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狐狸,林清雨心中氣不打一處來,右手一閃,閃電般的抓住了它毛茸茸的的尾巴。

“嗷嗷。。。”帶着幾分顫音,小狐狸頓感四肢無力,趴在地上,輕輕的哀嚎。

“死狐狸,幾天不教訓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林清雨中指彎曲,輕輕用指被敲着小狐狸的小腦袋,“我跟那死老鼠戰鬥時候你幹嘛呢,你還是一隻靈獸麼,真是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了,這麼快就被美女攻勢給攻破了,你不是隻母狐狸麼。。。”

小狐狸低着腦袋,被林清雨敲着縮了縮,直立的狐耳也耷拉下來,不住的發出低低的顫抖的輕叫,那摸樣,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可惜,林清雨早就對小狐狸的可憐攻勢免疫了,心中又好氣又好笑,這兩年小狐狸在他的保護寵愛之下,除了萌還是萌,完完全全的把他當成了依靠,什麼警惕,爭鬥之類的,最近從來都沒有思考過。

林清雨洞外教訓着小狐狸,洞內紫煙卻是睡不着了。

並不是聽到了林清雨教訓小狐狸,而是滿腦子全都是那張漂亮白皙的俊臉。

躺在獸皮上翻來副去,紫菱毫無睡意,索性坐了起來,看了看微微透出火光的洞口。

“他還在修煉吧,這樣出去打擾他好不好呢?”紫煙在洞裏無聊的緊,不禁想要去找林清雨,卻又怕打擾了他的修煉,在她的心裏,現在這個小帥哥可是得罪不得啊,不說給不給他留下個淑女的印象,就說自己現在住在這裏,被人家保護着,萬一得罪了人家,人家一氣把她扔出去,大晚上的碰到什麼事情可就真的喊天不靈,叫地不應了。

“還是呆在這裏做我的乖乖女吧,這樣我的清雨哥哥就會知道我是一個聽話的乖孩子。”紫煙偷偷的自樂着,完全沒有想到自己是從家裏逃出來的。

殊不知,在林清雨的心裏,早給她打上莫名奇妙花癡話癆的標籤了。

在靈獸的追逐下逃了半天,紫煙最後也累的睡去。


一夜無話。

清晨到來的很快,在家裏都睡到日上三杆的紫煙,今日不同往日的早起了。

不是因爲獨身在外警惕性有多高,滿腦子都是帥哥的紫煙還沒有經歷過大的風浪,自小長在溫暖的保護下,自然沒有多少的警惕。

她今日早起,完全是因爲她餓了,或者說,是被一股烤肉的香味勾醒了。

惺忪睡眼還沒有張開,伸了伸誘人的***,紫煙開始沒意識的叫起人來。

“小環,小環,更衣啦。”

“小。。。”一個機靈,紫煙突然住口,意識到自己沒有在家裏,水靈杏眼偷偷地向四周瞟了瞟,發現沒有人,小狐狸也沒有在,不禁鬆了一口氣,白嫩小手輕輕拍了拍小胸脯。

“嚇死我了,好香啊。”

抽動了一下小瓊鼻,紫煙立刻被這股香味勾住了。

“是清雨哥哥在烤肉嗎,長得那麼帥,還會烤肉。。。”

剛剛起牀,又開始發花癡了。

香味,愈來愈濃,紫煙整理好衣服,雖然被劃破了幾道,好在還能穿,輕輕碰了碰扭傷的地方,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還是很疼,不過比起昨天要好多了。

“還有什麼是清雨哥哥不會的啊。。。”花癡的沒救了。

畫地為囚 ,便沒有出聲,輕手輕腳的移到林清雨旁邊,坐了下來。

林清雨依舊認真專注的烤肉,好似沒有看到紫煙一般。


不是他沒有看見,而是故作不知,也不看一眼,林清雨怕招架不住啊。

小狐狸趴在林清雨的另一邊,許是昨晚被林清雨狠狠整了一頓,此刻也沒有去另一邊找紫煙,看似無精打采的趴在那裏,只是偶爾轉動,偷偷瞟過來的微眯着的眼睛,出賣了它的心思。

