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一臉認真嚴肅地說道。

段德聽到以後,如實地將自己的舌頭給伸了出來,讓秦穆然看。

「嘖嘖!果然,舌苔色深而厚!段大少,你是腎陰虛沒錯了!」

秦穆然聲音不大,但是卻讓段德嚇得連忙四處看了看,生怕這件事被其他的人給聽到了一般。

作為一個男人,最關心的是什麼?最在意的是什麼?無非不就是那麼些東西嗎?

現在被大庭廣眾之下給說了出來,誰不怕丟人。

不過所幸,中午的還沒有多少人來咖啡廳喝咖啡,所以也沒有人聽到秦穆然剛才說的什麼,要不然的話,這樂子可就大了!

堂堂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段家的大少爺竟然腎虛,這不是笑話嗎?

「什麼?我腎虛?」

段德難以置信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是這樣的,不過嘛!這只是腎陰虛,不是腎陽虛,情況還好點!」

秦穆然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

「這腎陰虛和腎陽虛有什麼區別嗎?」

「區別可大了,腎陰虛大多數是由縱慾過度和熬夜造成的,自己注意點,再加上一些調理,就能夠恢復,但是腎陽虛就不一樣了!腎陽虛就是我們俗稱的真正腎虛,什麼不舉啊,什麼不行啊,沒有性福啊,都是指的這個!」

秦穆然簡單地介紹了一頓道。

「那就是我的病只要調理就能好是吧?」

段德仍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也不是,腎陰虛到了極致就有可能陰轉陽,形成腎陽虛,到時候就不能夠治療了!」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秦少!你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這一刻,段德卻是慌了!

如今他在段家的風頭正盛,要是讓家裡的人知道他腎虛的話,那麼繼承人里他肯定是沒戲了!到時候他如何能跟自己的那些叔叔伯伯們爭啊!

「呵呵!救你,可以,不過嘛,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秦穆然說著故意停頓了一下,一雙眼睛盯著段德,便不再言語。 李肅其實也一直想見見那隻貓,畢竟那隻貓救過自己一命。如果那種情況下,再不盡快治療,可能李肅當時就死了。醒來之後只是失去了道術,但命還是保住了,最終還是要感謝那隻貓。

過了半分鐘,一隻全身都是黑色的貓出現在了窗前,它看着李肅,李肅也看着它。李肅知道它不會害自己,但失去道術的李肅變得跟普通人一樣,對靈物沒有之前的那種感應和識知能力了。

不然,李肅肯定馬上會說:“九命怪貓,這樣的靈物都讓我碰到了。”窗前的這隻貓就是九命怪貓,它現在還只修煉到第四條命的階段,九命怪貓修煉前面三條命不需要渡天劫,到了第四條命之後,每一條都需要渡一次天劫。

九命怪貓每多一條命就可以多復活一次,但是在渡劫中,如果死了,就直接消失了,不會有復活的機會。如果在天劫中沒有死,也就多了一條命,一般很少有貓能修煉到第九條命。

但是,在很早以前,傳說有一隻貓修煉到了第九條命,最後,被100個道士合起來消滅了,不過道士也死了一半以上,足見九命怪貓到第九條命的時候,有多厲害。

但這隻九命怪貓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救李肅一命,肯定是李肅身上有什麼東西值得它這麼做。基本上修煉到第三條命的時候,九命怪貓都會有很高的靈智,它也會像人一樣去考慮利益和損失的利害關係了。

已經修煉了三條命的貓,雖然有了靈智,但是還不會說人話。

李肅還是一直看着它,它也沒有動,跟之前一樣也在看着李肅。儘管李肅沒有了陰陽眼和道術,但李肅知道這不是一隻普通的貓。李肅覺得這樣一直看着也不是辦法,這隻貓肯定也不會說話。於是李肅走過去,把門打開了。

李肅走到門外,向黑貓招了招手,示意它過來。

這一幕如果在正常人眼中看來,那會覺得非常的滑稽。但李肅覺得有必要這樣做,更奇怪的是,這隻黑貓竟然看得懂李肅的手勢,真的往李肅這邊走過來了。如果是正常人看到,又會覺得不可思議。

但事情就是這麼的巧妙,貓走過來之後,李肅又往屋裏走,邊走邊示意黑貓也走進來。黑貓也照做了,一直跟着李肅進了屋,然後,李肅把門帶上了。李肅坐到沙發上,然後示意黑貓也坐上來。這次黑貓沒有坐上去,李肅笑着說道:“沒事的,坐上來”,黑貓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跳上去了。

