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沒有離開紅蛋殼,而是直接滲入了蛋殼內。

本沒有任何生機的紅蛋殼,瞬間綻放了刺眼的紅光。

聞風只覺得雙手變得灼熱,他沒有捨得把這紅蛋扔出去,也正因為他的這份不捨得,結果讓他看到了奇迹。

雙手的紅蛋,消失不見了。

出現的是一頭鮮紅艷麗的九尾狐,它眨了眨雙眼,眼瞳里倒映著聞風的模樣,它竟開口言語,「聞風,我終於見到你了。」

那熟悉的語調,讓聞風傻呆當場。

而九尾狐則是緩緩的閉上雙眼,閉目休息去了。這一次的凝聚魂魄而生,她耗了太多太多的靈力……

「九狐!九狐,你真的回來了!九狐!」

聞風發狂的沖著雙手捧著的九狐尾大聲嚷嚷,像個瘋子似的。

九尾狐皺了皺眉,沒有睜開雙眼,只是回了他一句:「吵死了!」

聞風喜而泣極,「噗哈哈哈!九狐,真的是你!我這輩子再也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也絕不會任你走的!」

他在這裡歡喜若狂,而另外一旁的季邀月則是與迦夜相視而笑。

這一次,能讓九狐與聞風重聚,也是因為迦夜的功勞。

畢竟,迦夜是鬼域之帝,世間魂魄輪迴轉世,他一手掌控的啊!

天城大陸,已經恢復一片寧靜,千歲丹的遺址也全部找到了,接下來,季邀月也就是開始煉製禁藥。

屬於他們二人的安寧日子,也由此開始。

我家的萌喵大神 【全文完】

————————

題外話:

樓媽在此感謝所有喜歡《廢材丹神》的讀者們,本書到此番外完結。感謝從開篇一直到結局的支持者。

愛上大小姐 馬上就要過年了,樓媽祝大家2018,學習進步,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另外,也有讀者問,樓媽什麼時候發新書,現在已經確定了,2018年3月1日,會開新書的,書名是《盛世貴女:暴君的悍妃》。

新書是寫宅斗、宮斗、江湖。希望讀者們會繼續支持樓媽,謝謝!祝大家過個好年哦,么么噠!愛你們! 真新鎮。

一座沒有被任何色彩污染的小鎮,代表一切開始的地方。

「小智,下來吃飯了,等會你還要到大木博士那裡去呢!」動聽的女聲在一棟小樓中響起,一名穿著圍裙的美麗少婦正站在樓梯下面朝二樓喊著。

可許久之後依舊聽不見回應的聲音,少婦無奈地搖了搖頭,緩緩走上樓,推開了房門。

「你今年都7歲了,不可以再賴床了哦。」少婦雙手插腰,有些不滿地看著死賴在被窩裡的兒子。

「老媽。」少年的腦袋緩緩鑽出被窩,「我不想去,你幫我請假吧,就說我胃疼。」

少婦一愣,感到又好氣又好笑,用力在被子上拍了一下。

「我跟你說過好幾次了,撒謊是不對的!好了快點起床,待會你還要參加夏令營呢!」

說完,少婦也不等兒子答話,直接轉身下樓了,而少年呆了一會,無奈地嘆口氣,漸漸陷入了沉思。

他本來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生,卻沒想在一次意外中不幸喪生,等他再次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竟然成了剛剛出生的嬰兒,而且還來到神奇寶貝的世界。

甚至還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角——小智!

