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點了點頭,示意周小雨可以幫忙。

得到了肯定,周小雨當即向馬騰飛飄去,同時施展鬼術向馬騰飛指去。

一股陰風從周小雨的袖口吹出,陰風寒氣逼人,就像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刃。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也向馬騰飛飄去。

馬騰飛斟酌了一下局勢,知道馬家人不會幫他,當即大吼起來:“我們走!”

“噗呲噗呲”的聲音接連響起,馬騰飛和他徒弟身上的衣服在瞬間崩裂,他們身上的人皮也在瞬間崩裂。

“轟!轟!轟!”

馬騰飛和他的徒弟拿出一張張煙霧符,並且在瞬間點燃。

眨眼間,方圓百米之內全部籠罩在煙霧之中,幾乎到了目不能視的地步。

“血染天地,魂祭陰陽,問道九幽,煙消雲散!”

秦巖念動咒語,揮掌拍在地上。

煙霧在瞬間消散不見,可是馬騰飛和他的徒弟,以及假扮毛渠予的少婦都消失不見了。

該死的!秦巖在心裏面大罵起來,十分後悔剛纔沒有對假馬騰飛動手。

“我們即便剛纔出手,也依舊攔不住他們!”馬澤洪看出了秦巖的心思,拍了拍秦巖的肩膀說。

秦巖想了想,覺得馬澤洪說的非常對。

這些人肯定早就準備好逃跑的對策了。

“想不到他的徒弟居然也是隱祕世家的人!他們是怎麼潛伏進來的?”

馬澤洪摸着下巴說,眼中充滿了疑惑。

這也正是秦巖疑惑的地方,一個人潛伏進來很容易,但是一幫人潛伏進來,那可不是一件小事。

除非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他們在潛伏進來之前,通過搜魂獲得了馬騰飛以及他徒弟的一切記憶,並且將他們的行爲舉止全部學會了。

所以纔會在這麼長的時間內沒有被發現。

不過還是問一問莫忘吧!她肯定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

可是秦巖在人羣中掃了一圈,也沒有看到莫忘,卻看到馬夢姍站在原地,目光呆滯地看着假馬騰飛消失的地方。

她眼中淚水激盪,就差哭出來了。

看到馬夢姍的樣子,秦巖在心中嘆了口氣,走到她面前說:“夢姍,不要傷心!”

“這怎麼可能?難道他不是我親爸嗎?”

“秦巖!我爸他是不是早就死了?”

“我……”

馬夢姍哽咽起來,後面的話說不下去了,她撲進秦巖的懷裏放聲大哭起來。

秦巖抱住馬夢姍,輕輕地拍着她的後背,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估計馬夢姍他爸肯定早就死了,否則假馬騰飛肯定不敢混進馬家。

馬澤洪揮了揮手,示意其他人走開。

不一會兒,所有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裏面,就連周小雨和慕容雪菡也離開了。

空蕩蕩的荒野中,只留下了秦巖和馬夢姍兩個人。

哭了一會兒,馬夢姍擦乾了眼淚,咬住嘴脣惡狠狠地說:“我一定要給我爸報仇!”

“嗯!我也會幫你的!”

“秦巖,謝謝你!”馬夢姍擡起頭仰望着秦巖,眼神真摯無比。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秦巖,你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護身法器!”

秦巖將金牌解下來,放在馬夢姍的手上。

馬夢姍一臉羨慕地看着金牌,最後又還給了秦巖。

看到馬夢姍愛不釋手的樣子,秦巖笑着說:“你放心,總有一天,我會給你和馬嬌一人找一個護身法器!”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夢姍大受感動。

她咬着嘴脣,看着秦巖的雙眼:“秦巖,你真的喜歡我嗎?”

“嗯!喜歡!”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你會怎麼對我?”

“不一樣?”秦巖有些迷糊,不明白馬夢姍爲什麼會這樣說。

“比如說背叛你!”

秦巖特別好奇,不明白馬夢姍爲什麼突然這樣說,他打了個哈哈:“別開玩笑了!”

“對了,你幫馬嬌提升到了天師,你能不能幫我也提升到天師?”

