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石笑了笑,通過周琴的話,他也是大致清楚如今帝國的情況,說實在話麟宇的狀況真的不是很樂觀。

二對二的情況下,區域選舉等同行動虛設,最終怕是還是要靠誰的拳頭硬來決定誰死新王。

不過無論如何,秦石既然已經插手,就一定不會讓麟宇失敗,畢竟秦宗宗主,說一不二的名聲,可不是浪得虛名。

他現在,只想知道更多的情報,來為接下來的事情做打算,為此道:「對了,小宇子,這次你出去打探情報,有什麼新的收貨嗎?」

麟宇點了點頭:「嗯,三日之前,卿鸞門的門主木心已經前往帝國,和他同行的還有嶗山宗的宗主:妖鶴老鬼,而且兩人將宗門的中堅力量全部帶上。」

秦石皺了皺眉,道:「看來,肖寵已經做好要魚死網破的決定了啊。」

「不但如此,有一件事才是我最在乎得。」說到這,麟宇的面色突然悚然起來,令旁邊的兩人都不由一愣。

「什麼事?」

狠狠的捏緊拳,麟宇無力道:「七日前,方衡引落雷劫,成功的位列齊天境!」

「什麼?」漠然,秦石也忍不住的挺起身:「方衡突破了?」

這一消息,對於現在的麟宇來講,絕對是如噩耗一般。

齊天境,那個高度,儘管和三天之境只差了一層,不過卻是秦石也沒有絲毫把握面對的存在。

齊天境,已然與天同齊,就算是觸碰到三天之境巔峰的大能,在其面前也如螻蟻一般。

就像當初在玄殿,花零和玉清之間一樣。

「四天之境,你有什麼打算?」無奈下,秦石詢問麟宇的主意。

沉默一會,麟宇決然道:「我答應過母后,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這皇位淪落到他人手上,大不了就是和方衡拼個你死我活,我不怕死。」

秦石清澈的眸心一亮,滿意道:「好,就等你這句話了,這才像是我秦石的兄弟,咱們就和他拼個你死我活。」

「不!」不料這時,麟宇猛的抓住秦石,認真道:「若真的到那一步,石頭你要答應我,一定要保護琴兒和我母后的安全,而不是為了我盲目犧牲!」

愣了愣神,秦石剛欲開口,周琴在旁邊直接就憤怒上前,嬌喘道:「不,我不要,你和我說過,我們生死相依,這瓊漿火山我都陪你闖了,你覺得我會怕死我嗎?你覺得我會想一人苟活嗎?」

「琴兒,你聽話!」麟宇咬牙道。

「聽你個頭,我周琴說過,我選擇的男人,就是要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要同他一起!」周琴怒道。

麟宇張了張口,一時間啞然無話。

盯著小兩口爭吵的模樣,秦石上前道:「行了,別一個一個視死如歸的行不行?事情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糟糕,難道你們忘了,這赤炎帝國可不光方衡一名四天之境。」

兩人回身:「你是說花零?」

「嗯,走走看吧,天無絕人之路不是?」秦石笑了笑,若真到那一步,他想他會放下身段,去請求花零吧。

只希望,到時候花零不要拒絕才是。

兩人對視一眼,無可奈何下的點了點頭,現在他們是真的沒有別的辦法。

「那我們離開這吧,在這待了大半個月,我都快要蛻皮了。」麟宇活動活動筋骨,在四周的烈火中環顧一圈,一副厭煩的模樣。

請別叫我蕭太太 而這時,秦石卻上揚嘴角:「別急,我來瓊漿火山,其實還有別的事情。」

「什麼事?」

「尋一件寶貝。」秦石並不隱瞞的說句,將目光朝著山峰上方挪動。

兩人猶豫一下,倒也沒有多問,三人踏空的起身,沖瓊漿火山的山巔躍進。

越是臨近山口,熾熱感便越發濃郁,在半山腰的時候,幾人已經是汗流浹背,若非麟宇三天之境始終護在周琴左右,周琴早就堅持不下。

不過在上山口之前,秦石還要尋找一個人,不對,準確說,應該是一棵樹,一棵梧桐樹。 踏上瓊漿火山,這一路上秦石在四周環顧,尋找著杜紫藤所說的梧桐樹。

「石頭,這附近滿是岩漿,高溫令其寸草不生,你確定這裡有你說的梧桐樹?」麟宇和周琴也幫著尋覓,可這放眼望去除了不斷燃燒烈火,就是通紅的岩漿岩,哪裡有半點生物?

