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晚晚啃著玉米,默默目送羅冬鳳離開。

這女人,直到過完春節,都沒有再出現在程家院子。

聽說是回了娘家。

沈玲玉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心想著,必須在這女人再回來前,把新家的事情敲定下來。

然而,世事難料。

中學開始放寒假了,那說過兩天回來的三兒子仍舊沒有蹤影。

「嘉欣,你們兩個明天去外婆家看看,你爸不回來,問一下你媽回不回?」

吃晚飯時,沈玲玉想了想還是沖已經放假回來的程嘉欣說道。

程嘉欣停下筷子,抬頭,還沒來得及開口,一旁的程嘉軒搶先開口了。

他口裡一口米飯,聲音含糊不清地嚷道,「奶,你兒子不願意回來,他女人和他同一個廠,肯定也不願意回來,問了也白問。」

沈玲玉剛好坐在他身旁,直接伸手拍他後背,罵道:「好好說話,什麼兒子女人,生你養你,有你這麼稱呼自己父母的嗎?」

程嘉軒這段時間整日跟石閔峰那幫兄弟廝混,身上沾了些江湖氣,這點他本人是沒有察覺的。

被奶奶拍了一下,這才意識都自己都說了什麼,連忙閉上嘴巴,默默低頭吃飯。

好在,下一秒,奶奶的注意力已經不在他身上了。

「嘉朗,韓旭叔叔有去找你嗎?」

程嘉朗低頭默默吃飯,心裡想的也是這麼一件事情,聽到奶奶的問話,不禁一怔,隨即,淡淡地「嗯」了一聲。

沈玲玉皺眉:「嗯什麼?他讓你去江城上學,你去不去?」

程嘉朗抬頭看了眼明顯變了的奶奶,淡聲回了兩個字,「在想。」

這孫子在考慮,說明心裡有這個想法。

年輕人,喜歡花花綠綠的大城市也正常。

沈玲玉不好直接阻攔,想了想,只能將兒子拉出來擋箭牌。

「這事聽你父親的。」

程嘉朗沒作聲,吃下半碗米飯,就起身回屋了。

「媽,姜還是老的辣,孫子聽父親的,父親最後還不得聽老媽。」飯後,程昌慶看到母親還是板著臉,搶過她手中碗筷,邊刷碗,邊笑嘻嘻地說道。

沈玲玉不想跟這兒子廢話,看他要洗碗,直接進廚房燒泔水餵豬。

忙完所有家務時,這兒子轉了過來,舊話重提。

「媽,嘉朗要考清華是件好事,韓旭說的對,去江城機會比較大,媽你再考慮考慮。」

這些話,韓旭還在的時候,他就說過了。

可惜,他母親的態度非常堅決。。 金俊豪突然覺得花十八萬六裝個B,好像挺值!

對方賬號發來,他找了個路邊停車,然後二話不說就轉過去十八萬六。

這一點不帶討價還價的操作,把車上幾個人都看傻了。

真給啊!十八萬六,都不帶討價還價的?

這次,金俊豪是土豪的事實,終於石錘了!

「受到了金先生,我們等會兒就叫車,把您的車送過去整備一下,至於修理費方面,我們經理說了,這次算我們的。」

對方顯然沒想到,金俊豪會這麼痛快,十八萬多的停車費,幾乎是秒到賬。

這要是換了別人,哪個不得給你討價還價半天的。

最後就算能要來,也得打半折。

甚至有的人,一聽這停車費,肯能幹脆車都不要了。

可對方說不要,他們物業也不敢亂動啊!最後頭疼的還是他們。

可這位金先生實在太痛快了,甚至痛快的讓他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不,不提出主動洗車修車,他們都感覺有點過意不去了。

「嗯,那好,弄好了,告訴我一聲,我去取車。」

「好勒!」

通話結束,裝B成功,可一想到十八萬六就這麼付了停車費,他心裏又是一陣劇痛。

可又不能當着諸人的面拿出痛苦面具帶上,連帶着去吃飯也沒了心情。

尤其是一想到剛剛幾個人的樣子…

他轉過頭看着李俊哲:「卡宴我是真的有,你的灣流呢?」

孫賊剛剛跳的那麼歡,你狗頭有我鎚子硬嗎?