說實在的,他對動畫中的小智有諸多不滿,因此他決定要改變這一切,不但努力鍛煉身體,還勤奮學習各種精靈的知識。

然而悲催的是,這個小鎮子實在是沒什麼娛樂活動,他和同齡人根本玩不到一塊,因此經常纏著花子放他去旅行。

可即使小智表現得再早熟,再聰明,花子也不可能放心讓這麼小的孩子出門旅行,因此自作主張幫他報名了大木博士組織的夏令營,好讓他多去交些朋友。

然而問題是,小智又哪是想去夏令營,他只是想早點去旅行,可事到如今也只得硬著頭皮去了。

洗漱完畢,隨便吃了點早餐后,小智在花子的督促下出了門,磨磨蹭蹭地走到學校前。

望著熟悉的校門,小智忍不住在心裡抱怨,為什麼放了暑假還得來學校。

在這個世界如果想成為一名訓練家,那在正式出發之前也是要去上學的,學習基本的識字、算數等知識。

此時,大木博士早已等在大門口,看到小智的身影后,連忙說道:「小智你終於來了啊,快過來,大家都已經到了。」

「恩。」

見小智板著一張臉,大木博士走過去伸手揉亂他的頭髮,笑道:「別這樣不開心啦,一會兒你會見到許多新的小朋友哦。」

小智和同齡人玩不到一塊,實在閑著無聊之下就去大木研究所幫忙照顧精靈,時間一長就和大木博士變得十分熟悉了。

「是嗎,那還真是令人值得期待。」話雖如此,可小智的臉上卻沒有一絲期待的痕迹。

「哎,你這孩子。」

大木博士無奈地笑了笑,但並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將他帶到一間大教室前,笑呵呵地道:「小智,再給我展示一下你的能力吧,說說看裡面有多少人,順便再看看你最近有沒有進步。」

每個人類,精靈甚至花草樹木都存在著波導,不過只有某些特殊人群能感覺到波導的存在,甚至還有控制它的力量。

這些人被稱為波導使者。

似乎是因為穿越帶來的影響,小智身上的波導之力遠比原著強大,無師自通就能使用一些能力,而大木博士在偶然發現這一點后,立刻就興緻勃勃地對其展開了研究。

「進步?」小智不滿地瞄了他一眼,「博士,你給我的那些修鍊方法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我怎麼感覺和以前沒什麼區別。」

「這個嘛,當然……呃,應該是正確的吧?」

大木博的語氣有些不自信,擁有波導之力的人本來就少,到了現代更是從未聽說過,那些方法他也是查了許多古籍,拜託了很多朋友才整理出來的。

小智也懶得去揭穿大木博士,他緩緩閉上眼睛,將腦海內的精神力舒展開來,頓時他所觀察到的世界完全變了個樣。

熟悉的景象、聲音、感覺全都消失不見,唯獨剩下各種波導傳來的反饋。

片刻之後,小智回答道:「總共37個人,其中5個大人是你的助手,32個小鬼裡面有10個是我們鎮子的,其餘的不認識。」

「厲害,全答對了!」大木博士不禁拍手讚歎,「這波導之力真是神奇啊,無論看多少次都會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頓了一下,大木博士又笑罵道:「你這小子,別把其他人說成是小鬼啊,別忘了你們可都是同歲。」

「隨便了。」小智不置可否,也不去理會大木博士的說教,直接拉開教室的大門走了進去。

大木博士苦笑著搖搖頭,等了幾秒後走進去站到講台上,對著底下的孩子們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

「好了,各位小朋友請安靜一下,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吧。」

「是!」

所有的小孩子立刻安靜下來,乖乖地坐好,而小智則找了個安靜的角落位置坐下,趴在桌子上假寐起來。

堂上主要講的是一些關於精靈的趣聞和基礎知識,大木博士經常在外講課,懂得如何調動學生的積極性,在場除了小智以外,所有孩子都是聽得津津有味。

時間過的很快,不知不覺間就講得差不多了,大木博士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笑道:「小朋友們,剛才的知識你們回去以後都要好好複習哦。」

「是!」孩子們異口同聲地大聲回答。

「很好。」大木博士滿意地點了點頭,「待會我們要去森林裡探險,那兒有著許多野生精靈哦,不過你們要聽老師的話才行。」

「耶!」

這話一出,孩子們頓時興奮地喊叫起來,探險這個詞對於孩子們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也只有小智不以為然。

