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失去了與所有神的感應,神王奧斯拉急了。他擡起手,又放下,想落到地面,卻看到了下面蠻族人與神僕的激烈碰撞。做爲衆神之王,他突然間有了一種無力的感覺。一時間,他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還有一個。也要除掉。”雷沙看到五個神消失後,就悄悄地瞄上了天空中僅剩下的神王奧斯拉。但他知道,憑自己現在的力量,是不足矣打敗奧斯拉的。真後悔自己當初太大意,讓偉索拿到了自己的六種元素精魂。

“啊!”又一聲慘叫,又一個神仆倒下了。蠻族戰士的平均實力就在神僕之上,現在數量又佔優。神僕們雖然不是一般角色,可卻也難擋住太久。接連不斷地有人倒下,他們也開始慌了手腳。而越是慌張,他們就越是出錯。

“該死的,都混在一起,不管了,連他們一起打。”神王的頭腦發熱,終於不再管自己的神僕了。

“招!”雷沙終於偷偷繞到了他的身後,三箭一齊射出,三個陣法疊在一起,雖然不至於要了神王的命,便也夠讓神王吃些苦的。

“嗯?”剛想放招的神王突然間感覺到了身後的壓力,他轉身的同時注意到了飛來的三箭,接着,他的殺招轉了方向,向着身後的陣法打去。

‘轟’的一聲巨響過後,神王的面前蕩起一大片煙塵。還沒等他看清,透過煙塵就飛來了一道強大的刀氣。是雷沙的逆天斬,原來他的陣法只是用來做引子,這纔是殺招。面對這種強大的殺招,即使是神王奧斯拉,也不得不運起了全力反擊。

‘轟’又是一聲巨響,而這一次,被爆炸震飛的,卻是雷沙。他的身子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直飄出了三百多米,才重重地跌到地上。神王哪裏會放過他,只見奧斯拉的臉色陰狠地衝向了雷沙,要追殺他。正在這時。

“小沙,不用怕,我來助你!”從遠離大隊人馬的另一個山角處,飛衝出來一個獸人。他身高足有三米五以上,手中大戰戟也跟他身高差不多。兩條大長腿,一步就能跨出五米多,幾下就躥到了雷沙身前,伸手揚戟就刺向空中飛來的神王。

神五奧斯拉突然間看到多出來的這個獸人,也被幹擾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就調整了過來。一擺手,已經抓住了那大戰戟的頭,只一提,一扔,就把巨大的獸人扔飛了。

‘砰’的一聲,獸人撞到了山上,把山都撞得塌下一大塊來。把獸人埋在了裏面。

“路西法!”雷沙剛還在驚喜,爲什麼路西法會跑到這裏來幫自己。還沒來得及問,就看到他被打飛了。雷沙的心中怒氣直起,自己受的傷也不再乎了,一個獸神的血脈,已經跳了起來。

“你,亂殺無辜,我,今天就讓你玩完!”雷沙兩手持刀,身體急轉了兩圈,向着天空又揮出了一記‘逆天斬’。巨大的刀氣,比剛剛的氣勢又強了幾分。隱隱有了當年的氣勢。

‘砰’的一聲,神王的身前出現了一個閃着綠光的圓形光面,又將雷沙的攻擊化解了。他的臉上,已經寫得很清楚,‘你是沒有辦法打敗我的。’。

看到這裏,雷沙更怒了,“老子就是不信!”,說着,他又放出了逆天斬。

這一次,神王沒有給他機會。‘砰’的一聲過後,毫髮無傷的神王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飛起一腳,正踢在了雷沙的胸口。

‘呼’雷沙又飛退着撞向後面的山壁。眼看就要撞到時,突然間,一左,一右,兩隻不大的手把他拉住了。

“爸爸,不用怕。我們也來了!”本來應該在蠻族領地的兩個孩子,突然間也出現了。雷沙感動的同時,開始擔心起來,面對着強大的敵人,自己的孩子又在這裏,雷沙開始慌了。

“不,你們快走開。呀!”雷沙推開了兩個孩子,又隻身衝了上去。突然,他發現眼前的神王變了,他好像騎上了高頭大馬,身上穿着銀亮的盔甲,手中拿着騎士劍。‘杜威’!


