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喝完后王胖子終於說道:“你小子終於聰明瞭一次啊!”

我放下杯子,疑惑的問道:“這怎麼是白開水?”

他們都相繼笑了笑卻沒給我解釋,其實我當時是這麼想的,我以爲這杯白酒之所以多是因爲裏面沒有加任何調料,結果哪知道就一杯白開水……

然後我和米小艾也都加入到他們的真心話大冒險活動中,很簡單,桌上有一副紙牌,按順序抽出一張翻開,誰最小誰就輸,一樣大的就繼續翻,翻到花牌也是一樣。

我們加入到行列的第一輪我的小艾同學就中招了,然後所有人都像逃過一劫似的,問米小艾:“小艾,你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米小艾很認真的想了想,當即說道:“真心話吧!”

大愛又起鬨道:“先說好了啊!要是假話可得罰酒啊!”

米小艾很真誠地點了點頭:“嗯,不會。”

由於西西這次是最大的,所以該由她來問問題,還好是西西,因爲她不會刁難米小艾的。

只是萬萬沒想到這西西像是爲了報復我似的,對米小艾說道:“那小艾我問你,你覺得李洋這個人到底怎麼樣?你給評價評價。”

我看了西西一眼用眼神秒殺她,其實這個問題我也一直想知道,於是就等着小艾的回答。

米小艾轉過身來很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壓抑半響說道:“記得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是在城西的警察局裏,當時你很匆忙,我還記得我給你的手機撞地方了,你當時看見我的樣子傻傻的好可愛,我就一直覺得你很有意思,那天也是我回國的第一天,我決定交你這個朋友。後來我開始主動接觸你,聽你說你事失業了,就想辦法讓你去姐姐公司工作。我也不知道爲什麼直到遇見你的那天以後我滿腦子都是你從地上撿起手機那傻傻的樣子,然後不自然的笑,姐姐問我是不是愛上你了。其實我哪有這麼快愛上你,只是很喜歡和你在一起,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很開心很放鬆,漸漸的我越來越離不開你。雖然從你的眼神中我也看出了你很喜歡我,可是你這個傢伙從來都不對我說,也不給我任何的壓力,每次你都是淡淡的出現在我身邊給我帶來快樂分享你的趣事。我記得你曾對我說過我在你眼中是一個精靈般的女孩,我很開心,同時我也要告訴你是你讓我變成了一個精靈般的女孩。你也從來不會對我說你的壓力,每次都會給我不一樣的驚喜,不管多晚我來找你你都會來見我,我們一起逛街,一起玩雪,一起騎車,一起因爲一部喜劇片像個孩子似的哈哈大笑,對我來說你就是一個不會給我任何壓力只希望我快快樂樂的男人,我很愛你,很感謝上天上我遇見你,我和寶寶都會一直愛你的。”

我幾乎是流着淚聽完這段話,我沒想到米小艾居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了這些話,我以爲他們都會起鬨,沒想到所有人都沉默了,因爲被米小艾這段話震驚了,我也是的。

許久才反應過來,摸了摸她的臉,對她說道:“我知道,我也記得你以前一直問我是不是因爲你的美麗才選擇和你在一起,這個問題我一直沒有回答你,是因爲根本就不是問題,現在我來回答你,就如我早上對你說的,你對我來說最美的不是生如夏花,而是在時間的長河裏波瀾不驚。”

也是我們暫用了他們太多時間,所有人在聽完我這段話後都整齊的喊道:“說那麼多幹嘛呀!親一個。”

當着這麼多人的人親吻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的,我已經準備好吻上去的時候,大愛大叫一聲,說道:“等下!剛纔小艾說她和寶寶……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麻煩解釋一下?” 該來的總會來的,不能瞞的始終是瞞不住的。

只是我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哼唧了半響,米小艾笑着解釋道:“李洋要當爸爸了。”

“啊!?”所有人都整齊的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驚呼聲,然後所有人都向我投來異樣的目光。


王胖子第一個站出來,問道:“真事?多久的事啊?”

西西很快也附和道:“是啊小艾,怎麼一直沒聽你說過呢?懷上多久了?”

就連表弟也搶着說道:“哥,恭喜你了。”

王胖子的女朋友馮莉莉聽見聲音也從廚房裏跑了出來,對我說道:“李洋你這速度也太快了吧!我們都不知情也。”

我早就料到這一個個的問題會接應而來,我站起身來揮手示意他們別激動,然後才冷靜的說道:“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的,沒有特異要瞞你們,至於小艾也是最近才檢查出身孕的,已經有兩個多月了,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西西高舉着手,問道:“那你們準備多久領證結婚呀!”

我向你小艾看了一眼,說道:“就這段時間吧!不過婚禮可能會稍微延後。”

大愛也舉手說道:“那就先恭喜恭喜了!”

