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中先是一震,接著道道佛光凝聚,化作了一隻巨大佛掌。然後佛掌落下,烙印下方十里山巒。

轟!

這個時候,天地元氣似乎一凝,在李浩然的感覺之中,生出了一股天崩地裂一般的觸動,不過這種感覺卻又極為薄弱。

在聲音響起時,李浩然看到了佛光巨手從高空落下,將那下方山巒崩毀,生生開闢出了一條十里大道。

就這般,善果在李浩然的引導下,一路毀山開路,生生開出了近百里之路。

這一路上,他們沒有遇到一個生靈,沒有看到一個完好的寨子。

所過之處,視線之內,遠處荒淵之中,濃濃魔氣衝天而起,借著那北黑巫山內深處的雲霧遮掩,竟將那一片天地變成了黑夜。

遠遠看去,隱約有魔族飛禽飛躍空中,巡視八方,更有魔族高手遠遠浮空,看著善果的行動。

「停下,那座山壁之中,乃是銀月寨……」

就在兩人又行了數十里后,李浩然忽然指著下方的一座山壁說道。

善果眼中金光浮現,看穿了山壁上的洞窟,看到了山壁內的斑斑血跡,還有那一條已經破碎轟塌的道路,他搖頭一嘆:「死人一片,已經沒有了活人!」

話音落下,李浩然心頭一沉,不由一晃,失聲說道:「我還是晚了一步……」

接著,他們又繼續朝著前方飛去,遇到的寨子越來越多,可這些寨子好似被萬馬踐踏過一般,已經殘破的不成樣子。

「炎陽部落……」

又行了大約數十里,他們來到了一片山谷,這片山谷燃著濃濃的三昧真火,谷外一具具的屍體被橫插在一桿桿長槍之上。

鮮血將山石地面染成了紅色,匯入了山谷內的溪水之中,將這一條綿延數十里的溪水染成了紅色。

咔吧!

李浩然心神更沉,他沒有想到,自己才離去一夜時間,山內蠻族竟已經成為了這般模樣。

「阿修羅王善於攻心,既然他同意讓山內蠻族離去,這山中恐怕還有蠻族存在!這寨子雖亡,或許大部分人都聚集在了雷電大部也說不定……」

善果看著沉重的李浩然,淡淡的說著。

他修未來佛法,看透紅塵苦海,不因萬物喪而痛,不為天下慶而喜。只修一顆未來佛心,求證天地大道,斬滅陰邪鬼魔,鑄就無上善業。

他是魔之子,已經回頭,褪去魔胎,可記憶中,對於魔的認識,還是十分深刻,尤其是阿修羅王的性格,他更是了解。

故而,他才出口,讓李浩然平復心中沉重之火,切莫因此而亂了心神,中了魔族的攻心之計。

他也慶幸,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若是換了其他的佛山之主,換了其他的佛兵,恐怕就要打破規則,去殺一殺荒淵附近的魔族了。 第四百二十七章大荒蠻族

「是了!這些寨子固然染血,屍體並不是很多,或許其他的人都去了雷電大部也說不定……」

想到雷電大部後山中的強者,李浩然心神微動,不在暗自發怒,扭頭看向了遠處,接著給善果指向了前往蠻族雷電大部的道路。

見李浩然幡然醒悟,善果微微一笑,帶著李浩然繼續朝著大山的深處行去。

又一次前進不足百里,李浩然他們終於來到了雷電大部。


此刻,雷電大部寨門前的坊市已經是屍橫遍野,門后的叢林燃著濃濃的烈火,厚厚的煙幕阻隔了空中的視野,讓人看不清雷電大部的真實情況。

「這是沖霄狼煙,武王以下的人,站在狼煙之外看不到前方半點情況,深入內中的話,會被這濃濃狼煙內的幻象所震……」

善果看著前方,抬手一指,一道金光從他的手指飛出,在脫離善果手指的時候,化作了一條百米寬的光線,在進入沖霄狼煙內的時候,已經是百里金光,橫切天地。

嗡!

