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等情況,紫楓那裡還呆得住,身影一閃,已經來到了王小虎的身邊,一把掏出一瓶水藍色的玉瓶,倒出了一百多顆紅色的藥丸就朝王小虎的嘴裡塞去,這是當初蕭逝還沒有去的時候曾經交給他保命用的丹藥,丹藥剛剛一入王小虎體內,就化為了一道道純凈的能量,滋潤著王小虎的身體,他背後的那可怖的傷口,也開始慢慢的復原,至少那些還在流淌的血液慢慢的停了下來。

看到傷勢得到緩和,紫楓這才朝龍敏君說道:「讓我來吧……」

「不……」誰知道龍敏君卻是搖了搖頭,依然艱難的攙扶著王小虎,眼中更是充滿了堅決的神情,王小虎為了她抵擋著那等狂暴的能量衝擊,而她只是攙扶一下王小虎,這又算的了什麼呢?

看到龍敏君那堅定的眼神,紫楓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招呼其他人趕緊救助傷員,而葉星辰此時也掏出了大把大把的丹藥,開始救助傷員,可惜這一戰他們雖然沒有全軍覆沒,但傷亡也極大,一起前來的龍門子弟,除了龍門六傑,幾乎全部斃命,只剩下兩人還雖然沒死,但全身的經脈卻也被撕得粉碎,饒是他們身為潛能者,也沒有任何恢復的希望。

當紫楓得知紫玲也被殺死的時候,眼角流下了幾滴淡淡的淚水,不管怎麼說,在魔門的這幾年,紫玲都一直跟隨著他,他也一直將她當成妹妹一樣看待,可是這一次,這個妹妹卻離開了自己,饒是他已經心若磐石,卻也一陣悲傷。

陳小龍是被葉星辰扛回去的,王小虎那巨大的身軀也是被庫夫卡斯基背回去的,龍敏君曾經堅持要自己攙扶王小虎,卻被紫楓以救助他的傷勢為由,讓老庫背回去,至於龍宗楓等人,也幾乎是紫楓等人親自動手全部背回去,雖然他們取得了最後的勝利,但沒有一個人露出半點喜色,這是一場慘勝,一場和失敗差不多的勝利。

靜海市如今最高的建築是座落在東城區的彌天大廈,這座有著一百二十一層的建築高高達六百多米,站在樓頂之上,望著樓下疾馳而過的汽車,感覺就和甲殼蟲一樣,如今,這座大廈的主人就是星曜會。

此時,葉星辰穿著一套黑色的風衣,一頭烏黑的長發披在腦後,隨著那呼嘯而過的狂風飛舞,看上去顯得飄逸瀟洒,而他身旁的紫楓卻也同樣站在那裡,望著下方那密密麻麻的樓林。

「草稚欒被八尺瓊所殺,八尺瓊為了控制自身的能量退了回去,可是藤原香橙呢?似乎那天就沒有見到她,也沒有見到她的屍體?」葉星辰望著前面的樓林,口中淡淡說著。

紫楓眉頭一皺,腦海中浮現出三天前的那一場拼殺,藤原香橙最後似乎是被陳小龍擊敗的,可是最後卻沒有發現的她的屍體,不由的開口問道:「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或者說,看出了什麼蹊蹺??」

「那日八尺瓊突襲殺掉草稚欒,繼承了那把天之從雲所封印的全部力量,你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那裡,我雖然被修羅纏住,但卻感應到了一人出現在戰場,應該是他救走了藤原香橙……」葉星辰開口說道,語氣之中卻透露著一股淡淡的憂愁。

「你的意思是?」紫楓眉頭更加的緊皺,若真的如葉星辰所說,那人既然有實力在自己等人面前救走了藤原香橙,自然也有實力對付自己等人,不說對付其他人,至少當時陳小龍就在藤原香橙的身邊,他完全有那樣的時間和實力殺掉陳小龍啊,為何又會放過陳小龍。

「你還記得我說過藤原香橙像誰么?」葉星辰和紫楓兩人的默契程度已經達到了一個絕無僅有的地步,很多東西自然不知道說太多。

「你是說……」紫楓眉毛一挑,似乎想到了什麼。

「不錯,可是我卻想不明白,若真的是他,為何不與我們相見?」葉星辰很是疑惑不解的說著。

紫楓沒有再說話,現在討論這個實在沒什麼必要,很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想得再多也沒用。