是的,這一幕多像當年雷奧皇的戰鬥。路西法在一邊,完全不是神王的對手。而雷沙在神王面前,也顯得微不足道。看來,自己爲了保護自己的孩子,也要像當年的雷奧皇一樣,被對手擊殺了。

想到雷奧皇的死,雷沙的鼻子一酸,眼淚流了下來。當他嚐到了嘴中的鹹味兒之後,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猛的一振。

“逆天斬!”雷沙高高跳起,兩手從頭頂一直劈下。‘呼’的一聲,一道刀氣從小變大,一直擴大到了上百米長。這威力跟當年自己剛剛達到領域級時幾乎一樣了。

神王奧斯拉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打得措手不及,他面前的光盾一下碎成了無數小塊,像打破的玻璃一樣,慢慢地掉到了地上。而雷沙的刀氣仍然沒有消失,正好轟在了他的正面。披頭蓋臉,一下將他打得飛出了很遠。

“記住這種感覺!”雷沙突然間想到了元素精魂考驗中,雷奧皇對自己說過的話。

“是的,我要記住這些感覺。我的朋友,我的親人,我的..難道?”雷沙突然間領悟了什麼,他站在原地想了起來。

“你,渺小的人類。你竟然打傷了衆神之王。你今天一定要碎成一百萬塊。”奧斯拉這時又飛了回來,他停在了雷沙身前十米處,落到了地面,一步步走向雷沙。

雷沙已經感覺到,自己進入了神王的領域。在這裏,自己幾乎透不過氣來。這就是神王的力量嗎?雷沙連再放一次逆天斬都辦不到了。


“我們來幫你!”突然間,雷沙身後又響起了自己兩個妻子的聲音。兩個妻子,兩個孩子,一起發動了火系的禁咒。而在他們合力施爲下,極高溫度的火焰竟然被控制在了神王身邊的五米之內。地面的熔岩,天空的火雨,四周的火牆,天羅地網,無所遁形。但是,當禁咒過後,他們傻了。

神王奧斯拉站在原地,甚至連一根頭髮都沒有燒傷。他開始放聲狂笑,像一個真正的神,在笑愚蠢的人類,“哈哈哈,你們真的以爲,可以打敗神嗎?”。

當他再次出手時,雷沙已經想清了,“是的,六種力量,不是指元素精魂的六種力量。大陸的意志,早就預料到,元素的精魂將被奪走。那麼,到底是什麼呢?路西法帶給我的感覺,兒子帶給我的感覺,妻子帶給我的感覺,之後呢?還有三種呢?”,雷沙突然一臉興奮地自言自語起來。 “接受神的制裁吧!”神王奧斯拉慢慢擡起了右手,他的眼神無比的冷漠。

雷沙在領域之中已經行動受限,他想躲,但發現自己的身體重了一百倍,動作慢得像在放慢鏡頭一樣。‘完了,要被殺了。’雷沙閉起了雙眼。

“嗷!”一聲龍吼過後,神王奧斯拉悠地轉過身,用原本對付雷沙的右手那道雷光射向了身後。

‘轟’的一聲,帶着寒氣的龍熄與神王的雷光相撞了。巨大的風壓讓神王也用手擋住了臉。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雷沙抽身逃出了他的領域壓制。

“第四種,是龍王的神威嗎?”雷沙看到騎着藍色巨龍‘拉比亞蒙奇’的肖恩,那種英姿,無論如何也不能與一個快要80歲的老頭子聯繫在一起。加上藍龍的神威,雷沙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龍王已經達到了領域級高手的境界。

