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臉上的表情,同時是各有不同,而此時一旁的神域金衛,同樣是有些坐不住了。

「那山野小輩,絕不是我神域之人。」金衛守衛的老者,此時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難看。

神使身亡,沒有了落雲弓,他們此刻的處境,顯然並不太好。

中原之地的各大宗門,儘管對於神域,都是有著敬畏之心,但下方那小輩身上,仙寶都不少於三件,一旦事情鬧僵,三大古宗的強者,多半不會顧及神域仙境。

一件仙寶,對一個宗門的實力提升,此地的眾人都是心知肚明。

而就在上方之人開口之時,下方水墓海底,最值轟然爆發,一道巨大的靈力噴泉,此刻從海底深處衝天而起,那恐怖的威勢,隨之橫掃四周。

此時的葉飛,原本有些模糊的意識,在忽然間恢復。

「下來。」

「進入水墓,你屬於這裡……」

他的腦海之中,一道低沉中,透著悠遠的聲音,此刻徐徐響起。

「你是誰?」葉飛穩住身形,感應著聲音的來源。

而很顯然,這道古怪的聲音,此刻只有他一個人能夠聽到,他的儲物戒之內,那把九玄劍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泛起了淡淡的微光。

「下來……」最後的餘音,在葉飛的識海中響起。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閃,此刻猛然轉頭,望向身後那道衝天的靈光噴泉,他的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那衝天的靈光,其內的靈壓極為恐怖,就算還是此地五重劫境的強者,也不敢輕易踏入其內,他此刻的狀態,但凡踏入,根本撐不過三息。

根據葉飛在葉門內的了解,這聖靈寶地,實際上上一篇墓場。

既然此地名曰水墓,那裡面埋藏的人又是誰?

「事已至此,賭一把。」葉飛眼中的暗淡之色,隨之瞬間消失,臉上露出果斷之色。

下一刻,他掌中靈光閃過,九玄劍已然落入手中,隨之沒有任何猶豫,爆出出體內最後的氣血之力,迅速靠近了前方的靈光噴泉。

上方半空之中,各大宗門強者,神域仙境的金衛,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發現了下方葉飛的舉動。

「他……要進入靈爆泉內?」

「看來是此子知曉難逃一死,才會做出這般自殺的選擇,不過仙寶不會被摧毀,此子的性命倒也不怎麼重要。」

「……」

各大宗門強者,此刻並未出手阻擋。

靈爆泉內的威勢,他們都是深知,即時那小輩身形被溶解,他身上的仙寶,則會伴隨著靈泉噴出,那時候才是他們出手之時。

遠處的數位神域金衛,此刻同樣穩住身形,目光向著前方掃去。

「落雲弓,一定要奪回。」為首的金衛老者,臉上的表情嚴肅,開口的同時,轉頭掃了身後的眾人一眼。

餘下的金衛見此情景,均是同時微微點頭,體內的靈力隨之暗中運轉。

右側半空之中,雷隱宗的白髮老者,此刻眼中有精光閃過,只見他緩緩轉頭,目光落在了身旁之人身上。

「秋兒,你先回雷隱宗,告知門下弟子,準備撤離此地。」白髮老者神情如常,此時傳音開口說道。

雷隱宗宗主聞言,沒有過多的詢問,隨即悄然轉身,慢慢退出了此地的海島半空。

如此同時,下方由水墓內噴發的光柱,已然將葉飛的身形吞噬,只見遠處的半空,兩道幽光劃過,那正是之前他祭出的兩具仙兵傀儡。

隨著葉飛的身形被吞噬,那兩具傀儡,本能地融入光柱之中。

……

光柱之內,葉飛身形融入則瞬間,一股死亡之意,隨之襲卷他的心神,恐怖的靈壓之力,彷彿要將他瞬間輾碎一般。

他此刻的身軀,正在以視線可見的速度分解。

那恐怖的力量,幾乎沒有給他半點反抗的餘地,而如此同時,葉飛的身上,竟是陡然多出了數道奇異的氣息。

他的手背之上,出現一片菱形的葉片圖印。

「這是,當初的冰神傳承!」葉飛心神一顫,腦中久遠的記憶隨之浮現而出。

而此刻,這道圖印內的隱藏的力量,即時忽然爆發。

但並非是相助葉飛抵抗四周的靈壓,而是在吞噬著他的心神,似乎想要佔據他的意識。

「奪舍之力?」

「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葉飛此時面苦笑,他顯然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先天小輩,對於手背上圖印內力量的意圖已然是瞭然於心。