金光飛去,點點融入狼煙之內,將那漫天狼煙在十幾個呼吸之間衝散,也將地下燃著的濃濃火焰撲滅。

這個時候,李浩然才清楚的看到,前方雷電大部的部落之內,已經是殘垣斷壁,無一完好房屋。

在那還未破開的寨牆之內,一群群的不同衣著,不同部落的人,相互依偎在一起,眼中泛著一抹絕望的看著這邊。

在寨牆之上,更有千餘位強者凌空而立,他們手中持著染血的蠻兵,且其中最強之人,竟是九品武王,半步武君。

「金剛寺未來佛山之主,奉我佛之法旨,前來接引蠻族出北黑巫山,免除諸位魔亂之危!」

善果看著前方並未進入,他淡淡的開口說道。

嗡!

話音落下,前方緊張的眾人悄然鬆了口氣,從中走出了一位頭髮編成辮子,扎在腦後的一位高鼻樑的中年人,在這個中年人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蒼老的老者。

中年人就是那位九品武王,半步武君,老者便是圖部。

圖部面容枯老,看上去行將枯木,活不多久,比先前李浩然離去之時,要更加蒼老。不過圖部的氣勢卻極強,竟比的上先前的雷戰那般,已然是武王修為。

「你們好,我是雷電大部的阿公!敢問,你們不是幫助我等前來擊退荒淵魔族的嗎?」

圖部學著佛門的禮儀,對著善果和李浩然一禮,他眼中泛著一抹濃濃的疑惑,話語較為低沉。

善果先是點頭,接著搖頭:「我是來帶著你們出山的!此處已經受不住了,我佛門師祖已經和……」

接著,他將空閑大師和阿修羅的談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了圖部。

圖部聽后臉色大變,扭頭看了眼身邊的半步武君,接著又看向了身後的大部中的眾多蠻族,沉聲說道:「此地乃我蠻族祖地,不可斷送!要死,我們也要死在這裡!」

「我佛門可以在其他的地方,找一處落腳之地,為你蠻族綿延之所!絕不會幹擾你們,更不會去你們部落傳教,當然也不會允許其他的人侵擾你們!」

善果似乎清楚圖部心中所想,他接著說道。

這是金剛寺內商量的結果,就算是阿修羅王沒有去找空閑大師談判,空閑大師也會前往荒淵和阿修羅王談判的。

大軍廝殺,山林之中多有不便,最好是荒原之上,開闊無比,可以殺個痛快無比,還能夠減少因為不熟山林之路,而帶來的一些其他困擾。

且金剛寺也有背山一戰的想法,藉此來讓佛兵不退,勇往無前。

當然,他們也考慮到了蠻族的發展,制訂了一些計劃,不過這個前提是蠻族肯走出北黑巫山。

「蠻族絕不離開世代繁衍之地,這是我蠻神送給我們的凈土,是我蠻族的命根子!」

圖部比李浩然想象的還要決然,他再一次拒絕了善果的善意。

李浩然忍不住上前一步,看著圖部說道:「阿公,聽山主的話吧!你們這些人是擋不住魔族大軍的!他們之中有武帝,甚至半神強者!」

「你又是誰?」

圖部聽著李浩然的話有些耳熟,不由心頭一動,這才想到他派出去的鳶尾並未歸來,心頭有些發涼,再看李浩然發現身材和眼神有些相似,讓他不由問道。

李浩然淡淡一笑,身形一幻,接著變化成了先前鳶尾的樣子,接著又變化為了此刻自己的樣子:「在下儒門弟子李浩然,先前借鳶尾之名,入蠻族,只為尋我那好兄弟!多有隱瞞之處,還請見諒……」

「這……鄭普……」

頓時圖部想清楚了其中的關鍵,心中微微一顫,沒想到他終究還是讓兩個異族混入了部落裡面,且他竟還認了一個異族為兒子,這……

「很好!我蠻族子民,非是頑固不化之人!既然圖部已經破壞了規矩,那麼我們在沒必要守著破規矩生活!事關蠻族生死,老夫刑孝,北黑巫古蠻大荒蠻族的領袖,代表整個北黑巫山的蠻族子民,答應你們的要求,出山!」

