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當然不想給強良頭潑冷水,於是微微笑道:“算你能取勝,可也廢了不少力氣,實在得不償失。我們只要在此耐心等候,肯定會有妖孽攜帶寶物前來,到時候我們只要搶下一二,便可順利山了,闖山可要輕鬆太多了。你說對吧?”

強良點頭應道:“確實輕鬆多了,可誰知道那些妖孽什麼時候來啊?”

兩人這邊正說着呢,兩個“倒黴鬼”送門來了。

童言瞟了一眼,然後向強良笑道:“說曹操,曹操到。是它們了!”

強良聽此,二話不說衝了過去。

那兩個小妖雖然化爲人形,可身的妖氣卻十分明顯,看着他們興奮的往前走,很可能是第一次來這兒。不過可惜的是,他們遇到了童言等人,只能說他們時運不濟。

強良動作很快,眨眼的工夫衝到了兩個小妖的面前。

兩個小妖哪裏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盯了,還以爲強良這漢子是過來寒暄的。其的一個小妖當即禮貌的道:“這位兄臺,不知攔住我們的去路所爲何事啊?”

強良聽此,立刻冷聲道:“我來是向你們借點兒東西的,如果有,借給我吧!”

兩個小妖不解,相視一眼後,另一個小妖發問道:“兄臺,你要借些什麼呢?”

天才狂醫 強良活動了一下脖頸,然後回答道:“金銀細軟,珍異寶!”

那小妖聽此,趕忙問道:“兄臺,你要借多少?我們身攜帶的也不多,還請不要讓我們太過爲難。”

強良擺弄了一下手指頭,然後高聲應道:“我們有三個人,足夠我們三個人登瀛洲山可以了。”

小妖聽此,驚聲道:“什麼?你們是三個人?我們哪兒去弄那麼多的寶貝啊?兄臺,我們頂多帶你一個人一起山,可若是三個人,只能愛莫能助了。”

強良嘿嘿一笑道:“把你們兩個的也讓出來,不夠了嗎?不想死的,乖乖把身的寶貝全部交出來。否則的話,我現在滅了你們。”

話聲剛落,看他怒目圓瞪,逼人的氣息也隨之外散開來。

這兩個小妖雖不想惹事,可現在強良明擺着要硬搶了,他們再是不濟,也要竭力反抗一番。

“大漢,我們以禮相待,你卻得寸進尺,真當我們是軟柿子,想捏捏嗎?實話告訴你,我們是萬仙盟的人,你若敢對我們造次,我們盟主和幾位大仙絕饒不了你。”

強良攥了攥拳頭,接着哈哈大笑道:“萬仙盟?萬仙盟是個什麼東西?大爺我這裏只有八個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說到這裏,他猛地一拳打出,離他稍近一點兒的小妖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被他一拳直接砸倒在地,慘叫連連。

另一個小妖一看情形不對,轉身要逃離此地,可還未等他跑出幾步,也被強良追,一拳打倒。

因爲之前在守門神那裏沒有佔到便宜,強良一直都憋着一股氣,現在正好把氣撒在這兩個小妖的身,把這兩個小妖打得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趴在地瑟瑟發抖。

“我再說一遍,把你們身的寶貝全部交出來。不聽警告者,後果自負!”

被狠揍了一頓,兩個小妖哪裏還敢硬撐,當即苦苦哀求道:“大爺饒命,饒命啊!我們這照做,還請大爺手下留情!”

他們一邊哀求,一邊從身往外拿東西,僅僅一會兒工夫,十幾件寶貝以及幾塊兒金條銀條這麼堆在了他們的身前。

直到此刻,童言和黑美人才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

童言將一直抱着的大頭怪往地一放,然後向黑美人笑問道:“美人姐姐,這麼多的寶貝,夠我們山了吧?”

