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方萌萌坐在自己的床上,由於走的急而在那裡微微的喘著氣,林洛不由得走到了她的身邊,;摟住了她的肩膀,深情的說道:「謝謝你了。」

方萌萌聽到林洛的話,看了他一眼,然後把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低聲地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人家是你的未婚妻了,你要是出點事情,那不把人家急壞了。」

聽著方萌萌的話,林洛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放心吧,你家老公是有福之人,不會輕易出事情的。」

聽完林洛的話,方萌萌沒有再說話。

林洛也沒有再說話,兩人就這樣相互偎依在一起,傾聽者彼此的心跳聲。

好一會兒,方萌萌才把自己的頭離開了林洛的肩膀,看著他又說道:「我爸爸媽媽想要請伯父阿姨吃飯。」

「好呀,那天?」林洛聽到方萌萌的話,笑著問道。

「就這幾天吧,總不至於到我們訂婚的那天吧。」方萌萌聽到林洛的問話,嬌笑著說道。

「那有什麼不可能的,那天一塊兒吃飯,不是幫你爸爸節省了一頓飯嗎?」林洛說著話,嬉笑著看著方萌萌。

方萌萌伸出了自己的手在林洛的胸膛上狠狠的砸了一下,然後撅起了嘴巴,不在理睬林洛了。

林洛看著方萌萌的樣子,不由得笑了起來。

這一下子,方萌萌是更加的不依林洛了,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準確的掐住了林洛大腿上的肉,看著他狠狠的說道:「我讓你笑話我。」

說著話,方萌萌還有加了一點勁。

林洛的嘴巴都張開了,然後看著方萌萌說道:「老婆,真的很疼呀。」

方萌萌看著林洛的樣子,急忙鬆開了掐著他的大腿,但是還是看著林洛說道:「你以後再敢欺負我嗎?」

方萌萌的話音剛落,林洛就一把把她按在了床上。

方萌萌嬌呼了一聲,接著自己的嘴巴就被林洛堵上了,接著一條舌頭撬開了她的牙齒,進到了她的嘴巴裡面。 方萌萌感覺到一股火焰從自己內心的最深處開始燃燒了,她不由得抱緊了林洛,開始熱情的回應著他。

好久,林洛才把自己的嘴巴離開了方萌萌的嘴巴,看著滿臉緋紅的方萌萌,林洛低聲的問道:「怎麼樣?這個懲罰還可以吧。」

方萌萌迷醉的看了一眼林洛,鼻子裡面嬌哼了一聲。

林洛看著方萌萌嬌媚的樣子,他不由得把自己的嘴巴有吻住了她的嘴巴,然後雙手伸了出來,在方萌萌的身上遊走著。

方萌萌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雖然滿臉緋紅,但是她的雙手也緊緊地摟住了林洛。

突然間,一股酸麻的感覺從哪裡傳到了她的全身,她不由得叫了一聲,然後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象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而自己的靈魂好象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飄到了半空中。

聽到方萌萌的聲音,林洛彷彿得到了鼓舞,他的嘴巴和方萌萌的嘴巴再一次分開了。

方萌萌這時候全身的力氣已經離開了自己的身體,癱軟在了床上,她的意識也在慢慢的離開自己的身體,而身體內的那股原始的慾火已經開始熊熊的燃燒了。

就在這個時候,方萌萌最後殘存的意識突然提醒了她,於是她用盡自己最後的意識對著林洛說道:「不行,你忘記給我的承諾了嗎?」

聽到方萌萌的話,林洛停住了自己的動作,雖然他的身體裡面的慾火還在燃燒,但是方萌萌的話就如同一盆涼水,他把自己的嘴巴和手離開了方萌萌的身體,然後站了起來,長長的呼吸了幾口,讓自己激動的心情平息了下來。

方萌萌躺在床上也是長長的呼吸了幾口空氣,然後坐了起來,整理好了自己的凌亂的衣服,看著站在那裡的林洛,低聲的說道:「你這壞傢伙,以後再也不和你單獨在一起了。」

林洛看著方萌萌的模樣,坐到了她的身邊,摟住了她的肩膀,低聲地說道;「好了,老婆,我以後就做柳下惠。」

聽到林洛的話,方萌萌嬌笑了一聲,看著他說道:「真的嗎?你在鄭柔面前也是做柳下惠嗎?」

聽到方萌萌的話,林洛愣了下「難道她知道了什麼?」

然後故意岔開話題,看著方萌萌說道:「寶貝,你說訂婚的時候,我給你買什麼好呢?」

聽到林洛好像不願意和自己提起鄭柔,方萌萌也沒有再追問什麼,通過一些蛛絲馬跡,她隱隱猜測,林洛和鄭柔關係不簡單,心中很是無奈,也許他是不會屬於她一個人的,自己要想得到他的真愛,難道只能允許他的那些女人的存在?

