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間希望的破滅,讓柳素心的小臉從剛纔的羞紅馬上變的慘白起來,淚水在眼裏打着轉,她努力的不讓淚水掉下來,“這樣呀,那算了吧,就不打擾你的修煉了,沒事了。”

讓人拒絕尷尬的她現在一秒也不願意多待了,說完就快步的和洛凡錯身而過,只想快點的離開這裏回宿舍大哭一場!

原本打算開開玩笑逗逗她的洛凡,在柳素心臉色驟然變色時就知道自己又玩過頭了,兩人錯身時再看到對方那含淚的眼睛,哪能讓她就這麼走了呢,急忙就抓住了柳素心的白玉小手,“等一下,我只是想和你開玩笑的,不要生氣好嗎?這事我向你道歉!”

別看現在洛凡一臉的真誠,其實心裏正以鬱悶呢:真麻煩呀,開個玩笑都不行!這女人也真是的,動不動就生氣,不就是出去採個花嗎?!去不去的至於還生氣嘛!真倒黴,早知道會這樣直接答應不得了,害的自己這會還要道歉,我勒了個去!

正想逃離的柳素心手一下子被洛凡抓住,本能的就想從對方的手中抽出來,可是洛凡的手抓的還很緊,沒成功的她聽到洛凡道歉的話語,這才反應過來是誰抓住了她,當下委屈想哭的衝動瞬間就被羞澀所佔據了,不敢擡頭看洛凡的小臉就又從慘白變回了羞紅之色。

洛凡正在等着柳素心回答呢,看到她不說話臉卻紅了,心道:怪不得都說女人是最善變的,現在看來果真誠不欺我呀!就這麼一會她的臉變好幾回了,可變臉歸變臉,原不原諒你到是說個話呀!真是墨跡。

“喂,我都道過歉了,你不會真的不原諒我吧?!”洛凡無奈的只好苦着臉又問了一次。

“你,你先把手鬆開好嗎?”這次到是很快聽到了柳素心的回答,不過卻不是洛凡想聽到的答案而以。

洛凡這才反應過來,剛纔一時情急現在還抓着對方的手呢!!慌忙的鬆開了,剛想張口再次道歉,卻發現柳素心把手縮回去後轉身就跑了,此時教室裏的同學早走光了,只留下洛凡不名所以的站在原地。

這,這他孃的算怎麼回事呀,我。。。。。。心裏剛要開罵,卻看到柳素心又出現在教室門口,對着他紅着臉說了句:明天我在林邊等你,要是來晚了我以後在也不理你了!哼!

說完不等洛凡回答就又快速度的消失在了他的視線裏。 回到宿舍的洛凡不時的想着剛纔柳素心話裏的意思,知道對方算是原諒自己了,可是再想到剛纔他竟然情急之下抓住了她的白玉小手,當時他是沒有多想,可是現在想來自己還真是有些孟浪了,在怎麼說柳素心也是個沒出閣的大家閨秀,他這麼一抓對方卻沒什麼反常的反應,這說明什麼呢?難道。。。。。。

直到此時同樣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的洛凡,才明白了些什麼,柳素心喜歡上自己了!心裏沾沾自喜的同時,他想到了兩人之間身份之差那道無法逾越的鴻溝!不由的開始正視起他與柳素心的關係來,思考着自己是不是真的也喜歡對方?如果不喜歡明天就早點和她說明白,不然就是玩弄對方的感情,這種事是他最痛恨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做的!

可要是自己對她的感覺不只是簡單的好感,真的是喜歡柳素心的話,那就不要墨跡直接明說,答不答應痛快點沒時間浪費在這上面,不答應就罷了,如果真的是兩情相悅,那就管他什麼世家不世家的,自己一個人抗下來!

這也就是心境突破後的洛凡,現在的他可是說是懷有巔峯強者的心態,敢愛敢恨,敢做敢當,既然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果斷的去做,不在像以前那樣什麼事情都畏首畏尾,洛凡明白有些事不是你想躲就可以躲過去的,就比如柳素心的事情,難道自己一直的裝傻充愣就當什麼都不存在了?自己內心的真正想法都不敢正視,那怎麼能成爲無所畏懼的強者?!

