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有道疑惑,「師傅,這是為何?」

「因為獎勵,據說此次交流,主辦方設置了不少獎勵,其中一項就是刀皇的傳承,既然你以刀為器,我想,刀皇的傳承,你該爭一爭,以你築基九層便能力敵假丹修士的實力來看,你還是很有希望的。」

「刀皇的傳承!」

秦有道心動了,他修鍊至今,最缺的不是靈石,不是寶物,而是刀法,他目前能媽的出手的也就焱刀術和刀遁,其他手段太過平常,以至於他對敵時手段太過單一,處處掣肘。

「多謝師傅告知。」

這時,皓月取出一枚玉簡,「你入我門下,一直未曾教導你,這個你拿去,算是為師的補償。」

「御風術?」

秦有道略一感知,頓時驚訝莫名,竟然是一部神通,要知道,神通在南瞻部洲是極為罕見的,也是極為珍貴的,單從神通名字就可以看出,不會比自己的遁地術差。

「師傅,還請收回,這太貴重了,這是您傍身之本,我不能要。」

秦有道連忙推辭。

皓月笑道:「你既喊我一聲師傅,我就有傳道授法的責任,別推脫了,收下吧。」

「可是……」

「別可是了,除非你不認我這個師傅。」

秦有道想了下,從納戒中取出一個玉盒,「師傅,我收下可以,也請您將此物收下,這是徒弟孝敬師傅的,也是應有之義。」

皓月莞爾一笑,倒沒有拒絕,「這是何物?」

「問心果,師傅如今已登臨金丹,跨過分神這個小境界,就要凝嬰了,獻上此物,希望能對師傅有幫助。」

皓月張了張嘴,心裡無比感慨,問心果多少人可遇不可求,三等宗門內也沒有太多儲備,所需的凝嬰丹也是花費極大代價,從二等宗門換來的,而且數量有限,只能優先分配給優異的弟子,其他達到條件的只能等,到現在,宗門還有數十人個修士在等凝嬰丹。

自己這個便宜徒弟,還真是處處給人驚喜,大衍真真的失去了一個可塑之才啊,皓月有感而發。

巨輪靠岸,皓月獨自離開了,秦有道看著她的背影,心裡忍不住嘆了口氣,能再次見到皓月,他心裡還是很受觸動的。

一日後,秦有道出現在玉秀宮門外,這裡不似鬧事中的繁華,周邊空蕩蕩的,透著一股冰冷的氣息,使得磅礴大氣的玉秀宮更具威嚴。

秦有道徑直向前,還距離玉秀宮有一段距離,就被幾個築基守衛給堵住了去路。

「我找你們的九秀主,這是信物。」

秦有道沒有廢話,直接出示了芊芊給他的玉劍。

守衛們神色一變,態度立馬好了幾分,然後有一個守衛拿著玉劍匆匆前去通稟。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玉秀宮深處的一座豪華亭閣中,芊芊手裡拿著玉劍,咬著牙幫子,「你竟然還真敢來。」

芊芊快速的閉合嘴巴,急促喘氣,一想到當日被「打哭」的局面,就恨的牙痒痒,但他身為九秀主,又不能不顧慮身份,所以,她用了不短的時間,才讓自己平靜下來,輕輕擺手。

「讓他進來吧。」

「是。」

……

秦有道由人領著,穿過層層門戶,來到一個豪華亭閣前,芊芊此刻也正優雅的飲茶賞花。

他無心欣賞玉秀宮的絢麗景色,他看到芊芊后,心裡鬆了口氣,這人地位高了,就是會裝逼,明明恨的要命,偏還要表現出氣度來,不過正合我意,大家面上過得去就行。

秦有道何許人也,不說閱人無數,也是察言觀色的一把小能手,他怎麼看不出芊芊在裝,就她那僵硬的動作也只能蒙蒙她自己罷了。

「原來是秦道友,真是稀客,你找我何事啊?」芊芊淡淡的說道,卻給人一種陰陽怪調的感覺。

秦道友反問,「芊芊仙子,不是你邀請我的嗎?你說我可隨時來做客,不是你說的?」

「呃……」

芊芊臉上閃過尷尬,眼睛一動,道:「是我說的,若你只是來做客,那就勿談其他,我這就讓人帶著你領略下玉秀宮的風景。」

秦有道笑道:「來拜訪芊芊仙子是真的,但也有些許小事,來尋個方便。」

「哦?何事?」芊芊來了些興趣。

秦有道開門見山道:「聽說四州交流盛會即將開始,各地都有一些名額,我對此次交流盛會也頗感興趣……」

「你想讓我送你一個名額?」

芊芊奇怪道:「為何你會來找我?你不是劍真人晚輩嗎?每個成真修士名下都有十個名額,你找他不更方便?」

秦有道乾笑道:「總不能事事麻煩劍前輩,另外,你搞錯了,我不是向你要名額,而是要一個同台競技爭取名額的機會,我聽說近期玉秀島將展開一場名額爭奪大比,只限本島修士。」

