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反正某人為了女兒的事,已經快急白了頭髮。

席錦琛目光一轉,嚴厲盯著席東俊,「你這個哥哥,是怎麼當的?妹妹不回來,也不知道去接她。」

席東俊無辜躺槍……「爸,小檸檬是忙學業。」

「你信她忙學業嗎?」

「我……」是不信。

席錦琛:女兒談戀愛,居然是情敵的兒子,我該怎麼辦啊?在線等…… 炮轟白宮和五角大樓,這樣的事情成為了這段時間最惹火的話題。而黃然更是被人類成為史上最牛*的人物,世界上所有的恐怖分子,這個時候都自行慚愧,他們的所作所為,和黃然比起來,那就是小孩過家家,鬧著玩的……

而美國全國都陷入了一片悲傷,哭泣的美國成為網上最流行的話語。而這個時候美國總統和官員們,直接跪在白宮面前,那副場面讓黃然看到都有點傷心。而無數的美國人,在白宮的廢墟上,點上了蠟燭,晚上的時候,白宮周圍被無數的蠟燭照的燈火通明。而這一天,也被美國規定為國難日。而黃然更是成為美國最大的仇人……

美國徹底被激怒了,所有的民眾這個時候也都發怒了,他們的意志空前的同意,復仇成為他們最響亮的口號,而美國三軍也一個個咬牙切齒,紛紛請願參見戰爭!而美國的熱血青年,紛紛參軍,這個時候美國竟然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撤回在伊拉克的三十萬美軍,阿富汗的二十萬美軍也被扯了回來。所有的美軍都被派到了非洲,而美國在短短的時間內,有徵收的一百萬軍隊,而各大財團這個時候雖然不願意出錢,但是美國民眾的意願他們是不敢違抗的,這個時候都咬著牙,掏出自己的家底……

國家局勢頓時緊張了起來,美國進入一級戰備狀態。所有的家底都被拉了出來,新生產的一百架機甲也隨著軍隊出征,而在這次出征的隊伍裡面,還有一千多名生化戰士,這才是美軍的真正的家底。

而歐盟、韓國、日本等國家,也徹底的被美國拉下了水,紛紛增兵非洲。這次美國真的怒了,八十萬軍隊,五個航空母艦群,上萬架戰鬥機,上萬輛坦克,其他武器更是多的無法計算,一百架機甲,一千生化人。這個時候美軍徹底拼出去了,甚至還發出宣言,在關鍵的時候甚至不惜動用核彈,這個時候所有的國家都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歐盟又增兵三十萬,兩個航空母艦群,而飛機坦克更是多的嚇人,日本這個時候竟然也派出了二十萬軍隊,一艘直升機母艦,而其他的驅逐艦也有很多,韓國增兵十萬,軍備也增加了很多。非洲徹底的亂了,二百多萬的士兵,就是為了圍剿兩萬多人的龍牙……

黃然的懸賞價格更是超額,幾個國家掏錢,懸賞價格竟然超過了千億。這樣的懸賞價格,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

北京中南海,那些官員傻傻的看著屏幕上的一切,他們沒有想到黃然這麼大膽,炮轟白宮和五角大樓,這簡直就是直接扇美國的臉,還是當著世界上所有人的面子扇美國的臉。

「你們怎麼看,這件事情大了,小傢伙還真是讓人頭疼,這麼大膽的事情他都敢幹,敢問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他不敢幹的……」老人這個時候有點憤怒,更多的確實責備,這件事情做的確實有點過分,這架勢說不定就能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世界才平靜了五六十年,人們已經不能在經受戰爭了……

「主席,小傢伙做的事情確實有點過了,估計這次美國要真的發怒了,我們也不能再給龍牙提供補給了,這個時候的美國,就好像一條瘋狗一樣,已經紅眼了,一旦把他惹急了,他誰都敢咬啊……」一名少將這個時候慢慢的說,大家都認真的思考著。

「主席,我們不提供武器給龍牙,那龍牙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啊!雖然龍牙的戰鬥力很強悍,但是這次的軍隊太多了,這次美國不會在顧及什麼了,這次他們什麼武器都敢用,據我們的情報系統透漏,他們這次竟然出動了生化戰士……」李升雲這個時候站起來,擔心的說。