“很好,這裏居然有一頭低級的龍!既然龍族自動走出了龍之谷,那就不能怪我了!”神王看清後,語氣變得更加陰冷,讓人聽了骨頭都會發寒。

“你,邪惡的神,我們以你們爲尊,你們卻要毀滅掉所有的大陸生命。今天,我龍王肖恩,就要與你決出個勝負,即使是我死掉,也不允許你再繼續惡行!”肖恩全身的紫色鬥氣外包着一層幽藍,這就是他的聖龍鬥氣,到達了最高級時的表現。


奧斯拉嘴角揚起一絲邪笑,“呵呵,就憑你?真是大言不慚!‘神之裁’!”,雙手合在一起,奧斯拉又用出了那道白色的雷光。

“拉比亞蒙奇,我們一起上!”龍王左手持劍,右手夾槍,一人一龍,合在了一起。連藍龍的身上,都已經發出了紫色的鬥氣。

‘轟~~~!’如百道巨雷一起打響,天空和大地都像被撕裂了一般。蠻族戰士,神僕,所有在這個空間中的人,都晃了幾晃。這纔是世界末日的威力。

巨響過後,藍龍和肖恩被彈飛向空中,華成了一個光點。等他們停下又衝回來後,雷沙可以清楚地看到,藍龍的角已經斷了一根,而龍王的藍色全身鎧也已經變得表面暗淡無光,像是風吹日曬了上萬年一樣。變成了S形的槍,劍刃上的豁口,一切都說明,他們鬥得很慘烈。那些可全都是神器。

而神王奧斯拉,卻只是被震得踩着地面劃出了兩道百米長的深溝。等他停住後,表情十分鎮定,一點傷也沒有受。

雷沙心虛了,難道這就是神王的力量?一個領域級的高手,全力的一擊,竟然不能傷他分毫。那接下來,還有什麼希望取勝呢?

‘嗡’雷沙的腦中突然間出現了一片響聲,接着他的眼前白光一閃,一切都消失了。環境一變,已經到了巨人的原駐地,一個高有7米的壯碩巨人,手拿一根如小樹般大小的狼牙棒走向自己。雷沙本能地向後一退。

“真的勇士,現在,是時候接受過去的力量了。我們巨人族的意志,給予你祝福!”巨人突然間開口說話了,他的大狼牙棒猛然擊向了雷沙。

雷沙避無可避,被打了個正着。但隨着他再次睜開眼,環境又變了,他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中,龍王準備着第二次與神王發起正面的衝突。雷沙急了,大吼道:“龍王!不要!你會死的!”,接着,站在神王背後的雷沙揮刀運起了全身的聖力。

‘嗡嗡嗡’空中響起了如巨大陀螺轉動的聲響。雷沙驚奇地發現,只一瞬間,他就聚起了全身的力量,經過了獸神利爪的放大,一道純白色的刀氣,閃着如太陽般的光芒直衝雲宵。雷沙激動的心情無法抑制,“超級逆天斬!!”。

‘呼’的一陣狂風吹過,在雷沙對面的神王被吹者向後連退了幾步。大片的神僕和蠻族戰士們都被吹得放低了身體,沒人再用武器對攻,全都刺入了地面,防止自己被吹走。天地間的光線完全消失了,這一刻,就只剩下了雷沙頭頂正在向下揮來的那道有兩百米長的刀氣還在發着讓人看不清的光。天空之中雷聲不斷響起。

‘轟隆隆!’數道驚雷打響,雷沙的超逆天斬正劈中了神王奧斯拉。

“啊啊啊~!”神王奧斯拉全身的光芒大放,兩眼圓睜,嘴張得老大。但這一刻,他不再是狂放,眼中也沒有傲氣,全身的一切症狀都可以看出,他怕了,怕極了。面對這毀天滅地的力量,即使是神王,也沒有辦法不害怕。