芊芊砸砸嘴道:「這可難辦了,規矩是我玉秀宮定下的,貿然讓你一個陸地修士參與,其他人會有意見的,也有損我玉秀宮的信譽。」

秦有道微微蹙眉。

芊芊看著他,表情中隱隱有一絲快感,「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那就是你成為我玉秀島的修士。」

「如何成為玉秀島的修士?」

「簡單,要麼加入我玉秀島任何一勢力,要麼成為我玉秀島登記在冊的散修,要麼在我玉秀島創建一個本地宗門。」

秦有道想了下,「我選第二條,麻煩九秀主幫忙登記下吧。」

芊芊點頭,「小事,不過有傳言你乃陸地三等宗門大衍宗的棄徒,我玉秀島也不是什麼人都收的,需要對你的身份進一步調查,時間上可能需要一年半載吧,只要調查不出十惡不赦的大問題,你就符合登記要求。」

一年半載?

黃花菜都涼了。

秦有道知道芊芊這是藉機為難他,「時間太久,我要之也沒意義了,你提條件吧,如何才能答應我。」

芊芊道:「提什麼條件,你當這是什麼地方,你如果覺得不行,到還有另外一個辦法,我玉秀島最近在招攬守衛,入了我玉秀宮,一樣算玉秀島的人,你可以試試哦。」「我就不信破不了你這龜殼!」

宋梵眼光一閃,大喝一聲。

「羅漢金體拳!」

龜神陣內,金光四射,內部瘋狂的震動起來。

「轟!」

龜神陣「咔嚓……

《蓋世殺神》第749章控制? 明南汐本就打算留在這裏,只是沒想到,她還沒有開口,這老闆便先向她拋了橄欖枝。

她心裏笑開了花,表面上卻是不動聲色,甚至談起了報酬。

老闆很爽快,幾乎有求必應。

不過幾日,明南汐以舞姬的身份,很快成為艷景樓的頭牌。

而作為頭牌,每天接觸到的都是一些達官貴人,而從他們的聊天中,她聽到了很多秘辛,但是關於玄戰的消息,卻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她不由得有些失望,但又急不得,只能暫時蟄伏在這裏,等待墨寒燁來尋她。

一日,明南汐還在梳洗打扮,身為頭牌,老闆給她配備了一個丫鬟,伺候她起居。

小丫鬟很是伶俐,動作麻利輕盈,一邊幫她梳妝,一邊道,「姑娘,你運氣真好,才來短短几日,便成了這裏的頭牌,好多人都羨慕嫉妒姑娘呢。」

對於她的話,明南汐不置可否,她端詳著鏡子裏的自己,在小丫鬟的手中,被裝扮得越發地美艷動人。

而後門被推開,老闆火急火燎地出現,急聲道,「汐兒,今日有貴客上門,你快些收拾好出來,別讓客人等太久了。」

明南汐微怔,平日裏來艷景樓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可老闆從未像今日這般急切過,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讓老闆如此?

她沉思了一番,待小丫鬟弄好后,便款款出了房門。

來人一襲暗紅色的長袍,年雖不大,長相清俊,一副偏偏少年郎的模樣。

而身後跟着的同行一看就是武功高超之人。

這少年不簡單啊。

她笑了笑,走向那少年。

而那少年在看到她時,也是猛地一愣,一副被驚艷到的模樣。

好久,他才回神,吶吶出聲,「果然是仙女!本殿還以為他們是誆本殿的,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明南汐抬了抬眸,輕聲笑道,「殿下今日要看什麼舞呢?」