黑貓上來之後,李肅說道:“你能聽懂我說話嗎”,黑貓沒有做聲,李肅接着又說:“那天是你救了我”,黑貓也沒有出聲。這樣問了幾次之後,李肅發現這隻九命怪貓還聽不懂人說話。

於是,李肅決定換一種方式和黑貓溝通,比如說,做動作。

李肅馬上躺在沙發上,用手摸着自己的心臟,然後嘴裏咳嗽兩聲,最後暈了過去,暈過去之後,又馬上起來,跑到黑貓的位置,用手摸着之前自己躺着的地方,摸了10多秒,然後又躺回去,躺回去之後,馬上就睜開眼睛,隨後又慢慢的坐起來。這套動作,黑貓全部看完了,看完之後,好像知道李肅想要說什麼。

李肅看到黑貓有點變化,也覺得自己這套動作沒有白做啊,終於起效了。黑貓“喵”的叫了一聲,李肅不知道這是表達什麼意思,不過,李肅知道黑貓應該是明白了一些東西,所以才叫了一聲。

李肅知道,這隻黑貓不會平白無故的到自己這裏來,也不會平白無故的救自己,肯定是有什麼需要自己幫忙的。於是,李肅想了一下,最後想到,關於九命怪貓要渡天劫的事情,才終於明白了一點。

在很久以前,但凡是動物修煉到開了靈智,一般都會去找能幫自己渡天劫的道法高人。一般的道法不是很高深的道士,這些動物是不會去找你的,除非你能幫助它成功的渡過天劫。

隨後,李肅在想,要怎麼樣才能表達出這個渡天劫的場景。

李肅找來了幾根毛,粘在了自己的嘴巴兩邊,然後趴在地上,再慢慢的站起來,站起來之後對着天上,喵的一聲大叫,之後就是又趴在地上,用手和腳一起走路,邊走,邊看向天上。

走了差不多十多米,又慢慢的往回走來。最後坐在沙發上,李肅脫掉自己的衣服,把衣服照在了自己頭上,隨後又拿了下來。將臉正面對着黑貓,雙眼看向黑貓,問道:“你是不是需要我幫你渡天劫。”

黑貓還是像之前那樣,“喵”的叫了一聲。

不過,這就夠了,李肅總算是明白了九命怪貓的意思。不過,隨後想到,自己已經沒有道術了,九命怪貓也應該能夠感覺得到。沒有道術,李肅就是一個普通人,再想幫九命怪貓成功渡過天劫,那就是不可能的了。

黑貓見李肅垂頭喪氣的樣子,好像也明白了李肅在想什麼,隨後“喵”的叫了一聲,之後就往門口走去。李肅知道,九命怪貓這是想帶自己出去,可能是去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可能有什麼特殊的寶貝,又或者是那個地方對李肅恢復道術有幫助。李肅想了一下,就跟着九命怪貓一起出去了。

晚上走在大街上,到處都是男男女女在一起逛街,買東西。只有李肅和一隻貓悄悄的走在一邊,貓走在前面,李肅跟着黑貓走在貓後面。走了一條街,黑貓帶李肅到了一條巷子裏。

這條巷子,黑燈瞎火的,也沒有什麼人。李肅不明白,黑貓帶自己到這裏來,是做什麼。但還是跟着黑貓一直走,終於到了一個地方,黑貓停下了。李肅看着黑貓停下了,自己也跟着停了下來。

只見黑貓在一個地方一直用爪子在抓,也不知道是在抓什麼東西。李肅慢慢的走過去,看見黑貓竟然抓出了一顆雞蛋大小的珠子,珠子是透明的,但又好像不是完全透明,應該是半透明的珠子。 「什麼事情?」

段德聽到秦穆然的話后,立刻警惕了起來。

畢竟每一次秦穆然想要提條件的時候,那條件總不是那麼好。

「那就是以後都不要再打我的手串的主意!這個手串,我永遠不會賣!」

秦穆然冷冷地說道。

「你的手串?為什麼不賣!」

這一刻,段德也算是忍不住了。

「我都說了,我這個地攤貨,段大少想要買,可以自己去買,就你的身價,成噸成噸的買都是小意思,但是這串不行!這串對於我來說,有重要的紀念意義!」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當初段念念那一雙淚眼汪汪給自己帶上手串的樣子。

這是段念念送給自己的,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賣出,再加上這串手串的意義非凡,所以若是有一天的話,秦穆然會送還給段念念!