而就在這時,葉飛的眉心出,隨之一道幽光爆發。

「滾!他是本尊的。」幽光爆發之後,一道熟悉的聲音,此刻在葉飛的識海中響起。

「巫頌。」葉飛目光一凝,內心不禁暗道。

而他的眉心處,華夏南疆巫族聖印,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爆發。

這股力量,相比起冰神的葉片之力,隱約要強上許多,此刻以更快的速度,不斷地吞噬著葉飛的心神,意識,以及殘存的氣血之力。

若非是此刻,他面臨生死之際,體內這些隱藏的力量,怕是還會一直潛伏,等待合適的時機爆發。

更讓葉飛感到意外的是,他體內的雷霆之力,竟是有了反噬了意圖,那塊早已融入血脈之內,指引葉飛踏入修鍊之道玉符,隱約間有了凝聚的跡象。

這並非是他的傳承有什麼問題,而是由於葉飛面臨死亡,他體內的傳承之力,無意識的爆發引起的。

無論是冰神,還是巫頌,甚至葉飛體內的那塊玉符,其中任何一個,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將葉飛的心神完全吞噬。

而正因如此,這三股力量,此時竟是相互牽制,使得他的身軀並沒有被立刻撕碎。

「巫頌,你之前相助葉某,為得就是此刻?」葉飛始終有些難以相信,此刻忍不住傳出一道靈識。

華夏巫族,對於葉飛而言,有著一些特殊的回憶。

那位巫族的老祖,儘管一直有些神秘,但在葉飛看來,不至於從一開始就這般算計與他。

「沒有。」

「我是真心幫你,不過現在的你,已經瀕臨道損,激活了我族之力,你這般毫無意義的死去,還不如將身軀讓給本尊。」

巫頌的聲音,隨之再次傳來。

「葉飛,你不要被他矇騙,要是此人一開始沒有奪舍之心,便不會設下這個切機。」此時葉飛的識海內,忽然傳來另外一道聲音。

那聲音有些陌生,透著幾分滄桑之感,但葉飛深知自己不是第一次聽聞。 「冰神么。」葉飛低喃一聲,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無論是當初冰神塔,還是巫族的老祖,這兩位已經道損數千年的強者,在武道上給葉飛帶來的幫助,可謂是不言而喻。

而到最後,這二人竟然都想要將他吞噬。

或許真的如巫頌所說,他們一個開始沒有打算奪舍葉飛,只是無意識的留下了奪舍的切機,但再從葉飛踏入源界之後,這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若是能夠在源界重生,他們二人憑藉當年的武道天資,踏入真仙之境並非難事。

「閉嘴!」

「冰神,你非我華夏一脈,隱藏與葉飛體內,定是早有預謀。」巫頌大喝一聲,此刻爆發出來的力量,既然佔據了葉飛大半個身軀。

若非是有冰神之力,已經他體內那塊玉符牽制,此時的葉飛多半已經失去意識。

「葉飛,還不散開心神,在拖下去你的身軀會崩潰的,本尊答應你,定當奪回你妹的神魂,親自將其喚醒。」巫頌對於葉飛,可謂是了如指掌。

此言一出,直擊葉飛的心靈深處。

他此刻的身軀,已經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若非是巫頌的力量,此時也無法在這光柱之內堅持到現在。