「不,我不看跳舞,我要你陪我喝酒!老闆,上酒來,我要跟仙女不醉不歸!」少年頗為豪氣。

老闆有些為難,畢竟她這是艷景樓,不是青樓,姑娘們也只是獻藝不獻身的。

尤其是頭牌,更是嬌貴,陪酒這種跌份的事情,她們可不做。

可是客人的身份又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

明南汐看了她一眼,輕聲道,「上酒吧,今日我便陪這小殿下喝上幾杯。」

見她同意,老闆鬆了一口氣,連忙命人上酒,而後將空間留給他們。

很快酒上來,小王子對於明南汐的爽快頗為欣賞,屏退了隨從后,他們開始飲酒暢談。

明南汐喝了一口,不覺有些失望。

古代的釀酒技術遠不如現代,在現代她都能稱得上是海量,而在這裏,這酒便跟水一樣,飲之無味,更別說是喝醉了。

她一杯接着一杯地陪着小王子喝,很快,小王子便喝高了,言語也多了起來。

「仙女姐姐,你是不知道,那些人都是蠢貨!廢物!一點都不讓人省心!還是仙女姐姐好,溫柔體貼,很能喝酒……不過,仙女姐姐為什麼你還沒有醉啊?你該不會偷偷換成水了吧?」

小王子驟然抓過她面前的酒碗,嘗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巴,頗為疑惑的樣子,「是酒啊……」

而後驀地恍然,「是了,仙女姐姐是仙女,仙女怎麼可能醉呢?我是孤陋寡聞了……嗝!」

打了幾個酒嗝后,小王子愈發地話多起來,說完了手下說自己,說完了自己,便開始痛罵自己的哥哥們。

「仙女姐姐我跟你說,我那個蠢貨五哥,仗着自己的出身,居然瞧不起我,而且還經常打壓我!不過終歸是惡有惡報,這次戰事失利,他被父王狠狠地罵了一通,真是痛快哈哈哈……嗝!」

戰事失利,五皇子?

明南汐驟然抬眸,盯着已然醉得搖搖欲墜的小王子。

「不過是戰事失利,常勝將軍都有可能吃敗仗呢。」她說着,又給小王子倒了一杯酒。

小王子一口喝下,不滿她替五王子說話,繼續道,「他就是個蠢貨,好不容易抓住了玄月國的大將,傳說中的戰神!可是他居然能把人給看丟了!」

「玄月國的大將?誰啊?」她屏住了呼吸,聲音都忍不住帶了些微的顫抖。

「還能是誰?自然是玄戰,殺了我們那麼多好兒郎,好不容易抓住了他,可是我那個蠢貨五哥,居然把人給弄丟了,而且他能力也不行,沒了玄戰這個常勝將軍,居然還是被打得落花流水!這要是換了我,早就贏了!」

小王子冷哼,一邊又拿起酒碗,咕咚咕咚地喝酒。

而明南汐早已沒有心思再聽下去。

有了玄戰的消息,她此刻滿心都是想着怎麼去找玄戰,去哪裏找。

而小王子卻還拉着她喝酒,她瞅了一眼小王子,以及桌子上東倒西歪的幾個空酒罈,隨手將人給劈暈了。

屋裏終於清凈下來。

小王子再度醒來,已經是幾個時辰以後了。

對於明南汐將他劈暈這事,他完全沒有印象,雖然覺得自己脖子酸痛,卻也沒有多想。

只是掃了一眼沒有看到明南汐后,他便徑自出門尋人去了。

好半天從找到明南汐,他眼神亮了亮,幾步走過去擋在了她的面前。

明南汐掃了他一眼,臉上的紅暈還沒有完全消失,睡眼惺忪的樣子,看起來還不甚清醒。

「小王子怎麼不多睡會兒?」她輕笑道。

「啊,我得回去了,不過仙女姐姐,你的酒量真的很好,是我見過酒量最好的女子!我們下次再拼酒吧!」他期待地看着明南汐。

看着明南汐點頭后,他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了。

而他剛走,明南汐便再也維持不住臉上的笑意,臉色垮了下來。

晚間,她終於回到了屋裏,開始沉思白日裏得到的消息。

父親從五王子手中逃脫,這無疑是個好消息,只是不知道他現在又流落到了哪裏。

如今她只能先按兵不動,看能不能從這裏再收集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這個小王子,倒是個可以結交的人。

單從他口無遮攔,跟她說了很多秘辛的份上,她就想多跟他接觸幾次。

。安排妥了羅紹強,周想鬆了口氣,她終於對得起羅奶奶的囑託了。

羅紹瑩聽說哥哥揍了夏飛,一個電話就撥了回來,「夏飛,你沒事吧?」

女朋友第一時間關心他,讓夏飛不由得咧開嘴,「沒事,他肯定揍不到我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