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楊薇的眼神,我耐心的跟她解釋道:“微微,你剛剛聽到沒有麗麗是說下課之後這個男孩子就不見得。”

“這又怎麼樣?”楊薇似乎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接着說道:“下課就離開教室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對,可能有這種情況發生,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另外一種可能,他並不是自己走了,而是被誰藏了起來?”我盯着楊薇,一字一頓的說道,雖然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但是我感覺到這個猜測很有可能就是最接近事實的真相。

“不不會吧!”楊薇一臉驚訝的看着我,

她沒有想到我居然會提出這麼大膽的假設起來,她思考了一會立刻反駁道:“不可能吧!那麼多小朋友看着,就算那個犯人再大膽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吧!”

我搖了搖頭,反駁了楊薇的這個意見:“微微,你有沒有想過若是那個綁架犯就是老師了,這個年級的孩子對老師都有一種無限的信任,若是他們看到自己最信任的老師跟自己的同學待在一起,你說他們會不會產生懷疑?”

此時楊薇臉上的表情就像是表臉一樣精彩,從她的臉上我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表情,各個都不同樣。

“你你是說當時麗麗他們班上那個自然課的老師有着重大的嫌疑?”楊薇滿臉的驚訝,這句話不知道怎麼才從她的嘴巴里面給蹦出來的。

我點了點頭,開始跟她分析着案發當時的情景:“你想,當時麗麗下課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小李,可是並沒有找到小李的身影,此時教室裏面一片混亂,那麼現在就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就是小李走了,另外一種就是被自然老師給藏了起來。”

“可是教室就那麼一點地方,那個自然老師可以把小李藏到什麼地方?”楊薇看着我不解的問道。

我笑着看着她,摸了摸她的頭跟她解釋道:“你記不記得教室前面有一個講臺,這講臺下面一般都是空的,雖然放一個大人還放不下,可是要是放一個十歲的孩子,那空間就綽綽有餘了!”

此時楊薇的臉上才露出了那種恍然大悟的表情,看樣子他似乎是才悟出了這個事情的真相,隨後她不免有些崇拜的看着我,此時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就在邊走邊聊當中沒有過多久的時間我們就來到了校長的辦公室,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左右,天空也已經慢慢地籠罩着一層的黑紗。

想必這段時間肯定讓楊校長焦頭爛額了一陣,想到這裏,我跟楊薇快步的走到了校長室,現在都只是我的一點猜測而已,還有事情沒有驗證。

校長室的大門並沒有完全的關閉着,似乎是在等着我跟楊薇,看着門縫裏面透出了一絲燈光我快步走向前,輕輕地敲了敲這房門。

“請進!”楊校長的聲音從辦公室傳了出來,他的聲音裏面似乎還多了一絲迫不及待的意味在裏面。

我跟楊薇推門走進了辦公室,只見楊校長已經站起身來,似乎在迎接着我們兩個人的到來。

“怎麼吳先生沒有來?”楊校長看着我們兩個人,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不過良好修養的他很快就恢復了臉上的表情,不過還是被我給捕捉到了。

這校長明顯就是看菜下飯的主,我也不想跟他因爲這種事情發生什麼爭執索性說道:“吳先生昨天晚上喝多了酒,所以要我們幫他來調查一些事情!”

萬血劍尊 一聽到是吳安平委託我們來辦事的,這校長臉上立刻堆滿了笑容,忙不迭的把我們兩個人迎到了他的辦公室裏面來。

“吳先生委

託你們兩位調查什麼?你放心我絕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楊校長聽到這事情有了進展,臉上的笑容綻放的比花朵還豔麗。

“我想看看這失蹤孩子的課表可以嗎?”我看着楊校長提出了這個要求,雖然感覺到有一些莫名其妙,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我的這個要求。

他在辦公桌的電腦上面撥弄了兩下,立刻這些孩子們失蹤那天的課表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可是讓我失望的是隻有兩個失蹤的孩子最後一節課是自然課,剩下其他的都是各種各樣的課,按照比例來說語文數學課的概率是最高的。

這麼會是這種樣子?我面對着電腦不禁有些發呆,難道是我思考的方向出了問題,看着我的樣子,楊校長有些小心翼翼的開了口:“吳先生是不是想要調查最後一節課的老師?這個調查方向之前警察也想過了,可是看到課表之後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我此時的頭腦有些眩暈,難道那天真的是小李早早的就離開了嗎?我有些不死心的把這十六份課表全部打印了出來,隨後又拷在U盤裏面,準備回家之後仔細研究,裏面肯定有什麼東西是我們之前沒有發現的。