葉星辰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他的心頭,卻總有一股淡淡的憂愁。

七宗罪全軍覆沒的消息傳回了M國,米修斯知道這樣的結果之後,自然是大發雷霆,可是他卻又能夠做些什麼?這一次他們是聯合了百鬼會一起行動,如今不僅他們全軍覆沒,連百鬼會也死傷慘重,沒有一人逃回去,由此可見,他們還是低估了龍門那群年輕人的實力,甚至米修斯還懷疑龍門的幾個老頭根本就沒有死,這不過是故弄玄虛而已,畢竟,就算葉星辰幾人天賦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達到潛元啊,就算他們運氣再好,達到了潛元,也不可能讓百鬼會和七宗罪全滅啊,他們這一次的力量可是能夠對抗三四名潛元強者的實力啊。

可是不管怎麼說,這就是事實,而且這一次是他們想要報復龍門,這苦果只能夠自己吞下,甚至連找人理論的資格也沒有,除了繼續培養新的戰士外,他已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而御堂一夫知道這樣的消息之後,卻也是極度震驚,可是震驚的同時,卻依然無可奈何,他身為潛元強者不假,他有著屬於自己的超強式神不假,可卻因為某些原因,他的式神根本不能夠像其他的式神一樣任意的使用,這一口惡氣,他也只能夠忍下。

就在百鬼會和七宗罪惆悵不已的時候,靜海市雲龍中學附近的一座普通的公寓樓內,一名身穿白色休閑服的英俊男子默默的站在窗前,充滿哀傷的眼眸望向不遠處的雲龍高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嗯……」這個時候,他的身後傳來了一聲輕微的呻吟聲,男子轉頭一看,就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蘇醒了過來,一雙大大的眼睛正看著自己。

「請問是你救了我么?」藤原香橙看著周圍的一切,又看著眼前的英俊男子,很是不解的問道。

「嗯……」男子點了點頭,卻沒有多說什麼,不過他的一雙眸子卻一直盯著藤原香橙的臉看,裡面充滿了期盼,充滿了關愛,還充滿了無盡的失望。

為何一個人的眼眸里會有這麼多不同的表情?為何會出現這麼多神色?從小在百鬼會接受潛能訓練的藤原香橙實在難以明白這樣的情感,不過被男子這麼直直的盯著,她雖然還談不上不好意思,但卻也有些不自在。

「請問你能告訴我這裡是哪裡么?」怎麼說對方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藤原香橙自然不好直接責怪對方,而且她深信,能夠從那群強者的手中救下自己的人肯定不簡單,自己絕對不能夠輕易的得罪,若是可以,她到希望能夠將他拉回組織。

「靜海市……」男子淡淡說著,卻也同時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你精神力有些受損,不想留下什麼後遺症,最好還是多休息一會兒……」說完,不再理會藤原香橙,轉身就朝外面走去。

藤原香橙一愣,她實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在靜海市,難道這個男人就不知道這裡是對方的地盤么?就算他和龍門的那群人不是對頭,但救了自己,也肯定得罪了他們,他怎麼就不帶自己離開這裡呢?

而且藤原香橙實在不明白,對方為何要自己?難道是看上了自己?想到這裡,藤原香橙低頭一看,發現自己除了外套外,裡面的衣服都穿著,沒有絲毫脫過的跡象,而且從他的眼神之中,香橙看不到任何的慾望,所以這一點也可以排出,那麼如此一來,他為何要不惜得罪對方而救出自己呢?

藤原香橙的腦海中充滿了不解,她可不認為世界上還真有拔刀相助的事情發生,不過或許真的是精神力受損的原因吧,只是微微思考了一會兒,藤原香橙就感覺一陣倦意襲來,最後就這麼慢慢的睡了過去……

離那場戰鬥過去了一個星期,陳小龍等人的傷勢並沒有完全的恢復,為了防止其他的組織趁虛而入,葉星辰決定,讓紫楓帶領著他們前往北邙山修鍊,畢竟,那裡簡直就是修鍊的最好聖地,最初是因為他們的傷勢太重,難以長途跋涉,可是現在要前往那裡,卻也沒什麼問題,畢竟現在有飛機,又不用一直走路。

自己的兄弟受傷了,紫楓自然不會啰嗦,親自領隊,帶著一干人等就朝北邙山而去,整個靜海市就留下葉星辰一人,甚至連庫夫卡斯基也被葉星辰派去,畢竟誰也難以預料到路上會發生什麼,至於龍敏君,更是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可是寸步不離王小虎身邊,似乎她的心裡就只剩下王小虎一人,而她也似乎才明白,當初對於葉星辰的那種情感,就好比小妹妹對大哥哥一樣,是那般的純真……而王小虎呢,確實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這種感覺很美,可是美麗的東西又能夠存在多久呢?