肉,很快烤好了。

熟練的撕下一塊,林清雨遞給紫煙。

楞了一下,紫煙結果烤肉,卻是沒有在用那種吃人的眼神看林清雨,也沒有說什麼**的話,只是小聲糯糯的說了聲謝謝,便把烤肉輕輕的遞到了嘴邊。

輕輕的咬了一小口,果然,油而不膩,香酥誘人,便不住的張開櫻桃小口,吃了起來,只吃的滿嘴流油。

看着變化如此大的紫煙,林清雨有些不適應,卻也樂的如此,他巴不得紫煙不來打擾她呢,隨手撕下一塊,遞給小狐狸,林清雨也拿起一塊烤肉,上下翻啃起來。

這一看吃相,立馬就看出身份的不同了。

林清雨狼吞虎嚥,大口撕咬,儼然一副餓死投胎鬼的模樣,不出一會兒,一大塊烤肉早已裹入腹中。

反觀紫煙,雖然吃的滿嘴油膩,可配合着妖豔朱脣,反是更添誘惑,舉手投足間,隱隱有幾分高貴之意,配合着精靈般的面孔,簡直比手中的烤肉更加誘人。

一旁的小狐狸,可能是與林清雨呆的久了,吃相毫不雅觀,火紅矯健的前爪按在烤肉上,毫無顧忌的大口撕咬着烤肉,好似生怕有人要搶去似的。

如此這般,三人各自吃完,林清雨擦擦嘴,轉頭對紫菱說道,“你的腳怎麼樣了?” 就在一年前,靈獸山一名超凡期的修士,在追逐一隻極爲罕見的妖獸九尾靈狐時,無意間跟着那慌不擇路的妖獸闖進了一個地方,那名修士在將妖獸追丟以後,發現自己已經身處一個奇異的空間之內,裏面似乎自成天地,靈氣濃密,奇景遍佈,山崖下幽谷森森,深潭內碧波粼粼。靈藥奇草隨處見,飛禽走獸四下行。而在一處似乎修行之所的洞府外邊,一根擎天之柱般的玉柱上,用上古之金撰文書着四個大字:“欣月洞天”。

這名超凡期修士甫一進入此地,就感覺自身的修爲瞬間大減,跌落到了練氣期的境界。大驚之下, 不顧一切的想要尋覓出路,但無論他怎麼搜尋,就是找不到一條出路,自己就好像卷宗裏記載的立地飛昇一樣,來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而且數次遇上各類中階妖獸,在自己修爲大減的情況下,九死一生!最後這名靈獸山長老級的修士祭出了自己最爲寶貴的本命靈獸—-一隻屬於幼獸階段的天舞鳳,這種妖獸體內含有一絲稀薄的鳳凰血脈,一出生就擁有破開空間的天賦神通。這名長老在生死一線間,冒奇險讓自己的靈獸破開虛空,將含有自己一絲靈魂印記的玉簡帶出,終於將消息傳到了靈獸山!

正在靈獸山準備挑選精銳之士,前往營救自己宗門長老時,也不知是誰將此消息傳播了出去,最後天寅南五大宗門齊聚,還有很多接到消息的小門派也加入其中,顯然都想往這奇異之地一探究竟!在天舞幼鳳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位於丹宗最北端與天乾道和靈獸山三宗交匯的碧落山脈一帶,通過玉簡上的靈魂印記,確定了這欣月洞天的位置,但無論衆人用任何方法,卻怎麼也找不到進入洞天的道路。

歷時一月,天乾道數名精通陣法的超凡期修士,加上丹宗的二長老魏長弓和其餘各個小宗門內的陣法宗師,終於在碧落山脈那靈魂印記波動最爲強烈的地方,佈下一座大型的虛靈劍陣,以那無堅不摧的至剛金元,強行破開禁制,各宗門練氣期,辟穀期的弟子,在十幾名超凡期修士的帶領下、悉數進入了欣月洞天。

所有進入洞天的修士,立即被裏面的奇景和各類天材地寶所震撼,其間靈氣之濃,起碼是外界的數倍,而那些平時難得一見的各類靈藥,在這裏卻隨處可見,而且年份極爲久遠,每一株都顯得靈氣盎然。尤其是如今天寅南修仙界奇缺無比的煉製辟穀丹必須的幾味主藥,在這裏竟然都能湊齊!且還爲數不少。

但無一例外地,所有進入此間的練氣期以上修爲的修士,在踏進欣月洞天的一瞬間,修爲都跌落到了練氣期境界,而且最爲奇特的是,境界越高,法力越深厚的修士,跌落的境界越是驚人,其中天乾道一名超凡後期的修士,竟然一下跌到了練氣五層的境界。只有原本就是煉器期的弟子,無論是練氣幾層,修爲都沒有絲毫改變!而那名超凡後期大成的修士,在跌落到練氣五層時,竟然被同樣跌落到練氣期,但仍有練氣九層境界的一小宗門超凡初期修士趁機偷襲致死,魂飛魄散。

天乾道其餘修士聯手將那小宗門修士打殺後,所有人尋到了已經肉身被毀的靈獸山修士,在強行破開的通道即將關閉時,退出了欣月洞天!

經此一行後,各個宗門最後決定選出自己門內練氣期修士,一起進入欣月洞天,搜尋各類靈藥和寶貝,將所有收穫的一成歸順利返回的弟子所有!

