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鬥前輩噗呲一笑,罵道:“旱魃啊旱魃,你當老夫是什麼正人君子?他麼的,你可別忘了,老夫也是災星,跟你一樣,臭名遠揚的災禍!”

“你——”旱魃氣極,忽然,全身猛然脹大,成爲一個比先前大牌坊還要高大的殭屍。

那兩隻堪比大象一般的長毛大手左右拍下。

其中項羽走馬出戟,大楚戟直接貫穿旱魃的大手。

禍鬥前輩趁機放出災火,燒上另一隻長毛大手。

與此同時,其餘猛將或砍或劈或戳或斬或射,叫這變大的旱魃成了仙人掌。

一聲慘叫之後,旱魃終於動也不動了。

這下,算是徹底嗝兒屁了。

“出發,第二間大牌坊!”旱魃一死,那種皮膚火辣的感覺立即消失。我喊道:“陳仙,崔玉,你們倆繼續前進!”

陳仙聞言點頭。

第二間大牌坊,一個面向精緻的男孩端坐在大牌坊上吹着笛子,渾身冒着冰寒氣,好似一個玉砌冰雕的娃娃。

“老陳,這小傢伙是誰啊?”崔玉問道。

“守門老四不在,我也不知道這小子是誰!”

陳仙回了一句,皺着眉問那男孩,“你是都城隍請來的幫兵?”

男孩又說了兩聲,放下笛子說道:“我叫甲魔,你們人類叫我冰甲角魔龍!”

“是他?”

幾乎同時,禍鬥前輩和老天狗同時出聲。

“前輩知道他?”

禍鬥前輩說道:“寒荒之地,有一密山,其山屍首化爲諸多怪獸;最早出現、也是最爲暴戾兇狂的,便是這個冰甲角魔龍。這妖龍周身冰甲,堅不可摧!一隻魔角,更是破壞力驚人!”

老天狗說:“沒錯,就是這妖龍!”

“趙子,我上!”老貓竟然第一時間衝過來,說道。

“還有我!”艾魚容也說。

“老貓,會不會勉強?”聽聞禍鬥前輩和老天狗所說,這什麼冰甲角魔龍,可是一隻大凶。

“趙子,我總有種感覺,這冰甲角魔龍是哥們的踏腳石!”

說話間,老貓周身冰氣纏繞,轉眼就裹上了一層冰皇甲。

最後口中誦起金剛經,佛法竟然已經能加持全身,在冰皇甲外,又裹上了一層金光。

一旁的艾魚容,早騰空而起,在黑雲裏打了一個滾,一條巨大的金龍探出雲頭。

牌坊上的甲魔,瞥了老貓和艾魚容一眼,不屑道:“你的冰甲倒是有趣,又是後天的半妖體質,不過在我眼裏,都是渣!還有一個初級鬼將實力的鬼龍。你們不覺得有些兒戲了?還是換一些厲害的,比如,禍斗大狗,還有那個用大戟的鬼將倒是可以來耍耍!哦,還有一個不人不鬼不妖的天人,有點兒意思。”

“妖龍,你他麼少看不起人,今天貓爺教你學學乖!”

說完,老貓兩腳一跺地面,竟然一下子竄上了高大的牌坊上。

甲魔不用正眼瞧,隨意一揮手,頓時一道冰槍衝了出去,直接擊中老貓的前胸。

轟地一下,老貓直接倒飛下來,狠狠地撞在地面上,頓時滑出了一道深坑。

“哼,不堪一擊,剛纔居然高估你了。你連渣都不是。”

“老貓!”我連忙衝過去,我老爹和姚叔也撲了上去。

就在這時,頭頂上的金龍大吼一聲,鋒利的龍爪猛然抓下來。

“老貓,沒事吧?”老貓前胸的冰甲幾乎碎裂,“老爹,老貓怎麼樣?”

姚叔也焦急地看着老爹。

老爹鬆開搭在老貓脈搏上的手,“沒事。這小子身體素質竟然好的離譜。”

“沒事就好。”姚叔也放下心來。

“咳咳——!”老貓咳醒,掃了我們一眼,然後目光定格在大牌坊上的甲魔。

“老貓,要不你休息?”我說道。

“趙子,你們都越來越強,我再不努力,就被落下了——”

“可是——”

我還要再勸,姚叔把我拉住,“趙子,就讓他去吧!”

