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天華醫師走過來,周浩頭頂上方也打開了一個口子,周浩放眼望去上面的環境,應該是一個木屋之內,屋子裏光線昏暗,加上週浩剛剛從絕對的黑暗中出來,眼睛一時無法適應,看的不是特別清楚。

本着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周浩蹲下身子,讓天華醫師踩着自己的身體先爬上去。天華猶豫了片刻,覺得周浩不是耍什麼壞心眼,到了這裏他們就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被發現了,周浩也跑不了。再說看上面的情況,屋子內應該沒有天星族的人,要不然他們早就被發現了。

兩個人很快就到了木屋之內,屋子裏沒有什麼擺設,空蕩蕩的屋子角落放着幾個板凳,就在沒有其他。周浩一上來就輕手輕腳的來到木屋的窗戶前,他向外面看去。

一直全身冒着銀光的巨型白狼臥在場地的中央,它的身體周圍被衆多其他動物的屍體包圍,這應該就是天星族人口中說的半神天狼了。

在陽光的照射下,半神天狼的像是睡着一樣,動都不動一下,在最外圍的是天星族的幼年孩童,看上去年紀差不了多少,上半身裸露在外面,周浩注意到他正面的孩子表情很是痛苦,站在廣場中強忍着,雙拳緊握在一起,來緩解他們此刻的疼痛,周浩見到這樣,自己的牙根沒來由的發起酸,他自己感同身受一般。

一個年級看起來比天華還要大出不少的老者走向了那隻白狼,他的手中握有一柄明晃晃的尖刀,到了近前,老者雙膝跪在地上,口中不知道唸叨什麼,隔着太遠周浩聽不清楚。

就見這個老者做了幾個動作就在半神天狼的身上輕輕地劃了兩下,手中的器皿把順着刀刃的幾滴血液接了下來,隨着尖刀離去,那處傷口隨之癒合,看的周浩驚訝不已,他甚至以爲這個半神天狼會木屬性異能。

老者端着那個器皿退後兩步,再次做出幾個奇怪的舉動,這因該是天星族表示敬意的儀式,等到儀式結束,老者端起器皿來到一個幼童身邊,把器皿遞給他讓他喝下這幾滴血。

這個孩子沒過多久就有了反應,身體的肌肉不停的竄動,表面的皮膚就像是被熱水潑過一般,沒堅持多久,這個孩子就仰面倒地,不管全身肌肉如何繼續竄動,他都不在有一絲的反應。


老者嘆了口氣,揮手讓守在一旁的守衛把這個孩子擡了下去。

“他死了麼?”周浩問向了跟在自己身邊一直觀看的天華,從他的眼中周浩同樣看出了驚訝。

“應該不是,每年我都會作爲醫師給這些人治癒,不曾見到有孩子死去,應該是承受不了這種力量暫時休克。過短時間就會屬性。”天華醫師如實的說道。

“聽你的意思,這種接受所謂的賜福應該是沒有什麼生命危險的,只是有些人體質不行,無法接受力量,那他們以後會怎麼樣?”周浩繼續問道。

“以後?如果年齡容許的情況下,他們還是有機會繼續接受這種賜福的,我在天星族這麼久,大部分人都能夠成功的接受這種力量,只是有些人吸收程度不同,造就了實力上的差距。”天華開始不厭其煩的給周浩解釋,他也沒想到天星族是用這種手段提升力量,不過他現在看來,這種力量還是有點不夠格。

“年齡限制麼?這倒是有點麻煩,咱們倆年紀都不小了,我還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您老?嘿嘿,恐怕無福消受咯!”

天華疑惑的看着周浩的樣子,他隱約聽出了一絲讓他不安的氣息:“等等,我聽你這話的意思好像對這種方法很感興趣?你可不要胡來,天星族對我有恩,在沒得到他們容許的情況下我是不許你去破壞他們的儀式,況且就算這些天星族對你周浩沒有威脅,那個半神天狼的實力誰都不清楚,惹怒它說不定咱們都得交待在這裏!”

