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看到這裏,立即大喝一聲,揮掌拍在狐小仙的肩頭上。

狐小仙身上的魂火在瞬間“轟”的一聲,立即瘋狂的燃燒起來,將纏繞在她身上的根鬚全部燒成飛灰。

秦巖顧不上詢問狐小仙的狀態,抓住她的衣領向洞口外扔去。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就在狐小仙離開洞口的時候,一根根靈花靈草的根鬚立即勒住了秦巖。

秦巖剛準備念動咒語將這些根鬚全部燒死,但是那些幽魂卻瘋了一樣撲到了秦巖面前。 與此同時,秦巖大喝一聲向洞口外飛馳而去。

他一邊向外飛馳一邊不停的向外接連拍掌,秦巖的手掌上綻放出一股股驚天動地的魂力。這些魂力猶如實質“砰砰砰”的拍在一個個幽魂身上,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整個禁地在巨響聲中顫抖起來,就像是發生了大地震一樣。

狐小仙在洞口邊上大喊起來:“秦巖,快一點。”

她下去了只會添亂,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最後秦巖通過努力來到了禁地的洞口,那些靈花靈草的根鬚也從洞口裏面伸了出來,不過它們在遇到陽光後立即燃燒了起來。立即縮回了洞口裏面。

與此同時,秦巖聽到洞口裏面響起了淒厲的慘叫聲。

看到秦巖上來了,狐小仙忍不住長長鬆了口氣:“秦巖,剛纔實在是太危險了。”

婚然天成:景少的祕製愛妻 秦巖笑着說:“那是當然,這種地方肯定充滿了兇險,只不過前幾次我們沒有驚動它們。不過我發現了一個祕密。”

狐小仙睜大了眼睛:“哦,什麼祕密?”

“剛纔追殺我們的那些幽魂是靈花靈草吸收魂力形成的邪靈,如果我們將這些邪靈收服,我們將有一批非常厲害的邪靈大軍。”

“你說的太對了,如果我們能收服它們,它們對我們的幫助極大,但是這些傢伙非常兇殘,我們怎麼樣才能將它們馴服?”

說到最後,狐小仙皺起了眉頭。她覺得將這些幽魂收服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辦法總比困難多,等着吧,用不了多場時間,我肯定能想到辦法。我們還是先回吧,不要在這裏等着了。”秦巖轉過頭帶着狐小仙向安國府走去。

狐小仙點了點頭,跟着秦巖回到了安國府。

今天雖然非常兇險,但是秦巖覺得也不是沒有收穫,首先他們拿到了不少靈花靈草,其次他們得知這裏有很多邪靈。

回到安國城,秦巖立即召喚出藥鼎開始煉製丹藥。

他準備馬上將自己提升到天仙后期,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和邪皇對抗了。

然後將秦昌齡他們的實力全部提升起來。

不過唯一的遺憾是他們以後不能再去禁地了,除非是能將那些邪靈收服。因爲他們再去禁地,那些幽魂肯定還會對他們動手。

這次煉製丹藥的時候,秦巖非常小心,因爲他知道他必須用這些靈花靈草煉製出更多的丹藥,讓這些丹藥發揮出最大的價值。

半個小時後,秦巖才煉製完這次的丹藥。

因爲秦巖非常的細心謹慎,所以這次煉製的丹藥居然達到了一千五百多顆。

有了這些丹藥,秦巖覺得他可以晉升到天仙后期,其次秦昌齡他們也可以晉升到天仙初期或者天仙中期。

這樣的話,他們的整體實力將提升整整一個層次。到時候也可以和邪皇一拼了。

除了這些靈丹,秦巖又煉製了很多赤尾丹,因爲他的士兵也要好好的提升實力。

秦巖準備打造一支整體實力都達到天尊巔峯的軍隊,到時候這支軍隊將成爲他的主力,幫他攻城拔寨。

“秦巖,怎麼樣了?”狐小仙推開門走了進來,她以爲秦巖早就煉製完了丹藥。

當她看到秦巖還在煉製赤尾丹時,立即閉緊嘴巴,然後關上房門準備離開這裏,她不能在這裏打擾秦巖。

秦巖轉過頭笑着對狐小仙說:“你過來吧!”