由於洛凡的靈魂之力已經完全恢復了,再進行冥想修煉也沒什麼效果了,於是他就每天就壓縮一點靈魂之力,然後利用晚上的冥想來恢復,反正冥想和睡覺差不多。

他的想法就是雖然現在是有魂刃攻擊手段,但是誰會嫌棄自己的底牌多呢,也許以後什麼時候就用上了,要知道自己經過壓縮的靈魂在離體後消耗的魂力,可是比使用魂刃所消耗的少了不知道多少倍,其實還是很實用的,只是壓縮起來太耗費時間而以。

第二天中午吃飯時洛凡並沒有見到柳素心,一個人吃完後早早的就來到了宿舍後面的樹林邊上等了起來,時間不長伊人就應約而來,兩個人也沒說什麼話,互相寒暄了幾句便向林中走去。

一路走來花花草草的隨處可見,可是柳素心的小手卻總是採不滿似的,采采丟丟,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洛凡一看這也不是一個辦法,自己想了半天了也沒想到如何開口,剛纔他在看到柳素心的第一眼,想到如果要是從今以後形同陌路,心裏就有一種莫名的悲痛!

洛凡就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其實並不是簡單的把她當成合得來的普通朋友,他雖然沒有戀愛過,但是不是可有可無的感情還是能夠分的清的,自己是喜歡她的,這一點他心裏十分的肯定,既然確定了自己的心,那麼就不在猶豫。

“素心同學,我喜歡你!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喜歡我?!可以告訴我嗎?”

洛凡把心一橫直接說得了,畢竟他又沒這方面的經驗,影殺記憶裏也沒這方面的資料,他就想當然的這樣直白的問了出來,

他這話音一落當下就把毫無準備的柳素心給震驚當場!

而柳素心呢正在安心享受心上人默默陪伴的寧靜,洛凡這簡單直白的問話一出,她當下就蒙了,心不由的砰砰亂跳起來:他這是什麼意思呢?喜歡自己?!難道這是對自己表白嗎?可是哪有這樣表白的呀,這個智慧出衆的人爲什麼會問出這麼沒有水平的話呀!這下叫自己怎麼回答嘛!

我喜不喜歡你,你又不是傻子會不知道嗎?!但是默默的喜歡你是一回事,擺在明面上來交往就又是一回事了!柳素心看着洛凡那期待的目光,她知道洛凡之所以這樣直白的問這種事,說明他也是第一次喜歡一個人,知道自己沒有會錯情,心裏馬上就被甜蜜所佔滿,但轉瞬間就又變成了撕心裂肺的痛苦!!

“洛凡同學,你這是做什麼呀,我只是叫你來陪我採幾朵花而以,你不會誤會我是因爲喜歡你而和你約會吧?還是請你收回剛纔的話,我就當你沒說過,我們還是朋友們好嗎?嘻嘻。”

柳素心強忍着心中巨大的痛楚,假裝開玩笑的說道。

她喜歡洛凡這是她很早以前就確定的事情,但是她能說嗎?!她只想默默的在心底喜歡,並沒有打算擺到明面上來,柳素心知道對於自己來說那只是不可能的奢望而以,本來她想以洛凡低調的作風,就算是喜歡也永遠不會說出來的,她瞭解洛凡絕對是那種寧做不說很內斂的人。

其實這樣更好,那麼她就可以默默的在他身邊體會三年的戀愛感覺,她一直都很慶幸自己喜歡的洛凡是這種性格,以爲這是上蒼可憐自己做出的補償,但是自己那美好的願望,就在剛剛洛凡那看上去很傻的表白中破碎了。。。。。。

聽到柳素心的回答,洛凡那平淡的表情剎那間變換幾次,吃驚,失落,痛苦,茫然。

“呵呵,話說過就不會收回,雖然素心小姐拒絕了我,但是我還是要謝謝你能夠直言的回答了,我先走了,以後不會在自做多情的來煩你的,請你放心!”