靜海市的夜晚總是比其他的地方格外的喧鬧,一身黑衣的葉星辰靜靜的走在靜海市的大街之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眼眸之中是一片寧靜,彷彿世間的一切再也難以影響他半點情緒一般。

「緊緊握著青花信物信守著承諾……」就在這個時候,路旁的一間酒吧傳來了周傳雄這首曾經紅遍一時的青花,讓葉星辰前行的步伐頓時停了下來,這可是自己一直的手機鈴聲啊,多麼懷念這樣的感覺。

抬頭一看,是一間整體呈現藍色的酒吧,藍色魅影四個藝體字惟妙惟肖,彷彿要蹦出來一般。

「藍色魅影?」葉星辰的腦海中似乎回想起了某些特別的片段,不由自主的轉身就朝這間酒吧走去。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幾位?」還沒有走進酒吧,就有兩名穿著淡藍色旗袍的女子迎了上來,滿臉微笑的超葉星辰說道。

「一位……」葉星辰輕聲說著,話語之間卻透露著一股淡淡的憂傷,弄得兩名迎賓小姐一陣疑惑,難道又是一個失戀之人?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些都是客人的隱私,兩人自然不會去多問什麼,當下就分出了一名迎賓小姐帶著葉星辰朝裡面走去。

走進大門,葉星辰並沒有跟隨著迎賓小姐朝,反而朝著大廳的左邊走去。

「先生……先生……」那名迎賓小姐看到葉星辰沒有跟自己走,反而朝早已經坐滿的左邊走去,趕緊回頭叫葉星辰,可是葉星辰哪裡理她,只顧自己走著,慢慢的來到了左邊一個角落的位置。

此時,這裡正坐著一女兩男,女的身材苗條,穿著一套黑色的紗裙,露出細白滑嫩的香肩和脖子,腳下穿著一雙水晶涼鞋,看上去性感時尚,至於兩名男人,卻也穿得工工整整,其中的一人似乎想盡辦法想要贏得這名女子的親睞一般,只可惜這名女子根本不理會兩人的糾纏。

看到了這一幕,葉星辰的眼睛莫名其妙的濕潤了,曾經何時,同樣的地點,出現了過如此相似的一幕,腦海中更是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個人影,那個性感時尚的女子,那個還帶著孩子氣的老師,那個在外面一夜買醉的女人——筱婷!

多年前,她曾經在這個地方相約自己,她曾經要自己做她的男朋友,來躲過她父母的一關,那時的自己還不到十八歲,那時的她才剛剛畢業,那時的她更是一個世家千金。

這樣的話語不斷的在腦海中浮現,彷彿就在昨日才發生一般,淚水模糊了雙眼,順著臉頰慢慢的滑落,浸濕了衣領,冰冷了心扉……

不管是那名迎賓小姐,還是坐在位置上的兩男一女,都是莫名其妙的看著葉星辰,他們實在難以明白這個傢伙怎麼到了這裡就哭了起來?好端端的,怎麼就哭了呢?難道遇上了神經病么?

「那個……我想坐在這裡,不知道幾位能否讓座?」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葉星辰一把抹去眼角的淚水,忽然朝幾人開口說道。

「你當你是誰啊?想做這裡就坐這裡?」其中的一名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當場就大叫起來,他正在朝對面的女孩採取攻勢,卻哪裡想到被這樣一個瘋子打攪,如今還叫自己離開,怎不惱怒?

「這裡有些錢,希望能夠賠償各位的損失……」葉星辰就彷彿沒有聽到男子的話語一般,直接從懷裡掏出了一大疊鈔票,仍在了茶几之上。

「臭小子,你以為有錢就了不起了,我跟你說,今天你就是個給一百萬在這裡,我也絕對不會走……」那名男子也是一個商場精英,身價也算不錯,為了追求面前的女子,更是下足了功夫,如今這個傢伙在他面前充大款,這簡直就是在他臉上扇耳光啊。

