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緒昕?”她停止啜泣試探性的小聲問道,殺手聽見後身體微微一顫,手中的匕首掉到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田靜內心痛苦的掙扎着,雖然他早就注意到了這個陌生的男孩,但沒有想到和他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局面。

她喜歡他那可愛的劉海、她留戀他那靦腆的笑、她欣賞他那沉默的氣質,她早已經無可救藥的愛上了他……

(本章完)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其中女人就是最傑出的代表。

女人不惜浪費大把的金錢和時間,只爲了把“美”這個字詮釋在自己的身上。

小女子:姓仲;名雅兮;自稱有着20歲的大腦,10歲的面孔,0歲的天真,(自稱……人家都說是自稱了嘛~)

身爲一個女孩子,雅兮完全有發言權。 新三國終結者 現在的美容保養已經不是過去成功女人的專利,對於她來說,沒事做做面膜,弄弄頭髮,而她最鍾愛的就是美甲。

現在的美甲已經漸漸流行起來,愛美的女孩子已經不再滿足於修長的手指,而是想盡方法讓自己手指變得華麗而與衆不同,因此,那十個本身乾淨整潔的指甲,也各個爭奇鬥豔起來。

在雅兮家樓下的夜市上就開了一家新的美甲店,它的不同之處在於每天下午五點鐘準時開業,但它的獨特並不單單如此,更加吸引顧客的是,這個店鋪的美甲師,是一位異常帥氣的男孩。

於是,每天五點鐘後,經常美甲的,不經常美甲的,都紛紛來到這個店裏美一美,心甘情願的掏出兜裏的錢,大部分只爲了和這位美甲師聊天搭訕。

這位男孩也確實很有能力,他總是能夠根據每個人的需求和特點,在指甲上劃勾出美麗的圖案再配以華麗的顏色,這讓愛慕他的人更加的絡繹不絕。

雅兮從來沒有在那消費過,總覺得一個男人在自己的手上弄來弄來弄去的特別彆扭。所以每次路過的時候,都會納悶爲什麼那麼多女孩子不排斥這種很尷尬的感覺。

今年的寒假雅兮過的很無聊,但由於春節馬上就要到了,周圍變得熱鬧許多。

剛剛接了一通電話,雅兮想她要收回“寒假很無聊”這句話了……

知道什麼叫做觸目驚心麼?相信當你看到了眼前的景象時,就能深深的體會了……

每次在案發現場看到各種慘不忍睹的屍體時,就算是再怎麼噁心,身邊的嘔吐聲再多,雅兮也會裝作很淡定的摸樣,別人以爲她已經不在乎,以爲她已經習慣。確實,真的已經開始習慣看見血腥的屍體,也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她產生所謂的精神性嘔吐。

而此時此刻,雅兮卻閉上眼睛轉過頭,不忍心再看這具屍體一眼,她怕她會喚起自己已經麻木的視覺衝擊……

現場爲一片已經荒廢很久的空地,因爲前幾日一直是雨加雪的倒黴天氣,所以在現場提取不到任何有價值的腳印等痕跡,也沒有找到可以證明死者身份的有效證件。

除了可以判斷死者爲女性,死亡時間爲八天左右,剩下的就連經驗豐富的法醫呂姐也無法準確的說出個所以然。

呂姐是這一片有名的法醫,她是司法機關中運用醫學技術對與案件有關的人身、屍體、物品或物質進行鑑別並作出鑑定的專門人員。四十歲出頭,經驗豐富。她的細心與敬業很令人敬佩,做出的結論也十分具有說服力。

死者就靜靜的躺在中間,身上已經蓋上了白布準備擡走做近一步的屍檢,雅兮也反反正正的補拍了幾張照片,但覺得似乎沒有什麼用。

“從來沒有一具屍體會讓我想有放棄這個職業的念頭,也從來沒有一具屍體,讓我如此的迫切想第一時間找到慘害她的兇手。”這是呂姐的原話。

是呀,天知道這個女人究竟有着怎樣的故事,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可以讓別人恨她恨到這種程度,如果真的是恨成就的故事,那麼這件慘案的背後,一定是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故事。

(本章完) 冬天的海別有一番滋味,雅兮站在海岸邊看着驚濤駭浪,聽着耳邊呼嘯的海風,果然,這種季節的海可以更好的帶來沉思。

有時總是會胡思亂想,爲什麼無論大海是溫柔的讓人忍不住靠近,還是發起怒來可以吞噬人的生命,天空都是會義無反顧的包容着它的任性……

海和天真的是一對戀人嗎?他們永遠隔着海平線相望,卻也永遠的依偎在一起,大自然的浪漫,真的平凡的令人心碎……

雅兮裹緊了自己的圍巾,風好像變大了,刺骨的海風,真的是傷不起呀。

她撿起一顆石頭本想把它丟向大海,忽然發現這石頭晶瑩剔透,出淤泥而不染的樣子,於是就順手的把它放進口袋。

人生就是這樣子,當你決心想要放棄的時候,卻又忍不住開始留戀它的美好,於是,想要放下的,就握的更緊了。

雅兮回到家裏,沒有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腦,而是懶懶的靠在牀頭上,隔窗遙望着樓下的景色。