「小李,我知道你捨不得他們,但是這次事情太大了,華夏公司我估計也會受到危險,這次事情,不好辦了……」老人無奈的搖搖頭。

「那怎麼辦,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傢伙死去吧!依照他的性格,肯定會回到非洲和兄弟們在一起,他一個人,即使實力在高能怎麼樣呢,能抵擋這麼多軍隊嗎?」李升雲這個時候有點急了,大聲的說著。

「夠了,你說我們怎麼辦!去和美軍打,還是直接派軍隊進入非洲和龍牙並肩作戰啊!你是軍人,是一名共產黨員,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忘記,個人榮辱得失,那都是小事!國家利益為大……」老人突然嚴肅的說,雖然他很欣賞黃然,也捨不得這麼一個人才,但是他不能為了黃然去拿國家卻開玩笑……

李升雲慢慢的坐了下來,低著頭心裡難過急了,黃然在他的心裡,就像一個孩子,他怎麼也捨不得自己的孩子啊!所有人都顯得有點悲哀,黃然是一個超級人才,大家也都很愛惜!但是這個時候,卻不得不捨棄……

「黃然最愛他們的女人,我想美國肯定會復仇,會拿他們的女人開刀,所以我們的人一定要保護好黃然的女人,這是最重要的,不能再讓小傢伙分心了……」主席慢慢的點點頭,其他人笑了笑……

而此刻的黃然,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他以前想到了這一點,但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嚴重,這次玩大發了,徹底的玩大發了,看樣子自己要堅決一點了!

「隊長,我們要去哪裡……」北極熊這個時候好奇的問,看著電視上美軍出征的畫面,他心裡也為非洲的兄弟們擔心!

「回湘江,我要安排一下,然後和兄弟們一起抵抗這些國家的士兵,你們留下來,發展勢力,雪夜會照顧好你們的……」黃然望著窗外,淡淡的說。

「不,隊長,我們不留下來,我們要回非洲,我們不願意做孬種……」這個時候一名龍牙倔強的說,其他龍牙也眼睛通紅的,他們不怕死,要是怕死他們就不當龍牙了!

「混蛋,你們必須留下來,記得要忍,要低調,你們要發展勢力,龍牙的訓練你們是知道怎麼訓練的,你們留在這裡,給我們訓練一批新的龍牙,積攢勢力,一定要低調發展,等有了足夠的實力,在重新奪回屬於我們的東西,記住了嗎?」黃然大聲的喊著,語氣裡面充滿了威嚴,好像一個帝王,又好像一個暴君。

「是……」所有人都眼睛通紅的看著黃然,眼淚也出來。

「好了,別哭了,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向什麼樣子,都走吧!去準備一下……」黃然擺了擺手,輕輕的轉過了頭,但是轉頭的一瞬間,眼睛中流出一行眼淚,但是一瞬間就被蒸發了……

「大哥,我來了……」雪夜慢慢走近黃然的別墅,看到黃然正坐在那裡,王嫣然依靠在他的身邊,顯得很安靜,而在不遠處,莫無言在不遠處,拿著一把刀子,一臉冷酷的削著蘋果,但是蘋果皮卻不停的斷著,可以看出他的心並不平靜……

「你來了……」黃然轉過頭,低聲的說,語氣顯得有點低沉。

「大哥,我今天來是有一件事情想對你說……」雪夜這個時候來到黃然的身邊,慢慢的說,黃然抬起頭看著雪夜,雪夜也看著他,兩個人的眼睛互相的看著,最後黃然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什麼事情,說吧……」黃然輕輕的說,王嫣然摟著黃然的腰,腦袋枕在黃然的大腿處……

「大哥,我要加入龍牙……」雪夜這個時候突然說了一句讓黃然都苦笑不得的話。黃然睜開眼睛,莫無言這個時候也扭著頭看著雪夜,而王雅然也動了動……

「為什麼,你難道不知道龍牙快要滅亡了嗎?你加入龍牙,你是想把華人幫都害死啊!」黃然淡淡的說,心裡也非常感動!

