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們走後。

席薇檸才說:「表姨他們一家人,還真是臉皮厚,要換作其他人,早就直覺搬走了。」

「你啊,這種話只能我們面前說,千萬不能在你舅婆面前說。」唐小芯警告她。

「我又不是傻子,我當然知道舅婆疼表姨,我肯定在她面前說這些話。」

唐小芯頓了頓,若有所思地說:「最近他們家會不太平,你自己沒什麼事,就往前面湊,不然以方清寧的性格,又會把這件事推到你頭上,到時可別說我沒提醒你。」

席薇檸皺了皺眉頭,「但是我已經跟銘晟約好了,我要送他高考的禮物。」

聞言,唐小芯微怔,想了一下,說:「那你順便多挑一份禮物,我也沒送他高考的禮物。」

「媽你不是封紅包了嗎?」而且還是超大的紅包——是一套房子。

「紅包是紅包,禮物是禮物,你去買,到時我給你報銷。」

「媽,這麼多親戚的孩子當中,你就最疼小晟晟了,我都要吃醋了。」

聞言,唐小芯嫣然一笑,「你有什麼好吃醋的,等你以後出嫁了,媽媽絕對送一份更大的禮物給你。」

席錦琛幽怨說道:「咱們家女兒還小,不會這麼快就結婚了,最少要等到三十歲以後,才會考慮要結婚的事。」

唐小芯神色一囧,「你是這麼想的,但楊家也不知道是不是這麼想的。」

「沒有楊家,那也還有其他人家,我們家女兒,條件這麼好,又不是非他們楊家不可。」

「可現在關鍵就是,你女兒就只看上人家楊臨嘉。」

「媽!」席薇檸面容泛起羞赧,撒嬌:「我跟楊臨嘉雖然是在交往,但能不能走到最後也是個未知數,對於不知道的事情,何必去想這麼多呢?」

真是這樣嗎?唐小芯揶揄地盯著她看。

席薇檸面色不斷漲紅,害羞:「我不跟你們說了,我要先回去。」

我在英倫當貴族 說完,拔腿就跑了。

「你看看你,都把女兒說的不好意思跑了。」席錦琛幽怨說她。

「哦!」唐小芯淡淡:「小檸檬是回去,要跟楊臨嘉通電話了。」

「不可能。」

「你要是不信,你回頭就在她房門口站一會兒,你就會知道了。」唐小芯目光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又想起了某天晚上,看見楊臨嘉親了小檸檬,算了,這件事還是不要跟他說,一說,準是吃醋。

……

方海軍他們回到家,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

家裡的燈還是亮著的。

方銘晟和方語嫣回房,洗澡睡覺,明天還要上學。

李香蘭看見坐在沙發的方清寧,臉上還敷著面膜,腳擺放在茶几上。

李思思拿著手機,不知道在跟誰說話,咯咯地笑著。

李香蘭坐在方清寧身邊,隨口就問:「李大慶去哪裡了?」

「跟朋友外出了。」

「跟哪個朋友?」

「我哪知道啊。」方清寧奇怪地眼神看著她,「媽你一回來,就問李大慶,他到底怎麼啦?」

「沒什麼。」

「沒什麼就別跟我說話,我在敷面膜呢,一說話,臉上皺紋又多了。」

看著她,李香蘭心裡頭升騰起一股惱意,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說起。

於是只能憋著。

席麗瓊一回到家,就鑽進廚房,方海軍就跟她說一聲,自己就上樓忙工作了,她就端著兩杯水,一杯給方文強,一杯是給李香蘭。

「我怎麼沒有?」方清寧不太高興地瞥了她一眼。

她現在都還在記恨席麗瓊,非要攔著她,去唐小芯家吃飯一事。

席麗瓊微抿了一下唇,「那我等一下給你倒吧!」

心裡對方清寧有極大的不滿,自己每一次在外面忙完,一回到家,方清寧還指揮她做事,就好像方清寧才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一樣。

而她就是家裡的保姆一樣。

還有一章,還是2章吧! 將軍蔓藤,這一仗打的漂亮,也得到了巨大的好處,僅僅海洛因就達到300多噸,而蔓藤銀行裡面的財產有幾十億美元,看樣子這傢伙也挺有錢的。其實毒品從金三角出去的價格並不是太貴,但是外面市場上,毒品的價格可是高了很多很多,幾十倍或者上百倍,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人明知道販賣毒品是掉腦袋的事情也冒險去做……

