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黑的時候葛瑩眼眸一亮:「好漂亮的狗子!」

小黑現在的顏值在狗子裏面的確很高,同時智力也有所提升,見一個陌生的直立生物朝自己撲來,立馬敏捷地多開來,先看了一眼這個咋呼的陌生生物,然後又看了一眼主人,搖著尾巴上樓去了。

「咦,這狗子剛剛看我的眼神……那表情也太……靈動了吧?」葛瑩驚呼,對蘇輕道:「你家這狗子好像很有靈性啊。」 趙帝坐在龍椅上,一雙眼睛閃爍著威嚴的光芒,緩緩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問道:「昭王,這都快十天了,李盈盈的事情怎麼樣了?」

「回稟父皇。」宗政景曜抱拳說道:「李盈盈的死,兒臣還在查,這個事情牽連甚廣,只怕要妖邪事情才能查清楚。」

「罷了。」趙帝說道:「那你繼續追查下去吧。」

「是。」宗政景曜又說:「三位皇子的婚期之後,便是武試,兒臣眼下應該要準備武試的事情了。」

趙帝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武試乃是一等一的重要的事情,馬虎不得,昭王你和六皇子一起準備吧。」

眾人心中感嘆不已,這對宗政景曜的偏愛也太明顯了吧,只要是個事情都讓宗政景曜去做了,其他的皇子一點存在感都沒有了。

感覺趙帝表現的是在太偏心了。

宗政景曜卻回答:「父皇,這個事情兒臣只怕是有心無力了。」

「哦?」趙帝眉頭一動,反應了過來,宗政景曜要追查別的事情,他的手指頭在桌面上敲了敲問道:「那你可有好的人選?」

這句話一出,眾人都開始躍躍欲試了,科舉失敗了,武試肯定不會,這可是立功的大好機會。

「兒臣可以一試。」趙匡林率先開口:「父皇,兒臣當然能做好的。」

「二哥新婚燕爾。」趙匡洪說:「多陪陪妻子,早日為皇家開枝散葉才是。」

他的語氣很慢,周圍的人一聽,全都發出十分奇怪的輕笑聲,外面對二皇子的傳言已經鬧得是人盡皆知了,二皇子確實應該為皇家開枝散葉來平息這些流言了。

趙匡林一瞬間氣的脖子都紅了,轉頭冷眼看著趙匡洪,眼中劃過了一絲憤怒,他咬了咬牙齒,到底沒有把那句話說出來。

趙匡籃說:「父皇,兒臣最近最為清閑,能為武試的事情儘力。」

所有的好事都被趙匡洪和趙匡林給佔去了,怎麼可能,他也要!

宗政景曜說:「父皇,七皇子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人選。」

趙帝一聽,點了點頭說道:「你坐擁南城的守衛,必定能操辦好,要是再出現之前科舉的事情,應該知道後果。」

「兒臣知道!」趙匡籃抱拳說道,他垂下了眼瞼:「六哥可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的身子吧,千萬不能再受傷了,否則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七弟放心吧。」趙匡洪輕輕一笑說道:「只要別在有人衝出來刺殺我了,這個事情定然能順風順水的完成。」

這句話落在旁人的耳朵裡面多多少少有點警告的感覺,之前就是因為有人刺殺了趙匡洪,還沒有辦成的,這其中有沒有昭王的手筆就不知道了,也就說明了,只要有人刺殺,這個事情就幹不成!

趙匡林又怎麼會聽不出來其中的意思,他緊緊握著拳頭輕哼了一聲,不在說話。

「陛下。」程岩站了起來說道:「如今程輝忠和程輝猛一起去了草原,前日,程輝忠傳信回來,說有一名小將,打仗著實厲害,一人帶著一千人的先鋒隊,挑了敵人十三個陣營,挑完就跑,溜得十分快,引得敵人連連叫苦,戰事進行順利,這名小將的功勞最大,問他能不能回來參加武試。」 神女殿中,殿母慈愛的輕撫著葉心夏的秀髮,然而卻在不經意間閃過一絲掙扎。

「你不必有太大的心理壓力,神女的競選一向秉持的是公平公正,你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裏。」

「心夏從來沒有想過要爭什麼,神女的位置對我而言無關緊要,我只是想學習更高深的治癒系魔法,以後能夠幫得到沈明哥哥而已。」

葉心夏搖了搖頭,她並不貪心,心裏清楚的很,和其她人相比她算得上是初來乍到,又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之高的地位,怎麼可能服眾呢?神女的位置註定和她無緣,最起碼在葉心夏心裏她是這麼認為的。

「看來這個沈明在心夏的心裏位置很高啊!倒也正常,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是情竇初開。」殿母輕笑着說道,也許連她自己都分不清現在心裏到底是何種感覺。

是該把葉心夏當做女兒來看待,保護對方,還是任由那些人作亂,將這個女孩推入火海?或許她一開始就不該讓對方登上這個位置。

良知這東西,要麼就有,要麼就沒有,可千萬不能時有時沒有,因為那樣的話,這個人不是瘋子,就是變態!

