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這次,看來他是要被軟禁了?跑向窗前,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所處的樓層是高層,要是就這樣跳下去,一定會摔死。

「怎麼?想跳下去?」女人一邊走進來一邊不屑的問道。

她早就猜到這個男人一定不會乖乖的躺在病床上,所以便提前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你到底什麼意思?」顧忘問道,表情有些兇殘。

「沒什麼意思啊,就是想讓你好好養身體,僅此而已。」女人回答。

「我不認識你,麻煩你放我出去,否則我就告你綁架。」男人說道。

頓時,面前的女人笑了。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沒有讓她害怕的人或事。

「那你就試試吧,看看警察到底是相信我,還是相信你。」

她突然覺得面前的顧忘很是有趣!從來沒有人敢對她這麼說話,嗯,顧忘是第一個。 所以我安葬好了媽媽以後,給媽媽的骨灰裝在了這個小小的袋子裡面,讓我隨時可以和媽媽在一起,感受著媽媽的味道,每天睡著了以後能夠有媽媽陪著。」

「還有嵐月小姐我真的不是隨意在你的花園裡面小便的,因為我從小就受欺負,那些說我是神詛咒的人,天天打我,踢我的腦袋下面,對我量成了病根,我有時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小便,你看我現在褲子上都還有印記,這是之前控制不住不小心弄上去的,我只所以來找溫格思元帥是明天就是媽媽的生日了,我想在他死去的第一生日,在他的墳頭陪他說說話多給他弄點祭品過去,因為上次走的時候便答應了媽媽,這個生日一定回來陪她過,結果現在卻成了陰陽相隔」

「媽媽!如今我犯了大錯,我得罪了嵐月小姐,兒子不能夠在戰場上建立功勛要死在自己人的鍘刀下了,不過也沒事兒媽媽,兒子很快就會來陪你了,嵐月小姐算我求你了,在你們殺掉我的時候可不可以把錦囊給我,讓它和我一起燒掉,因為這個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禮物,媽媽!兒子來看你了!終於可以和你一起唱你最愛的那首歌,也是小時候你教我唱得那首歌,幽林深處白鳥鳴叫,陽光照耀麋鹿和花朵」

姜辰終於找到了大神唱這首歌的機會,只見他滿眼淚水,鼻涕都流出來了,撕心裂肺的唱著這樣歌賽應該會聽見吧!沒想到當姜辰唱出來的時候,從後面押著他的戰士瞬間一驚根本無法相信這個人怎麼會唱他們妖精族的歌。

而再看嵐月此刻已經哭得梨花帶雨了,女孩子本來就天生容易感動心軟,當姜辰把這麼有孝心的故事聲淚俱下的講出來的時候,在場幾乎所有人都哭了,而第一個站出來求情的則是歌賽。

「嵐月殿下,我覺得這個戰士雖說犯了錯,但是卻罪不至死,我剛才晃了一眼那邊,哪裡還沒有小便的痕迹,證明他並沒有玷污你的後花園,而且他從小這麼凄慘,也是為了證明自己,完成母親的意願,他受盡了人間疾苦來到我們天下大陸遠征軍裡面,我覺得我們更應該幫助他,我們神族是一個有愛,有包容,有團結的軍隊,你們覺得呢!」

歌賽又開始動員更多的人,因為他看見其他三個人也同時被感動到了。

「我也覺得嵐月殿下,他真的挺可憐的,尤其是這個世界上一個親人都沒有了,就算他死了連一個給他送終難過的人都沒有,真的罪不至死」

「放心吧!我絕對沒有那麼狠毒,保爾是吧!你是一個好戰士,真正的神族因為有你這種充滿孝道有拼勁的戰士而感到自豪,我現在不光要放了你,還會批你三天假,好好回去陪母親過個生日,也替我們轉告對你母親的慰問,來!你的錦囊一定要保存好,不要忘記了還有你的銀幣,我這裡還有4枚金幣你也帶上吧,回諸神之都多買點東西給你母親送去」

「謝謝嵐月殿下!謝謝嵐月殿下!」

姜辰假裝要下跪但是立馬被嵐月殿下拿手扶住,摸著這個神族少女的手,手感真是好很軟很滑。

「行吧!你們帶他下去吧!送他回諸神之都」

「是!」

幾枚戰士立馬點頭說道!