‘噗’的一聲,一個巨大的氣浪以神王爲中心蕩開。空氣變得扭曲了一下,接着,一個半徑上千米的碗形大坑一下形成了。刀氣消失了,一切都結束了。所有人都累得劇烈喘息着。

“哈!”突然,從大坑的中心,最低的一點,神王又暴吼着站了起來。

‘完了’雷沙,肖恩,蠻族戰士,所有人心中同時出現了這一個詞。

是的,面對連聽都沒聽說過的巨大力量衝擊,神王奧斯拉居然還沒死,也就是等於說,人類的末日,真的到了。

‘咔咔咔’奧斯拉一步步走向了坑邊,他的腳下全是閃着金光的腳印。在他走到了向上去最陡峭的坡面時,突然間身子向前一栽,‘咚’的一聲倒在了地上。隨着他的倒地,所有的神僕都開始發出了痛苦的哀號,他們紛紛跪在地面,抱着自己的肚子或頭,在地上不斷的打滾。

‘嗖’奧斯拉化成了一道閃光,在地上印出了一個金光閃閃的人形印記。他消失了。跟他同時消失的,還有那上千名神僕,他們身上的光甲都一點點的化成了光點,慢慢地落向了地面。

天空開始放晴,雲層一邊退去,一邊向地面灑着如螢火蟲般的光雨。世界安靜了。歡笑聲充滿了大地。在這時,雷沙,肖恩,剛剛爬出山體的路西法,所有英雄們一起暈倒了。他們超過自己極限的使用力量,終於不支了。

滅世的戰爭過去了,這個世界又開始進入了重建的階段。蠻族的掌權者消失了。但看到了雷沙的屠邪神表演,大家一致認定,他就是新的最高掌權者。在雷沙的帶領下,蠻族領地開始了進一步的擴張。而原來的那片石城,就成爲了新的聖地。

大陸歷1278年,在災難中倖存的所有種族,所有國家,都統一到了一起。這時,大陸的人口已經僅餘一億人。當然,在神祕的東方,龍翔國由於地處特殊位置,甚至對這場大戰毫不知情。也正是他們的鎖國自閉,讓他們快樂幸福地過着自己的生活。

新的王國成立了,雷沙終於又當上了國王。在經歷了衆多的神的事件後,他把這個國家命名爲“無神國”。在全國人民的努力之下,很快,被破壞的廢墟就重新有了生氣。很快,大陸就又恢復了往日的歡鬧。災難是可怕的,但人們最終還是戰勝了他,越是災後重生的人,就越懂得珍惜生命。所以,這種局面一直維持了十年,十年內,處處都在創造,沒有毀滅,沒有戰爭,彷彿一切都進入了井然有序的定式生活中。

1288年,96歲高齡的龍王肖恩,終於在國力強盛之後,發表了聲明。

“無神國的子民們,我們從災難中走過。我們一起攜手創造了美好的今天。但,戰爭是永遠不會停止的。邪神消失了,可還有別的邪神存在着。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放鬆國家的防備。我老了,接下來,就要看你們的了。在神祕的龍之國度,每隔一百年,都會有新的幼龍出生。當他們出生之後,就會獨自到龍之谷的最外圍歷練。而這時,也就是唯一與龍結締契約的機會。現在,我宣佈,無論是皇家聖學院的學生,還是隱藏在民間的高手,你們盡情的報名吧。只要達到了聖鬥士的戰銜等級,就都有機會跟我一起去龍之谷,都有機會成爲至高的龍騎士。”,老肖恩越說越激動,最後竟然用起了鬥氣,聲音通過雷沙的魔法晶石,一直傳遍了全國的每一個角落。

新的時代開始了,雷沙也已經是個半老頭子了。經過了這麼多事,他再也不像之前一樣只想着過平靜的生活,現在,他想的是如何讓其它人也跟自己一樣過得好。可嘆他的精靈妻子過了這麼多年,看起來仍然像是20歲。肖可兒的太虛心經練得道位,最多看着也不過25歲。雷沙已經十分滿足自己的個人生活。

“父皇,我們來給您請安了。”一左一右,一金一銀,兩個全身亮甲的兒子,已經都到了壯年。

每當雷沙看到自己的兩個兒子,就感到很欣慰,“好,好,都起來吧。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呀?”,雷沙笑意盈盈。

