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琳鎮龍十兒到!”

頓時,場中近千人,如果連同那些家衛隨從門派弟子算的話,整整三千多人的眼神,齊刷刷的轉頭看着門口的位置。

最前方穿着紅色官衣的天微也看向門口。

大家都想看看這個竟然敢在宴會上遲到的人會是何方人物。

可是,大家轉頭後先看到的,卻是一個邪惡笑着的木人。

木人對着大家招手,就好像打招呼的樣子,於是就聽到聲音傳了出來。

“大家好啊,真是不好意,準備點兒賀禮遲到了!”

和木人的動作搭配在一起,要不是看着木人的嘴巴沒用,大家都還以爲是這木人發出的聲音了。

龍十兒從木人的身後走出。“那……”

剛開口,龍十兒就感覺自己的聲音和現在這身形有些不搭,趕緊用能量壓制住喉嚨處的振動力,發出一個有些粗有些模糊的音色。

龍十兒看宴席中間的桌子菜還沒開動,便很自以爲是的說道。

“大家這是在等我嗎?真是不好意思,就是在路上的時候耽擱了一會兒。”

這時候,天微微笑着從最前方的桌子旁走了出來,來到龍十兒身邊,很和煦的笑道。

“沒事兒,龍老闆事務纏身,能從百忙之中抽出空來參加鄙人的宴會,鄙人已經很高興,來來來!”

天微就像是龍十兒的一個老朋友似的,關係很好似的拉着龍十兒往前走了兩步。


龍十兒心中鄙視。“你就裝吧你,我這幅樣子你指定沒見過,還裝得和我很熟似的,我他 媽這輩子才第一次見你呢!”

天微心裏也不知道在打着什麼樣的算盤,不過表面上他卻是大聲跟衆人介紹道。

“這位呢,就是籠琳鎮,千金鎮鼎鼎有名的龍大老闆,龍老闆的名字大家可能沒有聽過,但是,大家一定知道他的產業,我們金陵城現在名聲大震的華龍商行,還有我們整個王幽帝國,鎮以下第一家大型客棧花龍客棧便是他的產業!”

“原來他就是華龍商行的最大的老闆啊,真是幸會,幸會啊!”

“短短一年就成爲千金鎮籠琳鎮首富,真是本事啊!”

“今天我看就只剩下一個空位,我還以爲是誰呢?原來是日理萬機的龍大老闆!”

……

各種話語鋪天蓋地的傳進龍十兒耳中,龍十兒上千一步,摸着自己的鬍子說道。

“大家別折煞我了,這麼大年紀了可經不起折騰,就想着爲了孩子以後的生活拼一拼,今天能夠在這裏與大家相聚,真的是百感榮耀啊!”

龍十兒朝各位弓着手,當然,在這區間,各種各樣的能量在空氣中靠近自己,紛紛查探着自己的修爲。

龍十兒早就做好了準備,不過元嬰初期而已,得知龍十兒的實力,就有不少心高氣傲者心中鄙視他了。

龍十兒轉過頭示意了一下跟隨着自己的弟子們,他們朝龍十兒點頭,這會兒他們的表現龍十兒很滿意。

他們臉上很嚴肅,簡直就是高冷,和之前的他們判若兩人,這會兒他們代表的是花龍商行,更進一步的說他們代表着花龍門,可不能丟了臉面。

他們把木頭人帶到了下人或者弟子休息的地方,於是就做到旁邊的桌上。

這場宴會排場非常大,在龍十兒記憶中,能擺出這麼大排場的人除了朝廷裏那幾位老鬼以外,也就只是他們這種大城主了。

想想,上千名的知名人士達官貴族參加的宴會,要是常人,連一天吃的都供不起。

“來來來,龍老弟,做到這邊來!”天微的臉上很高興,一直把龍十兒請到了最前方的那張大圓桌那邊。

這可是天微坐的地方,一般人是來不了這桌的,天微對龍十兒說道。

“老弟,你就坐這邊,你和大家認識認識,我先過去一會兒……”