周浩對天華醫師的說法很不認同,要是這半神天狼真的很強,那爲什麼他們都到了這裏,離它這麼近都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要是換做周浩,早就能夠察覺到附近有人。

再說了,他們來到這個一無所知的世界裏,不去嘗試新的東西,跟天華老頭那樣耗費十幾年的時間去研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周浩還不如直接自殺算了,省得自己因爲發狂奔潰好。

“您老啊就不要顧東盼西了,天星族生活在人跡罕至的地方,要是這半神天狼真的有實力,爲什麼不帶着天星族找個更安逸富饒的地方生活,我承認這裏看起來很不錯,但是脫離了人類社會是他們天星族真正的意願麼?別說什麼外面戰亂紛飛,你要知道在我們的世界裏有這麼一句話,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就算你想躲也躲不開,遲早會被人發現這裏的。”

周浩把他的歪理一套套的給天華灌輸,他們只有在統一了意見的情況下才能默契的配合,周浩可不想因爲天華醫師的猶豫,把計劃弄砸了,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個落腳點,一切都必須有個很好的開端。

“周浩,我知道說不過你,你能言善辯我是領教了。但你好好想想,咱們貿然闖入已經很過分了,你不要忘了救你的人就是天星族的,他們爲了你差點都無法參加這次儀式,你於心何忍去破壞呢?”天華見周浩死活不聽勸,只能換個方法去開導周浩。

“打住!天華老頭,你不是說我就算沒人醫救也不會死在叢林中。再說了,我周浩他人恩情千年記,我又不是做什麼傷害天星族人的事情,只不過咱們畢竟不是天星族的人,要是不用這種辦法找到他們得到力量的辦法,咱們怎麼會了解這個世界?你還想不想回到我們的位面了?”

周浩還想着去說幾句,他就發現他們躲的這個木屋的房門被打開了! 房門一被打開,周浩和天華醫師兩人都愣在了那裏,畢竟他們做賊心虛,擅闖禁地,就算再無賴的周浩一時間也無法辯解什麼。

“天華?真的是你在這裏?當初半神給我指示說這個屋子來了客人,我還有點奇怪。沒想到真的是你,你是怎麼知道這裏有一個祕密通道的?”剛纔周浩見到的老者開口說道,周浩從他的話中沒有聽到惱怒的語氣,而那個客人兩字更是讓周浩聽出了不一樣的韻味。

“這、、、這是個誤會!我們在外面瞎晃悠,走着走着就發現了一個洞口,好奇心驅使下就進來看看,沒想到就闖進了、、、、”天華看着族長的神情,語氣漸漸低沉下來,他性情是有些古怪,是非曲直還是懂的,很明顯他們不佔理,他自己也覺得自己編造的話有些說不下去,明知道誤闖禁地,爲什麼不及時離開,天華醫師忍不住狠狠的踩了兩腳身後的周浩,心說你小子不是很能言善辯麼!

這個時候啞巴了!倒是說句話啊!

周浩還在揣摩老者的意思,被天華醫師這麼狠的一腳,讓周浩觸不及防的摔倒在地,抱着自己的腳直喊疼。這只是周浩裝出來的,趁着揉腳的時間周浩偷摸的觀察進來幾人的表情,除了旁邊老者面帶微笑,其餘的人都是凶神惡煞,恨不得把這兩擅闖禁地的人吃掉。

“小友,請問如何稱呼?”沒想到老者居然來到了周浩的身邊,依舊笑眯眯的開口問道。

“前輩,那個、、、”周浩剛要開口說話就被天華醫師打斷“什麼前輩,這位就是天星族的族長。”

