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只要她不在這裏,我想我還是能好好的。

按醫生的話來說,我現在還不適合出院,需要再觀察幾天,免得眼睛有什麼不良反應。

這些傢伙也真是的,手術是他們做的,結果自己倒是懷疑起了自己來,還真是讓人想不明白他們這到底是怎麼想的啊。

反正對於我來說,這眼睛好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出院,那是肯定的。

不過,我還是配合了醫生,留在了醫院。畢竟我想知道的事情還沒有答案,但卻被我完完全全的拋在了腦後。

能看見了,這樣的感覺真好。就算現在是自己在這裏,也沒什麼了,只要那個女人不在這裏,我也就謝天謝地了。

時間說快也不快,說慢也不慢。這不,轉眼的時間,就天黑了。

躺在這充滿藥水味的病房裏,我輾轉難眠。

睡不着,怎麼也睡不着。看看時間,凌晨三點了。要命的,這是失眠的節奏嗎?雖然在哀怨,但是接下來,有一件更衰的事情發生在了我的身上。肚子,在這個時候疼了起來,那種抽搐的疼,讓我整個人都覺得不好受。

該死的,這大晚上的肚子疼是鬧哪樣啊?看樣子,只能去上廁所了。而我住的病房裏,根本就沒有廁所。我想,我也只能去走廊的盡頭了。要命的,現在這個時間去,還真的有點兒……

Wшw T Tκan CΟ

打開門,看着這昏暗的走廊,只有那掛在護士站的時鐘在嘀嗒嘀嗒的走動着,響徹整個樓道。

所有的病房都把門關的嚴嚴實實的,看着,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形容了。

本來這大晚上就陰森,更何況是這樣的地方,再加上這昏暗的燈光,將整條過道都昏暗化了。

心裏毛毛的,要是可以的話,我真想不去廁所。但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算了,去就去吧,又沒什麼的。

壯着膽子,我朝着走廊的盡頭走了過去。

一瀉千里的感覺真的很爽,但這肚子似乎沒有要結束的跡象。好吧,繼續蹲。

安靜的空間沒有一點聲音,然後,當我將注意力放在臺階底下的時候,才發現,那裏有一雙腳。看來,是有人站在門外了。只是這裏有兩個坑,旁邊那個應該沒人才是。

“美女,旁邊有個空位置,你可以去那裏。我這裏還不知道要蹲多久呢,麻煩了。”看着那雙腳,我淡淡的說道。不然這人一直站在這裏,我心裏也不舒服。

看這那雙腳離開,我也鬆了口氣。只是瞬間,那雙腳又出現在了臺階的下面。怎麼了?難道她非要在這個位置蹲嗎?真是的,完全搞不懂這個人了。算了算了,要是她真的這麼想的話,那就讓她好了。 開門,卻沒有看到人。

她是什麼時候走的?剛纔提褲子的時候還看到那雙腳的,怎麼一下就不見了呢?

“咕……”肚子再次喧囂了起來,我知道,我又要蹲了。

想來,直接關門,卻怎麼也關不上。

擡頭,只見一隻手緊緊的扣着門。那隻手,看上去分明就是隻女人的手,纖細白皙。她不是離開了嗎?爲什麼現在又……好吧,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去旁邊好了。只是這一開門,我傻了,徹底的傻了。

那張臉,那雙眼,還有那猩紅的血液,這一刻,就這麼真實的在我面前。

我很清楚這不是夢,但是夢裏的女人,現在卻是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張蒼白的臉,就跟死人沒有什麼兩樣。難道,我會有先知的能力嗎?呵呵,騙誰呢,我自己都不會相信。

腳步聲的臨近,一個女人從外面走了進來,看了我一眼,直接進了旁邊的位置。

只是她那淡淡的一看,似乎只是在看我,然後什麼反應就沒有,就好像是什麼也沒有看見一樣。這,讓我非常的不解。難道說,那個女人沒有看見嗎?還是說,她被嚇得不敢說?只是那表情,並沒有驚恐啊,反倒是很平靜。

眼前的女人突然笑了起來,“放心吧,除了你,沒有人看得到我。”突然湊近,她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除了我,沒有人能看得到她?這,是怎麼回事?

