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氣勢十足。

「不拿武器?輕視對手等於找死,果然是缺乏戰鬥經驗。」天執可不會客氣,這是他救自己三人性命的機會,他對這場戰鬥重視到極點。

「喝。」天執揮劍迎擊。

九皇子閃躲。

可惜。

「噗!」

兩人分開五米。

「九皇子。」戶部監司大驚,他還打算看一場九皇子的表演,等九皇子大展雄風時,他適時的來一句:「九皇子神勇!九皇子天資無人能及!」。

可這場戰鬥眨眼之間就已經結束,讓他措手不及。

他趕緊飛奔過去,將九皇子扶住。

「這個五品小國的下等人,居然敢傷九皇子,我殺了他。」戶部監司看見九皇子肩膀上的一道口子,憤怒轉身。

天執收劍而立,看著九皇子開口:「九皇子,我贏了。」

九皇子面色無比憋屈和羞憤的看著天執,他的胸膛都要氣炸了。他終於感覺到自己之前就像是一個跳樑小丑在高手面前裝前輩。

這種羞憤的感覺他從來沒有過,此刻看到天執那平靜的臉,他忽然很想違背誓言殺了他。

但他終究壓下了心中憤怒。

「等等。」他阻止戶部監司。

「九皇子。」戶部監司懇求道。

「本皇子說過的話,肯定會實現。就像之前對你說過的回報一樣。放他們走,而且不要阻止他們登上潛龍飛船前往龍庭學院。」九皇子捂著肩膀,死死的盯著天執,像是要把他吃了。

天執的身影這一刻像是被一個刀子在他心上深深的刻錄,很清晰,清晰到極致。

天執頭皮微麻,看九皇子的眼神,他知道這次是被這個身份高貴的人給恨上了,而且不是一般的恨。

但他也很無奈,他的實力遠超九皇子,但比試前九皇子是不知道的。九皇子充滿自信的要贏天執,結果被天執秒殺,這點真不能怪天執。

「走。」天執招呼陶老和輕靈,三人快速消失在這座府邸。

戶部監司看著他們走出,沒有阻止。

「九皇子,您的傷,我這裡有上等的金創葯,我給您拿一瓶。」戶部監司有些緊張的道,九皇子真的在他的府邸受了傷,他只想怎麼將這傷弄好,讓九皇子一會兒出去,外人看不出來。不然他不敢想象會面臨什麼。

九皇子咬著牙,將衣服整理好,讓傷口看不出來。

「不用。這道傷,我要經常看著它,提醒我有人居然傷了我!而那傷我的人,我必須親手殺死!」九皇子說著有些邪異的笑了起來。

這第一次傷他的人,給他的心靈打擊太大,他要報復。

此刻他心中已經在計謀怎麼報復天執。

戶部監司還是第一次見到九皇子這樣的表情,他感覺心底發寒,他早就聽說九皇子生性嬌橫,睚眥必報。若是惹到他,等於是給自己建好了墳墓。

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戰:「還好我今天給他支了五百萬晶石,若是不支,會怎麼樣?」戶部監司不由得有些慶幸,自以為巴結九皇子,以後飛黃騰達的想法,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笑話,能活命就好!