跟楊校長聊了兩句之後我跟楊薇走出了辦公室,此時楊薇對我的崇拜之情蕩然無存,此時她臉上滿臉的嘲諷,看着我不用說話我都知道她想要說些什麼。

趁着她還沒有開口之前,我連忙開了口說道:“楊薇,我知道你要嘲笑我什麼,但是我直覺告訴我,這個事情肯定跟自然老師脫不了干係、”

本來想打擊我一下的楊薇自討了個沒趣,於是白了我一眼說道:“你看看課表,這上面都證明了別人是清白的,可是你非要鴨子死了嘴巴硬!”

聽到楊薇不屑一顧的話語我頓時着急了起來:“楊薇,你信不信我們兩個賭一把,這絕對跟自然老師有關係。”

聽到要打賭,楊薇自然不甘於人後,直接把袖子擼了起來說道:“你說,你要賭什麼?姑奶奶什麼時候怕過別人,只是怕你個膽小鬼怕了而已。”

看到楊薇答應了下來,我卻犯了難,我根本都沒有想到要跟她打賭,所以賭注自然是沒有準備好,只能硬着頭皮說道:“我這一時半會還沒有想清楚,這樣,誰輸了就答應對方一個要求。”

楊薇自然是一口答應了下來,以她的性格在打賭方面她可是不願意輸給任何人的,尤其是不願意輸給我。

跟楊薇吵吵鬧鬧走到了大馬路上面,楊薇招了招手攔了一輛出租車,趁着現在有時間我趕忙的將手上的複印件拿出來一個個看着!

小學生的課程都很簡單,大部分都是語數外三門然後加上一些輔助課程,很快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些小朋友失蹤大部分都集中在週四週五,反而週一到週三都沒有看到一張課表。

這中間難道有什麼蹊蹺嗎?我看着手上的這十六張A4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當中。

(本章完)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墨奚程聞言說道。

墨奚程出來看著墨九狸說道:「我們想好,希望幾位能回葯谷幫我們看看有沒有回仙草,能不能有辦法救我父親,主要是我父親現在身子太過虛弱,我擔心路上出事,所以才……」

「我明白,既然如此,我等會兒會煉製一顆丹藥,先給墨前輩服下,希望他能堅持到我們回來!」墨九狸聞言面無表情的說道。

墨奚程感激的點點頭,現在他已經確定墨九狸等人確實來為自己醫治父親的了,並非是有什麼企圖的。不然如果換做別人,可能聽到他的選擇,都會不開心的。

畢竟帶著墨景風前往葯谷,一旦找到回仙草,煉製丹藥能更快的救活墨景風,這樣是最便捷的!但是如果對方自己回去,即便找到了,還要再次返回,十分的麻煩,可是對方都沒有說一句怨言,也沒有一絲不悅。甚至還為爹爹著想,墨奚程因此也對葯谷的三人有了更多的好感……

覺得難怪葯穀神秘無比,這葯谷的人也讓忍不住刮目相看的!

墨九狸在屋內煉丹,墨奚程等人都守在外面,後來墨族有事,墨奚程就帶著暗影先離開了,反正在櫻花林,除了墨風和墨行,暗處還有高手,十分的安全。

墨九狸察覺到墨奚程和暗影離開,這才喊墨風和墨行進去,然後趁著墨風走過去負責墨景風的時候,將墨行瞬間移動到空間裡面……

墨行完全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面前也是墨風負責墨景風,墨九狸給墨景風胃藥,然後墨九狸把藥液喂到墨景風的嘴裡,悄然開啟了幻陣,墨風放下墨景風后,墨九狸對著墨風說,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最後誰都不要進來打擾,一點都別打擾他,也別移動他,免得發生意外,只要他沒有任何反應,就是最好的事情……

「是,我知道了,那家主來看可以嗎?」墨風聞言問道。

「嗯,可以,只要別動他,也別在他周圍使用靈力什麼的,別打擾到他就可以!」墨九狸說道。

「好,多謝姑娘!」墨風看著墨九狸感激的說道。

「不客氣,那我們就先回去了!」墨九狸聞言點點頭說道。

「好,我送你們!」墨風說道。

「嗯。」墨九狸說道。

然後,墨風把墨九狸三人送了出去,回來和墨行一起守著墨景風。

只不過墨風不知道的是,此刻這櫻花林小院內,只有他一個人而已,墨景風和墨行,都在墨九狸的空間裡面,這個小院也被墨九狸借口煉丹的時候,悄然布下了幻陣。

墨九狸帶著墨行走,是以為擔心墨景風有什麼事情的話,沒有人知道,墨風和墨行是墨景風的貼身暗衛,知道的事情一定最多,也最了解墨景風,所以才帶上了墨行!

