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着兩隻可怕的殭屍一動不動的盯着自己,蕭晨也不由得渾身發毛。要是這兩隻殭屍直接撲上來也就罷了,但是現在這兩隻殭屍就好像中了定身術一樣,一動也不動,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這也是蕭晨不瞭解情況,對於殭屍和鬼魂來說。他們本身都是沒有智慧的存在,一切都只會依賴本能!而現在蕭晨身上發生的情況,不要說蕭晨不懂,就是兩隻殭屍都已經糊塗了!他們現在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不過他們不動,蕭晨自然也就樂得在這裏拖延。反正他現在的靈魂是活着的,只要靈魂不滅。相信一到任務結束的時間,自己就會被傳送回詛咒之島了,也就不怕這些傢伙了!

蕭晨心裏這麼想着,但是卻發現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按照他的想法來的。因爲他發現,此時的殭屍詛咒竟然開始向下蔓延!因爲此時。本來只是頭顱變成殭屍的他,發現脖子已經都變成了乾枯狀!而且他現在已經能夠看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此時正有一道分明的線條,一道灰色的氣體阻攔在這裏,不讓殭屍詛咒入侵自己的身體,但是卻不如殭屍詛咒強力!

因爲這道灰色氣體純屬無根的浮萍,而蕭晨卻偏偏鬧的很大,將源頭殭屍的眼睛都按在了自己的眼眶裏!這就使得殭屍詛咒擁有了源頭,雖說質量上似乎要比灰色氣體弱一些但是卻壓着灰色的氣體,正逐步的侵蝕蕭晨的身體!

蕭晨看見這個情景之後心中一驚,因爲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現在並沒有像李成利一樣被驅除或者禁錮了殭屍詛咒,而且誕生一個新的詛咒之物。而是血脈的力量正在和殭屍詛咒力量交鋒,而且還處於下風!

蕭晨此時還將自己身上出現的灰色氣體歸功於自己的血脈之力,卻不知道這是遠在不知多少空間之外的親人拼死幫自己激發出來的能力!

本來這個能力能夠救他三次,但是卻因爲他的瘋狂計劃,被一次性的激發了出來。但是這股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卻並不是生生不息的,不能一次性將殭屍詛咒驅除,也就成了一場持久戰。但是這場戰鬥的輸贏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了,灰色氣體註定不會是殭屍詛咒的對手。也就是說,蕭晨註定要變成殭屍,死在這個任務中!

還好這個時候,兩隻殭屍都被蕭晨此時的身體狀況弄懵了,只知道憑藉本能行動的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就沒有落井下石。要是此時的源頭殭屍再上去咬蕭晨一口,恐怕蕭晨不出十秒鐘就要成爲一隻新的殭屍了!

其實這也多虧了殭屍並沒有智慧了!這兩隻殭屍本身都是這個詛咒源頭的一部分,真正的源頭則是那之愛玉蟬。當蕭晨被源頭殭屍咬了之後,蕭晨就已經開始變異了!

這兩隻殭屍本意是去追那些跑掉的人類,也就是黑子他們。但是這個時候,蕭晨身體中的灰色氣體被激發了出來,導致蕭晨的變異被打破,甚至灰色氣體一開始還佔據上風,將殭屍的詛咒壓制在了頭顱中。

這樣一來,蕭晨就成了一個頂着殭屍頭顱的人類。弄得帝王殭屍和源頭殭屍鬥不知道蕭晨到底是人類還是殭屍了。

因爲按照詛咒世界的規則,殭屍和鬼魂存在的第一要務就是殺死所有它們見到的人類。當然,它們也需要遵守某些規則。但是現在擺在兩隻殭屍面前的是一隻半人半屍的怪物,而且兩種力量僵持在一起,導致蕭晨的變異一半會不能完全進行。

而殭屍們沒有智慧,自然不知道此時應該怎麼辦。說是去追那幾個逃掉的人吧,蕭晨這個人還沒死,也沒變成殭屍!所以,這兩隻殭屍就矛盾了,只能在這裏等待着蕭晨的變異。

不過就算是這兩隻殭屍是傻蛋,不知道這個時候落井下石,但是蕭晨卻依舊在一步步的邁向死亡!現在距離任務結束應該還有兩分鐘左右,但是以蕭晨此時的情況來看,恐怕蕭晨能堅持一分鐘就屬於相當不易了!

