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變故,可急壞了凌兒,自己從小和父親相依爲命,自然是最擔心父親的安慰,忍不住大哭起來。大家都分頭找遍了整個山洞,可哪裏有李天興的半個身影。

大家在焦慮的等待和尋找中熬過了忐忑的一夜,始終沒有李天興的一點消息,第二天的太陽已露出了地平線。

“我們不能在這裏乾耗着了,我想李大伯已經遭遇了不測,我們必須繼續趕路”,召聖看到手足無措的其他四個人說到。

經過長時間的接觸,再加上昨天晚上一戰,大家都更加信任召聖,他儼然已經成爲衆人的首領和精神支柱,聽到召聖的安排,也沒有人提出任何異議,只是李天興是4個人的父親,朝夕相處20多年,突然離大家而去,衆人都沉浸在悲傷還無奈之中。

召聖率先走出山洞,凌兒等人跟了出去,大家一路無言,繼續沒有完成的攀巖之路,一路走來還算順利,中午時分已經看到了懸崖的盡頭,再往前沒有路了,是一個方圓幾公里的湖泊。

“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閒,看來我們要向革命老前輩致敬了”,召聖向大家開玩笑的說到。

當下大家也不再耽誤,召聖、徐虎、李震三人砍伐岸邊已經乾枯且長得較粗的竹子,凌兒和陳天有過做木筏的經驗,兩人負責捆綁竹筏,五個人分工合作,進展極爲神速。


因爲竹筏也沒有打算長時間使用,所以製作也沒有那麼講究,草草用繩子綁結實就算完事,經過一番忙碌,一個載重5人的竹筏順利完成,召聖運用真力一推,竹筏嘩啦一聲進入水裏。

看似靜靜的湖面,其實水底暗流涌動,幸虧幾個人是順水行舟,不用划水也行進迅速,幾個人坐在竹筏上開始吃東西,緩解一下半天的勞累。

坐在竹筏上,不時能看見奇奇怪怪的水蛇、小魚從水面經過,近是一些外界很難看到的生物。吃完一根火腿,召聖便把手伸進水裏洗一把,感覺湖水冰冷刺骨,極爲罕見,不知道這裏的生物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正在召聖沉浸在思考之中時,發現水中自己的面容突然變成了一張怪魚的面孔,便趕緊往後一座,水中的怪魚一躍而出,整個嘴張開足足有半米長,鋒利的牙齒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陳天眼疾手快,寒冰劍一揮而出,整個怪魚凍成冰塊,隨即破裂開來。

“大家小心,趕緊划船,劍齒魚不可能是一條的”,陳天殺死躍出水面的劍齒魚後急切的說到。

竹筏上的5個人都拿出武器,進入備戰狀態,這時只聽見水裏沙沙作響,是成羣劍齒魚牙齒碰撞的聲音,平靜的水面上出現數十米波紋。

“不要管魚,大家趕緊划水”,召聖喊道。

因爲沒有準備船槳,大家紛紛用武器划水,推動竹筏前進,因爲本來就是順流,再加上幾個人用真氣驅動武器划船,竹筏移動的很快,水中的波紋也加快速度追趕上來。

片刻,成千上萬的劍齒魚破水而出,就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向竹筏。

“開”……

召聖大喊一聲,星雲鎖鏈出現在天空,形成一個塔狀結構罩在竹筏之上,鏈身的寒冰之氣形成一層防護罩,將劍齒魚擋在外面,劍齒魚不捨不棄的跟在竹筏後面,不斷的攻擊。

召聖體力即將耗盡,湖岸也出現在了大家視線之中。


就在此時,水底突然一個猛烈的震動,劍齒魚像是遇到了恐懼的事情,紛紛四散而去。

衆人不解的看着暫時迴歸平靜的湖面,等待寂靜之後的暴風雨來臨。 隨着湖面的又一次猛烈震動,一個巨大黑影在水中如隱若現,連兇狠的劍齒魚都望風而逃,肯定是來者不善,召聖一夥凝神屏氣,準備迎戰。

徐虎、李震 、陳天三人拼命的將竹筏向岸邊劃去,希望能躲過這水中一劫。怪物的大部分身體都在水中,捲起一波一波的水花, 緊緊跟着竹筏,從水面上看去足足有十米開外,最恐怖的是,黑影接二連三的浮向水面,數量多的可怕。

