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來緩了一下,喬羽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掉,露出精壯的身體,東摸摸西捏捏之後,喬羽小聲嘀咕,“看起來也沒什麼不同……”

他也沒穿衣服,就那麼LUO奔出了密室,到浴室好好的衝了個澡、洗去一身汗漬。

擦乾淨水漬,喬羽站在鏡子前扭頭,摸摸鑲嵌在後頸上那個黑色薄片,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神色。

那是戰鬥傀儡的第二心臟,只要他大腦還完好,就算心臟被打爆了也不會死,修理翻新一樣照樣活蹦亂跳的。

同時,這東西還取代了他的精魄,成爲了新的力量之源,一個比之前更爲強大的力量之源。

只是,這樣的他,還算是個人類嗎?

末世小館 喬羽對着鏡子沉思了許久,穿好衣服,面無表情的出了房間……

洛小白今天輪值,負責巡視“遊戲大廳”。

只是她顯然有點心不在焉,不時的東張西望一番,也不知道在找什麼。

過了一會兒,代冰如往常一樣笑眯眯進了大廳,一路和大夥兒打着招呼,經過洛小白的時候他也照例打了招呼,“小白,早啊!”

“冰哥早!”洛小白招呼一聲,順口一問,“這兩天怎麼不見喬盟主過來啊?”

代冰心裏也有點疑惑,這兩天他給喬羽打電話,一開始是無人接聽,到後來直接關機了,打電話給喬羽的管家,只說他進了密室一直沒出來。

進密室代表着在打副本,可是你丫的一個副本打兩天?逗我玩呢?

代冰也不是傻子,洛小白一個盟會裏的小透明去關心喬羽來沒來幹什麼?她又不是喬羽那夥子心腹的一員,更不是喬羽那夥子迷妹的一員,這麼問,顯然是別有緣故啊!

代冰沒有回答洛小白的問題,反而笑眯眯的反問,“小白啊,我幾天不來盟會總部怎麼不見你關心啊?這麼關心喬盟主,莫不是你也愛上他那張破臉了?”

洛小白嘴角抽了抽,還是按照自己的原計劃,不好意思的說,“冰哥說哪裏話,只是上次喬盟主打本不是帶上我了嗎?後來副本里出了些意外我們分開了,最後看到他的時候是和加百列決戰,然後路西法降臨我們都被定住了,恢復之後就不見了喬盟主,他不在,打BOSS的獎勵都被別人給霸佔了,我和柳澄姐除了基礎獎勵毛都沒分到一根,所以就想問問喬盟主爲啥提前退出副本了。”

“《康斯坦丁》副本?”代冰眼皮子跳了跳,又問,“在路西法降臨之前,喬羽在幹什麼?”

“喬盟主在把康斯坦丁殺了。”洛小白很“老實”的說道。

代冰:……

“他殺康斯坦丁幹什麼?腦子有坑嗎?”代冰有點不信這是喬羽會幹出來的事情。

洛小白聳聳肩,一副“我哪裏知道他在想什麼”的表情。

“他不會被路西法給幹掉了吧……”代冰自語。

洛小白使勁搖頭,“沒有。”

代冰翻了翻白眼,“他沒死你擔心個屁!等他哪天死了你再來擔心吧!”

“代冰,你就那麼想我死?”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從倆人背後傳來。

代冰和洛小白一起轉頭,看到了撲克臉的喬羽。

看到喬羽的樣子,代冰彷彿嚇了一大跳般,“嚇!喬羽!你今天竟然是板着臉的?!竟然沒有露出噁心人的微笑?!”

喬羽的臉更黑了。

代冰又伸手賤兮兮的拍拍喬羽的肩膀,說,“這樣纔好嘛!做人就要坦坦蕩蕩的以真面目示人,每天演戲累不累啊,你又不是個演員!”

喬羽真想一巴掌呼死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傢伙,不過還是忍了。

代冰可以被任何人殺死,但不能死在他手裏,不然冰羽盟就要亂了。

喬羽瞪了代冰一眼,沒好氣的把他的手甩開,徑直走向大廳中的一個座位,那是喬羽的一個心腹手下,剛剛打完副本,正坐在椅子上放空。

喬羽走到他旁邊,直接問,“上次讓你調查的事情,調查好了嗎?”

