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鬼齊齊高呼。

蝴蝶夫人似乎很享受這種眾星捧月的待遇,等呼喊的差不多了,她擺擺手,眾鬼們這才禁聲。

蝴蝶夫人開口,說了些場面話,沒有什麼技術含量,不過眾鬼顯然很受用。

我無心再待下去,就往後院走,院子里修剪的不錯,雕廊畫柱,精美絕倫,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幻術,做不得真。

好不容易找到了小河,發現它溶於了院子的一個人工湖,湖水清澈,上面還種了好多荷花,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審視很難把這個地方和外面那些鬼聯繫到一起。

「今天抓的那幾個生人怎麼樣了?」

我正走著就聽到有人說話,一側身躲了起來。

「夫人說要好好看著,一會兒拿出來犒賞眾鬼!」

「真是太好了,好久沒吃到活人了,我都饞了!」

「別說沒用的,仔細看好那些活人,免得到時候夫人怪罪!」

「…」

兩隻女鬼走遠,我也跟了上去。

我才發現這個寨子裡面真是別有洞天,根本就不像土匪寨,到像是某個大能的行宮。

此時有這個感覺的不止是我,姜昀站在一處房頂看著下面的行宮也十分疑惑,他在猜測重凌到底是什麼人?或許那個蝴蝶夫人知道也說不定,畢竟能把商璟煜和重凌兩個假貨湊齊也是挺不容易的,而且又是在這個島上,或許這個島和商璟煜和重凌有著某種關係?

姜昀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這時候他的腦海中忽然傳來一聲冷笑。

姜昀驚的差點從那個房子上掉下去。

「主人!」姜昀很恭敬的說道。

「怎麼?對我的舊事感興趣?」重凌問。

嘴角帶笑,只不過笑容冰冷的掛在臉上,從不達眼底。

姜昀驚出一身冷汗:「屬下不敢!」

重凌笑了:「不敢么?」

重生之小資生活 「屬下知道錯了,請主人饒恕!」姜昀說。

「無妨!」重凌忽然變了個態度:「其實時間過去這麼久了,我都快忘了!」

姜昀不明白他什麼意思,但是他不敢吭聲。

「商璟煜找到了嗎?」重凌問。

「沒有…或許他已經死了!」姜昀小聲的說,畢竟山口成光的自爆可不是開玩笑的。

「死?」

重凌重複了一下這個字,將字咬的很清楚,姜昀只覺得周身的毛孔都打開了,透著一股子冷意。

「他可死不了!」重凌說出一句饒有深意的話,然後看到了台上的蝴蝶夫人,和一白一紅兩個男人,眼中儘是冷意。

「本尊多年不在,真就有人敢爬到我頭上作威作福了!」 我在湖邊看了半晌都沒有看到商璟煜,所幸跟著那兩隻鬼看看蝴蝶夫人抓的生人是誰。

走過小橋長廊,到了後院,後院旁邊有一間房子,外表看起來沒什麼,那兩隻鬼,進了屋子我跑到牆根邊。

「你們都閉嘴,等會可以好好伺候夫人,只有把夫人伺候好了,你們才能活命知道嗎?」

一隻女鬼看著那些人說完,對另一隻說:「這些的質量不好,沒一個長得順眼的,夫人恐怕會不喜歡!」

「有就不錯了,夫人上一次滿意的還是半年前,自從那個逃跑后,夫人可是發了好大的脾氣!」

「小聲點,夫人不許提那個人,再說那個人不是被幽冥蝙蝠咬了,想必也活不了了!」

「也是,真是可惜了!」兩隻鬼有的沒的說了一會兒,便指著鍾琰還有李浩說:「就你們兩了,跟我來,給我好好伺候夫人。」

鍾琰是鍾家旁支的,長得不錯,實力倒是不怎麼樣,聽到女鬼的話,他當然知道幹什麼去,頓時臉色煞白。

「我…我不去!」鍾琰下意識說了一句。

兩隻女鬼看了他一眼,一臉鄙視。

到是李浩眯了眯眼睛,不動聲色。

「跟我們走!」兩隻女鬼不耐煩的說。

鍾琰和李浩起身,他們雙手被黑色的不知名藤蔓綁了,這種東西很結實,根本掙脫不開。

兩個人正要跟著走,忽然有人開口了。

「能不能帶上我,我雖然長的不夠英俊,但是我這個人很溫柔的…」

這個聲音是…

小鍾!

兩隻女鬼也回頭詫異的看著小鍾,眼前這位確實不帥,也不醜,很平常的一個人,但是上趕著的還是第一個,兩隻女鬼但是覺得他挺有意思,但是她們不挑夫人挑啊。

兩隻女鬼皺眉,然後拒絕:「夫人喜歡英俊的男人,只看外表,不關注內在!」

兩隻女鬼說完還鄙視的看了小鍾一眼,轉身帶著李浩和鍾琰走了。

等他們走後,我推開門進入,不知道是不是蝴蝶夫人對自己這裡太自信了,居然沒有派人把守!

