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嶺哈哈一笑,目光之中,對於韓羿說不出的讚賞,哪裡還有剛剛見面之時的生疏冷淡,熱情異常:

「小兄弟放心, 最強名師 ,我們秋家定有厚報,不要站在外面了,還是進府再說吧,我要把這個好消息趕緊告訴族長他們,」

一邊說著,秋嶺引路,前呼後擁的將韓羿等人讓進府中,至於那之前跟在秋嶺身後,意氣風發的蔣雲山,則是被秋族子弟默默拖走,無人關注, 進入秋家府門之後,是一片龐大的莊園,

實話實說,韓羿從小出身的家族,只是一座偏僻小城,家族府邸並不很大,即便如今已經具備不俗修為,但一直以來因為修鍊,韓羿都沒有進過什麼豪門大院,

此時走在秋家莊園之間,看著道路兩旁假山林立,亭台樓閣、花園錯落,頗是有些嘆為觀止的感覺,

穿過龐大的莊園,半晌之後,一間極為寬敞的主廳終於呈現眼前,大廳的門戶早已敞開,一眼望去,廳堂之中已然有著不少身影,顯然是早已得到了消息,看這樣子,倒是頗為隆重,

當韓羿的身影出現在門前之時,屋內一些議論之聲,也是瞬間停住,其中之人紛紛扭頭,一道道目光落到韓羿身上,雙眼虛眯,

韓羿瞥了一眼大廳,面不改色的淡然入內,目光一掃,大廳之中坐著七八個人,一個個身周都是瀰漫著一股股強大氣息,明顯都是一些位高權重的家族長輩,

尤其是主位之上,坐著的一名白袍老者,老者雙目深陷,精光閃爍,在其身周一股極其磅礴的內力波動隱隱散發,令得周圍虛空都是微微震蕩,

「通玄強者,」

韓羿的目光,在這名白袍老者身上微微一凝,親手參與擊殺過通玄境界的徐長老之後,對於這個境界強者的特有氣息,韓羿已經是能夠清晰感應,

而在那白袍老者身後,還有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靜靜站立,這男子長相頗為英俊,只不過此時那俊朗的臉龐卻是帶著幾分蒼白,而且氣息頗為微眯,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秋無痕,」


心念轉動之間,韓羿已然是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呵呵,這位就是水兒帶回來的客卿,林梟小友了吧,不錯,氣度不凡,果然是年少英傑,」

就在韓羿打量秋無痕之時,那白袍老者的目光也在韓羿身上掃視而過,微微一笑,沖著韓羿善意笑道:「老夫秋晨,天水秋家大長老,」

韓羿聞言,沒有半分怠慢,沖著秋晨客氣的拱了拱手,道:「見過秋晨大長老,」

「小友的是水兒請回來的客卿,你的要求我也已經聽說,在這裡,老夫答應林梟小友,事成之後會贈給小友一枚升龍丹作為報酬,並且奉送三萬精玉,」

韓羿聞言,眉頭微微一皺,直視秋晨道:「精玉我不需要,我只要升龍丹便可,不過一枚太少,我要五枚,」

韓羿話音落下之刻,整座大廳之中頓時寂靜,秋晨的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廳中的其他之人,也都是有些議論紛紛,甚至就連秋水都是有些震動於韓羿的獅子大開口,