我對大愛眨了眨眼,道:“這些話我收着,到時候分子錢多一點就行了,還有啊你和翠兒也抓點緊。”

這突然的消息讓他們都非常驚訝,幾個問題問完後便也沒什麼問題了,就是他們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特別的奇怪。

後來我們也沒再玩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了,王胖子也去廚房裏幫着莉莉做飯,西西他們和大愛兩口子就打麻將,我和小艾就坐在沙發上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幹嘛。


許久,小艾對我說道:“要不你也去陪他們打麻將吧!”

“我不打牌。”我就這樣靜靜的看着她,就算不需要聊天也可以的。

“那去廚房幫曉天他們?”米小艾似乎覺得我們這樣坐着有些過意不去。

“不要。”我依舊搖了搖頭。

“那……”米小艾拿起桌上的紙牌對我說:“那我們來玩吧!”

“怎麼玩?”我心裏已經了樂開了懷,當然玩什麼都可以,只要是和她玩。

“就像剛纔那樣,比誰大。”

“好啊,獎懲是什麼?”

“假如我贏了我可以向你提出一個要求你不能拒絕,當然你也一樣,隨便什麼要求都不可以拒絕,當然不能過分。”

“好啊,來就來啊!who怕who啊!”

“那我先翻。”說完米小艾抽出一張牌放在胸前,偷偷的看了一眼,臉上的表情很是喜悅。

我笑着向她問道:“你這表情不妙啊!是什麼牌?”

“你先翻啦,反正你輸了。”她很自信。

我冷笑一聲,說:“誰輸還不一定。”

然後我也抽出一張牌偷偷看了一眼,大笑一聲,說道:“不用比了,我贏了。”

米小艾不屑的看着我,道:“誰給你的自信,我的是10點。”

“我也是10點。”

於是我們同時翻開牌,我的是紅心,而她的是黑桃,表面上小艾贏了,但是規則是一樣大就得重新翻,但是米小艾沒有遵守規則,她非要說她贏了,然後我還能說什麼,只能讓着她了。

只好妥協道:“好吧,你贏了,你說吧你對我有什麼要求?”

米小艾突然將雙手架在我肩上,笑着說道:“我要求你永遠都不能離開我,不管未來發生什麼我們都一起面對。”

我淡然一笑,道:“那是必須的,你不用要求我,我也會做到的。”

然後米小艾閉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一個叫做“吻”的東西,我也準備好吻上去。

可就在這時,大愛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你看看你看看,這倆人自個還玩上了,這恩愛秀得我一臉呀!”

於是這個吻就被破滅了,我特別窩火抓起身邊一個抱枕就像大愛飛了過去,然後我們都笑了,笑得好開心。

對於這樣的氛圍是我想要的,也是難得的,因爲我們太難得像現在聚一聚了,估計今天過後就更難了。

都是生活所迫,而時間匆匆它毫不留情。

唯一遺憾的就是師姐何雅,儘管我提醒自己無數次不要在這個時候想起她,可是思緒不得不讓我想到她,想到蕊蕊,想到我們曾經的一切。

趁着米小艾去廚房幫王胖子小兩口做飯的時間我點了一根菸獨自走向陽臺,有些迷茫的看着這諾大的北京城。

想起何雅我真的無能爲力,也不知道方婷這個時候在哪裏在幹嘛?不知道她有沒有一點關於孫耗那王八蛋的訊息。

我又看見了遠處那棟高聳的格瑞集團大樓,重重的吸了一口煙然後將煙霧含在嘴裏捨不得吐出,思緒越來越亂,越來越複雜。

只覺得眼前這一切都變得萎靡了,眼前那些拔地而起的高樓似乎都變得模模糊糊,於是那一個個曾經的我小片段就像電影般放映在我的腦海裏,刺激着我這脆弱的神經,麻痹着我的身體。

我曾經想過假如我和何雅當初都沒有因爲那一個虛無縹緲的夢想來到這座城市,也許就不會有這麼多煩心事了,當然那樣我也不會遇見我如此深愛着的女人…… 愣神中王胖子的手突然搭在我肩上,他嘆了口氣也隨我看着遠方說道:“在想何雅吧!”

我點了點頭,卻任何沒有言語。

王胖子也點上了一支菸,猛地吸了一口對我說道:“對於何雅我和你一樣也是遺憾的,但是我們又能做什麼呢?李洋,看開點吧!這都是各自的命啊!”

我沉默半響,說道:“何雅是被迫的,她沒有從事犯罪活動,只是包庇罪。”

王胖子聽後有些驚訝的看着我,半響問道:“什麼意思?”