湖岸已在眼前,“跳”,召聖大喊一聲,徐虎、李震 、陳天、 首席總裁的最愛 ,就在此時,一條血色的大舌頭,足足伸出5米有餘,捲住了空中的凌兒,把她拖向河中。

幸虧召聖眼疾手快,閃電之錘瞬間打在舌頭上,舌頭斷裂,凌兒藉此空中一躍,落在岸邊。被截斷的舌頭在水中搖擺不定,經過一番掙扎才慢慢沉入水底。

這時候,水中的黑影也漸漸浮出水面,頭部猶如青蛙,滿嘴獠牙,身體如鱷魚一般,覆蓋厚厚鱗甲,兩隻眼睛猶如燈籠,沒有眼瞼,滴溜溜的看着衆人,逐漸水中冒出的“燈籠”越來越多,密密麻麻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是蜥蜴怪獸,就是這些怪獸滅了金水村”,陳天驚恐的喊道。

“來的正好,我們有仇的報仇,有怨的抱怨,將他們全部滅殺掉”,李震惡狠狠的說道。

就在此時,只聽見“吱吱”一聲響,水中的蜥蜴怪獸發起了攻擊,一隻蜥蜴怪獸長尾巴一甩向竹筏砸來,召聖輕輕一點,向岸邊飛去,竹筏被巨大的尾巴砸的亂竹橫飛。

緊接着,無數的蜥蜴怪獸跳上了岸,將5個人圍在中間,由於召聖剛剛長時間運用星雲鎖鏈抵擋劍齒魚的攻擊,真力已經嚴重不足,不敢再使用星雲鎖鏈,只能將閃電之錘祭出來應戰。

在無數的利爪、尖牙和巨尾的攻擊下,召聖5人只能背靠着背,一邊閃躲一邊尋找機會攻擊。

半個小時過去了,5人已經殺死了數十隻蜥蜴怪獸,然而也都精疲力盡,動作越來越遲鈍,而蜥蜴怪獸越來越多,陳天一個不小心被一個巨尾掃中,飛出了十幾米,衆人趕緊跳躍過去,將查陳天圍在中間。

“吼吼吼……”

真是禍不單行,就在此時,一陣驚天的叫聲,接着湖面噴起了數十米高的水柱,一個巨大的黑影從湖面跳了出來,足足有30多米長,是一隻巨型蜥蜴怪獸,瞬間來到衆人面前。

此時,衆人心都涼了,嚴重充滿了絕望的神色。

“開”……

召聖大喊一聲,閃電之錘向巨型蜥蜴怪獸飛去的同時,星雲鎖鏈也緊接着飛向巨型蜥蜴的眼睛,只見巨蜥碩大的腦袋一晃,閃電錘和流星鎖鏈被彈了出去。

見此情形,凌兒手持無影劍一躍而起,向巨蜥刺去,巨蜥雙眼一轉,巨大的爪子猶如一扇鋼門壓了下來,把凌兒按倒在地,巨蜥晃晃腦袋,“吼吼”向天空咆哮着。

衆人徹底絕望了,無助的看着眼前的巨蜥,簡直就是一個地獄惡魔。

無奈的召聖,突然感覺戒指裏一絲靈壓閃現,意識一動進入戒指,正巧看到睡覺醒來的“小兔子”,便把它祭了出來。

“小兔子”來到地面後,環顧了一圈環境,突然雙眼一亮,體型保暴漲千倍,變成一個高十米,長三十米的巨獸,體型如犬,毛色雪白,配有七彩雲案花紋,是傳說中的雲獸。

“嗷~”雲獸一聲巨吼,靈壓暴漲,散發開來,衆多小的蜥蜴怪獸四散逃開,巨型蜥蜴也渾身瑟瑟發抖,失去了方纔的威武。

雲獸突然騰空而起,一個巨爪向巨型蜥蜴拍去,巨型蜥蜴尚未反應過來便已經**崩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殺死巨型蜥蜴之後,雲獸轉過頭,看着眼前5個渺小的人類。“是誰這麼大膽,敢打擾本仙的休息?”

這一下可把五個人驚傻了,眼前的動物竟然會說話。

召聖擡頭望着雲獸道:“你會說話?你是在我空間裏的小兔子?”

