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兩人離開後,葉寒握緊手中的槍,然後開始往敵人的方向移動起來。

他已經確定了三人小隊的方向。

而三個人當中,有一個人的氣息很強,要超越其他兩名僱傭兵。

根據葉寒的經驗,葉寒推斷,這個人就是北極狐僱傭兵組織的首領。

擒賊先擒王,只要先把首領給殺了,一定能讓對方的士氣大降,這樣的話對付其餘的人就能輕鬆多了。

十分鐘後,葉寒在一處草叢之中停了下來,蹲下身子,完全隱蔽在草叢之中。

草叢外面有兩顆大樹遮擋着,這完完全全就是玩伏擊最好的場所。

而草叢的周圍也有不少大樹,幾乎是一個完美的伏擊地點。

無論是突襲,或者是撤退,這片草叢都是最適合的。

葉寒用念力感覺到敵人正在緩緩的靠近,距離自己這裏最多也就不到十分鐘的路程。


一時間,周圍安靜了下來,清風緩緩的吹過,吹的樹上的樹葉搖晃不定,發出呼呼聲。

相比樹頂而言,葉寒所在的草叢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只是草叢裏的一些草被風吹的搖擺不定。

不知不覺,時間快速的流逝着。

漫長的等待後,前方終於出現了三道人影。

葉寒露出一絲嗜血的笑容,彷彿在說:我等你們很久了! 千錘百鍊又有什麼用呢?

毒仙人說的話過於深奧,在這個檔口處清靈也安不下心來做深入的研究,她迫切的等待著毒仙人手中那一批避毒丸完成,自己帶著藥丸趕往迷霧森林。

「小妞,靜下心來,這老頭有心指點你,機會不容錯過。」紫寶在清靈識海中出聲提醒,似乎毒仙人的話也讓它看到了什麼。

靜心、靜心……

清靈耐不下心思,但是注意力卻被毒仙人那一錘一錘粉碎藥材的手法給吸引過去。

鎚子之下真元均勻的遍布,一股屬於毒仙人專屬的精氣神也隨著他手中的動作在一張一弛間隨著他的呼吸做出相應的頻率。

想到方才毒仙人一邊錘鍊藥材,一邊抬頭跟自己說話,原本需要專心致志做事的時候,竟然還有精力跟自己說話,似乎他錘鍊藥材的動作已經變成本能,行雲流水間便完成了需要別人專精的事情。

難道這就是千錘百鍊的結果?

讓身體記憶,身體自行的做出反應,著確實是要千錘百鍊才能完成,就像兩年前清靈和同伴們在十萬大山斬殺魔獸的時候,有那麼一段時間她的精神敏感到對魔獸產生一種說不出的靈覺。不管是面臨躲在暗處肆意偷襲的魔獸,還是成群結隊龐大的魔獸群,有那麼幾次,在面臨危險之時,她都能夠靈覺一起,躲過危機。

但在此之前,她手下解決掉的魔獸多不勝數,似乎就是那個時候培養出了莫名的靈覺。毒仙人說自己境界太差,或許是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清靈的心境與戰鬥方式幾乎一成不變的緣故吧。

一直以來,她都是靠著力壓別人一頭的實力來解決敵人,手底下底牌不斷,毒仙人的一句話讓她精神一動,萌生一種想法,在這幾年時間裡找上自己的麻煩不斷,真正危險的卻沒有幾次,而幾乎每次都因為『幸運』當頭,麻煩解決。

若是有一天,幸運不在降臨自己頭上,而對方比自己修為高,實力強,到了那個時候,全靠自己的情況下,自己如今的境界和心境恐怕就是自掘墳墓的原因了。

想通了這一點,清靈忽然明白了毒仙人的意思,天縱奇才固然是需要保護,但是保護過程中也必須要經歷非凡的考驗,自己對自己的要求過於放鬆了,一直以來都是在自己預料之中做出所謂的『歷練』。

十萬大山之內,清靈遭遇狐渺追殺,那個時候她的潛力可曾被激發出來?

