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周軍按佳蓓的要求,採購完東西回來,會場里完全變成了另外的一番模樣。

原本冷冷清清的會場,酒店的服務員在幫忙掛着各色的氣球,入口的地方不知道從哪裏搬來了一個扎滿氣球的拱形門。

預訂的六個餐桌上,擺放了整盤的瓜子、花生和水果。

舞台上,廣告店已經將做好的橫幅掛了上去,LED大屏上顯示著歡迎參會的文字,柔和背景音樂響徹整個會場。

周軍在大屏的一側找到了正在做流程燈片的佳蓓,嘆服道:「阿姨,你太厲害了吧,這才多大會兒功夫,你就搞了這麼多東西出來。」

佳蓓依舊專註地敲著鍵盤,「沒什麼,我專業就是搞這個的。」

「那你這些花了多少錢,我給你。」

「算了,沒花幾個錢,那些氣球商店裏面十塊錢一百個,買來就請酒店幫忙吹起來掛上,桌上的零食是找酒店談判,叫他們送的,那個拱形門是中午人家婚宴后留下來的,我借過來用用而已。」

說着,佳蓓又指使周軍去搬了個桌子擱舞台一側,把小玩具全部整齊擺放在桌上。

又在進門入口處擺了張桌子,擺好了簽到表和筆,叫周軍自己站在那裏「接客」。

儘管佳蓓對這樣的佈置依舊感覺不滿,但受限於時間和資金的不足,也只能做到這個樣子了。

周軍倒是已經非常滿足了,這已經比他之前的預想,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從傍晚五點以後開始,客人們陸續地都開始進場了……「陸沉,陸姓,大陸上還有這種姓氏嘛?」

這些人看着天空中的陸沉,仔細思考了半天,結果也沒有從陸沉的名字中,尋找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大人,大陸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世家姓陸吧,會不會是您記錯了。」

「確實沒有什麼陸姓的家族,但是對於他背後的人來說,所謂的家族已經不重要了。」

南天修擺了擺手,他想起之前見過的陸瞎子,陸沉能夠有現在的突破,南天修覺得這恐怕和陸瞎子有很大的關係。

事實也是如此,有這麼一位引道人,就算是……

《七世神盤》第四百七十章映照諸域(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剛從轉移陣出來就丟了?!

怎麼會這樣啊?

向來老成持重的冥心璟在內心大大地吶喊了出聲。

「小妹呢?在哪裡?」

可是靈侍把手的靈九天的大門除了他們早到這幾個之外,連只飛過的靈獸都沒有,他家小妹才眨眼的功夫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

*

一萬年才舉辦一次的靈界賞花宴,只會在夜裡開始,因為栽花的園神特意為了賞花宴準備了好幾種在夜裡會發光的鮮花,而靈君只會在這千萬種花中挑選出他認為最特別的一朵,藏起來。

等待那個命中有緣的人……

《毒舌靈君要報恩》第三百六十七章令人頭疼的小妹 第二天!