將軍的手下都被黑衣衛砍瓜切菜似地給砍掉,這件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金三角,漫山遍野的屍體讓金三角的人人人自危。即使三國政府剿滅他們的時候,他們也沒有損失這麼慘重,這幾天時間,已經死了一萬多人,而除了桑幫和天妖的地盤,將軍的地盤已經被被黃然收拾了,整個金三角都瀰漫著一股陰沉沉的氣息。

五百黑衣衛整整齊齊的站在那裡,渾身散發出一身殺氣,現在的他們一身黑衣,身上的槍支已經卸了下來,每一個人手裡面都拿著一把唐刀,臉上帶著黑色頭罩,黃然看著他們,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每一名黑衣衛都經過忍者訓練,雖然日本忍者的修鍊方法來自中國的五行遁術,但是有一些方法還是不錯的,黃然帶領黑衣衛來到這裡,最重要的目標是練兵,至於拿下金三角僅僅是副產品罷了!

海玉言還是一身白衣,臉上冷冰冰的,好像一個冰山女神。黃然也換成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只是沒有戴頭罩而已……

「出發,記住你們的任務,什麼時候完成任務什麼時候回來集合,黑衣衛的威名,就靠你們了,你們要讓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記住你們,黑衣衛是金三角的老大,沒有黑衣衛的同意,任何人不能從這裡帶走一克毒品,任何人不能踏入金三角一步……」黃然這個時候大聲的喊道,黑衣衛每一個人的眼睛裡面都露出興奮的目光……

「殺……」黑衣衛齊刷刷的舉起自己的唐刀,然後大聲的喊著,那巨大的響聲響徹整個金三角的上空。

「行動……」黃然大聲的喊著,五百黑衣衛向著四面八方散去,黃然和海玉言也消失在原地……

世界上各國的情報系統都指向金三角,而各大黑幫也時刻的關注著金三角。僅僅因為此刻的金三角成為了一個地獄……

許多販毒分子進入金三角以後,再也沒有走出來,而那些金三角的大毒梟也沒有任何的音訊,一時間金三角好像變得與世隔絕一樣,東南亞各國的黑幫這個時候都異常的心急。

日本山口組派了200多人來金三角拿貨,結果進入金三角僅僅三個消失就沒有了任何音訊、而越南、泰國這些東南亞各國的黑幫分子也都沒有了任何音訊,中國的洪幫派遣的人也消失了,俄羅斯的猛虎幫的100多人也消失了,義大利的黑手黨也消失了,金三角徹底的變成與世隔絕了……

而三國政府派遣的特種部隊進入裡面僅僅幾個小時,也徹底的沒有了音訊。日本最後派遣的200特種部隊也消失了,整整一個星期,金三角沒有任何人走出來……

而在北京,李升雲和龍戰幾個人看著衛星傳遞出來的畫面,一個個臉上露出認真的神色。如果不是新型衛星,他們也不可能弄到這一手資料……

很多黑衣人快速的在叢林中穿梭著,手裡拿著一把唐刀,那些販毒分子根本就摸不著他們的影子,整個金三角屍體如山,那些屍體每隔一天就會有一些人打掃,掩埋,也只有這兩個小時的時間,黑衣人才會停止殺戮,他們就好像用不疲憊的戰士,有手裡面的道收割者一個又一個的武裝分子的生命……

衛星突然鎖定一個黑衣人,這個黑衣人沒有戴著頭罩,緊緊戴著一副紫色的墨鏡,但是他的戰鬥力已經讓龍戰他們傻眼了,金龍看著那個身影,臉上也布滿了嚴肅……

突然那個黑衣人抬起頭,慢慢的看著天空,好像知道有人在監視自己一樣,最後竟然伸出中指,做出一個鄙視的動作,然後嘴型慢慢的動了動……

「在看,在看談你們*……」黃然的聲音傳了出來,把龍戰他們氣的差點吐血,而這個時候那個黑衣人身體竟然慢慢的從畫面上消失了……

「金龍,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情……」李升雲這個時候嚴肅的問,龍戰和金龍他們都轉過頭。