“爸,我們也去抓條龍玩玩好不?”雷驚世站起身後,又恢復了平日裏跟雷沙的口氣。

雷驚天也附和着,“對呀,別人都去了。我和弟弟現在聖龍鬥氣都被肖恩爺爺誇了,說比他當年都強。那他當年都抓到了龍,我們也沒問題吧。”。

雷沙一揚眉,兩眼瞪了起來:“不行!”。 蔚藍色與深灰色,天空像是用兩塊布拼接起來的。沒有漸漸地過渡,就連天空下的土地也一樣。當人們踏進了與黃色土地一步之隔的黑色大地,就正式進入了公認的大陸第一險地‘龍之國度’。

結伴前行的,是一大隊足有上百人的高級別戰士。在蠻族人正式公開身份後,突然間涌出的年輕高手不計其數。但他們同樣是蘇斯吾拉的生靈,同樣有着所有生靈的共同特性–怕死!

“我們一起上,無論如何,這一次,一定要封印一條龍來當坐騎。”走在隊伍最前方的一個十七八歲的大孩子用激昂的話語大聲鼓勵着軍心。他就是這次的領隊者,號稱‘龍王接班人’的比盧普斯,也是純血蠻族人。年紀輕輕的比盧普斯已經可以與龍王對戰上百回合而不落下風。當然,這與龍王肖恩那近百歲的高齡和他沒有用上自己最強的殺手鐗‘龍’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

可即使這樣,還是讓人們對這個年輕的孩子刮目相看,他在江湖人私下排出的高手榜單上,直處在第三位,可以說是鶴立雞羣。至於前兩位?當然,沒人懷疑,就是無神國的兩個諸君後選人,雷驚天和雷驚世。這兩個怪物,在他們十八歲時,龍王就不曾再與他們打鬥過了。外面的傳聞很多,但人們最願意相信的,卻是最無稽的,也就是‘龍王實際上打不過雷家的孩子了。’。

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髮型,下面的人開始交頭接耳,“他真當自己已經超越龍王了。真是可悲。”。類似於這種話語在人們的咕噥聲裏依稀可辯。比盧普斯的嘴閉得緊緊的,臉憋成了紫紅色,“夠了!我以我的生命起誓,我一定會封印一條巨龍給你們看,讓你們這羣膽小鬼都明白,什麼纔是真正的高手。”。年輕的比盧普斯還是沒能保持住冷靜,而他大言不慚之後,自己也後悔的轉過頭去,心中起伏不定。

‘唔~~!’

遠處的一座黑色孤山上傳來了一聲令人顫慄的龍吼。現在,所有的人都開始祈禱,希望他們遇到的不是一條成年的龍。但實際上,沒人知道他們將要面對的是什麼,因爲龍之國度的地形,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參考的地圖。就連與巨龍結契的龍王肖恩,也都是運氣好,撞到了一座剛好沒有成年龍守護的冰山。否則,也許大陸上就不會有這麼一個傳說存在了。

“戰士們,大家一定要在一開始就用上全力。你們面對的是巨龍,不要擔心自己的力量過大會傷到它。”比盧普斯面對着所有戰士,大聲疾呼。

“笨蛋,你這麼大聲音,不在明顯在引巨龍過來嗎?本來可以偷襲的!”說話的人聲音比剛剛比盧普斯的還大,但比盧普斯看到他之後,卻把想罵出口的話又咽回了肚子裏。因爲,那個全身散發着藍連紫色鬥氣的男子,正是排在他前面並列第一的兩人之一,雷沙的大兒子,雷驚天。

跟雷沙一樣的黑色短髮,比雷沙的個兒頭兒卻還高出了一些。一身華麗的閃光面料做成的大魔導師袍之下,卻是比最強的戰士也不遜色的肌肉鎧甲。兩眼中射出的寒光正盯向比盧普斯。

