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家的事情並沒有給柳家帶來太大的影響。

她輕輕的敲了幾下門:「大哥……」 敲了幾下門,柳俊城很久才出來開門,他面容憔悴的看著柳狐玥,有氣無力的喚了一聲:「九妹妹。」

「我可以進去坐坐嗎?」柳狐玥在外面小小的掃了眼他的房間,他的房間里散發著淡淡的葯香,平日里他也會學著製藥,他大概是覺得自己無用,所以,一門心思拿去研究丹藥了。

但他身上毫無元素力,光憑著他有腦子是不夠的。

柳狐玥並不贊同他再繼續研究這個。

柳俊城點點頭,頂著紅腫的雙眼,帶著柳狐玥踏入自己的房間。

「九妹妹,坐吧。」他搬來了一張椅子,輕輕的拍了拍道。

柳狐玥坐下,又在他的房間里看了一遍,他的房間皆是擺布著各種的草藥。

她皺眉搖頭:「 我家梟爺是魔神 ?」

她並不是不贊同她大哥像她祖母那樣,以煉丹為自己的職業,問題……他的體質不允許。

他終究要走戰士這一條道路啊。

柳俊城點點頭說:「九妹妹,你無需管我,我就是一個廢人。」


對他來說,自己跟一個廢人真是沒什麼兩樣。

「不,我不這麼看,是大哥自己先放棄了自己,才會覺得現在的自己活得跟廢人一樣,如果你繼續如此下去,你就真的廢了。」在這麼大的家族裡,柳俊城的心卻還保持的如此乾淨,對於柳狐玥來說,這是一份十分難得的事。

所以,她喜歡這個哥哥。

他對她好,她也會對他很好很好。

她想起了鳳逸軒空間里的那些寶貝,之前他給柳靈幽服過一枚丹藥,使得柳靈幽到現在都無法開口說話,那麼……鳳逸軒那邊,應該有突破等級的丹藥吧??

柳俊城搖頭,苦笑著問:「那你認為,我該怎樣活下去。」

柳狐玥從自己的兜里拿出了林傲遞給她的入學通知書,這一份,可以給他二人通用,但是,只能進入一個人。

林傲讓她自己想清楚,也讓她自己去選擇。

這一點,柳狐玥對林傲此人的印象還是滿好的。

她把入學通知書放到了桌面:「大哥,去吧,神武學院的大門正在為你而打開。」

紅色的幾個大字就印在入學通知書的書薄上,柳俊城瞪大了雙眼,震驚的不能自語。

能夠再度進入神武學院是他畢生的夢,只是,他一直無法突破,所以,他才會以為這樣的夢永遠無法實現了。

如今他看到了什麼???

他當然不傻,柳狐玥現在是六階戰神,這入學通知書是給誰的他看得明白。

他的心狠狠一抽,聲音微顫的說:「九妹妹真了不起,進入神武學院后,可能就沒有在家中那麼自由了。」

說完后,柳俊城便低下頭不敢再多看幾眼,他怕自己難過的會在柳狐玥面前痛哭出來,他是男人,他不可以被一點小小的事情打敗。

柳狐玥拿起了神武學院的入學通知書,再握住柳俊城的手,輕聲的說:「大哥,這一份是給你的。」

「什麼?」柳俊城驚訝的張大嘴巴看著入學通知書。 柳俊城做夢也想不到,柳狐玥會把這一份名額給他,而且,他也不是一個自私的人,趕緊將入學通知書推了回去,雙手反住柳狐玥的小手說:「九妹妹,你這份心意大哥領了,目前來說,大哥是沒有資格再去神武學院的,但是你不一樣,你現在才十二歲,就擁有著六階的天賦,去了神武學院,相信林傲院長會親自指導你,而林傲院長,會的東西也很多,只有你……才有資格去。」

柳狐玥無奈的搖了搖頭,她該說他什麼好,太老實、太自負,還是太為人著想了。

她站起身,很嚴肅的看著柳俊城:「大哥,時間會證明,我不需要去神武學院。」

她原本就是一名召喚師,還需要去什麼神武學院,召喚師畢竟比戰士要吃香的多,況且,召喚師也是令人仰望的職業,她擁有著如此妖孽的體質,卻被扔到神武學院去學什麼武技,那不是屈材嗎?

她要學習的是魔法,要上的是魔法學院,而不是什麼神武學院。

「就這樣決定吧,大哥明日就跟林院長離開連雲城,前往神武學院,大哥,等我,我會來找你的。」柳狐玥起身,打開了他的房門,不容他拒絕,便邁出了幾步,再將房門給關上。

柳俊城獃獃的望著入學通知書,對柳狐玥的所做所為,又驚又喜,同時,也心存著內疚之意。

若是他的母親計劃成功了,現在的柳家又會變成什麼樣?

總之,他認為,美好的日子也將變成硝煙。

秦氏的死對柳俊城來說是一份打擊,但是,秦氏做法也同樣令柳俊城氣憤。

柳俊城姓柳,不會把胳膊拐出柳家去幫秦家的人。

拿到了那份入學通知書,柳俊城滿面春風,因為聽說柳狐玥也在離開柳家,而柳狐玥要去的地方,正是神武學院的那個方向——蘭城!