「那個年輕人的實力非常高,可以看出他並沒有使出全力,最後那些人不是他殺不了,而是他懶得殺,還有那個白衣女人,實力應該和我差不多……」金龍慢慢的說。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人應該是東山龍幫的黑衣衛,也就是原來的竹聯幫,幫主黃嘯,從小在大陸長大,16歲偷渡到東山,今年20歲,據我們了解,他也是現在那個全世界有名的明星黃嘯,儒風、金戈鐵馬、諸子百家、君子賦的演唱者。」龍戰這個時候看著李升雲慢慢的說。

「此人不簡單啊!用雷霆的手段收服竹聯幫、然後用一個多月的時間控制整個東山黑道、現在還和華夏公司合作,這一切都顯得神秘異常,這讓我想起一個人……」李升雲慢慢的說,臉上充滿了笑意。

「黃然……」龍戰和金龍這個時候同時喊出一個名字。

「把黃然的資料調出來,你們把身材對比一下……」李升雲笑著說,龍戰點點頭,立刻敲打著資料。

「百分之九十九的吻合……」龍戰看著電腦,驚訝的說,金龍也看著電腦,只有李升雲笑了笑。他太熟悉黃然了,見到他的笑容他就有一股熟悉的感覺,一聽聲音他就有點斷定了。怪不得自己聽那些歌曲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啊!

「這怎麼可能,原子彈都炸不死他……」金龍這個時候驚訝的說,現在的事情已經超出了想象,再厲害的武者,都不可能擋得住原子彈。

「至於為什麼不死這就不知道了,但是他確實不死,我想過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來北京吧!估計那個小傢伙已經能猜到一些事情了,怪不得蕭媚突然出現,還和騰龍集團合作,這根本就沒有理由,現在看了,這件事情在合理不過了。也只有這個小傢伙,能訓練出這麼厲害的人物,看樣子小傢伙成熟了很多,知道低調發展了,即使現在美國人知道黃嘯就是黃然,他們也不敢在繼續鬧騰下去了……」李升雲笑著說。

「我就知道這混蛋死不了,這個禍害怎麼能死呢,等見了他,非揍他一頓不可……」龍牙這個時候狠狠的說,但是眼睛里卻含滿了眼淚。這個消息確實是一個好消息。

「好了,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你們讓那些人老實點,現在不要去金三角湊熱鬧,洪幫的那些人已經被小傢伙給殺了,他們也該死,我看國內也該整頓一下了,現在中國發展起來了,不能按照原來的路子走了……」李升雲慢慢的說,龍戰和金龍點點頭。

金三角,黃然和海玉言來到黑胖子的地盤,黑胖子這個時候看著兩個人,臉上布滿了冷汗,這段時間金三角的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的,要不是黃然提前通知他,把所有人都集中在基地裡面,估計自己地人也避免不了,整個金三角,也只有這一片地方是安全的,其餘的地方,全部變成那些黑衣人的狩獵場,每天黑胖子都會把手下派出去,去收拾那些屍體,黑衣衛就好像高高在上的神,不管是販毒者,還是制毒者,都沒有逃脫命運,那個人妖的手下也被黑衣衛屠戮的一乾二淨,就連那個人妖都被黑衣衛給砍下了腦袋。

「黑胖子,你想好了嗎?是準備和我打一場呢,還是從此做我的手下呢?」黃然慢慢的走了進去,淡淡的說,海玉言跟在他的身邊。

「公子,你來了,我歸順,我歸順,從此我黑胖子的地盤就是公子的地盤,我的一切都是公子的……」黑胖子擦了擦汗,這個時候他可不願意得罪這群煞星,雖然僅僅五百人,但是已經屠戮了好幾萬人,金三角的五六萬武裝分子,現在就剩下自己的一萬人,而三個國家派來的幾萬部隊,也都永遠的留在這片美麗的地方。

「你不想反抗一下啊!你手下可是有一萬人呢?」黃然笑著說,看了看那些手下。

「不敢,不敢……」黑胖子這個時候趕緊說到。

「呵呵,好了,讓你們的人去打掃戰場,黑衣衛的任務也完成了,我想這段時間任何人也不會輕易的走進金三角了。這裡,從此以後就是我公子的地方,也是龍幫的地盤,也是我們中國人的地盤,我要把這裡,變成一個真正的樂園……」黃然這個時候笑著說,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不知道他的腦子裡面又在打什麼注意。