然後便帶著姜辰朝著外面走去,穿過了花園到了走廊身邊的神族士兵發話了。

「小夥子你還真是幸運,這個嵐月殿下平時對士兵要求無比嚴厲刻薄,你今天不光撿回了一條小命不說,居然還發了一筆大財,真是羨慕啊!嵐月小姐這麼隨便一打賞幾年的軍費都有了」

要知道金幣是比銀幣珍貴的一般戰士當兵一個月也就50塊銀幣,而要1000塊銀幣才當一枚金幣,一年干滿才600枚,7年才4200枚,姜辰一下子就賺了4000枚屬實讓他們羨慕得要死。

「剛才沉默幾位大哥替我求情,這裡剛好4塊金幣,那就大哥們一人一塊,為表達小弟感恩之情啊!」

「這不好吧!」

這些人表面說著客套話,但是手卻接了過去,雖說這身世挺凄慘的但是在差不多兩年的軍費下這是沒有人不動心的。

「沒什麼不好的!本來我這條命都是撿的,我也沒想著嵐月殿下會拿金幣給我,我平時節約身上的錢夠用,幾位大哥辛苦了,拿著錢好好去犒勞一下自己,去諸神之都的事情就不勞煩幾位大哥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喲呵!你這小兄弟可真夠義氣呢!就憑你這作法和氣派你這兄弟我們交定了,叫保爾是吧!以後有什麼事情叫我們哥兒幾個就是了,我們哥兒幾個幫你」

「好的!以後還請幾位大哥多多關照,幾位大哥慢走啊!」

說著姜辰便準備找機會在摸進去,畢竟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是來炸指揮所的,現在又出去不是白忙活了嗎?還嚇出一身汗呢!

「喂!我送你吧!」

一個長相帥氣的黃髮藍眼睛神族高個男子突然開口道!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大哥你去忙吧!」

姜辰趕忙說道!心裡卻是一陣蛋疼,這麼這些人還甩不掉還是怎麼的。

「我沒什麼要忙的,對了!我很喜歡你剛才唱給你母親的那首歌你能多唱兩句嗎?我覺得很好聽想學」

「我!我只會唱那兩句,年代太久我忘記了!」

姜辰尷尬的回答道!

「你確定這首歌是你母親交給你的!」

「確定啊!怎麼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是神族人的歌曲,你在說謊!」

聽著這聲音姜辰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有點煩人,那實在不行就直接殺掉解決了吧!畢竟周圍也沒什麼人,而且這個還是神族的御前士兵能夠進那裡面去,到時候套上他的臉就再好不過。「

說著姜辰偷偷喚出獠牙匕首藏在了身後找准了時機就準備一刀劃過。

「呵呵! 硬幣有兩面 那你說這是哪個種族的曲子?」

說話間姜辰的刀已經揮舞了出去。

「這是妖精族部落的歌曲!」 當歌賽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姜辰的匕首也停在了半空中,離歌賽的喉嚨可能就只有零點幾厘米的樣子,兩個人都愣著看著對方。

「你知道妖精族!莫非?」

「歌賽!」

這男子只說出了兩個字。

「我的乖乖!好炫!還好你說得快,在晚一秒的話,可能我的刀就下去了,那可就完蛋了,我們還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傷了自家人啊!不過還好及時的懸崖勒馬了」

姜辰立馬收回了刀道!

「其實剛才從你剛剛唱出那首歌的時候我便知道是你了,不過那個時候我只是很好奇,你為什麼會唱我們妖精族的歌曲,而之前收到夜歌公主的消息說你會來送給我現代的通訊設備我立馬就想到了,不過不得不佩服國王殿下,那神乎其神的演技,和臨危不慌的強大心理啊!」

歌賽看著姜辰不由得笑道!

「那可不!其實我來到天都城以後還真不知道怎麼找你,於是躲在樹後面正在給夜歌公主彈視頻呢!這不就被發現了,還好有驚無險,不過那個嵐月可真厲害,不是說魔法師的咒語要叨念那麼一段時間才會行程魔法嗎?我都還沒反應過來,立馬便被吹起來了。」

「那當然他可是超一流魔法師,而且是這個風系領域絕對強大的存在,相當於上百個大魔法師的威力,大魔法師們還要吟唱咒語觸發魔法而他基本上是秒發魔法,只要喊一聲風之刃可能就有成千上萬的人死去,這就是她的恐怖所在,行了!這個地方不安全,我們到一個安全點的角落說」

「那行!不過先等等!我得按上遙控炸彈」

說著姜辰見四下無人,然後立馬喚出幾個高強度的烈性炸藥,按在了這裡的各個隱蔽角落,你別看著炸彈可能只有磚頭大小但是爆炸起來的威力驚人。

「你這東西是從哪裡變出來的,該不會真的是從哪個袋子裡面變出來的吧!」

「對啊!那個是乾坤袋,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寶物,我拿著他回到了我們的世界帶來了高科技的武器,放心吧!現在我們又和神族對拼的資本了,不過剛才真的把我嚇到了,要是乾坤袋被神族的人給奪走了的話,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來!我也給你一點,我們一路安放著走,一定要把神族的指揮營給炸個底朝天」