我深深地看了姚叔一眼,半晌兒,重重點頭。

一旁的老爹也說道:“兒子,姚苗的身體素質比你的還要好,你不用擔心。”

“嘿嘿,那我去了!”老貓咧嘴一笑,霍地站起,重新助跑幾步,再次竄上大牌坊。

“媽蛋的,你竟然領悟了龍皇炁!”就聽這時,甲魔突然罵了一句,有些氣急敗壞,人也站了起來。

“哼!”艾魚容冷哼一聲,龍爪之上黃色的龍皇炁噴射而出。

這一招,還是跟人面鳥學的罡氣外放。

轟隆聲響,龍皇炁與冰槍對轟幾十下,一時間,黃光與冰屑兒四散亂飛。

老貓就在這個時候,跳了上去,一手火符,一手金剛經加持的拳頭,朝甲魔就揍了下去。

“螻蟻,真是聒噪,你給我去死!”

轟地一聲,老貓再次倒飛出來。這一次,摔得更慘,甚至在地上像水漂似的彈了兩下才停下—— 雖然這次摔得更慘,但老貓反撲的速度卻更快。

他就像一頭瘋狂的獵豹似的,飛也似地跳上大牌坊,手中擒着一道符咒,照甲魔那冰晶一樣的臉上拍過去。

老貓大呼一聲,“敕!”

就在這時,那道黃符自燃,衝向甲魔的身子。

甲魔冷哼一聲,那火焰被他隨手覆滅。

“麻煩!”

甲魔已經不耐煩,周身竄出無數冰棱,直接戳向老貓。

這冰棱的速度太快,以至於老貓還沒來得及,就被戳中了。

嗡——咔。

第一聲,是冰棱刺到了老貓周身因爲金剛經加持的佛光。第二聲,是冰棱刺到冰皇甲。

不出意外,老貓再次墜下大牌坊。

“這次總該死了吧!”

甲魔一隻手忽然拍下,老貓的身上頓時多出一面棱形冰柱。

“我擦,老貓,快躲!”

我邊喊,邊衝過去。

“苗苗!”姚叔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轟的一下,那冰柱直接砸中了老貓,所有人都沒能趕在冰柱下落前,救走老貓!

“兒子!”姚叔腳步停滯,兩眼幾乎放空,轉瞬間,一抹悲傷爬上臉龐,姚叔兩步竄到那冰柱前,就要推開冰柱,救出老貓。

“我擦,老貓!”我一步衝出去,頭也不回地喊道,“魯班,霸王,天王,文遠將軍,殺掉這王八蛋!”

“慢着——!”

還不等魯班幾個衝出去,那冰柱之下,突然傳出老貓咬牙切齒的聲音。

“我還能行!”

魯班站住,說道:“老大,你的意思?”

“讓老貓來吧!”

老貓難得認真一回。

就聽冰柱之下的老貓接連叫嚷起來,啊——滾開!

眼前的巨大冰棱柱子開始還緩緩顫抖,接着便是猛烈的傾斜過去。

隨後,就見老貓小強一樣爬出深坑,渾身的佛光已然消退,就連冰皇甲也破爛不堪。

“燕將軍,你真要讓他上去?”張遼輕聲道。

我不錯眼珠地觀察老貓,對張遼說道:“我相信他。”

張遼不再說話,倒是一旁的冉閔,有些意見,“燕鎮守,你確定他不是去送死?”

我扭頭白了冉閔一眼,“你啊,不懂!”

冉閔被我嘲諷,嘴巴一撇,很是不忿。

騙愛成婚 倒是項羽沒啥意見,就連衝動的張飛也饒有興致地看着,似乎,老貓身上有他們欣賞的地方。

“這小子是個猛人!”張飛評價。

一衆人鬼妖注視下,老貓終於勉強站住,雖然手腳不住地顫抖,但脊背已經漸漸站直。

“他麼的,妖龍,老子叫你嚐嚐我的厲害!”

咧嘴罵甲魔的時候,老貓一屁股坐下來,衆人鬼妖不由倒吸一口氣,卻見老貓的雙手已經在不停地結印。

手印變化只見,老貓整個人的氣息也爲之變化——

忽然,老貓站起,左手放於腰部成刀鞅狀,右手成劍狀,如寶劍出鞘。口中唸叨——臨兵鬥者皆陣——

每念一字用右手劍指於空中或橫或豎,奇數作橫,偶數作豎。

當唸到“陣”的時候,老貓右手中忽然出現一道寶劍似的金光。衆人鬼妖皆是一驚,有些實力不濟的鬼妖,甚至立即萎靡起來,躲在人後瑟瑟發抖。

我擦,老貓這一招沒見過啊,難道是他新鼓搗出來的?