「那一千萬呢?」葉星辰二話不說,掏出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直接仍在了桌上。

所有人都是一愣,特別是那名女子,她的一雙眼睛直接落在了支票之上,發現的確是正當的支票,而且的的確確的寫著一千萬,在銀行都能夠換取一千萬的現金,不由的眼睛一亮,目光更是落在了葉星辰身上,發現他長得實在帥氣,刀削般臉龐,星眉劍目,再加上那略帶滄桑的眸子,簡直就比那些偶像劇的主角還要帥氣啊,至於眼前的這頭肥豬,還是讓他滾回去算了。

另一名男子一看葉星辰直接掏出了一張一千萬的支票,確認是真的之後,已經意識到了眼前的這個男子不簡單,畢竟任誰會為了一張座位就隨意的掏出一千萬,一千萬基本可以買下這間酒吧了,這樣的人物且是自己等人能夠招惹的?正要拉著自己的夥伴離去,卻哪裡想到了那名穿著白色西服的胖子看到那名女子的臉色變了之後,整個人徹底的大怒起來:「這間座位是我做的,不管你給多少錢,我都不會讓的,而且不要以為你有錢就了不起,我可告訴你,這世界上還有很多東西是錢買不到的,我可不是那種沒有骨氣的人……」說到最後的時候,男子更是做出了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

「呵呵,看來是我疏忽了,這個世界上的確有很多問題不能夠用金錢解決……」葉星辰淡淡笑了笑,卻是撿起了桌上的鈔票和一大疊鈔票。

看到葉星辰收起了桌上的錢財,那胖子雖然覺得有些惋惜,不過卻也是一陣得意,他終於抵住了金錢的誘惑,終於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面前露了下臉,不為錢財所動,這才是爺們兒,真正的爺們兒……

就在胖子以為葉星辰要知難而退的時候,卻忽然感受到一股寒風襲來,接著就見到一個大巴掌朝自己拍來,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那巴掌已經狠狠的拍在自己的臉上,頓時就感覺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傳來,腦袋更是一陣炫目,緊接著就感覺自己似乎飛了起來,飛呀飛呀的就這麼失去了知覺……% 回到自己的地盤之後,李天這邊就可以休息了,但是其他人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李天一下子把土地的價格叫到那麼高,對於這些人來說要開始忙碌了,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裡的事情,重新來制定整個預算,雖然暫時不需要發展這塊土地,但誰知道老闆下一刻要幹什麼呀,所以屬於他們的工作必須得趕快完成,老闆給他們那麼高的薪水,他們就得對得起這份薪水才行,現如今社會上的人才到處都是,能幹你這個工作的人也到處都是,如果不想丟掉自己工作的話,那還是提前把這些工作都做好,讓老闆沒有機會炒掉你,這才是一個最好的人該做的。

現在李天又開始發愁了,最發愁的就是錢了,別看這一趟,去大西北撈回來不少東西,但大部分都是那些玉石,這種東西沒辦法立刻換成錢,如果李天拿出去兜售的話,會把國內的玉石價格給壓低三成的,如果李天沒有於自己的珠寶集團,這樣也是可以的,但自己的珠寶集團已經在國內初露鋒芒了,這個時候把玉石的價格壓低,純粹是在拆自己的房子,這麼愚蠢的事情,李天還是不會去做的,但現在必須得找個法子賺錢了,不然這些企業的發展就可能會出現麻煩,至少得需要20億人民幣的錢才行啊。

李天這個時候就無比希望有人來找事兒,這樣也就能夠敲詐一筆了,但現在李天名聲在外,誰都知道李天這樣的人不好惹,誰會抬著錢來給李天送禮呢?這純粹是自己找死的一種行為,本來以為萬山集團會找事兒,誰知道自從拍賣會之後,萬山集團就好像是偃旗息鼓了一樣,根本就沒有要跟李天鬧騰的意思,那位張大小姐也離開了魯東省,就好像萬山集團要吃鱉了一樣。

其實在當天拍賣會結束之後,那位張大小姐怎麼可能會咽下這口氣呢,也想著要跟李天找事兒了,只不過上面的人警告他了,包括她的父親在內,讓他不要在山泰市搞事情,現在很多人都明白了,魯東省的胡家雖然是第一家族,但在魯東省能夠管事兒的卻不是這個第一家族了,在魯東省現如今最大的就是李天,在人家的地盤上和地頭蛇對著干,你到底是腦子喝了多少的水呀?這種事情恐怕沒人去乾的。