“你,到底是人,還是鬼?”心裏大驚的我完全忘了旁邊還有人,就這麼問了起來。

“你說我是人是鬼,神經病。”旁邊,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好吧,看樣子站着旁邊的人是誤會了。可是現在,也沒辦法解釋什麼,否則越解釋越亂,況且這人已經開始把我當做是神經病了。

“對,對不起,我並沒有說你,我只是……”想解釋,卻又不知道自己這要怎麼解釋。哎,真希望這個人能趕緊的走,不然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還真不知道了。尤其是面前這個像鬼一樣的人,我徹底的不知道怎麼辦了。

她就這麼站在那裏,離我最近的地方,笑着看着我,而我,現在似乎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退路。背,已經抵在了冰冷的牆壁上,讓我連最後一點退步的機會都沒有了,而這隔間本來就很小,就算是躲,也躲不開。

無奈的我,只能左右閃躲,卻依舊讓這個女孩不斷的靠近。步步緊逼,我真的感覺自己要瘋了。她這樣步步緊逼,讓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機會躲閃。

我想叫,想大聲的尖叫,但是旁邊有人,我根本就沒有辦法。

女人出現,看着貼在牆壁上的我。“嘖嘖,大晚上的在廁所這樣,還真是神經病。”說完,女人直接走掉了。沒辦法,她也沒想到這大晚上的出來上個廁所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還真是恐怖。萬一這要是神經病發作的話,那倒黴的,就是自己了。 人,走了。一時間,不大的廁所裏就只剩下了我和那個女孩。

然而一眨眼的功夫,她,不見了,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她,就這麼走了嗎?爲什麼我沒有一點兒感覺?難道,她是來無影去無蹤的大神嗎?還是說,剛纔根本就是自己產生的幻覺?不然怎麼會看到那樣的東西?若是人的話,肯定不會弄成那個樣子來嚇人,況且還是那麼的逼真。這裏是醫院沒錯,但絕對不是精神病院。

衝出廁所,我大步的朝着病房走去。本來是想跑的,等擡腿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的腿已經不聽使喚的顫抖起來了。

看了看四周,我祈禱着那東西不要再出現。

然而,我卻看到了一個病房外站着一個男人,一個滿臉陰笑的男人。那樣子,就像是有什麼陰謀要進行一樣。

“這裏是醫院,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亂來。”保持着一點兒距離,我淡淡的說道。當然了,我只是想讓這個男人知難而退而已,不要做什麼壞事來害人。這間病房的人我知道,是一個很好的阿姨,而且也很照顧我。

“還是管好你自己吧。”說完,男人直接沒入了病房。沒有開門,而是直接從門上穿了過去。

我睜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這這這,這是什麼?演電視嗎?直接穿過去了?這,還是人嗎?其實心裏多少有了結論,但就是不敢下定定義。畢竟鬼這種東西,全都是人們虛構出來的。

管好我自己?我,我又怎麼了嗎?瘋了,真的感覺要瘋了。剛纔是廁所,現在是病房門口,到底是怎樣啊?

說不害怕,那絕對是假的。現在想來,我看,我這還是趕緊的回房間裏吧。不然一會兒還會看見什麼,我就真的不知道了。說真的,我現在真的好害怕,害怕接下來會看到的東西。那些人,是鬼,根本就不是人。

難道,他們是真的存在的嗎?

不管了,躺在被窩裏,我將被子蓋過頭頂,將自己蜷縮在裏面。我告訴自己不要怕,可身體,卻不聽話的顫抖了起來。怎麼辦怎麼辦?他們會來找自己嗎?這一點,我不敢確定。特別是剛纔,在廁所裏的,那個和夢裏出現的一樣的人,真的是鬼嗎?還有剛纔那個穿門而入的傢伙,恐怕,也是鬼吧。

爲什麼突然之間自己能看見鬼?這是怎麼一回事?以前的我根本就不會看見這些東西啊,可是現在……難道說,是因爲眼睛的緣故,是因爲那個女孩的報復嗎?

她的話,句句迴盪在腦海裏,響徹在耳邊。

一直到快要天亮的時候,我方纔睡着。直到樓道里傳來的吵鬧聲,我這才醒來。

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外面這麼吵?

推開門,看到的便是忙碌奔跑的醫生。他們出出入入的病房,就是最晚那個男人進去的病房。難道,真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媽……”直到哀嚎聲傳來,我想,我應該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看着這被推出來的人,看着圍在邊上哭泣的人,我的心裏也跟着難受了起來。該死的,這一定是最晚那個男人乾的。若不是他的話,阿姨肯定不會死掉的。之前我們有說過,阿姨說她快要出院了。可是現在,人卻死了。