「九皇子,要不我派人偷偷去把他們殺了?」戶部監司出起主意,此時不表忠心,更待何時。

九皇子怒罵道:「愚蠢!你我都知道,凡是修士承諾的誓言,若是違背了,到了融會鏡就會反噬,修為寸步難進,實力還要倒退。你是想害我嗎?」

戶部監司連忙拱手:「下官不敢,下官一時心急沒有考慮周全,請九皇子恕罪。」

「哼,算了,本皇子自有計劃。對了,這段時間你不僅不能殺他們,還要派人去保護他們周全。等他們安全乘坐潛龍飛船,完成我的承諾。」

「是,下官遵命。」

九皇子不願在這個讓他受傷的地方多待,他右邊肩膀不自然的垂著,面上因羞憤而帶來的紅潤還未褪去,快步向府邸大門走去。

戶部監司一看,連忙跟隨上去相送。

天執三人出了皇宮,回到客棧方才鬆了一口氣。

這貞挺國到處是高手,天執三人實在是憋屈,在那戶部監司府邸受到壓迫,不發誓就死。若是以前,天執定然一劍取其性命,這樣的人絕非善人。

可惜現在實力不及人,處處都要忍讓,甚至謀求活路。 這讓三人都是一陣沉默。

圍著在一張桌子上,三人都不言不語喝著茶水。

面色最是不忿的就是輕靈,她像是拿茶杯當敵人,用力的捏著,喝完一杯茶后,那茶杯從圓形變成了不規則的橢圓,還有幾處已經裂開,一看就不能再用了。

「我要閉關,潛龍飛船出發時再叫我,不然不要打擾我。」輕靈咬著牙說道,說完她站起來就往房間走。

變強的信念再次加強,這激發了輕靈不屈的鬥志,她要修鍊,她要主宰別人的命運,而不是被戶部監司這樣的人主宰她的命運。

「我也很想修鍊啊。」天執看著輕靈的背影,心中無奈,只能按奈下閉關的想法:「可是……晶石不夠啊。這次沒有取得減免資格,那就需要準備十萬晶石一個人,以我的晶石,還差十五萬多。這批晶石,必須三個月弄到手。」

陶老到底是經歷過風雨,縱然心中有些不甘,但還能迅速控制,看起來頗為冷靜。

他注意到了天執的表情,看出他有心事。

「天執怎麼了,有什麼難處嗎?若是有,一定要告訴爺爺,不要一個人承擔。」老者說道,他心中有些猜測,天執是缺晶石,但又不確定。

天執抬頭看著陶老關心的表情,心中一暖,他忽然覺得說出來也沒有什麼,讓陶老幫著想想辦法,也比一個人想強。

以前他總是會獨自承擔,但經過皓月城的事情后,他的想法有了改變。那時陶老就是想獨自承擔,犧牲自己幫助天執和輕靈逃跑。

那時天執感覺是那樣的無奈,那是一種想要幫助陶老,卻發現被陶老承擔了所有事情的不甘,他是多麼想要出一份力!

所以這次天執改變主意了,既然三人同心,陶老要幫忙就讓他幫吧。他能體會陶老此時的心情,那是一種真的想要幫助,很害怕天執不願說出來的擔憂。

天執微笑道:「陶爺爺,我在為晶石發愁,我只有十四萬五千晶石。我們三個人需要三十萬,所以還差不少。」

陶老露出欣慰的笑容,這次天執願意說出來,他發自心底的高興。

「我的戒指里還有些晶石,可是大多是四品和三品的,五品晶石只有五萬。加上你的,還要差十萬。」

天執一愣:「四品和三品晶石?那可是極為少見的。」

陶老點頭:「四品晶石與五品晶石雖然兌換比例是一比十,可是就算一比百,也有很多人不願意換。這四品晶石能驅動四品大陣,三品晶石能驅動三品超級大陣,這兩種陣法比五品小陣強百倍,千倍不止。所以四品和三品晶石用處比起五品晶石強太多了,不算重要的時刻,能不動用是最好。」

「嗯,陶爺爺你的四品和三品晶石不能動用。」天執也認同,這兩種晶石太過可貴,那四品晶石還可以用在天執的四品獵魔笛上,在關鍵時刻讓他擁有幾乎無限制的漸入鏡四層實力。這可是能關鍵時刻扭轉戰局的東西。

乘坐潛龍飛船就用掉,太過可惜。

而且天執還不知道若是拿著四品晶石去乘坐潛龍飛船,會不會惹來什麼不必要的麻煩。綜合考慮之下,兩人都決定不用四品和三品晶石。

「三個月,十萬晶石。你打算怎麼做?」陶老問道,他神色平靜,絲毫看不出所想。

天執低頭冥思苦想,想了半天,最後都搖頭。足足五個呼吸,天執無奈開口:「還沒有好的辦法,陶爺爺你也知道我之前經常會去殺一些惡人,因此得到不少晶石。但現在這御皇城中到處是高手,這個辦法既危險,難度又變大了,所以不明智。我想,只有明天去御皇城轉一轉,看看有沒有什麼途徑可以賺到十萬五品晶石。」

