈萬強搖頭道。

一旁的沈洋洋擔憂說:“老爸,要不我們頂多賠他們錢不就好了,那批貨不過上千萬吧?”

聞言林羽搖頭說:“沒那麼簡單,錢雖然賠得起,但是這件事一傳出去,伯父的威名就要下降了,以後江湖上的人就會認爲牛十三比伯父強。”

沈萬強讚許的說:“不錯,我們混社會的,講的就是威懾,我要是慫了,以後誰敢和我混?”

“那怎麼辦?”沈洋洋很擔心的說。

“無妨,到時候他那邊有周老,我請其他前輩過來主持公道,怕他作甚?”沈萬強哈哈大笑,“實不相瞞,以前我遇到的難事比這難多了,還不是一路闖過來了,好了不說了,林羽,待會咱們好好喝幾杯,晚上就住我這裏吧。”

想到晚上能摸到小白兔了,林羽連連點頭。 緊接着,沈萬強又爲林羽正式的介紹起家裏的人。

介紹到沈洋洋的時候林羽微笑着說道:“我們見過。”

沈洋洋尷尬的上前說道:“林羽大哥,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對不起。”

對方都已經道歉了,又是沈靜的家人,林羽也不想過多爲難他,微笑着擺擺手說沒事。

倒是沈靜惡狠狠的瞪着沈洋洋,“洋洋,肯定你做壞事得罪了小羽,以後小心點,要是再幹壞事,不光秋羽揍你,我也要揍你,知道不?”

沈洋洋那個無奈啊,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姐姐還沒嫁出去呢,就向着她男朋友了,這以後日子難過了。

“洋洋,你是不是又幹什麼壞事了?”沈萬強虎目一瞪。

沈洋洋尷尬的說:“沒……沒啊,都是誤會來着的……”

“哼,誤會,你有什麼心思能瞞得住我嗎?老實交代!”沈萬強瞪大眼睛說道。

沈洋洋身體一顫,正欲老實交代,沒想到林羽笑着說道:“伯父,是真的誤會,小事而已,沒有誰對誰錯。”

沒想到林羽會給自己解圍,沈洋洋對林羽的好感改善了一些,隨即連忙點頭:“對對,老爸,是真的誤會。”

“這樣啊,那也罷了,好了,飯差不多好了,吃飯去吧。”

沈萬強一揮手,一行人隨即步入了飯廳,下人們已經端上了很多飯菜,色香味俱全,一看就都是出自大廚之手。

沈靜坐下之後就夾起一塊雞翅遞到林羽嘴邊,親熱的說道:“這是孫廚師拿手的老虎雞翅,可好吃了。”

這麼多人都看着他們親熱的一幕呢,沈萬強和張蘭都是含笑着看着他們。

被這樣看着,林羽有些不好意思,不過還是下意識的咬了上去,只覺得這味道着實不錯。

“好吃吧?”沈靜含笑着說道。

林羽點點頭,“廚師的手藝真是不錯,太好了。”

Wшw⊕TTKΛN⊕¢ ○

“咯咯,那你多吃點,以後想吃,可以常來。”沈靜說完臉紅撲撲的,很是可愛。

沈萬強欣慰的看着女兒,心道女孩子終究是女孩子啊,別看女兒平時比兒子心狠,跟個男人婆似的,但是遇到了自己喜歡的人,也馬上變得溫柔可人。

兩夫妻對視了一眼,都是老懷欣慰,覺得沈靜終於找到了值得自己託付的人了。

沒多時,秋叔,還有幾個沈萬強同輩的兄弟也都一一落座,這些人都是當年和沈萬強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沈萬強對兄弟很好,基本上每次吃飯都是一起吃。

然後沈萬強就爲林羽一一介紹,“林羽,這位是秋叔。”

“這位是李力,是我結拜二弟,以後你就叫他李叔。”

“這位是……”

林林總總介紹了不少,林羽一一問候過去,然後沈萬強親自倒了一杯白的給林羽,林羽盛情難卻之下只能陪着一起喝酒。

張蘭這時候夾着一塊肉放林羽碗裏,含笑着說:“這是你段叔前兩天打的野豬肉,嚐嚐。”

說完張蘭也選取了一塊瘦肉吃了,林羽覺得沈靜這一家子人都挺好的,尤其是她媽媽,溫柔賢惠,心想以後沈靜應該和她媽媽很像吧?那倒是也不錯。

於是夾起野豬肉正要吃,突然眉頭一皺。

“小羽,怎麼不吃啊?”張蘭對林羽問道,然後她又夾了一塊,這肉確實挺好吃的,平時不怎麼吃葷的她都想吃第二次。

正欲把肉送去嘴裏,林羽卻是突然站起來,拿着筷子將張蘭手中的肉塊打掉。

“這肉不能吃!”林羽說道。

所有人都愣住了。

秋叔皺眉道:“林羽,你在幹什麼?”