第一次看到馬嬌是天師的時候,馬夢姍就幻想着讓秦巖也幫她提升到天師。

秦巖點了點頭,覺得沒有問題。

而且秦巖早就這麼想了,只是時間不夠。

他要將自己身邊所有人的實力都提高。

“那我們現在就提高怎麼樣?”馬夢姍雙眼充滿期望地看着秦巖。

“在這裏?”秦巖覺得這簡直是荒唐。

如果這裏有房子,秦巖肯定會幫助馬夢姍,但是這裏只有帳篷。

一旦馬夢姍脫光衣服,外面絕對可以看到她的靚影,秦巖可不希望馬夢姍春光乍現。

“我們去那裏!”馬夢姍指着不遠處的一輛越野車說。

這輛車的車膜顏色特別深,馬夢姍如果在裏面脫光了,外面人還真的什麼都看不到。

原本秦巖不準備幫馬夢姍,畢竟這裏是荒郊野外,不適合這麼做。

但是一想到馬夢姍剛剛失去了爸爸,秦巖覺得不好拒絕她。

“好吧!”

秦巖帶着馬夢姍走進車裏,將後座放倒,形成一個可坐可躺的巨大空間。

馬夢姍一件一件地將衣服脫掉。

當馬夢姍全部脫光後,她安靜地躺在車上:“開始吧!”

秦巖點了點頭,按照之前的程序,開始幫助馬夢姍提升實力。

半個多小時後,馬夢姍只覺得體內涌起一股狂暴的魂力,就像颶風一樣在她的體內翻滾。

當颶風一樣的魂力將她全身上下洗禮一遍之後,馬夢姍也正式晉升成天師。

“秦巖,謝謝你!我好愛你!”

“趕快穿衣服吧!”秦巖抹去額頭上的汗說。

“秦巖,你難道不想擁有我嗎?你如果這一次放棄,以後不可能再擁有我了。”

“以後的日子多着呢!那麼着急幹什麼!”

其實秦巖看到馬夢姍的身體早就按耐不住了,只可惜他知道自己現在還不是天師,還不能行房,只能憋着、忍着。

“你真的不要我?”

“我不是說了嗎?以後的日子還多着呢!趕快穿衣服吧!”

馬夢姍嘆了口氣,穿好了衣服。

“秦巖,我還想看看你的金牌!”

“哦!給你!”秦岩心中十分好奇,剛纔不是看過了嗎?爲什麼還要看。

不過秦巖沒往心裏去。

有些人就是這樣,當他看到一件心愛的東西時,明明剛剛看完,隔了一會兒又會拿出來再看一遍。

秦巖以爲馬夢姍就是這種人。

接過金牌,馬夢姍深吸了一口氣,感慨無比地說:“秦巖,對不起!我雖然很愛你,但是我不能不這樣做。”

聽到馬夢姍的話,秦巖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明白馬夢姍爲什麼要這麼說。

“秦巖!再見!我會想你的!”

馬夢姍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只是那笑容中帶着一絲苦澀和一絲遺憾。 “轟”的一聲,馬夢姍捏碎了煙霧符。

車裏面頓時煙霧瀰漫,什麼都看不清楚了。

嗯?這是什麼情況?

秦巖剛開始有點懵逼,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他被馬夢姍坑了。

好在馬夢姍離開的時候,只是騙走了秦巖的護身法器,並沒有對秦巖出手,這一點秦巖還是很欣慰的。

如果馬夢姍出手的話,秦巖在措不及防之下肯定會受傷。

此刻秦巖也明白了馬夢姍剛纔爲什麼會說那麼多令他摸不着頭腦的話。

因爲馬夢姍心裏面知道,她要離開了,她想把自己的身體獻給他。

因爲馬夢姍也知道,她必須對他出手,但是她又不忍心下手。

“秦巖,記住了,我叫蔡薇姬。”

空曠的原野上,響起了假馬夢姍的聲音。

秦巖走下車,向發出聲音的地方望去。

他看到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子站在皎潔的月光下,她雙手捧着一支洞簫,哀婉地吹起來。

