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風喘着粗氣看着自己重新回到了水體中,臉上帶着得意的笑容,面色蒼白,眉毛上還帶着白色的冰霜。

忽然,眼前的水體竟然瞬間消失,一個藍色的小石屋出現在了穀風面前。

“好小子!竟然冒這種危險過關!”一個很有磁性的男子的聲音響了起來:“上次幻靈兒那丫頭在環形水流中過不去,竟然連着哭了三天三夜,弄得我這老頭子不好意思,纔將她帶進來!不過你也夠笨的,一點也不聰明!”

哭了三天三夜?!穀風心下狂笑,他雖說與幻靈兒接觸不多,但看得出來這水仙絕對是個內心鬼靈精怪的女孩子,哭了三天三夜,絕對是騙這個老頭子!

“小仙穀風,拜見水仙之靈前輩!”穀風忍住笑,微微施禮道。

“呵呵,好!我告訴你,你身邊的是水,水,知道是什麼嗎?”水仙之靈笑着說道:“水本來就是流動的,你完全可以往哪環形水流的邊緣上一衝,就出去了!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大費干戈,若不是身上有這那甲,估計你就死在這裏了!不是笨蛋是什麼!”

穀風一怔,是啊!自己怎麼不試試就直接冒險了呢!真是把事情想的太複雜了!

水仙之靈看穀風一臉的苦相,笑道:“好了!不說了!你能從土仙之靈與火仙之靈那兩個老頭子那裏走過來,說明你還是很有實力的,心思也是慎密!不過希望你能從這次的事情中得到教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你想的那麼複雜,很多事情,簡單一想,便是解脫!”

穀風笑着點頭:“小仙明白了,多謝前輩教誨了!”

“好了!”水仙之靈說道:“不必謝我了!你也算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人了,去吧,看看能不能得到我水仙之靈的仙靈之氣!”

說罷穀風突然感覺到一陣暈眩,再穩住身子,自己竟然在一個一望無際的湖邊,在不知道多遠的地方,有一個亮點:看來,那裏就是這水靈空間的出口,自己要經過這湖面,才能出去!

穀風腳尖一點,輕輕躍到湖面,卻被一股若有若無的溼氣擋了回來,狠狠摔在了地上!

穀風微微一笑,盤身坐下,閉目感覺起這裏的一切。

終於,他發現,在面前的湖水中,竟然蘊藏着一股淡藍色的仙氣!

閉目中的穀風微微一笑,默唸起了《天訣》中的修煉心法:“心通之宇,任之於天……”

那股淡藍色的仙氣慢慢從湖水中飄出,一點點向穀風涌去。

在淡藍色的仙氣注入到穀風體內的那一刻,穀風生生打了一個寒顫,眉頭一皺,穩定心神,慢慢開始讓這仙氣在自己的經脈中流淌。

終於,這股淡藍色的仙氣流進了穀風的天樞穴中,原本就在天樞穴中的黃色與紅色仙氣見這藍色仙氣的到來,竟然忽的將它纏繞了起來,三道仙氣在穀風的天樞穴中不斷的衝擊!

穀風再一次感覺到這股撕裂般的生疼,輕哼一聲,仙氣大漲,讓自己的仙氣包裹住那股淡藍色的仙氣,慢慢走出了天樞穴,繼續在經脈中流轉!

一圈、兩圈……

這淡藍色的仙氣在穀風的經脈中不斷的流轉,終於肯安靜的留在了天樞穴中,與其它兩道仙氣平靜的躲在穀風本身那純靈仙氣的下面,一動不動!

穀風長出一口氣,睜開一雙充滿欣喜的雙眼:這水仙之靈的仙靈之氣,終於也被自己得到了!


穀風站起身,眼前的湖水的水面已經下降,出現在穀風眼前的是一座長長的木橋!

穀風輕笑一聲,躍起從木橋上走上前去!

