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方才對陸顏霜的各種爭論與質疑,他也毫不在意……

「犯不著放棄自己,你死不了。」陸顏霜一眼看明白。

她示意崔月月過去,「崔月月,你把他扶起來。」

「李醫師,麻煩將醫館的門都關上,杜絕任何人入門。我要施針!絕對不能分神!」陸顏霜又吩咐。

原本跟過來看熱鬧的人一聽,立馬轟動。

「你這不是真不救好人,打算偷偷從這裡跑了吧?」

曹管事更像是抓住了陸顏霜的小辮子,「看吧!我就知道你沒本事!這是怕人死了無法收場!還藏著掖著!」

「騙將死之人的命,竟然還說自己是個醫者,太狠心了!」

「我說!關門!」陸顏霜就是一聲厲喝!

連李醫師也是被嚇了一跳,急急忙過去將門推上。

眾人也似被陸顏霜轉身這一氣勢震懾,齊刷刷愣了瞬,反倒叫李醫師將眼前的門「砰!」一下關上!

「多謝。」陸顏霜客氣表示。

然後便見她手心憑空多出了一節異火藤,李醫師好巧不巧驚呼出聲,「這異火藤!我記得它的毒性!」

「正是,異火藤屬火,異常炙熱,若是修鍊者不小心誤食,輕則玄氣逆行倒流重傷,重則爆體而亡!」

李醫師越發震驚,「你竟然清楚!異火藤與鬼火騰外形極為相似,只不同是前者取人性命,後者救人性命。鬼火騰性熱,卻是最好溫養經脈,擴寬經脈住修鍊之物!」

「我知道。」陸顏霜點頭。

動作利落取出銀針,以針尖侵入異火藤,又分別快速扎入琉毅全身各處奇穴!甚至是死穴!

「我救人的法子,自是與旁人不同。」

陸顏霜手裡的動作又快又穩,回答李醫師的語氣更是鎮定,反倒叫一旁震驚了的李醫師懷疑起自個兒……這真的是在救人嗎?

然而事實瞧著,似乎還真是。

隨著陸顏霜催動玄氣,玄氣絲絲縷縷順著銀針流入琉毅體內,一點點疏通他堵塞,理順他體內那堆橫衝亂撞的玄氣……

他之所以性命危在旦夕,連小命都危矣,最主要就是體內堵塞住的那些經脈位置,實在太過危險!

就類似於人體死穴,若是用普通的法子打通,亦或是用靈藥,以他如今的身子骨都是承受不住的。

若是在最開始,就得到了大能的相助,倒也不是問題。

他既是錯過了最好的治療器,身子又一再耗損。

是以,想要再打通那些堵塞處,疏通全身那些橫衝亂撞的玄氣,就成了催他命的死境!

然而陸顏霜用的是以毒攻毒,異火藤性烈,可藉助異火藤的霸道與陸顏霜玄氣的梳理相護,少年體內那些被堵塞住的經脈,幾乎是頃刻間便打通了!

「你……」也讓他震驚抬眼。

原本眼底滿滿都是死氣,不想活著,也不覺得自己還能活下去……

琉毅眼神複雜,更多卻是抗拒,「陸小姐其實不必這般救我。我如今只是一個廢人,根本就……」

「毅兒!」剛好端著葯過來的秋老闆。

不是不知道兒子的心思,但是做娘的,秋老闆是萬萬不允許的!

她將那一碗剛剛熬好的葯汁遞過去,「陸小姐,這葯汁我準備好了,還有藥渣。你要求的,我也一併帶過來了。」

「把葯汁給他灌下去。」陸顏霜吩咐道。

秋老闆一聽,藏不住眼神里的滿滿擔憂,兒子卻是視線期待,簡直配合極了。

「來吧,娘。」

秋老闆握緊碗,最終一咬牙,罷了!

她其實很清楚兒子到底為什麼會配合……是存了死志!想要借著這次機會解脫。

一碗葯汁下去,咕嘟咕嘟……

陸顏霜唇彎了彎,哪裡瞧不出少年臉上的小九九,她笑著提醒,「接下來,才是真正痛苦的開始。小少爺,好好忍著。畢竟忍不住也是沒用的,你昏不過去。」

「什麼意思?」秋老闆聽得一呆。

崔月月扶著琉毅,這瞬卻是心領神會,想到自己泡葯浴時所承受過的苦楚。

霜兒表妹醫術是真的厲害,但是這治療的法子比要了人命還折磨人,也是真的。

「秋老闆放心吧,你兒子不會有事的!」崔月月也跟著笑。

琉毅眼神恍然,到這時還未懂,不過很快……

原本很快,安靜的醫館里便爆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毅兒!毅兒你怎麼了?」

「噗!」少年一口黑血,直接從口中噴出。 尤其是這些重卡戰車駛過,汽車發出低沉的轟鳴,猶如野獸低吼一般。

足以彰顯這些汽車的發動機都是經過改裝的。

汽車的玻璃上折射著太陽的光芒,完全看不到車內的情況。

隔著屏幕是不能夠發揮探測之眼的。

車隊轟鳴駛過,隔著屏幕都能夠感受到那莫名的氣勢。

擁有如此車隊,裡邊的人實力可想而知。

「這條公路不能去,雖然是二級公路,資源會很多,但是遇見這些人,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畫面只維持了十五秒就關閉了,夏波目光閃爍了兩下,內心思索。

十五秒的畫面帶來的信息很少。

這是二級公路,還是三級公路?