“不影響你煉丹吧!”狐小仙有些擔心的問,她生怕秦巖因爲煉丹而走火入魔。

那樣的話自己的罪過就大了。

秦巖笑着搖了搖頭說:“這種丹藥不妨事,如果是其他丹藥,肯定不行。”

秦巖一邊和狐小仙說,一邊煉製丹藥。

狐小仙點了點頭,坐在了秦巖身邊,安靜的看着秦巖煉丹。

不一會兒,秦巖煉出了上千顆赤尾丹。

他收起赤尾丹,拿出一些之前煉製的靈丹:“狐小仙,你把這些丹藥送給秦昌齡他們吧,你告訴他們,讓他們省着點用。”

狐小仙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帶着靈丹離開了安國城,直奔王城。

秦巖拿出兩顆丹藥塞進嘴裏,盤腿坐在房間中開始提升實力。

一天後,秦巖吃了十幾顆丹藥,他終於感覺到魂力正在急速上升,似乎有突破天仙中期的徵兆。

秦巖知道這只是徵兆,想突破天仙中期晉升到天仙后期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不過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秦巖原本還想再吃幾顆丹藥,但是他心裏面清楚,他現在已經達到了極限,不能再吃這種丹藥,否則他的身體將無法承受魂力的巨大攻擊。

與此同時,狐小仙來到了王城,秦昌齡等人正在守候王城。

“狐小仙,你怎麼來了?”看到狐小仙,秦昌齡好奇的問。

他們以爲狐小仙回到安國城後,會一直陪在秦巖的身邊。

狐小仙拿出兩個瓷瓶,在秦昌齡他們面前搖了搖。

“你們看,這是什麼?”

秦昌齡等人睜大了眼睛,在心中暗想:莫非這是那種靈丹嗎?

之前狐小仙給他們拿過來一些靈丹,這兩天他們吃的差不多了。

他們原本以爲秦巖那邊沒有這種靈丹了,可是誰能想到秦巖又煉製出這麼多靈丹。

“是靈丹嗎?”秦昌齡好奇的問。

狐小仙點了點頭:“當然是了。”

源賦世界 緊接着狐小仙又對他們說:“秦巖說了,讓你們節省點吃,因爲以後再煉製這種丹藥非常難,不過在節省的同時還是要先考慮能夠快速晉升。因爲邪皇已經給秦巖發去了通信符,讓秦巖去面見邪皇,現在秦巖正在拖着這件事情,他想等你們的實力都提升的差不多了,他再去面見邪皇。對了,你們現在都是什麼實力?”

“我現在晉升到了天仙初期。”秦昌齡第一個回答。

屍皇緊接着說:“我也是,不過我覺得我想晉升到天仙中期是不可能了。”

屍皇知道自己現在處於什麼狀態,他剛剛晉升到天仙初期,,想要再次晉升到天仙中期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狐小仙轉過頭向其他人看去。 卞良虎笑着說:“我馬上就要晉升到天仙中期了,應該再有十幾顆丹藥就可以了。”

童貫撓了撓頭說:“我和屍皇的情況一樣,雖然晉升到天仙初期,但是想要晉升到天仙中期是不可能了。”

“九窈你呢?”狐小仙轉過頭向九窈看去。

九窈笑着說:“我應該也快要晉升到天仙中期了,還需要幾天的時間。”

“等你們晉升的差不多,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秦巖,讓他來定奪。”

兩天後,當秦巖吃到第九顆丹藥的時候,他體內的魂力就像熱水一樣沸騰起來,秦巖知道他的境界馬上就要提升了。

果不其然,當這些魂力在他的體內沸騰到一定程度後,秦巖只覺得體內“轟”的一聲,有種東西衝破了束縛,他在瞬間由天仙中期晉升到天仙后期。

秦巖激動的睜開了雙眼,在心中大叫起來:太好了,我終於突破了。只是不知道九窈他們怎麼樣了。

想到這裏,秦巖擡起頭向王城所在的方向望去。

三天後,秦巖收到了狐小仙的通信符。

狐小仙將九窈等人的境界都告訴了秦巖。

九窈和卞良虎晉升到了天仙中期。

秦昌齡和屍皇,還有童貫晉升到了天仙初期。

看到這裏,秦巖十分高興。他覺得他可以去仙皇那邊述職了。

不過在走之前,秦巖準備再吩咐一些事情。只有這樣他才能安心的離開。

當天秦巖直奔王城,因爲狐小仙他們此刻都在王城。

見到秦巖,狐小仙等人十分高興:“王爺,您來了!”