那人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立刻拿起手機,“早就調查好了,我這就把資料發給您。”

喬羽收到資料瞧了一眼,便又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大廳。

不遠處的洛小白眼睛珠子轉了轉,笑嘻嘻的走到那人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老常,今天我生日,中午請大家吃飯喝酒,你來不來?”

常益立刻應下,“來啊!能白吃白喝爲啥不來?”

……

喬羽出了總部,立刻用手機訂了一張最近的去雲城的機票直奔機場。

很顯然,他已經等不及去找黎曉曉算賬了。

如果不是黎曉曉那個混蛋,他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如今戰鬥力是比以往更強,但,卻是成了他人的奴隸一般,這叫心高氣傲的喬羽怎麼能不心存怨恨?!

而怨恨的對象,自然就是那個可惡的黎曉曉了。

其實黎曉曉也一直在擔心喬羽殺過來找他麻煩,不過等了兩天卻是風平浪靜,那邊柳澄也沒發來什麼消息,聯想到副本里路西法對喬羽做的事,讓他覺得喬羽肯定是出了什麼事,但到底出了什麼事,他就不得而知了。

下班時候,如往常一般,黎曉曉打了個車去往貓吧準備找基友們喝酒吹牛。

可是剛剛踏進貓吧,他就頓住了腳步,有種扭頭就跑的衝動。

這會兒時間還早,夜生活還沒開始,貓吧裏除了那幾個黎曉曉的好基友,只有一個人。

一個穿着騷包白西服的人,坐在進門正中的小桌旁,正呷着一杯雞尾酒。

不是喬羽是誰?!

黎曉曉和喬羽那點破事這屋子裏的人誰不知道?所以大夥兒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讓黎曉曉跑都沒法跑。

他敢打包票,如果他跑了,這屋子裏有一個算一個,連只貓都不會活下來!

黎曉曉揉揉臉,換上一副燦爛的笑臉,硬着頭皮走了過去,“喬盟主啊,真是稀客!” 喬羽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裝的領子,沒有平時那僞善的笑容,冷着一張臉毫不客氣用充滿殺氣的眼神望着黎曉曉。

“跟我走一趟吧!”喬羽說着,徑直走到貓吧門口,推開門,扭頭看着沒動彈的黎曉曉,“走就死你一個,留就死你們全部,你考慮考慮。”

說完喬羽走出門口,抽出一根菸點了起來。

郝帥想說什麼,被黎曉曉用眼神阻止了,他衝酒吧內的衆人搖搖頭,指了指自己手裏的手機,便轉身跟着喬羽出去了。

看到黎曉曉出來,喬羽把剛剛抽了兩口的煙一丟,狠狠一腳碾滅,猛地一蹬地,風一般的掠了出去!眨眼間便衝出好遠!

黎曉曉沒吭聲,默默跟上。

兩道幾乎看不清的影子在雲城內穿梭,很快便來到城市邊緣一處圍起來的空地。

這是剛剛賣出的一塊土地,開發商只是將其圍了起來還沒正式開始動工,所以裏面一個鬼影子都沒有,是個殺人拋屍的好地方,只要埋的夠深,讓他們挖地基也挖不到,那麼將來樓蓋起來,也就再也找不到屍體了。

“據說開發商請香江的大師看過風水,這裏可是風水寶地。”喬羽看着黎曉曉,“不知你對這塊埋骨地滿不滿意?”

黎曉曉有些疑惑的瞅着喬羽,他感覺喬羽與以前完全不同了。

黎曉曉自打真正開啓了血脈傳承之後,對於邪惡氣息的感覺非常敏銳,之前遇到喬羽的時候,他身上總是散發着一股子讓人噁心的邪惡味道,可是如今,他身上那種味道竟然完全消失無蹤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及其陌生、卻又有點兒熟悉的味道,只是黎曉曉搞不懂這一絲熟悉源自何處。

“你真是喬羽?”黎曉曉忍不住問出來,“不會是別人冒充的吧! 華山神門 況且,你如果想在現實裏對付我,應該早就來了,何必等到現在?你就不擔心這麼光明正大的殺了我爲你帶來無盡的麻煩,畢竟,我的身份你應該是知道的。”

喬羽點點頭,“你的身份的確是個麻煩,畢竟,穆大王勢力之大,麾下也不乏能人異士,帝皇級玩家在他面前也不算什麼,但……我等不及了。”

喬羽兇狠的目光直射黎曉曉眼睛,“我一刻也等不及了!”