公路上的生物實力如何?

這些都是未知的,自己過去之後,並不佔優勢。

畢竟高級公路上針對玩家已經沒有了福利。

甚至他推斷,二級公路之後,所有的活動都會消失,到時候真正的求生才會開啟。

所以自己過去,顯然是十分冒險的。

一方面是公路帶來的危險,另一方面就是公路上的玩家的帶來的危險。

「藍莓,繼續看著,等下次亮起來的時候再叫我。」

夏波說道,繼續發動汽車,開始前進。

走了沒多久,夏波便看到路邊有一個資源箱。

停下房車,下去打開箱子。

【棉質上衣*1】

【棉質短褲*1】

熟練的錘開箱子,裡邊是一套衣服。

衣服都是棉質的,很擔保,布料卻非常柔軟舒適。

「已經在變天了,還給我弄個短袖短褲。」

夏波吐槽,利用資源升級系統對其升級。

【叮!恭喜宿主升級成功,棉質上衣*1升級為棉質上衣*1箱!】

【叮!恭喜宿主升級成功,棉質短褲*1升級為棉質短褲*1箱!】

隨著系統的升級成功,面前的兩個箱子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兩個大箱子。

「竟然升級了這麼多衣服和短褲,這是要讓自己賣衣服的節奏嗎?」

夏波打開兩個箱子查看,滿滿一箱子的衣服,各種顏色的都有,就是款式都是一樣的。

短袖短褲,布料才用的是純棉面料。

夏波把它丟進儲物櫃里。

雖然現在沒什麼用,但是不代表以後沒有。

這些衣服好的東西就在於它的面料是純棉的,或許以後有用得到的,可以把衣服拆毀,只要衣服的不了。

繼續出發。

已經快到晌午了,今天剛開出來一些麵粉,麵粉的數量增加。

夏波打算今天中午攤一些煎餅吃一吃。

不過在前進的時候,還需要和上一些面,讓面醒一下,到了中午的時間,面也醒的差不多了,時間剛剛好。

中午的時候,太陽出來了,只不過少了一股燥熱,多了一絲溫暖。

這說明天氣已經開始在變化了。

今天的溫度又下降了,開箱子的時候就能夠明顯的感受到空氣溫度的下降。

這可不是一個太好的消息,他經歷過大雪封路,知道下了雪,什麼都幹不了,只能待在車裡。

物資少的人可能還會在雪天死亡。

大雪封路一點都不比暴風雨差多少。

甚至比暴風雨還要厲害。

大雪封路面臨的不僅僅是資源緊缺,更重要的是溫度。

現在的溫度可是不管你實力如何,即便是你的四維屬性破百,也能被凍死。

遊戲就是這麼的變態。

中午,面也醒的差不多了。

夏波在煤氣上先少了點湯,等湯燒好了,便開始擀麵做煎餅。

他還準備了許多配菜。

辣條、青菜、辣醬、油炸過後的狼肉等等。

有了這些配菜夾在煎餅里,味道直線上升。

用好吃美味鍋鏟翻炒幾下,房車內便瀰漫著令人垂涎欲滴的味道。

藍莓已經急不可耐的在汽車邊上飛來飛去。

夏波倒是十分淡定,不過從滾動的喉結上就能看出來他的內心此刻並不淡定。

好吃味美鍋鏟的美味加持實在是太變態了,即便是他就有些難以忍受,拚命的吞咽著口水。

「這東西,越用越上癮呢。」夏波看著手中的鍋鏟,心思一動。

對於美味,沒人能夠經得起美味的誘惑,即便是夏波也難以經得起。

好吃美味鍋鏟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很快,一張張煎餅就被攤了出來。

攤煎餅是需要一定的技巧的,對於夏波來說就十分簡單。

開啟獵殺狀態,攤個煎餅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再簡單不過了。

用技巧來攤煎餅,恐怕夏波是第一人了。

「藍莓,用煎餅卷一些配菜吃,這樣吃才是正確方式。」

餐桌上,夏波教藍莓如何吃煎餅,只見他取出一張煎餅,在煎餅上放上一些蔬菜、辣條,塗抹辣椒油等等一系列配菜,並把它捲起來,狠狠地咬了一口。

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可惜藍莓的爪子太短了,太小,想要抓住煎餅太艱難,可把藍莓急的團團轉。

「好了,我來給你卷一張。」

夏波說道,取出一張煎餅,放上一些配菜,捲起來放在桌子上。

藍莓這小傢伙急不可耐的要上去,肉嘟嘟的小臉上也露出享受的表情。

「沒人能夠抵禦美食的誘惑,如果有,那就用好吃味美鍋鏟翻炒兩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