畢竟,升龍丹實在太過珍貴,即便是有精玉也買不到,雖說他們身為秋家屬族,但家族之中的升龍丹,也是稀珍至極,

「呵呵小友,實話告訴你,升龍丹實在太過珍貴,雖然我們身為秋家屬族,但族中存有的升龍丹數量一共也只有七顆,你一口氣就要五顆,未免太過貪心了,

畢竟,升龍丹這種靈丹,只有第一顆的效用是最高的,若是服用過多反而會有拔苗助長之嫌,」秋晨雙眼微微眯起,淡淡開口,

「貪心么,我並不覺得,」韓羿面色始終從容,平靜問道:「秋晨長老,我只想問你一句,此次族比,你們天水秋家的勝率,究竟能有多少,」

秋晨聞言,頓時目光一凝,臉孔之上露出凝重,片刻之後嘆息一聲,沉聲道:「不足三成,」

「三成,恐怕未必吧,」韓羿嘴角微微一揚,自信笑道:「據我所知,望月山上的秋家支脈當代聖子秋盛的天賦,在九大支脈聖子之中雖說算不上是絕佳,

但他的年齡卻是最大,二十九歲的他,如今已然達到了龍脈中期,在九脈聖子之中,都是數一數二,而且無痕兄剛好重傷,難以上場,

如果是讓那蔣雲山之流的人來充當客卿的話,恐怕在秋盛手下,天水秋家,連一成的機會都沒有吧,」

為了能夠成功混入秋家,這些時日以來,韓羿花費了大量精玉,收集秋家各方情報,對於此次秋族族比的形勢,自然是了如指掌,

韓羿話音落下,廳中眾人頓時一陣皺眉,臉色難看,甚至已經開始低聲議論,露出不滿,認為韓羿是在故意貶低秋家,

唯有秋晨目光一凝,知道韓羿所說皆屬實情,伸手壓下眾人議論,看向韓羿,雙眼虛眯道:「如此說來,林小友,倒是有把握能夠擊敗秋盛,」

聽到這裡,廳中眾人頓時投來關注目光,就連秋晨身後的秋無痕,也是露出注意之色,畢竟,對於天水秋家來說,秋盛二字的壓力實在太大,就算是他沒有受傷的全盛時期,對上秋盛,勝算都不會達到一成,

在眾多目光的注目之下,韓羿並沒有絲毫異樣,平靜道:「把握並不敢說,但我至少,擁有五成機會,

如果此次族比,秋家失敗的話,不但什麼都無法得到之前兩屆族比的努力,也會全部付諸東流,

而一旦成功的話,不但天水秋家的地位將會大幅提升,得到秋家宗族資源支撐,更是會直接被撥給化龍丹、升龍丹各自十枚,與這些收穫相比,五枚升龍丹算得了什麼,」

「五成,,」

韓羿的話,頓時在眾人心中引起劇烈震動,議論紛紛,畢竟,秋盛已經是龍脈中期的實力,放眼整個秋家年輕一輩都是赫赫有名,

這林梟雖說剛剛擊敗蔣雲飛,但卻畢竟是龍脈初期,竟然誇口能有五成機會擊敗秋盛,這在眾人眼中,依舊是帶有太過狂妄的成分,甚至很多人看向韓羿的眼中,已然帶上不屑,

唯獨秋晨,對於韓羿的話語並沒有提出質疑,雙眼之中閃過精芒,虛眯而起,重新將韓羿從頭到腳細細打量,眼中閃過深思之芒,

片刻之後,秋晨眼中閃過果決,精光一閃,喝道:


「好,少年有豪氣,老夫今日就信你一回,這便是我秋家的客卿令,若你果真擁有把握,就將它拿去,只要成功,無論什麼要求,我們秋家全部滿足,」

一邊說著,秋晨手中光芒一閃,一枚紫色的木質令牌,出現在其掌心之中,

事實上,秋晨也是老謀深算,如今韓羿將蔣雲山打成重傷,時間緊迫之下,他們已經來不及找到更好的替代者,韓羿使他們剩下的唯一選擇,

而且此次族比,他們家族的機會本就很低,如果韓羿果然能夠勝過秋盛的話,固然皆大歡喜,就算是給韓羿五枚升龍丹,也是絕對值得,

如果輸了,那麼韓羿自然沒臉來要這五枚升龍丹,反正是開空頭支票,就算不會賺但也絕對不會賠的買賣,他何不表現的豪爽一些,

韓羿一步踏前,從秋晨手中一把抄過令牌,決然說道:「大長老放心,林梟必定全力以赴,如果不能助秋家取得九大支脈名額,不收秋家任何東西,」

……

三天之後,天水城秋家的族比隊伍正式上路,所去之人,全是家族精英,人數精簡,只有十人,

帶隊之人正是秋家的大長老,秋晨,至於族長因為有事外出,三天之內韓羿都是沒能得見一面,

除了秋晨之外,同行之人還有三名參賽成員,韓羿、秋水、秋焉,

秋焉乃是天水城秋家,年輕一輩之中的佼佼之女,二十三歲的年紀,已然達到了氣海巔峰之境,在年輕一輩中的修為,僅次於秋無痕,

當然,若單論天賦的話,秋家眾人之中,還是以秋水為最,只不過因她年紀只有十七,所以只能達到氣海巔峰,但假以時日,光芒必定遮蓋秋無痕與秋焉,成為整個秋家最為閃耀之人,