喬羽當然不會告訴黎曉曉,他等不及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因爲,他現在的“主人”可不一般,只要有“主人”的支持,即使穆大王,也拿他無可奈何。

“別說廢話了,有什麼本事就拿出來,我今天讓你死的心服口服!”喬羽一雙拳頭捏的咯咯作響,死盯着黎曉曉說道。

黎曉曉默默的看了看喬羽的拳頭一眼,“你不變身打得過我嗎?畢竟我現在也不是吳下阿蒙了!”

黎曉曉一句話就戳中了喬羽心頭的傷口,戳了他個鮮血淋漓!

喬羽眼睛瞬間泛紅,怒吼一聲,合身撲來,頗有些野外熊瞎子的氣勢,奔跑中帶起的勁風致飛沙走石,高速揚起的泥土自黎曉曉臉側刮過,刮的他臉上生痛!

MMP!這混蛋好像更強了……

黎曉曉當然不會選擇和喬羽硬碰硬,雖然被喬羽威脅了要殺死郝帥他們而不得不跟他來這裏單挑,但傻子纔會和他正面剛呢!這會兒可沒神裝在手!

所以黎曉曉扭頭就跑,和喬羽在這偌大的工地裏玩起了“來追我啊追上我就讓你嘿嘿嘿”的遊戲。

喬羽雖然對於黎曉曉這種不要臉的行爲十分氣惱,但卻也沒說什麼,只是冷笑着追逐黎曉曉,心說你跑啊,我看你的體力能支撐到幾時!待你跑不動了,我便先把你手腳打斷,再好好的炮製炮製一番!

喬羽和黎曉曉在玩你追我逃遊戲的時候,這邊郝帥已經報了警。

是的,報警。

“什麼?!黎曉曉被歹人劫持?!”張可蒙感覺自己頭頂上跑過了一羣草泥馬,好不容易安生一段日子,這又來了麻煩事!

別人不知道,張可蒙還能不知道?黎曉曉那可不是普通人,能劫持他的,自然也不是普通人,而他手下的警察們,可特麼都是普通人!

這怎麼管?

張可蒙覺得自己不能硬着頭皮接下這事兒,他們不可能救得了黎曉曉,到時候輕則丟官降職,重則小命都要丟在那劫匪手裏!

想了想,張可懞直接給黎城打了電話,將事情敘述了一遍,直截了當的說道,“那劫匪可不是普通人,而是‘特殊能力者’,我們刑警隊恐怕很難從他們手中救下黎曉曉,我來申請特殊部隊的話手續繁雜恐怕要不少時間,恐怕到時候黃花菜都要涼了,所以請您即刻聯絡他們出動吧!”

隨後張可蒙便把地址也給了黎城。

天眼遍佈全城,張可蒙對付不了喬羽,但是定位他們卻是易如反掌。

古人講‘學成文武藝、貨於帝王家’,其實到了現代也是如此。

那些玩家在擁有了特殊能力後,有如師無一一般熱心於除魔衛道的,有如言千殤一般繼續忠於自己愛好的,還有如林直一一般繼續老本行的……嗯,還有很多不怎麼聰明的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但更多的卻是憑藉着能力依附大勢力換來榮華富貴。

還有追求權力與榮譽的,便加入了相關國家機構。

總之對這個世界上那些有身份的人來說,玩家的存在並不是什麼祕密,甚至每一座一線城市裏都會設置一個特殊機構,裏面便有不少的特殊能力者工作。

這樣的機構雲城也有,黎城不敢耽擱,立刻將事情告訴了穆大小姐,倆人利用各自的關係,很快便調出了一支特殊部隊奔往工地救人,黎城和穆大小姐也坐上了警車一起去了現場。

而這個時候,黎曉曉還在利用自身的速度優勢與喬羽周旋,而隨着時間的流逝,黎曉曉越發的肯定了一件事——喬羽身上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喬羽可是地獄龍族,他變身之後有翅膀的!而他飛行的速度遠超黎曉曉奔跑的速度,爲什麼在那麼久都追不上黎曉曉的前提下還不變身?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了吧!