這個條件不可謂不誘人,試想一下,以欣月洞天內數量驚人的各類靈藥,只要能全身而退的弟子,收穫肯定異常豐厚,能分到所得的十之一二,對於幾乎所有的練氣期弟子來講,那絕對是個天文數字,如不把握此次時機,恐怕終其一生,也不一定能有如此的身家。

劉靖一花了好一陣時間,才大致的將事情的概況講與年辰,看着臉上似乎沒什麼反應的傢伙,劉靖一不無鬱悶的說道:當然,你小子肯定是這些弟子中的另類,以你現在的身家,不見得對這些東西有很大興趣!但是現在不同了,你自己也到了衝階辟穀的關鍵時期,以你小子平庸的資質,再加上又錯過了最佳的衝階時段,沒有辟穀丹的輔助,成功的機率也是低得可憐啊!

年辰用那略帶鄙夷的目光看向劉靖一:看來師叔你是早就已經有找我幫忙的打算啊,不過據我所知,師叔你對辟穀丹的煉製,已經到了十拿九穩,萬無一失的境界!而辟穀丹對於師叔你現在的修爲來講,已經沒有任何的作用,看來這次的早有預謀,不可能是收集煉製辟穀丹所需材料那麼簡單吧!

嘿嘿,這個自然,如果是煉製辟穀丹的話,咱丹宗藥園還是勉強能湊齊所需藥材的!老夫又何需如此處心積慮的要你小子幫忙呢?這次老夫真正想要讓你去收集的,是煉製一種叫“千蕊玉霖丸”所需的材料。煉製這種丹藥的幾種主藥在這一界極爲稀少,而且要求的年份極爲苛刻,必須五百年以上的整株藥材方可,老夫到現在只收集了其中的一種主藥,其餘的就只能寄希望於你此次的欣月洞天一行啦!

如此苛刻的條件,這種丹藥到底有何逆天功效啊?

哼,如果真的湊齊了這些藥材,讓老夫煉製出一爐“千蕊玉霖丸”的話,那麼老夫進入辟穀後期,可以說是指日可待。甚至今後的衝階超凡期瓶頸,也起碼能增加三四成的把握!這種丹藥不僅對辟穀期修士衝擊超凡幫助極大,就是超凡期修士,從初期一直到進入後期大成之境。都大有助力。是這一界如今不可多得的幾種珍稀靈藥之一!

難怪師叔你對此次的欣月洞天一行極爲重視,原來有如此天大的機緣啊!但你老好像一直沒提到過這一次的洞天之行有何風險呢!師叔你不會告訴我沒有任何風險吧!年辰用明顯帶有調侃的語氣,不緊不慢的向劉靖一問道。

呃!這個。。。嗯,風險嘛,肯定是有的,否則各個宗門也不會如此大方的將一成的靈藥賞給門下弟子啦!不過以你小子的神通來講,至少保命不會有任何問題啦!劉靖一那褶皺遍佈的老臉一紅,顯得有點底氣不足的支吾着。

哼,依弟子之見,那欣月洞天內,不僅機關重重,禁制遍佈,更加上那些中高階的妖獸數不勝數,其間的兇險可見一斑!而且各宗門的弟子在進入洞天以後,還會有可能相互禮讓,和平共處嗎?說不定到那時連乘機殺人奪寶的事情也很有可能發生啊!師叔你不會連這些也想不到吧?

哈哈,這些既然你小子都能想到,老夫當然也是知道的啦!劉靖一打着哈哈說道,但是不管風險如何,你小子此次是勢在必行啊!否則有可能就此停滯在練氣頂峯的階段,白白浪費了你那神奇的無名空間呢!劉靖一眼見年辰似有退意,慌忙將年辰的軟肋提了出來。

嘿嘿,我自家當知自家事,但此次的洞天一行如若順利,師叔你的收穫那可就堪稱走了逆天大運啊!難不成如此天大的好處,師叔就沒有想到分那麼一丁點給弟子嗎?將眼睛一眯,年辰像個奸商般的和劉靖一拉起了大鋸。“千蕊玉霖丸”這樣的逆天靈藥, 無限靈藥圃 ,以備急時所需呢?

好吧,就知道你小子不會那麼輕易肯幫忙,如果此行真能順利收集齊所有材料的話,那麼煉製出來的丹藥,老夫給你留一小半如何?

一小半是多少啊,弟子可不做這種沒準的買賣,這樣吧,無論多少,我就要二十粒即可。

你小子不如去搶啊,怕到時候還煉製不出二十粒丹藥呢,你當這“千蕊玉霖丸”是大白菜啊!要多少有多少。

呃,這樣啊,那就十粒好啦,這可不能少了,這是我的底線啦!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就十粒吧! 楊恆聞聲看去,一個道源宗的老者的肩膀被中年修士一槍刺穿,在空中散出一陣血霧。

紅色的血液從老者的肩膀流出,從空中劃過,「滴答滴答」掉落在地面,觸目驚心!

