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辛澤劍也發現了,公告板上的任務都是標註了等級的,胖子之前也說過完成任務會得到分值,相信獵人的等級是會隨着任務的完成數量不斷提升的。

“這裏有個一億美金的大單子,二位一定有興趣。”

王文志直接栽倒在地,周圍人都奇怪的看過去,心說這個人有秒殺龍行的實力,怎麼還會因椅子保持不住平衡摔倒?

“一億美金,你當真?”辛澤劍想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出什麼。

“當真!”

“那危險程度想必非常誇張吧?”


“不不不,你誤會了,讓我提一個問題,你們知道自己剛剛打倒的龍行是什麼人嗎?”

王文志爬了起來:“一個傻嗶。”

“對,他就是一個傻嗶。但他也是一名S級獵人,而且還是黃金獵人爭奪賽的參賽者。”

“那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本來他是要代表亞洲參加黃金獵人爭奪賽的…”胖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所以想讓我們賠償損失?”

“不不不,你又誤會了。”胖子神祕的笑着,“二位打敗了龍行,打敗了代表亞洲的參賽者,自然是要出一些代價的,而這代價就是代替他去參加黃金獵人爭奪賽。”

“一億美金就是冠軍的獎勵?”

“聰明。黃金獵人爭奪賽是一個只有獵人才能參加的比賽,比賽和戰鬥是兩回事,危險程度不可同日而語。”

“事情沒你說的那麼簡單吧?”辛澤劍再次提出疑問,“如果我們不去呢?”

“龍行是參賽者,這一點在場的每個人都可以證明,包括你們的朋友。二位給全亞洲的獵人帶來了損失,如果不作出彌補,相信整個亞洲的獵人都不會讓你們好過。”

“你是在威脅我們?”辛澤劍危險的眯起眼睛。

“不不不,我只是在敘說一種可能而已。”

王文志拍桌決定:“我去!”

“喂!你就不考慮下?”

“既然參賽者都是這種水平,那還有什麼可怕的?再說了,咱來當獵人是來幹什麼的?是掙錢來的! 重生暖婚:霍少給個早安吻 ?我看沒有這個必要,這場比賽,我勢在必得!”

辛澤劍考慮了一會:“告訴我們爭奪賽的詳情。”

胖子樂得就像一朵花。 在辛澤劍的要求下,何夢恬也坐了過來,因爲他和王文志是不折不扣的新人,完全不懂這裏面的貓膩。何夢恬就不同了,如果胖子有坑人的地方她肯定會發現。

四個人擠在這張桌子上。

“黃金獵人,是獵人的最高等級稱號。”胖子說,“黃金獵人爭奪賽,則是爭奪這一稱號的比賽。”

何夢恬點了點頭。

“世界七大洲和舉辦爭奪賽的東道主國家都會選拔出一名參賽者,八名獵人將進行最後的冠軍爭奪。本來龍行也是經過了層層選拔,最後才獲得了代表亞洲出戰的資格,沒想到居然被你們擊敗了。”

“你在逗我玩嗎?世界級的獵人就這麼垃圾?”

胖子不置可否:“請問是哪位打敗龍行的?”

辛澤劍和何夢恬都看向王文志。


“好,你就是代表亞洲的參賽者了。”

“那他呢?”王文志指着辛澤劍,“我可不能扔下我哥們。”

“我還沒說完,每位參賽者可以擁有一名搭檔,和兩名支援。搭檔和可以參賽者共同進行比賽,而支援僅能在需要的時候提供幫助。”

“再具體的呢?”辛澤劍接着問。

“這就不好說了,因爲每年的比賽項目都不一樣。但有一點你們要注意,今年舉辦方已經通知過所有參賽者,一定要自備至少一輛交通工具,因爲比賽中會遇到。”

“你有其他參賽者的資料嗎?”

“自然不可能有,因爲其他大洲的參賽者人選也是不斷變動的,只要打敗了目前的參賽者,就有代替他出賽的可能。”

“比賽是什麼時候?”

“4月1日。”

“我靠,你不會是在耍我們吧?”王文志嚷嚷着,“還整個愚人節出來?”

“你們是比龍行更強的人,代表亞洲前去自然會取得更好的名額,我何必要騙你們?不信的話可以問問你們的朋友。”

何夢恬解釋着:“我對具體的比賽日期不是很瞭解,但老闆說的應該是真的,因爲龍行最近一直在準備比賽的事,前幾天還說過下個月就要比賽了之類的話。”

辛澤劍點點頭。

“比賽地點呢?”

“巴西。”

回去的路上,辛澤劍還在和王文志商量這件事。

“可以帶兩名支援,”辛澤劍提議,“那就帶上紀淑靈和範曉玲吧?”