想到這一條,黎曉曉心裏輕鬆了點,拖的時間越久,他獲救的可能性就越大!

不過黎曉曉和喬羽倆人都不知道,其實在他們開始追逐不久,就有一個不速之客悄悄的來到了這片工地,暗中窺探着他們。 小丑從未放棄過與黎曉曉爭奪身體的想法,吳楓的身體雖強,但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身體嘛,自然還是原裝的好。

傷勢恢復後,小丑一邊利用吳楓的存貨默默的強化自身,一邊暗中注意着黎曉曉的動向,至於黎曉曉經常出沒的貓吧,更是被他在大門口安了個監控攝像頭,所以,黎曉曉和喬羽一起離開後,第一個跟上去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好在附近溜達的小丑。

一開始看黎曉曉被喬羽追的跟條狗似的落荒而逃,小丑還是感覺挺爽的,叫你這壞的腦子流膿的傢伙陰我?!報應來了吧!

至於當初陰了他的實際是王瀟南一夥人而不是黎曉曉這件事……反正小丑是把賬算在黎曉曉頭上的。

黎曉曉自然不是坐以待斃的那種人,自打第一眼瞧見喬羽,他就開始謀劃怎麼逃脫一劫了,走的時候便示意郝帥喊人。

當然黎曉曉並不期待郝帥喊來的人能解救他,除非他能喊來無面……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黎曉曉想法是,郝帥肯定能領會他的意思,直接報警,最好直接打電話給張可蒙,然後張可蒙就帶着大隊警察開着無數警車烏拉烏拉的衝到工地來救他。

倒不是指望警察叔叔能打退喬羽,而是,那麼多人過來的話,喬羽自然會投鼠忌器不敢胡來。

畢竟這是個法治時代,雖然因爲玩家的存在導致這些人會仗着自己的能力幹一些不那麼合法的事兒爲自己牟利,但只要不過分,上面兒也會給個面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但如果太過分,比如對抗執法機構?

那是活膩歪了吧!

甭管你是玩家還是其他超能力者什麼玩意,敢和國家機器對着幹那也就離死不遠了……

黎曉曉覺得吧,喬羽這回來殺他純粹是一時之怒,等警察叔叔讓他冷靜下來,他就會想清楚在現實中明殺黎曉曉是一件多不靠譜的事情,想通了也就自己走了。

可惜黎曉曉不知道,郝帥倒是領會了他的意思,可是張可蒙沒領會啊!爲了擔心賠了夫人又折兵,索性把事兒捅給了黎城……這樣排場是更大了,然而浪費的時間也更多了。

如果黎曉曉知道,肯定會一口老血噴出來,然後詛咒張可蒙一輩子吃方便麪沒調料包叫外賣沒筷子!

然而他什麼都不知道,還在滿心希翼的等着張可蒙帶着大隊警察叔叔來,至於自己能不能撐到警察叔叔來?

嗯,最近自信心膨脹的黎曉曉覺得自己應該沒問題。

不過事實證明,黎曉曉的自信心可歸屬於蜜汁自信。

人類保持着最高速度奔跑可以堅持多久呢?黎曉曉表示不知道,反正他現在不屬於人類,而是神族。

黎曉曉覺得自己的話,半個小時沒問題,半個小時也足夠警察叔叔來救場了。

而這純屬男人天性中的自我感覺良好。

很多男人都覺得自己半小時妥妥的沒問題,但真的一比劃,其實也就是十分鐘的事兒。

所以,十分鐘後就感覺自己腿軟了。

喬羽的速度沒比他快,但也絲毫不比他慢,而在偷偷瞅了一眼喬羽之後,黎曉曉心裏哇涼哇涼的,那傢伙一滴汗都沒流,分明是後勁十足的狀態啊!

如果他慢下來,分分鐘會被喬羽追上活活捶死的!

那等張可蒙來了之後可就只能給他收屍了……八成還是殘缺不全的那種,以喬羽對他的恨意,不把他撕成百八十塊肯定是不解恨的啊!

想到張可蒙把他一塊塊撿起來然後玩拼圖一樣的拼起來的情形……

黎曉曉打了個寒顫,一邊用求生欲維持着自己的高速奔跑,一邊大聲勸着喬羽,“喬羽,你這是何必呢?咱們江湖事江湖了、遊戲裏解決恩怨不行麼?你在這兒殺了我能落下什麼好?我家裏人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特麼都成別人奴隸了,我還在乎這個?!