洛凡笑容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苦澀,緩慢的把話說完還對柳素心行了一禮,也不知道是爲了道歉還是感謝,決然的轉頭而去。

整個過程他再也沒有去看過素心的臉,所以他並沒有發現對方臉上那兩道晶瑩的淚痕,對洛凡來說既然柳素心不喜歡自己,那他也不會去強求,也沒什麼可值得留戀的了,拿的起就應該放的下,但是真的可以放的下嗎?那就只有洛凡自己才能夠知道了……

看着洛凡那故作瀟灑轉身而去的背影,柳素心的心中更痛了!她知道洛凡絕對不是表面上的那麼無所謂,因爲她和他是一類人,孤獨而又排斥外界,她不知道洛凡今天爲什麼這麼反常的直白,但是一個人的性格不是那麼好改變的,她知道洛凡在做出這種舉動時是付出了多大的勇氣!恨吧!傷心痛苦總好過失去生命!


其實柳素心也有氣,她氣洛凡爲什麼要說出來,就這樣一直保持在不言中不好嗎?爲什麼?!明明還能有二年多點的時間讓彼此快樂的,現在那美好的時光將會變成充滿痛苦的日子,這讓她怎麼過呀!但氣過之後就是愧疚,對她而言洛凡完全是無辜的,是自己的自私害了他,自己要是能剋制住不去主動招惹他,現在也不會搞成這樣了。

洛凡回到宿舍就這樣安靜的坐在門口,遙望着遠方的虛空,他本應該失落痛苦的但是沒有,因爲他問了有了答案問心無悔!強者的心境讓他可以直面這種痛,事情已經過去了,再去想又有什麼意義,還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呢,或許等哪天無事可做了洛凡才會在慢慢體會成長中的各種痛苦吧,當然如果那時還記得的話。

“鬼隕!”

此時田南玲房間中的吳黑子,情到濃時正在和田大小姐做着想做的事情,腦海中猛的一道明顯語氣不爽的聲音響起!

“屬下在!請主人吩咐!”

吳黑子一聽到自己的代號,就知道是洛凡在叫他,而且他還聽出了現在的主人心情很差,當然不敢怠慢,馬上回答道,慌忙對着身下那不斷蠕動的美人,打了一個別動的的手勢。

“我決定今年的試煉結束後就離開學院,趁現在還有點時間你和田南玲多交流下,看看哪裏能買到星精,具體的價位是多少,還有就是有什麼門路可以讓我成爲賞金刺客。”

洛凡並不是因爲柳素心的事情才這樣決定的,他主要的原因是,既然那個什麼試煉第一名獎勵功法自己內定了,得不到也會想辦法給搶過來,既然無論自己到時得不得到,那三大世家也不會放過自己,再呆在學院那就是自找不痛快了。

另一方面學院這裏因爲有柳素心在治療系,麻煩是少了但相應的情報也少了,在呆這裏束手束腳的也沒什麼意思了,他的職業是刺客,是要在不斷的殺與被殺中才成最快的成長起來的,一年的休整時間差不多了,也應該出去做點本行的事情,好掙點錢換星精也好提高下實力。

“遵命主人!屬下到時怎麼聯繫您?”現在的吳黑子早就窩搬到田南玲的宿舍了,表面上也和洛凡劃清了界線,爲了不給主人帶來麻煩,吳黑子只好硬着頭皮多了一句嘴。

“下次上課的時候吧,給你兩天的時間給我搞定!明白了嗎?!下面我把近來研究的靈魂壓縮的攻擊方法傳給你,加緊修煉,不要忘記你是一名刺客,弱者是沒有存活的權力的!”

洛凡現在心情正不好,聽到吳黑子這麼墨跡,更加不爽了當下就給他限制了任務時間,並把些許怨氣撒在了他身上,這下總算舒服多了! 百里祥逸聽到洛凡把女兒素心搞的淚流滿面時,勃然大怒!心道:那個叫洛凡的小子還真想追求女兒呀!好好的做朋友不好嗎?!一直以爲你是一個聰明人,看來也不過是勢利之小人了,素心喜歡是是不錯,但你這樣一傻子似的表白,現在搞的素心一定是傷心傷透了!不行,這事絕對不可原諒!既然現在素心見到你沒有了快樂只剩下了痛苦,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

這位封號強者想到此處,殺機頓出!對着來給自己報信的紫衛就要下令。

突然百里祥逸眉頭一皺,改口道:“你先下去吧,此事稍後在說!”