黑美人點頭笑道:“綽綽有餘了!還真別說,兩個小妖,竟然有這麼多的寶貝。看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她一邊這麼說着,一邊用腳尖輕輕地踢了踢堆在一起的寶貝。直到她看見了一根金釵,這才趕忙蹲下身來。

“呦!竟然還有這等稀罕物呢!我說童言弟弟,這金釵姐姐我瞧了,你可否將它贈予給我啊?”

童言聽此,微微笑道:“姐姐說笑了,你若瞧眼,儘管收下便是。再者說,我這也是借花獻佛,你能瞧眼,那是我的榮幸。”

黑美人甜甜的笑了笑,隨即將那金釵拿在手把玩了起來。

現在已經有了山的條件,自然沒必要繼續逗留於此。幾人拿好這兩個小妖的寶貝和金銀,便再次來到了第一道門的守門神前。

而正當他們打算“花錢免災”之刻,沒想到竟又來了幾隻妖。只是與之前的兩個小妖不同的是,這次來的都是老妖,而且還盯了童言他們。

總算是碰到硬茬兒了,瀛洲山的第一戰看來已經不可避免了! 雖然之前強良和守門神大打出手,但這守門神倒也沒有多加爲難,只是順帶提了一句道:“還要硬闖嗎?如果不是,那拜山吧!”

童言聽此,開口笑道:“剛纔我兄弟多有冒犯,還請門神多多見諒。我們不敢擅闖,這次是誠心拜山。你且看看,這些金銀,可夠我們山之用嗎?”

說着,他取出幾根金條銀條雙手奉。

守門神見此,點了點頭道:“夠了,把它們放在龍柱之下,你們可以山了!”

童言微微一笑,隨即捧着這些金條銀條來到一旁的盤龍門柱下,直接放了下來。

他這邊剛剛將金條銀條放下,未曾想那門柱之的盤龍竟突然閃爍起金光來,再之後那金色盤龍大口一張,這些金條銀條這樣全被吸入了龍嘴之。

等到金光暗淡下來,金條銀條已然被盤龍吞下,再也看不見分毫。

童言見此,微微笑了笑,然後向強良等人說道:“走吧,我們山!”

強良和黑美人、大頭怪聞此,便要擡腿通過第一道山門。

可在這時,幾道黑影突然從遠處疾馳而來,眨眼間的功夫已經來到了衆人的跟前。

律師牆角不好撬 這幾人都身着寬鬆長袍,打扮的頗像古時候的有錢員外老爺。但從他們身溢出的妖氣來看,這幾個傢伙皆是道行極深的老妖,實力定然不弱。

童言此刻只想快些山,所以並不想節外生枝。可他這麼想,別人卻不這麼想。如這幾個突然到此的老妖,擺明了是來找事的。

其一個白髮蒼蒼,手持柺杖的老妖率先開口道:“呦呵!今個兒這是什麼風啊?怎麼連阿貓阿狗都給吹到了瀛洲山呢?莫不是也想湊湊萬仙盟的熱鬧嗎?”

另一個黑臉的老妖當即附和道:“這麼大的蛋糕,誰不想吃一口?只是有些傢伙不自量力,也不怕給撐死在這兒。真是笑話!”

童言把這些話聽在耳,雖有疑問,卻不想現在發問,於是向強良他們說道:“我們山吧,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還有兩門要拜呢!”

強良雖然有點兒火氣,可童言這麼說了,也不好跟這幾個老妖計較什麼。

童言擡腿向前,率先通過了第一道門。而在通過第一道門之時,他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被什麼東西窺視過一般。他想抗拒,卻發現根本無力改變什麼。這種無力抗拒的情形並不常見,可這也間接的說明,瀛洲山絕不簡單。