微低下了頭,比盧普斯強辯道:“我,我是這裏的領隊。在戰前提醒我的隊友們,是我的責任。況且….”。

正在比盧普斯爲自己解釋時,一道身影突然間衝到了他的面前。來人的速度之快,讓鬥聖級的比盧普斯都沒看清他的動作。他只能在最後一瞬間,放出了鬥氣,想護臉的手,剛剛擡以一半,就被人抱住了。接着,兩米高的比盧普斯被人像抱小孩一樣抱着飛躥出了一百多米遠。

‘咕咚’比盧普斯被扔在了地上,他憤憤的回頭想開罵,但當他看到自己原來落腳之處的那頭巨龍之後,他驚出了一身冷汗。那頭龍全身佈滿了黑色如鑌鐵的巨大鱗片,腥紅眼眸裏,一個針狀的瞳孔前後遊移,找尋着自己剛剛的目標。兩隻粗壯的後腿和巨大的尾巴支起了它的身體,趴在地上的比盧普斯是擡着頭才勉強看到了它的頭頂的。粗略的估算一下,這龍最少也有四十米高。也就是說,這是一頭成年的黑龍!

“快起來,真不明白,肖恩爺爺怎麼會同意讓你這樣一個沒經驗的小鬼來當領隊。”說話的人,正是剛剛救了他的人。這人身穿一席緊身特殊布料的黑色衣服,一頭的金髮十分的迷人,胸前的五角星魔章和火焰戰章都是發着光的紫色,他正是雷沙的二兒子,雷驚世。

“你們進入了龍的領地。這座山,是我的家園,你們明白你們在做什麼嗎?可卑的人類,乘我沒有發火,快滾出去吧。”不見黑龍的嘴有動作,但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他那厚重男聲的大陸通用語。

“衝呀!”不知道誰喊了這麼一句,一百名熱血沸騰的戰士一齊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去。初生牛犢不怕虎,這些人類戰士中的佼佼者也都狂成了習慣。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龍,什麼是害怕。但這一次,他們的機會來了。

“大氣盾”雷驚天在紫色的聖龍鬥氣中放出了中級氣系魔法中最有用的一個守備魔法。在有着‘魔法無效’的稱號的龍族面前,再強大的攻擊魔法都沒有什麼用處。所以,這一次前來的清一色的是修行鬥氣的戰士。除了雷沙的兩個兒子。

“你在幹什麼?再這樣僵硬下去,你就會跟他們一樣。”雷驚世用上了最大的聲音,喚醒了身邊的比盧普斯。而雷驚天的大氣盾爲了維持一定的強度,沒能保護到所有的人。在黑龍的巨尾一掃之後,已經有二十多人躲閃不急,被擊中的戰士們都沒能再爬起來。雖然他們的力量都很強大,但那種強大是相對於人類來說的。面對連神都畏懼的龍族,他們還是太弱了。

驚醒的比盧普斯因爲過度的恐懼,已經早就把自己剛剛立下的豪言壯語扔到了腦後。他顫威威地向後飛退,手中的長劍指着黑龍,卻再也沒有了向它揮擊的勇氣。他現在恨不得自己是一個魔法師,那樣,也就不會有機會來到這個可怕的地方,也就不用嚇得連尿都差點失禁。他第一次感覺到這種無力的感覺,就連對上龍王肖恩時他也未曾感到過。

“聖龍霸氣斬”雷驚世雙腿連蹬,一下就跑到了山體的半腰,從五十多米高處飛下。巨大的劍氣直向着黑龍的腦後劈去。這時他腦中想的,卻是肖恩平日裏講過的一段故事。

‘記得我與藍龍比鬥,最後一擊是打中了它的兩角中間。沒想到,它身體最堅硬的部位,反而也就是它最脆弱的部位。’這是肖恩講過的一段傳奇史,當年他能成爲龍騎士,也是有一些運氣的因素在裏面的。

‘咔’一聲脆響過後,雷驚世手中的上好玄鐵劍斷成了兩半。但他的一擊卻準確地命中了黑龍的兩角中間那層看起來角質化了的硬皮。黑龍正被前方魔武雙修的雷驚天所吸引,始料不及,卻被打中了自己的命門。