“素心,你可是很久沒過來了,今天怎麼想起父親來了呀?!呵呵”就在紫衛前腳剛走,柳素心後腳就跟着進來了。

“不要殺他,他死,我死。”

現在的柳素心比以前給人的感覺更冷漠了,對着她的父親說話時的語氣根本不帶絲毫感情,就像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一樣,說完話對着百里祥逸破天荒的行了一禮,轉身就走了。

聽到女兒那直白的表達,百里祥逸知道女兒不是來求自己,更不是來以死威脅自己,她只是來告訴自己,那叫洛凡的少年現在就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而選擇馬上就回來和自己表明這種意思,就是早料到以自己收到消息會做出的反應了,畢竟這不難猜到。

百里祥逸站在原地,看着女兒走出房門的身影,一個字都沒說出來,他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女兒現在正是最痛苦的時候,卻還能在第一時間找到自己,這說明什麼?!說明她喜歡那個小子已經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時刻想着他關心着他。

做爲一個父親他此刻心裏充滿了自責,本來女兒就很可憐了,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卻先想到的是抹殺那人,以爲這樣就是關心她,保護她,根本沒有設身處地的真正考慮過她的感受!

不錯,那小子是讓女兒更加痛苦了,但是因爲什麼呢,那是女兒是真的喜歡那小子,對他動了真情纔會傷的更痛!爲了家族,爲了那件事,也可以說是爲自己這個父親不必難做!纔會拒絕那個叫洛凡的少年,把痛苦留給了她自己,我這父親真的是太自私了!還好,事情還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百里祥逸暗暗想道。

“以後有必要的話可以保護一下那個叫洛凡的少年,就算是對他的一點點補償吧,畢竟是我們百里家在兩個孩子的事情上有愧,唉,你說素心還有沒有可能原諒我這個當父親的?”

對着空無一人的屋子,這個位高權重,大陸的頂尖封號強者臉上出現了深深的無奈之色。

“鬼隕,可有消息?”

兩天後來到教室的洛凡第一次沒有發現柳素心的身影,心中瞬間變的空落落的,對着前排的吳黑子傳音道。

“是的,主人!星精是沒有具體的價格的,大陸上也沒有出售,全部在超級世家的壟斷中,田家也只是擁有幾個最差級別的白星礦和一個綠星礦而以,而且產量不高自己家族的子弟都不夠用,具田南玲的瞭解一流世家的情況應該都是差不多的,這應該是超級世家變相的控制其發展的手段之一。”

“嗯,這件事我知道了,田家有沒有成爲賞金刺客的辦法?”

洛凡在聽到星精控制嚴格,正常情況下很難得到,這點其實他早有心理準備了,要是容易得到,那現在天才絕對不會幾乎全出現在大型世家中了!微微有點失望,但更加堅定了成立勢力的決心,便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回稟主人,想成爲賞金刺客只要在獵人公會登記一下就行,不過需要十金星幣的報名費,實力要求最低爲星將級,具體的獵人公會中有相關的信息,主人一去便知。”

切斷了傳音,洛凡這才知道自己這是又犯了常識上的錯誤呀,心裏暗罵:我勒了個去!原來賞金刺客就是一大衆貨色呀,這應該就是許多人都會知道的事情,自己還以爲和刺客公會一樣的不爲人知呢!

他這時方纔明白那天說到關於賞金刺客的事情,古力的眼神爲什麼那麼的奇怪了,我去!想來那個腹黑的師傅老頭子,一定看我笑話的同時查覺到什麼了,不過也算那老頭子知趣當時沒有點破,不然還真是不好解釋。

直到上課柳素心也沒出現,洛凡知道那是她在躲着自己呢,可是又不是她表白被拒絕了,尷尬的是自己要躲的當然是自己纔對,她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

洛凡有點疑惑,但想到要真是因爲自己的原因,使柳素心不好意思來上課的話,這個情他纔不會要呢,暗自決定以後他也不來上課了,反正有師傅的筆記來不來上課也沒什麼意義。

把自己的想法傳給了古力師傅,還有就是告訴老頭等試煉結束得不得到那東西,他也不會來學院了,讓老頭提前有個思想準備。


古力也明白洛凡的打算,到時和三大世家的子弟競爭是不可避免的,無論結果如何洛凡都會得罪三家,那麼在留在學院就非常的危險了,徒弟這麼決定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洛凡的出色超出了自己的意料,這三天時間古力經過嘗試研究,已經確定了在冥想之術的基礎上靈魂壓縮攻擊的可行性,可以說洛凡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算是提前完成了自己的願望,他對這個徒弟欣慰的同時也充滿了感激!