他這邊過了第一道門,強良和黑美人、大頭怪也紛紛跟。

本以爲他們不去計較,便可息事寧人,但事與願違的是,那幾個老妖竟以爲他們幾個好欺負,竟然不依不饒的追了來。

看這幾個老妖動作極其迅猛,僅僅一會兒工夫攔住了童言等人的山去路。

剛纔那囂張的白髮老妖再次口出狂言道:“幾個無知小輩,剛纔我們說的話,看來你們是壓根兒沒有聽進去啊!既然不識好歹,那別怪我們心狠手辣了。”

有句話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現在這幾個老妖已經如此咄咄逼人,童言若是繼續謙讓,真的被人踩在腳下了。

童言打量了一下這幾個老妖,然後輕笑道:“怎麼?我們若是繼續山,難不成還要血濺當場嗎?正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幾位如此蠻橫無理,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黑臉老妖不屑一笑道:“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此次來瀛洲山的人已經足夠多了,你們若是還要前行,未免不識好歹。識時務者爲俊傑,不聽勸阻,註定死路一條!”

童言冷笑一聲道:“好一個弱肉強食,你們以爲我們是弱者,便想任意欺壓嗎?好,現在我覺得你們是弱者,滅了你們,是不是也算順應天道了呢?”

黑臉老妖一時語塞,另一個紅臉老妖卻狠狠地道:“臭小子,你若有這個本事,那試試看。如若沒有,那把命撂這兒!”

童言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活動了一下脖頸。

他這一舉動,其實也等於表露了他現在的態度。

強良早已怒不可遏,一看童言都要動手了,哪裏還管其他,直接前一步,向幾個老妖惡聲道:“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膽敢跟我老大無禮。真是該死!老大,這幾個小砸碎交給我了。”

話聲剛落,他猛地衝前去,一拳便向那當首的白髮老妖打了過去。

這幾個老妖實力不弱,尤以當首的白髮老妖最爲出衆。強良一拳猛擊而出,雖然力道不錯,可速度算不得快,所以還未等他的拳面擊那白髮老妖的臉,後者便向後一跳,輕易的躲避開來。

一拳未,強良轉而又出一拳,可結果仍是如此,打了個空。

連續兩拳都沒有斬獲,強良不免有些惱羞成怒。

一夜驚喜:顧少輕點愛 眼看他要再次出手,一直躲避的白髮老妖開始了還擊。

也不知道這白髮老妖的本體是什麼,但他的還擊卻令人防不勝防。只見他眼泛起紅光,紅光突然暴漲,還未等強良反應過來。他已經貼身前,一爪猛地掏向了強良的胸口。

也好在強良皮糙肉厚,白髮老妖的這一爪雖然剛猛,卻沒能掏進強良的體內,只是在強良的胸前留下了五道深深的傷口。

強良察覺自己受創,雙拳立刻合力向身前的白髮老妖砸去。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可又在這時,白髮老妖的眼紅光再次暴增,下一瞬竟已繞到了強良的身後。

強良躲閃不得,背也不可避免的被抓出了數道血痕。

連遭打擊,強良怒火沖天,當即喚出黃蛇抓入手,然後轉圈似的掄了起來。

只可惜,他這邊猛掄黃蛇卻沒能擊那白髮老妖分毫,反而被那老妖退到遠處,放聲嘲笑起來。

童言看在眼裏,不免輕輕地搖了搖頭。事實,以強良的實力,絕對完勝這白髮老妖。

可這白髮老妖擅長貼身纏鬥,再加一雙眼睛能夠擾人心神,所以這幾個回合打下來,強良才落得如此下風。

童言可不想讓強良繼續“出醜”,所以身形一閃,助戰前來。

一個移形換位,可謂是神出鬼沒,那白髮老妖還在洋洋得意,卻不知道“厄運”已經來臨,而且無處可逃。 童言雖然表面看質彬彬,謙遜有禮,可對付妖魔鬼怪,他卻向來心狠手辣,決不留情。 !