“恩,行,去吧去吧,不用這麼客氣。”龍十兒受寵若驚般的回覆着天微。

天微和徐懷同爲城主,氣場就不一樣,金陵城與雲城是不成正比的,雲城處於邊境的地方,很多人都不知道名字。


可這金陵城,豪華程度和雲城相比,一個是天,一個是地,足足高出兩倍有餘。

所以,金陵城和雲城是不能比較的,畢竟,地理位置已經佔據了太多優勢。

要真正比起來,千金鎮就和雲城差不多大小,而且,千金鎮比雲城還要豪華幾分,這點從地方的縣衙可以看出。

籠琳鎮和千金鎮不過是鎮子,但是卻有着縣衙,那麼就證明,這樣的鎮子在朝廷眼裏,已經和縣城差不多的地位的,只是沒來得及擴建和正式劃分而已。

天微走後,龍十兒開始大量與自己同桌的人了,這些人要不就是在金陵城有着大名聲,或者就是在朝廷身居要位的人。

看打扮就能看得出來,其中一位達官貴族,龍十兒還認識,他是前朝官員,現在又在王龍凱手下做事兒。

這個時候,一直沒來得及打量的一名中年人朝龍十兒伸出來手。

龍十兒與他握手,轉頭看着自己身旁做着的這人。

他對着龍十兒微笑着,龍十兒從他的舉止投足之間感覺到非常大的氣場,甚至不遜色與天微。

龍十兒心中唸叨着。“體型偏高,眉宇間尊貴氣息盡露,左眼眼角有着一顆黑痣,看來你就是金凌門門主鹿青了。”

“龍老闆,你好啊,我叫鹿青,是金凌門現任門主,早聞龍門主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龍十兒附和着笑着,他的稱呼從老闆轉向門主,已經在暗示自己說:“老子早查過你的底了,你就別在老子面前裝了!”

金凌門,是金陵城所有門派中爲一個一個沒有參加謀反卻得以存留的門派,是花龍門進軍金陵城最大的對手。

劇花龍門情報團打入金凌門內部的弟子傳出的情報得知,金凌門剛開始坐落在金陵城西面,一直以來佔據這西城的位置從未動搖,也不會去爭搶地盤。

在這次門派謀反中,他們快速崛起,如今已經跨越成爲金陵城最大的門派。

金凌門的各項要求,已經達到了中型門派要求,內門弟子已然過萬,萬門弟子超五萬之多,如今他們的勢力基本遍佈在金陵城的周邊。

金凌門跨越成爲中型門派的時候向天下人報過,他們的駐地在金陵城外的千主峯,派內一共有八名長老,兩位外籍長老。

據說,這十名長老中,已經有一位達到了恐怖的渡劫初期修爲,六位合體後期修爲,三位合體中期修爲,而鹿青本人,也有着渡劫初期,實力之強,大有進軍大型門派的勢頭。

當然,小型門派和中型門派的差距已經很大,中型門派和大型門派的差距更大,金凌門也只是有着勢頭而已,以他現在的實力,和大型門派想必,也就和邊角零犄差不多。


見到鹿青,龍十兒參加天微這次宴會的目的算是基本達到了。

“你好你好,鹿青,呃,我想想哈!”龍十兒裝作沉思的樣子。

然後他靈光一現的說道:“我想起來了,那日我們籠林客棧忽然跑來一名要飯的乞丐,怎麼趕也趕不走,然後我就怒了,一腳把他踹開,他就給我留話說‘你給我等着,我去找我師父鹿青替我報仇!’”

聽着龍十兒滿含諷刺的話語,鹿青的臉色變了變,不過很快又被他掩飾了過去,對龍十兒說道。

“龍老弟可別介意啊,沒想到竟然有人敢冒充我,看來有時間我得去你們那裏收拾這類人去了啊!”

龍十兒心中一陣冷笑,竟然跟自己玩含沙射影,他的話語很明確,暗下的意思就是:你花龍門別給老子狂,等老子有了時間收拾你們,哼!


“這等小事又怎能勞煩鹿大呢,對付那種明明不是有實力,但是吃上卻吹噓着自己多有本事多有本事的傢伙,我一腳就能屠了他全家!”

“你!”鹿青的臉色終於掛不住的,周圍的人聽到龍十兒的話,倒是聽不出什麼,但是也附和着這二位大佬笑了起來。 不過還好,這個時候前方的天微發言了,龍十兒和鹿青的冷戰也暫時停了下來。

“首先呢,我感覺各位在百忙之中還來參加我天某的宴會,很多人遠道而來還沒有吃上一頓飯,爲了不打擾大家,大家這就開始吃吧,吃完了以後,今天你們在金陵城一切的消費,都算在我天某頭上,大家盡情的吃,盡情的喝,盡情的玩,千萬不用在意用多少晶石,這些今天我城主府都給你們包了!”

