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的背影,舅舅心裏越發的對這個女人的身份好奇,要知道茅山弟子不僅僅會捉鬼,還懂得看風水,而看風水的人都會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本領,作爲惠南大師的得意門生,舅舅的聽力自然了的,可硬是沒聽到她進來的聲音!而我見她走了以後,確定門被關上了,小心翼翼的開口:“舅,這女的太厲害了吧,怎麼覺得她無所不能?”確實,這女的不僅聽力很厲害,走起路來也很輕,之前在峭壁之上步伐穩健,完全的像個神人!

“厲害的人多了,你以後會遇到更厲害的人的。”舅舅摸了摸我的腦袋笑着說道,同時心裏在思索這塊有什麼退隱江湖的前輩,他相信這女子絕對不是一位普通的棺材匠那麼簡單!邊想邊再次仔細的打量起四周,最後他的目光落在牀邊小桌子上面,用鏡子壓着的那幾本書;悄悄地走到門口打開門,往外看了看沒有發現女人的身影,舅舅連忙回到房間快步的走到牀邊,拿起最上面的書,這是一本做工粗糙的書,用的是很久以前的那種油紙,邊上是用針線封起來,整本書皺皺巴巴的,好像有很久的歷史了。

但舅舅沒有在意這些,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這本書封面上的幾個大字:《杜氏經集》,滿臉的震驚,眼睛裏面更是充滿了不可思議,愣了幾秒鐘以後他連忙翻了起來,看着上面的內容越發的震驚,甚至到最後他張大了嘴巴喃喃開口:“不··不可能···”

“你幹什麼?”果然那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又進了屋,此刻氣勢洶洶的衝上來搶走《杜氏經集》,同時退了舅舅一把,看上去異常的生氣,臉都紅了起來;輕輕地把書合好放回原處用鏡子壓好,女人看着舅舅質問道:“我看你這身行頭,應該也是有門有派之人吧,怎麼還會隨便翻別人的東西?”被抓了現行,舅舅不怒反喜,激動地抓住女人的手開口:“你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本書?”

不過女人很乾脆的甩開舅舅的手,冷冷的開口:“我見你們在那鬼村被困,好心救你們出來,不像你這人竟然如此無禮,早知如此我何必冒險去救你!”說完嘆了口氣,指了指桌子說你們快吃點飯吧,吃完我帶你們去廂房休息,明日一早你們便離開,不可在這裏就留!說完就自己率先往桌子那邊走去。

我扭頭一看,果然桌子上已經放好了三碗米飯,中間還有兩碟子菜;心裏不由對她產生一絲好感,管她是什麼人,管她奇怪不奇怪,只要讓我吃飯就行。當下就拉住舅舅準備往前走,不料他從後面拽了我一下,疑惑的看了看他,只見舅舅衝我搖了搖頭,然後站在原地雙手抱拳繼續開口:“請問前輩尊姓大名,看到你的書,我想到一位故人。懇請前輩成全!”那女子本來已經自顧自的吃起飯來,聽舅舅這麼一說,眼神裏閃過一絲異樣光芒,但只是一瞬間又恢復到那冰冷的模樣,淡淡開口:“你不吃的話就讓孩子吃,你的問題我沒必要回答。”

雖然拿熱臉貼了冷屁股,但舅舅心裏依舊暖暖的,他敏銳地捕捉到了女子眼中一閃而過的那抹柔情,心中更加確定這女子與自己的故人有着淵源,既然現在她不想說舅舅便沒再繼續追問,準備留下一段時間慢慢去找線索,當下就衝女子點頭,拉着我到飯桌前,餓了整整一天我三下五除二的就幹掉了一碗米飯,吃完以後竟然毫無節操的衝她問道:“阿姨,還有沒··”

“呵呵,我有那麼老麼,你叫姐姐。”那女人竟然笑了,我和舅舅瞬間驚呆了,尤其是貼了好幾次冷屁股的舅舅眼睛裏面充滿了驚訝。我可不管那麼多,接着開口說姐姐還有沒,那女人聽了就起身拿起我的碗往外走去,看上去是去給我盛飯。

“等等”在女人即將出去的時候舅舅突然回過身來,一臉嚴肅的看着她。女人回過頭疑惑的看着他,舅舅嘿嘿一笑說給我也乘一碗···說完還傻呵呵的把碗遞了過去。

“自己去!”女人根本就沒扯舅舅,扭過頭繼續往前走,同時開口說道,聲音再次變得冰冷起來。舅舅悻悻的跟了上去,屋子內就剩下我自己。就在他們出門的那一刻開始,之前的那種不安猛地又出現在心中,而且越來越強烈! 第485章

「呵呵,確實住在這裡,在樓上呢,等會兒就下來了!」顧琰聞言十分開心的說道。

「真的啊,那我可要等等看了,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女人,竟然把水族禍害成這樣的!那可是水族少主啊,就算水族的後代多入牛毛,也不是每個都能當少主的啊!」大漢聞言笑著道。

墨九狸和忘川還有雲,走下來時,就剛好聽到大漢說水族後代多入牛毛!墨九狸忍不住抽搐了下嘴角,難道那水族是蟻族不成,繁殖那麼繁盛的……

說話間,墨九狸來到了沉香和顧琰等人的身邊坐下。沉香立即說道:「小姐,我們都給你點好了,快點吃吧!」

這時,那兩個大漢的酒菜也上來了,兩人倒是順間沒了八卦之心,開始大快朵頤……

墨九狸隨意掃了一眼兩人,一大早就吃肉喝酒的人,她還真是沒怎麼見過!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不少人指著墨九狸等人小聲的議論著……