“你幹嘛啊?我媽吃東西呢,你怎麼這麼沒禮貌?”饒是很愛林羽,沈靜也氣憤的指責。

沈萬強識人無數,相信林羽不是那種無的放矢之人,耐着性子問:“林羽,怎麼回事?”

“這肉有毒。”林羽沉聲道,剛剛他也不知道,可是將肉塊要吃的時候,學過藥王心經的他一下子聞到了裏面特殊的一種毒味,所以他才連忙制止張蘭吃肉。

“什麼,這肉有毒?怎麼可能?我剛剛也吃了呢。”秋叔不可置信的說道。

“是啊,我們都幾乎吃了的,怎麼就有毒了?你看我,身體多好,都能蹦能跳的。”李叔笑呵呵的說着,他以爲林羽這是哪裏弄錯了。

不過就在這時,李叔腳突然一軟,一下子趴在了地上,震驚道:“怎麼回事?我腳突然沒力氣了?”

“什麼?”秋叔也連忙上前,而這時候他也撲倒在地,震驚失色道:“我也沒力氣了,肚子……獨自好難受……”

所有人震驚了,沈洋洋扣着喉嚨說道:“不會真的有毒了吧,啊……我也吃了,我也吃了啊……”

他說着也倒了下去,隨即,張蘭也捂着胸口倒了下去,一時間,一張桌子上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倒了下去。

沈萬強第一時間站了起來,痛心疾首的吼道:“來人,叫救護車!”

“媽,你沒事吧?怎麼回事啊?”沈靜受到了驚訝,急聲說道。

“老爸,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老姐救命啊……”沈洋洋痛苦的喊道。

一時間屋裏的人亂作一團,一幫下人根本不知道怎麼辦,沈萬強不斷吼着醫生怎麼還不來。

眼見這麼多人都中毒了,不少中毒深的人臉都開始發黑,並且吐着黑血,林羽怎能坐視不理?

但是說實話,他對這種也沒有處理經驗,只能再次拿出肉塊,聞了起來。

沒想到就這麼一聞,腦海中自然而然出現一種毒物,憑藉着對藥王心經的熟悉,解毒之法就這樣出現在腦海之中。

“嘀嘟滴嘟……”

這時候一下子來了三輛救護車,下來幾個醫生護士,醫生檢查了一下急切的說這事中毒症狀,讓快點上車。

擦啊,檢查了半天誰不知道是中毒啊。

林羽心中暗罵,喊道:“來不及了,等送去醫院,根本來不及解毒。”

“小夥子,病人情況危急,不送去醫院難道你救?”

“不錯,就是我救!”林羽深吸一口氣,走向張蘭說道:“去醫院死路一條,我來救人……” 情況很緊急,事件很危險,在這萬分危急的時刻,哪怕是一秒鐘都是很珍貴的。

所以林羽這時候說他來救,讓隨車過來的醫生都想要笑。

“小夥子,我知道你救人心切,但是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請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們還要救人的。”

“我說了,來不及去醫院了。”林羽根本不理會醫生的話,執意過去。

沈萬強皺眉道:“林羽,送去醫院吧。”

“伯父,我會醫術的。”

“這……”沈萬強心頭無奈,他猜想着也許林羽學過什麼皮毛,但是眼前的事情可根本不是普通的毒,沒看這個醫生都沒轍要送去醫院嗎?

林羽說着就走過去扶起了張蘭,沈靜哭得稀里嘩啦的,跟個淚人似的,抽噎這說道:“林羽,你真的能救人嗎?”

“放心吧,我不會胡說八道。”林羽沉着的說道。

話落,他便是一掌拍出,通過藥王心經的敘述,他將靈氣輸入,然後將毒氣逼出。

說實話,這種毒對於普通人來說是劇毒之物,但是對於修真之人來說,實在太容易解決了。

隨車來的醫生還在苦口婆心的勸說着:“沈先生,病人中毒生命垂危,每一分鐘都很珍貴,趕緊讓他們上救護車吧,萬一晚了就麻煩了。”

沈萬強雖然也覺得林羽不太靠譜,但是看着林羽鎮定自若以及自信之色,他突然有種感覺,林羽能救人!

所以他說道:“醫生,這麼多人中毒過去恐怕來不及了,還不如讓林羽試試,萬一……”

“哎,什麼萬一啊,這就是一個毛頭小子,他要是能解毒,那就見鬼了……”

醫生剛剛說完,張蘭便是咳嗽了幾聲,一口黑血吐了出來,然後震驚說道:“我感覺……肚子不疼了。”

醫生:“……怎麼可能?”

醫生連忙上前給張蘭翻了一下眼皮,果然眼瞳不渙散了,舌根也清澈了。

擦啊,羽哥這是要鬧事情啊!