陶老笑著搖頭:「不用。我有一個辦法,我會煉製一些丹藥,你明天幫我購買靈草和毒物,我煉製好了你拿去賣就行了。」

「陶爺爺你會煉製丹藥?」天執大喜。

陶老微笑點頭,隨即又道:「不過,我的煉丹水準連四品中等丹師都沒有達到,我只是元氣屬性屬火,這個屬性天生適合煉丹煉器,所以我就找一個煉丹師朋友,學了一些。現在最高只能煉製四品下等丹藥。」

天執笑道:「陶爺爺你能煉丹已經很厲害了。四品下等丹藥適合漸入鏡一二層修士,我覺得等級也不低了。」

陶老會煉製丹藥,著實讓天執很驚訝也很興奮,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三種修士賺錢的能力無人能比。一是煉器師,這個世界修士何其多,武器永遠都缺,煉器師煉製一把武器往往能賺取比材料費用十倍以上的回報。

二就是煉丹師,賺錢能力比煉器師,只高不低。因為丹藥煉製起來比武器要快得多,所以產量很高,產量高意味著賺錢就快。

三是陣法師,陣法師這個職業極為特殊,也極為稀少。因為陣法師是參悟陣法,隨後創造陣法,一旦一個陣法師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陣法,那麼他就可以一步登天。

將這個陣法賣出難以想象的高價。

這個世界最最缺少的就是陣法,五品陣法倒還好,大路上偶爾可見,一些五品小國也有能力得到,建立自己的保護系統。

但是四品大型陣法,那就極為罕見了。一旦出現,無論是什麼用途,都會被天價買下。若是出現在拍賣會,那一場激烈的競爭是不可免的了。

至於三品超級陣法,天執至今沒有聽說,也沒有見過。

而那二品絕世陣法,據說在這整個晴天大陸都屈指可數。其威力天執只聽到一個『毀天滅地』的形容。

那等陣法,價值無法以晶石估量。

所以陣法師一旦創造出一個陣法,那便是海量的晶石收進腰包。

陶老微笑,他早已經活了過千年,榮辱不驚,但現在天執的誇獎還是讓他很高興。

就像是一個母親被自己孩子誇獎飯菜做得好吃一樣。

陶老從手上戒指一抹,一個有些古樸的捲軸出現,遞給天執。

「你照著這上面的名字去收購靈草,毒草。然後交給我。太久沒有煉丹,我就先從這五品上等創傷丹煉起吧。等我熟練了,再讓你收購四品下等丹藥的材料。」

「好。」 高達之王者降臨 天執興奮的接過來,他現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陶老到底是怎樣煉丹的。 兩人又確定了一些細節,陶老說出了這些材料的大概價格以免天執受騙,兩人談論了一個時辰后,才各自走回房間。

第二天。

離天執三人所住的客棧不遠處的一間店鋪里。

天執隨意的瀏覽了店鋪內的商品,有丹藥,有武器護甲,還有少量的靈草毒草。

這家店鋪雖然偏小,但也符合要求,有靈草和毒草售賣。

於是天執停駐在店鋪,在靈草和毒草區仔細查看起來。

可是當他掃視到那些靈草和毒草的模樣,有綠優優的,有長者倒刺的,有發黃乾枯,天執頓時發起了愁。

「這些靈草和毒草我都不認識,怎麼選購?看來只能找老闆說靈草的名字了。但是這樣會不會讓老闆看出來我要煉製丹藥?」

沉吟著,天執在靈草毒草區,停留了許久了。

一個眼光精明的看起來五六十歲的笑著迎了上來。

「客觀可是要購買靈草或者毒草?」

看到老闆,天執瞬間有了定計,若是他只說出一兩種靈草,換一個店鋪購買另外的靈草,豈不就能避免被發現是煉丹師?