或許有一些吧,但是還不夠。

「還請前輩明示!」清靈面色嚴肅起來,看向毒仙人的目光也帶著幾分尊敬和期待。

毒仙人呵呵一笑,「該說的我可都說了,就知道你這丫頭太笨,想不通,你就照著我的方法,把自己會的法術都給使用一千遍、一萬遍、到時候自然知道我的用意了。」

清靈:「…………」

那是需要多少時間?自己所掌握的法術也太多了吧……


『噠、噠、噠、——』說話間,毒仙人已經錘鍊了最後一點帶著毒性的藥材,放下手中的鎚子,一眼掃過桌上一小堆一小堆的藥粉,雙手一拍桌子,整個桌面上的藥粉被拍的彈起,飛入空中。

『凝!——』敕令一聲,空中的藥粉飛舞的有些均衡,一團團白色、灰色、紅色、黃色、紫色的藥粉混雜在一起,可是又在聚集之中分別和其他顏色的藥粉融合在一起,分別凝出一顆顆黃豆大小的圓形藥丸。

『嘩~~~』藥丸密密麻麻的落下,又是規則的落在桌上,沒有一顆滾落在地。又是如此的規則!

毒仙人製作抗毒丸的時時刻刻,好似都在履行一個規則,從碎葯、配藥、凝葯、做葯上面都是一樣的。沉浸制毒製藥方面上百年的毒仙人,在這一方面早就是宗師級的人物。

說道煉丹毒仙人絕對比不上清靈,可是制毒方面,是清靈拍馬也趕不上的,而煉丹需要的是精神力控制力於自身力量的強弱,製藥卻全憑著一種行雲流水的手法和規則,以及那股堅持不懈的研究心態。

說近一些,自己的同伴唐嫣,她對制毒方面的了解和毒仙人比起來簡直就是略懂毛皮,可即使這樣,她為了研製更厲害的毒藥,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實驗,也不是全然成功。

難道說毒仙人要自己做的就是這『修鍊』過程中鑽研態度?還是從中能夠有所感悟?


…………………………………………… 三名僱傭兵,緩緩的走向葉寒所在的草叢,但他們都沒有發現葉寒。

不過,身爲北極狐隊長的雷爾福,雖然沒有葉寒那麼強悍,但對危險的感知卻不比死神殿的成員差,甚至要超越一些普通成員。

當接近葉寒所隱藏的那片草叢時,雷爾福放慢了腳步,示意身邊的兩名僱傭兵減慢速度。

“老大,怎麼了?”一名僱傭兵端着槍,問道。

“有些不對勁,打起精神,小心一點。”雷爾福用英文回答道。

葉寒雖然隱藏了自己的殺氣,但多年在戰場上磨練,讓他即使在靜止的時候,也會發出一絲讓人恐懼的氣息。

“爲什麼連個鳥叫都沒有。”一名僱傭兵擡起頭,看着周圍。

一路走來,他們多少能聽到一些動物的叫聲,但走進這片樹林後,除了他們自己的腳步聲,連一個鳥叫都沒有聽到。

“砰!”

這名僱傭兵話音一落,一顆子彈就打穿了他的腦袋。

說時遲那時快,葉寒在開槍後,沒有繼續扣扳機,而如同獵豹一般,飛快的衝出了草叢,往另外兩個人衝去。

“敵襲!”

雷爾福馬上反應過來,來不及查看隊友的傷勢,連忙轉過身,對着葉寒的方向開槍。


但下一刻,一支血箭,在天空中綻放。

雷爾福身旁唯一存活着的一名僱傭兵,被葉寒用匕首,割破了喉嚨。

看到這一幕,雷爾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對着葉寒開槍,但下一刻葉寒就把他的隊友給殺掉了,這敢不敢再誇張一點!

但雷爾福不敢再多想,多年的作戰經驗控制着他往左邊的草叢跑去,只要先隱蔽起來,不暴露在葉寒的火力之下,那還是有機會的。

生死時刻,雷爾福將多年的經驗發揮的淋漓盡致。

但是,這在葉寒面前,有用麼?