一個將自己擺在光明位置的人,卻常常做着黑暗的事,並把這些事冠以名頭,自詡正義這是很可怕的。扭曲自己的正義觀,用那套誰都不相信的理論將自己說服!這已經是瘋了!

能交就在兩人交談之際,外面外面突然傳來了打鬥之聲。

「誰敢在神女殿前放肆!」

殿母眼神突然一冷,剛想要出去查看,一道雷電之影突然沖入了大殿之內,而目標正是葉心夏。

「心夏!」

殿母慌忙大叫,心中甚怒不已,竟然有人敢當着她的面威脅到帕提農神廟神女候選人的安危,這要是傳出去帕提農神廟的威嚴何在?

不過當殿母看到那人身影之時,卻一時之間有些愣住了。

「沈明哥哥!」

葉心夏看着緊緊把自己抱在懷中,全身充滿戾氣的沈明,一時之間整個人都有些懵了。

沈明的身上此刻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猩紅的雙眼,呼吸十分的急促。

「我今天就要帶她走,我看誰敢攔我!」

沈明幾乎用着低吼的聲音再說道,現在的他彷彿就是一頭失控的野獸。

當沈明醒來,發現自己真的睡了一個月之時,整個人先是懵了,再是憤怒,然後是害怕。還沒有消散徹底的毒素依舊是他的大腦昏沉,讓沈明無法冷靜的思考,完全是憑藉着潛意識和本能找到了葉心夏。

而此刻大殿外作為騎士聖殿的殿主海隆也帶着數十名騎士衝進了神女殿。

「放開葉心夏聖女,否則你將死無葬身之地!」海隆看着被渾身充滿戾氣的沈明緊緊抱住的葉心夏,心中也是充滿了憤怒與擔心。

沈明彷彿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重重包圍,抱着懷中的葉心夏,貪婪的享受着對方給自己帶來的溫度,沙啞著嗓音說道:「別怕,我今天一定會帶你走!誰都擋不住我!」

「沈明哥哥……你冷靜一點!我沒有遇到危險……你到底是怎麼了?」葉心夏心中除了感動,更多的是擔心,在帕提農神廟鬧事可不是可不是輕易可以善了的,更何況這裏可是神女殿!

「別怕……很快一切都會結束的!」

沈明反手直接打暈了葉心夏,將對方背在了自己的身後,七把七宗罪不知何時已經懸浮在了沈明的身後。

「你們不是喜歡審判嗎?來吧!老子今天要審判你們,我要看看你們到底有多骯髒!」

沈明此刻臉上的表情越發的瘋狂,像一隻嗜血的野獸,彷彿要把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撕碎一般!

「海隆立刻拿下眼人前這人,他已經快要瘋了,千萬不能讓他傷害到心夏!」殿母此刻也管不了沈明為什麼會變成如今這樣,但帕提農神廟不能受辱,帕提農神廟的神女候選人也不能受到傷害!

海隆臉色也徹底陰沉了下來,這小子不僅打傷了那麼多守衛騎士,竟然還敢劫持聖女簡直是在挑釁帕提農神廟的威嚴,罪不可恕!

「所有人退後!」

「黑暗大世界!」

黑暗吞噬光明,帕提農神廟神廟騎士殿的殿主最擅長的竟然是暗黑系,這何嘗不是一種諷刺?

「滾!」

黎明之眼!

沈明的雙眼發出奪目的光輝,兩道利劍竟然在一瞬間直接撕裂了黑暗大世界!

沈明右手隨意拿起了一把原罪唐刀,背着葉心夏身形快速的移動了起來,整個人快得不可思議。

沈明並沒有沖向海隆,儘管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保留多少理智,但也能夠察覺到對方是個危險的傢伙。

鋒利的長刀劃破了兩名聖殿騎士的胸膛,鮮血灑落帕提農神廟!