「你炸神族的指揮營幹嘛呢?」

「肯定是揚我國威啊!現在天都城的百姓,心如死灰,全部都以為人族已經滅亡了,而我已經和城裡飯店老闆說過了,讓他偷偷傳唱,人族並沒有滅亡,而且他們越來越強大了,他們在新的領域組建了新的國度,一定要讓天都城的人民充滿希望好好活著,我炸了神族的指揮所不是最好的證明嗎?他們不是有建造系魔法師們,那就讓他們在慢慢的修唄」

「可以的!不過到時候我得到一個安全的位置,別炸到我了」

歌賽微微笑了笑道!

來到歌賽單獨休息的房間,不得不說這裡面的高級侍衛待遇還挺好的住的可是單間啊!歌賽反鎖了房門把窗帘也拉上。

而姜辰直接摸出了一個嶄新的手機遞給了歌賽道!

「看吧!這就是我為你準備的新的通訊工具,你不知道我為了給你送這個工具整整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帶著幾萬人的部隊人馬一路南行,遇山開山,遇水搭橋到處修建信號塔耗費巨大的工程就是讓信號覆蓋在天都城上空,讓我們這個移動設備能夠正常通話。」

「什麼?信號覆蓋在了天都城上空,那個神族不是會發現嗎?」

歌賽立馬擔心的說道!

「你放心這個信號,無色無味,看不見摸不著是一種電磁波,神族一輩子都不會發現的,他們用的是魔法,我們用的是科技,兩個科目都不一樣,我教你啊!這個東西可厲害著呢!你知道現在夜歌公主在無憂國更裡面的絕望海的位置去了,這裡光是傳音鳥飛過去可能都要5,6天而我只要按下這個」

說著姜辰按下了彈視頻的按鈕,很快那邊便接了。

「姜辰!姜辰你沒事兒吧!剛才我聽見你被人發現了,我心裡一陣害怕,但是又不敢打給你,怕害了你!」

一接起視頻那邊便傳出來了夜歌公主無比焦急的聲音。

「我怎麼只聽見聲音看不見人呢!」

歌賽好奇的問道!

「哦!我懂了!是你房間的光線太暗了,這樣你把燈打開,沒有燈啊!你把火燈打開,你看這樣不就好多了,這不是夜歌公主是誰呢!」

「哇!真的是夜歌公主啊!你好尊貴的夜歌公主,偵探將軍歌賽參見公主」

歌賽無比規矩的行起了禮儀來。

「這是歌賽嗎?真的是歌賽嗎?你找到他了?怎麼找到的快說說你們那裡安全不?」

而這個時候晚霞也在身後出現了,立馬詢問起了姜辰情況怎麼樣了。

「這個是晚霞公主蒼天雷元帥的女兒」

「哦!這就是晚霞公主啊!歌賽參見晚霞公主!」

歌賽再次行禮道!

「不用不用快起來!你們那邊到底怎麼會事兒啊,你不知道剛才擔心死我了,還有你們現在在哪兒啊!」

夜歌公主很是焦急的問道!

「我現在在歌賽的房間裡面,我之前被溫格思的妹妹也就是那個超一流的風系魔法師發現了,他繳了我的乾坤袋?」

「什麼乾坤袋被繳了?」

夜歌公主不敢相通道!

「是被繳了,不過後面又主動還給我了」

說著姜辰還把乾坤袋拿在鏡頭面前晃了晃怕夜歌公主擔心。

「主動還給你了,這到底怎麼會事兒!」

「我讓歌賽說吧!我有些累抽只煙多!」

說著姜辰便躺在了歌賽的床上,讓歌賽拿著手機在哪裡說,也讓他先習慣一下怎麼使用這個高科技。

「是這樣的公主殿下,不得不說國王殿下太會演戲和擁有智慧的頭腦了,他假冒的神族士兵說這個乾坤袋是他媽媽的骨灰袋。」 此時的顧忘,實在是太虛弱了。對於面前女人的咄咄逼人,他有些招架不住。

算了,還是休息一會吧。男人躺在病床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他怎麼了?累了?還是傷心了?女人死死地盯著病床上的男人,有些不解。

「你沒事吧?」女人一邊摸著顧忘的額頭一邊問道。

「別碰我!」突然,顧忘大聲吼道。這輩子,除了趙以諾,他是絕對不會允許第二個女人碰他的。

「你這麼凶做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女人喊道。

「你離我遠一點!」顧忘吼道。

這個男人,怎麼脾氣這麼大?不行,她得好好馴服一下才對,不然以後兩個人要是真的結了婚,那她還不得天天被他壓著?