我進了房間,房間空曠簡單,四周都是蜘蛛網,地上鋪著稻草,上面坐著十幾個人,而小鍾坐在角落裡,正一點點解自己的手上小藤蔓。

看到我進來,那些人都抬起頭,顯然不確定我是人是鬼!

超品神農 「小鍾!」我沒管別人走到小鍾跟前。

小鍾抬起頭,看見我,眼睛一亮,有些激動。

「什麼都別說,先離開再說!」我說完就去解他手上的繩索,只是解了半晌都解不開,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蝴蝶夫人這麼放心這裡了,這個藤蔓內有特定的咒語根本解不開,而且還會隨著外力越捆越緊。

「解不開!」小鍾無奈的誰:「我已經試過很多遍了!」

我想了想,掏出桃木匕首,小鍾眼睛一亮,果然,桃木匕首很快就將那黑藤割斷,只是,我剛割斷黑騰,那黑騰就像有生命一般,發出了小孩子一樣的哭聲,哭聲很大,還帶著幾分尖利刺耳,聽的人十分不舒服。

「快!」我說完又去和其他人的藤蔓,小鍾和很快將自己身上的藤蔓扯下,落在地上的藤蔓扭動了幾下,發出了更大的聲音…

「你們快走,剩下的我來!」剛剛被我解開藤蔓的一個大叔沖我們喊。

「好,我們去外面引開那些鬼!」

我和小鍾剛出門,就看見聞聲趕來的幾隻鬼,我把桃木匕首遞給小鍾,自己掏出九節鞭,朝那些鬼甩了過去,鞭子便將一隻鬼打的魂飛魄散,小鐘的匕首也很給力,而且,幾年不見小鐘的修為大增,沒幾下幾隻鬼便被我們消滅殆盡,我們兩知道往前不能走,於是從這邊的院牆爬過跳到了別的院子。

這裡的院子很多,因為天黑,黑乎乎的,我們兩走了一會兒,就看見前面有個露天大浴池,我剛想動,小鍾一把揪住我。

我們兩藏在假山後,很快過來幾隻女鬼往池子里灑花瓣,花瓣灑完后,沒過幾分鐘,那個紅衣服的蝴蝶夫人便緩緩而來,褪去輕紗,蹲在了浴池邊,她抬頭掀開腦袋后的頭髮,一點點的將自己的一整張皮剝下來,滿意的看了一眼,放進了浴池裡,小心翼翼的清洗這身上的每一處肌膚。

好好的一張美人洗浴圖,變成了這樣,再看沒有皮的蝴蝶夫人…

我一陣反胃,我捂著嘴才勉強沒有吐出來。

漫長的等待過後,蝴蝶夫人終於洗完了,身邊的兩隻女鬼過來,幫她將一張皮小心的穿上,蝴蝶夫人又變成了那個絕世美女…

「人帶來了嗎?」蝴蝶夫人問。

「帶來了!」女鬼說。

等蝴蝶夫人走後,我再也忍不住捂著嘴,蹲在地上吐了。

只可惜我一天沒怎麼吃東西,根本什麼都吐不出來,嘴裡發苦發澀,胃酸酸的,十分難受!

「沒事吧你,怎麼跟懷孕了似的!」小鍾看著我眼神複雜。

幾年不見,近距離看他,他少了幾分稚氣,更加的成熟穩重了,隱隱的有了幾分大師的風範,只是說出來的話,讓人大跌眼鏡。

「你才懷孕了!」我沒好氣的說。

小鍾把我扶起來,依舊眼神複雜:「鳳沉希…」

「你亂想什麼,我和希寶什麼事都沒有,我只是看見鬼魂蝴蝶夫人噁心到了!」

小鍾鬆了口氣:「沒事就好!」

他掩藏了眼底的那一抹情緒,關於鳳沉希死了的事情還是不要說的好。

起碼不能這個時候說。

「愣著做什麼,你怎麼跑到這個島上了?」我問小鍾。

「這件事…說來話長了!」小鐘有意隱瞞。

我有點不舒服,感覺從前和我無話不說的小鐘有些變了和我有距離了。

小鍾見我失神,拍拍我的肩膀:「我們還是先出去再說!」

「房間里那些人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問。

畢竟是和小鍾一起來的,我得問一問他的意見。

小鍾沉默了下,最後搖頭:「我們兩個的實力根本不是那些鬼物的對手,想救人也得等時機!何況能做的我們也做了,能不能跑出去就看他們的造化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還想先找商璟煜。

我把商璟煜和山口成光的事情說了,小鍾聽完詫異的看著我。

「怎麼了?」

小鍾猶豫了下,最後還是說:「平武門自爆術我知道,我懷疑商璟煜…」他沒繼續說下去。

如果商璟煜掉進河裡,為什麼不來找我,即使他昏迷了也不可能順著河道飄這麼遠,小鍾認為,商璟煜肯定死了。

但是小鍾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鳳沉希死了,商璟煜再死…

「沒什麼!」小鍾最後說。 第467章要玩完了

「去蝴蝶夫人寢宮看看,如果商璟煜活著沒準被帶進那裡了,我剛剛還在外面的檯子上到一個和商璟煜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