讓吃飽喝足的兩個大漢,也聽到了不少,其中那個大漢看了眼顧琰,沒有想到他們聽說的女人,跟他是一夥兒的,這傢伙剛才還問自己,真是太過分了……

顧琰見到大漢看過來,微微一笑道:「呵呵,主要是我們小姐沒說,她把水族的人怎麼了?所以我才問你的!」

「哈哈哈,沒事!不過,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嗎?真的是你們家小姐,把水族禍害了嗎?」大漢看著顧琰身邊的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墨九狸無語的看了眼對方,什麼叫她禍害了水族?如果不是那水族的人先惹她,她會去理會他們嗎……

不過,也不知道那水族還有人在京華城嗎?會不會來給他們的少主報仇了,這還有十幾天的時間,她也不想總在這裡坐等著啊!實在不行,她是不是應該去把水族別院給滅了呢……

墨九狸心裡想著……

這時,酒樓門口又是一陣喧鬧,一對身穿水族服飾的人,走了進來,這一次跟他們一起的還有軒轅澈和東方瀾,兩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水族為首的是一個白髮鬚眉的老者,視線掃了一圈,看到墨九狸后,直接走了過來,然後看著身邊的軒轅澈和東方瀾問道:「她真的不是你們兩族的人?」

「水長老,我們已經說過了,我們跟這位夫人真的不認識!」軒轅澈無奈的說道,看著墨九狸露出一抹抱歉的表情。

東方瀾沒有說話,但是臉色也是極其難看的……

原來,昨天水千鈞走到京華樓門口,忽然暴斃!水族的族長得知后,連夜派出水族的太上長老水連城和一群水族強者……

水連城帶著人利用傳送卷抽來到京華城,了解了一翻事情經過後,一早就找上了京華樓,原來他覺得墨九狸跟軒轅家族和東方家族有關係,因為兩次事發軒轅家澈和東方瀾都在場……

水連城覺得墨九狸等人,不過是軒轅家族和東方家族,故意找來殘害他們水族後輩的打手而已…… 心裏不安也就算了,可我總覺得外面的那些棺材不正常,甚至覺得那邊有什東西在吸引我;雖然我不想出去只想在房子裏等舅舅他們回來,可是身體竟然突然鬼使神差的向外走去,而且我能夠判斷出來不是有什麼東西上我的身體,根本就是外面什麼在吸引我!

鬼使神差的打開門出去,我還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舅舅他們的身影,迅速地來到那些個棺材前面停了下來,看着這些棺材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種很強烈的歸屬感,仔細地看了看,發現裏面有一口棺材已經做好,上面吐了黑黑的油漆,前面還有鮮紅似血的大大的壽字,緩緩的走上前···

當舅舅跟那女人一前一後端着飯碗回到房間的時候,卻沒發現我的身影;兩個人都愣了,尤其是那女人順手拿起牆角的紙人衝了出去,舅舅緊隨其後。 命中註定的花火 據後來舅舅跟我說他們出來的時候已經看不到我的人了,他急的拔腿就要往外跑,被那女人攔下了。

“我得去救他!”不知道女人爲什麼攔着自己,舅舅心裏着急,說話的時候聲音也很大。那女人頭一次跟舅舅說話中夾雜了感情:“他一定在這裏,找吧!”說着指了指面前的十幾口棺材,臉上有焦急,也有愧疚。看着眼前的棺材愣了半天,舅舅恍然大悟般的看着女人,似乎要得到肯定。

果然那女人點點頭,拿出幾張紙人遞給舅舅,然後走到最邊上的棺材上就推開了蓋子。而舅舅卻還在原地站着,手裏拿着的紙人隨外面吹進來的微風飄着,他反應過來眼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什麼棺材匠,或者說她除了會做棺材以外,更重要的身份是棺陣師!

所謂棺陣師,自然就是指的懂得利用棺材佈陣的師父;而在陰陽行當中利用棺材做文章的大有人在,但他們卻很少能夠成爲棺陣師,僅僅可以稱得上是風水師,利用棺材的方位以及死者的八字做些手腳,但真正的棺陣師卻是逆天的存在,他們不但能夠通陰,還擁有強大的記憶力聽力以及嗅覺視覺,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操縱鬼魂!

或許有人覺得這不算什麼,畢竟養鬼的大有人在;如果真的那麼認爲的話你就大錯特錯了,棺陣師最大的優勢在於不用經過養鬼這麼繁瑣的過程,如果想用那個人的魂魄,只需要找出他的八字寫在紙人上邊放入一口嶄新的棺材內,再加以咒語就可;或者更直接的就是挖出死者的棺木,將其屍體燒掉灑進江湖之中,只留其身上一節骨頭放回其棺木內,然後從外面將原本已經腐朽的棺木修繕一番,最後塗上新的油漆,一樣可以操縱鬼魂,而且這樣做的話這些鬼魂會更加厲害!一般的棺陣師都會選擇前者,因爲如果按照後者,把死者的屍體燒掉,是對人家的大不敬,會引起鬼魂的嫉恨。這樣有損陰德不說,還有可能在關鍵的時刻被鬼魂背叛。

好多道家弟子在接觸到棺材陣以後就立志想做一名棺陣師,其中不乏有一些是想通過操縱鬼魂更好地做善事,但更多的是在修道的過程中迷失自己,繼而心中

慾望膨脹,想要修煉成爲棺陣師,從而操縱那些鬼魂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其實這和這些不良的降頭師的目的是相同的,都是爲了滿足自己;不同的是降頭有反噬的作用,對別人造成什麼傷害,自己就會受到多大的反噬!但是棺陣師不會,一旦練成後只要是自己所選中的鬼魂就可以任意操作,且不用擔心反噬!