他沒有聽到方萌萌的回答,林洛看了一眼她,看到她的眼神裡面流露出了一股惆悵的神色,林洛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鋼鐵燃魂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坐著,好久沒有說話。

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房間裡面的氣氛。

林洛拿起了自己放在枕頭邊上的手機,看了一眼,竟然是賀為民打來的。

自從賀為民當上了西南省的省長以後,林洛就很少見到他了,這一次他親自打來電話,不知道又有什麼事情。

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方萌萌,林洛站了起來,接通了電話。

「小林,最近在忙什麼?」林洛接通了電話,還沒有說話,賀為民的聲音就傳到了他的耳朵裡面。

「賀叔叔好,最近我就是上學,考試,沒有忙什麼。」林洛先問候了一聲賀為民,然後回答了他的問題。

「晚上你有時間嗎?有個老人想要見見你。」賀為民聽到林洛的回答,笑著說道。

聽到賀為民的話,林洛的腦海裡面出現了黎老的身影,看樣子就是他又來了想要見見自己,要是賀老爺子想要見自己,那賀為民肯定就是直接說我家老爺子了,而不是說有位老人了。

「有時間,你們在哪裡?晚上我去找你。」林洛回答道。

「算了,我還是讓我的司機去接你吧,你把你住的地方告訴我。」聽到林洛的話,賀為民笑著說道。

胭脂斬:奴妃很傾城 林洛把自己的別墅的地址留給了賀為民。

賀為民和林洛又閑聊了兩句,然後就掛了電話。

林洛把自己的手機裝到了口袋裡面,這才發現方萌萌坐在床上正溫柔的看著自己。

「有個朋友邀請晚上去見個人。」林洛看著方萌萌笑了笑說道。

方萌萌聽完林洛的話,點了點頭,沒有再問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林洛的手機又響了。

林洛掏出了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眉頭皺了皺,然後看了一眼方萌萌。

方萌萌看到林洛的表情,笑著說道:「是我家那個小丫頭吧。」

林洛看著方萌萌,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你就趕快接吧,我家這小丫頭,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就奇怪了,我舅舅舅媽都是那麼斯文的人,怎麼會生出來這樣一個精靈古怪的丫頭來。」方萌萌說著話,嬌笑了起來。

林洛看了一眼方萌萌,苦笑了一聲,然後接通了電話。

「表姐夫,你在忙什麼,好久也不接我的電話。」電話一接通,慕佩佩的聲音就傳到了林洛的耳朵裡面。

「我和你表姐在一起呢。」林洛說著話,對著方萌萌笑了笑。

聽到林洛的話,慕佩佩就著急的問道:「你們在哪裡?我也要找你們玩。」

「我們這裡有事情呢,當到哪天有時間了再和你一塊玩。」林洛聽到慕佩佩的話,也急忙說道。

慕佩佩沒有在說話,而是直接的掛了電話。

林洛看著自己的手機,然後又看了看方萌萌,笑著說道:「你的手機馬上就要響了。」

林洛的話還沒有說完,方萌萌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方萌萌掏出了自己的手機,看了看,然後對著林洛笑了笑,接通了電話。

果然,電話是慕佩佩打來的。

特戰狂兵 林洛走到了方萌萌的身邊,把自己的耳朵伸到了方萌萌的手機邊,和方萌萌一塊兒聽了起來。

慕佩佩給方萌萌打電話來,就是想要過來找他們,聽著自己的妹妹在電話裡面軟求硬磨的,方萌萌一時心軟,把自己所在的別墅的地址告訴了她。

掛了電話,方萌萌這才范縣林洛用一種很是怪異的眼光看著她。

「怎麼了?」方萌萌看著林洛問道。

「沒有事情,就是她來了,我們可就沒有安靜的日子了。」林洛看著方萌萌笑了笑說道。

聽到林洛的話,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指頭在林洛的額頭上點了一下,笑著說道:「你呀,思想就那麼的不健康。」