真新鎮門口的森林他早就不知去過多少回,裡面的野生精靈都是十分弱小與溫和的,不然大木博士也不會放心將這麼多小孩子帶進去。

在交代完注意事項后,一行三十多人進入森林中,偶爾竄出一隻小拉達都能引發一陣驚嘆。

沒走多遠,大木博士尋了一塊空地,宣布紮營開始野餐,所有人都是興緻勃勃,女孩子準備食材,而男孩子則去幫大人們搭帳篷。

只有小智感覺實在是無聊透頂,索性趁人不注意,偷偷從營地溜出去,開始在森林裡閑逛了起來。.. 脫離了大部隊的小智,一個人漫步在森林中,無聊地看著周圍那熟悉的景色。

這時,旁邊的草叢一陣抖動,接著從中蹦出一隻身材小巧的精靈,這小傢伙似乎並不怕生,見到小智也不跑,只是一臉好奇地打量著它。

「這是,皮丘?」小智有些意外,他還是第一次在這片森林中見到這種精靈。

皮丘也沒有其他動作,就這樣直勾勾地盯著小智看,而小智的心裡也漸漸湧上一種奇怪的感覺。

「你先等等。」

小智抬頭環顧四周一圈,不一會便找到了目標,那是一棵結滿了黃燦燦果子的大樹。

從小鍛煉的小智身手十分靈活,手腳並用沒幾下便爬到樹頂,從上面采了幾顆果實后,順著樹榦慢慢滑了下來。

「來,吃吃看。」小智把果子遞到皮丘的面前,「這是酸梨,你應該會喜歡的。」

絕大多數樹果並不合人類口味,就比如眼前的酸梨,小智曾經嘗過一個,那真是酸到牙齒都要掉下來了。

「皮丘~」

皮丘小心翼翼地湊近聞了聞,隨即興高采烈地啃了起來,顯然是很中意這個味道。

見皮丘吃得這麼開心,小智心中一動,試著邀請道:「皮丘,要不要成為我的夥伴?我媽媽可是很會做飯的,比這樹果好吃一百倍的東西都有。」

皮丘歪了歪小腦袋,似乎有些拿不定注意,而小智也不急,靜靜地等待著它的決定。

或許是小智給皮丘的感覺很好,沒過一會皮丘就做出了選擇。

「皮丘!」

皮丘沖著小智喊了一聲,一溜煙爬到了他的肩膀上,還親昵地和小智蹭蹭臉頰。

見皮丘這幅模樣,小智哪能還不明白它的意思,頓時喜出望外,只不過臉上感覺麻麻的。

正當小智準備帶著皮丘離開,耳邊猛然響起一個機械合成般的聲音:「吸收到命運碎片,命運系統已覺醒,感謝您,我的主人。」

「系統?」

小智不由一愣,對於這個詞,他並不感到意外,幾乎穿越者人手一個,只是有一點他不明白。

「你為什麼現在才出現?我穿越到這兒都快7年了。」

系統解釋道:「我是由於您的原因才誕生的,您的穿越破壞了原本的命運線從而產生了一塊巨大的命運碎片,我便是從中演化出來,但一直以來因為力量不足陷入休眠,直到您提前與皮丘相遇獲得命運碎片,這才將我喚醒。」

「命運線?」聽到這個詞,小智沒來由地感到一陣無力。

如果命運真的存在,那豈不是說人生就像一場戲,自己的一切在來到這個世界就定好了,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改變。