不一會兒,穀風來到了那個亮點之前,回身再看一眼身後的一切,微微施禮,轉身撲進了亮點之中!

待穀風的雙眼再次看到眼前的一切,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幻靈兒那似笑非笑的俏臉。

穀風看的一呆,馬上反應過來:“小仙穀風,拜見幻靈兒大人!”

幻靈兒也發現自己的異樣,急忙微微一笑:“好!不到五天就出來了,比我要強!不知道那位大人可好?”

穀風知道這是在問水仙之靈大人,心道這小女子當初定然是一頓撒嬌,才讓那水仙之靈讓她通過!想起幻靈兒當時的樣子,穀風不禁笑了起來:“那位大人心情不錯,幻靈兒大人掛心了!”

看到穀風那抹不懷好意的笑,幻靈兒便知道那水仙之靈老頭肯定說什麼了,冷哼一聲轉身向仙閣走去:“好了!回去休息一天,明天去木仙斷林大人那裏去!”

穀風笑着跟上前去:木仙斷林,這個空間卻不知道自己會遇到什麼!

第二天穀風睡了一個懶覺,當然這是故意的,他想在這水仙仙閣中多待一會兒,感覺自己離幻靈兒還近一些。

結果就是幻靈兒的大叫讓仙閣外的小魚兒都是身子一震:“穀風!給我起牀!”

大叫還不算,幻靈兒估計是生了那水仙之靈的氣,將這氣發在了穀風的身上,見穀風不起牀,竟然手臂一揮,直接讓穀風連人帶牀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冰疙瘩!

穀風哪裏想到這幻靈兒這麼狠,廢了好大的力氣才狼狽不堪的站在幻靈兒面前,身上還帶着冰碴子:“小仙錯了!小仙這就去木仙斷林大人那裏!”

幻靈兒冷哼一聲,手臂再次擡起:“那還不快去?!”

穀風急忙應了一聲,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倒,踉踉蹌蹌向仙閣外跑去,身後,卻是幻靈兒那張憋着笑的通紅的俏臉…… 木仙的仙山就像這木仙的稱號,滿山的樹木,若不是穀風眼尖,都不一定能找到建在鬱鬱蔥蔥的樹木裏面的木仙仙閣!

木仙仙閣建設的極其富有想象力,幾乎用樹木圍着建立起來,利用樹的形狀做仙閣的門、仙閣的柵欄等等等等,純天然的工藝,讓穀風很是流連忘返。

“穀風!”

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了過來,穀風還沒待答應,突然被身邊的樹枝緊緊纏住,驀地將他舉了起來!

穀風大駭,急忙馭起了天歌劍,卻沒想到天歌劍剛出鞘,就被其它樹枝緊緊纏住!穀風冷哼一聲:“那我用燒了!”

說罷穀風竟然祭出地火鼎,鼎蓋一開,裏面熊熊燃燒的天火就呈現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好張狂的小子!剛進來,就敢說要燒我的仙閣!”

那個渾厚的聲音再次響起,穀風想弄出一道天火嚇唬一下這人,卻沒想到不知道從哪裏突然打出一張黑色的樹皮罩子,一下子便把地火鼎的鼎口堵上了!

還有不怕火的木頭?!

穀風正想着,身上纏繞的樹枝一下子斷開,他沒準備,差點摔倒在地上。

一個個子不高但很結實的老頭兒從一旁的大樹後走了出來,瞪了一眼穀風:“竟然想燒我的仙閣,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穀風知道這肯定就是那木仙斷林,急忙笑着施禮:“小仙穀風,拜見木仙斷林大人!剛纔,實屬是跟前輩開個玩笑,在這裏給您賠罪了,前輩莫怪!”

斷林又瞪了穀風一眼,呵呵笑道:“好了!我老頭子忙的很,我得照顧我的孩子們!”說着擺擺手,指向這滿山的花草樹木:“你看看,多好!算了,不跟你多言了!剛纔就是想讓你看看,這木仙空間會是什麼樣子!要說這五行空間裏,這木仙空間是最容易過的,但是若是你太笨,那就是最危險的!”