「只要你開個價,本少絕對給的起!」

相比於整個段家,段德所能夠付出的代價在這個面前都算是小意思,所以他願意付出更大的代價。

「要治病還是要手串,你選一個吧!」

秦穆然喝了一口經理送上來的真正的貓屎咖啡,那味道,醇厚,悠長,特殊的香味瞬間在味蕾裡面綻放,回味悠長。

「我……」

被秦穆然這麼一問,剛才有些憤怒的段德突然猶豫了,他第一次覺得,這個世界上有讓他段德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

大概思考了一段時間,段德的心中便是有了決定,不得不說,段德是一個很有決斷的人。

在他的心中,自己的腎真的要是完蛋了,那麼他會直接喪失繼承人的身份,那麼幾乎代表著他沒有資格成為段家的家主,因為段家的家主絕對不能是一個腎虛的人,哪怕他成為家主之後再腎虛都比成為家主之前就腎虛的消息傳出去要丟人的太多!

所以,兩相取捨,段德選擇先治病!

手串,秦穆然既然不願意賣,哪怕他跟歐陽飛還有紀凌風的關係都不錯,段德也不擔心!

他不相信,紀家和歐陽家會為了一個秦穆然,跟段家撕破臉來!畢竟中海四大家族裡面,他段家也不會吃素的!

「我選擇治病!」

段德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地說道。

「哈哈!這就對了嘛!我就說,段大少是有豪氣的人,孰是孰非,怎麼取捨,他比任何人都要聰明!你看,這選擇就是很明智的嘛!」

秦穆然臉上綻放出了笑容,彷彿段德的選擇本就在意料之中一般。

「你怎麼治療我的病?」

公共場合,段德也不會說自己怎麼樣了,不過他和秦穆然都知道是什麼情況,所以也不用明說。

「我開個藥方給你!你按照這個藥方,一個星期吃一副,一個月基本就好多了!」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真的管用?」

段德將信將疑地問道。

「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可以自己去找醫生治療,或者拿著我的藥方去給中醫看看,實在不行,這年頭我在不少的電線杆上看到了老軍醫的廣告,你可以找老軍醫看看!」

秦穆然笑嘻嘻地說道。

「我特么……」

要不是為了秦穆然的藥方,這一刻,段德恐怕真的就要掀桌子罵人了。

找醫生和找中醫都算是說的人話,可是那個找老軍醫,特么的是人說的話嗎?真的以為段德不知道老軍醫是什麼嗎?沒看過難道還沒有逛過貼吧嗎?誰不知道老軍醫是治療淋病,梅毒的!你大爺的才感染了性病呢?你全家都感染了性病!

只是,段德這時候沒有說出來,也幸虧他沒有說出來,要不然等待他的將會是無盡的牢獄之災!

哪怕是中海的段家都保護不了他!

秦穆然的全家都感染性病?恐怕這句話整個夏國都沒有幾個人敢說出來!

別看秦穆然總是一副弔兒郎當的樣子,但是他的爺爺可是秦衛國,夏國的二號首長,那可是一怒夏國大地震的人物!而秦穆然的背後可是有京城的秦家!

當初那件事,秦家受到掣肘,沒有辦法給予秦穆然幫助,哪怕時候盡全力彌補,秦穆然也是只能夠被驅逐夏國,所以這件事,一直以來都是秦家的人在想個辦法彌補的!

哪怕後來秦穆然到了國外,能夠這麼快就在西方地下世界闖出一片天地,暗地裡秦家人可是出了不少的力氣!

敢這麼說秦家,段德死了恐怕對他來說都是最好的解脫!

「我相信你!」

段德忍住心中的火氣,臉上綻放出一絲的笑容道。

「呵呵,這就對了嘛!服務員,給我拿一支筆和一張紙過來下!」

秦穆然伸出手,對著遠處的服務員招呼道。

「好的,請稍等!」

服務員點了點頭,便是轉身去取了紙和筆遞給了秦穆然。

「謝謝!」

秦穆然接過紙筆,很快便是在紙上寫下了一個藥方,那一手的字,矯若游龍,驚若翩鴻,洋洋洒洒,頗有大家之氣!