「沒錯,不過您是個例外,您並非來自這個世界,因此並不受到命運線的控制,反而能夠改變命運線的流動。」系統回答道。

聽到這些話,小智壓下心頭的興奮,問道:「那你具體有哪些能力?」

「在我的資料庫中記載著原本的命運線內,過去、現在、未來一切事物的數據,同時我還能為您搜集命運碎片。」系統回答道。

「命運碎片是什麼?」這是小智第二次聽系統提到這個詞。

「每當主人您的行為對世界的命運線產生足夠大的影響,這一段命運線就會破碎並重組,其遺留下的碎片就是命運碎片。」系統解釋道。

小智心下瞭然,簡單來說,只要較大地破壞了原著劇情,就能得到所謂的命運碎片。

「那這個碎片又有什麼用?」小智再次問道。

「之前我有提到過,我的資料庫中記載著世間一切事物的數據,其中普通信息可以直接向您展示,但如果您想知道某些重要情報,需要足夠的命運碎片來解鎖。」

頓了一下,系統接著說道:「舉個例子,如果您想知道某位天王或冠軍訓練精靈的方法,又或者想知道某樣道具在哪,都可以依靠我的能力來獲知。」

聽到系統的話,小智有種驚喜的感覺,那些強大的訓練家根本不會讓別人知道他們變強的方法,即使是聯盟官方都不可能會有記載。

可命運資料庫卻是記載著命運線上的一切信息,這也意味著在小智面前,這個世界幾乎毫無秘密可言。

「不過事先提醒一下主人,命運碎片並不是那麼好得到的,您可能需要承擔相應的後果,這種後果有好有壞,還請您自己拿主意。」

這道理跟蝴蝶效應差不多,不過小智來到這個世界本就沒打算和原著一樣,所以他並不是十分在乎。

「那你說的普通信息又是什麼?」小智問道。

「比如眼前的皮丘,我就可以讓您直觀地看到它的情報。」

系統剛說完,小智的突然感覺眼睛一凝,緊接著在他的視線中竟是出現了一個半透明屏幕,上面赫然是皮丘的圖像和文字。

名稱:皮丘

性別:雄性

特性:靜電

屬性:電

絕招:電擊,搖尾巴

實力:低級

資料:出生於關東地區,頭腦十分聰明,命中注定會與小智相遇的精靈,喜歡酸味食物,天賦極高,潛力無限

看著眼前的文字,小智一時間愣住了,如果說命運線中註定會與他相遇,那不就是說眼前這隻就是皮神嗎?!

念及至此,小智特別想試試皮神的厲害,連忙帶著它在森林中尋找野生小精靈進行對戰。

「皮丘,你快看。」小智指著一處喊道,只見那兒有一隻圓扁扁的蚊香蝌蚪,看上去呆呼呼的。

「皮——丘!」

皮丘顯然是個好戰分子,二話不說就是一個電擊打了過去,可結果卻是偏掉了,打在了一旁的樹榦上。

「皮?!」

見到這一幕,皮丘直接傻眼了,對方根本沒動,自己也是瞄準了,到底為怎麼會偏掉啊!

系統分析道:「主人,這隻皮丘還是幼兒,不習慣電力的釋放,只要多加練習就能改善。」

「沒關係的。」見皮丘有些失望,小智連忙蹲下身子安慰它,「別灰心,我們再來一次,好嗎?」

「皮~丘!」

皮丘用力點了點小腦袋,可對面的蚊香蝌蚪卻是不給面子,居然一蹦一跳地逃走了。.. 同一時間,森林的另一處。

一名戴著草帽的小女孩正小心翼翼地挪動著腳步,暗金色的長發如瀑布般的傾瀉而下,碧色的雙眼中閃爍著不安的光芒。

「大家,大家都在哪裡啊!」小女孩焦急地大喊,明顯在森林中迷路了。

突然間,旁邊的草叢一陣抖動,頓時把她嚇了一跳。

「啊!」

小女孩發出一聲尖叫,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卻是不小心絆了一下摔倒在地。

顧不上喊疼,小女孩一臉害怕地盯著草叢,片刻過後,從裡面跳出了一隻蚊香蝌蚪。

蚊香蝌蚪只是看了看她,沒有去理睬,繼續一蹦一跳跑進了森林深處,很快便不見蹤影。

小女孩再也壓不住心中的恐懼,眼淚奪眶而出,帶著哭腔喊道:「所以說了不想來夏令營的……媽媽!」

就在這時,草叢間再度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小女孩立刻嚇得屏住呼吸,可眼淚卻控制不住,順著臉龐直往下流。

「蚊香蝌蚪!別跑!」

原來是小智帶著皮丘正在追趕逃跑的蚊香蝌蚪,他推開草叢走了出來,發現了正坐在地上的小女孩。

「你怎麼了,沒事吧?」

小女孩愣愣地看了小智幾秒后才回過神來,含著淚道:「我的腳受傷了。」

「別動,讓我看看。」小智半跪在地,對著傷口處看了看,接著從口袋裡掏出一條手絹,動作嫻熟地開始包紮。

「疼!」小女孩忍不住叫出聲。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