「啊…這…哈哈,我開玩笑呢!」

李俊哲只能用假笑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想想這些年這孫子,怎麼跟在章大猛屁股後面噁心自己的?

再想想剛剛要不是這孫子上車就亂翻,自己也不可能那麼痛快就付了十八萬六。

所以這十八萬六帶來的肉痛,他可都算到了這孫子頭上。

這時你想假笑一下就混過去?沒門!

他直接按下車門解鎖鍵:「下去!」

「啊!」

大家都沒想到,他居然說翻臉就翻臉,一點面子都不給。

「我特么讓你下去!」

金俊豪臉色陡然一冷,氣勢也陡然暴漲了起來。

還真別說,這麼大手大腳花錢,土豪的形象已經深入了另外三人的心。

換個人這麼甩臉色,大家可能還會覺得這人太小氣。

可是土豪翻臉,大家卻不覺得他過分,反而覺得人家被冤枉了翻臉沒什麼不對。

沒辦法,誰讓他有錢呢!

李俊哲屁都不敢放就灰溜溜的下了車。

金俊豪轉身看向了陳國斌,和洪岩依舊冷著臉。

「抱歉,今天沒什麼胃口,要不你們自己去吧!」

「哦!俊豪,你別往心裏去,李俊哲那人就那樣!」

陳國斌果然不愧是領導,居然開始往李俊哲身上甩鍋了,這讓金俊豪更是看他不起。

但面上卻不露聲色,也根本不回話。

而洪岩則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沒多話直接就推門下車了。

畢竟今天這事,誰遇上都會不高興。

他認識的富豪也有不少,像金俊豪這樣的,都已經算好脾氣的了。

這要是換了別的脾氣爆的,說不定之前陳國斌和李俊哲一唱一和的時候,就已經打爆他們倆的狗頭了。

今天帶這倆人來,他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好不容易靠各種手段才拉近關係的土豪,可別因為這倆混蛋,導致關係崩裂…

特娘的,這個和事老當得,真是兔子沒吃到還惹了一身騷。

幾個人剛推門下車,金俊豪二話不說,一腳油門車子就遠去了。

這樣的同學,交不交都無所謂啦!

和他們一起吃飯,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他算是看透了,有那功夫,還不如回去好好寫寫商業計劃。

查查資料,讓小老弟多發點財呢!

這一路他都在惦記剛剛付出去那十八萬六,說不肉疼又怎麼可能。

不過他也想開了,嘉里的物業也不是吃素的。

這要是普通殭屍車,恐怕人家早就報交警給你拖走了吧。

可自己這車,卻安然無恙在他們那停了四年多,想必應該是豪車。

怎麼着也得是個BBA級別的吧?

不能,BBA級別還不至於讓他們那麼忌憚,搞不好應該是個路虎,保時捷什麼的?

也不太可能,還是級別不夠。

難不成是賓利或者勞斯萊斯級別的?

嗯!有這個可能!

這麼一想,他心裏就好多了,不過車子沒開回來之前。

他也不能確定到底是什麼車,而且這時他也不急了…

反正都是盲盒,就等著明天在揭曉吧…

車子開到家門口,突然想起今天離開信達的時候,趙明輝還塞給自己一張卡呢。

剛好小區門口就有個銀行的自助取款機,索性就下車去看了一眼。

這一看,可把他嚇了一跳,裏面居然有足足五十萬!

我曹,這老趙看來是下血本啦!

他之前被離職,其實很多獎金是拿不到的。

可這次老趙居然給補齊了,而且只多不少。

甚至就算其中有一部分賠償金,這一筆也絕對能看出誠意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