秦若霜突然拉上蕭寒,說帶他出去見一個人。

至於見的是什麼人,秦若霜沒有說清楚。

於是,蕭寒好奇地問道:「老婆,你要帶我去見什麼人?」

「蕭寒!你別問這麼多,到了現場,你就知道了。」秦若霜搖搖頭,只顧著開車。

蕭寒見狀后,也只好按捺著心裏的好奇,靜觀其變。

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秦若霜把蕭寒帶到一家私人大院裏。

只見大院佔地面積很大,足足有幾千平方,要知道東海市的地皮可謂寸土黃金,能夠擁有這麼大的佔地面積,這也說明這大院的主人身份不簡單。

這時,門口的一個保鏢攔住秦若霜他們的去路,嚴肅地問道:「你們是什麼人?過來幹什麼?」

「這位大哥,你好!我叫秦若霜,是郭總的朋友,我今天已經跟他約好時間見面,麻煩你通報一聲音」秦若霜表明了身份及來意,說道。

「你稍等一下!!」

保鏢淡淡地吩咐道,接着,他拿着對講機,跟裏面確認一下。

片刻后,他收起對講機,態度明顯客氣了不少。

「林總,郭總讓你們進去,裏面請!」

「好的!麻煩你帶路!」

秦若霜點了點頭,淡淡一笑。

而這時,蕭寒眉頭微微一皺,然後低聲地問了一句,說道:「老婆,咱們為什麼過來見這個郭總,他又是什麼人?」

「蕭寒!你不是得罪了李家嗎?我打聽過了,郭總他跟李家交情不錯,如果他願意幫咱們的忙,你就可以平安無事了。」

這時,秦若霜終於說明了來意。

昨晚她得知江北李家要對付蕭寒,她連夜找人打聽,周旋此事。

讓她慶幸的是,以前合作過的郭總,居然跟李家交情不錯。

如果對方肯幫忙,蕭寒就能夠度過難關了。

這也是為什麼,秦若霜一大早就叫蕭寒過來的原因。

「老婆!其實你不用求人,李家根本奈何不了我的。」蕭寒無奈一笑,他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原來是過來求人。

結果他不以為然的態度,反倒引起秦若霜的不滿了。

「蕭寒,我說過多少次了?你別老是逞強裝威風!!李家的勢力,不是你一個人能夠解決的!你再這樣子逞強,我可是真的生氣了。」

秦若霜眉頭一皺,一臉幽怨地責怪說道。

「好吧!」

蕭寒知道自己解釋再多,秦若霜也不會相信的。

反正自己不來都來了,乾脆見一見那個所謂的郭總,他想瞧瞧對方是不是有本事擺平李家。

接着,蕭寒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跟着秦若霜進入了大院裏。

片刻后,他們在客廳里見到一個身穿名牌休閑服的中年男人,只見得他獨自一人在那裏泡著茶,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秦若霜他們進來了,他也沒有抬頭,彷彿像是故意讓秦若霜他們難堪一樣。

看到對方如此傲慢自大的一幕,蕭寒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

這男的也太傲慢了吧?

蕭寒心裏頗為不爽的,但是礙於給秦若霜面子,他保持沉默,沒有開口說話。

「咳!」

秦若霜見狀后,輕聲地乾咳了一聲,然後笑道:「郭總,您好!我今天過來是有事相求的。」

就在這時,郭總放下了茶杯,然後嘴角微微上揚,滿臉不屑地冷笑了一聲,陰陽怪氣地說道:「林總,你也有求人的時候嗎?」

。 就在神鴉嶺比武的同時,大漢幫的掌控者董卓與關東聯盟也在緊鑼密鼓的準備著,董卓認為洛陽是個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便發出命令,遷總舵到長安,他採用雙管齊下的策略,一邊命人負責遷幫,一邊集結幫眾抵抗關東聯盟。

晁蓋得知董卓遷幫的消息,便提出建議,建議關東聯盟立即派人尾隨追殺,但沒有人理會,都害怕董卓,而不敢輕舉妄動,只有曹操贊同,於是乎,晁蓋便派孫立,馬麟,花逢春三人帶領刀盾手,長槍手,弓箭手各一百二十人與曹操一起去追擊漢幫幫眾,不料中了漢幫東一堂堂主徐榮所設的埋伏,混戰一場,敗了回來。

董卓為什麼要遷幫呢?原因有二,一是沒有足夠的人員,二是不能坐以待斃,於是乎,他便只有一個選擇――逃,就算是逃,他也不想扔掉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不想失去現在所擁有的權勢,面對來勢洶洶的關東聯盟,他沒有慌神,他十分清楚自己能夠有今天的這個地位完全是那個在他面前瑟瑟發抖的獻幫主的功勞,如果失去了對獻幫主的控制,那麼他便徹徹底底的失去了合法性,再也不可能回到巔峰時期的狀態,所以只有一個辦法――帶著獻幫主一塊逃,於是乎,逃亡便成了光明正大的遷幫,遷幫若是有人反對,立馬逐出大漢幫,於是乎,楊彪和黃琬兩位堂主首當其衝,被驅逐出幫。

然後他放了一把大火焚燒了整個漢幫總舵,大火延及整個洛陽城,一時間洛陽城內焰火燃天,他的手下四處趁火搶劫,挖掘漢幫陵墓,搜羅金銀珠寶,致使城內百姓流離失所,骨肉分離,哭天搶地,於是乎,整個洛陽城轟然如山崩地裂,不是地獄,勝似地獄。