秦巖點了點頭,坐在了太師椅上。

“大家都坐吧,我和你們商量一件事情。”

大家也都知道秦巖肯定是要商量述職的事情,所以都坐了下來,安靜的看着秦巖。

“卞良虎,我準備從你的部隊裏面抽掉兩千人,狐小仙、九窈,我也準備從你們的部隊裏面抽掉兩千人,這六千人以後歸秦昌齡管,我想把他們訓練成鐵魂軍,讓他們全部擁有天尊巔峯的實力。他們每個人每天配備一顆赤尾丹。”

聽到秦巖這樣說,狐小仙他們特別驚訝,想不到秦巖準備同時給六千個人吃赤尾丹。一個人一顆那一天就是六千顆,這需要非常多的赤尾花來煉製。

可是現在供應赤尾花的人只有一個,更何況煉製赤尾花只有秦巖一個人會,如果秦巖天天煉丹,必然會影響秦巖的修煉。

秦巖也猜到了大家在擔心什麼,他對秦昌齡和狐小仙等人說:“在小世界的時候,我教過你們怎麼煉製丹藥,雖然赤尾花是大世界的靈花靈草,但是它們的煉製方法與小世界的差不多,我準備讓你們每天每人煉製兩千顆,用來供應我們的鐵甲軍。”

“秦巖,可是在小世界的時候,我煉製出來的丹藥沒有你煉製出來的好,想必我煉製出來的赤尾丹也沒有你煉製出來的好。”狐小仙對秦巖說。

九窈和秦昌齡也紛紛點頭。

他們煉製的丹藥都沒有秦巖煉製的好。

秦巖笑着說:“你們煉製的雖然沒有我煉製的好,但是有總比沒有的好,所以你們就好好的煉製吧!”

秦昌齡等人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

“我走的這段時間,你們一定要好好的操練士兵,如果我沒有猜錯,我們和仙皇只見極有可能會發生戰爭。”

“秦巖,你這一次難道不帶我們去嗎?”狐小仙擔心的問。

秦巖搖了搖頭:“這一次不能帶你們去,我現在晉升到了天仙后期,想離開仙皇的皇宮那是易如反掌,如果帶上你們,你們絕對會變成我的拖累。”

緊接着,秦巖又對狐小仙說:“難道你忘了在禁地裏面的事情了嗎?”

聽到禁地裏面的事情,狐小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前幾天在禁地裏面,狐小仙因爲太任性差點就變成了秦巖的累贅,好在他們從禁地裏面出來了,也算是有驚無險。

秦昌齡對其他人說:“我還是非常相信秦巖的,大家不要再說別的了。”

和大家離別後,秦巖直奔仙皇的皇宮。

一路上,秦巖經過很多城池,這些城池都歸仙皇管。

秦巖發現仙皇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強大到他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不過秦巖並不怕,因爲他覺得再強大的人都有弱點,只要他能抓到仙皇的弱點就能擊敗仙皇。

來到皇宮後,把守的門衛攔住了秦巖,當秦巖拿出名牌後,兩個士兵嚇得立即給秦巖讓開了路。

他們恭敬的給秦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秦巖點了點頭,從他們身邊走過。

當秦巖走進宮門後,其中一個侍衛立即發出了一張通信符,將秦巖的信息傳達給了皇宮裏面。

接到通信符後,護衛隊長立即趕往宮門口,準備迎接秦巖。

當他看到秦巖後,立即走上前恭敬的問:“請問閣下是新上任的王爺姬寧嗎?”