在空間內,墨行也是墨九狸放置在一個有墨景風也有墨風的幻陣中,所以墨行也是一無所知的!墨九狸和帝滄海還有南宮藍三人離開墨族后,直接前往了第八天界…… 難道是這樣,很快一個念頭就如同電光火石一般出現在我的腦海裏面,我立刻翻起這十幾張白紙,又認真的看了起來。

此時我的手有些顫抖了起來,拿着這些紙張的手不停的抖動着,我頓時明白了之前我的疑問,我忍不住輕笑了起來,沒有想到這答案是這麼的簡單。

此時我得意的看向了楊薇一眼,肯定的語氣的跟她說道:“這一次打賭,你肯定輸了你信不信?”

可是她只是白了我一眼並沒有說話,剛剛她那麼相信我,看到了課表卻打回了原型,可是此時我卻已經百分之百的肯定了這自然老師肯定跟這些事情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只不過現在的我並不想打草驚蛇,只等那一隻狐狸自己乖乖的露出馬腳我在把它一網打盡也並不遲。

車子很快就在我們小區門口停了下來,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我跟楊薇在外面忙了幾天也沒有了做飯的心思,索性從門口的飯店打包了幾個菜就帶上了樓,我們兩個可是太瞭解吳安平了,就算是餓死他都不願意親自下廚做個飯。

看着我們帶了飯菜回來,上一秒還癱軟在沙發上面的吳安平立刻活躍了起來,他迅速的將一盒飯菜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他動作之快讓我有些懷疑他是不是早就對我會打包飯菜回來這件事情有所準備,此時他蹲在地上,嘴巴里麪包着各種各樣的飯菜不停的咀嚼着。

看着他吃的這麼香,我的肚子也餓了起來,索性將打包盒拆開,將飯菜拿了出來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過了片刻,吳安平這纔打着飽嗝剔着牙齒滿足的看着我們兩個:“今天的這兩個菜還不錯,你們是從哪一家飯店裏面打包回來的?”

看着吳安平這幅模樣,我壓根都不想理他,專心致志的對付起眼前的盒飯起來,看着並沒有人理他吳安平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舔着臉看着我們兩個問道:“怎麼樣,今天有沒有什麼收穫?”

我將那十六張課表拿了出來,放在吳安平的眼前:“所有的答案都在這些紙裏面,你看看這些紙有什麼關聯沒有!”

“老吳,你可別聽他的,他還真的以爲看了兩集柯南自己就是名偵探了啊!今天下午他跟我推理了一番,結果事實證明全部都是錯的。”都到了這個地步,楊薇還是沒有忘了損我一頓,只見在我家那個善解人意的楊薇在哪裏去了?我真的有些懷疑面前的楊薇是不是有着人格分裂。

“楊薇,你可先把話說的太滿,你可別忘了我們兩個只見的賭約!”看着楊薇這麼囂張的樣子,我心中也不服氣了起來,索性把打賭的事情拿出來說。

“賭就賭,之前不是答應你了嗎?”聽到打賭這兩個字,楊薇連面前的飯菜都顧不上,直接站了起來看着我說道。

看着楊薇這麼小

瞧我,我心中頓時燃起了一股不服氣的氣勢,對着楊薇使出了激將法:“這樣,你要是輸了你跟我洗一個禮拜的衣服怎麼樣。”

“誰怕誰?”果然被我激怒了之後的楊薇格外的好鬥:“你要是輸了你就一個月天天跟我買口紅怎麼樣?”

“好!誰怕誰啊!”面對楊薇的挑釁我一口答應了下來,此時我的心中至少有七成的把握,就算那個自然老師不是幕後的黑手,但是跟這件事也脫不了關係。

此時吳安平可沒有心思管我們兩個人鬥嘴,他不停的翻着我遞給他的紙,希望從裏面能夠找出什麼答案來,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他有些不耐煩的把這跌紙丟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面,嘴巴里面不停的嘟囔着:“這不就是小學生的課表嗎?你給我幹嘛?這能看出什麼東西來!”