天執說道:「我需要苦活香、牙石綠各十珠。老闆能不能給我弄到。」

老闆呵呵笑道:「這兩種都是止血活絡的靈草,客觀想必是想用他們代替創傷丹吧,效果雖然差了很多,但勝在便宜。」

天執面色一沉:「老闆只需說有沒有這兩種靈草,賣不賣就是了。其他的都是我的私事。」

這老闆人老成精,變相打探天執的靈草用途,天執若是初出茅廬的人恐怕看不出來,但他從在蒼茫城滅賭場起,這將近七年時間,見了太多陰險狡詐,心思縝密之人。

輕易就看出老闆的目的。

看出了,當然不能讓老闆如意。

老闆立即陪笑道:「是在下冒昧了。我這店鋪有這兩種靈草,我這就為客官取來,客官稍等。」

十幾息的功夫,老闆將兩種靈草包在紙里遞給天執。

天執付了錢,臉上表情鬆懈了一些,說道:「我很滿意,若是以後我還需要靈草,定然來找老闆。」

老闆立即笑開了花:「好,那我就等著客官。」

走出店鋪,天執故意繞了幾圈,發現身後沒有人跟蹤,才前往下一個店鋪。

一上午的時間,天執將陶老需要的材料收集齊全,回到客棧。

陶老的房間。

天執看著陶老取出的一個巨大的鍋爐模樣的東西,面色驚奇。

「這煉丹,必須要有一個煉丹爐。 新婚告急:名門天價妻 越是煉製高品丹藥,煉丹爐就需要越高級。不然就會承受不住修士元氣之火的灼燒。」陶老將鍋爐立好,又摸出幾個石頭樣子的東西,丟在鍋爐下方的一個缺口,隨後將手貼上缺口下方一處光滑的平面,開口說道。

天執點頭。

這些煉丹的知識,雖然他不一定用的上,以他的土屬性也不適合煉丹,但是陶老耐心的講解,天執也很有興趣學習,就當多了解了解煉丹師這個職業。

以後遇到煉丹師也能有談資。

帝少掠愛成癮 陶老指著丟進缺口的石頭繼續說道:「這是火石,盛產于晴天大陸中部,是煉丹師用來灼燒鍋爐的最佳材料。他能燃燒很久,而且火力大小隨著驅動的元氣大小而變化,對煉丹師煉丹幫助很大,就像是天生為煉丹而生。而且這火石也是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修士拿來布置陣法加強修鍊速度的好東西。當然這個是二品以上的國家,或者超級學院才有能力做到的事。」

話音剛落,那鍋爐缺口中的火石「呼啦」一聲,串起了火苗。

天執一看,那火石燃燒起來了,只見老者手掌處有紅色微光在微微閃耀,天執知道陶老這是催動了元氣,將火石點燃。

剛才陶老說的能增加修鍊速度的大陣,讓天執很是驚喜,他問道:「那這麼說龍庭學院就有這種增加火屬性修士修鍊速度的陣法?那有沒有能增加土屬性修士修鍊速度的陣法呢?」

陶老笑著點頭:「你放心,三大超級學院肯定都有五屬性元氣大陣,可以幫助五種屬性任何一種屬性的修士加快修鍊速度。只不過這需要你去爭取。」

聽到了想要的答案,天執暗自決定那土屬性元氣大陣他一定要進去試試,縱然充滿了挑戰,那也無懼。

他很期待,以他的百分之三十四的資質,本就修鍊速度極快,若是再配合元氣大陣加速,會達到何種修鍊速度。

陶老一點燃火石,神情立馬專註起來,對身旁的天執也不再講解。

他專心的盯著鍋爐像是等待著時機,沒過多久,陶老將身邊的靈草抓起幾株丟進鍋爐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