“之前是我的猜想,但是後來我去找蕊蕊的時候吳磊給我說了些有關他們離婚的真相,後來我也去試着調查,發現真沒那麼簡單,雖然現在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何雅沒有直接參與犯罪,但是我可以肯定何雅她絕對沒有參與走私活動。”

王胖子聽後沉默半響,又突然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何雅還有機會?”

我點了點頭,目光再一次看着遠方,久久說道:“我一直在尋找證據,可是現在完全沒有任何的線索,眼看着就快開庭審理何雅,我真的是急啊!”

王胖子倒吸一口涼氣,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這可是關係着何雅的生死,可不是鬧着玩的,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嗎?我一定盡全力。”

我點了點頭卻沒有說任何的話,我知道王胖子的好意,但真沒用,除了方婷那樣的專業人士,我們誰都無法找到最直接的證據,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從一些細節裏找到答案。

沉默了很久後,王胖子才向我問道:“我聽西西說你把格瑞集團給買下來了?”


“嗯。”我簡單的應了一聲,而目光依舊注視着那看不見邊際的城市邊緣。

“那麼大的集團你怎麼說買就買呀!這不得花多少錢啊!一開始我還不相信,沒想到你還真……”

我立即打斷了王胖子的話,說道:“爲了何雅也爲了小艾,我不知道何雅是因爲什麼選擇隱瞞這些真相,但我相信她對格瑞是有真感情的,而米小艾是因爲我而失去樂克的,我這樣做不是爲了彌補她,而是我想讓自己記住那些曾經所發生的事情。”

“哎……”王胖子深深的嘆出一口氣,也不再說什麼,畢竟他是知道我的,但凡我認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的。

我伸手在她肩上拍了拍,對他說道:“好了,你快進去忙你的吧!我只想一個人呆一會兒。”

“我就是擔心你,擔心你想不開從這裏跳下去,你可得想清楚這裏可是十七樓,跳下去的畫面你自己腦補。”

王胖子把話說完就溜了,我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我纔沒那麼脆弱,就算再大的磨難和困難我也不會想到結束生命來逃避,再說我現在可不是一個人,我還有我愛的人和我那還未出生的寶貝兒子,我怎麼捨得死呢。

……

晚上在王胖子家吃完後我和米小艾又一次漫步在這節日期間些許冷清的街頭,白天日暖風恬,這到晚上吹着風還真有些冷,不過今晚我們可沒像昨天晚上那樣沒心沒肺的奔跑。

在一條街的街尾居然還有一家小吃店開着門,米小艾說她渴了,於是我便去給她買了一杯原味的熱奶茶。

原來這家小吃的的老闆也是來北漂的小夥子,只是因爲這大過年沒買到車票,飛機票又太貴,所以只好留在這座城市了。看着他我就想起了我,記得我以前也是這樣。

原本我不渴,可是當知道同爲北漂就多要了杯奶茶,於是便和米小艾倆人邊走邊聊。

我對她說道:“對了小艾,我有一件事忘記告訴你了。”

米小艾喝了一口奶茶,向我問道:“是什麼事啊?”

我拉住正在往前走的米小艾,她不解的看着我,我表情嚴肅的說道:“我把格瑞買下來了。”

米小艾愣了愣,才說道:“雖然你這樣做很大膽,但你做的沒有錯,這個時候就該買下格瑞,不然格瑞這個名字就真的沒有可能再出現在商場中了。”

“是不可能了,法院要求重新改名字。”

“你改了嗎?”米小艾問道。

我點了點頭:“改了,叫克瑞。”

“克瑞……”米小艾重複了一遍,又低着頭在嘴裏碎碎的唸了念。然後才向我問道:“爲什麼起這樣一個名字?”

“因爲你也因爲何雅,沒有經過你的允許,你不會介意吧?”

米小艾笑着搖了搖頭,道:“我不介意啊!正是因爲你這樣的有情有義我才如此愛你嘛。”

我抱着她的頭在她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下,我們繼續牽着手向前走着,腳下偶爾還有沒有融化的雪,那畫面宛如初戀時的單純。

米小艾突然甩着我的胳膊,對我說道:“李洋,你唱首歌給我聽吧!我突然很想聽一首歌。”

我笑了笑,道:“你確定要聽我這五音不全的人唱歌?我怕你聽後就不會想聽了。”

“我不管,你快唱啦!”

“好啦好啦,唱什麼歌?”

“《當你》”

這首歌我聽過但不是很熟,於是就拿出手機打開音樂播放器,放着這首歌一邊跟着唱了起來,“如果有一天我回到從前,回到最原始的我,你是否會覺得我不錯,如果有一天我離你遙遠,不再和你相約,你是否會覺得我已經說再見,當你的眼睛眯着笑,當你喝可樂當你吵,我想對你好你從來不知道,想你想你,也能成爲嗜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