“哈哈哈~”雲獸一陣狂笑,“好大膽的人類,竟然說本仙是小兔子,我乃上古云獸,信不信我一掌拍爛你”。

召聖想起之前見過的玄龜聖獸竟然能變成人類,也能說話,眼前的雲獸如此也就不足爲奇了,看來這個雲獸也不是凡間之物,只是不知道怎麼進入了空間戒指,更不知道和自己殺死的黑衣人是什麼關係。

想到這裏,召聖平復了一下自己內心的驚恐,很自然的笑道:“多有打擾,感謝你幫我把面前這些螞蟻殺掉,省的本聖出手。”

“你一個小小人類也敢稱聖,難得你沒見到本仙還能能如此淡定”,雲獸甕聲甕氣的說道:“你怎麼會有凌天那小子的空間戒指,難道他已經損落了,吼吼吼~”,雲獸有些得意的笑道。

看到雲獸高興的樣子,召聖猜想它和凌天的關係並不好,便撞了一下膽說道:“是的,凌天已經被我滅殺掉了”,說完淡淡的看着雲獸。

雲獸停住了笑聲,帶着一絲驚恐看着眼前這個少年,想從召聖的表情中看出一點蛛絲馬跡,但是它很快失望了,因爲召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一幅風輕雲淡的樣子。

“你殺了凌天,人類也能殺聖,……那還真要感謝你將我從凌天的束縛中解脫出來,吼吼……,念在你對本仙也算有恩,我今天可以不殺你,但是你要將凌天的回力丸交出來。”雲獸一臉奸邪的望着召聖。

“什麼回力丸?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召聖一臉不屑的樣子。

“竟敢對本仙無禮,送你下地獄”,說完,雲獸一個巨大的鋼爪向召聖抓來。

召聖知道今天這一戰是避免不了,正好他也有意想收復這個雲獸,因爲雲獸知道很多外面世界的祕密。當下心中一狠,流行鎖鏈祭了出來,真氣一動,流星鎖鏈結成八卦網狀,堪堪擋住雲獸的巨爪。


雲獸一擊未中,惱羞成怒,朝天咆哮一聲,整個身體發出七彩的光暈,周邊的空氣都扭動起來,張開的大嘴中出現了一個白色光球,光球不斷變大……

一米……,五米……,十米……

直徑幾十米的光球帶着毀滅性的的氣息向召聖飛了過來。

召聖也沒有想到雲獸如此厲害,再也顧不上其他,丹田一沉,全身力量爆發出來,氣勢大漲。

“開”……

召聖一聲大喊,身後出現了一個藍色九頭巨龍靈壓,靈壓迅速膨脹,冰冷的氣焰直衝雲霄。

召聖只覺得體內的寒氣迅速亂竄,衝擊着身體的每一個部分,胸前的火焰珠再也壓制不住了,召聖難受的厲害,身體逐漸不聽自己使喚。

只見,光球在飛過來的瞬間,被九頭龍口中吐出一口“龍息”擊飛,光球改變方向飛出幾百米後撞在一座小山上。

“轟……”,整個山頭幾乎被夷平。

九頭巨龍在空中持續掙扎着,本來晴朗的天空變得烏雲滾滾,閃電交加,大有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空中不是出現“咯咯”的聲音,似乎是空間破裂的聲響。

如此的景象嚇傻了凌兒、徐虎、李震 、陳天,四人呆呆的站在地上一動不動。

雲獸看到如此情景,也僵在原地,渾身瑟瑟發抖,神情呆滯,哪裏還有昔時的威猛,口中斷斷續續的喃喃自語: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九頭妖王怎麼會在這裏”。 九頭龍的氣勢越盛,召聖的氣息越弱。

這哪裏還是靈壓的光芒啊,簡直就是一條實實在在的龍一條酒桶龍,樣子威猛無比,只是所有的眼睛都是閉着的,俗語有畫龍點睛之說,睜開眼睛的巨龍便能騰飛,可見這條龍尚未發揮出真是的力量。

巨龍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疼痛,在空中毫無章法的翻騰着,這時候天氣也變得愈發不可收拾,天空中出現絲絲裂縫。

召聖強忍着劇痛,維持着一絲清醒的意識,眼前再次出現常有的幻覺:萬丈冰崖,奇怪的鎧甲戰士,驚天動地的廝殺。

“萬念歸一,開……”

召聖利用最後一絲力量,張開氣勢,身上藍光突顯,一股強大的牽引力將空中的九頭巨龍往身體裏拽,九頭龍吃痛,掙扎着往天上竄去,與召聖展開拉鋸戰。

WWW▪TTKдN▪¢○

召聖痛苦的神色與巨龍痛苦的掙扎持續着,一刻鐘、兩刻鐘……

足足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天空中的巨龍開始慢慢變小,光芒不斷的被召聖抽回身體,最終完全消失了。天空也迴歸了往日的平靜,剩下精疲力盡的召聖蹲在地上,以及被驚呆的四人一獸。

畫面定格,彷彿時間靜止,過了許久……

召聖忍受着劇痛的身體坐了起來,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對雲獸說道:“我們還要再打嗎?”