喬羽當然不會說給黎曉曉聽,只是悶頭追他,只恨這改造過的身體速度太慢……這也沒辦法,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在力量耐力達到一個極端的情況下,能擁有如此快的速度已經是很不錯了!

“跑不動了吧!”喬羽冷笑,“乖乖立正站好,我還能留個你全屍!”

“死都死了我特麼還在乎是不是全屍?!” 出軌的女人 黎曉曉違心的大吼一聲,繼續勸,“你都帝皇級玩家了!你回憶一下!你走到這一步多不容易!何必跟我這樣的同歸於盡呢?!你不覺得虧得慌嗎?!”

誰特麼要和你同歸於盡?!勞資現在可以換臉的!殺了你再改頭換面換個身份!誰又能查得出?!

喬羽罵了一聲,下意識的摸向袖口,摸了個空纔想起來因爲要坐飛機過安檢所以那些好用的小玩意都扔家裏沒帶。

哼!反正那小子看樣子是堅持不住了,即使不用武器,我照樣能徒手撕了你!

黎曉曉大汗淋漓,感覺自己真真是有些堅持不住了,身子裏空虛虛的痛,可能跑着跑着下一秒就要一頭栽倒在地。

原本在遠處看好戲的小丑,看到黎曉曉面色蒼白氣息不穩的模樣,也知道他堅持不了了。

“竟然沒喊救兵嗎?”小丑瞅了瞅工地外面安靜的路面,有些疑惑。

孤注一擲,這可不像是黎曉曉的風格啊,提前買保險纔是這個怕死鬼應該做的事兒……

怎麼辦? 撒旦危情:大亨的豪門叛妻 就這麼看着喬羽把黎曉曉給殺了?

是挺解恨的,但……看那喬羽手中並沒有任何兵器,看來是慣用徒手戰鬥的人,不是拳頭就是爪,一拳頭把黎曉曉腦袋打爆?或者一爪子把黎曉曉身上開個透明窟窿?!

那樣的話,黎曉曉的身體也就毀了,他咋辦?

不行,得跟那個喬羽說道說道,讓他最好只消滅黎曉曉的靈魂,把身體留給他小丑。

小丑想着,便從暗處跳了出來,衝進了兩人的戰圈。

忽然跑出來個人,黎曉曉和喬羽都第一時間轉過頭看,黎曉曉本以爲是救兵到了,結果一看是頂着吳楓臉的小丑,立刻就是一頭的黑線,麻蛋真是禍不單行啊…… 喬羽並不認識吳楓,看到小丑立刻目露兇光,“滾開!別多管閒事!”

“不是不是!我不是來管閒事的!”小丑把頭搖的撥浪鼓似的,笑眯眯的看着喬羽,“這位大佬,我想跟你商量個事,我看上這小子的身體了,你能不能只消滅他的靈魂,把身體完好無損的留給我?放心肯定不會白麻煩你,我願意把我全部身家三十萬靈幣都給你怎麼樣?”

反正小丑也進不了電影世界,吳楓那小子賬戶上的靈幣對他來說連廢紙都不如,如果能廢物利用換來黎曉曉完好無損的身體那當然是極好的。

喬羽聞言便是有些心動,咦?這買賣合算啊!可惜……

他如果還擁有地獄龍族的力量,自然可以只消滅黎曉曉的靈魂而留下完好的皮囊,只可惜,現在他已經失去了地獄龍族的力量,變成了一個改造人的戰鬥傀儡,他的靈魂核心被禁錮在腦後那個薄片裏面,別人無法從靈魂層面上傷害他,他也別想從靈魂層面上傷害到別人。

說白了,他不過是一部強大的殺人機器罷了,別說滅魂類的法術了,就連普通的法術他也施展不了。

所以可惜,沒了個可以白賺三十萬靈幣的機會。

“不怎麼樣。”喬羽冷冷看着小丑,“滾開!別妨礙我,我要把這小子碎屍萬段!誰也別想阻止我!”

臥槽?!

小丑有點傻眼,他可沒想到喬羽會拒絕這麼合算的買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