或許是因爲棺陣師太過強大,也就造成了修煉的難度極高。世人相傳有一本書專門記載如何成爲一名優秀的棺陣師,可是至今無人見過。大家都是通過自己的參悟和經驗去修煉,而連成棺陣師的人,寥寥無幾。

舅舅的師父惠南大師生前就非常向往自己能夠成爲一名棺陣師,甚至人生最後的幾年全部是在修煉這個,可是最後還是含恨而終,看着眼前的這麼多的棺材以及女人的表現,舅舅終於明白這女人爲什麼能夠像神人一般了,同時也清楚了她爲什麼要在娘娘廟裝瘋賣傻。

因爲棺陣師利用鬼魂所做的一切,形成的因果都會落在鬼魂的頭上;意思就是如果利用鬼魂作惡事,那該鬼魂就很有可能因爲惡事做進被打入地獄,相反的如果操縱他的棺陣師是良善之輩,鬼魂也會因爲好事做得多得到善終!

其實鬼魂是一種很可憐的存在,並不是所有人死後都會變成鬼,但凡變成鬼的都是因爲有未斷的因果,不論是善果還是惡果在人死的那一刻都已經成爲定局,可是他們卻無法馬上投胎,正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指的就是從人死的那一刻,一切都結束了。換句話來講,如果能夠在每個人死之前吧他的心願全部完成,那麼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鬼魂的存在;如果在沒得人死後最初變成鬼魂的時候善意的引導,幫助他完成自己未竟的心願,這個世界就不會有惡鬼厲鬼這麼一說。鬼魂是能夠感應到棺陣師的存在的,如果在鬼村女人不裝瘋賣傻的話,那些鬼魂就會蜂擁而至求着女人收了他,若是一個兩個女人或許還能勉爲其難的收了,然後操縱他做幾件善事,從而投胎;可是那是一整個村子的鬼魂!她,收不下!

但是鬼魂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如果你不收他他會記恨你,甚至會報復你,爲了避免遭受整個村子鬼魂的報復,她只能這麼做!在手裏的紙人將要被風吹走的那一刻舅舅猛然回過神來,緊緊地將紙人抓在手裏,看向了女人,而她在舅舅愣神的這段時間已經連續開了五口棺材,但是沒有找到我。每打開一個就要往裏面丟一個紙人!

棺材蓋子不可隨意的打開,尤其是這種棺材陣中的蓋子,每打開一次就必須往裏面丟一個人,來喂裏面的鬼魂;如果棺陣師忘記喂,那麼鬼魂便可以自己離去,同時棺陣師的地位就會下降一分。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比起棺陣師的身份地位更重要的是這些鬼魂要走,棺陣師是不能夠阻攔的,而這些鬼魂走了以後往往會因爲棺陣師的怠慢而發怒,從而爲害百姓!所以棺陣師門大都身邊不斷紙人,並且在紙人上面寫上八字(通常寫的都是已經死去之人的),這樣需要開棺材蓋的時候就會把紙人當做人丟進去喂裏面的‘人’。見舅舅愣着看着自己女人焦急的開口:“你懂不懂怎麼做?時間來不及了,要快!”邊說邊又推開一口棺材,迅速地看了一眼沒看到我的身體,連忙丟進去一個紙人,緊接着把棺材蓋子合上。

舅舅雖然對這個職業沒有興趣,但由於師父的興趣極大,他也就跟着瞭解過一些。反應過來以後從另外一邊做了起來,奇怪的是連着推開了好幾個舅舅都沒有發現我的蹤影,反而把手裏的之人全部丟光了,而前面還有一口漆黑髮亮,前頭寫上大大的壽字的棺材,與此同時女人也站了過來。顯然我就在這裏面舅舅連忙衝女人點頭,示意可以動手,女人看了看棺材眉頭微皺,朝舅舅伸出了手。

“給我紙人。”女人伸手之後半天,舅舅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最後只能急切的開口喊道,舅舅聽了說我沒了,你給我的都用完了。女人聽後愣住了,因爲這些只認可不是隨便畫畫就可以的,每張紙人在畫好,並且寫上八字以後都需要在*(生水,冰冷的井水或者是未落地的雨水在茅山中都成爲*)裏面浸泡七天,才能夠生效,眼下他們兩個人身上都沒了紙人,而我所在的棺材偏偏又是她這陣法的核心位置,裏面的鬼魂是這批鬼魂裏面最兇的,如果怠慢了他,出去以後他必定會大肆的作祟,可是如果放任不管,裏面的我···

“我得救他。”在女人還在猶豫的時候,舅舅直接開口,同時手已經放在棺材蓋的位置上;但女人突然推開舅舅,擋在他前面面露愧疚的說你冷靜點,你知不知道這裏面的規矩!