“族長大人,你好。我叫周浩,恕我不恭,無法起身跟您施禮,我們也就是好奇,誤闖進來後被咱們天星族的儀式震驚,忘卻了就此離開,希望貴族能夠網開一面,我們也好就此離開。”周浩坐在地上,繼續裝着很是疼痛的樣子,悄悄摸摸的給兩人找了條藉口。

自己和天華醫師都說了是誤闖,忍不住好奇看了兩眼,周浩就不信這個面前的族長耳朵比他還靈,把他們的對話都聽的到。

“你一個誤闖就能解決問題?你當我們天星族是什麼!”族長身後的一位天星族人開口說道,語氣中極盡憤怒,周浩擡眼望去,就見這個天星族人全身肌肉爆炸,充滿了力量,青筋像水蛇一樣在身體中穿插,這要是換做周浩他們的世界,一定能參加那些健美比賽拿個獎了。

“天鷹,你不要再說話了,這是我們的客人,半神要見他,不容你怠慢!”天星族族長的語氣不溫不火,就讓那個叫天鷹的人恭敬的退到一邊,這就可以看出這個族長在天星族的威望很高。

周浩聽到既然天星族族長開口說半神天狼要見自己,那一定就做不得假,他只是有點疑惑爲什麼天星族的族長會稱自己爲客人!

客人這一說有很多的解釋,外來的人只要進入蒼穹林地,按理說就應該成爲客人,自己的確可以成爲客人,不過這種情況下他們是闖入了人家神聖的地方,周浩可不認爲他幾句胡言亂語就能把他的身份轉變成客人。

那個半神天狼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兩人躲在這裏的,剛纔天星族族長用尖刀劃它的身體它都沒有反應,現在突然冒出來想見我,這事情變化的太快,讓周浩思緒有點亂。

“不知半神天狼見我做什麼?”周浩問道。

天星族族長搖了搖頭,他也是得到了半神天狼的指示,其他的他也比清楚。

“既然半神要見我,那咱們就走吧,我當面向半神天狼道歉,希望不要因爲我的冒失影響到天星族人。”周浩的話讓天星族的族人臉色緩和了不少,他們都擔心因爲這個外來者影響到族人的賜福儀式,周浩這麼勇於承擔責任,得到了天星族人不少的認可,算是給他拉了不少分。


只是天華醫師對周浩那是一清二楚,對周浩的行爲嗤之以鼻,好話都讓這小子說了,好人都讓他做了,自己反而成了天星族罪人,帶着這個冒失鬼闖了進來,他到哪說理去!

“不急,周浩小友,你們暫且在這裏休息,等到我族的賜福儀式結束,半神天狼纔會見你。這段時間還請小友你配合,不要擅自離開此地。”

把天星族人都送了出去,木屋的房門就被天星族人關了起來,周浩自己又看了兩眼外面的情形,兩個天星族的人守在了他們的屋外,想來是不想讓周浩他們出去打擾到賜福儀式的進行。

周浩沒有興趣在看儀式的內容,大體上還是那個老樣子,單純表面看,他也猜不出什麼,只能找了個地方暫時休息去了。

這個世界正如天華說的,沒有什麼元素能量的存在,他的身體功能並沒有收到什麼損傷,就是無法溝通到任何元素,周浩知道不可能,他只是有些無聊的想做些事情而已。

天華在地上來回踱步,好幾次周浩都注意到天華想走到他們來時的出口,周浩沒有去攔阻他,天華想離開無非是怕天星族秋後算賬,畢竟在人家的闢護下生活了這麼多年,他這張老臉有點沒地方擱。

“我說天華老哥哥,你能不能不在我面前晃悠,晃的我頭暈,是福是禍等賜福儀式結束後就知道了,我建議你還是保存體力,這麼大年紀了也不怕閃了腰。”

“你還好意思說,剛纔你到是說的輕巧,好話都讓你說盡了,你怎麼不說你想弄幾顆半神天狼的血液呢?我就是上了你的賊船,現在想下去都不可能了!”