「老大,殘月想你報告,我們的任務完成,這段時間我們供殺敵七萬四千五百三十二人,我方傷亡零。圓滿完成任務……」殘月出現在黃然的面前,冷冷的說。

「好,看樣子你們每一個人都完成了任務吧!誰是第一啊……」黃然笑著說。

「老大,是我……」冷鋒這個時候慢慢的走了出來,撓了撓頭,嘿嘿的笑著說。

「好啊冷鋒,成績不錯啊!給我彙報一下戰果……」黃然笑著說。

「是,冷鋒工殺敵四百三十二人,其中包括天妖的武裝分子一百一十二人,日本的特種部隊二百人,還有一百人的越南特種兵,二十個猛虎幫的成員……」冷鋒笑著說,殘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鋒也遞給殘月一個曖昧的眼神。黃然看了看兩個人,笑了笑……

(支持正版,逐浪中文網,嘿嘿) 方文強疾言厲色:「你都待在家裡一天了,你自己要喝水,你自己不會去倒嗎?麗瓊剛回到家,給我和你媽倒水喝,那是應該的,但給你倒水,就是不應該。」

「爸!」方清寧逆襲滋生了諸多的不滿。

她才是他的女兒,怎麼就知道幫著席麗瓊。

「還有,方家的家教,我看你也是忘了,一個女人,你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腳還擺在茶几上,我和你媽喝的水就是放在這上面,你是想讓我和你媽,喝著有你腳氣的水嗎?」

「爸,哪有這麼誇張啊!」方清寧知道她爸挑自己毛病,於是就趕緊把腳放下。

「沒有這麼誇張?你腳有多少細菌,不用我說,你自己心裡也知道。」

「爸,這茶几天天都有阿姨打掃,很乾凈的。」

「就算是有阿姨打掃,你這個樣子也沒禮貌。」

「我在自己家裡,還講什麼禮貌啊,都是一家人,講禮貌,那就是客氣了,就不是一家人了。」方清寧一臉無辜說道。

方文強忍不住朝席麗瓊看去,只見席麗瓊什麼話也沒說,低著頭,立時他對方清寧嚴厲說:「這裡不是你家,是麗瓊家,你已經嫁出去了,就算你住在這裡,你也是只能小住,不能長住,更不能對麗瓊頤指氣使,是麗瓊脾氣好才容忍你,換是其他人,早就把你趕出去了。」

聞言,方清寧總算是明白了,「爸,敢情你一回來,就挑我刺,原來是受某人的指使啊!某人早就看我不順眼了,就想把我趕出去,是不是?可這裡是我娘家,我愛住多久就住多久,席麗瓊,你要是看我不順眼,你都要忍著,這裡也是我家。」

「這裡不是你家。」對於她的指指點點,席麗瓊覺得自己沒必要再忍受她了。

「怎麼就不是我家了?是我弟賺錢,建的,我是他姐,我就有權利住在這裡。」

「如果說,還是原來的老房子,你愛住多久,那都可以,這是海軍賺錢,重新建的房子,這也相當於是我們夫妻兩個人共同財產,跟你是沒關係的。」

「那跟爸媽也有關係,只要跟爸媽有關係,那也是可以住在這裡。」

「我們給爸媽住,給爸媽養老,也是應該的,但不代表就要給你養老,更不代表,我們就要養你們一家人。」受了這麼多年的氣,席麗瓊不想再忍受了。

一旁正在講電話的李思思,趕緊把電話掛了。

連忙站起來,走到她媽身邊。

鄙夷的眼神看著席麗瓊,「我說舅媽,你這是要把我們趕走嗎?在這個家,就是舅舅說了算,舅舅都還沒說,讓我們走呢!你憑什麼趕我們走,再說了,我們住在這裡,也是為了多陪陪外婆和外公,你把我們趕走,那你就是不孝,我舅舅可是最孝順的人,他知道了,一定會說你的。」

「我爸說不說我媽,我不知道,但你這樣對我說話,你是不是道歉?」準備洗澡的方銘晟,覺得口渴,就想下樓倒水喝,沒想到就看見這一幕。

迅速來到席麗瓊面前,對視李思思,「怎麼?你是不是想欺負我?」

「誰欺負你媽啊!是你媽欺負我媽在先的。」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媽性格最好的,向來都是別人欺負她,她不會欺負別人。」