“哎……”身邊的哀嘆聲將我拉回了現實。

扭頭一看,誒,竟然是阿姨。

在我要開口的時候,阿姨笑着衝我搖了搖頭,似是示意我什麼都不要說。

看了看我,看看了她的兒女,看看躺在那裏一臉安詳的自己,阿姨,消失了。

“話說,這人也奇怪,明明就該出院了,卻突然死掉了。哎,這醫院,還真是不乾淨啊。”幾個護士邊走邊說着,好像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一樣。

“是啊,這在醫院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另一個護士說道。

而我,就這麼站在門口,聽着她們說的。

突然死掉,離奇死亡。一切,都不是那麼簡單。 想離開這裏,想離開這個鬧鬼的地方,誰知道下一個死的會不會是我,真是要命。可是醫生說什麼都不准我離開,這讓我徹底的抓狂了。

我能看到很多的“人”從我的病房門前過,他們甚至會往裏面張望,最後對着我微微一笑,離開了。那笑容,似乎別有深意。

直到那熟悉的臉出現的時候,我的神經纔算是稍微的放鬆了一些。

“宮宇”或許,是因爲太害怕太需要依靠了,我纔沒忍住的撲向宮宇,想撲進他的懷裏尋求安慰。曾經,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不管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只要在他的懷裏,我就會舒服很多。而現在這個時候,我似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然而我卻撲了空,就這麼從宮宇的身上穿了過去。

這……

我疑惑的看向他,一臉不解。

他明明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卻觸碰不到他。這是怎麼回事?若說他死了,那他接二連三的出現在我的面前又要怎麼解釋?難道一個死人會有事沒事的出現在你的面前嗎?

“你在和我開玩笑對不對?你根本就沒有死,你們都是在騙我的對不對?你只是不想娶我,所以才串通所有人來騙我,騙我你死了?對不對?”看着她,我忍着心裏的難受,問道。現在人就站在我的面前,我想,就算我相信之前的事實,但是現在,我也相信不了了。

聽着這,宮宇只能苦笑。這女人,還真是笨死了。之前還一副相信自己死了的樣子,現在竟然直接懷疑了起來,真是個笨蛋。

“夏夏,你明明知道,我已經死了。”雖然這話狠心,但他還是說了出來。他知道,這要是不說清楚的話,這個女人很有可能會亂想,到時候直接一發不可收拾。這個小女人的脾氣,他宮宇還是知道的。

看着那張不滿淚水的小臉,他多想就這麼將她擁入懷中,然後安慰她,給她依靠。可是看看現在的自己,她什麼也做不到,即便是伸手,最後還是什麼都抓不到。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死,很不想。至少這樣的話,現在這個時候他也能陪在她的身邊。不對,應該說,若是他沒有死的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可是現在,就算是後悔,也沒有用了。

“已經死了?你承認,承認你已經死了?呵呵,宮宇,你還真是可笑。好啊,既然死了,那就消失啊,徹底的消失啊,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有我的生活,你自己還是去你該去的地方吧。”這一刻,我歇斯底里的吼了起來。這麼久了,我一直壓抑着自己的心。我知道他死了,而我,不能抓着一個死人不放,我還有我自己的生活要繼續。

“走啊,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滾,滾出我的視線。”既然把話說的那麼明白了,那麼,就沒有再說下去的必要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我只想這個男人走,離開這裏,滾出我的視線。 看着這情緒激動的女人,宮宇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要他離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他也不想離開。

只是,看着女人現在的情緒,似乎完全淡定不下來的樣子,他也只能無奈的離開了。但是放心,他一定會在她的身邊的。當然,只要她看不見的地方。

靠在牆壁上,我儘可能的讓自己不要亂想,不要去在乎。

而另一邊,在醫院的樓頂,兩個看不見的身影就這麼站在那裏。

“我警告你,不要想着傷害她,否則,我就不客氣了。”看葉不看身邊的人,宮宇嚴肅的說道。

沒錯,他不希望有人去傷害夏天,就算她是那眼睛的主人,也不行。

“呵呵,我說,大哥哥你還真是死心啊,竟然這麼維護那個女人。怎麼?難道就因爲你們曾經相愛嗎?但是你要知道,現在的你,已經死掉了哦。人鬼殊途,你還有什麼資格呢?要我說,我們纔是一路的嘛。”對於這,女孩淡淡的說道。當然,她這本就說的是事實。死人,怎麼可能和活人在一起呢?就算不甘心,結果還不是一樣。但若是恨的話,倒是可以做點兒什麼出來。

就像她一樣,她想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要讓那個佔用了她眼角膜的女人不好過。那是她的眼角膜,現在卻在別人的身上,她還真的不爽。連死都不能有個全屍,這讓她怎麼甘心?不甘心,絕對的不甘心。