所以,林傲選擇多停留一日,等待柳狐玥,到時候三人一起出發。

其實,林傲也是有自己的私心,他是想將柳狐玥帶到神武學院去看看,讓她知道神武學院的學習環境絕對值得她負責自己的汗水。

柳狐玥也知道這個老東西打著什麼主意,不就是去看看嘛,這點面子她還是給的,但她會始終保留自己的立場。

第三日,柳狐玥與柳俊城一起拜別柳家。

柳家的大門擠滿了人,柳老夫人並沒有出來相送,柳祥風看著兩個孩子將要離開他,心裡難免傷心。

「城兒,出門在外,要多照顧下你妹妹,她畢竟從未出過遠門,也從來沒有離開過柳家。」柳祥風拉著柳狐玥的手,不捨得她離開。

柳俊城回頭,笑看著柳狐玥道:「爹,我會好好照顧九妹妹的。」

「最好,把你九妹妹勸回家裡來。」柳祥風輕輕的揉了揉柳狐玥的腦袋,只是短短的時間,柳狐玥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的依賴他,這令柳祥風很不習慣。

柳俊城道:「爹爹,九妹妹始終要成長的,關在鳥籠里的鳥,是飛不起來的。」 柳俊城的話引來了柳祥風一陣白眼,他是希望柳俊城能夠幫忙勸勸柳狐玥,畢竟柳狐玥已經嫁了人,她身邊還有鳳王爺,她離開了,鳳王爺可怎麼辦?

「玥兒,王爺那頭……」

「娘子,娘子……」柳祥風剛要問鳳逸軒,那遠處便傳來了鳳逸軒的大喊大叫之聲。

站在柳家大門的人們紛紛仰頭望向不遠處提著各個大包小包朝這頭奔來的鳳逸軒,而他的身後跟著一大群的隊伍,當然,鳳灝君也前來送他。

聽說柳狐玥要離開連雲城,鳳逸軒就吵著要跟柳狐玥一塊兒去,昨兒夜裡是一直求鳳灝君,說是不答應以後就不吃不喝餓死累死算了。

鳳灝君一急,只好答應了鳳逸軒的話,不過,前提是,鳳逸軒必須答應他,帶上鳳灝君安排的護衛軍,不然他不放心。

「娘子,等等我!」鳳逸軒依然是人們眼中的傻王,沒有任何心機,只想粘著媳婦。

那些觀看的人,紛紛的低頭捂著輕笑。

站在柳狐玥身後的赤煉,忍不住的抽了幾下眼角,這個傢伙真是太裝了,比他主人還會裝。

赤煉依然認柳家的先祖為主,但是,赤煉的身份卻沒有曝光出來,柳祥風也不知道赤煉來自於哪裡,曾經柳祥風問過柳狐玥,可柳狐玥只說是跟風塵公子一塊兒幫她的人。

赤煉看起來似乎也是準備跟柳狐玥離開,柳祥風也是因為柳狐玥結識到了風塵公子這樣的「師父」,及像赤煉那樣的朋友,才肯點頭放柳狐玥離開。

穿越异世之獸寵無疆 ,就把大包小包給扔了,來到柳狐玥面前,討好般的說:「娘子,我也要跟你去。」

柳狐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好吧,她其實早該想到這個傢伙也會跟來。

「這……這樣去真的妥當嗎,王爺,你可知道在外頭生活有多麼艱難嗎?」柳祥風可不贊同鳳逸軒也去,柳狐玥現在雖然不是廢物,可她的實力能夠顧得著自己就好了,哪還能顧上一個大傻子。

鳳逸軒卻下定決心般的說:「嗯,我知道,但是,我是帶我娘子去我師父那裡玩哦,我師父在神月宗,我要帶娘子去神月宗逛街,捉魚,捕蝴蝶,娘子,神月宗可漂亮了,你跟我走,我帶你去。」

說完,立刻牽起了柳狐玥的手,再將自己英俊逼人的臉湊近她的肩窩,繼續無恥賣萌。

柳狐玥嫌棄般的推開男人,男人卻當眾的抱住了她:「娘子,你不答應嗎,不答應那我就跟你走,我告訴你神月宗怎麼走,怎麼樣?」

「不怎麼樣!」柳狐玥額頭滿是黑線。

鳳逸軒嘟了嘟嘴說:「那那那要去哪裡玩好呢?」

「我不是去玩,我是去歷練。」柳狐玥瞥了瞥這裝傻裝得十分逼真的無恥男人,她真想一拳甩過去,讓他知道裝逼的代價!