林羽又給秋叔輸入靈氣排毒,很快秋叔也生龍活虎的站起來,中氣十足的說:“有力氣了。”

醫生不可思議再去檢查,真的沒問題了。

五分鐘後,之前中毒的人都恢復了過來,醫生和護士集體凌亂了,朝林羽說道:“你也是學醫的。”

“算是吧。”林羽說道。

“這麼年輕……好像沒聽說過。”這個醫生自問在醫學界也混跡多年,能夠解這種毒的,起碼是有名號的,所以他想了老半天也想不出誰。

畢竟林羽看起來太年輕了,這種年輕人醫術居然這麼牛叉,很難相信不有名。

而沈萬強樂壞了,只覺得沈靜這一次給他找的女婿着實不錯,能打不說,醫術還如此了得。

這時候一個靚麗的小護士對醫生小聲說道:“對了,前不久咱們醫院裏一個病人被打的傷勢很重,好像就被一個小夥子給救了呢。”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醫生反應過來,說道:“對對,我想起來了,那個人好像就叫林羽。”

“沒錯,我就是林羽。”

醫生震驚的說道:“早就聽聞你大名了,今天真是幸運,沒想到能見到你本人。”

沈萬強問道:“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前不久我們醫院一個大人物受了重傷,當時連帝都的白石先生都束手無策,之後林羽先生就出馬了,救了那個大人物。”醫生說完,一屋子的人震驚了,看着林羽的目光已經不一樣了。

白石先生是誰?那是帝都威名赫赫的醫學界泰斗。

那是專門給高官和大人物看病的牛人,他們這些人連見一面都見不到。

而現在,白石先生都救不了的人,被林羽竟然救了。

尼瑪的要不要這麼牛逼?

沈靜說道:“林羽,沒想到你這麼厲害。”

“咳咳,一般般吧。”林羽覺得這個時候不能驕傲。

隨後送走了醫生,林羽說道:“我只是逼出了毒,但是還有殘餘毒素在你們體內,我給你們熬一味藥,吃了就好。”

然後林羽讓下人燒一鍋的開水,開水端來之後林羽拿出一顆藥丸扔入。

這是靈氣丹,服用之後靈氣灌入身體,能將毒素真正的壓抑住,直至消失。

由於大家都是普通人,所以這一顆已經是夠用了。

沈靜端着碗盛水給母親喝,不過林羽卻是接過了碗,輕語說道:“開水燙,你這細皮嫩肉的小心被燙壞了。”

沈靜只覺得心裏甜絲絲的,跟吃了蜜一樣,暗道自己這麼多天的追求果然沒有白費,林羽關心起我來了。

張蘭和沈萬強滿意的看着林羽,覺得這小子挺會關心人,以後女兒跟了他,不用擔心吃虧了。

林羽盛了泡了靈藥的開水,隨後端給張蘭喝下,然後道:“大家都喝了吧,待會休息一下去就好了。”

喝了水之後,張蘭由下人扶着下去了,等她們一走,沈萬強一拍桌子,罵道:“把廚師給我帶出來。”

秋叔早已把孫廚師抓過來了,沒想到的是,此刻的孫廚師臉色也發黑了起來,渾身痛苦的捂着胸口喊救命。

“怎麼回事?他也中毒了?”沈萬強皺眉了起來,因爲連廚師都中毒的話,恐怕這毒不是他下的了。

林羽第一時間救人,孫廚師緩了好一會兒才喘着粗氣回過神,喃喃道:“氣順了,哎呀我的媽,怎麼回事啊?”

“老孫,你在我這裏做了也有些年頭了,今天怎麼回事?爲什麼我們吃了你東西都中毒了?”沈萬強質問。

孫廚師被嚇得直接跪下了,喊道:“沈老闆,我也不知道啊,我剛剛燒菜的時候也就嚐了一下鮮,然後我也中毒了,我真不知道啊。”

“老孫,這是你的苦肉計吧?想讓我們相信你。”沈洋洋說道。

老孫連連擺手,“大少爺,我說的是真的。”

“你還胡說八道,看來得給你上刑了。”秋叔怒聲說。

就在這時候林羽說道:“等一下。”

“林羽,你不用護着,有些時候得上刑才能讓一個人知道好歹。”秋叔迴應道。

林羽卻是走到桌旁邊,看着碗裏的肉塊說道:“注意到沒有,只有肉塊含有劇毒,而和肉塊一起燒的菜含毒量很低。” 林羽卻是走到桌旁邊,看着碗裏的肉塊說道:“注意到沒有,只有肉塊含有劇毒,而和肉塊一起燒的菜含毒量很低。”

“林羽,你的意思是說……”沈靜驚疑不定的看着飯菜,“難道說這肉有問題?”

“不錯。”林羽點點頭,朝張蘭說道:“伯母,這肉是哪裏來的?”

“這不是老段前幾天打獵打到的野豬肉麼。”沈萬強皺眉道。

“瑪德,難道是老段乾的好事?”

“不會吧,老段和我們可是兄弟。”

“可是他今天故意說有事沒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