穀風一怔:“是!小仙一定小心!”

斷林不再看穀風,轉身向正閣內走去:“好了!跟我來吧!你要知道,金木水火土,只有這木,是有生命的!”

穀風跟着斷林通過正閣,沿着一條小路向山下走去。

走了許久,路邊的樹竟然越來越少,終於小路到了盡頭,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是一棵巨大的榕樹!

“到了!”斷林說道:“你自己小心了!去樹下盤身坐下吧!”

穀風微微施禮,走到那榕樹下盤身坐下,馭起仙氣,凝神注視着周身的變化。

斷林見穀風準備妥當,雙手突然變成了兩根巨大的樹枝,猛的一揮,竟然與那大榕樹合爲一體!

接着斷林猛地大喝一聲,穀風便感覺到了想是被什麼包住了一樣!

再次睜開眼睛,穀風以爲自己還在木仙仙山上,但是仔細一看,這裏沒有什麼地形起伏,一片平川,但是這平川之上,生長着無數的樹木!


穀風不知道在這裏會遇見什麼,輕手輕腳的向前面走去。他想起斷林對自己說的話:“金木水火土,只有這木,是有生命的!”

也就是說,這木若是與它商量好了,便是最好過的一關了!若是商量不好,可是相當危險的!

穀風想到這裏將地火鼎藏進了乾坤袋的底部,繼續向前面走去。

走了沒多久,穀風已經發現,身邊的空間越來越小了,無數的樹枝已經開始包攏過來,看樣子,只要有一個機會,這些樹枝就將要發動總攻了!這麼多的樹枝一起衝過來,可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突然,一根巨大的樹枝向穀風衝了過來!

穀風剛想祭出天歌劍,卻像是想到了什麼,把天歌劍又按了下去!任憑那樹枝在自己的身上纏繞了一圈!

那樹枝好像沒想到穀風竟然沒有反抗,速度稍緩,但是一會兒之後又突然加快,其它的樹枝也像是得到了一個命令,一齊向穀風衝來……

沒多久,穀風像是被包成了一個繭,被吊在半空中。

穀風卻是完全的拋開了一切,望着藍藍的天空,開心的大笑着!


他穀風,好久沒這麼輕鬆過了!自從舵爺離開後,自己身上就不斷髮生着讓自己都無法解釋無法左右的各種事情,這幾百年,他經歷了生死離別、朋友猜忌、愛人失蹤等等別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遇到的事情,他一個人全都遇到了!

他沒有選擇退縮,他也沒有退縮的權利,因爲這一切,將他自己,跟自己所愛的人緊緊聯繫在一起!自己可以不對自己負責,但是,對自己所愛的人,一定要讓他們不後悔將那一份最珍貴的信任放在自己這裏!

看着無邊無際的天空,穀風的臉上充滿了幾百年來最快樂的笑容,他多想一直就這樣,可是,最好還得有幾個人在身邊!比如,青兒,軒轅曉,莉莉,蘇巧兒,最好,加上那個水仙幻靈兒!

“哈哈哈——”穀風竟然不禁笑出了聲,突然一個響亮的聲音傳了過來:“在我這裏竟然過的如此的瀟灑!你還真是有史以來的第一人!不過,想那些凡塵的事情,我這老傢伙可是陪你不起!”

隨着這聲音,穀風身上的樹枝一個個撤走,穀風被一下子扔在了地上!

穀風笑着伸伸懶腰,施禮道:“小仙穀風,拜見木仙之靈前輩!”

那聲音哈哈大笑:“好小子!我今天也算是開了眼界了,竟然能這麼度過我這木靈空間,還這麼瀟灑!上次斷林那小子差點沒死在這裏!”

