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空曠的地方,非得看看你是何方神聖!”

不再搭理身後跟着的人,古羲速度繼續加快。

嗡嗡!

突然,胸口的靈根幣傳來震顫,古羲眼睛一亮,暗道生意上門,急忙停下來觀察靈根幣,一看,心中樂開了花,竟然亮了兩條邊!

“十萬年靈根!還是第一次碰見十萬年靈根啊!”


古羲沉吟一會兒,看了看身後,眼中閃過一絲堅定之色,打算用這十萬年靈根作爲誘餌,把這人弄出來。

一番尋找,古羲終於確定了十萬年靈根生長在哪棵樹上,快步急行來到一片灌木叢林,一株兩米高一點都不起眼的小樹出現在古羲的眼前。

“好傢伙竟然僞裝成這個樣子了。”

古羲伸手,衍力覆蓋小樹,小樹劇烈顫抖,嫩葉簌簌亂墜,可終究逃不過古羲的掌心,緩緩的裂開一條裂縫,露出一根半截嬰兒手臂粗細的靈根。

碧綠色的光芒漫天,生之氣息極其濃郁,一散發出來,就連周邊一些彎曲的小樹都直起了腰身。

古羲眼中寒光閃過,清晰的感覺到了跟在他身後的那個人呼吸急促了起來。

“就不相信你不過來!”

古羲緩緩伸手,一點一點的靠近十萬年靈根,當然,這只是假動作,他當然不敢碰觸這靈根,鬼知道碰了十萬年靈根之後,靈根幣會吸收他多少衍力!

“等等!”

就在古羲的正要碰到靈根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制止的厲喝聲音。

古羲緩緩回頭,看見兩個男子一左一右的向他這邊快速奔來,臉露出驚異之色。

“有何貴幹?”

古羲看着兩人,臉色凝重的問道,沒想到跟着他的那人沒有引出來,倒是引來了另外兩人,而且從氣息上看,實力還非常強。

“小兄弟,在下乃是獵人聯盟旗下三元界、清越疆、輕煙域的域主候選人白鳳棲,正巧路過看見這十萬年靈根,小兄弟可否割愛?我願意那兩根萬年靈根換取。”

左邊的自曝身份,語氣誠懇,卻讓古羲驚訝的同時又覺得好笑,十萬年靈根等於兩根萬年靈根?

也不知道此人是想仗着自己元衍境六重天巔峯的實力壓人,還是認爲兩根萬年靈根夠他用!

“白鳳棲,你他孃的真虛僞!小子,老子告訴你,這東西爺看中了,識相的就給老子滾,省的白白丟了性命,你要是感到不服氣,就來幽靈樓旗下萬沙界、採青疆、山躍域找老子,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山躍域候選人之一候崗義!”

右邊說話的人則是一個身穿麻布背心的大漢了,裸露在外的胳膊孔武有力,結識的像快石頭。

古羲臉色再次凝重了起來,雖然候崗義匪氣十足,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十分驚人。

“一個人有把握對付,但兩個人一起的話恐怕難以招架!”

一番比較,古羲做出來決定,笑着說道:“兩位都是域主候選人,我自然不敢和兩位相爭,兩位請便。”

古羲後退,等着左手漁翁之利,他的東西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候崗義,東西給我,完事之後必將重禮感謝。”白鳳棲生了一副好麪皮,說起話來與行動一致,翩翩有禮。

“放你孃的狗屁,你他孃的一個僞君子,你把這東西讓給我,老子不殺你如何!”

候崗義嘲諷一笑,趾高氣昂,充滿了不屑!

“哼!殺我,你我實力相差不大,都是融合了十一根靈根的元衍境巔峯,如何能夠殺我?也好,都是域主候選人,就讓我來檢測一下,你們幽靈樓的域主候選人是徒有其名,還是徒有其名!”

白鳳棲說話果然有道道,擺明了就是看不起候崗義。

“去你孃的!”

候崗義濃眉一挑,身體就像炮彈一般向着白鳳棲襲來,沙包大的拳頭打出像是一頭暴龍出擊,恐怖又駭人。

“小兒科!”

白鳳棲眼睛眯了起來,修長的手指衍力凝聚,猛然握拳,對着候崗義一拳轟了過去。

嘭!

樹木震顫,兩人身體同時一震,勢均力敵。

“啊!”

候崗義怒吼一聲,鐵拳頻頻出擊,捲起一陣狂風,那碗口粗的樹木直接被那泄露而出的氣勢給震爆了。

砰!砰!砰!……

白鳳棲臉色不變,舉拳相迎,絲毫不懼,狂暴的力量從兩人攻擊中激射而出。

古羲眯起了眼,這兩人不愧是域主候選人,戰力驚人,一舉一動都有着莫大的威能。

唰!

就在兩人激斗的時刻,一道模糊的黑影突然竄出,速度快到了極致,在激斗的兩人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一把撈住十萬年靈根,轉眼間就往古羲這邊跑來。

“不好!”

古羲臉色一變,知道一直跟着他的人動手了,雖然一直在警惕,但依舊被此人的速度給驚到了。

看到黑影反而向他這邊來,古羲寒光一閃,將上品凡衍器長柄戰斧拿出,對着黑影劈出一斧頭。

唰!


