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勉強。”

“好。”

兩人一陣激烈的討價還價,真是幼稚的蠢掉大牙。

最後,

凰久兒婉顏一笑,“墨公子,你準備送我的大禮是什麼?”


是不是以身相許?

墨君羽神祕一笑,“還沒想好。”

凰久兒咆哮:“墨君羽,你逗我玩呢?”

“嗯!”一聲淺笑,魅惑至極。 “噗!”

一聲輕笑,驚醒了正在研究結界的莫空大師。他轉身朝着聲源望去,卻見一位姑娘站在十米開外,一棵大樹旁。

“你是何人?”

這姑娘何時出現在那的?他竟然一點都沒發覺。

難道她剛從結界裏出來?

凰久兒上下打量着這位莫空大師,五官俊朗,衣袂翩飛,倒是有一股仙風道骨的韻味。


“你是來找人的吧?”

莫空大師蹙眉瞧着眼前的姑娘,她爲何知道自己是來尋人的?

那人曾說救走墨君羽的是一年輕姑娘,倒是跟眼前的女子十分吻合。


難道是她?

莫空大師笑着說:“正是,不知姑娘可曾見過?”

凰久兒毫不猶豫的說:“沒見過。”

摘起路邊一朵野花,放在手裏把玩起來,漫步到莫空大師面前,漫不經心的說:“我這個人記性有點兒不好,要不你提醒提醒我,說不定我就想起來了。”

莫空大師仔細尋思起她的話,莫不是這姑娘想要什麼好處?

現在的小姑娘真是品行敗壞,一點助人爲樂的精神都沒有。

他摸了摸身上,才找出了幾個碎銀子,忐忑的問道:“不知這些可夠?在下身上實在是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

“這着實有點兒少,”凰久兒一臉遺憾的接着說,“既然你身上沒什麼值錢的,要不就你這個人吧。”

“姑娘說笑了,在下一無事處,怕是會辱沒了姑娘。既然姑娘沒有見過,那我也不好再叨擾,看我那徒兒的面相也是個有福氣的,想來應該無事。”作勢就要邁出腿。

雖然他長的俊,可是也是有原則的。

凰久兒嘖嘖兩聲,涼薄的諷刺道:“即便是個有福氣的,可是啊,有你這樣的師傅,再大的福氣也保不住他。”

那日要不是她趕到,估計墨君羽早就涼涼了。

莫空大師停住腳步,激動的跑過來,“姑娘,你真的見過我那徒兒嗎?”

凰久兒甚是惋惜的搖頭,“見沒見過,有什麼關係,左右不過,一堆黃土罷了,只可惜了那麼好的一張俊顏。”

“什麼?”莫空大師大驚,隨後悲上心來,“姑娘,你的意思是我那徒兒已經,已經死了嗎?”

凰久兒抱歉的看了一眼莫空大師,“他傷的太重了。”

莫空大師悲痛的搖着頭,眸子裏盡是傷心之色,“是我害了他,我來晚了。徒兒,是爲師對不起你。”

隨後又轉頭,問:“姑娘,你可知我那徒弟的屍首在何處?”

“屍首?什麼屍首?”

“姑娘,求你告知。”

凰久兒瞥了他一眼,好笑的說:“我何時說他死了?”

莫空大師一愣,“你剛剛明明……”

“我可從沒說一個死字,是你自己想差了。”

這話沒毛病吧。

她可一直沒提死字吧。

莫空大師咬着腮幫子,盯着凰久兒。

這姑娘確實沒提死字,可是字裏行間就是那個意思好吧。

這不是誠心讓人誤會嗎?

居然被一個小姑娘給耍了,面子往哪擱?

凰久兒淡望他一眼,懶懶的說:“你不用這麼惡狠狠的盯着我,是你自己理解有問題。”

莫空大師:“……”

算了,我那徒兒還在她手上。

再說,跟她一個小姑娘計較未免顯得小氣。

“姑娘,我那徒弟現在在何處?”

凰久兒再次睨着他,“求人,就要有個求人的態度。你這個樣子,讓我心情有點不爽啊。”

莫空大師:“…”

特麼的誰求你了。

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

他只是詢問,詢問懂嗎?

偏偏,

凰久兒慵懶的嗓音再次響起,“看來,你對你那個徒弟也不過如此啊。既然,沒人認領,那我就將他丟到河裏餵魚好了。只可惜了我那麼珍貴的藥材,是要白白浪費了。”

莫空大師一口氣差點沒上來,這姑娘真狠。可是沒辦法,徒兒的命重要。

他動了動臉,露出一個自認爲很得體的笑,禮貌的問:“請問姑娘,您想讓我如何做?”


凰久兒斂着眉目,似是在思考,又似是在猶豫,“不如,你就先說說你的身份,看我滿意不滿意吧。”

莫空大師揚着脖子,“在下莫空。”

“莫空大師?你就是莫空大師!”凰久兒震驚的看着眼前的人。

沒想到白司神君就是人族敬仰的莫空大師。

還真有兩下子,在人族也混得風生水起。

莫空大師得意一笑,怎麼樣,這個身份足夠震驚,足夠讓你滿意了吧。

想他莫空的名號,在人族可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還不趕緊過來摩拜,還有道歉對他的無禮。

看在救了他徒兒的份上,暫且原諒你。


可是,

凰久兒只一瞬就收起了臉上的震驚,畢竟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這個答案我不滿意,不如你再好好想想還有沒有別的身份。”

莫空大師心中微凝,試探的問:“姑娘這是何意?”

凰久兒也不再跟他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的說:“莫空是你在人族的身份,那麼你在其他地方又是什麼身份?比如神族。”

莫空大師心中驚駭不已,他上下打量起凰久兒,一身白衣,一縷輕紗,一雙大眼。

只是這雙大眼卻是像極了那將紫龍鞭舞的獵獵生威的豪爽女子。

“敢問姑娘如何稱呼?”

“久兒。”

莫空大師心中瞬間就明白了,當年神皇剛出世的小公主就叫“久兒”。

他掩飾着內心的激動,小心翼翼的問:“姑娘,可否讓我看看你的靈力?”

當年神族的小公主確實是叫久兒,可是單憑這一點就要他相信這是公主,還不夠。慎重起見,他必須進一步確定清楚。

凰久兒淡笑一聲,將自己紫色靈力祭出。

紫色靈力,神族皇室的象徵。

沒有誰可以僞裝。

她就是神族公主,確定無疑。

莫空大師內心的激動破空而出,“公主,真的是你啊。太好了,你終於出現了。我們神族有救了。”

凰久兒看着莫空高興的跟個孩子似的,內心嘆了口小氣。

以她現在這個情況,高興爲時過早。

“白司神君,我還有事。那個,你住哪,我改日去找你啊。”

莫空大師:“公主,我們纔剛見面,你就要撇下我走了啊?”

這怎麼成?必須緊跟公主的隊伍。

凰久兒懶懶的擺手:“我還有事。”

莫空大師提議:“公主,你有什麼事?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

“白司神君,你不急着尋你徒兒了啊?”

莫空大師:“…”

不是他不急,是他根本就進不去好吧。

再說了徒弟重要,公主更重要。

跟着公主,徒弟自然跑不掉。

“公主,我那徒兒不就在你那嗎?”

凰久兒淡淡的唔了聲:“嗯啦,既然你想跟去那就去吧。” 兩人一路步履如風,踏樹而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