若是有書法家在這裡,看到秦穆然的這一手字,一定會讚歎,書法造詣很高。

「好了,照這個藥方吃就沒錯了!若是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不打擾段大少了!」

寫完,秦穆然便是將杯中的正宗貓屎咖啡一飲而盡,然後拿起文件,便是起身離開。

「你……」

段德看著秦穆然向著門口走去的背影,拳頭握的緊緊的,目光之中也是充滿了濃濃的恨意。

「秦穆然,你給我等著,我會讓你後悔的!」

段德的眼中瀰漫出濃烈的殺氣。

與此同時,秦穆然也是走出了藍灣咖啡廳,回到車上,他看著副駕駛上的文件合同,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屑的輕笑。

「段德,你小子還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斷德,我的藥方,就算是你請再好的名醫也看不出來,起初你感覺你的身體好了,殊不知,我這副藥方是壓垮你腎臟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你囂張,讓你不懷好意,讓你一大早就敢掛我的電話,等著吧,你會後悔的!」

秦穆然喃喃自語,一想到以後段德的生活,他瞬間心情便是愉悅了不少,當即也不多想,便是駕著車向著盛康集團開了過去。

得了段德的這麼一份大禮,秦穆然可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去他的老婆面前獻寶了,說不定陸傾城一開心,跟他來個辦公室大戰什麼的,那可就別提多刺激了!

一會兒試著提提,萬一答應了呢?

想到這裡,秦穆然又不由自主地踩深了點油門,瑪莎拉蒂呼嘯一聲,便是揚長而去。 李肅心想,也不知道這珠子到底有什麼用。隨後,黑貓把頭回過來看着李肅,意思是要李肅過來拿珠子。李肅只好走過去,把珠子拿起來,放在手上看了看。

珠子從表面上看上去,好像和普通的珠子也沒有什麼不同。但摸在手上就感覺到它有很強的靈力,這絕對是寶物,這是此時李肅心裏的想法。拿了珠子以後,黑貓又往回走,李肅看到黑貓走了,馬上也跟了上去。

黑貓一直帶着李肅又回到了張美華新買的房子裏,把門關上之後,李肅便坐在沙發上,仔細的觀察這顆珠子。黑貓也在一旁看着這顆珠子,李肅想問黑貓,這珠子到底是用來做什麼,有什麼用。

但想了想,黑貓現在也聽不懂人話,最後還是沒問了。

就一個人慢慢的看着,觀察着珠子。到最後,李肅還是沒看出什麼來,一個人在沙發上漸漸睡着了。黑貓看着李肅睡着了,也跟着趴在了一旁,慢慢的眯起了眼。

到了午夜12點的時候,黑貓又睜開了眼,之後跳下沙發。

月亮很圓,也很亮,一隻黑貓在山頂上,坐了起來,一邊吐納,一邊吸收日月精華。足足吸收了2個小時,這隻黑貓才離開。黑貓回到屋子的時候,李肅還在呼呼大睡。黑貓也沒有打攪他,隨後,在沙發上又趴着睡了起來。

一大早李肅醒來,發現黑貓已經不在自己身邊了,應該是走了。

李肅把珠子拿在手上看了看,暫時還是看不出什麼來,黑貓也沒有告訴自己這顆珠子到底有什麼作用。看不懂,李肅也就不去看了,把珠子收了起來。看了看時間,表姐應該快過來了,表姐說,今天帶自己去見工。

說起見工,李肅還是第一次,坐在車上,李肅一直在想,如果表姐介紹一個大公司,那自己會做什麼,自己除了捉鬼,其他的還真不會做。李肅一路緊張的在幻想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大公司。

半個小時後,終於到了。李肅懷着緊張的心情下了車。但一下車,就傻眼了,這哪是什麼大公司啊,是個錘子大公司哦,這不就是一個什麼靈異事務所。李肅到了地方後,頓時心裏在想:表姐,你是不是在開國際玩笑哦。

李肅現在沒有道術,靈異的事情,也幫不上什麼忙了。李肅雖然心裏是這樣想,但是還是要感謝表姐的一番好意。張美華帶李肅走進靈異事務所,此時事務所裏就只有一個人在,是個四十歲多一點的大叔。人看起來很有精神,應該也是和李肅一樣,學習道術的。

此時正在看書,見張美華和李肅走進來了,大叔馬上把書放下,然後和張美華聊了起來。李肅則是坐在一旁,看張美華和大叔兩人聊天的情景,應該也是很早就認識了。

張美華和大叔聊了差不多十分鐘,就聊完了。

這期間,大叔看了幾眼坐在一旁的李肅。李肅通過表姐和大叔的聊天中,得知這位大叔姓陳,名字不知道。隨後,張美華和李肅說:“表弟,你就先在陳叔這裏上班吧,表姐有事先走啊,等你下班,表姐再來接你。”