人們還在爲了籌備年貨而忙碌着,在人羣看到了一個有點熟悉的身影,看看錶四點五十五分,果然是那位美甲師,又是五點鐘準時開門。

看看指甲,雖然圖案顏色全都完好無損,新長出來的地方也不難看,但因爲迎接新年,也得出去重新弄一次吧。

雅兮給自己找着合適的藉口,心中的鬱悶壓抑也煙消雲散,滿滿的小快樂涌上心頭,女人就是這麼容易滿足。

到了美甲店門口,猶豫再三還是邁了進去。前面有三個女孩在坐在旁邊排隊,雅兮也隨之坐了下來。

店鋪不大,裝修的很溫馨,以紫藍爲主色調,在牆上還貼了許多圖片,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些都是眼前這個男孩的作品,雅兮一張一張的慢慢欣賞,果然是個很厲害的美甲師,對待每一雙手都是那麼的精心。

雅兮甚至覺得不再尷尬,很好奇他等會兒會給她弄什麼樣的圖案來迎接新的一年。

“哇~~~好漂亮~~~”看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很滿意他的作品,但好像表現的有點誇張。如她所料,男孩拿出相機給他的作品拍了幾張照片,收費之後把女孩送到門口,這期間沒有再說什麼話,的確,這女孩嗲的讓人討厭。

我的無敵仙女老婆 “你先去吧~”

“還是你先去吧~”

“不好啦~還是你先吧~”

“沒關係的,我不着急的~”

••••••

第一位客人走之後,排在雅兮前面的兩個女孩開始互相謙讓起來,這東西,誰先誰後有什麼區別麼?雅兮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美甲師在忙着收拾東西,沒有理會她們。

“那••••••”雅兮站起來打斷了她們的謙讓。

“竟然你們兩位都不着急,那我先好了。”雅兮發揚她的厚臉皮精神,歪着頭微笑着看她們,雖然可以看到她們手背上的青筋爆出,但是她們還是客氣的說:“可以~沒問題。”

那男孩饒有興趣的看向雅兮,雅兮皺了皺眉頭,“哼”的一聲,坐了下來。

(本章完) “爲什麼今天你要和我說這些,不是說好畢業之後我們就好好的交往嗎?”

男孩大聲的責問着女孩,他的情緒很激動,激動到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人來人往的校園門口。

“隨便說說的話,你也當真嗎?難道你還是三歲的孩童嗎?”

女孩也不甘示弱,說出的話一針見血,把男孩本來就青了的臉氣的更加青了。

“隨便說說?你以爲你的一句隨便說說,就可以推卸的掉你的責任嗎?就可以掩飾掉你對我的承諾嗎?就可以把我推得一乾二淨嗎???”

男孩佈滿紅血絲的眼睛緊緊的瞪着對方的眼睛,而女孩,卻不敢勇敢的直視他的目光。

“難道我們的海誓山盟這麼經不起考驗嗎?難道我們在一起的那些時光都是你隨便說說幻想出來的嗎?”

男孩繼續逼問着,他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美麗的女孩居然變得如此的陌生。

“……對不起……”

女孩似乎已經哽咽,說出的這三個字,正是男孩最不想聽到的話。

“哼!要是說對不起有用的話,那世界上會減少多少個職業?”

男孩冷笑一聲,無奈的搖搖頭,臉上憤怒的表情頓時變得無比悲傷。

他知道的,女孩一直很高傲,相識相知了七年。這是他第一次聽見她說對不起••••••

“小姐,你聽好了,今天你做

出的決定,請你千萬不要後悔。你失去的是一個疼愛你的男人,而我失去的,只是一個只不可理喻的女人,我好像應該舉杯慶祝纔對哈,你自己好自爲之吧。”

男人丟下這一句話,轉身離開了。

女孩始終低着頭,碩大的淚珠滴在了地上,或許有一天她會後悔今天做出的決定,但是她知道,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劇終了,不會再有續集了……

男孩直徑走到了公園裏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他好像感覺不到已經凍得麻木的雙手,他的腦袋還在思考,他始終找不出可以合理解釋這次戀愛失敗的原因。