而那秋焉,是一名身材火辣,長相極其美麗的冷艷女子,難怪那蔣雲山答應但當秋家客卿,要求便是迎娶秋焉,

不過,對於韓羿這個擊敗蔣雲山,將她從蔣雲山的逼婚陰影之下解脫出來的恩人,秋焉卻並沒有表現的太過感激,整個人都給人一種清清冷冷的孤高感覺,

不過,韓羿對此也沒有太過在意,事實上,經過這麼長時間在修鍊界中摸爬滾打的種種遭遇,韓羿的性格,也是偏於清冷,

事實上,整個秋家之中,韓羿也只是對於秋水比較親近,或許是面對了太多的人心險惡,不知為何,秋水的單純天真總是讓他心頭升起暖暖的親切之感,

除了秋晨與韓羿三人之外,同行十人之中還有兩名秋家秘藏長老隨行,另外四人,則同樣是秋家的青年精英,將來會是秋家的中流砥柱,如今被帶出來見見世面,

十人騎乘猛禽上路,跋山涉水,途中連續穿越三個遠距離的傳送陣法,才終於在出發二十天後,臨近了秋家宗族所在的秋水山脈,

「啊,這裡就是秋水山脈,我們秋家的聖地,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呢,林大哥你看,那些就是紫羅聖月么,好美,」

秋水驚喜的聲音從身邊響起,韓羿坐在猛禽背上,從打坐之中睜開雙眼,放眼望去,一片壯麗雄奇,紫氣升騰的浩淼山脈頓時呈現眼前,

山脈正中的山峰之上,是一片永恆的黑夜,夜空之中,三十輪不同形態,但卻同樣巨大的紫色月亮浮浮沉沉,繞著巨峰緩緩旋轉,散發陣陣澎湃之力,令人心神震動,

「這裡,就是秋水山脈了么,秋水山莊,秋氏宗族聚居祖地,天下間最有可能得到升龍丹的地方,」

韓羿雙眼微微眯起,望著遠方天空那三十輪巨大月亮,腦海之中,忽然一道清麗脫俗的身影浮現而出,不由眉頭微皺:

「秋族族比,秋離月,你也會出現吧,」 韓羿等人,騎乘凶禽背上,向著秋水山脈呼嘯飛去,剛剛臨近,秋水山脈之中便有一聲長嘯呼嘯而起,

一名身穿紫袍的秋家弟子,騎乘巨鷹而來,轉眼之間便是臨到近前,雙拳一抱,客氣問道:「不知來到的,是哪脈同族,」

「老夫天水城秋家大長老秋晨,有勞指引,」

面對宗族之人,哪怕只是一個負責接引的族中小輩,秋晨都是顯得異常恭謹,此時雙拳一抱,客氣答道,

「天水城秋家,」那人聞言微微一愕,臉上頓時露出異樣之色,眼中露出幾分嘲弄之色,大有深意的看了幾人一眼,點頭道:

「既然如此,那秋晨長老,就隨我來吧,」一邊說著,此人直接轉身離去,駕馭雄鷹,朝著山脈深處當先飛走,態度與一開始的客氣截然不同,

看著此人漸漸遠去的背影,根本沒有一絲作為指引該有的停留等待之意,天水城秋家眾人的臉色均是沉了下來,臉色難看,

很明顯,作為接連兩次族比之中,闖進前九的一道支脈,即便是在秋家宗族之中,天水城秋家,都是有著不小的名氣,

只不過,在這些秋家宗族子弟的眼中,只有九大支脈族人才配讓他們正眼相待,至於像天水城秋家這種屬族之人,根本不配,

或許,如果他們是普通的一脈屬族,那麼宗族子弟出於禮貌,還會對他們保持表面上的客氣,

然而天水城秋家的名氣,卻是令得他們在眾多屬族之中極為突出,然而這為他們贏來的,並不是宗族之人的尊重,反而是更多的鄙夷,

因為在宗族之人眼中,天水城秋家,根本不可能晉級成功,即便曾經連勝兩場,也不過是嘩眾取寵而已,

事實上,在秋家的歷史之上,曾經有過數次屬族奪得兩次連勝的記錄,不過卻都在第三場比試黯然收場,九大支脈的地位,直至今日依舊無可動搖,

因為,即便一個支脈再沒落,其底蘊也絕不是區區一個屬族能比,在第三次族比之時底牌盡出之下,屬族根本沒有半分機會,

所以,這一次天水城秋家滿懷期待而來,在宗族子弟眼中,根本就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一個秋盛,就能壓的他們翻不了身,

「我們走吧,」秋晨深吸口氣,低沉說道,駕馭身下巨禽,朝著前方那宗族子弟跟隨而去,

其實,在到來之前,他們便是早就有了這樣的心裡準備,但親身遇到之時,依舊是感到心中憋屈,

只不過他們現在,卻只能隱忍,雖說就連他們自己都知道,此行多半是飛蛾撲火,自取其辱,但他們卻依舊不得不來,

前面兩代人的努力不能白費,只要有一絲機會,即便忍受再多嘲諷的目光,他們就不能放棄,

眾人紛紛沉默之中,飛進了秋水山脈,除卻山脈中央那一座最為雄偉的插天巨峰之外,秋水山脈之中,還有九座高聳的山峰,分列十方,

那九座山峰,便是秋家九大支脈分屬山峰,鍾靈毓秀,靈氣充沛,在上面隨便修鍊一日,抵得上外界修鍊三日之功,


一座靈氣充沛的修鍊聖地,以及整片秋水山脈之中充裕的修鍊資源,就是九大支脈最為寶貴的財富,也是令其他屬族難以比擬的先天優勢,

有這九座靈山作為依託,九大支脈,想要沒落都難,可以說,天水城秋家先前兩屆族比,能夠闖進前九,的確是非常不易,顯然也是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在整片秋水山脈的東方,一座雄奇巨峰拔地而起,山峰之上飛瀑流泉,頂端更是傾斜延伸出一段橫崖,狀如望月,因此得名望月峰,

望月峰上居住的,正是如今支脈九族之中,最為沒落的望月一脈,也是這一次族比之上,天水城秋家的註定宿敵,

望著遠方那一座雄奇的山峰,秋水的粉拳攥起,氣鼓鼓的說道:「得意什麼,族比過後,那一座望月峰,一定是屬於我們的,」

「放心吧,你一定可以踏上望月峰的,」韓羿微微一笑,輕輕地揉了揉秋水的頭,

最終,天水城秋家眾人,被安排在了秋水山脈之中,一個寧靜澄澈的湖泊之畔的一座莊園之中,

只有十個人,居住這樣一片莊園,已經是綽綽有餘,由此可見秋家的闊綽之處,

十個人,居住一片莊園,其中房間當然是綽綽有餘,韓羿隨便挑了一間僻靜居所,居住下來,拿出一枚升龍丹,剛剛想要打坐修鍊,藉助丹藥之力提升修為,也為此次秋族族比增添把握,

忽然韓羿神色一動,睜開雙眼,目光落下的時候,房間之門剛好打開,秋水探頭探腦的走進房來,看到韓羿正盯著她,頓時俏臉一紅,露出一絲靦腆,道:

「林……林大哥,我沒有打擾你吧,」

「沒有,找我有事么,」韓羿微微一笑,道,

「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感覺有些無聊,想來找林大哥聊會兒天,」秋水站在原地,輕聲笑道,


韓羿目光微微一閃,以他的眼力,很輕易的便是看出,秋水顯然是剛剛來到一個新的環境,並不適應,一時之間有些無所適從,再加上之前那秋家宗族之人的嘲諷,所以此時心中有些空虛無依,才會來找自己,

想到這裡,韓羿輕聲一笑,問道:「還在在意之前那接引族人的態度么,不要太過放在心上,他也只不過是秋家宗族之中一個普通族人而已,說到底,論天資什麼還遠遠在你之下,根本不必放在心上,

等到族比結束之後,天水城秋家成了秋族九大支脈,而你就是一脈聖女,他就只有仰望你的份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