外面的世界多殘酷人人都明白,他當然有捨不得洛凡走,想多盡些師傅的責任,可他更明白以洛凡的實力再留下來只是浪費時間,出去磨鍊雖然危險卻是最正確的選擇,他又能說什麼?!

“素心,你應該明白那件事情的重要性,是容不得丁點閃失的,你不用再說了,這種事情我是不會答應的!”

一個月後百里家中,百里祥逸對着面前的柳素心嚴肅的說道。

今天女兒素心來找自己說要參加學院一年級的試煉,開什麼玩笑!這種事就算他答應了,族中的長老管事也不會同意的,素心現在不僅是自己的女兒,更是直接關係家族興衰的關鍵人物。

“三年的承諾還算不算數?”柳素心見父親不同意,冷冷的又問了一句。

父親的反應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她早就決定了這次是一定參加不可,如果這次不參加,以後她便在也沒有機會了,就像關在籠中的鳥兒,長這麼大還都沒有出過紫耀城範圍,而兩年後她就要被從這個熟悉牢籠,送到另一個陌生的牢籠了,這次她必須要爭取到這次外出的機會!

“呃!素心這分明是兩碼事,當時你定的三年並沒有說要離開紫耀學院,所以這並不在承諾內你。。。。。。好吧,我去找長老們商量一下,盡力幫你爭取吧!”

百里祥逸正想找理由勸女兒放棄這個心思,可當看到柳素心那望向自己的眼神,心裏一痛不禁的說出了這樣的話,女兒的心死了,要是再逼她很可以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來,剛想說出拒絕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來了!

“那我就先謝謝父親了!長老們要是不同意,您就轉告他們那我的事情我就要自己做主,這是他們先不破壞承諾的,到時不要怪我!”柳素心並不是無理取鬧的人,她知道父親也很爲難,做爲一個家族長他無疑是很稱職的,但是要是做爲一個父親,百里祥逸的所做所爲她就不敢恭維了。

今天洛凡去教室了,並不是去上課的,因爲一年一度的新生試煉就要開始了,早上古力師傅就要宣佈試煉內容和規則,雖然關於這些他早就收到師傅的傳音了,但是他如果不來的話那就太有點說不過去了,有些事情明明知道也是要走走過場的。

試煉的內容很簡單,就是到靈海祕境中殺死星獸,以獸核的等級爲標準,同等級的在比數量,如果數量還是相同,那麼就要兩人對決以實力分先後,時間爲兩個月,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全是憑自己的實力於手段了!

當然如果你在裏面殺人也是可以的,只要你能做到不被人發現就好,不然等你從祕境出來那可就好玩了,這個試煉參加的人員上限爲百人,年齡不能超過十八歲,這也是根據靈海祕境的特性所定下來的,超過這兩個數值是怎麼也不能進去的。

按照以往的慣例是星修系的人員必須參加,如果多那就選實力前百的,如果少那就從治療系裏加,而匠師系是怎麼輪也輪不到的,這也算是匠師系實力低微學生的好消息吧,而具洛凡所知今年星修系一共才九十七人,就是說自己的治療系可以擁有三個名額,他自然不擔心有師傅在,三選一還輪不到他!嘿嘿。

而除去這百名新生,另外的一年級學生就要去接受挑戰同級星獸的試煉了,這種有導師監督的試煉風險就小的多了,但相應該的沒有了靈海星力快速度提升的好處而以。 “好了,關於試煉的情況就是這個樣子,友情提示一下各位同學,靈海祕境雖好但是危險係數也大,在裏面危險不僅是來自地形和星獸,最多的卻是你們的同學,所以去不去的你們自己選擇時還是要慎重考慮纔是,今天就到這裏,不管是去祕境的還是不去的,都早點回去準備一下吧,明天早上早飯後來教室集合,下課!”


古力把應該說的事情說完,便結束了今天的課程,洛凡一看沒什麼事情了,剛起身要走腦中突然傳來了師傅的聲音“洛凡,我有件事情想問你,這件事情我本來不打算問的,但是經過這一個多月來的反考慮,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真實的回答我,可以嗎?”