“我不管,我得救他。”規矩舅舅自然是知道的,可是在我的安全面前所有的規矩都將不再是規矩,哪怕等會兒他把自己餵給那東西,現在也得把我救出來!說完一把推開女人,說了句得罪了,就要推開,這時候女人突然發難從後面拍了舅舅一下,舅舅只覺得身體被施了定身術一般動彈不得,若是一般的門派遇到此招可能無所遁形,但對舅舅來說這就如同水一般,因爲這招式就是她的師父惠南大師所創的,舅幾秒鐘的時間就已經默唸咒語解開了定身,然後繼續向前。

身後女子看着舅舅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最終無奈的嘆了口氣,從腰間拿出一個小葫蘆,同時開口:“既然非要開,就用這個吧。”說着把葫蘆扔給了舅舅,接過以後他看了看,才恍然大悟般的想起,既然能夠用紙人,一樣可以用鬼魂代替,只不過用鬼魂的話會有損陰德,可現在十萬火急,哪裏還能顧得上陰德?

當下舅舅便推開棺材,果然我正躺在裏面閉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但整個身子外面結了一層霜,舅舅後來跟我說在晚哪怕一分鐘,我就會死掉,還說我命大。當下舅舅便跳進去把我給丟了出來,同時把女人遞給他的葫蘆打開把裏面的小鬼丟了進去,然後扣上了蓋子。

舅舅知道這小鬼是女人的寶貝,但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舅舅準備把自己陰陽傘送給他作爲報道,可是令舅舅沒想到的是棺材蓋過了半分鐘,竟然啪的一聲,自己攤開了。舅舅不解的看着女人,同時心裏多了一份警惕,隨時準備跟李面的傢伙戰鬥。

“孩子開了一次,你開了一次。所以得丟進去兩個人。”女人臉上寫滿了落寞,淡淡的開口同時看着舅舅說我的寶貝進去了,我也跟着進去吧,你記得蓋上蓋子以後就離開吧,走的時候放火燒了這間房子,省的再害了別人,說完女人便跳進了棺材,顯然女人是想犧牲自己。

舅舅關鍵時刻突然想到了櫃面送給我的峯峯還在包裏,雖然捨不得,但總比犧牲一條人命要好得多,就在舅舅掏出裝有峯峯的小葫蘆,準備走上去的時候,棺材板再次一聲巨響,自己扣了上去! 第486章

對於水連城的說詞軒轅澈和東方瀾,也是十分的無語,但是他們十分了解水族的這位水連城太上長老,此人就是一副牛脾氣,倔的要命,只要是對方認準的事情,不讓他徹底整明白,那是誰說什麼都沒用,因為他壓根聽不進去……

軒轅澈和東方瀾解釋了一早上,嘴皮子都快說破了!水連城也依舊不依不饒,認定了墨九狸跟他們有關,非要拉著他們兩人前來跟墨九狸當面對峙,他們要是不來,那就是他們心中有鬼……

無奈,軒轅澈和東方瀾才會黑著臉,跟著水連城再次來到了京華酒樓!他們確實很想跟墨九狸交好,可是這一而再再而三的,他們知道壓根沒希望了……

現在只求不跟墨九狸交惡就好!兩人此刻都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來京華城了……

「說,你是不是軒轅家族和東方家族的人,是他們派你們故意殘害我水族大小姐和少主的!就算你們不說實話,我也有的是辦法讓你開口,識相的最好乖乖說實話的好!」水連城聞言,看著墨九狸等人冷冷的說道。

「我說老頭兒,你是沒睡醒犯傻,還是真傻啊!就憑軒轅家族和東方家族,配當我們的主子嗎?你問問那兩個少主,他們想跟我們吃飯都輪不上,你竟然說我們是他們派來的,真是搞笑了……」顧琰搖著手裡的摺扇,看著水連城諷刺道。

眾人聞言眼神都閃了閃,他們沒有忘記昨天軒轅澈和東方瀾過去跟墨九狸套近乎,被墨九狸直接拒絕的事情……

「對啊,昨天軒轅少主和東方少主,似乎過去想跟人家一起聊天,人家直接給拒絕了!」

「是啊,似乎連坐都沒讓他們坐!昨天軒轅少主和東方少主走的時候,臉色可黑了!」

……

不少人小聲的說道,軒轅澈和東方瀾哀怨的看了眼顧琰,雖然他說的是實話,但是能不能給他們留點面子啊啊啊啊啊……

水連城聽到四周的議論聲,微微皺眉,懷疑的看著墨九狸等人,難道自己想錯了?這幾人真的跟軒轅家族和東方家族無關?

那他們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跟他們水族為敵?難道是水族的仇敵?

「你是何人?」水連城看著墨九狸問道。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你又是誰?」墨九狸挑眉看著對方問道。

婚來孕轉:傅少醫見鍾情 「哼,我是水族的太上長老水連城!」水連城說道,他的名號在浩天大陸也是非常響亮的。

在他看來,自己只要說出名字,對方就會害怕和忌憚的!