“妖龍,嚐嚐老子的六字真言劍決!”

老貓大喊一聲,一瞬間,精氣神彷彿回到巔峯。冰皇甲重新覆蓋全身,金剛經再次加持。

轟地一聲,老貓拔高而起,重新跳上大牌坊,舉起手中光劍,斬向甲魔。

“咦?”

跟艾魚容鬥法的甲魔詫異一聲,連忙打出兩道剛纔那般巨大的冰棱,撞向老貓。

老貓獰笑一聲,揮動手中六字真言劍,接連斬斷兩道冰棱,好像切豆腐一樣簡單。

“老貓可以啊!”皮大仙和大牙湊過來,一起驚訝道。

“老貓天賦不錯,要是不撩妹,估計能比現在還牛逼。”我嘿嘿笑道。

只見老貓劈開甲魔的冰棱,便一劍劈上甲魔的側身。

咔!

“媽蛋的,你是蟑螂嗎?”甲魔很是震驚,我似乎瞥見,老貓的六字真言劍已經劈中了甲魔的身體,而且老貓還在繼續用力——

“妖龍,去死!”

“嗷嗚——!”

就在這時,老貓身前的男孩搖身一變,頓時周身瀰漫一層冰霧,隱約間顯露出一條全身裹着白色鱗甲,頭頂巨大的黑色獨角,脊生骨刺,四肢粗壯且鋒利的巨龍。

Wωω¸ttκǎ n¸¢O

這妖龍一出,頓時又一聲龍吟,竟然生生擋住老貓的六字真言劍。

就在此時,金色巨龍趁機出手,龍皇炁直接射向甲魔。

老貓被逼退兩三步,險些掉下大牌坊,腳底蹭掉了一排瓦礫,纔算停下。

我正爲老貓擔憂時,這小子竟然把手中的六字真言劍夾在了左腋下。同時,嘴上念起“臨兵鬥者皆陣”六字。

噌地一聲,老貓劍指所出,又一把真言劍出現。

“太勉強了!”這時,禍鬥前輩突然說道,“這小子倒是敢拼,這倆次消耗,已經把他逼到極限了!”

老貓第二把六字真言劍一出,那些實力弱的鬼怪更加不堪,不得已,只得被老爹收進鬼門中暫避。

“老貓,加油吧!”我默默加油,也是提着一顆心。

噠。

老貓塌碎幾片瓦礫,高高跳起,雙手各執一刀,在金剛經巨力加持下爆發,連續劈砍甲魔龍身的某一處上百刀。

咔噠。

老貓落下。

隨後,抵抗龍皇炁的甲魔突然慘叫一聲,巨大的龍身竟然痙攣起來。

老貓剛要趁病要命,卻不想這甲魔恨透了老貓,回頭一口吞下。

“老貓!”

“苗苗!”

我和姚叔前後衝出來,我更是招來人面鳥,帶着姚叔跳了上去。

身後,項羽,魯班,冉閔,張遼,飛將軍,薛仁貴紛紛出擊。

甲魔黑色的獨角衝我們一比劃,人面鳥頓時渾身一滯,大頭朝下。

我連忙帶着姚叔跳開。落地時,人面鳥已經摔成了冰晶。

“他麼的!”

我正要拍出麒麟印,因爲擔心誤傷老貓,所以我並沒有放出麒麟火。

砰砰砰幾聲,衆鬼也各自後撤避開了甲魔的獨角攻擊。

“哈哈哈,一羣廢物,不過如此!我——啊!”

只見甲魔的妖龍身突然扭曲起來,也不再跟金龍鬥法,直接摔落在大牌坊上,把第二間大牌坊砸得稀巴爛。

我擦,這怎麼回事? 這間大牌坊一塌,頓時從中掉出一團黑色的光團。

雖然在夜色下,不太清晰,但這裏都是些什麼人啊,大牙就一早發現,衝了上去。

一同撲過去的,還有老爹這邊的太極。

由大牙和太極追殺,想必那東西逃不掉的。

我現在一雙眼睛只盯着突然抽風的甲魔。

“啊——該死,該死,你出來!”

甲魔用自己粗壯的爪子拼命地捶打腹部,這動作,是想把老貓打死?

老貓暫時沒事!

但若是任憑甲魔砸下去,那就有事兒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