「歷練也是玩,歷練可以打獸獸,好玩,我也要去玩。」鳳逸軒蹭了蹭柳狐玥的脖子。

這時,赤煉面無表情的橫在了兩人之間,大塊頭那麼一站,就將鳳逸軒跟柳狐玥給左右分開了…… 鳳逸軒回頭瞪著赤煉,赤煉卻面無表情的站著,彷彿旁若無人那般。

柳狐玥扶了扶額,默默的望著天空,她還是再重新考慮一下要不要帶上這兩隻妖孽出發。

柳狐玥回頭瞥了瞥赤煉,淡淡的輕吐:「赤煉大人難道也要跟著我去。」


赤煉彎下腰,臉湊近柳狐玥,語氣森森的說:「不是你將我從裡頭帶出來的嗎,你不打算對我負責。」

鳳逸軒臉一黑,伸手就抓住了赤煉的胳膊:「她是我的娘子,你湊什麼熱鬧,趕緊的滾回你的老窩去,別在這兒妨礙我們。」

說完,鳳逸軒就伸手將柳狐玥給拽拉過來,緊緊的抱在懷裡,再將那又欲準備湊過來的赤煉狠狠一推,兩個男人在眾人眼中卻是備為滑稽。

柳狐玥夾在他們二人中間無語的看著這兩個人你爭我吵。

幸好是鳳灝君跑了過來,氣呼呼的說:「軒兒,父皇這裡還有一樣東西要交給你。」

伸手將鳳逸軒拉過,再拿出了一卷竹箋,那捲竹箋被一條紅色的絲線給緊緊的系著,在鳳灝君將那捲竹箋放到鳳逸軒手上時,那跟隨在鳳灝君背後的鳳逸辰目光一眯,冰冷的視線落在了竹箋上,目光堪是詭異。

鳳逸軒一副傻傻的模樣兒,拿起了那漆紅色的竹箋,不解的問:「父皇,這是什麼東西?很值錢嗎?」

鳳灝君神情不變,臉上充滿慈愛與不舍的說:「這是你娘跟我寫下的神月宗地圖,這次父皇不能親自送你去,你到了神月宗,記得將這份筆錄交給你的師父,再讓你師父拿給你太師公。」

「太師公,可以見太師公了,好誒,好誒,太師公會給我很多很多糯米糰子,父皇,待孩兒回來之時,定給你帶好多好多糯米糰子回來。」鳳逸軒聽到了太師公三個字后,手舞足蹈,說不出的開心啊。

連站在他身旁的柳狐玥都感受到了鳳逸軒發自內心的歡喜。

這位太師公是誰呢,讓鳳逸軒如此的開心。

比見他師父還歡樂?

鳳逸辰這時也走了過來,拍了拍手道:「二弟,大哥知道你喜歡吃糯米糰子,便命人做了一盒,你跟二弟妹帶上路上吃。」

他身後的太監立刻將一小盒的糯米糰子遞給了鳳逸軒,鳳逸軒如似孩子見到糖一般,幾乎是撲過來的抱住了那一盒所謂的糯米糰子。

隨後,對著鳳逸辰點點頭,又走了過來,抱了抱鳳逸辰,一隻手在鳳逸辰的背上輕輕的拍:「還是大哥對我好,大哥,要不我們一起去呀。」

鳳逸辰輕輕推開鳳逸軒,雖然表情掛著淡笑,但是柳狐玥清楚的看到了從鳳逸辰雙眼底下散發出來的寒氣以及嫌棄。


鳳逸辰笑道:「父皇年邁了,天水國國務繁忙,我就不能陪二弟出去遊玩,望二弟跟二弟妹在路上玩的開心。」

柳狐玥聽到鳳逸辰的話后,有一種想死的心。

特么的,誰說要出去玩了,她是要出去歷練、歷練、歷練好嗎!!

PS:一覺,睡過了頭,嗚嗚~~ 看看鳳逸軒這隻狡猾腹黑外加無恥的男人,柳狐玥有種想撞牆的慾望,明明已經告訴了他不是玩,現在搞得大家都以為她柳狐玥離開柳家是為了遊山玩水,不務正業。

鳳逸軒含情脈脈的對柳狐玥拋了一個電眼。

丫的,悶騷男!

「那,大哥想吃什麼,我給你帶。」鳳逸軒的表情十分的精彩,鳳逸辰剛說不能陪他出去「遊玩」,鳳逸軒就掛上了失望,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這兩兄弟的感情好到不能分割的地步呢。

鳳逸辰呵呵的笑,輕拍鳳逸軒的肩膀說:「不必,宮裡什麼吃的沒有,二弟只要玩得開心便好,父皇就由我跟你四弟照顧,你出去可得多留心,遇上了危險就立刻跑,還有,父皇不是留給了你一枚空間戒指嗎,會不會使用,若是不懂,可得好好的問問父皇。」

鳳灝君給的那枚空間戒指是鳳逸辰一直渴望的東西,只可惜,鳳灝君說鳳逸軒毫無修為,就將那枚空間戒指繼贈給了鳳逸軒。

鳳灝君年輕的時候是在外面歷練多年,得到了多少的寶貝只有他自個才知道,但鳳逸辰相信,空間戒指里的寶貝一定比天水國還值錢,他因為此事而怨恨了鳳灝君許久。

如今提及空間戒指時,鳳逸辰雙眼一眯,眼底劃過了一抹危險的光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