「此言當真?」葉飛雙目暗淡,傳出一道靈識。

巫頌聽到這話,便是連忙傳音道:「本尊以巫族之名起誓,對你的承諾絕無虛言。」

這句話一處,葉飛本體的意識,此刻開始慢慢收縮,此時已經被完全壓制。

他的身軀四周,那翻滾的幽光,隨之越發的濃郁,巫頌的力量,幾乎佔據了葉飛的全身,同時開始清除冰神殘留下來的意識。

「很好。」

巫頌的聲音中,多出了少有了興奮之感。

僅僅是不到半息,幽光已然將葉飛徹底佔據,冰神的力量被抹去,連同他體內的傳承玉符,此刻都是被巫頌壓制。

「你的身上,怎麼有這麼多雜亂的印記。」

「嗯?仙獸的氣息。」

「這是……傅蒼天的印記,居然還有神域的法印。」

此時的葉飛,深處光柱之內,而他的氣息,顯然是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閃動的漆黑幽光,竟是隔絕了四周的靈壓之力。

巫頌的實力,顯然在當年全盛時期,至少也是劫境強者,而且身懷秘術不少實力極為恐怖。

附著在葉飛身上的幽光,同時調動出了他氣血內的巫體之源,此時的巫頌,在掌控了葉飛的身軀之後,更是迅速掐訣,開始淬鍊自己的身體。

在不覺之中,葉飛的身軀的強度,正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上升。

「哼,神域法印,本尊無法抹去,但其他的這些,全部給本尊滾!」巫頌大喝一聲,周身的幽光一凝,瞬間震碎了葉飛眉心內殘存之力。

……

這一刻,華夏武道界。

華東地區,此刻葉家莊園之內,藍蒼從木屋內猛然衝出,他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抬頭望向了遠方的天空。

「葉小子,老夫等你回來。」藍蒼臉上露出複雜之色,他能夠感應到,他留在葉飛身上的氣息碎裂。

若是換做常人,藍蒼定會認為,此人多半已經身亡,但對於葉飛他不知為何,有種莫名的信任之感,總覺得那小子,不會那麼容易死去。

源界,中原之地。

此刻古獸宗內,同時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但很快隨之消失不見。

……

聖靈之地,那道衝天的靈泉,此刻依舊矗立,這一次噴發的時間,隱約要長了許多,但直到此刻,依舊沒有看到仙寶的蹤影。

半空之中,各大宗門強者,臉上的表情均是帶著幾分緊張之色。

一旦仙寶出現,此地眾人幾乎會在同一時刻出手。

靈泉光柱內,巫頌在清除葉飛體內的殘印之後,隨之凝聚出殘存的最後力量,他此刻這具身軀的強度,硬生生拉到了劫境之列。

「差不多了,待本尊融合神魂之後,憑藉這具身軀,應該能夠衝出此地。」巫頌靈識伸延,仔細查探一番之後,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只是沉默片刻,他並沒有著急做最後的奪舍。

「葉飛,我知道你的意識,並沒有完散開。」

「方才本尊做了的一切,都只是為了幫你清除體內的隱患,現在本尊將身軀還給你。」 一條四爺,二餅福晉 巫頌的傳音,此刻在其內體內徐徐響起。

說罷,他周身的翻滾的幽光,隨之慢慢的變得虛弱起來。

這個時候,若是葉飛趁機重新佔據身軀,並不是什麼難事,而且還能利用巫頌的力量逃離此地,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葉飛的識海之中,此時他的神魂意識,正如那巫頌所說,確實沒有完全消散。

奪舍之術,葉飛同樣懂得。

「再等等……」他的內心不禁暗道。

面對力量的誘惑,此時的葉飛不為所動,這奪舍之術,本身有著不少的弊端,最後融合神魂的那一刻,奪舍者會極為虛弱。

一旦本體的神魂意識,沒有被徹底轟散,對於奪舍者來說無疑還是毀滅性的打擊,若非如此此術也是不會在武道界失傳。

光柱內,葉飛身上的幽光,此時已經消散大半,巫頌的力量更是變得微弱無比。

「葉飛,武道界一路走來,我是真心的在幫你。」

「你應該清楚,你是我巫族的這一任聖主,本尊希望你能活下來,若是在拖下去,你我的神魂意識,都被抹滅在此地。」

巫頌的聲音,此刻變得微弱了幾分,他此刻已然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到了一個極致的狀態。