「大哥,我沒有說華人幫加入龍牙,而是我自己加入龍牙,你們不是有人可以易容嗎?把我的相貌改一下不久行了嗎?」雪夜看著龍牙說。

「為什麼要加入龍牙呢,做華人幫的老大不好嗎?」黃然閉著眼睛,慢慢的說到。

「因為我想和大哥在一切,只有和大哥在一切,我雪夜的人生才能活的轟轟烈烈……」雪夜興奮的說,眼光裡面充滿了激動和期待。

「不後悔……」黃然突然睜開眼睛,盯著雪夜慢慢的問到。

「不後悔……」雪夜狠狠的點了點頭。

「好,我現在就宣布你是我黃然的兄弟,是龍牙的一員,代號潛龍。以後一切行動必須要聽從我的指揮……」黃然認真的說。

「是……」雪夜這個時候興奮的喊道,竟然來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大哥,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去非洲啊……」雪夜笑呵呵的說,眼睛裡面寫滿了期待。

「你不去非洲,你還做你的華人幫老大……」黃然笑了笑,有點調皮的說。

「為什麼啊!我不是已經加入龍牙了嗎?」雪夜這個時候焦急的問。

「這是命令,我給你一個任務,知道為什麼給你代號潛龍嗎?因為我要讓你成為龍牙的最後一張牌,這張牌一旦打出去,我就讓這些國家都屈服,你知道嗎?」黃然淡淡的說,語氣裡面充滿了認真。

「那我能做什麼呢,我改怎麼做……」雪夜想了一會兒,慢慢的問。

「你這樣做……」黃然湊到雪夜的耳朵旁邊,輕輕的說。雪夜認真的聽了一下,然後慢慢的點點頭。

「去吧,具體資料我明天會給你,對了,明天給我安排一下,我要回湘江……」黃然慢慢的說,雪夜點點頭,慢慢的走出了別墅,黃然看著雪夜的背影,輕輕的點點頭……

(一更,今天是一號,新的開始,新的征程,笑笑昨天晚上通宵碼字,外面下著血,差點沒有把笑笑凍死,但是還是趕出來一章,今天的基礎鮮花,趕緊給吧!笑笑在這個月回很努力的,雖然開學了,但是笑笑的更新還是不會少的,這個月的鮮花第一,不能丟掉哦) 唐小芯實在看不下去了,對席錦琛翻白眼:「你別老是,把所有責任都推到兒子身上,小檸檬的事,你自己難道心裡沒數嗎?」

這下輪到席錦琛啞口無言。

「你要是實在不同意他們兩個在一起,那你就去學校找小檸檬,直接她挑明了。」

小太監的日常生活 一聽,席錦琛一臉猶豫的神情,遲疑地說:「如果……我要是這麼跟小檸檬說了,她肯定會生我氣。」

「你害怕她生氣,那就乾脆什麼都別說,任由她繼續跟殷億鑫在一起,反正如果要是吃虧了,不是你還有在嗎?你到時替她討回公道唄!」

聞言,席錦琛氣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指了指唐小芯,過了幾秒后,才吐出:「有你這麼當媽的嗎?我都懷疑小檸檬是被你撿來的。」