但是蕭晨可並不是坐以待斃的人!他能在被女鬼抓住手腕的時候自斷一手,也能利用自己的斷手做誘餌,引誘殭屍來咬自己,制定一番瘋狂的計劃,有怎麼會坐以待斃呢?

蕭晨首先搜索了一下自己的空間指環,看看裏面有沒有對現在這種情況有用的詛咒之物。但是他卻忘了,之前自己的兩件驅鬼類詛咒之物,一件殭屍右手,一件詛咒尺子,都已經被他用過了兩遍,已經詛咒復甦了!要不是他現在要死不死,要活不活的,恐怕源頭殭屍和那隻詛咒尺子復甦出現的一隻學生模樣的男鬼,早就?撲上來將他分屍了!

當然,那隻詛咒尺子復甦出現的鬼魂已經被蕭晨給忽視了,因爲它只是一隻小小的低級低等的鬼魂!可以說是最弱的鬼魂,造不成什麼威脅。最關鍵的還是源頭殭屍和帝王殭屍,但是這兩隻殭屍和鬼魂一樣,都在等着蕭晨死亡,沒有半點動作。所以說,只要蕭晨能夠成功的度過這兩分鐘而不死,那麼不只是他,其他的所有人都將獲救!

而蕭晨現在可以依賴的,也就是詛咒之眼了!這隻眼睛是一件寄生類的詛咒之物,不會出現詛咒復甦,也不會遺失。但是此時的這隻眼睛已經被殭屍的眼睛覆蓋了,蕭晨也不知道此時它能否發揮出應有的作用。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也只能拼死一試了! 張誠正打算着要不要去枯井邊看看,剛一擡腳,洞穴裏的燈光突然同時滅了,周圍頓時陷入了一片漆黑。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得衆人都慌亂起來,幾個女生更是害怕得大聲尖叫,過了好幾秒,纔有人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機,打開電筒照亮。

“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突然關燈,萬一出意外怎麼辦!”一個女生心有餘悸的說道。

一個男生舉着手機在洞穴裏照了一圈,終於在一片藤蔓後面發現一個隱蔽的攝像頭,立刻不滿的喊道:“我們不玩了!快點開門!”

但是喊聲過後,周圍卻沒有任何動靜,甚至連枯井裏的聲音也消失不見。

張誠走過去朝裏面看了一眼,發現洞裏面黑咕隆咚的,什麼東西也沒有。

“搞什麼啊!”旁邊的那羣人都不滿的叫嚷起來,“這什麼破鬼屋,居然把客人關在裏面,出去我就要投訴他們!”

“對!什麼破地方啊!哪有這麼嚇唬人的!”

一個男生想了想說道:“大家別急,可能是突然停電了,這種地方肯定有備用發電機的,應該很快就能恢復。”

“對,應該是停電了,要不然這麼搞,不是砸自己招牌嗎?”

“大家耐心等等吧,估計工作人員正趕過來救我們呢!”

其他的人也同意了他這種看法,都開始安靜的等待,畢竟現在人多,大家也不是很擔心。

但是一直過了快好一會兒,燈還是沒亮,更沒有人來打開通道,衆人的情緒慢慢開始焦躁起來。

張誠站在井邊一直沒說話,兩隻眼睛不停的在這堆人身上轉來轉去,總感覺哪裏有點不對勁,於是悄悄數了一遍人數。

這一數,他頓時臉色就變了,隨即又數了一遍,發現還是那麼多人。

“怎麼了?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啊?”蘇雪晴一臉緊張的湊到張誠身邊,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角。

“我發現點事,你聽着就行,別露出什麼異常。”張誠低聲說道。

蘇雪晴一看張誠的表情,雙腿就有點發軟,但還是強忍住問道:“什麼事?”

張誠低聲說道:“剛纔我一直走在前面沒回頭看,你瞟一眼那幾個人,是不是剛纔跟我們一起進來的那幾個?”