“砰!”

“砰!”

兩顆子彈,分別打在了雷爾福的兩條腿上。

“啊!”

即使是頂尖的僱傭兵,在子彈擊穿雙腿的時候,雷爾福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兩腿傳來的疼痛讓他的臉色頓時變的蒼白。

葉寒看着摔倒在地上的雷爾福,冷笑一聲,什麼頂級僱傭兵,在自己面前還不是要跪。

雷爾福到底後,第一時間就是轉過身,雙手握住手中的槍,將槍口對準葉寒,想要開槍。

“砰砰!”

葉寒想都沒想,直接扣下了扳機。

兩顆子彈直接穿透了雷爾福的手掌。

“啊!”

雷爾福再一次發出一聲慘叫。

此時,雷爾福的雙腿和雙手都被葉寒用槍給打廢了,他已經完全失去了作戰能力,變成了一個廢人。


他想不到,自己威風凜凜的來到華夏,執行這次刺殺任務,而且還是在山口組忍堂精英的陪同下,結果卻被葉寒殺的片甲不留。

雷爾福不敢相信,自己這一支頂尖的僱傭兵組織,卻被葉寒虐菜似得虐的體無完膚,沒有誰能在葉寒的手下逃走的,每一個去追殺葉寒的人,全部都被反殺。

“雷爾福,北極狐僱傭兵隊長,想不到你這次親自帶隊!”

葉寒一步一步的靠近雷爾福,似笑非笑的用英文說道。

“你想幹什麼,要殺了我嗎?”雷爾福喘着氣說道。

他的臉部肌肉不停的抽搐着,畢竟四肢都被廢,平常人沒痛暈過去算好了。

“YES,恭喜你猜對了,送你一顆子彈。”葉寒將槍口對準雷爾福的腦袋,冷笑道。

看着黑漆漆的槍口,雷爾福嚥了一口吐沫。

在真正面對死亡的時候,沒有誰會不害怕。

看着流着冷汗的雷爾福,葉寒沒有再廢話,對敵人,他從來都不會仁慈!

“砰!”

槍聲,響遍了整個叢林。

夏紫嫣,這個名字在東海的上流社會乃至整個南方,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對於男人而言,夏紫嫣有着致命的誘惑力,同樣的,冰冷無比的她讓那些愛慕她的男人只能遠觀,不敢褻瀆。

一直以來,夏紫嫣都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對待敵人,她從來都不會仁慈,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東海血竹幫的幫主,也是一個冰冷刺骨的女人。

但今天,她將女人該有的特徵全部展現從來。

從頭到尾,她都被葉寒保護着,她也很享受那種保護。

甚至主動親吻了葉寒,這一點,就連她自己的感到很意外。

也許,只是單純的感激,也許,還有別的意思。

她自己都不知道,葉寒已經徹徹底底的走進了她的心裏,完全霸佔了她的心。

面對這個比自己還小的男生,夏紫嫣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自己。

此時,面對葉寒的徒弟,龍希,夏紫嫣再次恢復了冰冷刺骨的模樣,面無表情的跟在龍希的後面,即使身體虛弱,她也沒有喊過一句。

從葉寒對龍希的態度,夏紫嫣就能看的出來,葉寒很在乎這個徒弟,甚至要超越同樣是葉寒徒弟的左毅。

葉寒從未教過左毅什麼,但龍希一身的本事,卻全都是葉寒所教。

看着倔強的夏紫嫣,龍希稍微放慢了一些速度,要不然夏紫嫣受傷或者暈倒的話,她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葉寒對龍希很嚴格,即使龍希讓他很滿意,但葉寒卻一直用嚴厲的態度來教導龍希,包括每一次交給她任務。

如果龍希做的不好,那麼葉寒會讓她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懲罰。

嚴師出高徒,這也是爲什麼,龍希年紀輕輕,雖然沒有葉寒這樣的身體素質,卻能超越其他龍牙成員,成爲龍牙副隊長的原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