秦石皺了皺眉,三人在此已有一日,卻什麼收穫也沒有,他甚至也開始懷疑杜紫藤是不是在騙他,不過一想到杜紫藤折斷命根子時痛苦的模樣,應該不會才對啊。

「再找一找,應該就在火山口附近。」

無奈下,三人圍著瓊漿火山又轉了三圈,終於是在高溫中透支體力,不得不的坐下來休息。

「石頭,你快瞧那面。」這時,書中玉突然嬌喝一聲。

秦石愣了愣,舉目望去時,一道赤色的光影從他眼前一晃,令他整個人都精神起來:「有人?」

「過去瞧瞧!」

三人相覷一眼,沖著光影閃掠的位置追緊。

不料,光影的速度極快,很快就躍到瓊漿火山的山口之處,這才不得已的停下身來。

光影停在火山口,竟是名年過八旬的老太婆,一頭雪發蓬鬆的很是散亂,手中握著根烏黑色的木質拐杖,指著秦石質問道:「我說你們幾個小娃娃,外面好端端的花花世界不待,非要跑到這破火山來幹嘛?來就來唄,追著我一個老太婆不放,是何居心?」

看見這名老太婆,秦石不由吃楞幾分,他萬沒料到在這了無人煙的瓊健火山,竟有這麼一位老太婆。

而且,更讓他震驚的是,經過這麼長久的追逐,他都有些呼吸急促,可這位老太婆的呼吸卻仍是不溫不熱,好像絲毫不受周圍烈火的影響。

書中玉從焚書中警惕道:「石頭,這老傢伙不簡單,實力遠在你們三人之上。」

「我知道。」

秦石正色的點了點頭,他可不是傻子,光憑剛才過人的速度,和在這高溫之境穩而有序的呼吸上來看,就能夠斷定眼前這名老太婆絕非善者。

為此,秦石不敢大意的恭維道:「老前輩,您可能誤會了,我們三人來此是為了尋得一名故人,並非有心要冒犯您老。」

「故人?呵呵,這瓊漿火山,多些年沒人來了,你們的故人就算真在這,估計也早就死了,沒有事的話趕緊離開吧。」老太婆非常不厭煩的揚手道。

聽聞此言,秦石剛欲開口,焚書卻突然輕輕一顫,傳音道:「石頭,你快看她手上的拐杖!」

「拐杖?」秦石皺了皺眉,黑眸順勢望去,這才驟然一愣:「這是……梧桐木?」

「錯不了,這世間唯有梧桐,能承受住這瓊漿火山的高溫。」書中玉斷言道。

這一下,秦石嚴謹起來,眯眯眼沖老太婆道:「老前輩,不知道你手中的這根拐杖,是從什麼地方得來?」

「你說這個?」老太婆揚起手將拐杖翻轉一番,一臉蒼茫的笑道:「呵呵,怎麼?你對這個感興趣?若是尋常之物,你說你有興趣,為了打發你們離開,我倒是可以送給你,不過這個可是不行啊,這可是陪了我百年的老夥計。」

秦石聽聞愣了愣,連忙擺手:「不不不,晚輩只是覺得,我要尋找的故人,可能和前輩手中的這根拐杖有關。」

「嗯?」

老太婆皺了皺眉,漠然間一抹粗獷的靈壓滾滾升騰,從八方將秦石三人鎖困,令三人同時一驚,猛的退後數十步去。

麟宇連忙撐開屏障,喝道:「好恐怖的力量,竟然是三天之巔?而且已經凝出第四道雷劫印了。」

「快閃開!」

「想跑?」不等三人退後,老太婆老眼一沉,一個虛晃間就追近到秦石身前,一把將秦石的喉嚨抓住:「小傢伙,你剛才說,你要尋找的故人和我手中的這根拐杖有關?」

漠然,秦石瞪了瞪眼,這老太婆的實力照比他想象中還要恐怖,咬牙道:「老前輩,確實如此。」

「說,你要找到故人,究竟是什麼人?」

「是,是一名梧桐樹精。」秦石回應道。

梧桐樹精四字一出,老太婆的老眼一凝,枯手又用力幾分,彷彿受到什麼刺激一樣:「你說什麼?你怎麼知道,這瓊漿火山裡有梧桐樹精?」

砰!

情急之下,書中玉不敢耽擱,漠然焚書泛起白芒,捲起一抹鋒利劍氣,沖著老太婆的手臂劈砍下去:「石頭,快躲開!」

「喝,先天器靈?真沒想到,這赤炎帝國,竟然還有這種寶貝存在。」老太婆見到書中玉露出幾分意外,而意外之餘他突然揚手,只見她手中的梧桐拐杖,竟一剎那間匯聚浩繁靈力,化為漫天的烏黑樹藤,一股腦的將書中玉纏繞,就連剛才的劍氣也被直接阻斷。

「玉姐!」

秦石瞳仁猛縮,自從書中玉吸收聚靈花,還沒有人將其逼迫到這種程度,連欒慕華都做不到。

擔憂下,秦石捏緊拳,書中玉有難,他不敢有絲毫耽誤,起身就將金芒從丹田掉出,神字訣,星隕霸體決,兩大秘術迅速翻騰。

「咦,小傢伙,有點本事嗎。」

秦石突然發力,老太婆稍作驚愕,而緊跟著閃退數步,虛空的踏著熾熱烈火,一道雷光在指尖凝結,沖著秦石的眉心刺下。

砰!