小鍾一愣:「真的?」

我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了,我們進去看看,說不定能有什麼發現!」

我和小鍾兩個人鬼鬼祟祟的進了蝴蝶夫人的寢宮,不得不說,作為一隻畫皮鬼,這蝴蝶夫人真是很會享受,寢宮很大,裡面布置極其奢華,走到最裡面就看見一張大床,檯子上撫琴舞劍的假商璟煜和假重凌半跪在兩側,而大床上蝴蝶夫人只穿了一件紅色的輕紗,半躺在床上。

我和小鍾躲在一個大大的屏風后。

「夫人!」一隻女鬼走了過來。

「人帶來了嗎?」

「帶來了!」女鬼說完招招手。

李浩和鍾琰換了白色的長衣被推了進來,李浩還好,鍾琰看到榻上美人,頓時眼睛一亮。剛剛的害怕煙消雲散,李浩踢了他一腳,他才回過神來,清醒了不少。

「兩位美人,過來!」蝴蝶夫人朝他們勾了勾手指,姿態萬千,鍾琰將李浩剛剛的提醒忘的一乾二淨,抬步就往蝴蝶夫人身邊走,李浩也不好阻攔,只好跟著慢悠悠的往過走。

鍾琰首先到了蝴蝶夫人身邊,蝴蝶夫人將他一把攬入懷,在他的脖子間嗅了嗅,十分滿意。

「夫人,我們今晚一定會很愉快!」鍾琰小聲在蝴蝶夫人耳邊說。

蝴蝶夫人嗤笑了一聲:「真淘氣!」

鍾琰指了指假商璟煜和假重凌說:「夫人,可不可以讓這兩位公子離開,他們看著我不太放的開!」

「好,都聽你的!」

蝴蝶夫人說完沖旁邊的兩人擺擺手。

兩個人沒說話,行了個禮躬身離開。

「美人,如今是不是沒有什麼顧慮了?」蝴蝶夫人極盡溫柔,媚眼如絲的看著鍾琰。

鍾琰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旁邊的李浩,蝴蝶夫人嗤笑:「美人,有時候有觀眾會有一種別樣的樂趣,美人今天可以試試!」

說完蝴蝶夫人白色的玉臂一揮,將鍾琰圈進了懷裡。

「都聽夫人的!」

屋子裡儘是曖昧的氣息,李浩站在一邊不自在,蝴蝶夫人對鍾琰很滿意,被鍾琰撩撥了幾下,就幾乎把他忘了。

鍾琰已經和蝴蝶夫人滾在塌上,蝴蝶夫人本就穿的少,如今更是沒了遮擋,就在這時候鍾琰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根桃木丁,直直朝蝴蝶夫人刺去,蝴蝶夫人被他壓著,一時沒有反應,胸口被刺,只不過,她的胸口沒有流出一滴血來,相反,那張人皮被刺破,裡面的紅肉翻了出來。

鍾琰一時愣住了,舉著釘子的手沒動,蝴蝶夫人已經反應過來,一腳將他踢開,她身上的人皮卻因為被劃開一道,順著劃開的部分因為蝴蝶夫人的動作慢慢的扯開…

李浩驚的睜大了眼睛,鍾琰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黑血。

而我和小鍾之前見過倒是沒有多吃驚,就是噁心。

我忍不住扶著牆乾嘔,我的動靜引起了蝴蝶夫人的注意,她朝我們這邊看過來,美目流轉,一揮手,屏風破碎。

看到我的臉時,蝴蝶夫人先是一愣,轉而露出滿滿的怨毒,甚至顧不上劃破她人皮的鐘琰。

「原來是你!」蝴蝶夫人恨恨的說。

我想說什麼,但是實在是胃酸,這種噁心的感覺揮之不去,我來不及疑惑,蝴蝶夫人周身陰氣暴漲,人皮被撕破,掉在地上,一個滿身紅肉的女鬼朝我衝來。

我摸出九節鞭,忍著噁心,嚴陣以待。

等蝴蝶夫人靠近時,我甩出一鞭子,蝴蝶夫人挨了我一鞭子,臉色憤怒,沒有傷到她的根本,卻讓她更加憤怒的朝我衝過來。

「賤人,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如今就把你的皮給我好了!」蝴蝶夫人動作奇快的抓著我的脖子,將我整個人提了起來。

被她掐著我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那種噁心感也來了,我十分難受,雙手胡亂的揮舞著。

小鍾抽出桃木匕首,還沒靠近蝴蝶夫人就被一股陰氣震飛了出去,倒在地上,掙扎了幾下都沒爬起來。

這時候一直愣神的李浩,這才反應過來,他迅速跑過來,朝著蝴蝶夫人灑了一把藥粉,藥粉挨著蝴蝶夫人迅速發出一股燒焦的惡臭,因為疼,蝴蝶夫人抓著我的手微微鬆開,我乘機去摸桃木匕首,沒摸到,才想起來匕首給了小鍾,又從包里摸出一張殺鬼的符咒,只可惜我的這些符咒對付鬼王般的蝴蝶夫人簡直太弱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