“師傅請說?能說的我一定真實的回答,不能說的就沒辦法了,有些事情我也有自己的苦衷,還希望您能夠理解!”洛凡雖然感覺到有點突然,但還是冷靜的回答道。

“好,那我就問了,你和吳黑子到底是什麼關係?他是不是你可以完全信任的人,還有他的真正實力如何,我指的是他的星力實戰的綜合實力,怎麼樣這幾個問題,你可以如實的告訴師傅嗎?”

古力很早就懷疑洛凡和吳黑子的關係了,兩人本來是室友開始時關係也很好,可是後來卻不知道爲什麼給疏遠了,這原本也很正常,可是怪就怪在洛凡在兩人關係變遠後,卻提出讓自己照顧吳黑子,這點他一直想不明白,還有一點就是這段時間他發現吳黑的天賦果真的不凡,其性格的變化也太大了,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兩人的事情洛凡不說他本來也不想多事的,可是因爲那本王級身法祕籍的事情,自己的這個徒弟就不能呆在學院了,這還不算很可能還會受到三大世家的追殺,這可就讓他這當師傅的怎麼也坐不住了,前幾日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可以兩全其美的辦法,而這個辦法的基礎就是要看洛凡接下來的回答了。

“罷了,既然師傅您真的想知道,那麼徒弟也就不瞞您了,不錯!我和吳黑子關係其實是很好的,我完全可以信任他,吳黑子的真正實力嘛,具體的不好說,普通星將中階應該殺不了他吧,不知道這樣的回答師傅可滿意?!”

洛凡聽到古力這樣一問,想了想入學以來這一年的表現,知道師傅懷疑也很正常,就把能說的說了,但具體到主僕靈魂契約的事情,那肯定是絕對不能說的。

“星將中階殺不了他?!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呀,洛凡你真的確定可以完全的相信他?!這點很重要,你有沒有把握呀!?”古力很鄭重的再次要洛凡確認一下這個問題。

“是的,師傅,我完全相信他!這點您不用懷疑,有什麼事情您不妨直說吧!您知道徒弟我並不喜歡墨跡。”洛凡不得以又回答一次,有點不耐煩老頭子的囉嗦了。

“好,我就直說了,師傅是這樣想的,就如你爲了低調把吳黑子推到臺前一樣,對於第一名獎勵的事情,爲什麼不再來一次呢,想辦法讓吳黑子取得第一,到時再讓他把祕籍借你看看不就行了,這樣。。。。。。”

“師傅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您所說的我也想過,這麼和您說吧,其實是我是真的不想在學院呆了才這樣做的,我喜歡有挑戰的生活,不想這麼平平淡淡的過日子,您明白了嗎?”洛凡直接就打斷了古力下面想要說的話,解釋道。

“你小子就不能讓師傅把話說完嗎?!你以爲師傅是那麼自私的人,想出這辦法就是爲了把你栓在學院陪我這老頭子?真是豈有此理,是不是想氣死我呀!”古力哪能不明白洛凡的意思,當下就怒了在洛凡的魂海中咆哮起來!

“呃!師傅還請明示,徒弟這次絕對不會在插話打斷您了還不行嘛!”洛凡一看古力的樣子就知道可能是自己誤會師傅了,急忙尷尬的懇求的回道。

“下次在把師傅我想的那麼壞,給我小心點!我還巴不得你給我早點滾蛋呢,看到你就煩!哼!靈海祕境每年只開放兩個月時間,但卻並不是說你到兩個月就必須出來,我的意思是你好不容易進去了,不多呆一年就太可惜了,你既然聰明,那麼下面的話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還在生氣的古力這次也不廢話,簡單的一提後面的不說了,他知道憑洛凡那妖孽的腦袋這點事情不用說的太明白,自己點下關鍵他自然就會明白了。

“原來還有這麼一說呀,師傅您不說徒弟還真不知道呀!嘿嘿,這個就謝謝師傅了呀,徒弟明白了,此事就按師傅您老人家的吩咐辦吧!沒事我走了呀,時間太長了引起別人懷疑就不好了不是?!明天見吧。”

師徒二人的靈魂傳音也就是瞬間的事情,哪來的時間長呀!洛凡只是想到老頭子正在氣頭上,他又不傻不趕緊跑路還等什麼,難道等着當出氣筒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