「善美小姐來了很長時間了嗎?」李天一個勁的在思考資金的問題,都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辦公室里多了一個人,當抬頭看清楚是劉善美之後,李天這才鬆了一口氣,剛才實在是太用心了,如果進來一個敵人的話,可能現在李天就已經人頭落地了,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對做生意這麼感興趣了,原來遇到一些修真功法的時候也沒有這樣,對於李天來說,修真功法那種東西見得多了,但做生意這樣的事情才有挑戰性,所以李天才會那麼全身心的投入,這也讓自己差點失了神。

「沒有多長時間,也是剛進來一會兒,我在山泰市那邊已經調研完畢了,初步制定了一個整合方案,現在剛剛拿到總台辦報批,順便進來給李副總講解一下。」劉善美的辦事效率還是非常快的,這才過去了幾天的時間,劉善美已經把山泰市那邊的情況給摸清楚了,之前的時候,山泰市那邊的娛樂場所歸屬於斧頭幫,省城這邊的娛樂場所歸屬於雲幫,兩邊基本上是不相干的,只有遇到一些緊急的事情才會聯繫。

現在李天既然要成立娛樂集團了,自然是不能讓這樣多頭指揮的現象發生,所以要把手下所有的娛樂場所歸屬於新的娛樂集團,名字李天都想好了,就叫做李氏娛樂集團,李天也沒有起名的天賦,乾脆就直接沿用這些名字吧,省得想名字還那麼麻煩。

李天一邊看計劃,一邊聽劉善美來講解,總體來說這個計劃還是非常不錯的,要把兩邊的一些店長進行對調,當然也會留下一些店長,這樣可以做到避免尾大不掉,現如今大部分地區的娛樂場所都已經成型了,如果讓這些店長繼續在當地發展下去,很有可能會形成他們的個人勢力,對公司這邊的管理是非常不易的,斧頭幫那邊也要跟娛樂集團分開,斧頭幫要全面的進入保安集團,以後斧頭幫這邊就不可能再存在了,李天不允許擁有明面上的黑暗勢力存在,如果遇到需要打點的地方,那也是保安公司出面。

「這個計劃我初步是同意的,但是我們整個娛樂集團規模過於龐大,所以在某些地方還是要謹慎一點的,如果做的稍微不妥當的話,可能會引起下面的兄弟不滿意的,原本他們在娛樂場所都是有額外收入的,這一點你要想個辦法補償給他們,可以給他們形成制度化,讓他們不要隨便的在當地收錢,對於我們的場所也是有好處的,但是對於公司的支出也會增加的,這部分錢總公司會給你計算在內的。」看場子的兄弟自然是有油水的,以後如果全部制度化的話,那麼這些人的油水就會減少了,平常的時候沒有人敢來惹李天,這些人看著是多餘的,但如果真的有人來找事兒的話,那這些兄弟可是要拚命的,李天是不會減少這些兄弟的供應的,所以這一部分錢要在總公司當中指出,每年的總數高達2億人民幣左右,如果讓李氏娛樂集團之處的話,恐怕會讓娛樂集團多年不盈利的,2億人民幣可不是一個小數。

劉善美笑著點了點頭,早就知道這些人都是李天的兄弟,所以劉善美也沒有對他們太過分,各地的這些人也都不少呢,平常的時候都在娛樂場所里賴著,吃喝花銷也都不是一個小數,如果仔細計算的話,把他們規範化也是能省不少錢的。 「轟隆……」一聲巨響,那名穿著白色西服的胖子被葉星辰一巴掌拍的直接倒飛出去,嘴裡的兩排牙齒彷彿機關槍的子彈一樣噼里啪啦的掉落下來,更有大口大口的鮮血自口中噴出,而他那肥大的身體更是直接將旁邊的一塊茶几砸的粉碎,上面的酒水更是噴得那幾位客人一身都是。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他們實在難以想象剛才還文質彬彬的葉星辰會忽然這麼暴力。

「其實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就是暴力而已,這位先生,你說呢?」葉星辰滿臉冷笑的看著剩下的那名男子,嚇得那名男子連連點頭,卻再也不敢停留,趕緊上前扶起自己的夥伴就要離去。

那被砸掉茶几的幾名年輕男子本想上前找葉星辰算賬,可卻忽然被葉星辰那恐怖的氣息震住,三四名年紀都和葉星辰差不多的男子,硬是沒有一人敢多說一句。

「這是幾萬塊錢,除了賠償那幾位朋友的酒水之外,其他的就算賠償你們的損失吧……」葉星辰又將那一大把鈔票遞給了身後的迎賓小姐,然後整個人直接坐在了剛才兩名男子的位置上,抬頭看向了眼前還處於驚愣之中的女子。