「哦……不認識!」墨九狸聞言淡淡的道。

「你說什麼?」水連城以為自己聽錯了,下意識的問道。

「我們小姐說不認識!」沉香好心的解釋道。

「你們……哼……」

「你們殺了我水族的少主和大小姐,老夫也不想欺負你們,你們幾個自盡吧,我會讓人留你們一個全屍的!」水連城臉色一沉,看著墨九狸等人道。

「白痴!」

墨九狸不雅的翻了個白眼,冷笑一聲說道…… 見到棺材蓋子自己合上舅舅心裏急得要死,他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是先救渾身滿是冰渣的我,還是先救爲了我選擇犧牲自己的白衣女子?

原地愣了幾秒鐘他選擇了救那個女人,畢竟人家是爲了救我們,而且這女子身上一定有祕密,這個祕密又和自己的師父有關;可是又不能放任我不管,舅舅連忙拿出陰陽傘放在我的身上,只見那陰陽傘紅光乍現,緊接着我的魂魄便盡數被收入傘中。現在收了我的魂魄等時候再把我放出來,雖然會導致我身體陽火更加虛弱,卻也不至於喪命,如果繼續讓我的魂魄待在體內,會被那鬼東西釋放出來的冰渣吞噬體內所有陽氣,直到魂飛魄散!

收完我的魂魄以後舅舅馬上合上了陰陽傘放回自己腰間,然後迅速跑到棺材跟前,用盡全力推向棺材蓋,可是剛剛還一推就開的棺材現在竟然像是用釘子釘過一般,紋絲不動。打開天眼往裏面看去只見那女人的魂魄在裏面痛苦的掙扎着,翻滾着;而在她的周圍籠罩着一圈黑色的煙霧,那團煙霧越來越濃,並且一點一點的進入女子的身體,很快女子的魂魄掙扎的幅度變小了許多,只剩下機械性的抽搐;看到她快要不行了舅舅猛的用牙齒咬開舌頭一口精血吐在棺材正前邊大大的壽字上面,同時用刀子在中指上面割開一個大口子,讓噴涌而出的鮮血盡數滴在棺材板上!

人體內精血最足的地方有兩處,分別分中指跟舌尖;兩者同爲人體精華,一般只需要動用一處便可化解暫時的危機,若是兩處同時動用,會迅速的消耗人體內的精元,道行比較淺的人用了很有可能會透支身體,沾染重病!當下情況緊急舅舅一心救人,根本沒有考慮到自己的安危,本來以爲在體內精血的震懾下能暫時的壓制住棺材內的東西,然後利用這短暫的機會打開棺材蓋子,可是令舅舅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舌尖血吐在壽字上面以後迅速的被吸附上去均勻的擴散到整個字上面,看上去字體更加的妖豔,詭異!

這不是一個好現象,如果正常的話,當精血沾在這種陰氣極重的物體會發出滋滋的聲響,直達精血能量耗盡,消失於無形,同時被精血擊中的東西會遭受重創,可眼下棺材竟然完完整整的接住了舅舅的舌尖精血並且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舅舅心裏有一絲不好的預感,他對自己的實力相當清楚,能夠接住自己的精血並且毫髮無損的,只有鬼王級別的東西!再聯想到那女子明明是棺陣師,卻根本沒有一絲抵抗的念頭變跳了進去,他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在看自己滴在棺材上面的中指血,根本沒有溶解,就像是水滴在荷葉上面一樣!

大家都知道液體滴在地上會迅速的擴散開,而舅舅的血卻在棺材蓋上保持着球狀,隨着微風血滴竟然像球一樣從光滑的棺材板上滑落,滴在地上的那一瞬間啪的一聲爆碎!看到眼前的景象舅舅心裏沒底了,但還是伸手推了一下棺材蓋,雖然中指血廢了,可他還是對附在壽字上面的舌尖血抱有一絲幻想!

推上去的那一刻,棺材蓋竟然真的動了!但只是動了一下就再次變得堅如磐石;並且就在他推動棺材的那一刻,前面的壽字發出了淡淡的紅光,維持了不到一秒就又恢復如初。舅舅似乎抓到了什麼猛的向壽字看去發現自己剛剛滴上去的鮮血消失了,整個壽字變得淡紅,與剛剛滴上去精血那時候的詭異鮮紅形成鮮明對比!

地獄名媛 “難道··”舅舅嘴裏嘀咕一聲,再次一咬舌頭將精血吐在壽字上面然後迅速的推動棺材蓋,果然它又動了,並且比之前懂的幅度大的多,可惜的是舅舅推動的速度遠遠慢於壽字上面精血消失的速度;而精血徹底消失的那一刻,已經露出一小縫隙的棺材再次毫不留情的緊*上!

“果真如此!”總算髮現了這棺材的祕密,他從邊上拿過一個空瓶子,然後用刀子劃破自己另外一隻手的中指,兩隻手同時伸進瓶子裏面,並且發動內力逼着體內精血迅速的流出,全部滴在裏面!

這種棺材舅舅第一次遇到,卻不是第一次聽到!名爲喋血棺!只要棺材蓋被裏面的鬼魂主動合上以後,想要打開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開棺人用自己體內的精血滴在棺材眼上,喂棺材!所謂棺材眼指的就是棺木正面寫的字,有的是壽,有的是福,有的是奠!顏色也分爲黑白紅三種,其中以紅色爲最兇!

這也是爲什麼人死後所用的棺材上面都會有這種字,雖然不是真正的喋血棺,在上面寫上這種字就是爲了讓圖謀不軌的髒東西和那些盜墓的人心生忌憚,從而不敢靠近棺材,保證棺材裏面的屍體得到安寧!