聽到方萌萌的話,林洛笑著又把她摟住了,然後看著她笑著說道:「那麼我現在就做一些健康的事情來陶冶下我們的情操。」

聽到林洛的話,方萌萌一把推開了他,然後嬌笑著站了起來,走到了卧室的門口,看著林洛說道:『我去看看伯父阿姨起來了沒有。「

說完話,她推開了房間門,嬌笑著出去了。

看著方萌萌離開了,林洛鬱悶的躺在了床上。

可是林洛的眼睛還沒有閉上的時候,他的手機又響了,他拿過了手機看了看屏幕上閃爍著的「慕佩佩」三個字,搖了搖頭,接通了電話。

「姐夫,我就在你家的別墅門口,你也不來接我。」慕佩佩的聲音裡面帶著一絲撒嬌的滋味。

「我馬上去接你。」林洛無奈的笑了笑,掛了電話,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下到了樓下面,客廳裡面沒有一個人,也不知道方萌萌跑到那個房間裡面去了,看樣子只有林洛一人去迎接慕佩佩這個丫頭了。

林洛別墅門口,慕佩佩一人站在那裡東張西望著,她的身邊也沒有小車,不知道她是怎麼來的,而且速度還這麼快。

看到林洛,慕佩佩嬌笑著走到了他的身邊,看著他說道:「表姐夫,你可真是有錢,住這麼大的房子。」

聽到慕佩佩的話,林洛笑了笑說道:「進去吧,你表姐也在裡面。」

聽到林洛的話,慕佩佩撅起了自己的嘴巴看著他說道:「人家是第一次來這裡,你也不帶著我參觀參觀?」

「好了,進去以後讓你表姐帶著你參觀吧。」林洛看著慕佩佩的樣子,笑著說道,現在的他可是有點害怕和慕佩佩單獨在一起。

「表姐夫,這是你的家,讓我表姐帶著我參觀,你也想得出來。」慕佩佩看著林洛用撒嬌的口氣說道。

「好了,先進去吧,這麼大的太陽,你也不害怕把你晒黑了。」林洛看著慕佩佩的樣子,笑著說道。

慕佩佩聽完林洛的話,這才撅著嘴吧點了點頭。

就在林洛準備轉身的時候,慕佩佩突然走到了他的身邊,伸出了自己的手,跨住了林洛的胳膊,然後對著他吐了吐舌頭。

林洛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和慕佩佩一塊兒進到了客廳裡面。

客廳裡面還是沒有一個人。 林洛帶著慕佩佩進到了客廳裡面,看到裡面沒有人,慕佩佩就把自己挎著林洛胳膊的手沒有收回來。

林洛看了看慕佩佩,伸出了自己的手,把慕佩佩的手從自己的胳膊上拿開了。

看到林洛的動作,慕佩佩小聲的說道:「小氣鬼。」

「好了,你在這裡等一等,我去叫你的表姐。」林洛裝作沒有聽到慕佩佩的話,看著她笑著說道。

就在林洛準備上樓的時候,慕佩佩突然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自己的雙手,摟住了他的脖子,然後用自己的嘴巴在他的臉上啄了一下。

林洛被慕佩佩的突然襲擊給搞暈了,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慕佩佩那自己的雙手又收了回來,然後站在那裡得意的看著林洛。

林洛摸了摸自己被慕佩佩親吻過的地方,看了一眼慕佩佩,才繼續向著樓上面走去。

慕佩佩看著林洛的背影,站在那裡「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就象是一隻驕傲的小母雞一樣。

方萌萌在出了林洛的卧室的時候,正好碰上了林國兵也從自己住的房間裡面走了出來,看到她,林國兵愣了愣,然後笑著說道:「方姑娘,你什麼時候來的」

「伯父,我才過來,阿姨呢?」方萌萌聽到林國兵的問話,撒了一個小謊。

「在裡面呢,不過起來了,你進去吧。」林國兵看著方萌萌笑著說道。

方萌萌點了點頭,進到了林國兵和周冬梅住的房間裡面。

周冬梅坐在床上不知道想著什麼心事,看到方萌萌進來了,她站了起來,笑著說道:「你過來了?」

「阿姨,我剛過來,聽說你們今天出去受了點委屈,我過來看看。」方萌萌說著,走到了周冬梅的身邊,拉住了她的手。

看著方萌萌關切的表情,周冬梅的眼淚差一點流了出來,然後她拉住了方萌萌的手,給她講起來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父母們早就聽林洛講過了,但是她現在依然認真的聽著周冬梅的講述。