「豈敢!」

海隆看着那倒下的兩名騎士,瞬間被徹底激怒了。

「放他出去!神殿內不得放肆!」

殿母雖然驚訝,但也不得不承認,想要短時間內拿下沈明,不是一件容易事。

神女殿內海隆放不開手腳,更是難上加難!

沈明可不管他們是怎麼想的,背着葉心夏直接衝出了殿外。

然而此刻的神女殿外同樣是被重重包圍,騎士殿副殿下肯帝帶着數百名金耀騎士擋住了沈明的去路。

「二段!」

「十方寂滅!」

「七宗罪:三千世界!」

沈明毫不猶豫的開啟了二段,情緒息的力量也在此刻展開!

「開啟大陣!」

肯帝也是意識到了情況的不妙,他怎麼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亂子,更沒想到沈明所施展出的力量讓他都有些忌憚!

……

「糟了!護山大陣開啟了!」

正在快速趕往神女殿的阿莎蕊雅已經意識到了大事不妙。儘管相隔甚遠,但他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以及雷鳴聲卻如音在耳。

「什麼情況啊?明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莫凡此刻也是十分懵逼,莫名其妙的沈明突然狂暴了起來。

「沈明這次怕是危險了!」

阿莎蕊雅咬着牙說道,她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危險?」

莫凡的眼神突然冰冷了起來,他不管誰對誰錯,誰敢傷害老子兄弟,誰都救不了他?

「莫凡你不要衝動啊!」

阿莎蕊雅話還沒說完,雷火包裹的莫凡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沖了出去。

……

此刻的神女殿前一片狼藉,沈明獨自一人竟然逼的數百名金耀騎士竟然無法近身。

那可以穿透空間,任意出現的七宗罪已經重傷了幾十名騎士!那狂暴到無以言表的雷霆竟然更是硬生生的扛住了護山大陣!

所有人都驚呆了,沈明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沈明此刻的模樣同樣也是十分狼狽,趴在地上死死的護住懷中的葉心夏,而他的背上彷彿有一股無形之力將他壓制的動彈不得!

護山大陣的光輝不斷的灑落,沈明額頭上的汗水也越發的細膩,眼珠子通紅的彷彿要爆出來一半,整個人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魔。

「沈明哥哥!」

葉心夏此刻也清醒了過來,看着把自己護在身下,滿臉痛苦的沈明,儘管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眼眶依舊是紅了。

葉心夏輕撫著沈明的面龐,試圖安撫暴躁的沈明。

「我一定會帶你走,相信我……沈明哥哥,還沒用出全力呢!」沈明勉強的擠出了一絲笑容。

「沈明哥哥……不要……到底發生了什麼啊?沈明哥哥不要再傷害自己了!」葉心夏懇求的看着沈明。

人已經做到這種地步的沈明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也許起因是衝動,但現在已經無力回天了!

……

「現在該怎麼辦?殺了他?救出聖女?」

海隆皺着眉頭請示殿母,按理說敢在帕提農神廟放肆當場就應該格殺!但是海隆清楚的捕捉到了殿母有些掙扎的表情,明顯是在猶豫。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緒?

海隆當然不可能直接問出來,但心中卻充滿了疑惑。

就這種人以為沈明已經被壓制住,無力回天之時,那被壓制在大陣下無法動彈的沈明,突然發出了一聲怒吼。

瘋狂的紫黑色,雷霆再次洶湧而出,而沈明的身體也在此刻發生了異變。

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大陣出現了晃動!

沈明這身體變得通紅無比,全身散發着蒸汽,真的就像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惡魔了!

「當場格殺!」

殿母也終於在此刻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神廟的威嚴的不能受辱!

「不要啊!」

葉心夏清楚的聽到了殿母下達的命令,而與此同時,那原本洶湧而出的紫黑色雷霆突然削減,沈明身上的紅色也快速退去。

黑色的鮮血從沈明的口中滴出,滴在了葉心夏的臉上。

沈明整個人都變成了綠色,那沒完全消散的毒素在此刻終於反噬了沈明。

「對不起!」

沈明艱難的吐出了最後三個字,隨後便重重的趴在了葉心夏的身上,再一次失去了意識。

「沈明哥哥!」

……

7017k 我實在是好奇的不行,於是等村長回屋之後,便偷偷地溜下床,準備去看看那屋子裡到底有什麼?

黎三仍然睡得死沉死沉的,所以我也就沒叫他,自己一個人去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