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正是用人之際。吳飛城,你打不過他的,認輸吧。”

雖然他和郭炎慶的關係很不錯,不過這場比賽,他並沒有偏袒郭炎慶,因爲沒必要。

兩者的戰鬥實力,相差太大了,馮裁判壓根兒就不需要搞什麼黑幕。

但是,吳飛城深呼吸了一口,他再次回想了一遍林空的戰術方案,覺得自己能贏。

於是,他對馮裁判說道:

“我……我還可以打!”

“哈哈,是他想捱打,這可怪不得我。”

郭炎慶迫不急待地衝上來,腳掌噴着火,大大加快了他的速度。

馮裁判沒有阻止。

郭炎慶嘴角一抹陰險的笑容,揮拳砸向吳飛城的面門。

吳飛城繃緊肌肉,握拳擡手,全力防禦。

變招!

郭炎慶又變招了,原本砸向吳飛城的一拳,突然停住。

扭腰,


轉身,

一記鞭腿,狠狠地掃向了吳飛城。

但這次,吳飛城卻及時地矮下身子,用雙手防住了這記陰險的鞭腿。

正當他心裏一鬆的時候,臉部卻捱了一記鐵拳!

“啊——”

吳飛城慘叫着飛了出去。

身子剛落地,吳飛城還沒來得及吐血,郭炎慶衝上來就是一腿,“蓬”的一聲踢在吳飛城的肚子上。

“嗤~”

吳飛城被踢得在地面上側滑起來。

側滑完畢後,又翻滾了好幾圈,才停下身體。

郭炎慶還想乘勝追擊,卻又被馮裁判阻止。

無奈,郭炎慶只能遠遠地朝吳飛城吐了一口唾沫,罵道:“真踏馬的沒勁!”

看臺上。

李敏眼眶裏急的淚水在打轉:


“我說林班長,要不讓城城認輸吧。打不過的,城城肯定打不過郭炎慶的。”

“放心吧,要是飛城受不了,他就會主動認輸的。”

林空安慰道。

實在受不了傷痛,就直接認輸,這是之前林空和吳飛城商量好了的。

大不了,以後離郭炎慶遠點就行了。……不對,現在林空來了,即使打輸,以後郭炎慶也不敢再欺負吳飛城了。

說實話,林空對這場比賽的勝負並沒有太看重。

比賽獲勝,也不過是得到一個晉升名額罷了。比賽失敗,更不會有什麼重大損失。

雖然他提供了一種以弱勝強的戰術,但是,他也覺得,吳飛城應該會打到一半就認輸。

因爲,在林空的印象中,吳飛城只是個意志力並不頑強的普通富二代而已。

……

8號比賽場地。

吳飛城再度吐出一大口鮮血,血液裏還混雜着一顆他的後槽牙。

他甩了甩暈乎乎的腦袋,掙扎着又站了起來。

馮裁判驚訝地問道:“你還想打嗎?”

吳飛城堅定地點點頭:

“嗯,我想贏。”

他回答的不是“想打”,而是“想贏”——

他不僅想繼續打下去,還想……

贏!

原本,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戰勝郭炎慶。

如今,林大班長給我指明瞭一條道,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打敗這個混蛋!


吳飛城在心中暗暗發誓。

“好,那繼續!”

馮裁判退後一步,示意郭炎慶可以繼續痛扁吳飛城了。

既然這個吳飛城非要找死,那即使是被打死了,也怪不得別人。

“呼~”

雙腳沐浴着火焰,郭炎慶風一般衝到了吳飛城面前。

矮身,

掃堂腿!

“蓬!”

吳飛城戰鬥意識本來就差,如今腦袋暈乎乎的,更加擋不住這記掃堂腿。

小腿被掃中,吳飛城的身體頓時懸空,正要落到地面上。

“蓬!”

不等吳飛城落地,郭炎慶上前一步,追加了一記直拳,狠狠地錘向了吳飛城的腹部。

“噗~~~”

吳飛城邊吐着血,邊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吳飛城還沒緩過神來,便聽到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是郭炎慶。

他趕緊雙頭抱頭,蜷縮起身子來。

反正擋不住,就索性不擋吧!

專心捱打好了。 8號比賽場上。

“蓬蓬蓬蓬蓬……”

郭炎慶跑上來,對準吳飛城的背部就是一頓狂踢。

一邊踢還一邊罵:“你這個死廢物,活着就是浪費糧食,去死吧你。”

吳飛城一動不動,只是把靈氣運轉到背部,默默地承受着,這如雨點般密集的打擊。

他的心裏,牢牢地記着林空規劃的第二步戰術,承受敵人的怒火,忍受敵人的攻擊。

看臺上。

看着男友被毆打的李敏,眼淚嘩嘩地流了出來。

她啜泣着向林空乞求道:

“林班長,不是說好了痛扁郭炎慶嗎?怎麼變成一直捱打了?要不,我們讓城城認輸吧?”

“弟妹,你先別慌。”

表面上,林空鎮靜地安慰了李敏一句。

實際上,見吳飛城抱頭捱打,林空的內心也是相當地懵逼:

兄弟啊,你這樣捱打的話,那就沒法贏了!

林空規劃的戰術是:1、激怒對手;2、捱打中尋找破綻;3、一招反殺。

但是,

你雙手抱頭,連對手的動作都看不見,如何去尋找敵人的破綻,然後一招反殺呢?

沒有目的的捱打,是毫無意義的。

爲了提醒吳飛城,林空站起身來,他把手掌放在嘴邊,作喇叭狀,大吼道:

“飛城,眼睛,眼睛啊!”

不過,

就算林空吼得再大聲也沒用,8號賽場上的吳飛城也根本聽不見。

因爲,一波波的疼痛,如同海面上的一道道巨浪。


而吳飛城,則是這重重巨浪下的,一艘可憐的破爛小木船。

全身的疼痛,已經淹沒了他的所有意識!

吳飛城不像林空,他沒法子在劇烈的疼痛之下保持冷靜。

所以,他的腦子裏,幾乎所有的戰術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句:

“忍住疼痛,就是勝利!”

郭炎慶見吳飛城不反抗,便換個地方踢,他繞到下面,踢吳飛城的屁股,踢小腿,踢手臂,又繞到上面,踢吳飛城的腦袋,踢脖子,踢肩膀……

“死廢物,死廢物,我踢死你,踢死你……”

郭炎慶邊踢邊罵。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