“好!”衆人都歡呼了起來,龍十兒也連同着一起歡呼了起來,大聲的說着。

“最近我運氣老是很好,經常撿到便宜,感情完全是沾了天大城主的光啊!”

“哈哈哈……”龍十兒的話語惹來衆人的笑意。

當然,有的人心中罵龍十兒虛僞,有的羨慕他一說話就能讓全場人聽到。

當然,不管是好是壞,龍十兒都不在乎,因爲在他的眼中,只要三種人,朋友,敵人,陌生人!

對於敵人,他心狠手辣,對於朋友,他會用心,對於陌生人,他不會太在意。

邊上的鹿青看到龍十兒的樣子,心中鄙視着。“真能裝!”

天微也被龍十兒說得笑了起來,與之前對龍十兒的笑有些不同,這次的笑容感覺更真實一些。

“龍老弟真會說笑!”

天微走到龍十兒的另一邊,這回龍十兒真的是受寵若驚啊,左邊是天大城主,右邊的鹿大門主。

其實,這也算是一種禮儀,自古以來,官爲大,財第二,勢第三。

現在,他們的位置就是這樣的,天微走到位置後,端起桌上的玉杯,示意着在場所有的達官貴族,勢力頭子。

“來,這第一杯,我敬大家,感謝大家給我天微這個面子!”

“天城主你客氣了,我們都是金陵城的人,金陵城城主的宴席,怎麼可能缺席呢!”

“是啊天城主,這可不是面子不面子的問題,這個我覺得是屬於道德問題。”


“天城主這也太客氣了!”

各種各種的場面語鋪天蓋地的迴盪在耳邊,於是,上千人一同敬了天微一杯,龍十兒心想。

“城府夠深的啊,一人敬千人,千人敬一人,這地位,這身份,還有這差距立馬就拉開了。”

敬完這杯酒,天微禮貌性的回道:“大家請隨意啊!別客氣哦!”

然後,宴席就開始了,場中來來回回走動着的人很多,有的是老友相聚言歡,有的是趁機生意大做。

宴會下的本質立刻就凸顯了出來,每一次參加這樣的宴會,龍十兒都會有一種想法,要是等哪一天,自己墮落了,現在和自己把酒言歡的人,會不會出來刺自己一刀,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場面上有再多的人走動,在龍十兒他們這一桌,卻顯得安靜了許多,畢竟,這一桌才真正代表着金陵城的中流砥柱,沒人會這個時候不識趣的上前搭話。

龍十兒端起一杯酒,對天微說道:“天城主,今天實在是不好意思,這杯酒算是我敬你的。”

“龍老弟言重了!”天微也端起酒迴應着。

要不是知道這老狐狸的背後的事兒,這會兒龍十兒就該考慮考慮,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賀禮送給他了。

兩人喝完了酒,天微又與其他人喝了起來,今天的他,註定要面對無數的酒。

龍十兒一個人悶頭吃着桌上的美味,讓這些美味儘量不要成爲擺設,邊上的鹿青也一直與周圍的人交談着。

龍十兒正吃得香的時候,天微的女兒天琪走了過來,天微趕緊朝她叫道。

“琪兒,快過來快過來!”

龍十兒沒注意看,只顧吃着自己的東西,然後聽着天微將這桌子的人全都介紹了一遍,終於輪到鹿青的時候,龍十兒這才擡起頭來,鹿青之後就是他了。

“這位呢,是你鹿青伯伯,你剛剛在後院見到的那位就是他的女兒鹿馨。”

天琪點了點頭,微笑着對鹿青叫道:“見過鹿伯伯!”

天琪長得很好,畢竟是大家閨秀,輕柔典雅,卻不顯得柔弱的氣質,配上一副貌美如花的面容,是很多男人夢中妻子的對象。

美女……呵呵,龍十兒見得多了,早已經產生了免疫力。

天微又虛指着龍十兒說道:“這位呢,就是爹常跟你提起的華龍商行的老闆龍十兒。”

天琪疑惑的看了看龍十兒,好像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龍十兒不是最年輕的千金鎮首富嘛!怎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