記得那是高一的開學典禮,他很榮幸的作爲新生代表進行發言,當他站到講臺的時候,緊張的雙腿都站不穩,準備了好久的臺詞也不再那麼清晰。

這時,他看見了一雙美麗又明亮的眸子,仔細看過去,一張精緻的臉孔上透露出自信的微笑,好像天使下凡一樣,迷亂了他的心……

於是那天之後,一有時間,他就趴在別的班級的窗戶上張望,他希望可以找到那個讓他一見鍾情的女孩……

皇天不負有心人,三天後,他真的找到了她。

女孩很漂亮,但並不是素顏的美。妝面化得像洋娃娃一樣,長長的假睫毛呼扇呼扇的,眼睛因爲帶了美瞳變成了耀眼的湖藍色。

但這並不影響他對她的印象,女孩子嘛,愛打扮是天生的

。於是他常常出現在她的面前,雖然他知道,圍繞在她身邊的蒼蠅很多,但還是決心要追她。

於是一個星期以後,他們肩並肩走在了校園裏,男的帥氣女的漂亮,彷彿一切都很純潔、自然……

“等到我們大學畢業了,我們就開始正式交往。”這是女孩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那我們一定要考到同一所大學。”男孩每次都這麼回答。

男孩也知道,高中時代的戀愛並不是那麼的現實,於是他們一起吃飯,一起放學回家,一起逛公園,誰都沒有捅破好朋友的這層關係。

三年來,每一天都過得平凡而富有意義。

直到兩個人雙雙的被同一所大學錄取,男孩才發覺,或許信念,真的可以戰勝一切。

在大學的校園裏,兩個人還是肩並肩的走着,他們沒有忘記當初的承諾,只要大學一畢業,就會正式開始好好的交往。

女孩還是那麼漂亮,大學相對比較輕鬆,所以用在打扮的時間和金錢也逐步的增加。

女孩常常會餓着肚子只爲買一副好一點假睫毛,男孩很心疼,也把錢省下來給她,供她一個星期一次的美甲。

他們還是像從前一樣,無聊時逛逛街,去海邊散散步……

就這樣平安無事的過了四年,轉眼間大學畢業了,女孩卻和他說,要去別的城市發展,以後不需要再相互聯絡。

(本章完) “開膛手傑克”這個名號我想大家都不會太陌生,但是沒有幾個人是對他充分了解的。

他並不是歷史上第一個連環殺手,在他出現之前已經有連續殺人犯存在過,但他絕對是將“連環殺手”四個字發揚光大的人。

他殘忍的虐殺方法令當時的倫敦陷入一片恐慌之中,人人都懼怕他的名號。

其實他的犯案時期並不長,只有短短的3個月而已,但他所帶來的震撼卻相反,一直影響後世的人。

除了因爲他殺了5名婦女,手法一次比一次殘忍外,更重要是他曾多次親筆寫信到警署公然挑戰警方,甚至送上死者的耳朵、腎臟和兇刀,警方卻一直捉不到他,可見他的膽量不輕。

“開膛手”並非只是虛銜,第4名死者就是被剖開身體,發現時腸臟都掛在肩膊上,最後一名更是面目全非,面孔被剁得再無法辨認,身體器官有些不見了,有些則四散在案發現場。

爲他再添傳奇性的是他在第5宗案件後,忽然像人間蒸發般消失,從此再沒出現,只留下一個到現在也未解開的問題……

“嘿咻……嘿咻……”在這個繁華而又迷茫的城市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教師、醫生、律師••••••她們的職業稱號受人尊敬,讓人敬仰。相反的還有一些卑微的職業,卑微到別人嗤之以鼻,但他們自己卻樂在其中。

在這個城市的角落裏,有個英俊的男子,他正拖着一個女性的屍體朝着更陰暗的地方走去……

“嘿咻……嘿咻……”似乎可以聽見他沉重的腳步聲和屍體在地上摩擦的聲音,我們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那就是面無表情。

如今的他已經習慣了與屍體、血液打交道,他眼中的世界與大多數人不同,因爲這就是他的職業……

一個與“開膛手傑克”大同小異的職業。

沒錯,殺手。

殺手一般都擁有着普通人的身份,有的甚至擁有一份固定的普通工作。

他們過着毫不招搖的簡單生活,不會有圓滿的戀愛和婚姻,因爲他們知道,自己隨時都可能死掉。

但他又與普通的殺手不大一樣,現在他不會因爲報酬而去殺一個人,也不會因爲殺了一個該殺的人,而去所要報酬。

今晚的他更加的殘忍,甚至可以說成是今晚的他更加的沒有人性。

他把一具女性的屍體扔在角落裏,可以看得見一把明晃晃的刀還插在那女人的喉嚨裏。

可想而知,她是一刀致命。該慶幸麼?至少她死的沒有那麼痛苦……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過一部電影,叫做《血肉之花》,當然,不是宣傳,雅兮也奉勸大家不要去看。