天華醫師得確有點後悔,他也想清楚了,半神天狼能夠發現他們躲在這裏,就說明人家有不一樣的能力,單憑周浩這小子,未必能夠應付得了。一看到周浩那種無所謂的態度,他就來氣,自己怎麼鬼迷心竅的答應帶他進來,這次他算是徹底完了,又得經歷在外界混亂中逃命了! 木屋中,周浩盤坐在角落裏,他並沒有像天華醫師那樣待在通道口,周浩壓根就沒有打算趁天星族人離去,轉身離開半神天狼的棲息地。

天星族族長臨走的時候就沒有考慮關閉通道入口,就這樣放任它繼續敞開,看樣子似乎是不擔心兩人藉此離開這裏。他們犯了這種過錯,還能以禮相待,說明天星族人的確是得到了半神天狼的指示。


周浩想不明白的是半神天狼爲什麼會找自己,這讓他心中有些茫然和忐忑,不過周浩都是埋在心裏,沒有跟天華醫師去溝通。

來到這個新世界裏,周浩是帶有期盼的,想當初奧拉斯跟自己說在空間亂流中自己有很大的可能進入另一個位面之內,才讓周浩下定決心跑進空間裂縫,雖然事情有些情不得已,但其中也包含了周浩的有點小心思,他賭自己能來到這個位面,爲的就是想見識下秦珂情前輩說的那種另外的修煉方式。

當木屋中的房門再次打開,這意味着天星族的賜福儀式已經結束,周浩站起身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恭敬的站着等待進來的人,果不其然進來的還是那位老者-天星族的族長。

“不好意思,周浩小友,讓你久等了。你可以跟我來了,半神天狼要見你。”

周浩的餘光順着窗戶看向廣場內,想看看外邊的情形,沒想到這時候在他休息之際,廣場上的人已經全部消失,就連半神天狼也不見了蹤影。

“單單隻見我麼?”周浩跟在天星族族長的身後,在往外走之際,想天星族族長問了一句。

“恩,半神是這樣吩咐的。”

半神天狼的棲息地裏除了賜福儀式的廣場有一片空地以外,周浩發現其他地方都跟蒼穹林地的環境差不多,甚至植被的密集程度更加繁茂,遮天的綠蔭籠罩在棲息地,讓人感覺不到到少的風,給炎炎夏日之中增添了不少涼意。

走出木屋,天星族族長身後的守衛都沒有繼續跟在後面,向着半神天狼棲息地的一個方向而去。天星族族長的步伐頻率並沒有多快,周浩起初不太在意,一味地跟在天星族族長身後,可是到後來周浩漸漸的失去了耐心,想要加快腳步來催促天星族族長的速度,他才發現無論自己如何追趕都始終落在他的後面。

這麼一位年近半百的老者,讓周浩很是驚訝他是如何做到的,周浩有些不服輸的小年輕心態作祟下,就要跟天星族族長比個高下,就這樣一路上你追我趕,可最終周浩也沒有超過一次,反而把自己累的半死,天星族族長人家連大氣都不喘一下。

“沒想到族長您真是真人不露相,真看不出您如此大的年紀,還能有這麼強壯的體魄,讓人佩服之至!”周浩打心裏開始尊敬這位老者。

“呵呵,周浩小友,這都得感謝半神天狼賜給我們力量,才讓我們的身體強度提高,加上我們常年的修煉,做到這些並不難。”

天星族族長說完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周浩喘着大氣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趕路,他今天好像一整天都在趕路中度過,也不知道這半神天狼在什麼地方見自己,搞得這麼神祕。

身邊的樹木逐漸變的更加高大,周浩有點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試煉之地裏那片蒼天如雲的叢林中,當時自己爲了找尋人猿父子,差點沒被樹上成熟的果實給砸死。周浩擔心的擡起頭看着頭頂上的動靜,還好這裏的樹木並沒有結出樹木果實。

“那個,族長大人,您到底帶我去什麼地方?咱們都走了這麼久了,半神天狼它老人家爲什麼跑到這種地方見我呢?”周浩一個勁的往前趕,好不容易纔再次追到天星族族長的身後,開口問道。

“因爲半神天狼的住處就在這裏,賜福儀式結束以後,半神天狼就回到了它的住處,我們不來這裏還能去哪?你不要心急,再過不久我們就到了!”