穀風搖搖頭,當作沒聽見。

木仙之靈看了又是哈哈大笑:“你這小子我喜歡,若是早點來,我就讓你做那木仙了!好了,不多說了,我也得照顧我的孩子們,能不能得到我木仙之靈的仙靈之氣,可就要靠你自己了!”

說着穀風腳下的地面突然裂開,穀風瞬間便向下墜去!

待穀風看清自己身邊的一切,竟然覺得有些嚇人:自己身邊,竟然全是各種各樣的樹根,有着還在蠕動着,尋找自己的水源!

穀風慢慢站穩,看着這裏的一切。

突然,無數根樹根向自己衝來,穀風馭起仙氣罩,護住身子,那樹根竟然不能再向前一步!

穀風笑了一下,盤身坐下,默唸起那《天訣》中的修煉心法:“心通之宇,任之於天……”

那一根根樹根突然停下,一道道灰色的仙氣向穀風匯去。

那仙氣一入到穀風的體內,穀風感覺到了一陣的滯慢,像是齒輪沒了潤滑劑一般!穀風忍住這種滯慢的感覺,慢慢將那仙氣包住,流向自己的天樞穴中。

再一次,那天樞穴原有的土、火、水三種仙靈之氣見這木仙的仙靈之氣進來,像是瘋了一般再次亂竄起來,向那土仙的仙靈之氣衝去!

穀風再一次感覺到了撕裂的痛感,穀風咬牙堅持,用自己的仙氣將那三股仙氣包裹住,慢慢向下面壓制而去!

終於,三股仙氣被穀風壓制下去,那木仙的仙靈之氣在穀風的帶領下,一次次在穀風的經脈中流轉,終於,四股仙氣全部乖乖的躺在了穀風的天樞穴中!

穀風起身,將那木仙的仙靈之氣馭出,那根根樹枝奔了過來,將穀風圍住,突然將他甩了出去!

當穀風再次睜開雙眼,眼前卻是斷林那一雙不敢相信的眼睛:“你、你這麼快就出來了?!”

穀風笑着點點頭:“還是,多謝大人您的提示!若不是您的提示,我也不能這麼快、這麼順利就得到木仙的仙靈之氣!”


斷林冷哼一聲:“算了!算我當時多嘴了!沒想到你一天就能出來!真是……算了,你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去那金仙那裏!我可先跟你打好招呼,那金仙可不是好惹的!說不定你還沒到那金仙空間裏,就被殺了!”

穀風一怔:“這,金仙大人與我有這麼大的恨嗎?!”

斷林冷哼一聲:“那誰知道!你隨便吧,我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穀風還想問什麼,那斷林卻是原地消失不見,穀風苦笑一下,盤身坐在大樹下,閉目調息起來!

這四道五行空間的仙靈之氣在自己的天樞穴中乖乖的趴着,穀風不知道等到自己收集完了這全部的五道仙靈之氣,融合之後會得到什麼樣的實力,現在的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看着天樞穴中的四道仙氣,穀風慢慢沉下心去……

第二天一早,穀風拜別了木仙的仙山,直奔五行大仙的最後一座仙山——金仙仙山!

這金仙仙山從外表看起來跟仙界其他的仙山沒什麼兩樣,只是落在山上向上走去,才能發覺一些不易察覺的變化:這金仙仙山上,感覺自己的身子突然變得很重!

穀風慢慢向上走着,漸漸,那金仙仙山的仙閣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與其它四座仙閣相比,這座仙閣顯得厚重了許多!從大門看去,就很有一副一覽衆山小的氣勢!讓穀風感覺心也一下子變沉了! “你是誰?!”

穀風剛剛邁進金仙仙閣的門檻,一個渾厚的聲音便響了起來,把穀風嚇了一跳。

穀風定睛看去,卻見一名很是魁梧的中年黑鬚男子站在仙閣的正閣前,身高近一丈,一頭金髮,虎目圓睜,兩道濃眉倒立,死死盯着穀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