蘇雪晴一愣,顫聲說道:“什麼意思?你可別嚇我啊……”

“你看看再說,放心吧,有我在,保證你沒事。”

蘇雪晴被張誠的話搞得緊張不已,戰戰兢兢的打量了那幫人幾眼,猶豫着說道:“這裏面太黑,而且我之前也沒留意過他們,認不出來……”

“這就麻煩了。”張誠皺着眉頭說道:“那你還記得剛纔到這裏的時候,我們一共是多少人嗎?”

蘇雪晴搖搖頭,“一想到這裏面可能有……髒東西,我心裏就七上八下的,哪顧得上這些。”

張誠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田帥和宋雨涵,輕聲對蘇雪晴說道:“我剛纔瞟了一眼,他們那邊應該是六個人,算上我們這邊正好是十個人,你現在數數。”

蘇雪晴愣了愣,臉色有些發白,躲在張誠背後默默數了一遍,發現算上他們這邊,現在洞穴里居然有十一個人!

進來的時候還是十個,現在居然變成了十一個,進出口都被封閉了,那這多出來的一個又是從哪冒出來的?

蘇雪晴瞬間就感覺後背發涼、寒毛倒豎,低聲問道:“會不會是你數錯了?”

張誠搖了搖頭,“絕對不會錯,雖然我沒注意看這些人的長相,但是我能肯定進來的時候他們只有六個人。”

“那……現在怎麼辦?”蘇雪晴感覺雙腿都開始打顫,縮在張誠的背後,連大氣都不敢出。

“你們怎麼了?躲在這裏說什麼悄悄話呢?”田帥拉着宋雨涵走了過來。

“沒什麼。”張誠笑了笑,“雪晴說她有點害怕,我安慰了她兩句。”

“哦……”田帥看着蘇雪晴笑道:“有什麼好怕的,雖然這裏做成了山洞的樣子,但還是在遊樂場裏,咱們現在這麼多人,難道還能困死在這裏不成?應該很快就有人來救我們了。”

蘇雪晴臉色發白的說道:“我……我就是覺得人有點太多了。”

“什麼意思?”田帥一臉的茫然。

張誠乾咳一聲,猶豫了一下之後,將剛纔那番話又重複了一遍。

“什麼?不可能吧?”田帥一聽,滿臉的詫異,宋雨涵也是一臉驚訝的表情,同時轉頭看向不遠處的那羣人。

“小聲點……”張誠連忙對他們做了個手勢,低聲說道:“這種時候我也不瞞你們了,我估計剛纔滅燈的時候,井裏有東西趁機鑽了出來,混在人堆裏。”

“東西?”田帥撓了撓頭,迷茫的問道:“你說的是有人趁機鑽出來吧?”

“不……”張誠也不隱瞞了,沉聲說道:“剛纔我感覺到了一絲邪氣,來的不是人,肯定是什麼鬼怪,變成人的樣子隱藏在那些人裏面。”

“邪氣?鬼怪?”

田帥一愣,剛想說話張誠就打斷了他,接着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世界上真的有鬼怪,而且宋雨涵的體內就有一隻。”

“什麼!”一聽這話,田帥嚇了一大跳,宋雨涵也是一臉震驚的看着張誠。

“具體的我沒時間細說,我只能告訴你們,那東西很有可能就是衝着宋雨涵來的,如果不把它抓出來,宋雨涵隨時都有危險。”

田帥握住宋雨涵的手,緊張的說道:“可是……我不會抓鬼啊……”

“誰讓你去抓鬼了!你當我是擺設啊!”張誠翻了個白眼,“不過現在麻煩的是人太多了,我有些手段不好用,再加上洞穴封閉,到處都是邪氣,我一時間也分辨不出來到底哪個是,強行動手的話怕是會打草驚蛇,而且我也不知道這傢伙還有沒有幫手,萬一不小心傷到你們就不好了。”

田帥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但是不對啊?如果突然多出來一人,那些傢伙怎麼可能沒發現,現在還站在一起聊天?”

張誠說道:“你怎麼知道他們就是一起的,萬一只是碰巧在入口遇到的呢?而且這裏面這麼黑,如果不是刻意的話,誰能記得住別人的長相。”

“這……”田帥說不出話了,“那你說怎麼辦吧?”