只是周浩後來累得都快躺下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不久是多麼的漫長。

一個巨大的山洞出現在了周浩的眼前,天星族族長到了這裏就停了下來,告訴周浩自己一個人進去。

還沒等周浩走進洞中,黑暗處突然閃出兩道綠光,幽深寂靜的環境下,把周浩嚇的待在了原地,他回頭看了眼天星族族長,來給自己增加點勇氣,只是天星族族長沒有說話,做了一個請進的手勢,讓周浩繼續往裏面走。

周浩只好硬着頭皮往洞中走去,沒走多遠周浩就感到一股炙熱鋪面而來,帶着一股濃重的腥氣,周浩知道他已經來到了半神天狼的近前。

“你來了?”

“是的,半神天狼大人,聽天星族族長說你要見我?”周浩在黑暗中無法看清半神天狼的表情,他只能感覺在自己不遠處的兩道綠光就是出自半神天狼的眼睛。

“你落在蒼穹林地的那一刻我就預感到你的到來,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從你身上我感受了不一樣的力量,你是否也是跟天華醫師一樣來自另外的一個位面?”半神天狼的聲音迴盪在周浩的耳邊,讓周浩十分的驚訝。

“這些都是天華醫師跟您說的麼?”周浩問道。

“他?不,我等了他十幾年的時間,他都沒有要求進入我的棲息地,這只是我對力量的敏感得來的判斷,你身上還留存着這股力量,很是難得,不過可惜的是,在我們的這個世界裏,無法給你們提供你們所需的力量,天華醫師這麼多年的努力算是白費了,他妄想着恢復他的能量,虛度了那麼多的光陰。本來我打算賜予他一些血液改變他的體質的。”

周浩聽半神天狼這麼說,心中暗自高興,這不是自己一直期盼的結果麼?沒想到半神天狼也有如此的打算!實在是太好了。

“那我能知道這是爲什麼麼?”

“因爲我想看看來自其他位面的人是否一樣向我們天星大陸的人一樣,接受這份力量。” 半神天狼的說法讓周浩很是不解,天下哪有什麼白來的午餐,平白無故的得到力量而沒有付出,他又不是天星族的人,就算是天星族的人也必須有所貢獻,在賜福儀式的時候,周浩就看到擺在半神天狼身邊的貢品,幾乎把場地佔用了一半!

“就這麼簡單?沒有什麼要求?”周浩不想隨便佔人便宜,不想成爲他人的工具,能把事情說明白之前,周浩是不會貿然的答應下來的。

“看的出你很謹慎,不是一味的貪婪。有些人爲了力量能夠拋棄很多,你比他們確實強多了!”

“他們是誰?天星族人?”回身看來眼山洞外面,天星族族長還是在那裏恭敬的等着,從他身上看不出任何異樣。

“天星族並不貪婪,他們儘管得確拋棄了一些東西,我說的是跟你一樣來自你們位面的人!”半神天狼緩緩的說道。

“跟我一樣來自我們位面的人?你是說天華醫師?還是說還有別的異能者來到了這個世界?”周浩被自己的說法下了一跳,自己怎麼會被半神天狼引導的想到這些。

“恩,早在很久的時候就有來自其他位面的人來到了天星大陸,把天星族人創立的和平世界毀掉了,天星族只剩下這些人留了下來,躲在這裏苟延殘喘。”

周浩的腳不由的向山洞外面移動,他聽到這些話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半神天狼把這些帳都算在了自己頭上,他心中雖然叫屈,不過眼下最要緊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儘管周浩沒有從半神天狼的身上感受到殺意,他還是不由自主的想向外面跑去,這個念頭讓周浩一發不可收拾,到最後騰挪的步伐變成的奔跑,幾個呼吸間就跑出了黑漆漆的山洞,在那樣的環境下自己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就在周浩剛出山洞的一剎那,周浩就感覺身邊一道銀光閃過,半神天狼擋住了自己的去路,周浩急忙剎住腳,自己的身體幾乎已經觸碰到半神天狼,而他的頭就在人家鋒利的牙齒之下!