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那幾名年輕男子就算有點火氣,此時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在服務員的陪伴之下,到了另一處地方繼續喝酒,至於酒吧,有那麼多錢賠償,更不會多說什麼。

很快,現場就只剩下葉星辰和那名時尚女子,她此時依然坐在原地,眼珠不斷的轉了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為何還不走?」葉星辰眉頭皺了皺,有些不悅的問道。

「走?去哪兒?你趕走他們不就是為了和我說話么?」那名女子卻是一愣,在她看來,像葉星辰這麼有錢又不失男人魅力的人,大費周章的趕走兩名肥豬,不就是為了泡自己么?

「呵呵,和你說話?我和你素未謀面,有什麼可說的,對不起,我只想一個人靜一靜,請你自己離開,我不想動手……」葉星辰冷笑了幾聲,對於這種故作清高的女人,他是一點興趣也沒有,而他之所以選擇這裡,也是為了懷念李筱婷而已。

聽到葉星辰如此冷冰冰的話語,再想到他剛才的暴力手段,女子的氣勢就弱了一半,可是一想到葉星辰那一擲千金的氣魄,就覺得要是不抓住這麼一個機會,實在對不起自己。

「可……」女子正要說點什麼,葉星辰的眼中卻是射出了兩道精芒,恐怖的氣息更是全面的彌散開來,周圍的溫度似乎都下降了許多一樣,女子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本能的顫抖,當下不敢多說什麼,起身就朝外面走去。

終於,整個世界安靜下來,葉星辰望著前方空空蕩蕩的座位,嘴角輕輕地動了動,一陣喃喃的聲音響起:「老師,你今天真漂亮……」

「你這小鬼,嘴總是這麼甜,要喝點什麼?老師請客?」對面,似乎一個俏麗的女子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呵呵,剛才不是說了么,四瓶人頭馬,你看,已經送來了?」葉星辰的口中再一次喃喃自語道。

「啊,他真的請你喝四瓶路易十三?」對面,似乎有一個人影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不,是喝兩瓶,兩瓶打包,難道老師認為我們兩人能夠喝四瓶?我肯定沒問題,只是擔心你再像上次那樣?」葉星辰的嘴角,竟然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笑容,可是他的眼中,卻再一次被淚水所浸濕……

……

「你這小鬼,就知道占老師便宜……」

「呵呵,那我的小老公,你願不願意要我這個大姐姐做女朋友呢?」

「小老公,感覺怎麼樣?」

……

一句句動人的話語似乎就在耳邊拂過,那雙亮麗的眼眸似乎也一直在身前盯著自己,彷彿還在對自己微笑,可是想要去觸摸,卻什麼也摸不到,想要去擁抱,除了空氣之外,卻在沒有任何的東西。

淚水模糊了雙眼,淚水濕透了衣裳,葉星辰就這麼靜靜的哭泣著,無聲的哭泣著,無言的悲傷散發出來,讓整個酒吧似乎都沉浸在一種難言的悲傷之中……

那名最早迎領葉星辰前來的迎賓小姐本來還準備過來問問葉星辰想要喝點什麼,可當她再一次看到葉星辰滿臉淚光的時候,竟然感覺自己的心裡也是一陣酸楚,為何自己會感覺這麼傷呢?為何自己也想哭呢?她還弄不明白,淚水已經慢慢的流淌了下來,整個人就靜靜的站在那裡,忘記了工作,彷彿天地間就剩下那個孤傲的男子一人……

葉星辰沒有理會周圍的一切,更不知道自己影響著周圍的一切,他只是默默的望著空無的前方,良久……良久……

忽然間,餘光處一個人影閃過,葉星辰轉頭一看,就見到一名婀娜多姿的女子在街道的另一頭走過,那身影和李筱婷是如此的相似,根本不及多想,整個人直接跳躍了起來,就朝外面竄去,也不經過大門,就這麼從落地玻璃窗那竄了出去,頓時就聽到了一陣清脆的聲響,整扇玻璃窗徹底的粉碎,而葉星辰的身影,卻這麼消失在眾人眼前,要不是看著那滿地的玻璃渣,沒有人會相信剛才這裡還坐著一人……

「筱婷……」葉星辰幾乎是風馳電掣般的來到那女人的身後,直接拉向了女子的手腕,那女子頓時被嚇了一跳,整個人轉身一看,就見到一名英俊的男子拉住自己的手腕,不由的一愣。