如此同時,他的靈識,更是籠罩著葉飛的全身的每一寸角落,但凡稍有異動,巫頌都能夠輕易感應到,即時他無疑會瞬間反撲。

「此子的神魂,難道真的都消散了?」巫頌此刻,內心始終還是有些遲疑。

但他的時間,顯然是不多了,四周恐怖的靈壓,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壓力,哪怕方才增強了這具身體的強度,當在這種恐怖的靈壓之下,任就無法支撐太久。

沉吟少許,巫頌隨之心意已決。

「哼,就算你神魂尚存,一樣也無法撼動本尊。」

「融魂!」

巫頌隨之不在猶豫,只見他的掌中迅速掐訣,周身的幽光再度暴漲,同時右臂抬手,指尖詭異的符文凝聚,一指點向只見的眉心。

周身翻滾的幽光,不斷的收縮凝聚,巫頌的臉上同時慢慢露出笑容。

他的神魂意識出現,那是一個明珠大小的黑油光團,在停留在葉飛體內內,開始慢慢向著四周擴散,逐漸佔據他的全身。

而就在這時,巫頌身形忽然一顫。

他的識海之內,隨之爆出出一道金光,那正是葉飛最後殘存神魂。

「想要吞葉某,你做夢。」葉飛在出現之後,隨之瞬間佔據了大半身軀,同樣的開始伸延他的力量,想要吞噬巫頌的意識。

「本尊就知道,你沒那麼容易死。」

「不過可惜,現在已經晚了,你的神魂太過虛弱,根本不是本尊的對手。」巫頌低沉的聲音,此時在識海之內響起。

他儘管融合神魂,處於細弱轉態,但哪怕是虛弱轉頭,此刻也要強過葉飛本身。

在他的軀體之內,巫頌幽光之力,幾乎是瞬間佔據了上風,他此刻融合的進度,竟是沒有受到半點影響。

「是么……」葉飛的意識內,傳來一道冰冷的聲音。

他確實十分虛弱,但與巫頌不同的是,他有著幫手。

話音剛落,後方不遠處,隨之兩道高大的黑衣閃過,正是之前沖入光柱的仙兵傀儡,只不過因為四周恐怖的靈壓,縱然是強如仙兵,身軀此刻也是變得有些扭曲。

這兩具傀儡的周身,隱約有雷光閃動,在其周圍設下了一道屏障防禦,否則他們怕是早就被靈壓撕碎。

「來的正是時候。」

「雷界,給葉某吸!」葉飛低喝一聲,控制著身軀的右臂,向著前方的傀儡一指點去。

下一刻,仙兵傀儡身上的雷霆之力,順著他的指尖,開始瘋狂地向著他的體內涌動而去,那股恐怖的毀滅之力,竟是隱約達到了五重劫境之列。

「若是葉某沒有記錯,雷霆之力是殘靈的剋星吧。」葉飛體內此刻隨之雷威的湧入,他本體的意識,以極快的速度恢復如初。

閃動的雷弧,瞬間籠罩了全身,開始驅散那些漆黑的幽光。

「你……」

「你可是早有預謀?好讓本尊幫你清除身上的印記。」巫頌此刻神魂意識,在雷霆之力的壓制之下,可謂是節節敗退。

當感受到仙兵身上的力量之後,他也是知道,這次的奪舍自己徹底敗了。

那兩具傀儡身上,細帶的雷霆之力,應該是屬於一位五重劫境的強者,極為精純濃郁,不光能夠壓制巫頌的神魂,還能恢複葉飛體內的傷勢。

「和你一樣,一開始葉某並沒這個想法。」

「直到我感應道仙兵之後。」葉飛此刻身形恢復大半,他的嘴角泛起了一絲淡笑。

這股力量,顯然是來自與雷隱宗的那位老者,此人在與仙兵傀儡交手之時,故意將體內的雷霆之力,暗中融入了傀儡體內。 光柱之內,巫頌在聽完后,不禁暗嘆一聲。 離婚再戀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