周浩的冷汗瞬間冒了出來,情勢岌岌可危,要是半神天狼現在動手,自己的腦袋瞬間就被咬掉,他沒有任何的反抗機會。周浩開始後悔自己太過執着得到天星大陸的修煉祕密,而忘了他並非這個星球的人類。

“你不需要擔心什麼,我沒有惡意,咱們的話還沒有說完,等你聽完我的要求再做決定也不遲。”半神天狼的語氣依舊冷冰冰的,如此近距離的對話,那股腥氣讓周浩呼吸都快要停止下來。

“既然是這種情況,你爲什麼會找到我?你就不怕我會像其他異能者一樣對你們做些什麼麼?”

半神天狼沒有說話,而是閉起了它那冒着綠光的眼睛,說道:“緊閉雙目,我讓你看點東西。”

周浩的腦海中出現了他癒合空間裂縫的那一幕,畫面是如此的清晰,就算周浩還記得這些,也無法還原的這麼清晰。

“這是?你知道?!”周浩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來,這個祕密恐怕只有他和奧拉斯知道,這個位面的半神天狼怎麼可能知道呢!簡直是匪夷所思。

“這用不着太過驚訝,當你接觸封印的時候,這個世界的位面與你們的位面出現了共同性,只要是我們這樣的存在都會見到這一幕的,你能夠爲了你的世界作出這樣的犧牲。已經能夠說明很多問題了,你還覺得我會擔心你問的那個問題麼?”

周浩被半神天狼問的啞口無言,他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那麼做只是情勢所迫,換做他的其他隊友也會毫不猶豫的這麼做,不過是命運選擇他而已。

“我要跟你說的是希望你能給我們的世界重新帶回和平,這個世界經歷了太多的戰亂,人類苦不堪言,到處都是屍橫遍野。而天星大陸的人還沒有醒悟過來,這麼下去,天星大陸的人類就會走向毀滅的邊緣。”

周浩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爲什麼命運一次次的這樣捉弄自己,前有NCB復興,暮色裏地的白狼,天之一族的秦珂情前輩,後來又是另一個位面的半神天狼,都要求自己承擔責任,好像宇宙中的事情沒有自己不能活一樣,他們就不能找點其他人麼?離開自己都不能活了,自己爲這些事情多少次九死一生,好處沒佔到多少,麻煩倒是引來一大堆,要不是自己命大,早就死在了時空亂流之中。

“不好意思,半神天狼大人,我真的管不了你們天星大陸的事情,你讓我一個外人做這些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爲什麼不找你們天星族人來做這些?你不是他們的守護神麼?你說的要求他們應該都能接受的。”

周浩是真的厭煩了,他只想安安靜靜的找到能夠讓自己身體變的強大的方法,然後離開這個位面,回到他生活的世界中,跟方頤終老一生,這纔是他該有的追求,他不想再承擔什麼所謂的責任,他覺得這是人家天星大陸的事情,他周浩管不着,手不該伸的那麼長,給自己找麻煩。

“不!這是命,它選擇了你,你是沒有退路的!”半神天狼的前爪伸向了周浩的胸前,那雙綠油油的眼睛緊盯着周浩。

周浩沒想到半神天狼連他這個祕密都知道,希望之珠就算火焰領主都不曾發覺,一個另一位面的所謂半神卻準確無誤的找到了希望之珠隱藏的地方,如何能不讓他感到驚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