席東俊忍不住對席錦琛說:「我都懷疑,我是被你從垃圾桶撿來的。」

老是疼小檸檬,而將他當牛一樣使喚。

「閉嘴,我現在跟你媽在說話,你插什麼話?」席錦琛不敢對老婆板著臉,但對兒子,那就是毫不留情。

被喝斥的席東俊,知道自己與自家老爸對持,那肯定是干不過他家老爸,於是訕訕地摸了摸自己鼻子,乾脆多躲進了沙發,表示此時此刻不存在。

唐小芯不禁對席錦琛,翻了個白眼,對自家兒子說:「走,我們不要搭理他,讓他一個人好好待著,反省一下之前的行為吧!」

席東俊腳步迅速跟上唐小芯。

兩個人外出散步。

把席錦琛一個人丟在家裡。

……

殷家

殷文聰剛開完會,回到家裡,正好看見殷億鑫待大廳,就順勢坐到殷億鑫身邊去。

「爸!」殷億鑫跟他打招呼。

「我聽說你跟唐阿姨的女兒,小檸檬談戀愛,這是真的嗎?」

「嗯!是真的。」 魔女來襲,夫君請接招 殷億鑫又問:「是唐阿姨告訴你的嗎?」

「嗯!我剛收到她發來的微信。」

隨之,殷億鑫就看見殷文聰,翹著二郎腿,慵懶神色,然後低聲笑了。

「爸?」殷億鑫不解看著他。

殷文聰:「我是在想,席錦琛知道這件事後,他會氣個半死。」

「席叔叔不喜歡我們家!」殷億鑫闡述。

「不喜歡又怎樣?你現在在追他的女兒,以後小檸檬就是我們殷家的人了,你又何必在意,他是不是喜歡我們家。」

一聽到席錦琛生氣的表情,殷文聰都覺得,好比簽到了一億的單子,還要讓他高興。

「你以後帶著小檸檬外出,可不能對她小氣,要什麼就買什麼,不夠錢,我這邊打過去。」

殷億鑫低眸,避開了殷文聰的目光,然後說:「不用了,小檸檬跟我一直都在學校,也沒什麼機會外出,就算是外出,就是看看電影,這一點錢,我還是有的。」

「嗯!」殷文聰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你啊,可不能欺負小檸檬,不然你唐阿姨,可就真要找我麻煩了。」

「爸你是怕唐阿姨嗎?」

聞言,殷文聰心情愉悅,大笑,「我不是怕唐阿姨,我是讓著她,再說了,你唐阿姨確實是有本事的女人。」

殷億鑫盯著他看,微微走神,嘴角抿緊。

半晌,沒聽到他說話,殷文聰又朝他看去,「怎麼啦?」

「啊?沒什麼。」殷億鑫隨意就說:「我是在想,爸你說唐阿姨是有本事的女人,那為什麼他們家的財富,還不如咱們家呢?」

他們家可是全國排名的首富。

席錦琛和唐小芯名下加起來的財產,都還不止他們。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你爸我以前做事,大部分都是有極高的風險,你唐阿姨做事,那就是腳踏實地,不會像我這樣,但你唐阿姨的財富,大部分都是隱形的,就比如她名下購買了好幾口地皮,據我說知,再過兩三年,估計就要被開發,到時你唐阿姨的存款,又會添加幾個錢。」

「爸,我聽你說話的語氣,你是很佩服唐阿姨,你現在也應該,還是喜歡唐阿姨吧!」

說著,殷億鑫的表情,仔細端詳著殷文聰。

殷文聰沉思了幾秒,深吸了口氣,看了看自家的天花板,昏黃的燈光,很容易讓人陷入了過去的回憶。

就在殷億鑫以為他,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時,殷文聰陡然說:「應該吧!」

「……」殷億鑫不出聲,繼續看著他。

「我對你唐阿姨,一直都是喜歡,從來沒有一刻不喜歡過。」

「那你為什麼不從席叔叔手裡,把唐阿姨搶過來呢?」據他說知,他爸跟席錦琛和唐小芯,在他還沒出生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早早認識了。

「我都說了,你唐阿姨是個特別的女人……」殷文聰後面的話,便在心裡暗道:正是因為對我特別,所以我就不想,讓她不高興。

「爸,你竟然這麼喜歡唐阿姨,那為什麼會有我的存在?」

聞言,殷文聰的思維從唐小芯身上,迅速回神,目光凌厲盯著殷億鑫看。

殷億鑫在與他對視了一眼后,忍不住低著頭。

「億鑫,你已經成年了,有些事情你心裡也該明白,你去見了,讓我不高興的人,現在又問我這樣的話,你可有想過什麼後果嗎?」

「爸!」殷億鑫面容的神情,勉強鎮定,而內心惶恐不安。

難道是他的事,被他爸知道了?