“大哥!”王文志都想給他跪下了,“我本來就是揹着老婆出來賺錢的,還帶上老婆是幾個意思?要帶你帶,我可不想讓她知道這事。”

“那好吧,我也不帶曉玲了,畢竟咱不是去旅遊的,萬一遇到危險就麻煩了。”辛澤劍思索着,“交通工具怎麼辦?不行咱去買輛車?”

“你先告訴我,你會開車嗎?”

“會啊。”辛澤劍答應的很利索。

“那交通工具我來搞定,但我不知道怎麼帶到巴西去,剛纔忘了問了,獵人能不能幫咱把車託運到巴西。”

“這個交給我。”辛澤劍看了眼左手,“你準備多少輛車都無所謂,就算是航母,我也能帶到巴西去。”

“OK。”


“霍佳呢?要不要算上他?”

“算了吧,讓我和那小子分錢?免談!再說只是讓他去當支援,他也未必同意。”

“嗯,那就再考慮吧。”

“對了,”王文志突然說,“再交給你一件事。”


“說。”

“別忘了訂兩張到巴西的火車票。”

辛澤劍啞口無言。

天一亮王文志就去找紀淑靈了。

紀淑靈上午正好沒課,雖然王文志經常約她,可今天,王文志居然約她在育林大學最高的教學樓的天台見面,這讓她很費解。

紀淑靈從公寓區走來,她隔着很遠的距離看了眼約會地點,下一秒就已經出現在那裏了。

瞬間移動。

王文志早就等在那裏了,整個人興沖沖的。

“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還沒有,不過很快就要發生了。老婆!幫我個忙!”

“需要我做什麼?”

“我需要交通工具!”

“性能呢?”

“能飛、能打、能抗、速度快!還要拉風!”


“數量呢?”

“越多越好!”

“給我一分鐘時間。”

一分鐘後,辛澤劍的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老王?怎麼了?什麼?讓我去最高教學樓的樓頂?馬上?”

辛澤劍正好在附近,他趁四周沒人注意,直接跳到樓頂,然後就被鎮住了。

特別的你

“這、這…你是怎麼做到的?”辛澤劍覺得呼吸都要停止了。

王文志指指一旁的紀淑靈。

“是你用超能做出來的?”

紀淑靈點點頭。

“你的超能…該不會是映像吧?”辛澤劍大腦的內存都快溢出了,“我玩過一個叫聲名狼藉次子的遊戲,裏面有個超能者可以將熒屏中的一切物體實體化,哪怕是天使和惡魔也能幻化出來。你的超能要真是這種類型,直接去變兩艘星球大戰裏的飛船,那我們連外星人都能贏了!”

“沒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我只是個超能者,你也知道超能有着各種各樣的限制,所以我才準備了24輛之多。”

辛澤劍表示理解,因爲他也愈發明顯的感覺到,超能是一種侷限性很強的特殊能力。不要說和自己的天將之力作對比,就是和範曉玲的天師之力對比都要略遜幾籌。

“你們是準備做什麼?賽車嗎?”

“沒錯。”王文志心滿意足的摸着一輛輪廓像半顆水滴的跑車,“而且我們贏定了。”

“嗯。”紀淑靈也沒多問,“方向盤上多出了幾個按鈕,遇到危險的時候按藍色按鈕,想要攻擊的時候按紅色按鈕,想加速的時候按黃色按鈕…其他的我還沒想到,但應該足夠你們取勝了。”

“太棒了!我愛你,老婆!”王文志抱過去一頓狂親。

“對了,”他放開臉色通紅的紀淑靈,“你怎麼把這些車帶走?”

辛澤劍將左手放到一輛車上,說了個封印,那輛車就消失了。

“別說是汽車了,就連航母我都能隨身攜帶。”

“臥槽!這是什麼能力?”王文志跑過去拉着他的手左看右看,“能不能教教我?每天帶着錢包、鑰匙什麼的好麻煩的!”

“這個恐怕教不了你,”辛澤劍展示着手背上的天羅奕局,“這是我最近搞到的,你就把它理解成仙界的物品吧。”

“也能像冥月一樣變成妹子嗎?”王文志眼睛都直了。

辛澤劍心說你在大老婆面前還敢提小老婆,真是不知死活。他瞥了眼紀淑靈,發現她還在羞澀中,完全沒聽到這邊的對話。

“好像不能吧?不過這東西能和我說話。”

封印跑車的時候,辛澤劍突然想到天羅奕局裏還關着個第二騎士,但王文志很快扔出一個新的話題,讓他又把這件事忘掉了。

叫上範曉玲後,四個人吃完飯後一直聊到下午上課,辛澤劍這纔想到了第二騎士,於是意識深入了棋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