秦巖點了點頭,將名牌亮了出來。

護衛隊長接過秦巖的名牌,仔細辨認了一下。

當他發現沒有問題後,立即帶着秦巖向內宮裏面走去。

護衛隊長一邊走一邊笑着說:“仙皇早就提起過你,他說你實力超強,短短的幾年間居然從將軍一路殺到了王爺的位置上,可謂是千年難遇的人才。”

秦巖笑了笑說:“閣下太擡舉我了,我只不過是運氣好罷了。”

護衛隊長哈哈大笑起來:“王爺太客氣了,即便你真是因爲運氣,那說明你還是有實力的。畢竟別人可沒有你這份運氣,因爲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秦巖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不一會兒,護衛隊長帶着秦巖來到了一個非常龐大的宮門前。

宮門上閃着亮晶晶的東西,折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芒。

護衛隊長對秦巖說:“王爺,你先在這裏等着,我去報告仙皇。”

秦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護衛隊長走到宮門前,先是敲了兩下宮門,然後大聲喊起來:“陛下,姬寧姬侯爺到了,請問您想見他嗎?” “讓他進來吧!”皇宮裏面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與此同時,宮門自動打開了,宮殿裏面居然綻放出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芒。

看到這些光芒,秦巖覺得有些刺眼,他想不明白宮殿裏面爲什麼會綻放出這種光芒。

護衛隊長轉過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王爺,請吧!”

秦巖點了點頭,快步走進了宮門裏。

當他剛剛走進宮裏,宮門就“砰”的一聲自動關上了。

秦巖眯起眼睛向宮殿裏面望去。

他發現宮殿的正中間擺放着一隻鼎,鼎的上面放着一個巨大的圓球,這個圓球上綻放出五光十色的光束,看起來十分的耀眼。

直到此刻秦巖才知道原來剛纔宮殿裏面之所以能照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全是因爲鼎裏面的這顆圓球。

透過圓球綻放出來的光芒,秦巖看到宮殿裏面正北面的位置擺放着一張巨大的椅子,椅子上面坐着一個老婦人。

這個老婦人滿臉滄桑,臉上的皺紋就像一條條溝壑一樣。

“你就是姬寧嗎?”老婦人慢條斯理的問。

秦巖點了點頭:“仙皇陛下,我就是姬寧。”

秦巖估計這個老婦人應該就是所謂的仙皇。除了她沒有人敢這樣大搖大擺的坐在仙皇的位置上。

仙皇點了點頭,笑着說:“你雖然和姬寧長的很像,但是我知道你並不是姬寧,對不對?”

仙皇一語就說破了秦巖的來歷。

秦巖的心跟着顫了一下,他萬萬沒有想到仙皇這麼厲害,不過秦巖並沒有承認,而是尷尬的笑起來:“仙皇,您是不是弄錯了?”

仙皇沒有理會秦巖的話,自言自語的說:“據我所知,天下有一種道術叫做鬼匠之術,擁有鬼匠之術的人可以將別人的面貌畫在一張魂皮上,然後將魂皮披在自己的身上就可以變成對方。我覺得你使用的就是鬼匠之術。”

停頓了一下,仙皇接着說:“我很好奇,鬼匠之術早就絕跡了,可是爲什麼你會鬼匠之術?”

說到這裏,仙皇眯起眼睛向秦巖望去,眼中滿是詢問的神色。

秦巖看到瞞不下去了,他無奈的苦笑起來:“仙皇果然是仙皇啊,居然連這都能看出來,真是讓在下佩服。”

仙皇哈哈大笑起來:“你叫什麼名字?”

“在下秦巖。”秦巖對仙皇說。

“秦巖?你是本世界的人嗎?”仙皇大聲的問。

“我不是。”秦巖搖了搖頭。

既然仙皇已經問到了這裏,秦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再隱瞞了,那樣的話只會讓仙皇反感自己。

仙皇點了點頭:“你是一個很誠實的人,我想知道你是從哪個小世界來的? 重回七零:老公大人,你被捕了 據我所知,連接我們這個世界的小世界有五個。”

秦巖睜大了眼睛,沒有想到仙皇居然知道這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