梵事進化札記 看着他們兩個都沒有看出這課表裏面的祕密,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有了這樣的機會我當然要趁機表現一番,所以跟他們兩個賣弄了起來:“這是這十六個學生失蹤之前的課表裏面發現了什麼沒有?”

聽到我的話,吳安平的心中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翻閱着這一疊課表,但是轉眼之間他就搖了搖頭,看他的表現,估計是跟我當初想到一樣的東西了。

“陳東,你就別賣關子了,快點說啊!”楊薇看着我,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着,雖然對我還是不太信任,但是她對我的推理還是很感興趣的。

我看了看吳安平,雖然他並沒有說什麼話,但是他的眼神裏面就透出了一股濃濃的求知慾,這可極大的滿足了我的虛榮心。

我裝模作樣的咳嗽了兩聲,隨後跟他們解釋道:“你們看雖然這十六張課表單個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但是你把這十六張課表放在一起,你們就可以看出來了。”

說着我將這十六張課表一字排開放在了桌子上面,聽到我說的這番話,他們兩個人連忙圍了過來,仔細的觀察着這些課表,只見楊薇依然是滿臉疑惑,但是吳安平的臉上卻閃耀着智慧的光芒,看樣子他也想到了什麼。

但是我怎麼會把一個出風頭的機會讓給吳安平,趁着他還沒有說話的時候立馬搶先說道:“對,你們看這些孩子失蹤大部分都集中在禮拜四跟禮拜五,不對,這麼說禮拜五隻有一個孩子失蹤,但是禮拜四卻有十五個孩子失蹤,我覺得這並不是簡單地巧合,是吧老吳!”

聽到我說的話,吳安平不停的點頭,看樣子剛剛他就是發現了這個問題。“可是就算是在星期四也不能作爲什麼線索啊!”楊薇看着我,她似乎還是沒有想到這其中的問題,追問道。

“微微,這就可以告訴我們很多信息了,爲什麼他不挑選禮拜一到禮拜三下手?因爲他沒有機會下手。”我故意跟他們賣了一個關子,停頓了片刻,果然他們兩個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解的神情。

“爲什麼?”

楊薇看着我不停的追問道。

看着裝逼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並沒有跟他繼續的賣着關子,於是解答着他們的疑問:“我剛剛無意中看了一下這些小朋友禮拜一到禮拜三的課表,這果然就被我看出了問題來,這禮拜一到禮拜五的課表上午都是四節課,但是下午就不一樣了,他們禮拜一到禮拜三下午五點半才放學,但是禮拜四、禮拜五下午三點半就放學了。”

“是不是說明這個人若是禮拜一到禮拜三留在學校裏面會突兀,所以他並沒有挑選這三天下手!”楊薇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樣,立馬說道。

我讚許的看來她一眼,看樣子她還是有慧根的,只是要人稍微一點撥她就立刻想到了,於是我接着她的話頭繼續往下說道:“微微說的很不錯,可是什麼老師禮拜一到禮拜三的下午留在學校裏面會有些突兀了?”

“副科老師!週一到週三最後一節課都是班主任在的!”被我這樣一點撥,楊薇立馬就知道我想要說什麼,立馬搶答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對楊薇的讚許,隨後又把話題放到了我面前的課表上面來:“既然是副科老師,那麼我們就來看看禮拜四有哪些副科老師的課!”

還沒有等我把話說完,楊薇索性一把將我面前的課表給抽走了,她拿在書桌面前仔仔細細的觀察着,好久才說出了話來:“有自然老師,地理老師還有勞動老師!”

“很好,這三個人都有嫌疑,微微,我問你,現在還覺不覺得我是在胡說八道,這地理老師是不是有很大的嫌疑?”

被我這樣一說,楊薇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看着我一臉無辜的說道:“這不是還有三個老師有嫌疑嗎?”

“你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我用手指頭戳了戳楊薇的腦袋,但是她並沒有半點反感,只是對我吐了吐舌頭。

接下來步驟很簡單,嫌疑人就縮小到這三個人了,正好我們三個人一個人盯一個,這狐狸可是總會露出狐狸尾巴的。

我自然是選擇盯緊自然老師,不知道爲何我的心中始終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個預感告訴我自然老師就是這件事的幕後黑手之一。

第二天正好是禮拜四,又到了這個不同尋常的日子,我們三個人的精神可是打的很足,在很早之前吳安平就跟楊校長打了個招呼,我們三個人就以實習老師的身份走進了學校裏面。帶我們的自然就是那三位老師。