就在周冬梅講了一半的時候林國兵又進到了房間裡面,聽到自己的老婆給自己的兒媳婦講今天發生的事情,他不由得冷哼了一聲,坐在了房間裡面的一張椅子上,看著周冬梅。

周冬梅聽到林國兵的冷哼聲,轉過身看了看他,然後停住了講述。

方萌萌自然知道周冬梅為什麼不再講了,於是她對著周冬梅笑了笑,然後問起了周冬梅一些關於她們家鄉的話題。

這一下子,周冬梅的話匣子徹底的打開了,她恨不得把自己所能夠講出來的東西都講給方萌萌。

方萌萌從小到大就一直生活在蓉城,農村雖然去過,但是她根本就不了解農村的詳細狀況,所以聽到周冬梅的講述,她也聽的是津津有味。

看到方萌萌喜歡聽這些,林國兵也不時的插上幾句話,有時候,倆口子還為了一件事情爭吵上兩句。

看著林國兵和周冬梅的樣子,方萌萌的心裏面也充滿了喜悅,為自己有這樣的公公婆婆而感到高興。

超神制卡師 就在三人坐在房間裡面聊得正高興的時候,林洛推開了房間門走了進來。

看到林洛的表情,方萌萌就知道自己的表妹來了,於是她佔了起來看著林洛問道:「慕佩佩來了?」

林洛對著方萌萌點了點頭,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臉上。

方萌萌走到了林洛的身邊,在他的臉上仔細的看了起來。

不一會兒,方萌萌就發現了林洛被慕佩佩親吻留下的嘴唇印,於是她看著林洛,嬌笑了起來。

林國兵和周冬梅坐在那裡看到方萌萌在林洛的臉上尋找著什麼,一會兒她又笑了起來,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這個方萌萌在那裡笑什麼。

方萌萌笑了一會兒,然後看著林洛說道:「走吧,這丫頭在那裡?」

林洛沒有回答方萌萌的問話,而是看著林國兵和周冬梅說道:「萌萌的表妹來了,你們不下去見見嗎?」

聽到林洛的話,林國兵和周冬梅站了起來,看著林洛說道:「你怎麼不早說呢,能不去見嗎?」

四人相跟著下了樓,來到了客廳裡面。

慕佩佩一人正無聊的坐在沙發上玩弄著自己的手機,看到自己的表姐和表姐夫還有兩個沒有見過的但是男的長相和林洛有點相似的中年人一塊兒走了下來,她就知道了這兩個中年人的身份,於是她急忙站了起來,笑著叫道:「伯父,阿姨好。」

聽到慕佩佩的問候,林國兵和周冬梅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周冬梅走到了慕佩佩的身邊,伸手抓住了慕佩佩的小手,看著她說道:「這個丫頭長的可真是讓人心疼,有這麼懂事情。」

聽到周冬梅的話,林洛和方萌萌互相看了一眼,把自己心裏面的笑憋了回去。

慕佩佩懂事情,這句話要是傳出去讓認識她的人知道了,估計會有一大堆人高血壓發作暈倒在地上了。

慕佩佩看到了方萌萌和林洛的表情,她使勁的朝著兩人翻了個白眼,然後看著周冬梅問道:「阿姨,你是什麼時候來的?」

「我們是昨天來的,你看著孩子,真的懂事。」周冬梅說著話,嘴巴都快要合不攏了。

「媽媽,你先讓人家坐下呀,站著多不禮貌呀。」看著自己的媽媽,林洛無奈的說道。

周冬梅這才急忙對著慕佩佩說道:「就是,丫頭,你坐下,來這裡就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不要客氣。」

慕佩佩聽完周冬梅的話,笑了笑,然後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走到了還站在那裡看著的林國兵的身邊,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伯父好。」

林國兵聽到慕佩佩的話,也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看著慕佩佩乖巧的樣子,林洛和方萌萌再一次的睜大了自己的眼睛,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丫頭。

問候完了林國兵,慕佩佩這才走到了周冬梅的身邊,拉住了她的手,笑著說道:「阿姨,你先坐下。」

周冬梅看了看慕佩佩,點了點頭,坐到了沙發上。

慕佩佩看到周冬梅坐下了,然後她才坐了下來。

一坐下,慕佩佩就開始詢問起周冬梅來這裡的感受以及讓她講起了一路上的見聞。

周冬梅又把自己的話匣子打開了,向著慕佩佩講述了起來。

林洛和方萌萌坐在一邊聽著周冬梅的講述,一邊互相看著,偷偷地搖著頭。

林國兵這時候也加入到了講述的行列裡面。

一時間,客廳裡面是歡聲笑語,很是熱鬧。

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林洛站了起來對著周冬梅和林國兵說道:「爸爸媽媽,我明天還要上課,晚上還有事情要出去,我就不陪你們了,上樓去學習了。」

聽到林洛的話,周冬梅朝著他揮了揮手說道:「那你就快點去吧,這裡有佩佩和萌萌兩人陪著就行了。」

本來方萌萌也準備和林洛一塊兒上樓去,但是聽到自己的未來的婆婆的話,她只好對著周冬梅笑了笑,點了點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