雷光化為蛟龍,甩開龍身就沖秦石逼近。

事出突然,秦石兩手連忙結陣:「魅鬼天照!」

這是他第一次,被人逼到這種程度。

他能感覺到,這位老太婆絕對是這些年來,他遇到最為強大的對手,若是敢有絲毫的大意,馬上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石頭,這老傢伙有鬼,她的靈力並非是尋常靈力,倒像是幾分靈魂之力,不能和她拖延下去,先想辦法離開再說。」書中玉急道。

秦石一咬牙關,他也發現這老太婆的力量十分詭異,每一次攻擊中都蘊含十分強大的靈魂波動,若是在拖延下去怕是他和麟宇三人誰也走不了。

不過,書中玉說的簡單,這老太婆的實力,就算是兩個秦石,都未必能夠戰勝,哪是說離開就能離開的啊?

砰!

趁著秦石失神,老太婆如鬼魅一般,神不知鬼不覺的就繞到秦石背後,一隻枯手縱橫的朝秦石后胸刺下。

背心一寒,秦石連忙側身:「大舍利決!」

嗡!

漠然,六枚金光舍利,成流星般劃破寰宇。

金芒一出,老太婆不由一愣:「精神力?呵呵,小傢伙,沒想到你還是名符魔師?」

不過,說歸說,在六枚金芒下,老太婆手中的拐杖一出,一連串烏黑的梧桐樹藤,成一面碩大的盾牌,生生將其抵抗下來。

梧桐拐杖展開靈光,書中玉美眸失神的驚道:「石頭,我若沒看錯,那拐杖是一把帝魂器!」

「什麼?」

秦石咂了咂舌,心口再次一沉,這老太婆帶給他太多的不可思議,三天之巔的靈力,不弱於他的靈魂之力,現在甚至還有帝魂器?

這老太婆,究竟是誰?

居於帝國這麼多年,秦石還從未聽說過,哪一方擁有這種妖孽。

「石頭!我來助你!」

眼前著秦石黔驢技窮,麟宇頓時從旁邊躍起,咬著牙的舉掌沖老太婆逼去。

極品尊主:師傅,別惹我 砰!

老太婆乾澀的眼睛一轉,顯然被麟宇突然爆發出的三天之境所震驚,不得以下將雷龍的攻勢翻轉,改變方向。

轟隆!

兩者聯手,暴風般的攻擊不斷沖老太婆轟擊。

不過越是久戰,兩人越是心驚,以兩人現在的實力聯合,可謂是放眼赤炎帝國都罕見敵手,這老太婆竟然能夠如此遊刃有餘的抵擋?而且,時不時還能夠還擊一番。

砰!

再度和兩人對上一掌,三人同時爆退開。

老太婆上下打量著兩人,神色中竟帶有幾分興奮:「呵呵,這百年不問世事,沒想到我赤炎帝國,竟然出現了幾個了不起的小傢伙啊。」

相比老太婆的輕鬆,秦石和麟宇兩者卻是苦不堪言,在瓊漿火山這種兇險之地,本身靈力就受到壓制,兩人皆是到了各自的極限。

「石頭,你先走,我攔住他。」

喘口粗氣,麟宇翻手間用力一推秦石,一個箭步就沖著老太婆的殺了上去。

秦石退後數步,心裡一驚:「小宇子!」

轟隆!

麟宇不理秦石的呼喊,一副視死如歸的舉起雙手,剛毅的眸子間突然泛起紫芒,漠然之間千萬米內的靈壓彷彿凝滯,瘋狂的朝他匯聚而來。

突然的天地異舉,秦石露出幾分驚恐:「好可怕的靈壓,小宇子他在做什麼?」

「他,他要用那招!」周琴在下方,嬌軀狂顫一下。

「什麼招?」秦石不解的道。

周琴螓首輕點,皓齒不斷的打顫:「擎天弒雷決!」

「擎天弒雷決?」

「嗯,帝國三大武學之首,七階上乘武學!」周琴玉手狠狠的攥緊,因為大力的原因連指骨處都微微泛白,哀絕道:「這一招,極為兇險,擁有毀天滅之力,不過反噬之力也異常恐怖,會將使用者的性命吞噬!」

「什麼?」秦石黑眸皺縮,回過身就低吼道:「小宇子,快住手!」

「來不及了。」麟宇釋然回首,一副淺淡的輕笑,一笑之中蘊含了這些年他和秦石所有的情誼:「石頭,幫我照顧好周琴,若是有下輩子,我還做你兄弟!」

言罷,凝印,麟宇傲然:「擎天弒雷決!」 轟隆!

漠然,千萬米內,雷網驟然成龍,一尊千丈有餘的奔雷,縱然從雲霄之巔劈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