開棺人利用棺內鬼魂在享用自己精血的時候迅速打開棺材蓋子;所需的精血量是棺內鬼魂的道行所決定的,但眼前這棺材內的鬼魂顯然胃口不小,舅舅那麼足的精血滴上去竟然只能夠堅持幾秒鐘,實力可見一斑!

由於舅舅體內暗自發力,雙指精血流出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裝滿了整整一小瓶,而此時舅舅的臉色也變得慘白,甚至感覺到了頭暈目眩,強忍着起身將瓶子內的精血一下子倒在壽字上面,霎時間壽字變得空前的亮,紅光照亮了整間屋子!與此同時舅舅不敢怠慢,迅速的伸手推棺材蓋,這次沒有遇到太大的阻力,輕鬆地將蓋子推開,而此時舅舅只覺得刺骨的寒氣撲面而來,裏面的白衣女子身上所結的冰已經非常厚,透過天眼看上去她的魂魄已經靜了下來···

來不及惋惜,連忙跳進去抱住女人就要往外跑,可是女人身上結的冰渣太厚,已經與棺材凍在了一起,舅舅沒有抱起,而棺材外面壽字上面的光芒急劇的變暗,看上去隨時會徹底暗下來。猶豫了一下,舅舅低頭緊緊吻上女人的嘴脣,然後大口大口的往其口中吐着真氣,女人的身體快速的回暖,身上的冰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舅舅嘗試抱了一下女人的身體已經和棺材底部分離,沒有任何停頓,舅舅抱起她縱身一躍跳了出來,與此同時棺材蓋猛的彈起,扣在舅舅二人的身上,分明是想把他們逼回棺材內,關鍵時刻他猛的集中全身力量出腳踢在棺材蓋上面,頓時只覺得踢在磐石之上,整條腿都麻了。幸運的是在舅舅提上去那一腳以後,棺材蓋往後退了幾釐米,而舅他們利用這短暫的一秒種落在了地上!

說來也奇怪,就在他們的身體接觸到地面的那一刻原本氣勢洶洶的棺材蓋一下子失去力道,直挺挺的摔在地上,發出啪的一聲巨響。同時舅舅看到棺材內那團黑霧緩緩上升到棺材口的位置後原地盤旋,隨時會衝出來,知道這是裏面的東西在開館之後沒有得到‘人’生氣了,舅舅連忙從兜裏掏出裝有峯峯的瓶子,打開蓋子,將峯峯丟了進去。

就在峯峯進去的那一刻,那團黑霧迅速的沉了下去,緊接着停在地上的棺材騰的一聲飛起,穩穩地扣在棺材上面!舅舅鬆了口氣,把我和女人分別扶起,讓我們坐在地上,然後自己坐在中間,往我們體內輸送真氣。

漸漸的我和女人身上的冰渣全部化掉,臉色倉白的舅舅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第487章

「你說什麼?」水連城聽到墨九狸的話,憤怒的問道。

「說你我們小姐說你白痴!你們水族的大小姐是自己打賭輸了不認,被誓言規則抹殺的!你們水族既然那麼厲害,放族裡大小姐出來跟人打賭還不認,你們怎麼不去把誓言規則修改一下呢?不然你們的大小姐也就不會死了!至於你們的少主,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活著從這京華酒樓走出去的,甚至他還當著大家的面,接通傳音石,播放了一段他身邊八大強者跟妓女上床的戲碼,這些事情難道你不知道?今天你跑來這裡找我們小姐,該不會跟你們水族少主一樣,是看上我家小姐的絕品紫仙石和神獸了吧!我說你們水族都是這麼不要臉的嗎?」顧琰看著水連城不屑的諷刺道。

聞言,眾人都是一片的唏噓,因為顧琰說的他們都知道,而且昨天那水千鈞,確實是為了人家夫人的東西來的……

「這水族是強盜嗎?就這樣少的來搶沒搶到,又來老的!」

「是啊,真是太不要臉了,真沒有想到水族的人竟然都是這個水準,看起來這四大家族的人,也不怎麼樣啊!」

眾人紛紛議論道……

「你們說的是怎麼回事啊?什麼是搶東西啊?你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哪兩個大漢聽到顧琰的話,和眾人的議論,心裡好奇不已,於是跟旁邊一個中年人問道。

「嘿嘿,這事你問我就對了,因為這事我可是全程看戲到現在的啊!」那中年男子嘿嘿一笑說道。

「真的啊,那你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大漢好奇心被勾起問道,就連他叔叔也是帶著幾分好奇的看向中年人。

中年人看了看墨九狸等人,顧琰直接道:「沒事,有什麼說什麼,我就還不信這水族天下老大了!」

中年人又看向水連城,水連城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這大廳裡面不少人在,門口都擠滿了,再說有些事情他都是聽水千鈞留在別院的人說的,具體如何他也不清楚,於是黑著臉沒有說話,倒也沒有打算制止那個中年人……