遷幫的同時,他自己則屯駐洛陽坐陣指揮對抗關東聯盟,就在他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后,他發現所謂的關東聯盟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勢力雖大,卻互相猜疑,無法團結一致對敵,對他更是有所顧忌,不敢輕易進攻,於是乎,他便命呂布,華雄等十位堂主帶人圍剿關東聯盟。

關東聯盟一擊即潰,潰不成軍,不過幸好有梁山幫,才不致於全軍覆沒,呂布等人也在梁山幫的阻擊之下節節敗退。

混戰中晁蓋遇到了華雄,樊稠,牛輔三人,三人一見到晁蓋立馬揮舞兵器圍了上來,晁蓋見狀也迅速抽出白虎曜日刀,使出一百零八式天罡地煞刀法中的一招「天劍誅仙」,刀劈華雄,拳打樊稠,腳踢牛輔,這一招拳腳兵器並用,用的妙到毫巔,妙就妙在華雄,樊稠,牛輔三人尚未形成合圍,正好各個擊破,結果華雄躲了開去,樊稠被拳打中鼻子,頓時鼻血流了一臉,牛輔則被踢倒在地。

天罡地煞刀法是晁蓋獨創的,共一百零八式,其中包含三十六式天罡刀法和七十二式地煞刀法,整套刀法精妙絕倫,威力無窮,加上晁蓋又是天生神力,運用起來當真是兇猛無比。

晁蓋一招得手,立馬奇招迭出,有如長江大河滾滾而上,「天魁摘星」,「天罡五雷」,「天機泄露」,「天威不可冒犯」,「天暗無光」,「天空電閃」,「天殺孤星」,「天壽無疆」,「天佑禍福」,「天平衡量」,「天損補石」,「天敗豈能勝」,「天牢禁錮」,招招全是進攻的打法。

華雄,樊稠,牛輔三人雖然一開始就吃了一點小虧,但他們也非泛泛之輩,武功自然不弱,經過調整,他們打起了配合,你還別說,他們配合的還真是嚴實合縫,進退有序,閃躲得宜,這樣一來,晁蓋便被他們圍在了坎心,一時間刀光霍霍,劍影重重,你來我往,高呼低喝,斗到酣處,晁蓋一聲長嘯,使出一招「天傷難治」,盪開了華雄的單刀,躲過了樊稠的鏈子錘,削斷了牛輔的鐵拐,而且還出其不意的打了牛輔一掌,打的牛輔口吐鮮血,就這樣,合圍被晁蓋破了,接下來,晁蓋越戰越勇,勇不可擋,刀法轉換成了地煞刀法,首先一招「地理戡查」,然後一招「地靈鬼魅」,最後一招「地軸旋轉」,三招過後,華雄傷了胳膊,樊稠傷了大腿,牛輔則是傷上加傷,三人見勢不妙,立馬轉身就逃,晁蓋見狀也不追趕,任由他們去了。

另一方面,呂布在撤退的途中碰到了楊再興,楊再興二話不說,銀槍一揮,一招「槍打出頭鳥」刺向呂布的胸口,呂布一見立馬使出方天畫戟戟法中的一個變招「橫掃千軍」,往外格擋楊再興的銀槍,楊再興見狀便迅速抽槍使出一招「槍林彈雨」,疾刺呂布胸腹部的膻中,鳩尾,氣海三處大穴,呂布一見立馬使出一招「三環套月」,將楊再興的攻勢化解於無形,就這樣,兩人你來我往,槍去戟回斗在了一起,一個槍法精妙,一個戟法純熟,鬥了一百多個回合不分勝負。

在此之前,呂布還從未遇到過這樣強勁的對手,於是乎,他將他的拿手絕技方天畫戟十四法全使了出來,或橫刺,橫砍,翻刺,衝刺,或斜勒,截勒,反剔,回斫,或沖鏟,釘璧,肘逼擊,或直劈,平鉤加挑擊,其中包含十八式變化:神龍出水,青龍昂首,望月式,三環套月,半月式,金雞啄栗,神龍吐珠,青龍探爪,落地金錢,倒打金鐘,橫掃千軍,驪珠在握,胸羅星斗,夜叉探海,烏龍穿塔,回馬刺,進步提撩和抱月式。