不管怎麼說,那是她的東西,是屬於她的,怎麼能隨隨便便的給別人,況且還是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就這麼給了別人。她氣,她怎麼能不氣。想想,她的屍體,現在還在停屍房裏放着呢。

“那你可以試試。”說完,宮宇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說真的,就現在這樣,真的很不錯,想消失就消失,想去哪裏就去哪裏,真不錯。要是以前的話,還得用走的。看看現在,來去自如。

只是剛纔的話,他絕對沒有半點兒開玩笑的意思。夏天是他的女人,他決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絕不。

而至於剛纔的小妹妹,若是她敢行動的話,那麼,就不要怪他了。

死了以後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生前不能做的事情,死了之後竟然能做到,還真是不可思議啊。

看着那消失的背影,女孩咬牙切齒。真是的,明明他們纔是同類,可他卻要幫一個人,而且還是那個女人,可惡,真的是太可惡了。要不是看他長得帥的話,她才懶得和他說話呢,真是的。

不過,就這樣的男人,還真是讓人心動呢。只是抱歉的是,那個女人,她絕對不會放過,就算是那個男人的警告,她也不在乎。

“夏天嗎?霸佔了我的東西,就一定要付出代價。至於代價是什麼,那就看了。總之,我不會放過你的。”看着遠處的空白,女孩惡狠狠的說道。

哼,警告算什麼,就算是警告,她也不在乎,沒有人能夠阻止。 “小丫頭,這幾天感覺怎麼樣啊?”一箇中年男子站在我的面前,樣子很是親切。

他,算是我的房友吧,剛來沒幾天。這幾天下來,我也覺得還好,至少沒有再看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這也讓我鬆了口氣。

的確,在這個大叔出現了之後,我就真的沒有看見那些“人”了,就連晚上做夢,也是平靜的不能再平靜的那種。至於之前的噩夢,似乎已經遠去了。

想來,這大叔還真的是我的福星啊。要是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就該早點兒出現嘛,免得我這受煎熬了那麼久,差點兒沒被嚇死掉。

“大叔,你這看着我天天這麼好的,哪裏會怎麼樣啊。倒是你,這看着上面事情都沒有,怎麼就住進來了呢?”看着這個男人,我淡淡的說道。

說真的,我真的沒看出來這個男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不管是從哪方面來說。而且最主要的是,從他住進來到現在,醫生都沒有出現過,連最起碼的詢問都沒有。想來,還真是怪事。

看這個男人的臉,完全沒有病態。那麼,他到底是爲了什麼進來的呢?

“有時候,不一定要生病才能住進醫院,懂嗎?”男人看着我,很是溫柔的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

這下,真的讓我費解了。

沒有病跑到醫院來住着,這不是沒事找事嗎?他剛剛的話,就是最好的證明。

好吧,我想我現在這還是不要多事的好。有時候,這人知道的太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這一點我可以肯定的說。想想古時候那些忠臣是怎麼死的,就是因爲知道的太多,才被人給咔嚓掉的。要是我知道了什麼不該知道的,那是不是也會被咔嚓掉呢?這一點,很值得深思啊。

房間裏多了一個人,總不會覺得那麼無聊。時間,似乎也過得很快了。這可不,轉眼的功夫,天,就黑了。

“丫頭,陪我上頂樓去吧。”看着我,男人淡淡的說道,只是這一次,我竟然從他的聲音裏聽出了嘆息。他,是怎麼了?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這怎麼就……

不得不懷疑,這大叔有精神分裂。這一前一後的,完全就是兩個人嘛。

可是,我卻不能拒絕。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這大叔會在短時間內離開我。那種離開,不是單純的離開,不是以後還能見到面的那種。想來,怕是自己想多了吧。但是那種感覺,卻是那樣的強烈。

WWW▲ttкan▲℃o

其實我多想說,這大晚上的,樓頂上風大。就算是夏天,這樓頂上,還是會有風的。但是這樣的話,我說不出來。不是我不想說,而是這話,就像是被卡在喉嚨裏一樣,出不來了。

“那,我先去上個廁所,然後我們去樓頂。”說完,男人直接走出了病房。

然而,就在他出門準備轉身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影子,一個不屬於他的影子,就這麼和他重疊着,肩並着肩。