看到眼前這張完全陌生的臉龐,葉星辰的眼中一陣失望,或許,自己真的想多了吧?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鬆開了女子的手腕,葉星辰很是客氣的道歉道。

「沒事……」女子搖了搖頭,卻是滿臉羞紅的離開,她的心跳竟然不由自主的加快起來,連她自己也是一陣莫名其妙,而失魂落魄的葉星辰卻彷彿無根的野草一般,慢慢的轉過身子,就要繼續返回酒吧,卻忽然感覺到一抹寒意朝自己襲來……

多年的戰鬥經驗讓葉星辰根本不經過考慮,身影就是一個翻滾,已經滾到了一邊的小巷之中,而他剛才所站的位置,卻被三把長刀撕過,也就是說若是他不躲開的話,那這三把長刀足以將其徹底的斬殺。

可是葉星辰還來不及看清楚出手的人是什麼樣子,背後又是數道寒意襲來,當下身子連連翻滾,再一次避開了那致命的攻擊,卻聽到地面發出噹噹當的聲音,竟然是幾十枚暗器砸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響。

到底是誰想殺自己?

葉星辰可不認為七宗罪和百鬼會這麼快就會拍高手前來殺他,畢竟,上一次的損失足夠他們承受很長一段時間了。

但顯然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那些暗器就像機關槍一樣不斷的朝葉星辰射去,也虧得葉星辰身手敏捷,這才有驚無險的避開了這些暗器,若是換成其他人,可能早已經被射成了馬蜂窩,更不要說暗器上所抹有的劇毒了。

當葉星辰站直身體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被七八名黑衣人圍在中央,每一個人都蒙著臉面,從他們的身材看來,有男有女,每一個人眼中都沒有半點生氣,彷彿是殺戮機器一般。

不過葉星辰卻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這些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不遠處,這絕對是一名達到潛元境界的高手。

到底是誰?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刺殺自己呢?葉星辰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右手之間,卻出現了一把暗紅色的飛刀,正是「滅炎」。

「殺……」那八人似乎根本不給葉星辰喘息的機會,口中同時冷哼一聲,八道人影就朝葉星辰撲去,如此狹隘的小巷之中,頓時就亮起了道道刺眼的刀光劍影,剎那之間,竟然交織成了一道密集的刀網,劍網,將葉星辰徹底的籠罩。

葉星辰嘴角卻是冷笑一聲,手中的「滅炎」直接脫手而出,一道亮麗的火光亮起,恐怖的力量更是瞬間爆發,眾人全力凝聚的刀網就這麼背輕易的刺破,而葉星辰的身體,卻化為了一道流光,沖向了他所感知的那名潛元強者。

似乎是感受到葉星辰的強大,那名潛元強者根本不作停留,轉身就朝遠方奔去,葉星辰自然知道他是要引自己到一個無人的地方,畢竟這裡是鬧市區,要是真的開打起來,傷及了普通的人很可能引起某些老怪物的怒火,這樣的代價可是任何人都付不起的。

至於那八名人影,也全速的跟上,經過第一輪交手,他們已經知道自己不是葉星辰的對手,至少,想要徹底的擊殺葉星辰不是那麼容易,但幾乎被洗腦的他們卻只知道服從命令,那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殺掉葉星辰,哪怕為自己的同伴換取足夠的機會也可以。

就在眾人徹底的消失之後,一身黑色西服,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的馬俊傑出現在了現場,望著眾人消失的地方,他的嘴角露出了一陣冷笑:「葉星辰,這一次看你如何還能夠逃脫,就算你僥倖達到了潛元境界,難道你以為你就有活路么?」話音落下之後,他的身影也徹底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葉星辰一路狂奔,竟然直接奔到了靜海市東面的海面之上,這是一塊廢棄的碼頭,政府這兩年正在投資新建,號稱要建造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碼頭,只不過現在還處在決議期間,所以這裡一直都空著,白天都沒什麼人到這裡來,更不要說晚上。

當葉星辰趕到的時候,就見到那名潛元強者站在海邊的一座礁石之上,他身上披著一件蓑衣,頭上頂著一個雨帽,全身上下毫無半點強者氣息,看上去就好似一個普通的漁夫,不過對方越是平靜,葉星辰心裡越是不敢大意,他可是清楚的明白,達到潛元境界之後,就開始把自身的力量內斂,越是接近普通人,那說明了他的控制力越強,實力也就越強。