中年人見狀徹底放心了,看著面前的大漢說道:「這事的從幾天前東方家族京華樓舉辦的賭石大會說起,前幾天京華樓舉辦了一年一度的賭石大會,當時我們都在三樓參加,那位夫人剛到京華樓三樓沒多久,在選擇原石的時候,被那水族的大小姐水千惠眼疾手快的給搶先了!水族大小姐水千惠不但搶了那位夫人的原石,還出言侮辱對方,但是人家都沒跟她計較,是那水族大小姐自己提出要跟人賭石的!並且說那位夫人如果輸了,就要脫掉衣服,到京華樓門口跪三天!結果那位夫人便應下了水大小姐的賭約,從要求賭和賭后輸了如何,全都是那水大小姐自己說出來的!結果水大小姐開出了藍螢石,以為自己贏定了,卻沒有想到那位夫人,竟然開出了絕品紫仙石!」 “你醒了。”見舅舅醒來女人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表情,淡淡的開口,聲音不再那麼冰冷但是看着舅舅,臉上表情很複雜。

“我睡了多久?”舅舅只記得他自己精血透支後又運用真氣幫我和女人去除體內陰氣,最後眼前一黑外什麼都不記得,下意識的開口問道,女人說現在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你睡了整整一天。舅舅點點頭,感覺身上還是沒有力氣,就躺下來準備再睡一會兒,剛躺下就想起來我的魂魄還被他收在陰陽傘內,嚇得一身冷汗,也不顧的身上的痠痛無力,騰的一下做了起來就要下牀。

雖然說暫時困住我的魂魄不會危及生命,可那僅僅限於24小時以內;如果過了24小時魂魄還沒有回到身體裏面,陰曹地府的生死簿上便會顯示我已經死了,那時候我就真的成了死人了,就算可以用紙人寫上我的八字讓他替我去死,也可以收買鬼差。但無論如何我已經算做‘死人’了,以後真的等我死了,地府反倒不會派人前來,到時候就會成爲可憐的孤魂野鬼,用時無法投胎!眼下距離24個小時沒有多長時間,舅舅怎能不急?

“你要幹什麼?”女人連忙攔住了他,雖然語氣冰冷但臉上掩飾不住的擔心,內等舅舅說話她繼續開口:“我醒來以後看到你和孩子都倒在地上就把你們擡到臥室,我發現那孩子魂魄都不在體內,就猜到你暫時將它們封住了,就私自動了你的東西,將其魂魄放了出來。現在那孩子已經沒事了,我喂他喝了符水現在他正在睡覺,你放心吧。”女人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說完以後自己都不相信她竟然跟一個男人說了這麼多話,臉上閃過一絲異樣。

“謝謝。”楞了一下,舅舅由衷的開口,身體慢慢躺了下去,躺下之後側身看着女人說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的身份了吧,說完以後目不轉睛的盯着她的眼睛。女人猶豫了一下說你不是答應我不問了麼?

昨夜,二人前去盛飯,女人與舅舅一前一後進了邊上的廚房;剛一進去舅舅便關上門,神色認真的開口:“你到底是誰,手裏怎麼會有《杜氏經集》?”對於這本書舅舅在熟悉不過了,因爲他的師父惠南法師有一本一模一樣的書,剛剛在女人屋內翻了幾下發現裏面的內容字跡也一模一樣,兩本書唯一不同的就是師傅的那本裝訂的線是紅色的,而女人的書上面用的是綠線。師父生前總是對着他那本書落淚,舅舅也曾經問過惠南大師爲什麼在所有東西中對那本書情有獨鍾,師父嘆了口氣說,那是她的妻子留給她的東西!所以久久才急切的想要知道女人的身份,她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師孃!

“我說過,不要問我的事情!”

“我是惠南大師的弟子!”儘管女人的聲音更加的冰冷,舅舅的心卻迅速的燃燒起來,師父總說師孃如何了得,可惜自己未去之前師孃就已經自縊而亡,如今在此處遇到這奇女子,舅舅的第一感覺便是師孃當年沒死,而來隱居到了這裏。很明顯的,那女人聽了舅舅的話目光閃爍了幾下,張開嘴巴想說什麼,卻又咽了下去。頓了一下他繼續開口:“我爹死得早,在我眼裏師父就是生父!所以···你是誰對我來講很重要!拜託!”

“我只能告訴你,我確實認識你師父;其他的無可奉告···除非,我主動告訴你!但我不說,你不許再多問一句!”女人猶豫一番最終淡淡的開口,語氣中夾雜着一絲滄桑感。舅舅點點頭,算是答應下來!

聽女人說完舅舅微微一笑說你確定現在,還不告訴我你的身份嗎?女人聽了也跟着一笑,但笑容轉瞬即逝,聲音微冷的開口:“我叫杜蘭。”

“你幫我把我的包袱拿來。”楞了一下舅舅便回味杜蘭這兩個字,邊衝她說道。等杜蘭把包袱拿來以後舅舅從裏面拿出一塊包裹着的大黃布,然後打開以後從裏面拿出兩個牌位,一個是自己的師父惠南大師,另外一個則是自己師孃的排位,上面清清楚楚的寫着:愛妻杜芷之靈位!