中年修士手中的長槍就像一條蛟龍,在空中不停的飛舞,不僅威勢驚人,還萬般靈活。

「估計他們三個支撐不了很久了。」尹靈兒小聲嘀咕道。

楊恆心裡一沉,開始有些焦急。

如果等到道源宗的三個老者落敗,他就只能請四極殿的人出來幫忙。

片刻之後,楊恆把心一橫,吃下一顆清靈果,朝著中年修士飛了過去。

「你去幹什麼?」尹靈兒一聲驚呼。

楊恆認識尹靈兒雖然不是很長,但還是第一次聽到尹靈兒這麼失態的聲音,他知道對方是關心自己,心裡有一絲暖流劃過。

他的實力雖然比中年修士差很多很多,但他還是想試試和其他三個老者聯手來對付中年修士,如果還是不行的話,他就真的是無能無力,只能請四極殿的人。

「楊恆,快回來!」極樂帶著人從旁邊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楊恆飛出去,大聲喊道。

楊恆心中主意已定,對尹靈兒和極樂的話充耳未聞,徑直飛到中年修士前面,祭出齊天劍指著中年修士。

隨著楊恆的出現,剛剛還進行生死搏殺的四個人突然停了下來,一臉錯愕的看著楊恆。

「哈哈,你們道源宗還真厲害,請一個靈人境初期的來幫忙。你們以為憑他就可以改變你們的命運嗎?」中年修士第一個回過神來,鄙夷的笑道。

「這位年輕人,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我代表整個道源宗謝謝你,但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趁著現在還有機會,趕緊走吧。」道源宗半步成神的白衣老者對楊恆勸道。

楊恆立在空中紋絲不動,對著中年修士厲聲喝道:「靈人境初期怎麼了?能殺你就行了。」

中年修士突然臉色一沉,大聲問道:「你就是在郡城殺了羅家長老和羅玉虎的那個小子?」

楊恆眼睛微縮,寒光爆射,問道:「你是羅家的人?」

他估計這個中年修士是看了羅家在郡城發的通緝令才認出他,心中也更加堅定了要擊殺對方的想法,若不然等到此人回去報信的話,將會一大片的人跟著他遭殃。

「哈哈,沒想到這次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會遇到羅家的頭號通緝敵人,等我拿下你就去羅家領賞。」中年修士仰頭笑道。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命去領賞。」楊恆說完,手中齊天劍上雷光閃耀,緊接著一道雷電朝著中年修士劈去。

中年修士不慌不忙,冷冷哼道:「螢火之光也敢於皓月爭輝,不自量力。」

說罷,他手中長槍往上一刺,激起一個半圓的紅色氣罩頂在槍頭,就像是一把小傘一般。


雷電在空中一閃,劈到紅色氣罩上。

楊恆還以為紅色氣罩多多少少會受到一點影響,沒想到紅色氣罩被劈中后紋絲不動,而白色雷電直接在空中消失。

楊恆正打算再次攻擊,看到中年男子把手伸直,槍頭上的那個紅色氣罩朝著他破空而來。

氣罩上的巨大威勢讓楊恆一陣心驚,他知道自己根本接不下對方這招,身體快速的往後退去。

道源宗的三個老者看到楊恆已經出手,也同時出手將中年男子攔了下來。

楊恆的身體往後退去,手裡在快速的凝聚五行符印,凝聚到三百多枚的時候,立即啟動了三級金羽大陣。

金羽大陣一出現,楊恆立即控制無數的金色羽毛將那個紅色的氣罩團團圍住。

三百多枚五行符印啟動的金羽大陣只是相當於靈人境中期的威力,跟中年修士之間差了好多個小等級。

紅色的氣罩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所有的金色羽毛剛剛靠近就被擊碎。

楊恆心中駭然,一邊繼續後退,一邊不停的用金色羽毛去圍攻紅色氣罩。

隨著金色羽毛被擊碎的次數越來越多,威力越來越來強,也越來越堅韌。紅色氣罩在金色羽毛的圍攻下,速度終於開始減緩,同時也慢慢變得稀薄。

感覺到紅色氣罩的威勢越來越弱,楊恆手中齊天劍一刺,發出幾道雷電徹底的將紅色氣罩給擊碎。

楊恆心中一陣無語,對方隨手的一道攻擊就把他搞得這麼狼狽,如果是再強點的攻擊,他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這差距實在是有點太大。

不過楊恆並不打算就這樣放棄,他再次朝著中年修士飛了過去。

此時中年修士的身前出現了無數的血紅氣泡,這些氣泡在他身前漂浮著,而且數量越來越多。

這些血紅的氣泡不僅發出一股刺鼻的腥味,而且每一個都含有強大的威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