簫聲在夜空中空靈悠遠,卻又透着淡淡的哀傷和淒涼。

秦岩心裏面明白,這是馬夢姍在向自己告別,不,應該是蔡薇姬在向自己告別。

聽着憂傷的簫聲,不知道爲什麼,秦巖對蔡薇姬居然一點都恨不起來。

雖然蔡薇姬騙了秦巖,雖然她拿走了護身法器。

此刻的蔡薇姬已經脫下了馬夢姍的人皮,她居然長得比馬夢姍還要清秀靚麗,甚至可以和馬嬌和慕容雪菡相媲美。

望着蔡薇姬窈窕的身影,秦岩心中很糾結,他喜歡的到底是馬夢姍?還是現在的蔡薇姬。

簫聲將馬澤洪、馬嬌、慕容雪菡等人都引出來了。

所有的人都向蔡薇姬望去。

“主人,她是誰?”慕容雪菡好奇地問。

“馬夢姍!”

“馬夢姍?不可能吧!她怎麼會是馬夢姍!”

慕容雪菡根本就不相信秦巖的話,蔡薇姬和馬夢姍長得根本不像。

秦巖嘆了口氣,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慕容雪菡。

“什麼?馬夢姍原來也遇害了?”

既然蔡薇姬之前一直穿着馬夢姍的人皮,那麼說明馬夢姍肯定已經遇害了。

秦巖點了點頭,沒有想到馬家被滲透的這麼徹底。

不但家主是假的,家主的徒弟是假的,就連家主的女兒也是假的。

“主人,我去幫你把護身法器討回來!”慕容雪菡說。

“主人,護身法器堅決不能落在這種女人手中!”周小雨也跟着說,同時攥緊了拳頭。

秦巖擺了擺手說:“你們是追不上她的!即便追上了,也無法奈何她!別忘了,護身法器在她身上。”

聽到秦巖的話,周小雨和慕容雪菡對視了一眼,心中雖然十分不甘,但是也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靈兒從睡夢中被驚醒了。

當金牌遠離靈兒一千米的時候,靈兒就能感覺到。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在秦巖的心裏面問:“哥哥,金牌呢?靈兒覺得好空虛啊!”

“靈兒,哥哥對不起你!金牌被人搶走了!”

“哦!居然還有這種事,看我把它奪回來。”

靈兒從秦巖的心口鑽出來,跳到秦巖的肩膀上,當她感應到金牌在蔡薇姬的身上後,立即念動咒語向蔡薇姬指去。

“嗖”的一聲,金牌從蔡薇姬的脖子上掙脫,就像離弦之箭一樣,向靈兒這邊飛來。

蔡薇姬被嚇了一跳,不但不吹簫了,而且還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實在想不通金牌爲什麼會不翼而飛。

“啪”的一聲,金牌落在了秦巖的手中。

慕容雪菡他們高興無比,紛紛圍了過來。

“哥哥,我靈力消耗太多,我要睡覺了!”靈兒耷拉着腦袋,疲憊不堪地鑽進了秦巖的心裏。

就在靈兒準備睡覺的時候,她又用慵懶的聲音補充道:

“哥哥,以後千萬不要再被人搶了,金牌一旦距離我超過兩千米,時間超過三天,我就無法召回它!到時候我也會魂飛魄散!”

說完最後一句話,靈兒閉上眼睛睡着了。

看來以後不能將金牌給別人戴了,否則會害了靈兒。

秦巖沒有想到還有這種事。

當他擡起頭的時候,蔡薇姬已不知去向,秦巖估計她已經走遠了。

“主人,是不是有些捨不得?”慕容雪菡悄聲給秦巖傳音。

“捨不得?有嗎?”秦巖尷尬地笑了笑。

其實秦岩心中還真有一點那麼捨不得。

當初蔡薇姬假扮馬夢姍逼婚的時候,秦岩心裏面特別牴觸,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秦巖反而覺得馬夢姍是個不錯的女孩。

只是秦巖怎麼也沒有想到,她並不是真的馬夢姍,而是蔡薇姬。

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秦巖覺得當初馬夢姍逼婚肯定有目的。

兩天後,秦巖回到了保市,馬澤洪帶着馬家人回到了帝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