張誠也是有些苦惱,如果自己開鬼眼或者觸碰那幾人的身體,很輕易就能找出隱藏在當中的鬼物。

但是除了那隻鬼物,其餘的六個都是普通人,自己開鬼眼的時候會眼冒紅光,在這種黑暗的環境下不可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完事之後怎麼解釋?總不能把這些人都殺了滅口吧? 了!蕭晨此時也沒有太多的辦法。正所謂唯有用詛咒才能對抗詛咒,所以,面對自己現在的危局,只有用詛咒之物纔能有效的化解。

但是蕭晨現在,兩件驅鬼類的詛咒之物,包括上個任務世界中繼承了劉磊的詛咒尺子,還有在這個任務世界中獲得的最新詛咒之物,源頭殭屍的右手。全都因爲在三十分鐘內使用了兩次而導致了詛咒復甦!蕭晨現在可以說是陷入了萬般危急的境地,一個不小心,恐怕就再也不能離開這個任務世界

而唯一的一件寄生類詛咒之物,也被殭屍的眼睛給覆蓋住了。但是蕭晨此時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驅動這件詛咒之眼!

蕭晨的詛咒之眼此時已經覆蓋上了一層血沫,那是蕭晨將源頭殭屍的眼睛摳了出來,按在上面造成的!他的本意是使用這個眼睛提升自己詛咒之眼的詛咒力量,但是卻沒想到犯了一個大錯誤!此時的殭屍之眼儼然成了一個詛咒力量的源頭!

畢竟源頭殭屍的頭顱也是一件詛咒之物,雖然蕭晨只摳出了一隻眼睛,但是卻依舊蘊含強大的。

詛咒力量。導致蕭晨體內的灰色霧氣,雖然比殭屍詛咒更加強,但是卻不是殭屍詛咒的對手。

遠在不知多少空間外的一處地方,還是那一男一女。不過此時男子的面色沉重,女子也是一臉焦急的神色。

“老蕭,你到底想到辦法沒有這可是和你當初不一樣啊!當初你雖然身中詛咒。但是那股詛咒力量卻是沒有源頭,讓你憑藉自身的那一件寄生類詛咒之物所抵擋。但是蕭晨此時的情況確實不同的,殭屍詛咒有了源頭。而他本身的那個東西又沒有覺醒,只是被你激發出了一部分力量而已。現在看來,他恐怕根本撐不過一分鐘!要是你再想不出辦法,我就要用那招了!”

這個女子雖說十分的焦急,但是思緒卻極爲清晰。一看就是一名極爲強大的執行者,三言兩語就將蕭晨此時的處境道了出來,而且說的可謂是分毫不差。就跟親臨現場觀摩了一樣!

男子的臉色也是十分的陰沉,之前他見到蕭晨被殭屍咬了,而且還是故意的。就猜到了蕭晨的計劃,因爲這樣的事情他以前也曾經做過!

但是和蕭晨不同的是,他以前也只不過是被詛咒了而已,但是那股詛咒確實有如無根的浮萍。沒有實質上的傷害。但是蕭晨爲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將殭屍的眼睛摳了出來,以提升自己詛咒之眼的力量,但是卻造成了現在的局面。

說實話,他本身也十分欽佩自己這個從未見過面的兒子,因爲他本人也沒有做過如此瘋狂的事情。但是他確實是束手無策了,因爲之前強行動用死神之刃,本身就已經受創。雖然還有其他本事入侵這個任務世界,但是卻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爲今之計似乎只能按照女子所說的。動用那個終極殺招了。但是一旦動用那招,不僅是他。就連女子都會受到重創,導致其本身的幾件寄生類詛咒之物效果大減。而女子在半個月後還將要執行一個新開的頂級任務,那樣一來就危險了,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問題。

所以說,這個難題最終就落到了男子的手上,是保兒子,還是保住妻子!就是這個艱難的選擇,讓這個在詛咒世界叱吒風雲的男子額頭冒出了冷汗!

不過他沒有猶豫太久,立即就做出了決定,救兒子!

