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連元始天尊的轉世都敢得罪?

不知道,他可是玉帝最要好的兄弟嗎?」

龍匡掃了一眼看似粗獷,實則狡黠的赤發大仙,淡淡道:

「一個註定要死掉的角色。

有什麼不能得罪?

未來,註定屬於帝子無言。

說不定連三清都要歸帝子統領。」

赤發仙人一愣,然後笑道:

「你就這麼確定,鹿一凡會死在無量劫中嗎?」

龍匡點頭道:

「無量劫有多麼可怕,無十三有多麼恐怖。

你沒有經歷當年那場災難是絕對體會不到的!

連佛祖,玉帝,三清,全都被禁錮了。

最後還是靠著十顆古佛舍利,外加齊天大聖孫悟空犧牲自己才勉強封印住了無十三。

雖然孫悟空後來被如來以大神通復活,實力卻大不如前了。

而無十三呢?

如今他與天道融為一體。

與無量劫結為一處。

實力比之前,更進了不知道千倍萬倍!

鹿一凡,焉能不死?」

赤發大仙默然。

「倒是你!

竟敢幫鹿一凡。

難道不怕帝子問罪嗎?」

龍匡冷笑道。

赤發大仙哈哈大笑道:

「若是帝子真能成為地府之主,三界之主。

我將成為他的臣子。

三界之主,又怎會為難自己的臣子呢?」

龍匡沒有說話。

只是心裡暗自感嘆。

帝子無言一旦上位。

你絕對第一個要死!

自古王侯將相,都是踏著屍山血海上來的,這一點你心裡沒點13數嗎?

而另外一邊。

一百多麼仙人已經過橋。

另外九百多仙人,死活無法進入豐都鬼城內。

灰溜溜的被淘汰離開了。

此刻。

唯獨剩下了鹿一凡一人,面對這咫尺天涯橋。

思索著過橋之法。

「小子別浪費時間了!!!」

「就你一個了,快點吧!!!」

「反正你也進不了城,趕緊認輸滾蛋吧!!!」

「……」

一眾仙人在城內不耐煩的叫著道。

在他們看來。

哪怕你前世貴為元始天尊。

哪怕你是玉帝最好的兄弟。

但是註定要死的結局,讓他們根本無所畏懼。

更何況。

這裡還有帝子無言,未來的三界之主幫著他們。

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跪舔的機會。

此時。

帝子無言開口道:

「輪轉王,這個凡人是不是耽擱的時間太久了點?」

那語氣。

根本沒有一點尊敬。

似乎在對一個下屬說話。

輪轉王心中惱怒,卻只能催促道;

「鹿一凡,該你了。」

鹿一凡這才抬頭問道:

「是不是只要能通過,什麼方法都可以?」

輪轉王點頭道:

「對。」

「好!看我的!」

說完。

鹿一凡竟然直接撲入蓮花池內,濺起浪花朵朵。

眾仙目瞪口呆。

這凡人在搞什麼鬼?

居然不是奔著橋去,而是直接跳水?

這是棄療了嗎?

然而。

就看到鹿一凡雙臂划動。

游向了木橋。

隨後伸出雙臂,抓住橋樑。

猶如攀索一般。

雙手交錯。

迅速向前。

很快,竟然身影也消失在了木橋深處。

進入了豐都鬼城!

仙人們是一片嘩然。

鹿一凡過橋的方式匪夷所思,近乎無賴!

別人都是想破腦袋,怎麼破這木橋的禁制。

他倒好。

看出來這木橋上的橋樑是不變的。

竟然直接游泳過橋,毫不費勁的爬上去了!

來參加比賽的,都是三界最優秀的二代仙人。

大家也不是沒有看出來,這個方法能過橋。

但是誰也沒有鹿一凡臉皮厚,用這種方法過橋!

而且。

他們知道,即便是用了這種方法過橋。

第一關都要取巧,後面還用得著繼續下去嗎?

龍匡咬牙道:

「卑鄙!無恥啊!!!」

眾仙也紛紛叫道:

「輪轉王,這應該不算數吧?」

「對!!!這也太有辱我們這些靠實力過橋的仙人了!!!」

「我強烈要求,將鹿一凡淘汰!!!」

「這傢伙作弊!!!」

帝子無言也看向了輪轉,淡淡道:

「輪轉王,鹿一凡此舉,有欠正道。

乃是歪門邪道!」

輪轉王卻是哈哈大笑道:

「何為正?

何為邪?

能過去就是正道!

殊不知,萬般皆法,萬法歸一嗎?」 懟的太痛快了!

尤其是看到帝子無言那張臭到發白的臉。

他就想笑!

仗著玉帝的寵愛,就敢在地府與我這十殿閻羅之一的輪轉王開懟?

你算什麼玩意!!!

而另一邊。

鹿一凡一踏入咫尺天涯橋內后。

他眼前的視野突然一開闊。

一片巨大的森林橫亘在了鹿一凡的面前。

這森林裡的樹木,全是森森白骨。

無數幽魂,在其間飛舞。

看上去就讓人頭皮發麻。

「嘿,小子,第一關你耍賴皮,算你運氣好。

這第二關,白骨魔森,我看你怎麼過!」

在白骨魔森外,龍匡冷笑著道。

「就他區區一介凡人,也想過白骨魔森?」

「當年帝子無言來這裡鍛煉心性,也僅僅只能達到第六層。

現在,他應該能到第十層了吧?」

「說不定,可以踏入第十二層呢?

畢竟過了幾千萬年了。

帝子的實力已經遠非我們可以揣摩的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