這會兒他突然出手,自然不是想出手教訓一下那麼簡單,他要做的是,讓這白髮老妖瞬間喪失戰鬥力,爲強良出口惡氣。

他這邊身形突然消失,還是被幾個老妖察覺到了。但可惜的是,他們即使有所察覺,也無力改變什麼。因爲童言再次現身之時,已經來到了那白髮老妖的正前方,未等白髮老妖反應過來,童言已經使出五指神劍的兩劍,正這白髮老妖的雙眼。

“啊……啊……”

童言可沒心情聽這白髮老妖鬼哭狼嚎,再次使出移形換位,便退回了原處。

他這幾個動作實在太快了,快到驚住了在場的衆人,快到很多人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

那白髮老妖雙眼被廢,雙手捂着眼睛一通亂喊亂叫,可這在童言看來,完全是他咎由自取,根本怨不得旁人。而且除此之外,等待他的還將是更大的厄運,因爲強良已經掄起了手的黃蛇,直接向他的腦袋抽了過去。

聽到“嘭”的一聲響,強良的黃蛇正這白髮老妖的腦袋,在強大的抽擊之下,那白髮老妖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直接破碎開來,再也沒有復原的可能了。

白髮老妖腦袋破碎,當即倒在地,只見他身體抽搐了幾下,最後直接化爲了一隻無頭的白毛狸貓。感情這傢伙是個狸貓妖,之前還羞辱童言他們是阿貓阿狗,這回算是徹底打了自己的臉,而且連命也搭了進去。

白毛狸貓妖這麼一死,剩下的幾隻老妖都被嚇破了膽子。他們本以爲童言這夥人只是些小角色,現在看來,他們簡直是有眼無珠,在太歲頭動土,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強良滅了狸貓妖,心情可謂大好,不過更多的則是興奮。他扭頭看向剩下的幾個老妖,然後嘿嘿一笑道:“你們幾個,還要不要過來劃劃?不是說弱肉強食嗎?你們這些孽障,還真是弱到家了。大爺我今天心情好,索性送你們一併路吧!”

說到這裏,他要再次出手。

這些老妖,哪一個不是有幾百年的道行,能活到他們這歲數,估計猴子都精。其實他們心裏清楚,最厲害的人不是面前這兇悍的強良,而是剛纔小試身手的童言還有那不顯山不露水的黑美人。

所以現在一看強良還要繼續大開殺戒,趕忙紛紛跪地求饒道:“高人饒命,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剛纔多有得罪,還請諸位高人開一面,饒過我們這一次吧!”

強良聽此,冷笑一聲道:“饒過你們?想得美!剛纔不是還要我們的命嗎?現在知道怕了,是不是太晚了?今兒個,你們一個也別想活,都給我準備受死吧!”

話聲剛落,他要繼續動手。

童言一看,趕忙阻止道:“強良且慢!容我問他們幾件事兒,如果他們不老實交代,你再除掉他們不遲。”

強良聞此,舉起的手立刻放了下來,然後向那幾個老妖高聲喝道:“不想死的,老老實實回我老大的話,否則,我將你們的腦袋全部擰下來,一個一個敲碎。聽清楚了沒有?”

幾個老妖嚇得膽戰心驚,一聽此言,趕忙連連應是。

童言微微笑了笑,這纔開口問道:“你們爲什麼想殺我們?總不會只是因爲我們看去像軟柿子吧?”

全民皆病 黑臉老妖趕忙答道:“高人,是我們有眼無珠,不知天高地厚,若是知道你們都是高人,我們是萬萬不敢冒犯的。至於我們爲什麼……爲什麼想害你們,是因爲……是因爲這次集會的好處那麼多,前去參與的人越少,我們也多能分得一點兒,所以才……纔想在這兒解決掉你們。實際這一路,我們已經殺了不少人了,都是因爲這個原因。”

童言聽此,輕哦了一聲,然後又問道:“那你倒是說說,萬仙盟的這次集會,到底有什麼好處?對你們真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黑臉老妖聽此一愣,不解的反問道:“高人,你該不會不知道吧?那你來這瀛洲山做什麼啊?”