暫且不說這部電影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但現在發生的一切,確實是真實的……

殺手戴着白手套,但此時已經被鮮血染紅,他把屍體放平,麻利的拔出了她喉嚨裏的刀,血順勢狂噴出來,在空中畫了一個漂亮的弧度,星星點點的濺到了殺手的臉上。

他從工具箱裏拿出了錘子,可以看到除了錘子之外,箱子裏還有長長短短的匕首和大大小小的剪刀……

(本章完) шшш● тTk án● ¢O

殺手把她的雙手放平,手中的錘子隨之重力“咣噹”一聲砸在了死者的左手上,接着是右手。可以聽得見兩聲悶響,夾雜着手指關節粉碎的聲音……

殺手不滿足,從工具箱裏翻出了一把最大的剪刀,“咔嚓……咔擦”的剪掉了死者雙手的十個手指,並把一根根孤立的手指整齊的排成一排,從長到短,看的令人毛孔悚然。

接着他拿起了從喉嚨裏拔出來的尖刀,順着屍體從胸膛到肚臍使勁的一劃,再用手一掰,一道血淋淋的刀口猶如張開的血盆大口一樣,彷彿要吞噬夜空裏的一切……

他興奮的用舌頭舔舔嘴脣,好像呈現在他面前的是一道可口的美食一樣,讓他忍不住流下來貪婪的口水。

他把手伸進了那道刀口中,用手指在裏面不停的攪拌,像絞肉機一樣,一圈一圈的毫無厭煩,直到累的滿頭大汗,才把手掏出來,連着的是已經不在連貫的腸子等諸如此類稀稀拉拉的東西……

殺手找出了一把精緻的小刀,把手中的動作轉移到了死者的臉上。

血不時的從嘴巴里流出,殺手皺了皺眉頭,似乎覺得不滿意的樣子,於是用這把小刀,慢慢的割下了女人的頭。

他把死者的頭放在了屍體上,像雕刻一件工藝品一樣的在已經模糊不清的臉上精心雕刻起來,每完成一筆,殺手的嘴角就會微微的上揚一下,看不懂他描繪的圖案,雅兮只知道,現在的他,已經如同禽獸一般……

接下來,他撐開了那本來就沒有瞑目的眼睛,用小刀挖出了她的眼珠子,然後把眼珠子扔進了女人的嘴巴里……

最後最爲噁心的就是他把死者的頭塞進了肚子裏……

在這個漆黑的夜裏,如果是您看到了這一幕,您會不會微微一笑,絕對不吐呢?

雅兮真的不敢想象……

……

“解剖後發現,兇手比我們想象的還要殘忍很多很多。”雅兮和呂姐坐在咖啡廳裏,聽着她講述着在死者身體裏發現了她的頭,她的頭裏發現了她的眼睛……

雅兮一口咖啡也沒有喝進去,光是聽着她的胃口就已經忍不住的洶涌澎湃,有時真的不得不佩服法醫這個職業。

“那死者的死因可以確認麼?”雅兮控制住顫抖的聲音,問了一個自己很關心的問題。

“還不能確定。”呂姐解釋道:“死者的屍體已經開始腐爛,加上身上傷口衆多,體內也已經有了寄生蟲……”

“那個……我知道了……”

雅兮急忙打斷呂姐的話,雖然她知道這樣很不禮貌,但是當她聽到寄生蟲這三個字的時候,就真的再也聽不下去了。

記得在案發現場看見屍體的時候,上面就密密麻麻的爬滿了蛆一樣的蟲子,單是看那些蟲子就已經噁心的受不了,還偏偏是在那具更恐怖的屍體上蠕動……

呂姐見雅兮神色不對,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但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呂姐神情嚴肅的看着雅兮,“或許這會是整個案件的突破口。”

“說來聽聽。”聽見有進展,頓時精神好了很多。

“我把整個屍體拼湊完全,發現唯一缺少的就是死者的手指……”

(本章完) 美甲店還是一如既往的那麼熱鬧,儘管漆黑的天空伴隨着鵝毛大雪,卻絲毫凍結不了少女們蠢蠢欲動的心。

前妻太火辣 “你叫什麼名字呀?”

“帥哥你多大了?”

“有女朋友沒呀?”

“爲什麼每天開業這麼晚呢?”

……

這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似乎來錯了地方,這裏並不是婚姻介紹所,拜託……注意形象好麼?

“……”男孩似乎有點欲哭無淚。

“叫我緒俊就可以了。”美甲師朝左邊介紹道。

“24歲了。”他又轉向右邊回答下一個問題。

“目前單身。”他微微一笑輕描淡寫。

……

“哇~~~~~~~~~~~~~~~”

“單身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