這可不是說這個男子能夠置自己的妻子與不過,而是兒子的危機就在眼下,而妻子的危機則是在半個月之後,這半個月說不定就出現了什麼變化呢,也不一定會真的顯然死局。

男子既然做出了決定,也就沒有猶豫,說到底他也是一方巨頭,自有其果決的一面。

男子擡起頭,憐惜的看了女子一眼。什麼都沒說,但是這一眼卻將一切都包含在內了。女子也是看了男子一眼,同樣沒有說什麼,只有一句話:“我準備好了,開始吧!”

這一人一眼,就包含了萬千語言,這是他們的默契!

但是就在他們已經準備開始發動那個最終絕招的時候,蕭晨這邊又出現了新的變化!

只見蕭晨的眼睛突然冒出陣陣紅光,而這紅光竟然越來越亮,甚至已經超過了陵墓牆壁上青燈的亮度,並且還在逐漸的加強!

而伴隨着這紅光的加強,蕭晨的左眼卻突然出現陣陣的灼熱之感!而且這股灼熱之感也隨着紅光的逐漸明亮逐漸升高!蕭晨甚至已經發出了一聲慘嚎!

這不是說蕭晨的定力差,而是實在是太痛苦了!這種痛苦,遠遠超過了斷臂之痛,也要超過孟國慶所受的萬箭穿心之苦!蕭晨實在是想不出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爲他從來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痛苦存在!而這樣的痛苦,也已經不是人類可以忍受的了。

但是蕭晨卻偏偏沒有暈過去,按照人類的身體,在受到不可忍受的痛楚時,將會由自身的調節而暈過去。但是蕭晨卻偏偏比之前更加清醒了。

而引起這一切的,都是蕭晨的詛咒之眼!這不是說詛咒之眼有多強大,而是用對了地方!

詛咒之物的神奇,到現在爲止,也沒有那個執行者敢說自己摸透了。 復仇撒旦別愛我 就算是那對男女也不行。所以他們纔沒有在意蕭晨自身的反抗,因爲在他們看來,區區一件中級寄生類詛咒之物,是不可能抵擋這樣強大的詛咒的。

而當蕭晨通過詛咒之力發動了這件詛咒之物後,卻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他的眼睛開始和源頭殭屍的眼睛融合了!

沒錯,就是融合!一件蕭晨的寄生類詛咒之物,一個源頭殭屍的眼睛,就這麼堂而皇之的融合在了一起。但是源頭殭屍的眼睛畢竟不是一件詛咒之物,雖然它擁有強大的詛咒力量,但是真正的詛咒之物卻是源頭殭屍的頭顱,它只不過擁有一部分詛咒力量罷了。

按理來說,執行者是不能取得鬼魂身上的部分作爲詛咒之物,要是那樣的話,豈不是每一個任務世界裏都包含了數不盡的詛咒之物?

真正可以被執行者所接受的詛咒之物,只有詛咒世界承認的,可以通過付出詛咒之力認主的,纔是詛咒之物!

但是事無絕對,一切規則都有其例外的時候,就比如孟國慶獲得嗜血者血統的途徑。他直接吞掉了女鬼用血液做成的分身,才獲得了這件詛咒之物。

而蕭晨現在也就是類似這樣的情況。不過蕭晨的情況要嚴重很多,他的身體現在還在被殭屍詛咒所侵蝕呢!這個殭屍的眼睛也不是那麼好融合的。

於是,蕭晨纔會體會到非人的痛苦,因爲這份痛苦是直接作用在蕭晨的靈魂上的,是不可抵禦的!而且因爲作用在靈魂上,還會使他更加清醒,而不會暈過去。

但是儘管是這樣,詛咒之眼對蕭晨的幫助還是無可替代的!

因爲,由於詛咒之眼開始和殭屍之眼融合,所以殭屍之眼需要分出一部分力量來抵禦詛咒之眼,抗爭和它的融合。這樣一來,身爲蕭晨身體內殭屍詛咒的源頭,殭屍之眼分出來侵蝕蕭晨身體的詛咒力量就相應的減少了很多。導致侵蝕速度直線下降。

而更令人慶幸的是,那兩隻傻子殭屍和一隻呆子鬼魂,都好像沒有看到這奇異的一幕一樣,仍舊在等待着蕭晨的自然死亡。

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爲此時的殭屍詛咒依舊佔據上風,如果不是身爲執行者,任務時間到了之後就會直接被傳送回詛咒之島,恐怕蕭晨依舊逃不出一個死字!