強良一聽這黑臉老妖敢反問,當即怒聲道:“放肆,我老大問你什麼,你回答什麼。哪兒那麼多的廢話?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

黑臉老妖一看強良動怒,趕緊說道:“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萬仙盟這次召開集會,對外宣稱是要整合妖族,選出妖神統領妖族。但這樣根本得不到多少響應,一些道行高深的妖族前輩,根本不屑於來此摻和。所以爲了能讓妖族的強者紛紛前來,此次萬仙盟的召集者特意增加了一個彩頭,以此來吸引各方強者前來匯聚。我們之前所說的好處,指的是這個彩頭。”

童言聞此,立刻問道:“什麼彩頭?說來聽聽!”

黑臉老妖如實答道:“這彩頭是……是能讓我們修爲大增的……女媧之血!”

ωωω▪ Tтkan▪ ¢○

此言一出,童言眼頓時寒光畢現。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可惡的萬仙盟竟然膽敢以女媧之血作爲彩頭,這不僅是對女媧一族的褻瀆,更是對女媧娘娘的大不敬。

黑美人一看童言身泛起殺氣,趕忙向他安慰道:“別擔心,集會還沒有開始,我想那女媧後裔目前應該是安全的。你還有什麼要問的?趁着他們還活着,索性問個清楚吧!”

童言強壓胸怒火,然後再次問道:“這次參與萬仙盟集會的有多少妖孽?召集者又是誰?”

黑臉老妖趕忙答道:“有多少人,我……我也不太清楚,反正聽說有不少厲害的妖族前輩都來了,可謂是我妖族這千餘年來最隆重的盛會了。至於那召集者,我們其實對他的瞭解也不多。只知道他道行極深,傳聞還有天界的某位神王在背後支持他。總之,這傢伙絕對是我妖族的翹楚。高人,我知道的這麼多了。還請你……請你饒我一命吧!”

童言已經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現在他只想快點兒登瀛洲山,快點兒找到那所謂的召集者,然後將女媧後裔搭救出來,至於這幾個老妖的性命,他根本沒有放在心。

看他直接轉過身去,擡腿便快步沿着臺階向走。

強良見此,猶豫了一下,也快步跟了去。

幾個老妖本以爲逃過一劫,但可惜的是,他們卻忘記了黑美人。

黑美人擺弄了一下手指,然後笑盈盈的走前來。

那黑臉老妖一看,當即有些緊張的道:“你……你要幹什麼?高人剛纔已經答應我們了,饒過我們性命。你……你難道要言而無信嗎?”

黑美人不屑一笑道:“他說饒過你們是他的事,我想殺你們,誰也管不着。你們這幾隻小妖,還敢在我面前放肆。不殺了你們,豈不是辱沒了我黑美人的名號?”

幾個老妖一聽,都嚇得臉色大變。

“你……你說什麼?你……你是黑娘子?啊……” 童言是放過了這幾個老妖,但黑美人卻沒有放過他們,所以他們最後的下場仍舊沒有改變,還是斃命在這瀛洲山。 不能說他們運氣不濟,只能說他們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解決掉這幾隻老妖,黑美人如同沒事兒人一般的追了童言他們。

童言沒有心情去理會那幾只老妖的死活,他只想快點兒通過三門,快點兒見到那萬仙盟的召集者。

沿着陡峭的臺階一直向走,足足走了十多分鐘,他們這纔看到了第二座山門。因爲這裏是瀛洲山,不僅有山神,還有各種守護神,想待在這裏,必須遵守這裏的規矩。如不能飛行,如不能破壞這裏的山門,應該都屬於這個範疇。

童言雖然急着山,卻也明白這個時候不便節外生枝,能安安穩穩的通過三門,找到那萬仙盟的召集者,這纔是重之重。

瀛洲山的第二門和第一門相,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分別,無非是體積要第一門小了一些,再個是門柱前的兩尊石像從飛虎造型換成了兩條飛蛇。