就在圖部心中冰冷,面色羞愧之時,他身邊的半步武君忽然開口,這人說的一口頗為生硬的玄黃境通用語,眼中更是閃爍著一團驚人的光芒。

在刑孝開口的時候,李浩然體內的雷電印記微微躍動,引誘氣息流出,看的刑孝心頭一動,使得他看向李浩然的眼神更為親切。

而圖部則是心中大驚,看著眼前的刑孝久久不語。

李浩然也是心頭一震,大荒蠻族乃是蠻族中的皇族,原先佔據九天天朝之地生存,后因災禍四分五裂,流落到了玄黃境的各個角落。


雖然這一部落已經沒落,可他們仍舊被各大蠻族所尊敬。李浩然沒想到,在雷電大部後山腰中存活的部落,竟是大荒蠻族的支脈。

他忽然想到,為何區區一個還沒有黑巫部落厲害的雷電大部,會有黑巫聖殿這樣的傳承,會有蠻神傳承,起初他只是以為蠻神出自雷電大部,現在看來,可能這黑巫聖殿就是大荒蠻族帶來的東西。

想到這裡,李浩然心頭更是隱隱一動,不由看向了前方。

在他思考的時候,善果已經和圖部、刑孝進入了雷電大部之內。

見此,李浩然沒有猶豫,飛身進入內中,尋找起了他要找的人。

也在這個時候,雷電大部內召集強者開會的號角響起,隱藏在部落中的強者,還有守護部落的強者,如同一隻只的飛鳥般,徑直飛入了後山腰的那片房屋之中。

「嗯?銀月部的人……」


李浩然落在了部落中,四處觀看著周圍正怯怯私語的部落蠻族,他忽然看到了一面旗幟,心神一動,朝著那邊行去。

「阿尋,你家聖女呢?」

來到銀月部族聚集的地方,李浩然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安排族人的阿尋,他走到阿尋身邊,略顯激動的問道。

阿尋扭頭看了眼李浩然,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怪異的神色,他不知道眼前的異族是如何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對方找自家聖女何事,只是不冷不淡的搖頭說道:「請你離開,我們並不熟悉!」

「呵呵!我是鳶尾!」

李浩然呵呵一笑,在阿尋將要扭頭的時候,面部肌肉和身材微微變化。

他這一變化,竟看的阿尋一震,也看的周圍的眾多蠻族一震。

「你……」

就在阿尋以為李浩然在騙他的時候,他忽然看到了李浩然左手上的印記,心神一動,不由激動的說道:「鳶尾大人……你怎麼是……」

「呵呵!我本來就是外族!正式認識一下,我叫李浩然,儒門弟子!小月去了什麼地方?」

李浩然呵呵一笑, 總裁的呆萌小妻 ,看著阿尋問道。

阿尋一嘆,扭頭看了眼山腳下的地方,忽地一下子抓住了李浩然的手:「鳶尾大人,我家聖女和阿公為了救我們出山,身受魔族攻擊,如今魔氣慣體!就在天亮之前,阿公已經爆體身亡,聖女危在旦夕,還請你速速救她!」

「什麼?她被魔氣慣體……部落中這麼多的強者,為何會無人救治?」

李浩然聽得一愣,也不管其他的,一把提起了阿尋,朝著後山中邊飛,邊說道。

阿尋臉色變得更加難堪:「非是不救,而是無法救!雷電大部掌控雷霆, 新唐遺玉 ,他們試探過,不僅無用,反倒是增強了魔氣的力量,加速了慣體之人的死亡……」

聽到這裡,李浩然已經帶著阿尋來到了山腳下。

在山腳下原先他們居住的客舍之中,已經有一個範圍被特別的隔離出來,且在這個直徑約有百米的地方,躺著數百位蠻族強者,其中修為最弱的有武士,最強的有武侯。

且在他們周圍,還布置著一道陣法。

陣法上面隱隱泛著雷光,阻隔了魔氣的外泄,也將裡面的封困在了裡面。

李浩然心神一動,將阿尋放在了陣法之外,一步踏入了陣法之中。

嗡!

他的腳才剛剛踏入,陣法嗡然一動,道道雷電就朝著他的身上湧來。

轟!

不過,李浩然身上同樣閃爍出了一道雷光,將周圍落下的電光擊潰,讓他無礙的進入了內中:「小月……」 第四百二十八章搬山,邀請

剛入陣中,李浩然就迎來了數十道的目光,看到了距離陣法邊緣不遠處,小月正躺在一張草席上,她的周身環繞著一股濃濃的魔氣,眼中浮現著一抹猩紅色的血光。

魔氣入體,魔念侵神……

見到如此徵兆,李浩然心神巨震,也在此刻,他發現,先前看向他的眼神,此刻盡數變得瘋狂起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