雖然對我們的到來感覺到很困惑,但是畢竟是校長親自交代下來的任務,他們三個人倒是也不敢懈怠,兢兢業業的跟我們講解着授課知識、

正好他們三個人今天都有課要上,索性就把我們帶到了他們的班上,跟我們現場講學,這還是我從小學畢業之後第一次回到了小學的課堂,倒是覺得什麼都新鮮,而學校裏面的那些小朋友也好奇的看着我們這陌生的面孔,不住的竊竊私語。

(本章完) 三個月後

第八天界,星辰海

墨九狸,帝滄海和南宮藍三人,經過三個月的時間,來到了星辰海附近,他們從第七天界來到第八天界,只是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而已,但是來到星辰海附近,卻用了近兩個月的時間,可見星辰海有多麼難找了……

如果不是有墨湮的契約獸白老,派出自己的手下噬魂蟻,四處為他們探路,還有雲夏不斷收集消息,他們可能還要多些時間,才能來到星辰海的。

「也不知道葯谷,是不是真的在星辰海,如果不是,我們怕是又白來了!」帝滄海看著前面說道。

「白老說,這裡是葯谷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了,畢竟整個九州天界,星辰海是最為神秘的!」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也不知道這星辰海和星辰國有沒有關係,對了,九狸,寶寶還在星辰國嗎?」南宮藍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在,寶寶回到蒼穹界了,紫夜說上一次寧兒和小澤出生時,派人去星辰國把寶寶帶回蒼穹界了,紫夜的人看著,寶寶是不會有事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她不會忘記寧兒和小澤出生時,那一場雷劫,每一道她都記在心裡,就算現在她不知道幕後的人是誰,但是早晚有一天她會知道的!

開始她真的以為對方單純是因為小澤和寧兒而來,可是既然紫夜派人去帶走寶寶,那麼她又不是傻子,對方的目標根本就不只是寧兒和小澤,而是他們一家人才對!

聞言,帝滄海和南宮藍也想到當初的事情,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們都很清楚當初那雷劫有問題,分明是人為控制的,否則怎麼可能一副非要置九狸和孩子於死地的樣子!

不管對方是誰,他們都無法容忍,想傷害他們的寶貝孫子和孫女,那麼就必須從他們的屍體上踩過去,否則他們絕對不允許!

「九狸,你放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和孩子的!愚蠢的事情,我們做過一次,再也不會做第二次了……」南宮藍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藍姨,我知道的!」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主人,前面應該就到星辰海了!」小鳳這時看著前方一片藍色的海域說道。

「我看到了,星辰海周圍應該有陣法,靠近的時候慢一點!」墨九狸聞言看著前方說道。

「我知道了主人!」小鳳說道。

很快,小鳳載著墨九狸三人來到了星辰海邊,緩緩放慢速度停了下來,墨九狸仔細觀察著周圍,指著其中一個位置說道:「小鳳,飛到那裡去落在!」

小鳳聞言發現墨九狸說的位置根本就是海水的中心,但是它知道墨九狸不會欺騙它的,於是聽著墨九狸的指揮,一頭飛向墨九狸說的地方……

接著眼前一亮,面前出現一個小島,小鳳緩緩落了下來,驚訝的說道:「主人,原來真的有陣法呢!」 「嗯,先別下去,我看看再說!」墨九狸說道。

小鳳聞言,直接落在原地沒有動!

墨九狸的神識打開,仔細觀察著周圍,這個島嶼是荒廢的,所以墨九狸才讓小鳳沒有動,她剛確定這裡不是葯谷所在的地方!可是,之前在外面的時候,整個藍色海域,這裡是唯一的入口。

墨九狸沒有再發現海域上面還有其餘的入口了,因此墨九狸覺得這裡是入口應該不會錯了,帝滄海和南宮藍不懂陣法,也沒敢打擾沉默的墨九狸。

他們也看的出來,眼前的島嶼是荒廢的,不可能是葯谷的,而且,他們也很好奇葯谷,為什麼會在星辰海這樣的海域,而不是在森林和山脈中呢?

但是,目前為止,葯谷在星辰海,是整個九州天界對葯谷的唯一傳聞了,一路上他們也曾打聽過葯谷的位置,知道的人都說在星辰海了,大部分人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小鳳那邊!」許久,墨九狸抬起頭指著島嶼中一個建築說道。

「是,主人!」小鳳聞言說道。

「別看,直接撞上去!」墨九狸說道。

「啊……撞上去?」墨九狸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