雲獸一臉謙卑的說道:“在下不敢,沒有想到你是仙冰一族九頭妖王的化身,我們雲獸一族一直是仙冰一族的擁護者,剛纔冒昧動手,多有得罪。”

“哦,看來我們是來自同一個世界了,可惜我記憶出了問題,你給我詳細的說一下我們原來的世界!”

召聖想通過雲獸之口瞭解一些未知的祕密,便謊稱自己失憶。說話的語氣帶着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

雲獸帶着疑惑的眼光看了一眼召聖,最終幽幽開口說道:“天地之間分爲四界:聖界、靈界、魔界、妖界,我們本是妖界之仙,可惜流落到這荒蕪的地球。”

說道這裏,雲獸嘆了口氣,眼神中充滿了落寞的神情,接着說道

“四界互相爭鬥已有千萬年之久,本來我們妖界只是作爲其他三界爭鬥的中間力量而存在,基本不參與正面戰鬥,而是提供一些契約僱傭兵,所以妖界還算安定,但是300萬年前,妖界出現了仙冰一脈九頭神龍,也就是九頭妖王,迅速統一妖界各部,並正式加入到四界爭鬥之中,仙冰一族力量強大,在短短几萬年間,先後大敗其他三界,成爲四界的霸主。好景不長,後來三界聯手攻打妖界,在大戰中失去了九頭妖王的消息,仙冰一族也在人間消失,妖界基本被其他三界瓜分,我也是在哪個時候被聖界的煉化師所降,被迫交出一絲魂魄受其控制,後來被凌天那個小輩帶到了地球”。

說道這裏,雲獸悲痛不已,無奈的望向天空……

“哦,是這樣啊,那你知道凌天他們爲什麼要來地球嗎?還有怎樣才能離開地球?”召聖接着淡淡的問道。


“這個我真的不是很清楚,至於如何離開地球,我想在地球某處肯定存在聖界的傳送陣,只是我不知道傳送陣在哪裏。不過要想離開地球倒是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撕裂空間,這種能力幾乎沒有人能達到。”

“嗯,相信我們會有機會回去的”,看到雲獸悽苦的樣子,召聖心裏也同情不已。

“是的,沒有想到仙冰一族還存活於世,這樣妖界就有救了,哈哈哈……”雲獸高興的笑道。

“哦,對了,剛纔你說的回力丸是什麼東西啊?”召聖望着雲獸問道。

“哦,回力丸是一種能瞬間恢復力量的仙藥,品級不同恢復能力也不同,頂級的回力丸可以瞬間恢復所有能量,是一種逆天的存在,在戰鬥中完全可以增加一條性命。 我在人間當奶媽 。目前煉丹最爲厲害的還是聖界,我知道凌天有一瓶回力丹,以爲落到你手,所以剛纔冒昧出手。”

有這種事情,召聖聽到雲獸如此一說,意識一動,將空間戒指裏的藥瓶全部祭了出來,一件一件的查找。

“就是這個”,當召聖拿到一個藍瓶的時候,雲獸驚喜的說道。

召聖當即打開瓶蓋。把丹藥倒出,一共14粒,紅色的小顆粒,散發着淡淡的光暈,一股淡淡的藥香飄了出來,讓人精神一震。召聖當即給雲獸、凌兒、徐虎、李震、陳天每人一顆丹藥,召聖也拿出一顆扔進嘴裏,只覺得丹田一陣悸動,渾身的疲憊一掃而光,體力恢復到頂點。

其他的瓶瓶罐罐連雲獸也不知道有何效用,召聖便再次收回了空間戒指。

“據我所知,你應該能變換成人形纔對啊?”召聖看着體積巨大的雲獸說道。

“妖王見笑了,我只是區區三級妖力,只有達到6級才能變換成人形,我還差得遠呢,有可能再修煉幾萬年都不一定能達到6級”,雲獸眼裏一絲盼望又有一絲失落。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九頭妖王是是幾級?”

“九級頂峯,當然妖王不能完全用幾級來評判,已經是完全達到另外一個境界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