「哼,你是她的兒子,你當然是幫著她說話,但今天晚上,就是你媽欺負我媽,她就想把我們一家人,都趕出去。」

「趕出去,又怎樣?你們住在我們家,這麼久了,把你們趕走,那也是很正常的。」

方清寧食指戳著方銘晟的鼻子,「有什麼樣的媽,就會教出什麼樣的兒子,一點禮貌都沒有,我還是你大姑媽呢!」

方銘晟絲毫不畏懼她,直言:「我媽教育方式很好,就是你不知道怎麼教女兒,你說你是我長輩,那我媽還是她的長輩呢,她剛才那樣對我媽說話,你怎麼不說她沒家教啊!」

「行了,你們都別吵了!」方文強將手裡的陶瓷水杯往地上一砸。

嚇得所有人一驚。

紛紛不敢再作聲。

席麗瓊扯了扯方銘晟的手臂,示意他別再插手這件事了,趕緊上樓去睡覺。

「思思你跟你舅媽道歉。」

「我不!」這話還沒說出來,李思思就看見方文強陰冷的眼神,立即改口,乖乖給席麗瓊道歉。

隨後她又不滿說:「那方銘晟也對我媽沒禮貌,他也該給我媽道歉。」

方文強肅穆道:「我處置事情的方式,不用你一個晚輩來指指點點。」

李思思心就算是有怨言,也只憋在心裡,不敢再出聲。

「銘晟給你姑媽道歉。」

方銘晟:「對不起!」

方清寧還得寸進尺,冷哼一聲,譏諷:「我可不敢當,指不定哪天你又會在你爸的面前,說我欺負你媽。」

「閉嘴!」

方文強喝斥她:「你一個長輩一點都不大度,還怎麼給小輩做榜樣?」

「……」方清寧心中橫生惱怒,胸口一呼一吸,起伏不斷。

她就知道,去了唐小芯家吃飯,準是沒好事。

沒想到她一不去,一回來,就是為了要將他們一家人趕了出去。

「你們在這裡住了這麼長時間,生活開支,你們也沒給過,花的錢,就知道找你媽要。」所指方清寧問李香蘭要錢。「從現在開始,你們搬回去住。」

「爸……」方清寧剛要說李家的破舊,沒法住人。

這時方文強就打斷了她:「家裡破舊,那就要想辦法推了,重新蓋,要是沒錢,你們自己想辦法賺錢,好歹你們也已經快五十歲了,一直賴在別人家,合適嗎?」

方清寧不滿反駁:「什麼叫別人家,也是我弟家。」

「但你不要忘了,你弟也是別人家的老公,更是別人家的爸爸,再說了,你自己也有兒有女,你可以靠他們養你。」

李思思:「外公,我和我弟都沒工作。」

「沒工作就去找。」

「找不到。」李思思還埋怨:「舅舅又不給我們找。」

「你舅舅可不欠你的,你自己有手有腳,自己去找工作。」方文強態度堅定:「明天開始,你們搬出去,不能留在這裡。」

還有一章吧!…… 「媽!」方清寧立即朝李香蘭看去。

李思思可憐兮兮地朝李香蘭看去,「外婆!」她坐到了李香蘭身邊,抱著李香蘭的手臂,撒嬌:「外婆,如果我們一家人都走了,誰還能在家裡陪說說話啊!外公時不時還要去醫院上班,舅媽他們又要去忙餐廳的事,銘晟他們又要去上學,就只有我和我媽陪您了!」

方清寧:「是啊,媽我們都在家裡陪您,難道不好嗎?請外人陪您,照顧您,也是要花不少錢,那還不如把這錢省了,我們陪您。」

方銘晟:「我平時回家,也沒看見你們在陪外婆,到是經常看見你們,出去逛街,東西一袋一袋往家裡提,然後找外婆報銷。」

「你說什麼呢!我們逛街買東西,那也是有給我媽的。」

「就是!」

方銘晟:「我寧願我爸媽花錢請人來照顧奶奶,都不要讓你們照顧,你們都不會照顧人,有時奶奶口渴了,你們都不幫奶奶倒一杯水,經常都還是我媽,或是家裡的阿姨,幫忙倒的水。」

還敢好意思說什麼,她們留下來,就是為了陪他們家奶奶說話,撒起謊來連臉都不紅。

「那是因為媽都還沒喊我們倒水。」方清寧立時有點站不住腳,說起話來,都有點結巴。

「喊了,你們也不會倒水,只會使喚阿姨,或者我媽。」

「好了,銘晟都別說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