看到杜芷的靈位,邊上的杜蘭猛地撲上來抱着排位嚎啕大哭,邊哭邊喊姐姐。這時候舅舅才明白過來爲什麼杜蘭不但擁有《杜氏經集》,還能夠發動師父自創的定身術,原來人家是自己師孃的妹妹!按理說杜蘭跟自己師孃師父一個輩分,舅舅應該把她當做長輩來尊敬,可是看着眼前杜蘭哭的梨花帶雨的模樣,以及昨天在棺材內自己吻得那麼久,他心裏就覺得怪怪的,就像是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想聽聽我的故事麼?”良久,杜蘭情緒穩定下來,擦了擦眼淚看着舅舅輕輕開口,語氣中帶有一絲難得的溫柔,昨天她雖然險些喪命於棺中,腦海裏還是擁有意識的,舅舅捨命救她的畫面再一次浮現在眼前,讓她想起那個不該想的人。

“我等這一刻等了好久。”

杜蘭點點頭,開始跟舅舅講述起自己的經歷來。原來杜芷杜蘭是親姐妹,他們是當年赫赫有名的玄門世家杜家的千金大小姐,自幼學習奇門遁甲術。後來國內形勢變化,玄門被作爲落後的代名字被人民拋棄,杜家在江湖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杜府也由原來的門庭若市變得門可羅雀。門徒四散而去,家道一落千丈。衰落後的杜家被之前的敵人徹底壓住,對方叫囂着要娶杜家的兩位千金,否則一定要讓杜家徹底消失。同時也有人覬覦起他們家的傳家寶《杜氏經集》,這是一本可以教人如何成爲棺陣師的書,成爲無數人眼裏的香餑餑。

可是對於杜家家主而言無論是自己的女兒們還是傳家寶都不可能給別人,所以就以自己風燭殘年之軀約了所有針對杜家的人鬥法,或許是知道自己此去凶多吉少,臨行前他把傳家寶抄成一式兩份,分別給兩個女兒,並告訴她們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這本書!

果然杜家家主去了就再也沒有回來,他當着衆對手的面毀掉自己的傳家寶,然後被那些人圍毆致死。失去依靠的兩個姑娘相互扶持着找回父親的屍體,出葬當天那些壞人又來搗亂,阻止杜老安然入棺,並以此要求二女嫁給他們,爲了父親入土爲安,兩個女孩兒準備答應可就在這時一個年輕帥氣的道士出現了,打跑那些壞人並幫助兩個女孩兒安葬其父親。

說着說着杜蘭就流下了眼淚,彷彿回到了那段痛苦的記憶中去。舅舅聽了心裏也異常的難受,毫無疑問那年輕的道士便是自己的師父,沒想到師孃和眼前這位姑娘之前淨遭受那麼多苦難,尤其是杜蘭現在尚且那麼年輕,當時又能多大,兩歲?三歲?同時心裏又有一絲愧疚,覺得正是自己的逼問讓她想起來沉痛的過往,咬了咬嘴脣輕輕開口:“對不起,我···”

“沒事,故作堅強這麼些年,能有個人傾訴一下也是件好事”杜蘭此刻完全收起了那副冰美人的形象,展現在舅舅面前的只是一個懷念過去的小女孩兒,雖然就就比她小許多。頓了一下杜蘭繼續開口:“被你師父救下以後,我們姐妹兩個沒地方去,就暫時跟他一起了,後來他和姐姐日久生情,相愛了。而我當時只是個小孩子,跟着他們也樂呵呵的。”說到這裏杜蘭突然停了下來,一本正經的看着舅舅開口:“你知不知道你師父有個兒子?”

知道他指的就是自己的師兄鬼面,舅舅連忙點頭說知道啊,前幾天我們還見面了呢。說完就看這她,等她接着說,誰知道杜蘭聽說前幾天還見過鬼面之後臉色大變,好不容易消失的那副冰冷的表情馬上恢復,冷冷的問他什麼時候見得,在哪裏見得。面對杜蘭突然的變故,舅舅不明所以,但還是能夠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一絲期待。看着眼前的她,再想起鬼面以及昨天夜裏杜蘭手裏的鬼魂和峯峯,舅舅心裏突然產生一個奇怪的想法,然後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杜蘭。

“很奇怪麼?”顯然,杜蘭肯定了舅舅的想法,繼續開口:“我大他五歲,他小時候都是我陪他玩兒。我們兩個感情一直很好,後來接接觸時那段時間我正好沒在家,回去的時候姐姐已經入土爲安了,他也在自己臉上蒙上了面具,說是不爲母親報仇,終生不摘!”

說到這裏杜蘭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最後一次見他是五年前,他突然就找到我送給我一個小葫蘆說裏面是他養的小鬼叫蘭蘭,留給我防身用。其實我當時已經算得上棺陣師了,但還是很高興的收下了。但是後來他養鬼的事情被姐夫發現了,我們兩個互相喜歡的事情,也被姐夫發現了!姐夫就罵我說我亂搞,同時大發雷霆趕走了他!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見到過他,自己一個人來到這裏住了下來,本以爲我會一輩子住在這裏不問世事,沒想到卻遇到了你們,這真是因果未斷啊!”

“你是他小姨,你真的打算嫁給他麼,如果師父沒有發現的話?”舅舅好奇的問道,並不是站在世俗的倫理角度,而是覺得既然他們都是修道之人,又怎麼會做出這種荒唐事?

杜蘭毫不猶豫的點點頭,說那小鬼便是我們的定情信物,所以昨天爲了救這孩子我犧牲了他送我的禮物,最後一絲生存的勇氣也不在了,我覺得我早就應該離開這個世界。舅舅聽了搖搖頭說你錯了,不等女人開口繼續說道:“你就不奇怪我怎麼讓棺材蓋上的麼?”

杜蘭搖搖頭表示不清楚,其實她心底早就決定等自己說完就問舅舅。他微微一笑說你知道峯峯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