殷文聰冰冷看著他,就像是兩個人不是父子,而是商場上的敵人。

「我……我就是好奇,我沒別的意思……」殷億鑫試圖去解釋。

「好奇嗎?那個女人不是已經告訴你了嗎?」殷文聰雙手抱在胸前,哂笑說。

「……」殷億鑫略顯無措。

他爸果然已經什麼都知道了。

「你和我已經成為父子這麼多年,她才和你認識多久?你就對她的話,這麼相信了,那是不是意味著,你不適合當我的繼承人?」殷文聰微微眯著眼,對他說。

「爸,我不是……相信她,只是,我真的就是好奇。」早知道他就不該問他爸,那個問題了。

如果不問,或許他爸就不會這麼生氣了。

然後也不會想起,那個女人的存在。 第二天,黃然和王嫣然兩個人做飛機回到了湘江,而莫無言卻消失了!任何人都沒有見到莫無言,至於他的去向,只有黃然一個人知道,就連王嫣然都不知道莫無言的去向,北極熊他們留在了美國,跟著雪夜,而雪夜接受的黃然的計劃……

飛機平穩的落在湘江,黃然和王嫣然慢慢的走了下來。這個時候他們每個人都帶著一副大的墨鏡,顯得很低調,一路上不斷的觀察著周圍,最後來到湘江的別墅。黃然看了一眼別墅周圍,戒備森嚴,整個別墅都在嚴密的保護中。

黃然滿意的點點頭,國家沒有落井下石,黃然還是很滿意的。和王嫣然對視了一眼,王嫣然點點頭,慢慢的走了進去,而黃然卻站在了外面……

「誰啊……」聽到有門鈴聲,張穎慢慢的喊了一句,並沒有馬上開門。而魅狐看了看大家,慢慢的走進大門,打開別墅的大門,一個女孩站在門口,但是卻給大家一種熟悉的感覺。魅狐能感覺到女孩身上有真氣流動,頓時警惕了出來。

王嫣然走了進來,慢慢的關上門,所有的人都看著王嫣然,眼睛裡面充滿了好奇,王嫣然微微一笑,用手輕輕的撕下自己的面具,露出自己本來的面容。

「嫣然姐姐……」小蝶看到王嫣然的面容,大聲的喊了起來,而其他人也驚訝的捂著嘴巴!

「是我,我回來了……」王雅然慢慢的說,臉上露出了笑容。

「真的是你!老公呢,老公去哪裡了啊!」張穎這個時候焦急的問道,而其他人也關心的看著王嫣然。

「大家別急,你們在這裡等待著,記得一會兒千萬不能驚慌,老公回來的事情,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周圍有很多國家的監視人員,老公的蹤跡不能讓他們知道……」王雅然這個時候認真的說。

「你是說老公回來了,在哪裡,在哪裡啊!」柳晴這個時候焦急的問,其他人更是充滿了期待。

「等一會兒……」王雅然笑了笑,其他人都看著門口,期待著黃然的到來。 宮闈庶殺 黃然慢慢的走進別墅,這個時候黃然的裝扮確實有點怪異,如果黃然不說,估計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把他和黃然聯繫到一起……

黑色的小皮靴,扭在短裙,白色的卡通短衫,頭上還帶著一副假髮,胸前鼓鼓的,看上去發育很好,而臉蛋更是漂亮的讓人嫉妒,用傾國傾城真是不為過,特別是那雙眼睛,更是顯得魅惑,那是一種很迷人的氣質,這種氣質讓人忍不住著迷。就連監視這棟別墅的工作人員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喉結被黃然用特殊方法隱藏了起來。白皙的皮膚露在外面,高挑的身材,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門鈴響了,魅狐第一個飄了過去,趕緊打開門,所有的女孩也都站了起來,眼睛裡面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大家好……」一個高挑的美女出現在大家面前,甜甜的聲音讓所有人都很舒服,特別是那迷人的笑容,讓人心裡一陣舒服。

「你是誰……」魅狐這個時候慢慢的問,她以為這個美女又是黃然找的女孩呢,其他人卻有點失落,慢慢的做了下來,只有王嫣然笑著走了過來,在女孩臉蛋上親了以後,然後笑了起來……

「老公扮女人真漂亮……」王嫣然說了一句話,徹底揭開黃然的身份,所有的女孩都看著黃然,一臉的不相信。眼睛瞪得大大的,難道眼前這個傾國傾城的女孩就是老公嗎?

「認不出來了吧……」黃然恢復自己的聲音,然後慢慢的去掉假髮,輕輕的用手搓了搓臉部肌肉,黃然又恢復原來的面貌,除了下面穿的衣服有點滑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