楊再興在呂布的猛烈攻勢下,見招破招,見式解式,攻守兼備,不落下風,呂布見狀心說要想分出勝負,起碼要打到千招開外,但自己不能戀戰,還要保護義父去長安,思及至此,他立馬虛晃一戟,跳出圈外,追趕董卓去了,楊再興則迴轉與晁蓋合兵一處,收拾殘局。

呂布沒走多遠,又碰上了武松,武松雙刀一揮,右手「單刀直入」,左手「抽刀斷水」攻向呂布,呂布不愧為綠林第一人物,享譽「江湖呂布,武林奉先,」看來此話一點不假,面對猛烈的攻勢卻不慌不忙,沉著應戰,使出「青龍探爪」,「夜叉探海」兩招分別破解了武松的左右雙刀,同時他也知道了武松是一個勁敵,跟他一樣也是力大無窮,武藝超群。

武松的雙刀一旦發動,就恰似高山瀑布綿綿不斷,「快刀斬亂麻」,「牛刀割雞」,「操刀必割」,「刀過竹解」,「一刀兩斷」,「千刀萬剮」,「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招招環扣,威力強大,強大的攻擊使得呂布精神一振,他覺得先前與楊再興的打鬥,此刻與武松的打鬥都是百年不遇,千載難逢的,酣暢淋漓,淋漓盡致,若不是心中有事,他真想與武松分出高下,又鬥了一會,呂布才戀戀不捨的走了,武松則覺得打的不夠盡興,悵然若失的找晁蓋,楊再興去了。

董卓與關東聯盟這一戰,雖然關東聯盟垮了,但大漢幫也被迫遷幫去了長安,到了最後,討董的旗幟都倒了,關東聯盟之間彼此火併,結果不言而喻,除了梁山幫與江東幫之外,其餘的幫派無不如鳥獸散。

接下來,梁山幫與江東幫都進了洛陽城,看到滿目瘡痍的古都,晁蓋準備在洛陽發展,同時幫助城內百姓災后重建,他立馬吩咐武松將豫州分舵遷移到洛陽,武松依令行事,回豫州分舵去了,半個月後,武松帶著豫州分舵各堂口來到了洛陽,晁蓋交待了一些事情后,便帶著楊再興,白金馬,徐玉,艾熊,花逢春五人回梁山總舵去了。

江東幫進洛陽,幫主孫堅不為別的,只是想找到大漢幫的傳幫印章,江湖盛傳,誰得到印章,誰就可以號令天下漢幫幫眾,所以人人想得而據之。 可怕的紅蓮一閃而過,盛開在火焰風暴里的蓮瓣,一瞬間團縮在一起,化為一個閃爍著的赤紅光點。

緊接著猶如黑洞一般的將所有的火焰吸納,也同時將那巨大化的『火車』吞噬進去。

隨即向著天空爆射而出。

僅僅在片刻后,整個山道周遭,都在白天見識到了一場,赤紅的焰火。

伴隨著強烈的衝擊波和勁風而下,趙扶余又緩緩的走回了毒島冴子她們身邊,還不忘給路過已經驚呆了的超自然災害對策室成員提個醒。

「應該打電話,讓你們的人再派車出來,接我們了。」

看著被自己一句話驚醒過來連忙聯絡總部,送來的目光里更多了幾分敬畏的超自然災害對策室成員。

趙扶余倒也沒有太過在意,反正又不是要和他們交朋友的。

只不過第一次用出『紅蓮.爆炎』,威力的程度已經有些超乎他的意料外了。

不過現在他想知道是其他的事情。

在趙扶余出手前,清秋院惠那用她媛巫女的能力,細細感應了一番,之前被火焰已經清洗過的遠處摩托車所在。

確實也捕捉到了線索。

「是對策室人送來血液里蘊含同樣的氣息…屬於殺生石的力量!」

「不過更偏向操控亡者,惡靈的能力!」

清秋院惠那不等趙扶余詢問,便已經開口回答。

眼中也露出了一絲冷意。

「看來超自然災害對策室,是把我們當成魚餌了。」

倒是毒島冴子更沉穩一些,神色微微的變化。

「還沒有到下結論的時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