戰斧耀眼,一道一丈斧芒從斧刃上面疾馳而出,一些短小灌木直接在斧刃的威勢之下粉碎。

黑影眼皮一跳,模糊的身影突然化成了兩個,直接從斧刃上面疾馳而過,越過斧刃之後合二爲一,繼續向着古羲奔跑而來。

古羲看見黑影避過斧刃,還向他衝來,有些愣神,反映過來之後便是第二道攻擊。

“快跑!”

就在古羲要發出攻擊的時候,黑影突然再次變化了一個方向,對着古羲說了一聲之後就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轟!

“糟了!”

古羲回頭一看,發現自己劈出的斧刃正好被已經反映過來的候崗義給趕上了,又結合這黑影說道一句‘快跑’,古羲已經知道,自己中計了,被這黑影給耍了。

“好小子,竟然給我玩這一出,他孃的,老子今天宰了你!”


候崗義果然大怒,明白被眼前的這小子給耍了,頭髮絲根根豎立,像頭怒獅。

白鳳棲雖然沒有說話,但從那充滿殺意的眼中也能夠看出來,內心肯定也是怒火滔天。

“該死!”

古羲怒罵一聲,收起戰斧追向黑影,倒不是怕了候崗義,而是十萬年靈根。

四人分三波一前一中一後的追着,古羲更是拿出玄靈弓前方急速奔跑的黑影射出兩箭,可惜都被黑影給避開了。

“再見!”

突然,黑影對古羲揮了揮手,下一刻,還能夠讓古羲追上的速度突然激增起來,幾個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草!”

古羲怒罵一聲,不僅被擺了一道,好不容易碰到的一根十萬年靈根還被奪走了。

氣頭還沒過,身後就傳來兩道凌厲的攻擊,古羲眉頭一皺,腳尖輕點地面橫移數十米,將攻擊給避了開去。

砰!砰!

連續兩聲爆,地面被兩道狂暴的攻擊給轟出一個大坑。

“小子,竟然敢耍老子,今天爺要一寸寸的捏碎你的骨頭!”候崗義站在古羲對面,狂暴的氣勢一股股的向古羲壓迫而來。在後方,則是白鳳棲一張陰沉的嚇人的臉。

“哎……”

古羲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一戰在所難免。 山風呼呼而吹,白鳳棲域候崗義一前一後將古羲圍住,身上氣勢如山嶽,周圍一些小樹都被壓彎了頭。

古羲臉色冷然,眸光綻冷電,修長的身材挺拔,不爲所動。

兩人臉色微變,自身氣勢再清楚不過,絕對不是一個小小的元衍境三重天能夠抗衡的。

“你是何人?”白鳳棲臉色陰沉,白淨的臉龐有着柔性的美。

“我說剛纔那人我不認識,你們會不會相信?”古羲眼睛眯了起來,兩人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笑話!”

兩人嗤笑一聲,前一刻都在決戰,後一刻倒是默契十足。

看着古羲冷靜的臉龐,候崗義心中一動,道:“好像在哪裏見過你!”

“人衍學府三界通緝犯,古羲!現在是廣寒宮旗下飛兔界、紫薇疆、月夕域域主候選人!”古羲微微一笑。

兩人瞳孔一縮,古羲的大名不說如雷貫耳,卻也經常聽見,是人衍學府這麼多年來第一個被三界通緝還能夠活到現在的人。

“好,好,好!”

候崗義哈哈大笑,衍力自拳頭醞釀而成,對着古羲冷笑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成爲域主候選人的,不過顯然你是名不副實,斬殺你,就可以彌補失去的十萬年靈根!白鳳棲,不要和我爭!”

話音剛落,候崗義已經動手,氣勢磅礴,衍力濃郁驚天,雙拳對着古羲連續抨擊,飛出兩道碩大的拳影

古羲冷笑一聲,玄靈弓在手中當棍使用,對着疾馳而來的兩道拳影砸了過去。

砰!砰!

拳影爆裂,古羲反衝而上,衍力凝聚,玄靈弓震顫不止,如山峯砸了過去。

嘭!……

地面開裂,候崗義驚險避開,臉色大變,難以想象古羲擁有如此強悍的戰力。

“果然不簡單!”

候崗義臉色越發的寒冷起來,雙臂一陣,對着古羲打出九拳強勢攻擊,那狂暴的能量將空間都給錘爆了。

砰砰……

古羲身體釀蹌後退,握着玄靈弓的手都有些顫抖起來,眼前的候崗義果然不簡單,九道強勢攻擊像是要將他的身體給打碎來。

“喝!”

古羲怒吼一聲,身體爆退開來,五指齊拉弓箭,凌厲氣息沖天而起,對着候崗義射出五道璀璨的箭矢。

“該死!”

候崗義臉色驟變,雙掌撐天,恐怖氣息一閃而過,整個身體已經成了一個發光體,在他體表已經出現了一個閃耀着燦燦神輝的透明大鐘,將他完全籠罩起來。

一形成,箭矢就已經強勢來襲,內蘊能量驚人,犀利之光驚天,捲起一陣狂風,兇猛的撞擊在透明大鐘之上。

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