而此時,蕭晨卻是不得不將停止輸送詛咒之力,因爲他的詛咒之力已經歸零了!蕭晨本就沒有剩下多少詛咒之力,又使用了殭屍右手和詛咒尺子,所以詛咒之力現在已經消耗光了。

不過令蕭晨差異的是,即使他不在輸入詛咒之力,詛咒之眼和殭屍之眼依舊沒有停止融合,因爲這兩者已經融合了一半了,當然不會中途停止了!

就這樣,蕭晨在極度痛苦中煎熬着,但是意識偏偏還十分的清醒。

蕭晨覺得自己好像被分成了兩部分,一半正在承受讓人瘋狂的痛苦,但是另一半卻在這痛苦中昇華了!已經可以以上帝視角看待自己身上正在發生的事情了!而且是那種極度冷靜,極度平靜的看待!

而此時,任務還剩下十秒鐘就要結束了。但是殭屍詛咒已經入侵到蕭晨的心臟處了!這不是說殭屍詛咒侵蝕的慢,而是由於蕭晨身體中的那股灰色氣體是從心臟處出現的,自然就會保護心臟,蕭晨此時的全身上下,也就剩下心臟沒有被侵蝕了。

眼看着蕭晨的心臟就要在這十秒鐘內被侵蝕,蕭晨也將死在這裏,蕭晨的心臟處突然出現了一股至高的氣息!就好像受到了冒犯的王者一樣,這股氣息發怒了!

竟然直接將蕭晨體內的殭屍詛咒給定住了!

而蕭晨就在這彷彿時間靜止中,度過了這最後的十秒鐘,然後身形一閃,消失不見了!

ps:??第二卷終於結束了,第三卷已經計劃好了,主要表現女主的。如果明天過了八點還沒上傳,那就是沒有了。不過我覺得應該會有兩到三章吧!

這一卷寫的不是很滿意,但是卻是本書最重要的一卷,這一卷也奠定了主角未來的能力! 對方現在一共七個人,哪一個都有可能是鬼怪變化的,在眼前的環境下,這些人都變得有些激動,如果自己再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很有可能會激起這些人的對抗情緒。

他想了想,轉頭對田帥和宋雨涵說道:“我剛纔給你們說這些,就是想讓你們回想下,你們剛纔離這些人近,有沒有記得的人,能排除一個是一個。”

田帥立刻就搖了搖頭,“剛纔這些人一直走在我後面,說實話要是你現在不說,我連到底有幾個人都不清楚,哪裏會有記得的。”

張誠嘆了口氣,看了看蘇雨涵一臉茫然的模樣,更是不需要問了。

這事看上去簡單,但是之前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張誠和蘇雪晴之前都留神着別的事,哪有功夫理會這些遊客,而田帥的注意力又都在宋雨涵身上,更是不會留意這些。

“必須得想辦法把這人找出來。”張誠眉頭緊皺,想了想說道:“這樣,我先去套套話,這些人不可能都是單獨來的,只要是有同伴那就應該沒問題。”

他剛一擡腳,田帥突然攔住了他,說道:“這事讓我去吧,跟人吹牛我拿手,你去萬一露陷了,那人狗急跳牆傷害雨涵怎麼辦?”

“喲!小夥子挺上道啊!”張誠驚訝的看了田帥一眼,想了想說道:“那行,你去吧,我就在旁邊保護你。”

“嗯……”田帥深吸一口氣,又看了宋雨涵一眼,轉身朝着人堆裏走去。

田帥先拍了拍一個男生的肩膀,裝作氣憤的說道:“這遊樂場也太不像話了!這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等出去了咱們一起去投訴他!”

那男生回頭看了田帥一眼,點頭道:“這位兄弟說的對!出去咱們就投訴,不賠咱們一筆精神損失費這事不算完!”

田帥大聲說道:“到時候咱們一起去,人多力量大,不怕遊樂場不認賬,對了,兄弟,你們都是一起來的嗎?”

“不是。”那男生指了指旁邊的一個女生,說道:“我是帶我女朋友一起來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