李肅“嗯”的一聲回答了張美華,然後,互相說了再見之後,張美華便開車走了。張美華走後,這位陳叔立刻向李肅問道:“小兄弟,你學道術,有多久了”,李肅回答道:“有五年左右了”,陳叔又接着問:“那小兄弟可有師父啊”,李肅回答道:“我並沒有師父,我是在一本書上學的道術。”

之後又聊了聊,陳叔說道:“靈異事務所裏,平時事情不多,就是當客戶打電話來,或者上門來的時候,把單子談好了以後,纔會有事做。”李肅問道:“陳叔,那一般都是一些什麼樣的單子。”

陳叔回答道:“基本上都是看看風水,有時候客戶家裏鬧鬼啊等等,鬧鬼的時候,可能會危險一點點,不過經費也給得多很多。”李肅大致瞭解了一下靈異事務所做的事情。就是幫人看看風水,驅驅邪,滅滅鬼。

李肅心想做這些事情,沒有一點點真本事,那可是不行的,看看風水,你還可以忽悠人,但遇到鬼怪了,沒有點本領,就相當危險,搞不好命都沒了。所以,李肅可以肯定這陳叔也是學習道術之人。

陳叔把事務所的情況大致和李肅說了一下之後,門外走進來了一個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女生。女生一副瓜子臉,白皙的臉蛋,大大的眼睛,頭髮一把紮在背後,活生生一個大美女擺在眼前。

李肅看見這位女生走進來,連忙走過去打招呼:“你好,請問你是要看風水,還是家裏有髒東西。”這位女生一臉的莫名其妙,隨後,走向陳叔,問道:“爸,這是誰啊”,聽到這一句話,李肅頓時臉就紅成了小蘋果。

陳叔說道:“這是我們事務所新來的同事,叫李肅”,隨後又喊李肅過來,“這是我女兒,陳婷,你們打個招呼,認識一下”,陳叔隨後說道。之後,李肅不好意思的走過來,和陳婷打了一個招呼,互相認識了一下。

認識完之後,陳叔說道:“李肅小兄弟,也是學習道術的,以後我們可以相互學習對方的道術,在以後接單當中儘可能的降低危險度。”

陳婷聽到自己的父親說,李肅也是道術中人,馬上對李肅有了一些好感,完全忘記了之前李肅的出醜。陳婷伸出手來想和李肅握手,李肅遲疑了一下,然後還是和陳婷握了下手,陳婷馬上說道:“以後,請多多指教。”

李肅的臉馬上就紅了,隨後說道:“好,好,大家相互學習。”其實李肅現在心想:要是之前的道法還在就好了,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恢復啊。

李肅說完之後,陳叔馬上向陳婷問道:“今天這筆單子,怎麼樣,辦妥了嗎。”陳婷回答道:“還沒有,有一點點問題,所以我回來找老爸你詢問一下。”陳叔說道:“哦,是哪裏有問題。” 來到盛康集團,秦穆然停好車后,便是乘坐電梯,徑直向著陸傾城所在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當他來到總裁辦公室所處的樓層的時候,徐秘書見到他,也知道他跟陸傾城的關係匪淺,索性就不攔他,放任他向著陸傾城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秦穆然向著陸傾城的總裁辦公室走去,剛剛來到辦公室的門口,聽力敏銳的他,便是聽到了辦公室里的聲音。

「傾城,你為什麼會看上秦穆然那種人?你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有的話,你跟我說,我一定會幫你的!」

王樂看著面前的陸傾城,一臉認真地說道。

「王樂,請你注意你的身份?我們只是大學的同學,關係還沒有熟悉到這個程度,我的生活,我的婚姻,我說了算,不是你說了算!請你自重!」

陸傾城冰冷的目光看著王樂說道。

「傾城,這麼多年了,難道我對你的心難道還不知道嗎?我到底哪裡不如那個秦穆然?他有我的文憑高,還是他有我的家勢好?還是他有我的相貌好?為什麼你寧可選擇那個人,都不願意選擇我?傾城,只要你想和那個秦穆然離婚,我願意接受你,我願意和你結婚!我不在乎這些,我只要你!」

王樂似乎還不死心,一副深情的樣子盯著陸傾城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