“嗷!!”黑龍雙翼齊張,像一架失控的巨型戰鬥機,在山腳下左右橫飛。雷驚天強挺着大氣盾,把它彈開了兩次。但這時,他的太陽穴已經突出了幾條血管。看到黑龍再次飛來,他咬緊了牙關。砰的一聲,他第三次擋下了黑龍用肉體產生的撞擊。

“快跑!”剛剛彈開黑龍,雷驚天就對大氣盾中的人吼了起來。如果那些人有勇氣留下來多看一眼,就會發現,雷驚天的嘴角,已經兩邊流血了。他的魔力也到了極限。但是黑龍的力量,還遠遠沒有使出來。

“可惡的人類,我要讓你們都變成我龍谷的土灰!”黑龍向左側偏着頭,粗如水缸的長頸挺成了一條斜斜的直線。它徹底憤怒了,而這時,剩下的戰士們也都拿出了平時訓練時的最好水平,跑的速度可以直接用‘飛快’來形容。可惜,這並不足夠讓他們躲開黑龍的追殺。它竟然這樣喊了出來,就已經做出了最後的準備,‘龍熄’就要來了。

“哥哥!我們一起來!”雷驚世的雙臂已經從發麻的狀態轉爲正常,他的魔法天份比之雷驚天還要強。他們兩人一起發動了大氣盾,準備爲隊友們拖延一點點時間。是的,只要一點時間,讓黑龍看不到他們,就算是成功了。千百年來,從來沒有龍飛出龍谷攻擊人類。除了祖拉被尤金陷害的那一次。

可是,他們還是小看了龍族的力量。當年的雷沙,用盡了全力,也只是保住在龍熄中不死。而這頭龍雖然不如祖拉那樣彪悍,想要打敗他們倆,也不是那麼費力。

黑紫色的煙霧變成了一個扇形向下掃過。雷驚天和雷驚世四臂相握,在大氣盾中咬牙堅持着。他們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但只要龍熄沒過,他們就必須堅持。一直過了一分鐘,在漫長的一分鐘內,兩兄弟幾乎用光了力量。但他們終於挺過去了。

“哼!兩個小爬蟲,我還有力量,看這次,你們拿什麼來跟我抗橫。”黑龍那厚厚的下眼瞼向上閉起,把眼睛變成了一條細縫。正如它所說,他只用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力量,但對面的兩人,已經黔驢技窮了。 在遠離龍之國度的無神國都,一名年近七旬的高級軍官站在龍王身後。他們已經在城牆的寒風中站了足足四個小時了。從孩子們出發的那天起,龍王就每天來站上幾個小時。他的臉看起來已經真的開始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了。

“肖恩殿下,您在擔心嗎?是您發起的佈告不是嗎?如果沒有把握,爲什麼不停止這次行動呢?”軍官很瞭解肖恩,從他的眼神中已經看出了他的不安。

肖恩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轉過了身,他的眼神閃動着不安的光。他甚至不敢看着軍官回答他的問題,雖然他是絕對的上司,有權力直接要了這個軍官的命。

“走吧,獅子在小時,都要被推到深谷中。能爬上來的,纔有資格繼續做王者。我老了,他們的路還長,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你說得對,我是在擔心,不過,現在想來,是我錯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說到最後,肖恩終於又恢復了平日裏那種自信的眼神,他邁着沉重的步伐向城牆邊的石臺階走去,風吹着他的披風,呼拉拉做響。軍官低頭沉思了兩秒鐘,也跟在肖恩身後向下走去。

“不可能!”力量用盡的雷家兩兄弟,異口同聲地急喊起來。


就在五秒鐘之前,就在他們的面前。那強大得不可一世的黑龍,竟然被天上飛下的兩人,一擊斃命了。雖然他們得救了,但是,這種打擊,比要了他們的命還大。世間竟然如此高人,那自己的高手排行榜,還有什麼臉面當第一?自己從小被叫做天才,一直修行了三十多年,到今天,是爲了什麼?種種心中的猜測與不滿,讓他們對眼前的現實無法接受。但,事情已經發生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