「顧忘?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要不要我幫你?我這個人,做事效率一向很高。」女人故意說道。

「對了,這麼長時間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叫黛兒。」女人伸出右手直接說道。

顧忘別過臉去,看著窗外,不想搭理她。

怎麼這麼煩人!此時的他,心裡一陣憤怒。不對,等一下,她叫黛兒?

突然之間,顧忘立即回頭看著面前的女人,眼睛里有一絲狐疑。

他終於想起來了,女人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她就知道,這個世界上,不知道她黛兒的人,還真的是沒有幾個。

「你剛才說什麼?」顧忘問道,語氣里有點沒底氣。

「我叫黛兒啊,怎麼了?有什麼問題么?當然,你可以提出來。」女人笑了笑,說道。

黛兒,全球首富的女兒,從小就接受高等教育,在上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創業,在沒有接受父親任何幫助的情況下,她用了整整三年的時間,將自己創立的公司企業推進全球前十強。

只是沒有想到,他竟然在這裡遇到了這麼一個女強人。

「說吧,你有什麼疑問?」女人直接問道。

如果她真的是黛兒,那請她幫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黛兒的為人,全球聞名。她從來都不會屈於任何權勢,她永遠都只是在做自己。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女人重複道。

可以,當然可以,只要是黛兒,李總就還有被救出來的希望。

可是,只憑這個女人空口一說,那也不能完全證明她就真的是黛兒啊!顧忘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表情有些疑慮。

從小到大,黛兒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便是會察言觀色,她當然知道面前這個男人的顧慮,於是便掏出包包里的身份證扔給了病床上的男人。

果然是真正的黛兒,此時的顧忘心中一陣興奮。可是同時,他又有些憂慮。

如果她真的看上了自己,那該怎麼辦?他的心裡,已經被趙以諾裝的滿滿的,再也放不下其他任何女人了。

大叔太過分 「黛兒小姐,剛才是我無禮在先,在這裡向你說聲抱歉。」顧忘立馬向他道歉,神情有些尷尬。

這個男人,變化還挺大的嘛,敢做敢當,不錯。

「沒事,剛才我也沒有告訴你我是誰啊,現在可以說出你要做的事情了么?我說過,我來幫你解決。」黛兒直接說道。

是,話是這麼說,理也是這麼一個理,可是他並不想千這個女人人情!

算了,人命關天,還是先把李總救出來比較好。

「是這樣,黛兒小姐,我有一個合作夥伴,現在出了一些意外……」顧忘低聲解釋著,說的很是認真。

一瞬間,女人明白了一切。

「就這麼一點小事,把你整的這麼狼狽?我印象中,顧總可是一個十足霸道又殘酷的總裁啊。」黛兒故意說道。

這不是意外嘛!顧忘低下了頭,眼睛里有些許尷尬。

「行了,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來處理。」說著,黛兒就要走出病房。

「等一下,黛兒小姐,李總現在的處境很是危險,還請你立即採取措施。」顧忘著急地說道。

他是真的怕那個李二總會對李總做出什麼不利事情,即使他們倆是親兄弟。

「你還挺講義氣嘛。」女人回了一句,徑直走開。

李總,你一定要撐住啊!顧忘烙印外邊的天空,祈禱著。

可是他還不知道,接下來,自己究竟面臨的會是什麼狀況。

「什麼?黛兒小姐來了?她來做什麼?有沒有說目的?」辦公室里,李二總焦慮的問道,內心很是惶恐。

「我也不知道,以前黛兒小姐可是從來都不會摻和這些事情的,而且她這也是第一次來這裡,我覺得,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旁邊的助理趕忙回答。

「給我滾開!」突然,李二總大聲吼道。

「都他媽的是廢物,我養你們做什麼?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這裡天天吹著牛……」

辦公室外邊,一個個員工都不敢吱聲,各自忙碌著手裡的事情。

「什麼時候過來?」李二總直接問道。

「今天下午。」 重生超級大神豪 助理回答。

那個該死的女人,一向和自家公司企業沒有合作往來,怎麼今兒個突然要來這裡?男人緊搓著雙手,心裡很是緊張。

「這樣,下午她來的時候,你就說我不在。」李二總繼續說道。

「不是,那人家可是提前預約好了的啊。」助理立即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