而那八名殺手,也是陸陸續續的趕到,眾人以一個奇怪的陣型,將葉星辰圍了起來。

葉星辰根本不看這八名殺手,目光只是死死的盯著那名穿著蓑衣的男子,口中淡淡的問道:「請問閣下到底為何人?我與閣下無冤無仇,閣下何必趕盡殺絕?」

「殺……」那名男子根本不和葉星辰廢話,直接下達了必殺的命令。

頓時,八人同時抽出自己的刀劍,再一次朝葉星辰撲去,葉星辰沒有想到對方根本不說個原因,直接就動手,也是一肚子火氣,體內的星光之力全速的運轉,全身上下泛起了道道金色的光芒,竟然自然而然的使出了極光戰神。

腳下步子一動,已經避開了一人的攻擊,手中的「疾風」脫手而出,一道青芒閃過,頓時就沒入了那人的脖子,可憐對方也是堂堂潛爆強者,竟然被葉星辰秒殺,當真可悲之極。

隨著那人一死,原本還算完美的陣型頓時就破綻百出,葉星辰哪裡肯放過這樣的機會,驚雷,神木,戰金,凝冰四把飛刀同時脫手而出,頓時又有四名潛爆強者被殺。

就在葉星辰想要解決剩下三人的時候,卻發現一道冰箭朝自己的胸口射來,趕緊朝一旁閃去,可是剛剛避開那一支冰箭,那名男子的身影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前,狠狠的一掌就這麼拍在了葉星辰的胸口。

剎那間,葉星辰就感覺一道冰冷的寒氣湧入自己的身體,彷彿要將自己體內的血液全部到凍住一般,而他的身體更是朝後倒退出去,嘴角一口鮮血就這麼噴洒出來。

「強……」這是葉星辰和男子交手后的第一個感覺,雖然早知道這人很強,但絕對沒有想到會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不管是他的速度,還是他的力量,都不是一般的強,自己竟然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就被他拍了一掌,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若是這麼繼續下去,那自己哪兒有獲勝的機會?

「真沒有想到,你竟然也達到了潛元境界,他們能夠死在你手中,也算不冤了……」男子看了看倒在地上被秒殺的五名潛爆強者,口中淡淡說道,彷彿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葉星辰沒有說話,他只是以體內的那澎湃的星光之力抵擋著那寒氣的入侵,他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夠秒殺五名潛爆強者,除了他們實力不如自己外,出其不意的飛刀攻擊也是最大的原因,若是真的和他們硬拼,雖然還是會殺掉這幾人,但自己也絕對不可能完好無損。

「看在你達到潛元境界的份上,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投降,或者毀滅……」男子正是幽冥宮護法王魂,也就是洪善派來協助馬俊機趁著星曜會損失慘重的時候擊殺葉星辰的有力幫手,也正是他當初從懸崖下救下了馬俊傑。

早在十年前,王魂就已經達到了潛元境界,如今離潛元中等境界,也不過是一線之隔而已,哪怕葉星辰速度再快,潛力再大,和他之間也有著不小的差距,所以,他才敢說出這樣的大話。

「投降?呵呵,笑話,本少爺的字典里可沒有投降兩字,不過毀滅么?倒是有,可一向都是我毀滅別人……」聽了王魂的警告,葉星辰卻是冷笑一聲,哪怕明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對方,但要他投降,也絕對不可能。

「不知死活的東西……」王魂聽到葉星辰竟然這麼說,不由的勃然大怒,身影一閃,已經再一次來到了葉星辰的身前,又是一掌朝葉星辰拍去,可是早有準備的葉星辰也直接一拳迎上,就朝他的胸口轟去,對於他的那一掌,根本沒有任何的理會。

他心裡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星光之力雖然比對方的寒冰之力高級,但畢竟量太少,而對方不知道進入潛元境界多久了,體內的寒冰之力早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數量,若是這樣硬拼,自己絕對沒有半點勝算,這就好比削鉛筆的刀片肯定比木頭鋒利,可是你用一把小刀去砍一棵大樹,那最後斷掉的肯定是小刀,而不是那顆大樹。

不過葉星辰也明白,自己和對方相比,或許唯一的優勢就是自己的肉體力量,可以說,除了土屬性的潛能者之外,葉星辰的肉體力量絕對是同級之中的王者,哪怕王魂達到潛元多年,但他的屬性能量註定他的肉體不會太強。

「啪」「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