我以爲是我眼花,而當我追出門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兩個背影,就這麼肩並着肩,朝走廊的盡頭走着。 站在廁所的外面,我着急的來回走動着。而從廁所裏面出來的人,也總是會用奇怪的眼神來看着我。那樣子,就好像是在看怪物一樣。我也知道我這樣很奇怪,但是我沒有別的辦法啊。這大叔進去了那麼久都沒有出來,我能不着急嘛。而且剛纔那和他一起並肩的身影,那分明就不是人。若是人的話,不可能做到黏在一起。更何況這從進來醫院到現在,和大叔關係好的人就只有我一個啊。所以我這可以肯定,大叔可能有危險。

大叔,這大叔到底是在幹什麼啊?爲什麼到現在都還沒有出來呢?難道……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我完全不敢去想最後的結果。

只是現在這除了等,還能怎麼辦,總不能衝進去吧。當然,若是女廁所的話,我不介意直接衝進去。

終於,在等了不知道多久的時候,總算是把人給等出來了。只是在看大叔的臉色,就沒有剛纔的好了。而在他的身邊,依舊存在着那影子。致死這一次,我看到了那張臉。

那蒼白的臉上沒有五官,就連耳朵都沒有。

只是他就這樣的看着我,看得我心裏有點兒害怕了起來。那

那張臉,就像是白紙一樣,什麼也沒有。和這樣的一張臉對視,我,什麼也看不見。但總覺得,他能看見我一樣。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

“大叔,你,你有沒有感覺哪裏不舒服?不然,我們別去樓頂了吧,你的臉色現在很不好。”看着大叔那蒼白的臉,我着急的說道。當然了,這好端端的人現在突然變成這個樣子,那很明顯是他旁邊的?“東西”害得。不然的話,怎麼會成現在這個樣子呢。想來,肯定是的。

可惡,這些“東西”現在都是沒事幹了嗎?爲什麼一定要害人?明明生前也是人,可爲什麼要這樣做呢?

然而,這大叔卻是執意要去樓頂。

“不要妄想改變什麼,你改變不了,什麼都改變不了。”身旁,突然傳來了這樣的聲音,而我的手腕,更是被一道力道緊緊的抓着。

低頭,那蒼白的手,細細的骨架,還有那長的嚇人的指甲。我想抽手,想掙脫,可它就像是被固定住了一樣,完全動不了。

依舊是那張臉,依舊靠得那麼近。只是那詭異的笑容,讓我在瞬間止住了呼吸。我不敢呼吸,我怕自己的氣息會被吸走。

“收拾完他,我再來慢慢的收拾你,強盜。”猩紅的嘴一張一合,看得我的心都在不住的顫抖。直到最後兩眼一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大叔,你沒事吧?”睜開眼,當看見那一臉和善的男人的時候,我直接坐了起來,拉着他的手很是擔心的說道。

他的臉色依舊很難看,完全不像之前那麼有血色。只是這一刻,他的身邊沒有了那“東西”。還是說,那“東西”已經離開了?想來,應該是這樣的沒錯。 無面鬼沒有出現,那個恐怖的小女孩也沒有出現,看來,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最終,我還是陪着大叔上了樓頂。

在那裏,我們說了很多。其實,也只是我當聽衆而已,聽大叔說他的故事。隱約覺得,大叔是個有祕密的人,可每次他總是欲言又止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不要說。隨便吧,反正我就當個忠實的聽衆好了。

“和你說了這麼多,感覺舒服了很多,至少心裏會覺得舒服一點兒。只是有的事情……”說着說着,男人便停止了話語,似是想到了什麼一樣,最後直接避而不談了。

看着他這樣,我也只是在心裏笑了一下。

明明就已經說了很多了,可爲什麼到最後的時候總是會沉默?這個大叔,到底是怎麼的啊?真是讓人搞不懂。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真的挺好奇這大叔避而不談的祕密呢。會是什麼呢?想想,肯定是什麼大事件吧。

“現在知道後悔了嗎?那麼,在你做出那件事的時候,你怎麼沒有後悔?去死吧,去死吧。”怨恨的話語,怨恨的聲音,那個小女孩出現了,只是周身散發出了無盡的黑氣,圍繞着她。

而她的手,更是伸張了剛剛站起來的男人。

“小心。”看着那伸出去的手,我也快速的伸出了手。

好在速度夠快,在男人的身子向後倒去的那一刻我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將他拽了回來。

呼,好險,還差那麼一點點,就要看不到了,真是嚇死人了。想想,自己這要是再慢一點點的話,這大叔,估計就掉下去了。

只再看,那小女孩已經不見了。

男人的臉色時鐘不好看,而現在這個時候,更是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來。看樣子,他是在害怕什麼。只是他在害怕什麼,我就不知道。難道說,是因爲剛纔差點兒掉下去的緣故?可是,那個女孩爲什麼要推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