除了這些之外,最大的不同點應該是守門神了。第一門的守門神是位雙手拄劍的將軍,而這第二門的守門神則是一個手持弓箭的半大孩子。

當然了,這第二個守門神看似孩子,而實際他的年齡也許黑美人還要大。這半大孩子從外形來看,應該也十四五歲,個頭在一米六左右,身穿着無袖皮甲,露出一對結實的胳膊,下身則是穿着皮質短褲,光着雙腳。他的模樣倒也還算俊朗,可一雙眼睛卻漆黑如墨,讓人不敢直視。最醒目的是他的一對毛絨絨的尖耳朵,很像兔子或者狗的耳朵。他的皮膚呈現小麥色,雖然整個人很瘦,卻給人一種健康的感覺。

童言盯着這守門神看了一會兒,然後向黑美人問道:“美人姐姐,這是第二位的守門神吧?給他金銀能放我們過去嗎?”

黑美人點了點頭道:“應該沒有問題,不過你等下最好不要跟這傢伙有過多的接觸。我曾聽我父親說過,這第二門的守門神和其他守門神不同,他不是瀛洲山孕育的生靈,而是從天而來。除此之外,這傢伙看去是個孩童,可戰力極強,且十分好戰。誰要是得罪了他,要麼及時逃離瀛洲山,要麼得命喪在他的箭下。總之,跟這傢伙儘量少說話,金銀細軟可以多給一些。一次性讓他滿意,你們才能平安通過。記住了嗎?”

童言聽此,輕哦了一聲,接着向強良和大頭怪囑咐道:“強良,等會兒你不要說話,這第二個守門神的脾氣不好,而且我們得罪不起。還有你,大頭怪,你也給我老實一點兒,明白嗎?”

強良本想說點兒什麼,可一看到童言那不容反抗的眼神,趕忙點頭應是。至於大頭怪,也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

一切做好安排,一行人這才繼續向第二門走來。

剛到這第二門的跟前,這第二門的守門神便開口了。“你們是要拜山,還是闖山?”

跟第一門的守門神所說一般無二,這倒是讓童言鬆了一口氣。

“拜山!我這裏有金銀細軟,還請守門神行個方便!”

說到這裏,他趕忙將準備好的金條、銀條取出,雙手託到那守門神的面前。

這第二門的守門神盯着這些金銀看了看,輕輕地點頭道:“可以了,放到盤龍柱下,你們可以過去了。”

童言沒想到事情竟會如此順利,心高興不已,趕忙捧着金條銀條走到那盤龍柱下,放在了地。

和第一門的那根盤龍柱相同,這第二門盤龍柱的盤龍也同樣張開了嘴,將童言進獻的金條銀條吸入嘴。

這些全部完成,童言趕忙向強良他們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快些通過這第二門。

可眼看着衆人要全部順利通過之際,沒想到那半大的守門神竟突然高聲道:“慢着!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兒?”

童言一聽此言,趕忙問道:“門神前輩,不知我們忘了何事?”

那守門神冷冷一笑道:“你們還沒有向我磕頭謝禮呢!”

此言一出,強良再也壓不住怒氣,立刻狠狠地道:“向你磕頭?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也配?”

聽強良這麼一說,童言的心頓時涼了半截。都已經通過第二門了,算磕頭又算得了什麼?實在犯不着因爲這種小事兒跟這守門神鬧得不愉快。即使現在是受了點兒委屈,可跟搭救女媧後裔相,根本是九牛一毛。

孰輕孰重,這強良怎麼分不清楚呢?

爲了不讓事態繼續惡化下去,童言趕忙向強良呵責道:“強良,你在胡說什麼?這位門神乃是神靈,我等凡夫俗子拜下神靈有何不可?你立刻給我退下,不得多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